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啊,差點忘了,我好像也有禮物要送給諸位!」(未完待續。。) 禽獸!他喵的,你到底還走不走了?

好不容易看著林太平跳上甲板,卻又突然看到這傢伙拍著額頭轉回來,在場的一群大廚目瞪口呆淚流滿面,突然就有種集體憤怒咆哮的衝動——「你大爺的!要滾快滾,不要再浪費我們的時間和心情了!」

完全無視他們的怨念,林太平慢條斯理的轉回來,面對著整個碼頭的上千名食客,滿臉無辜的輕咳幾聲:「別誤會,我走是肯定要走的,不過在走之前,為了感謝大家對我的厚愛,所以我特意準備了一份禮物送給大家。.23us.com」

禮物?什麼禮物?蒙克多和一群大廚面面相覷,上千名食客大眼瞪小眼,心道我們只是來送個別,居然還有禮物可以收,難道是巨牙先生親筆簽名的食譜?

「這個可以考慮,等會我就讓巨牙給你們簽幾本。」林太平很愉快的看著他們,卻又笑眯眯的露出八顆白牙,「不過嘛,我還準備了更好的禮物,是特意精心準備的哦,保證大家都會很滿意。」

好吧,看到他那種標誌性的笑容,旁邊的安吉麗娜立刻打了個寒噤,克倫特先生一把抓住菲琳娜夫人,像如臨大敵似的後退幾步,順便還不忘習慣性的低頭,看看腳下有沒有藏著什麼大坑……

可問題是,在場的上千個吃貨完全不知道,反倒是前赴後繼捨生忘死的往大坑裡跳,就連蒙克多大廚和一群大廚面面相覷,也不由得多了幾分好奇,這個所謂的禮物到底是?

「馬上,馬上就來。」林太平慢的轉過頭去,幾秒鐘后,巨牙就從船艙里跳了出來,還抱著一大袋稀奇古怪的東西。得意洋洋的往碼頭上一扔——

砰然一聲,砸在碼頭上的東西,好像是用某種特殊樹編織的袋,透過半透明的樹,可以隱隱約約看到袋裡面,裝著切割得整整齊齊的生肉條和各種佐料,旁邊還有一個同樣用樹編織的小口袋,口袋裡似乎散發出調味料的香氣,除此之外,袋裡好像還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

這是什麼?蒙克多大廚他們面面相覷,上千個吃貨很整齊的伸長脖,完全不明白這個樹袋有什麼用。

「這是冰封木樹編織的袋,天然帶有冰霜氣息,可以用來冰凍保鮮。」林太平笑眯眯的回答,順手打開樹袋,把裡面的生肉條都取了出來,「這些生肉條和佐料,是製作魚香肉絲的原料。至於旁邊的那個小口袋,你們應該都聞到了,那是調味料,而附加在裡面的紙條。則是烹飪說明書,主要介紹該如何做菜……」

然後?上千個吃貨恍然大悟,似乎覺得捕捉到了什麼,倒是蒙克多大廚和旁邊的廚師們彼此對視一眼。突然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就好像原本陽光明媚的天空,突然就烏雲密布電閃雷鳴了。

「然後。就很簡單了。」林太平然自得的看著他們,很隨便的伸手一指:「唔,那位先生,沒錯,就是你,穿紅衣服的那位先生,你好像在大排檔吃了好久,有沒有興趣自己來做道菜試試看?」

我?人群的一個胖頓時傻了眼,難以置信的張大嘴,開玩笑的吧,我怎麼可能會做這些東方美食,如果我會的話,還需要每天來大排檔排隊等著吃幹什麼?

「試試看嘛,很簡單的。」林太平直接把那個冰封木樹袋扔給他,又讓巨牙在碼頭上臨時搭起一個灶台,「看到裡面的烹飪說明書沒有,按照那上面的步驟來,一步一步的進行,我想只要你曾經在家裡做過菜,就應該不會太難吧。」

好吧,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這位胖乎乎的先生也只能勉強上陣,不知所措的站在廚台前面,他拿著鍋鏟發獃了很久,終於恍然大悟似的啊了一聲,撕開冰封木樹袋,把那份烹飪說明書拿了出來:「呃,讓我看看,首先要做的是……緊接著……然後……」

暈乎乎的看了半天,這位臨時廚師好像終於懂了,就這麼按照烹飪說明書上的步驟,一步一步的跟著操作,先是笨拙的燒起油鍋,然後放進早已準備好的生肉條,緊接著是滿頭大汗的炒啊炒,然後是加入已經配置好的調味料……

行不行啊?上千個吃貨一起盯著他,屏住呼吸鴉雀無聲,蒙克多大廚和廚師們擦擦冷汗,突然有種很好的預感,等等,如果這樣真的能夠做出一道美食,那就意味著?

