2021 年 1 月 17 日

「啊,我,我的頭怎麼會這麼疼呢?好疼啊!」

就在唐軒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有一個中年男人雙手抱著自己的頭,慘叫起來,很快便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昏迷過去。


其他人看到他這個樣子,也都是臉色大變,急忙叫道:「周大俠,你怎麼了?哎喲,我們的頭怎麼也這麼疼呢?這個,這個飯菜裡面被人下了葯。」

前後不過十幾秒,他們這些人也都紛紛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瞬間包間裡面安靜下來。

阮金鵬看到這一幕之後,登時一臉狂喜的叫道:「首領,是不是你做的?你實在是太厲害了,竟然能夠讓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中了葯。」

「阮金鵬,我已經告訴過你,有時候實力並不代表著一切。」

包間外面忽然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緊接著卻看到五六個人從外面走進來,有男有女,為首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國字臉,身材魁梧,站在那裡,給人一種血腥的氣息,絕對殺過很多的人。他看著包間裡面躺著三十多號人,登時輕輕一笑:「因為很多實力很強的人都是死在實力不如他們的對手手裡面的,因為他們自以為自己實力很強,就可以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就這麼稀里糊塗的丟了性命!」

阮金鵬剛剛挨了趙義章一下,現在還感覺到胸口有些疼痛。他右手捂著自己的胸口,掙扎著站起來,低聲說道:「首領,我錯了,都怪我太過於自大,以為自己能夠輕鬆解決掉他們,結果反而差點被他們殺死,我,我願意接受懲罰!」

這名中年男人緩緩的說道:「接受懲罰?你覺得你能夠承擔起這次的責任嗎?戰魔,高他,我們這次犧牲了多少成員?」

他旁邊的一名男子稍微站出來一些,大聲說道:「我們有十名成員被他們直接殺死,還有兩名成員身負重傷,恐怕也活不了太久,還有三名成員雖然受傷不重,卻傷到關鍵部位,命是可以保住的,但是實力卻大打折扣,以後絕對不能吃這碗飯了。」

阮金鵬聽到他這番描述之後,臉色大變,失聲叫道:「那,那豈不是一口氣少了一半?」

「沒錯,是少了一半!」那名男子大聲回答道。

阮金鵬沒有想到自己的一時衝動,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他心裡真的是一陣陣的懊悔。

其實在東方神起準備對其他組織開始動手的時候,內部出現了兩種不同的聲音,一種是通過下藥,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他們,其中代表就是首領他們幾個人,可是另外一種聲音是直接通過武力殺死對方,雖然要多花費一些時間,而且還會造成自己這邊的一些傷亡,卻可以帶給敵人極大的震撼和恐懼,還能夠訓練組織裡面的其他成員。

兩種聲音可以說爭執了很長時間,一直都沒有結果,最後在阮金鵬的堅持下,才做出一個決定,那就是阮金鵬先帶領三十名成員試試對方的實力,如果對手很弱的話,那他們就直接殺死對手,如果對手實力很強的話,那他們將會選擇第二套方案。

其實阮金鵬對於自己這邊的實力還是有著相當大的信心,畢竟好幾個暗勁境界的高手擺在那裡,又有哪個組織有這麼奢侈的陣容呢?可是他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趙義章他們這些人會出現,直接打斷了他的所有布局,還讓自己這邊損失慘重。

他想到這裡,登時一臉後悔的跪倒在地上,哽咽道:「首領,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的話,他們就不會這麼死了,都是我的錯……」他知道東方神起這個組織想要崛起是多麼的不容易,平時都在不停的裝孫子,擺出一副自己組織很弱的感覺,暗中卻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可以說組織裡面的每一個成員都是精英,容不得有一個兩個的損失,可是自己呢?就是因為自己太過於相信自己的實力,才會變成這樣。

這還是整個計劃才剛剛開始,如果繼續進行下去的話,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犧牲掉,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自己。

