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哼!」灰衣老者冷哼一聲,將頭轉到另一邊去,看也不看洛飛。

「不說?」瞥了灰衣老者一眼,洛飛緩緩說道:「我記得有個叫言甫昱的,曾經偷襲過我,後來與我進行生死戰,我放他一條生路,他卻不知道感激,反而還從背後暗算我。那人,應該是你們家族的吧?」

「你胡說八道!我言家子孫,豈會從背後暗算你?」灰衣老者怒瞪著洛飛。

「我有沒有胡說,以你們言家的情報網,難道連當時的真實情況都不清楚嗎?」洛飛並不惱,只是緩緩說道:「而且,就算你不肯告訴我洛家怎麼了,我只需要出去打聽一下,自然也可以知道一切消息。」

「哼!那你還問什麼問?」灰衣老者沉聲道。

洛飛緩緩坐下來,目光瞟過老者,「我之所以問你,是想給你一個回答我問題的機會,好讓我不殺你。」

「我言某人豈是貪生怕死之輩?活了這大半輩子,早都已經活夠了。」 我的女神總裁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到墜月城走一趟吧。」洛飛不再言語。

墜月城,勢在必行。

「洛師兄,我陪你一起去。」禹瑤站起身來說道。

「我也去。」秋芷萱望向洛飛。

「什麼時候出發?」軒轅詩菲說道。

洛飛望了三女一眼,這三個丫頭對他都是那麼的好,這份情,他是記在心中的。

夏羽也是站起身來,「洛飛,我姐還要回九相門復命,她去不了,但是,我夏羽是一定會陪你前去的。」

姬無雙輕點螓首,道:「洛兄,無雙分身乏術,實在無法相陪,不過,若是有什麼需要無雙幫忙的,只管讓卓羽聯繫於我,但凡無雙能力所及,必當全力以赴。對了,有關你父親的消息,相信門中的情報網早已有消息傳回,無雙回去之後,便將消息傳給卓羽,到時,卓羽會將消息轉告於你的。」

洛飛輕點頭,「謝謝。」

對於父親的消息,洛飛也的確想知道,畢竟,那是他在這個世上最親的親人。

而姬無雙口中的卓羽,便是夏羽。

與姬無雙告別之後,洛飛等人直接向墜月城趕去。

墜月城中,三大家族之一的洛家,一夜之間,滿門被殺,宅院破爛,殘磚斷瓦滿地都是,許多地方還有著乾涸的血跡。

城主府已經將現場封鎖,正全力追查兇手。

「哎!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啊。堂堂三大家族之一的洛家,何等威風?沒想到,一夜之間滿門被殺,凄慘無比,連兇手是什麼人都不知道。悲哀啊!」

「是啊!那天夜裡,血氣漫天,廝殺激烈,很多人都在半夜被驚醒過來。」

「可不是。那天夜裡,正好是我負責打更,當時我還以為是洛家的那些子弟在練功,可是後來,越聽越不對勁。我悄悄從門縫裡偷看了一眼,嚇得我差點沒尿褲子。」


「慘啊,除了那些被送到各大宗門的子弟,洛家只怕沒有幾個活下來的。」

「洛家沒了也好。現如今,墜月城便是我們王家和申家的天下。」

「王老弟,你也別高興得太早了,對方既然能在一夜之間滅掉洛家,難保不會對你們王家或是申家出手。」

那王家子弟不由得面色一變。是啊,若是那些人也對王家出手,王家必然會步了洛家的後塵。

墜月城各大酒樓客棧之中,到處都在議論紛紛。

走在街上,洛飛便聽到了許多關於洛家的消息。

眉頭緊緊一皺,目光冰冷地掃向那灰衣老者,洛飛寒聲說道:「你們言家的人,全都該死!」

「哼!」灰衣老者不屑地一哼。 砰!