意味著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手忙腳亂了十幾分鐘后,那位胖乎乎的先生還真的勉強完成了,擦了擦滿頭大汗,他看著鍋里熱氣騰騰的魚香肉絲,有點不確定的轉過頭去,看了看旁邊的林太平:「這樣?算不算是做好了?」

嘗嘗?林太平遞了雙筷過去,胖乎乎的先生猶豫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夾起一根肉絲,只吃了一口,真的就只吃了一口,他自己都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連筷都落地了:「啊啊啊,這個,這個是我做的?真的是我做的?我居然也能燒出東方美食了?」

真的假的?在場的上千個吃貨面面相覷,頓時一窩蜂似的湧上來,有幾個心急的傢伙找不到筷,直接就用手抓起肉絲往嘴裡放,蒙多可大廚更是沖在最前面,顫抖著夾起幾根魚香肉絲放在嘴裡,等嘗過味道以後,哪怕他存心想要挑刺,卻也挑不出什麼大毛病來。

還真別說,不得不承認的是,這盤臨時炒出來的魚香肉絲,雖然賣相不算很好,而且火候稍過焦了點,可是如果不那麼挑剔的話,完全值得一吃啊。

「懂了?」看著他們那種驚訝的樣,林太平也很愉快的夾起一根魚香肉絲,有滋有味的嚼了幾口,「所以啊,這就是我送給大家的禮物,食材調味料烹飪說明書一應俱全,諸位想什麼時候吃東方美食的時候,只要打開袋自己動手,隨時隨地都可以盡情享用。」

隨時隨地啊!上千個吃貨忍不住抬起頭,很整齊的浮想聯翩,沒錯,沒錯,哪怕大排檔停止營業了,哪怕巨牙大廚離開了舌島,但是只要有了這些隨時可以烹飪的快速冷凍美食,我們想什麼時候享受美食就什麼時候享受美食,連出門排隊的時間都省了……唔,好久了,這份禮物真是好極了!

哪裡好了?這一點都不好,簡直是糟糕透了!

和吃貨們的心情大好截然不同,蒙克多大廚和一群廚師們卻是淚流滿面,沒天理啊沒天理,好不容易熬到大排檔停止營業,好不容易看到生意恢復的機會,可是被這種快速冷凍美食一打岔,我們的餐廳又要門可羅無人問津了。

用腳後去想也知道,那些吃貨們有了快速冷凍美食以後,隨時隨地都可以在家裡享受東方美食,誰還願意去餐廳里吃那些千篇一律的東西……嗚嗚嗚,諸神保佑,但願這種快速冷凍美食不能量產,但願它的價格高得離譜,不然我們還混什麼呢?

事實上,都不需要他們再想,早就已經有吃貨忍不住舉手提問:「親愛的林,我們能不能問一下,這種快速冷凍美食貴不貴,每個月能夠提供多少,又有多少種類?」

很好很強大,這問題一提出來,蒙克多大廚和廚師們都忍不住屏住呼吸,死死的盯著林太平,求別說,千萬別說,你要是敢說一個金幣一份隨時無限量供應,我們分分鐘就跟你拼了!

「這個嘛……」在一大群廚師充滿怨念的注視,林太平很為難的拍拍額頭,終於滿臉無奈的嘆了口氣,「價格倒是不貴,我想普通的快速冷凍美食,兩三個金幣就夠了,不過因為人手不夠,像這種魚香肉絲鐵板牛柳什麼的,我們現在也只製作了幾百份而已。」

熱淚盈眶啊!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集體熱淚盈眶,吃貨們的熱淚盈眶是因為無法滿足,廚師們的熱淚盈眶是因為慶幸感動,蒙克多大廚甚至都有種跪下來感謝諸神的衝動了,謝天謝地,謝天謝地啊,我們總算不會被……

「但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但是這兩個字了。

下一刻,迎著幾千雙充滿驚愕的目光,林太平一本正經的輕咳幾聲,笑眯眯的推了推金絲眼鏡:「但是,雖然像魚香肉絲鐵板牛柳之類的家常菜,目前數量有限,不過考慮到大家的需求,我們還特意準備了……巨牙?」

到!

幾秒鐘后,在上千個吃貨的狂熱期待,在蒙克多大廚和廚師們的絕望目光,剛剛不知跑到哪裡去的巨牙,突然又跟打了雞血似的跳出船艙,抱起一大堆冰雪覆蓋的快速冷凍美食,全都不要錢似的往碼頭上一扔——