那個中年男人輕輕嘆息了一口氣,道:「你還是站起來吧,你這次雖然做錯了事情,而且很離譜,但是也不是一無所獲。畢竟你讓我們知道他們不只有這十幾個人,還隱藏著這些高手,如果我們不知情的話,恐怕也會造成不小的損失,所以這次算是你功過相抵。」

「多謝首領!」阮金鵬低聲說道。

那名中年男人朝著包間裡面躺著的這些人掃了一眼,一字一頓道:「既然我們死了這麼多人,那他們更要去死,趕緊給我把他們都殺掉,我要用他們的鮮血給我們的成員償命,這次是我們東方神起崛起的最佳時機,我們絕對不能錯過!」

「是,首領!」立刻衝進來十幾名年輕人,手裡面都拿著一把短刀,朝著唐軒他們這些人就撲了過去,簡直就像是見到羔羊的餓狼一般。

可是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卻感覺到胸口處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緊接著十幾個人直接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牆壁上面,結果全部都是骨頭碎裂,當場斃命。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那名中年男人臉色大變,失聲叫道。


唐軒他們這些人都緩緩的站了起來,一臉微笑的說道:「沒有怎麼回事,就是我們剛才感覺到有些累了,所以打了一個盹,剛好聽到一些不該聽的東西。」

那名中年男人看到自己給對方下藥的計劃竟然被識破,而且還被對方來了一個瓮中捉鱉,登時臉色變得相當的難看,緊咬著牙齒,一字一頓道:「你們,你們怎麼會知道這些飯菜裡面下藥了?我記得我們下的量很少,而且無色無味,根本就覺察不出來的。」

唐軒登時微微搖了搖頭,道:「無色無味,覺察不出來?你沒搞錯吧?」

「怎麼會無色無味呢?」趙義章半眯著眼睛,道,「我怎麼會感覺到一股丁香花的味道還有一些麻黃的味道,還有什麼味道呢?老邢頭,你來說說看。」

「除了有丁香花和麻黃的味道以外,還有地龍,麝香、紫木草的氣味,」江湖中人裡面走出一個三十多歲的瘦高個男子,笑著說道,「他們下的量很少,只能夠讓人暫時失去昏迷,持續時間在五分鐘左右,如果哈死人的話這點時間也就足夠了。」


東方神起組織的首領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狠狠的沉了下去。

原本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沒有人能夠覺察出來,卻沒有想到人家不但知道自己在飯菜裡面下了葯,連葯的成分都能夠一一說出來。這也太厲害了吧?這些都是什麼人?

他想到這裡,使勁咽了咽口水,道:「你們,你們的確厲害,看來我們之前的判斷的確有些失誤,你們不是最弱的,而是最強的,只是不知道你們現在想要怎麼樣呢?我們這邊人數也不少,如果你們硬拼的話,結果肯定不是大家想要看到的。」

趙義章他們這些人都把目光落到唐軒的身上,也就是一切都由他做主。

唐軒一臉微笑的說道:「既然你們想要殺死我們,那我怎麼能夠讓你們活著離開這裡呢?就當是給你們一個教訓好了,全部殺了,一個不留!」

他這句話說完之後,東方神起組織裡面的所有人全部都震驚住了。

這個年輕人也太狠心了吧?

竟然想要把自己的組織徹底剷除掉!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組織的首領聽到他這句話之後,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緊咬著牙齒,一字一頓道:「我說朋友,你一定聽過一句話,那就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如果鬧翻的話,對誰都沒有好處!」

唐軒忍不住大笑起來,彷彿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道:「我有沒有聽錯呢?得到人處且饒人?你們剛才想要殺我們的時候,怎麼會沒有想到這句話呢?難道這句話只是對你們說的,而不是對我們說的?這可太有意思了。」

組織的首領被他連番諷刺,已經是臉紅耳赤,羞惱萬分。

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己說出「得饒人處且饒人」這句話是十分不恰當的嗎?