心頭大怒的洛飛,一拳轟出,直接將那老者震死於大街之上。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立時引得無數人圍觀上來,但是,見到有人死了,那些圍觀看熱鬧的人又不禁退後了一些,生怕惹火燒身,遭了池魚之殃。

一拳震殺灰衣老者,洛飛直奔洛家府邸而去。

禹瑤等人也是連忙跟上。

「剛才那個人,好像是洛家的廢物少爺,洛飛吧?」

「看起來有點像,不過,洛家那個廢物少爺,怎麼可能有這麼厲害?我想,多半是長得相像吧。」

「不對,你們別忘了,這一屆星龍耀鳳榜之戰,有一個叫洛飛的天才,可是排名第二哦。」

「你的意思是說,洛家曾經那個廢物少爺,就是那個名滿全國的天才洛飛?」

「不可能,這事不都已經議論很久了嗎?大家一至認為,洛家的廢物少爺洛飛,與名滿全國的天才洛飛是不同的兩個人。」


「誰知道呢。搞不好是同一個人也說不定。」

不少看熱鬧的人都議論起來。

可惜,當初洛飛與父親離開墜月城時,那可是名副其實的廢物少爺,十五歲了,才玄武境三重的武道境界。所以,無論如何,這些人都沒有辦法將當初的那個廢物少爺,與眼前的少年相聯繫起來。

洛家府邸前,洛飛怔怔地望著那殘破的朱紅大門,還有已經倒塌大半的院牆和院落。

空氣中,直到此刻,依舊瀰漫著濃濃的血腥之氣。

咔咔……

拳頭,不自禁地握起來,骨節脆響傳出。

幾個城主府的士兵趕了過來,一道生冷的聲音響起,「喂,你們幾個,這裡已經被城主府封鎖了,任何人不得靠近。」

衝上前來,幾個士兵便準備趕人。

但在看清禹瑤等三女那驚人的美貌之後,幾個士兵都不由得一怔。

不過,他們也知道,這樣的傾世美人,是不會與他們這些小兵有任何瓜葛的,所以很快回過神來。

「幾位,若是沒什麼事的話,還是趕緊離開吧。」領頭士兵的聲音不由得柔和了一些。

「請問,洛家可還有人活著?」洛飛緩緩問道。

那領頭的城主府士兵看了洛飛一眼,覺得似曾相識,但最終沒能想起來,片刻后才回道:「除了在外的幾個洛家子弟之外,洛家上上下下數百口人,無一生還。」

聞言,即使洛飛心裡已經有所準備,仍是猛然一震,身子都微微顫了起來。

幾百口人,無一生還?

到底是什麼樣的殺戮,竟然一夜之間,屠殺數百人?

這數百人中,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姓洛的,也有許多是洛家的僕人,或是外姓供奉,沒想到,竟然沒有一人生還。

雖然這些人中,沒有一個是自己所喜歡的,但不管怎麼說,他們中的一部分也是自己的親人。

親人死了,洛家上百年的基業也毀於一旦。

言家!這一切,全都是言家乾的。若不踏平言家,自己便不叫洛飛!

洛飛的心中,殺意沖霄而起。

渾渾噩噩中,洛飛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那慘烈的情景,彷彿憑空出現在他的眼前。

刀光劍影,火光衝天,凄厲慘叫,聲聲入耳……

一切的一切,彷彿都是那麼的真實。

半日之後,夏羽從外面打聽消息回到了客棧中。

「洛飛,我已經打聽清楚了。你們洛家目前還活著的,除了你,還有洛雲、洛沐白、洛美麗、洛冰兒幾人。哦,對了,據說,還有一個叫洛瑩瑩的小丫頭和一個僕人逃過了那一劫,但現在不知去向,生死不明。」

「只有這幾人了嗎?」洛飛緩緩轉頭望向夏羽。

夏羽遲疑了片刻,但最終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洛飛緩緩閉上了眼睛,心情沉重。

數百人的洛家,一夜之間,只剩下了包括自己在內的幾個人。

那言家,當真如此兇殘嗎?

「好!既然你們要比殺伐,那我便讓你們言家也知道,被人滅掉滿門,是一種什麼樣的滋味。官府沒有證據證明是你們言家所為,但是,你們卻偏偏讓我知道了是你們言家在搞鬼,這就註定,是老天要讓你們言家陪葬。」洛飛的心中,殺意衝天而起。

雙拳,緊緊而握,拳背都已經發白。

恨!大恨!心底的憤恨之意,彷彿火山將要爆發一般,壓也壓不住。

「洛師兄,你別太傷心了。」禹瑤安慰著洛飛。

秋芷萱與軒轅詩菲都沒有說話,默默地陪在洛飛的身邊。

她們都知道,這個時候,正是洛飛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

「洛飛,我已經將消息傳給我姐姐,她一定會幫忙查清楚整個事情的原委的。現在,你別太著急了,我相信,光憑一個言家,還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將洛家滅門。背後,一定還有什麼人在搞鬼。」夏羽提醒道。

洛飛望向夏羽。是啊!自己的情緒過於激烈了。

黑石城言家,的確很強,至少比洛家要強出一個檔次出來。但是,就算如此,也不可能僅憑一家之力而滅整個洛家。

在言家的背後,肯定還有暗中支持之人。

可是,什麼人會支持言家前來滅掉洛家?