「來了,來了,都來看看我這段時間製作的各種美食,有熟食有生食有小吃有夜宵,哦吼吼吼,我果然是個天才啊!」(未完待續。。) 幾百個冰封木樹葉袋,整整幾百個冰封木樹葉袋啊!伴隨著巨牙的漫天撒花,密密麻麻的冰封木樹葉袋從天而降,就像小山似的堆積在碼頭上,蒙克多大廚突然覺得頭暈眼花,有種當場就昏過去的感覺,一群廚師更是淚流滿面,看著林太平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仇人,騙子,你個騙子,這也叫人手不足,這也叫數量不多?誰在乎他們的心情來著,碼頭上的一大群吃貨看得目瞪口呆,早就忍不住齊齊咽了咽口水,還有人結結巴巴的提問:「林,這些快速冷凍美食,難道就是以前說過的三百九十九道大排檔常見菜?」「事實上,比那個更好。」林太平喝了杯水潤潤喉嚨,然後就站在碼頭上,拿起一件又一件快速冷凍食品,開始很愉快的詳細介紹起來——「來,看看這個,這個叫做松鼠桂魚,用新鮮的上等桂魚,憑藉刀工製作成松鼠的樣子,再抹上食鹽、胡椒粉、澱粉,放進油鍋里炸到金黃色撈出,然後灑上我們特別調製的鮮美滷汁,想象一下,當熱氣騰騰的滷汁遇上金黃鬆脆的魚肉,還會發出悅耳的滋滋聲,一股香氣頓時瀰漫在空氣中……」「對了,還有這道涮羊肉,我們連銅爐小火鍋都為諸位準備好了,選用最嫩最滑的羊羔肉,加上我們巨牙的驚人刀工,把每片羊肉都切得如同紙片般薄……冬天的時候。諸位可以叫上幾個好友,圍著滾燙的銅爐小火鍋,把羊肉片放進去涮到七分熟。再放進特製的調味料里蘸一蘸,慢慢悠悠的送進嘴裡,簡直是入口即化的感覺。」「當然了,如果說到我的最愛,那還是這道北京烤鴨,精選上等的優質肉鴨,用果木炭火慢慢烤制而成。色澤紅潤,肉質肥而不膩。外脆里嫩,吃的時候用一張荷葉餅,拿一點甜麵醬抹在荷葉餅上,挑選一塊上等鴨肉連脆皮放進去。再加上幾根蔥條黃瓜,裹起來往嘴裡一送……唔,真是美味啊!」如此如此,聽到這麼栩栩如生形象生動的描述,周圍的上千個吃貨全都集體如痴如醉,每介紹一樣美食,眼睛就瞪大一分,口水就洶湧幾倍,每介紹一樣美食。眼睛就瞪大一分,口水就洶湧幾倍,聽了半個小時之後。圓桌的桌布都徹底濕了,昏暗的夜色中,一大片綠幽幽的眼睛集體閃光……嗚嗚嗚,林,我們恨你!被誘惑折磨得受不了,一大群吃貨聽到最後。終於忍不住齊齊哀嚎,沒天理啊沒天理。這還讓不讓人活了,我們本來就吃得沒盡興,現在被你這麼一說,更覺得餓得發慌飢腸轆轆,要是再看得見吃不著,今天大家回去全都要集體失眠了。「我還沒說完呢!」完全無視他們的怨念眼神,林太平還在那裡扳著手指,一本正經的往下數,「剛才我說的那些,都是我們東方大陸的各地主食,現在我們來說說各地的風味小吃,說到這個風味小吃啊……」不!一大群吃貨淚流滿面,又想往下聽又想捂耳朵,內心掙扎得不得了。誰管他們的心情有多複雜,林太平已經拿出一大堆新的美食,繼續慢慢悠悠的報下去:「咳咳,說到這個風味小吃啊,根據不完全統計,大概有一千多種,我這裡為大家特意準備的有——酸辣粉、麻辣燙、臭豆腐、羊肉串、刀削麵、煎餅果子、驢肉火燒、羊肉泡饃、狗不理包子、鴨血粉絲湯、蟹黃灌湯餃……」別說了,別說了,一大群吃貨捂著耳朵拚命搖頭,很傲嬌的表示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可是完全沒有用,林太平不緊不慢的聲音,就是不停往他們耳朵里鑽,各種各種的風味小吃,哪怕僅僅是聽名字,都已經讓人口水滿溢了。可這還沒算完,好不容易等到報完了上百種小吃,還沒等吃貨們心情複雜的長舒一口氣,林太平突然又拍拍額頭,恍然大悟似的啊了一聲:「對了,說了這麼久,我好像還忘記介紹各地特產,你們知道香港的煲仔飯嗎,知道雲南的過橋米線嗎,知道浙江的……」我們認輸了!我們真的真的認輸了!在一大堆美味食物的瘋狂轟炸下,上千個吃貨終於徹底放棄掙扎,殺氣騰騰如狼似虎的一擁而上,直接把林太平團團圍住——幾個小商人一邊摸著錢包心痛流淚,一邊高高舉手要求預定:「林,我們要十份松鼠桂魚,再來兩隻北京烤鴨,還有你剛才說的什麼蟹黃灌湯餃狗不理包子,全部都要。」幾位貴族小姐看著自己的纖細腰肢,感慨著苗條的身材從此一去不復返,卻還是直接一口氣下了幾十份訂單:「嗚嗚嗚,我比較喜歡煎餅果子和羊肉串,不對不對,好像那個酸辣粉聽起來也很不錯……好吧,我發誓,我最後吃一次,下個月就開始減肥了。」當然了,這些都是熱身運動而已,真正強大的是,是那幾位號稱不吃魚香肉絲就會失眠的貴族,這幾個傢伙直接財大氣粗的揮揮手,把滿桌的美食全都包圓了:「魚香肉絲,來二十份,宮保雞丁,來三十份,涮羊肉,來六十份……什麼?可能吃不完?你管我啊,我願意吃一份倒一份不行嗎?」等的就是你們這句話,林太平頓時精神大振,直接指了指旁邊還在發獃的美人魚御姐:「諸位,如果你們確定要預定的話,就去找安吉麗娜,作為開業酬賓的優惠,我們打八折之外,還會附贈巨牙的私家菜食譜哦!」很好很強大,於是幾秒鐘后,安吉麗娜就被洶湧人潮淹沒了。可憐的美人魚御姐看著無數訂單往自己面前遞過來,突然就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難怪!難怪小林子一直說,我們不需要通過開餐廳來賺錢。