本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殺死這些人,可是結果不但沒有殺死他們,還讓自己這些人陷入對方的重重包圍當中。他不想被這些人殺死,更不想讓東方神起這個組織從今往後,從世界上面消失,才會不得不說出這番話。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自己是世界上最聰明人,不管是任何的組織還是個人,都無法在自己的面前折騰起任何的浪花,可是偏偏卻栽在對方的手裡面,真的是太悲催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字一頓道:「我知道這次的計劃是殺死你們,這一切都是我們的錯,我願意承擔一切責任,只求你給我們一個機會。你要知道,我們這些人的實力還是相當不錯的,或許我們可以交個朋友,以後你遇到什麼麻煩,我們都可以幫你解決的!」他為了能夠活下去,開始不斷的打著同情牌,希望能夠得到對方的諒解。

唐軒卻是微微搖了搖頭,笑了起來:「我說你們這些h國人還真夠有意思的,剛才在知道我們被你們下藥放倒以後,一個個除了裝逼還是裝逼,彷彿自己做了什麼偉大的事情一般,可是陰謀暴露之後,卻又想請求我們放過你們,難道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事情嗎?你們殺別人可以,別人殺你們就不可以嗎?」

組織的首領聽到他話語裡面充滿著極度的不滿和不屑,似乎根本就沒有把自己這些人放在眼裡,而且對方身上釋放出一股股的殺機,明顯根本就沒有放過自己的意思。這讓他的一顆心徹底的沉了下去,臉色也是陰晴不定,不知道想著什麼。

他花費了足足有十年時間,才好不容易建立起強大的東方神起組織,原本以為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和組織的強大實力,絕對能夠在殺手界裡面闖出一番名堂,卻沒有想到出師未捷身先死,倒霉的最後還是自己。他咬牙切齒道:「既然你不願意放過我們,那我先殺死你!」他猛地抬起右手,「叮!」的一聲清脆的響聲,一根銀針從他的袖子裡面激射出去。

「哦?原來你還有一些招數,的確很不簡單!」唐軒雖然已經知道他們是囚籠裡面的老虎,卻並沒有放鬆警惕,因為他知道困獸之鬥的道理,所以他一直都在提高警惕。在對方抬起右臂的時候,他已經知道對方要偷襲自己,所以急忙朝著旁邊躲閃過去。

「嘭!」

就在他身子閃躲到旁邊的那一刻,後面的牆壁上面發出一陣沉悶的響聲,卻是那根銀針釘在牆面上面,足足有兩三厘米深,威力極大,還飛濺起一連串的灰塵。

張豪勇看了看那個牆壁上面的針眼,不禁驚嘆道;「乖乖的不得了,他這玩的是什麼東西?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如果釘在人的身上,恐怕沒有人能夠活的過去。」

「他用的是含沙射影的暗器!」亞力昆看了看那個銀針,一字一頓道,「那是通過器械打出去的暗器,威力極大,而且我剛才嗅到一股淡淡的腥臭的味道,由此可以看出這個銀針裡面淬著劇毒,絕對是殺人越貨的利器!」

「我擦,這個混蛋也太丟人了吧?」張豪勇禁不住叫罵起來,「他怎麼說也是組織的首領,也是老大,竟然使用暗器,太不是東西了。」

「他們會在乎這種事情嗎?只要能夠殺人,一切都是無關緊要的!」亞力昆含笑道。

組織的首領看到自己的偷襲竟然失效,而且被唐軒躲了過去,這讓他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他咬了咬牙齒,再次抬起右手,連續激射出四五根銀針,而且這次的目標不光是唐軒,就連張豪勇、亞力昆、古麗娜他們幾個人都包含在裡面。

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射殺死對方一個人,就可以讓對方那邊引起一陣胡亂,那自己這些人就可以趁機溜走。雖然最後肯定還會犧牲一部分成員,但是總比全軍覆沒要好吧?