而且,又為什麼偏偏選中言家,讓言家來做這明面上的儈子手?

言家與洛家,一個在天離國之南,一個在天離國之北,本就沒有任何瓜葛與仇怨,絕對不可能無端端地起衝突,而且還一下子就升級到滅人滿門的程度。唯一的仇怨,說起來,還是自己與言甫昱,還有言明兄弟二人之間的仇怨。而知道這一點的,應該是萬流宗之人。

萬流宗內,會想要殺死自己的,大概也只有南門寒了。

畢竟,南門寒與自己的過節最大。

難道,背後支持言家的人,是南門家族?

洛飛細細地思考著。

而除了南門寒,洛飛也想到了其他非萬流宗之人,甚至連父親還在洛家時,曾列舉出的洛家的仇敵,全都考慮進去了。

不管怎麼樣,此事,絕對不可能只是一個言家所為。 冷靜下來,洛飛暗自思量。

「冰兒堂姐跟隨北雪神劍凌琳女俠到處遊歷江湖,言家那些人想要找到她,應該沒那麼容易,而且即便是找到了,以北雪神劍的實力及威名,在天離國中都是數一數二的,那些人未必敢動手,所以,冰兒堂姐應該是比較安全的。」

「洛雲在萬流宗,只要他不離開宗門,應該也不會有危險。」

「洛沐白在楓葉谷,洛美麗在烈焰宗,只要不出宗門,都有安全保障。現在,最需要做的便是找到瑩瑩堂妹。」

洛瑩瑩,是洛家老七之女,今年才十二歲,但武學天賦卻是頗為了得,一年前就已經是玄武境八重,被譽為最有可能超越洛冰兒的天才。現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不管怎麼樣,洛飛都不想再看到或聽到洛家之人慘死。

「詩菲,你能調動墜月城城主府的兵力嗎?」洛飛轉頭望向軒轅詩菲。

「嗯。」軒轅詩菲輕點螓首。

「那好,你讓城主府的所有兵力,全力尋找我七叔女兒的下落。她叫洛瑩瑩,今年應該是十二歲,一個很可愛的小丫頭。對了,我記得她的左耳背後有一小塊黑色的胎記。」洛飛說道。

「好,我這就去辦。」軒轅詩菲沒有耽擱,出了客棧,向城主府而去。

以她天離國公主的身份,想要調動一個城主府的兵力,是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禹瑤,芷萱,夏羽,麻煩你們也幫忙尋找一下吧。」洛飛又望向禹瑤等人。

「洛飛,就算你不說,我們也會幫忙的。好,我到城東去找。」夏羽對著洛飛點了點頭,隨即向城東而去。

「我去城南。」秋芷萱也離去。

禹瑤望了洛飛一眼,「洛師兄,你不要太擔心了,我們一定能找到瑩瑩的。那我就到城西去找吧。」

「嗯。」洛飛點了點頭。

城東、城南、城西都有人去了,洛飛也向城北而去。

將靈覺散開,洛飛並沒有隱藏自己武道境界的意思,直接展開風之羽翼,於城中飛掠起來。

呼……呼……

洛飛的速度頗快,引得不少人仰頭而望。

「快看,竟然是玄印境強者,而且還是修鍊了化羽訣的強者。」

「是啊!不知道是什麼來頭?」

「要是我也能像他那樣,在天空中飛來飛去,那就好了。」

「得了吧你。玄印境強者,也是你能仰望的?你給人家提鞋都不配。」

「滾。我不配,你就配?」

不少人在議論著洛飛,而洛飛卻是沒有心思去管這些,將靈覺掃過一寸寸土地,尋找著洛瑩瑩的下落。


墜月城以北數十里處。

這裡有一片密林,是城北官道必經之地。


蜿蜒的官道順著密林邊上,如長蛇一般延伸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