難怪他前段時間一直圍著冰封木轉圈,原來早就盯上了那些附帶冰凍效果的樹葉,打算用它們來製作快速冷凍美食?好吧,這真是天才般的想法,克倫特先生和菲琳娜夫人在旁同樣目瞪口呆,見亡靈了,怪不得林會拒絕我們的投資建議。事實上他真的完全不需要,因為這些快速冷凍美食帶來的巨大利潤。足夠秒殺一百家豪華餐廳的總和。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就意味著,各種各樣的東方美食在冰火島經過加工,再用冰封木樹葉包裝起來以後,就能直接通過商船運往混亂海域各地。沒錯,就像在舌島一樣,這些令人陶醉的東方美食,一定能夠風靡整個海域……諸神在上,這簡直就是個源源不斷的財富寶庫!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倒是旁邊的蒙克多大廚和一群廚師們,這時候已經是欲哭無淚了,沒天理啊沒天理,那個小白臉簡直是腹黑到無極限了,賺錢就賺錢好了。臨走前還狠狠坑了我們一把,要不是真的打不過,我們現在就分分鐘把你切片了。「唔。好像有人說要把我切片嗎?」林太平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滿臉無辜的嘆了口氣,「真是太遺憾了,我本來還在想,要不要和諸位談一談合作的事,不過既然諸位毫無興趣的話……」聽都不要聽。一群大廚直接垂頭喪氣的離開,用腳後跟去想也知道。這個腹黑的傢伙肯定又在挖坑,上過一次當還會上第二次當,你真的當我們是蠢貨嗎?「真的沒興趣?」林太平很遺憾的看著他們,自言自語道,「知道嗎?我本來還在想,也許可以和各位的餐廳長期合作,比如更多更好的快速冷凍美食,相信以諸位的精湛廚藝,一定能夠……」什麼都不用說了!一群大廚剛剛走出五六步,突然就頓了一頓,緊接著眼冒綠光的沖了過來,蒙克多大廚更是狂奔而來,直接給了林太平一個熱情擁抱:「林,親愛的林,我覺得我們完全可以坐下來,深入的討論一下合作計劃。」「你確定?」林太平一本正經的眨眨眼睛,看著一群拚命點頭的大廚,「好吧,如果你們願意的話,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也許我們可以……呃?」轟然一聲,還沒等他來得及說完,碼頭外圍突然就傳來了巨大轟鳴聲,林太平很驚訝的轉頭望去,緊接著目瞪口呆——是的,就像是集體打劫衝鋒似的,上千號人彙集成黑壓壓的潮水,朝著碼頭這裡瘋狂衝來,帶頭的幾個傢伙還穿著睡衣,直接殺氣騰騰的伸手一指:「別想跑!人可以走,拍檔可以關門,但是美食什麼的全都給我們留下!」轟隆隆,轟隆隆,洶湧澎湃的人潮踐踏而過,轉眼間就把安吉麗娜淹沒了,於是乎只能聽到混亂的人群中,美人魚御姐在那裡手忙腳亂的揮舞著魚尾:「等等,等等,一個一個來,我忙不過來了,誰能幫幫我?」誰都幫不了你,林太平被擠得緊緊貼在牆壁上,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可是還沒等他來得及反應過來——讓開!讓開!一片混亂中,就就看到一個身材魁梧的傢伙推開攔路的人群,踉踉蹌蹌的朝著這邊衝過來,而且剛剛衝到安吉麗娜面前,就直接跪了下去……至於這樣嗎?林太平看得肅然起敬,連忙搶上去攙扶他:「那什麼,老兄啊,我能理解一個吃貨的心情,但是為了幾份炒螺絲而已,你至於……等等?黑屠!」剎那間,在看清這個魁梧傢伙的一瞬間,林太平真的大吃一驚,抬起頭來的魁梧傢伙雖然滿臉血跡,但只要仔細辨認的話,卻可以清晰的看出,他正是黃金商會的黑商代表之一,那個曾經為了賣幾份葯劃了自己好幾道刀的黑屠!沒錯,就是黑屠,事實上克倫特先生也已經看到了,連忙從甲板上跳下來,隔著很遠就呼道:「諸神在上,老黑,你怎麼會在這裡?」「林,克倫特,終於找到你們了!」黑屠喘著粗氣抬起頭,緊緊抓著林太平的手臂,結結巴巴道,「諸神在上,你們快點跟我……」砰的一聲,還沒來得及說完,黑屠突然就滿口噴血暈過去,林太平和克倫特吃了一驚,連忙上來掐人中按胸口,混亂中還是旁邊的菲琳娜夫人英明果敢,端起一大盆水快速衝過來,直接往黑屠臉上一潑:「閃開,閃開,用冷水澆醒他就對了!」果然是女漢子啊!林太平看得肅然起敬,想了想又忍不住提醒道:「那什麼,嫂夫人,你確定你剛才澆的是冷水?」好吧,冷水也好,滾燙的沸水也好,反正黑屠被迎面澆中,頓時慘叫一聲跳了起來,原本就血跡斑斑的臉頓時起了無數水泡,在那裡活蹦亂跳的怒吼咆哮:「該死的!該死的!哪個混蛋這麼缺德?」我什麼都沒做!菲琳娜夫人扔掉盆子,滿臉無辜的抬頭望天,克倫特先生卻已經顧不得那麼多,直接抓住還在憤怒咆哮的黑屠:「見亡靈了!老黑,別管那些了,你快點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什麼事?什麼事?」黑屠暈頭轉向的捂著臉,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猛然顫抖著直接衝上來,緊緊抓住林太平和克倫特先生的手臂,上氣不接下氣道——「出大事了!真的出大事了!我們的黃金商會,還有藍珊島,全都……全都……」(未完待續) 十月上旬,突如其來的美食熱潮,從舌島開始爆發,迅速席捲了整個混亂海域,並且最終形成了後來所說的——舌尖上的康坦斯!