「唉,你說你這個人也太沒有意思了吧?弄一個玩具都能夠玩的這麼不亦樂乎!」趙義章微微搖了搖頭,道,「野蠻小國就是野蠻小國,除了卑鄙手段之外,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讚揚的。」他身影一晃,已經擋在唐軒他們這些人的面前,右手輕輕一揮,已經把那些毒針全部卷在袖子裡面,然後順勢一甩,銀針立刻又飛了出去。

「啊!」

東方神起組織那邊立刻傳來一陣陣的慘叫聲,卻有四五米名成員胸口立刻多了一根毒針,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當場斃命。

張豪勇立刻大笑起來:「我說那個東方神經病的老大,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你的這些同伴都被你害死了,你說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我真的要鄙視你不可,唉,我看你們還是趕緊把他殺了,重新選擇一個老大算了。」

唐軒見到張豪勇在故意諷刺和激怒那個首領,也不禁笑著搖了搖頭,道:「老張,人家已經這麼悲慘,你何必這麼說人家呢?雖然他的智商不是很高,實力也很弱,而且都這麼一大把歲數了,卻沒有什麼成就,但是人家好歹也是一個人,總比畜生要強一些吧?」

「沒錯,沒錯,雖然他是一個豬腦子,但是肯定要比畜生強一些吧?」張豪勇連連戴安了點頭,附和著對方,可是話語裡面的嘲諷意味十足。

「唉,你啊,就喜歡打擊人家,他已經很慘了!」唐軒笑眯眯的說道。

「噗嗤!」

組織的首領本來看到自己這邊又損失了好幾名成員,本來心情就很沉重,卻沒有想到他們又在這裡說著這些風涼話,更是氣的他臉色漲紅,大嘴一張,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哇哇哇,你這是怎麼了?」張豪勇大驚小怪的叫嚷起來,「你不會是和女人一樣,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吧?嘖嘖,沒有想到你們h國整容術一流,就連變性手術也這麼牛逼,這麼一個大男人,竟然還能夠來大姨媽,我非要給你點個贊不可。」

組織的首領畢竟也是四十多歲的男人,一直都以為自己很聰明,能夠成為世界上最優秀的男人,所以他心裡都有很強的自尊心和自信心,結果誰知道事情竟然變成這個樣子,連續受到好幾次的挫折,讓他的精神已經十分的萎靡,結果現在聽到張豪勇這番話之後,更是氣惱萬分,結果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阮金鵬他們這些人看到自己的首領竟然被張豪勇氣的連連吐血,登時臉色大變,急忙跑過去,攙扶住對方,道:「首領,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我們這裡還有幾十名成員,就是來一個魚死網破,也要把他們拉下水!」

組織的首領緊咬著牙齒,一臉兇狠的說道:「你們說的沒錯,我們東方神起組織從創建開始的那一刻起,就從來就沒有認輸過,也沒有人敢在我們面前囂張。既然他們要殺死我們,那我們就讓他們看看我們的手段,上,殺死他們!」

東方神起剩餘的幾十名成員聽到他的命令之後,都是大喝一聲,雙腳猛地一踩地面,朝著唐軒他們這些人撲了過去。雖然連續幾次受挫,使得他們的人數越來越少,現在也只有三十人左右,可以說難以和唐軒他們這邊相比,可是他們在明知沒有退路的情況下,都紛紛使出渾身的解數,猶如飛蛾撲火般的展開廝殺。

趙義章微微搖了搖頭,道:「野蠻小國就是野蠻小國,連進攻都沒有任何的章法,難道他們就不知道有事沒事的時候,看看兵書嗎?江湖中人也要學習一點兵書什麼的,這還是大有好處的,唉,偏遠小國果然不如我們泱泱華夏,也難怪他們這個國家一天不如一天。」