在舌島本地,即使林太平已經離開舌島,但舌島卻依舊有他的傳說,那些被東方美食寵壞了胃口的客人們,突然對那些千篇一律的食物失去了興趣,哪怕是走進舌島最頂級的豪華餐廳,他們坐下來的第一句話也是——「唔,你們這裡有沒有宮保雞丁?有沒有青椒牛柳?有沒有鐵板豆腐?什麼都沒有,還敢出來開店?」

很幸運,不是所有的餐廳都會面臨這種尷尬,至少以蒙克多大廚為首的十幾家頂級餐廳,早就和林太平達成了合作協議,事實上僅僅幾天以後,他們就聯合推出了東方美食月的特別活動,一道普普通通的魚香肉絲,只因為冠上皇家至尊四個字,居然敢賣五十金幣一份,而且居然還要排隊預訂。

半個月後,原本被迫上了賊船的大廚們突然驚訝發現,東方美食月的贏利居然遠遠超過以往,而且遠比過去要輕鬆許多,當意識到這一點后,蒙克多大廚先是目瞪口呆,緊接著眼冒金光的大叫一聲,立刻就帶著整個廚師行會殺上門,把留下來負責代理的菲琳娜夫人圍得水泄不通。

在里斯本島,從舌島旅遊回來的奧庫男爵,邀請了諸多貴族來參加私人晚宴,宴會的主菜不是什麼上等牛排,也不是什麼深海金槍魚,而是擺放在桌子中央熱氣騰騰的銅爐小火鍋,在一群貴族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奧庫男爵夾起一片羊肉涮到七分熟,又蘸上特製調味料,很享受的往嘴裡一放:「唔,美味啊!」

這算是什麼吃法?一群貴族面面相覷了很久。終於有人學著奧庫男爵的樣子,小心翼翼的吃了一片羊肉,再然後……轉眼間,桌子上的三大盤刷羊肉突然就消失不見,連銅爐小火鍋里的湯,外帶旁邊的特製調味料,都被喝得乾乾淨淨連一滴都不剩。

由此開始,僅僅幾天不到,銅爐小火鍋加涮羊肉,就變成了整個裡斯本島的宴會必備主菜。別管你是什麼大貴族,別管你的宴會有多麼奢華高端,你要是不往桌上擺一個銅爐小火鍋,你都不好意思發請柬請人來參加!

在銀鏡島,在這座混亂海域很有名的藝術之城,音樂家蒙斯特先生邀請當地著名的藝術家們,舉行了盛大的藝術沙龍,與以往的討論詩歌討論歌劇全然不同,這一次他們討論的主題。是——《東方神秘美食的藝術性創造》……

沒錯,圍繞著剛剛送達府邸的一盤炒螺絲,著名的藝術家們一邊吸得滋滋作響,一邊熱情洋溢的各抒自見展開討論。到最後他們齊齊達成了一個共識:「毫無疑問,炒螺絲炒的不僅僅是螺絲,還包含了東方人五千年來對火的圖騰崇拜,這是一種藝術的象徵和升華!」

好吧。如果林太平聽到這樣的結論,一定會感動得淚流滿面,但不管他有沒有聽到。銀鏡島卻在這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掀起了向東方美食藝術致敬的熱潮,以至於原本售價只不過幾個金幣的魚香肉絲,居然以藝術之名漲價了近六倍!

如此如此,如此如此,這股舌尖上的美食熱潮,還在以瘋狂的速度繼續蔓延擴散,大量的訂單如同雪花般飛來,留在舌島負責生意的菲琳娜夫人忙到不可開交,每天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接收訂單,每天睡覺前的最後一件事也是接收訂單,她的藍翡翠海洋餐廳都可以改名叫東方美食訂單接待處了。

然而,這一切都和林太平無關了,因為此時此刻,他早已經帶著眾人離開舌島,正乘坐著快船行駛在茫茫怒海之上,和舌島上的狂熱氣氛完全不同,此時此刻的甲板上,卻正籠罩在焦慮暴躁的氣氛中——

面對著林太平和安吉麗娜、克倫特先生,渾身傷痕纍纍的黑屠捶胸頓足滿臉憤怒,用力過大把傷口都給撕裂了:「嗚嗚嗚,全完了,全完了,我們好不容易建立的黃金商會,全都被血撒公爵那個混蛋一鍋端了,連藍珊島都被抄家了!」

「該死的,怎麼會有這種事?」克倫特先生憤怒得渾身顫抖,抓住黑屠的脖子用力搖晃,「難道你們就一點都沒察覺,難道你們就傻乎乎的等著別人來查封,我們所有的資金,還有大批的藥品和漫畫,全都存放在藍珊島上,你知道這會讓我們損失多少錢嗎?」

怪我嗎?他不說這個還好,一說到這個,黑屠更是悲憤捶胸:「我們怎麼知道會有這種事?上個月你不在的時候,血撒公爵的獨生子米爾斯男爵,打著出海遊玩的名義路過,可是誰能想得到,他突然在半路命令艦隊轉向,然後……」

然後,毫無防備的藍珊島就倒了大霉,事實上就算有防備也沒有用,在武裝艦隊和數千名士兵的兇惡威脅下,藍珊島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黃金商會的產業被直接一鍋端,連帶十幾個黑商全部被捕,只有黑屠反應極快,立刻從隱藏地道中逃走,這才僥倖躲過了一劫。

在那之後,黑屠又偷偷塞了一筆錢,終於從幾個盜賊那裡得到消息,據說這件事的起因,是因為黃金商會發展得太快又日進斗金,結果引起了血撒公爵的貪婪**,那位公爵大人最近正為軍費緊張而苦惱,在得知黃金商會的財富后頓時起了貪念,而他的獨生子米爾斯男爵則當即自告奮勇,表示自己會有技巧的處理這件事。

好吧,確實是很有技巧,這位殘暴的男爵大人居然連背景都懶得打聽,直接率領艦隊殺上門來查封商會,搜颳了商會的全部財產包括那些藥品漫畫,連一個銅幣都沒剩下……什麼?不講理?真好笑,你知道我老爹是誰嗎?

「我管他和他老爹一起去死啊!」克倫特先生聽到這裡,早就已經暴跳如雷,安吉麗娜更是殺氣騰騰,整條魚尾都像觸電似的豎起來。就連巨牙也揮舞著兩把菜刀,窮凶極惡的咆哮著,發誓要把那個該死的米爾斯切成生魚片,就像他同父異母的弟弟那樣。

要知道,黃金商會是黑暗生物們的代理人,專門負責幫冰火群島賺錢和收集資源,沒有了黃金商會的代理,藥品生意和漫畫生意全都會一落千丈,再想找一個合適的代理商就沒那麼容易了,更重要的是。看血撒公爵和米爾斯的意思,似乎還不僅僅滿足於查封黃金商會,更想通過黃金商查找秘密,獨佔藥品生意和漫畫生意的巨大利潤。

這是什麼行為?這已經不是打臉,而是肆無忌憚的蹬鼻子上臉了,如果這樣也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我們以後還要不要在混亂海域混了,正所謂斷人財路如殺人全家,敢破壞我們賺金幣的混蛋。就全都給我去死去死去死吧!

「冷靜,夥計們,冷靜。」林太平倒是依舊很平靜,一邊擦著眼鏡片上的霧氣。一邊看了看黑屠,「臉是肯定要打回去的,而且要打完左臉打右臉,不過有一點我不太明白。那位米爾斯男爵,難道完全不在乎黑商們的人脈,也不調查黃金商會的背景嗎?」

「那傢伙就是個蠢豬。還是頭囂張跋扈的蠢豬!」黑屠恨得咬牙切齒,把拳頭捏得骨節作響,「事實上,我曾經託人送過一封信給他,表示我們黃金商會的背後勢力,願意和他坐下來協商談判,可是米爾斯那個混蛋居然說……居然說……」

說什麼?安吉麗娜和克倫特先生都忍不住了,拚命催促道。

「那傢伙說……」回想起當時所受的屈辱,黑屠仍然憤怒得滿臉漲紅,「那傢伙說,他已經在里斯本島恭候多時,準備好了一排很漂亮的絞刑架,就等著我們自動送上門,當然了,也不一定要絞死,如果我們願意跪下來請求他的原諒,老老實實聽從他的……」

混蛋!該死的混蛋!還沒等黑屠說完,巨牙就窮凶極惡怪叫一聲,重重一拳砸在船舷上,砸得木板碎片四散飛濺:「混蛋!居然敢這麼說?我用我最心愛的菜刀發誓,一定要把他綁在案板上,仔仔細細的削成幾千片!」

幾千片怎麼夠?至少也要幾萬片!克倫特先生滿臉漲紅的揮舞手臂,安吉麗娜更是憤怒的凝聚火球,恨不得現在就殺去里斯本島,該死的米爾斯,果然和他的老爹一模一樣,全都是卑鄙無恥貪婪殘暴的人渣,不對,說人渣都是抬舉了他們。

「等等,等等。」但就在這樣的群情激奮中,林太平卻突然推推眼鏡,轉頭看著黑屠,「老黑啊,你剛才說,米爾斯男爵一直待在里斯本島?那麼血撒公爵在哪,也率領軍隊留在里斯本島嗎?」