唐軒看到老爺子這個時候還發出這樣的感嘆,不禁苦笑了一聲:「我說趙老,人家現在正在和我們拚命,這個話題能不能一會再說呢?難道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嗎?獅子搏兔,也要全力,你可不要在陰~溝裡面翻船!」

趙義章很不屑的說道:「不過是一群跳樑小丑,能夠翻起什麼風浪呢?好了好了,既然你說要小心一些,那我就小心一些好了!」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他雙手連續揮動出去,只見一股股掌風強勁暴虐,鋪天蓋地的朝著那些東方神起組織的成員席捲過去。

「嘭嘭嘭……」

有六七個東方神起組織的成員都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被他這連續幾掌打飛,直接鮮血狂噴,明顯已經活不長了。

其實現在東方神起組織裡面雖然還有三十名成員,但是實力卻遠遠不如剛才阮金鵬帶來的那些人。因為剛才阮金鵬雖然也帶著三十名成員,卻都是組織裡面的精銳,光暗勁境界的高手就有三四個,明勁五重境界以上的高手也有六七個,可是現在呢?現在這些人裡面,暗勁境界以上的高手除了阮金鵬以外,也只有兩個,明鏡五重境界以上的高手也只有區區四個人呢,剩餘的都是明勁五重境界一下,又能翻起什麼風浪呢?

即便組織的首領一個勁的鼓舞大家的士氣,希望大家能夠抵擋住唐軒他們這些人的進攻,可是人數還是在不斷的減少,再加上趙義章一口氣又擊斃六七個人,使得他們這邊瞬間便只有十幾個人,也還是在苦苦的掙扎著。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組織的首領看到自己精心打造出來的東方神起組織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麵灰飛煙滅,其中的幾十號成員全部都要喪命在這裡,就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滴血,這讓他有些後悔。如果在動手以前,好好的調查一番這些人,又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可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遲了,因為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後悔葯可以吃的。

他看到自己這邊只有十幾個人,恐怕連三四分鐘都堅持不了,如果自己再不走的話,一會就真的走不了了。雖然說拋棄自己的同伴,會被所有人鄙視的,但是只有自己活著,才能夠讓嶄新的東方神起組織重新崛起,如果自己死了,那東方神起真的會成為一個歷史。

他想到這裡,便悄悄的朝著包間的方向跑去。

唐軒一直都在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現在看到他竟然想要開溜,便忍不住笑了起來:「我說你這是要做什麼?難道你不管你的這些同伴了嗎?」

阮金鵬他們幾個人也聽到他的這句話,禁不住扭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首領竟然想要開溜,這讓他們這些人的臉色都變得很不好看。

他們雖然知道自己的首領實力不是很強,即便在這裡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但是現在處於最關鍵的時候,大家都在這裡拚命,和這些人來一個魚死網破,可是首領非但沒有帶領大家堅持下去,卻反而要偷偷的溜走,這實在是太過分了吧?難道在他的眼裡,大家的性命都遠遠不如他嗎?他這明顯是想把大家當成是擋箭牌,給他逃離製造機會。

「我說首領,你這是要去哪兒呢?你怎麼一個招呼都不打呢?莫非你想去廁所嗎?不意思,我也有些尿急,要不我們一起去,如何?」阮金鵬連續揮出兩掌,避開兩名江湖中人的進攻,然後衝到組織首領的面前,似笑非笑的說道。

組織的首領臉色微微一變,沒有想到自己的小動作竟然都落到唐軒的眼裡,這一切也太背了吧?他登時咬了咬牙齒,道:「阮金鵬,你胡說什麼呢?我們東方神起從創建那一刻起,從來就沒有退縮的道理,你覺得我會退縮嗎?你不要上了他的當。」

「劉乾中,你少在這裡放屁,」阮金鵬登時勃然大怒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計劃嗎?你明顯就是要我們給你擋住這些人,你好趁機溜走,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麼卑鄙無恥的人,枉費我阮金鵬把你當成是大大的英雄,你太讓我失望了」