「啊?」黑屠怔了一怔,下意識的搖頭道,「不不不,血撒公爵最近正忙著擴軍備戰,所以米爾斯男爵才會接替他,擔任里斯本這座商業島嶼的執政官,老實說自從他上任以來,里斯本島簡直是民怨沸騰。」

「很好,這就對了!」林太平突然拍拍手,笑眯眯的站了起來,「知道嗎?我突然有個很有趣的計劃,也許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奪回財富順便打臉,或許還可以藉機干一票大的,給血撒公爵一個難忘的回憶。」

計劃?什麼計劃?克倫特先生和黑屠面面相覷,倒是安吉麗娜只猶豫了幾秒鐘,突然就反應過來,頓時很興奮的豎起魚尾:「唔,小林子,難道你打算?」

「沒錯!」林太平笑得更加愉快了,八顆牙齒都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我們現在最缺什麼,不就是缺錢嗎?老克啊,你說為了他的獨生子,血撒公爵願意出多少贖金?」

「這個嘛,我想怎麼也要……噗!」克倫特先生傻乎乎的回答,只是剛剛回答到一半,突然就目瞪口呆的滿口噴血,「林,你千萬不要告訴我說,你打算……」

為什麼不呢?林太平滿臉無辜的眨眨眼睛,安吉麗娜和巨牙卻不管那麼多,早就迫不及待磨刀霍霍了,此時此刻,在他們的眼中,原本可恨的米爾斯男爵,已經變成了一大捆金光閃閃的金票,簡直是可愛得不能再可愛。

瘋了!你們全都瘋了!克倫特先生淚流滿面,別開玩笑了,就憑我們這裡幾個人,連里斯本島的港口都進不去,你們居然還敢打米爾斯男爵的主意,這是分分鐘被轟成渣的節奏,不不不,說不定連渣都不剩。

「誰說我們只有幾個人了?」林太平伸了個懶腰,又拍了拍安吉麗娜的香肩,「姐姐,你和巨牙先回去群島,召集百足它們過來匯合;黑屠,我這裡有一份清單,你和黑商們幫我買齊清單上的物資;至於老克你嘛……」

什麼都不用說了,看著林太平分那種親切熱情的目光,克倫特先生只傻了三分之一秒,立刻就毫不猶豫的拔腿閃人,但是還沒等他來得及邁出右腿,林太平就一把抓住他,滿臉感動道:「老克啊,我知道的,你一定很願意陪我去里斯本島探路的,對不對?」

一點都不對,可憐的克倫特先生熱淚盈眶拚命搖頭,嗚嗚嗚,為什麼我要陪著你去里斯本島探路,就算真的要去,你一個人去就夠了,像我這種跑幾步都會喘粗氣的胖子,只會拖後腿啊拖後腿。

「沒事,我就喜歡你這種跑得慢的胖子,特別是在被追殺的時候。」完全無視他的怨念,林太平緊緊抓住他,就像是抓著一個免費送上門的人形肉盾,「安啦,我保證你不會死的,頂多也就是重傷骨折少條胳膊什麼的,所以……出發!」

出發!出發!在克倫特先生到處揮灑的淚花中,安吉麗娜迫不及待的揚起魚尾,巨牙殺氣騰騰的跳上船頭,片刻之後,升滿風帆的商船就急速調轉方向,迎著呼嘯而來的狂風巨浪,駛向遠方茫茫未知的深海迷霧……


海風呼嘯而過,原本洶湧澎湃的海面漸漸恢復平靜,只能隱約聽到遠方的迷霧中,安吉麗娜那一本正經的提問聲,還在甲板上隨風飄飄蕩蕩——

「小林子,你說等我們綁票了米爾斯那個混蛋以後,是應該割下他的一根手指送給血撒呢,還是應該割下他的一隻耳朵……呃,巨牙,你現在就開始磨刀了嗎?」

阿嚏!於是乎,就在這一刻,就在千里之外的里斯本島上,某位正摟著舞娘喝得醉醺醺的肥胖男爵,突然忍不住用力打了個噴嚏——

似乎,可能,好像……有什麼可怕的事就要發生了?

————————————————————————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土豪之神》,書號3336676,這次真的不是友情推,水水看了這本書覺得很喜歡,很有創意也很有趣,所以在這裡向大家推薦,大家有興趣的可以去看一看。(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要干,就要干一票大的!

藉助著十月的溫暖季風,從舌島出發的商船僅僅經過六天航行,就順風順水的回到了混亂海域南部,克麗絲汀和巨牙在中途換船離開,興緻勃勃的前往舌島召集綁票團伙,黑屠也拿著一份密密麻麻的清單,去召集黑商們購買收集各種物資,只留下克倫特先生淚流滿面的留在商船上,戰戰兢兢的提早寫遺書……

好吧,事實上克倫特先生想得太過於誇張了,林太平並沒有英勇到直接孤身殺進里斯本島,而是在附近海島上釣了整整半個月的魚,直到十一月初的時候,這才藉助魔法改變外貌,混在幾艘前來貿易的商船中,順順利利的登上了里斯本島。

說起來,這並不是林太平第一次來到里斯本島,就在半年前,當他被傳送到混亂海域時,正是出現在這座海島的某條小巷中,還因此遇到了正在逃亡的美人魚御姐,又被一大群魔狼騎士追殺了好幾條街,最後莫名其妙的加入了獸人海盜……

而如今,重新回到這個當初的始發點,尤其是看到街道上還貼著自己和安吉麗娜的懸賞布告,林太平還真的是感慨萬千,當然順便也忍不住吐槽一下,為什麼安吉麗娜的懸賞金要比自己高整整三倍,難道美女就會受優待嗎?