「劉乾中,你這次做的的確有些過了。」

「沒錯,你是我們的首領,應該以身作則,你怎麼能夠這樣呢?」

「劉乾中,難道你忘記自己當初說的話嗎?要大家齊頭並進,一起發展組織。」

「唉,許多話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就要難了。」

……

其他那些還活著的東方神起組織的成員也都紛紛叫嚷起來,看著劉乾中的眼睛裡面閃爍著憤怒的光芒。如果不是他們剛才廝殺的時候,已經消耗了不少的體力,恐怕現在肯定會衝過去,把對方狠狠的暴揍一頓再說。

那些江湖中人本來還想繼續把這些人消滅掉,但是看到他們竟然發生了內訌,都倍感好奇,紛紛停住動手,想要看看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劉乾中看到他們這些人都把矛頭指向自己,而且還開始指責自己,登時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你們,你們說什麼?你們竟然敢這麼說我?信不信我殺死你們?我是東方神起組織的首領,我要做什麼,用不著你們管。」

其中一名三十多歲的男人連連搖頭道:「劉乾中,你還真夠不要臉的,連這樣的話都說得出來,你都不覺得害臊嗎?雖然東方神起組織是你建立起來的,但是你後來出過多少力呢?執行任務的事情,是我們幫你做的,即便是管理組織的財務和其他事情,也都是我們幫你做的,你就是一個典型的廢物,離開我們以後,你能夠做什麼?」

劉乾中被對方說的是火冒三丈,怒聲叫道:「朴武煥,你,你好大的膽子,你敢這麼說我?你不要忘記了,當初如果不是我的話,你早已經被人亂刀砍死了。」

朴武煥仰頭大笑起來:「劉乾中,你不要處處擺出一副是我恩人的架勢,這會讓我覺得你很噁心的,大恩人?你當初的確是救過我一條性命,可是我已經幫過你三年,幫你做過多少事情?所以你對我的恩情,我早已經還了。」

「放屁放屁,你是老子救回來的,所以你這條命就是老子的,老子讓你做什麼,你就要做什麼?」劉乾中緊咬著牙齒,怒聲叫道。

其他那些人才不管劉乾中和朴武煥之間的矛盾,而是大聲說道:「劉乾中,你這個混蛋,你竟然背著我們一個人離開,這是在拋棄我們,難道你忘記組織裡面的規定都是什麼嗎?背棄組織的人,將會受到大家嚴厲的懲罰。」

「你們,你們說什麼?」劉乾中看到所有人看著自己的眼神裡面都閃爍著一絲不滿和憤怒,似乎還動了一些殺機,登時臉色大變,連忙後退好幾步,道,「你們不要過來,聽到沒有?我,我是組織的首領,那些規定是不符合我的,你們聽到沒有?」

「放屁,你也是組織的一員,怎麼能夠不按照規定做事呢?」其他人都是怒罵道。

「不,不,不要這樣,我是組織的首領,你們不能這麼對我!」阮金鵬原本制定那些規定的時候,只是為了能夠凝聚大家的團結力,不至於出現背叛組織,出現危機,畏縮不前的情況,卻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阮金鵬怒氣沖沖的叫道:「阮金鵬,你竟然敢背著我們做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天理難容,我今天非要給那些死去的成員一個交代不可!」他直接揚起右手,朝著劉乾中的臉龐狠狠的扇了過去,而且用足了很大的力氣。

「啪啪啪!」

他一口氣扇了對方十幾個耳光,把對方扇的兩個臉龐都是紅腫起來,上面都有清晰的五指印,而且嘴角處已經開始溢出一絲絲的鮮血,看起來十分的凄涼可憐,就像是被人蹂~躪過的小受受一般。