「別開玩笑了,你居然還有心情琢磨這個?」看到他站在懸賞布告前面愉快點評。跟著來的克倫特先生忍不住拚命擦冷汗,要直到此時此刻的里斯本島,到處都是殺氣騰騰警戒巡邏的武裝士兵。僅僅剛才的半個小時,就有五六支警衛隊戒備森嚴的經過。

「安啦,我可是化過妝的。」林太平輕輕摸著臉上的假鬍子,又笑眯眯的打量著四周,「話又說回來,僅僅半年不到,這裡好像蕭條了很多。我記得我上次來的時候,主街上至少有幾百家商鋪。現在怎麼連一半都不到了?」

這還需要問?克倫特先生忍不住翻翻白眼,覺得這問題簡直是多餘的。

在血撒公爵的六個直轄海島中,位於黃金航線上的里斯本島,無疑是最為繁華的商業島嶼。數十年以來,這座商業島嶼創造了無數商業稅收,如同一個永不幹涸的巨大金礦,源源不斷的為血撒公爵輸送財富,也因此被稱為——「公爵大人的錢袋子」。

然而這幾年來,隨著血撒公爵野心勃勃的擴編軍隊,在他那種涸澤而漁的瘋狂壓榨下,即使是繁榮的里斯本島也開始吃不消,高昂到近乎苛刻的商業稅。逼迫得大量商人或者破產或者搬離,來往於港口的商船越來越少,貿易成交量大幅度下降。就連城中商鋪也紛紛倒閉關門。

尤其是最近這半年,接替他那位老爹前來擔任執政官的米爾斯男爵,簡直是敲詐勒索巧立名目無所不用其極,不僅一口氣增加了幾十種稅目,還以各種名義向商人們索要捐贈,什麼公爵大人的生日什麼男爵大人的上任慶典。甚至上個月還強迫商人們捐助一大筆資金,理由是他最心愛的那匹高盧馬剛剛生了小馬駒……

在這種情況下。里斯本島從上到下都是一片民怨沸騰,卻也沒有人敢公開表達不滿,因為上一個表達不滿的大商人,現在全家老小已經集體吊在碼頭上風乾,這足夠讓任何人都乖乖閉嘴,並且改口讚揚公爵大人父子宅心仁厚英明神武了。

「是嗎?還真是宅心仁厚啊!」林太平聽到這裡,頓時對那位米爾斯男爵肅然起敬了,「等等,說到吊在碼頭上風乾,我突然想起黃金商會的那些傢伙,該不會現在已經被吊……唔?等等,這是什麼?」

站在街道的布告欄前面,他本來還在欣賞自己的通緝公告,不過隨意的看了幾眼,卻發現布告欄的正中位置貼著一張新布告,布告的內容很簡單,只是宣布米爾斯男爵要在今天傍晚,當眾弔死一群走私的黑心商人……

「呃,所謂的黑心商人,難道就是指?」林太平和克倫特先生彼此對視一眼,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換句話來說,那些傢伙因為不願意和米爾斯合作,或者說因為曾經簽過魔法契約無法泄露秘密,所以現在就要被分分鐘絞死了?

「該死的,米爾斯那個屠夫!」克倫特先生想象著那種悲慘情景,頓時憤怒得渾身顫抖,緊緊抓住林太平的手臂,「林,我們絕不能看著他們就這樣被弔死,我們現在就應該……離開里斯本島!」


噗!林太平頓時滿口噴血,等等,我有沒有聽錯,看老克你那種激動憤怒渾身顫抖的樣子,我還以為你打算義無返顧的衝進刑場救人?

地球OL 我倒是想救他們,但問題是就憑我們兩個人,怎麼救啊?」克倫特先生理直氣壯的回答,順便擦擦眼淚長嘆一聲,「所以,既然沒辦法救他們,我又不忍心眼睜睜看著他們被弔死……唉,也許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顧好他們的遺產,這真讓人難過。」

你哪裡看上去難過了?林太平很無語的摸摸下巴,順手拉住已經準備閃人的克倫特先生:「老克啊,恐怕你沒辦法接收遺產了,因為我突然覺得,我們應該很壯烈的殺去刑場,頂著幾百名武裝士兵的圍追堵截,浴血奮戰同生共死……咳咳,是不是聽起來很熱血?」

熱血你個毛線啊,克倫特先生頓時淚流滿面,別開玩笑了,就憑我們兩個人,居然敢說殺進刑場去救人,這是主動熱情的送貨上門嗎,更何況現在已經快要到傍晚了,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刑場在哪,就算知道也來不及趕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