劉乾中一臉驚恐的叫道:「阮金鵬,你,你這個混蛋,你這是要造反,你,你竟然敢打我,我和你拼了!」他揮舞著拳頭,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劉乾中,玩頭腦的話,我不如你,可是比實力的話,你能夠比得過我嗎?」阮金鵬很不屑的說道,直接一巴掌把他拍倒在地上,然後一把拽住他的衣領,胡亂一扔,怒聲說道,「你背叛我們的組織,我們沒有你這樣的首領。」

劉乾中的身體竟然朝著唐軒這邊飛了過來,眼看就要撞在一起,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抬起右手,「叮叮叮!」一連串的清脆響聲,五六根銀針已經從他的袖子裡面飛了出去,直逼唐軒的胸口,而且他們兩人的距離很近,只有兩米左右,對方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


唐軒微微搖了搖頭,猛地抬起右手,道:「雕蟲小技,不過如此!」他右手竟然多了一個盤子,擋在自己的胸前,緊接著便聽到「嘭嘭嘭!」一連串的響聲,那個盤子已經被銀針打的粉碎,紛紛散落在地面上,不過卻幫唐軒擋住這些銀針的進攻。

張豪勇登時臉色大變,瞬間就明白過來,怒聲說道:「可惡,原來你們這些人是在故意演戲,那我就要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不可!」他猛地抬起右拳,朝著劉乾中的臉龐打了過去,一股股凌厲的勁風已經順勢爆發出去。

劉乾中原本以為自己這幾個人使用了一個苦肉計,絕對能夠騙過唐軒他們這些人,只要自己能夠殺死唐軒,對方這些人肯定會出現一定的慌亂,那就能夠給自己製造逃離的機會。為了能夠把整個戲演的逼真一些,他還不惜挨了阮金鵬十幾個耳光,掌掌見肉,可是和活命相比,這點傷又算得了什麼呢?

不過他卻沒有想到唐軒竟然這麼精明,根本就沒有絲毫放鬆的意思,而且還做出強力的反擊,讓他真的有些猝不及防。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感覺到自己臉龐上面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緊接著整個人已經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大口一張,一口鮮血已經噴洒出來,而且還伴隨著六七顆血淋淋的牙齒,由此可以看出張豪勇這一拳的威力有多大。

「你,你是如何知道我們是在演戲的?我,我覺得我們配合的天衣無縫,沒有人能夠看出這場戲是假的,這,這絕對是不可能的。」劉乾中吐字不清的問道。

唐軒微微搖了搖頭,道:「因為你們演戲有些太過了。難道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嗎?過猶不及,一切演的太像的話,反而會給人一種太假的感覺。雖然你剛才的行為的確很讓人討厭和生氣,但是阮金鵬卻一口氣打了你十幾個耳光,這就有些過了,而且退一萬步講,即便你們沒有這麼做,我也不會相信你們的,因為你們都是我的敵人,我又怎麼會對敵人放鬆警惕呢?那豈不是給你們製造機會?看來,我的謹慎還是很有好處的。」

劉乾中沒有想到自己精心編排的整部戲,在人家看來,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他忍不住大笑起來:「你,你的確厲害,你是我見過的所有人裡面,實力最強,也是頭腦最聰明的一個,我,我真的是一個白痴,明明你們最厲害,卻看成是最弱的,還想著先除掉你們,我,我真的是一個大白痴,哈哈……」

唐軒一臉玩味的笑了起來:「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聰明人,也只有某些人自己把自己看成是聰明人,那其實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你,你說的很對,我們已經沒有什麼計策了,你殺死我們吧!」劉乾中躺在那裡,已經徹底放棄抵抗,面帶冷笑的說道。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阮金鵬他們這幾個人也都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這場演戲上面,如果這一招都騙不過他們的話,那等待自己的也只有死路一條,可是當劉乾中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而且聽到唐軒的這番話之後,他們的心裡充斥著無邊的絕望和失望。

果然還是失敗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