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8 日

「哦,沒什麼事情,就是和他道聲平安,前幾天,我不是出去了一趟嘛!」

朱帥胡亂的找了個理由頹唐了過去。

突然,朱帥想到,如果自己直接詢問宣祥長老的話,或許會引起宣祥長老的警惕,倒不如自己先從凝夢這裡打探打探消息,凝夢對自己,應該是沒有戒備心理的。

如此想著,朱帥便坐直了身子。

「凝夢,看你們四聖府天天人來人往的,貌似生意做得很好啊!」

就像是平時閑聊一樣,朱帥挑起了話題。

「還不錯吧,合作的勢力挺多的,不過生意上的事情我很少過問,知道的也不太多,平時這些事情都是父親負責的!」

凝夢果然知無不答。

「那宣祥長老平日挺累的,這麼大的一個家族,這些瑣事都壓在他的身上。」

「對了,和你們合作的都是些什麼家族,不知道你們和喪魂閣有沒有來往?」

獨家婚戀:酷少別使壞 朱帥終於說到了正題上,喪魂閣,也是一個大家族,朱帥這樣問,並沒有什麼問題,而且,在赤妖峽谷中,朱帥擊殺喪魂閣的那幾名代表的時候,凝夢也並不在自己的身邊,所以朱帥也不需要擔心什麼。

「喪魂閣么?好像是沒有。」

「我聽父親他們說起過,這個喪魂閣,似乎挺神秘的,而且,他們的做事風格,也十分的怪異,內陸上很少有勢力和他們合作。」

「還有,父親經常說,最好離喪魂閣的那些人保持距離,不知道為什麼。」

「怎麼了,你問喪魂閣幹什麼,有什麼事情么?」

凝夢自顧自的說了一通,這才抬起頭來看著朱帥問道。

「哦,沒什麼,就是之前佛光普照的時候,喪魂閣最後竟然沒有搶到名額,我想喪魂閣也是個比較大的勢力,好奇之下所以想問問!」

朱帥心中一緊,馬上找了個說辭。

「這樣啊! 強婚奪愛:總裁的祕妻 其實很正常,父親他們不是說了么,上次佛光普照現世的時候,我們四聖府也沒有搶到名額,有時候這個和家族的勢力強弱沒有直接的關係,運氣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或許,喪魂閣的那些代表們這次的運氣不太好,才沒有搶到名額吧!」

凝夢並沒有注意到朱帥神色的變化,開始解釋了起來。

看著凝夢的樣子,似乎也並不是在說謊,看樣子,這四聖府,應該與喪魂閣沒有太大的聯繫,自己心中對四聖府的懷疑,可以暫時排除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接下來的氣氛,就活躍了許多,朱帥和凝夢天南海北的閑聊著,一直聊了將近半個時辰的時間。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朱帥這才站起身來,與凝夢告辭,朝著自己的房間行去。

凝夢倚在門邊看著朱帥遠去的背影,心中無比的哀怨。

與朱帥相處的越久,凝夢就越能感覺到朱帥身上那種獨特的氣質,就好像朱帥經歷過許多的事情一樣,讓人有種想要徹底了解他的衝動。

只可惜,朱帥身邊的紅顏知己,已經有很多了,而自己,並沒有令朱帥注意。

嘆了一口氣,凝夢微微的搖搖頭,這才朝著自己的閨房走去。

回到房間,朱帥先是查看了一下靜兒的狀態,與月檬娜美聊了幾句之後,這才在自己制符的專用地點盤腿坐下。

五種不同屬性的魔獸血液,已經全部集齊,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將血液之中的精血,完整的提煉出來。

然後,利用這些魔獸的精血,自己就可以修習五行馭獸術了。

將五個顏色不同的玉瓶取出,一一的擺放在面前,朱帥的內心,無比的激動,不知道使用這五種魔獸精血施展出來的五行馭獸術,會強到何種程度。

手掌微張,一團幽深紫色的幽冥鬼火,便出現在了朱帥的掌心之中,微微的調節了一下火焰的溫度,朱帥拿起了一隻玉瓶,將其中的血液,倒進了其中。

作為液體,那些魔獸的血液,本應該與火焰格格不入,但怪異的是,那一團血液,竟然開始在朱帥的掌心之中翻騰了起來。

很快,一團團顏色偏紅的氣霧,就從幽冥鬼火之中飄揚而起,最後逐漸的消散不見。

而幽冥鬼火之中的血液,也越來越少,越來越少,到了最後,火焰之中的血液,只剩下了小小的一滴。

就是這一滴殷紅的血液,卻似乎蘊含著無盡的能量,在火焰之中滴溜溜的轉著,奮力的抵禦著火焰的焚燒。

就是它了!

朱帥的手掌一揚,掌心之中的幽冥鬼火,瞬間消失不見,而那一滴魔獸精血,也在朱帥的控制之下,精準的進入到了一個早已準備好的細小玉瓶之中。

有了這次成功的經驗,接下來的事情,簡單了許多。

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五種魔獸的精血,就全部被朱帥提煉了出來。

看著擺放在面前的五個玉瓶,朱帥心中無比的激動,真想現在就出去試一試自己五行馭獸術的威力。

不過,現在外面人多眼雜,明顯還不是最好的時機。

強忍著自己激動的心情,朱帥與月檬娜美兩人,一起照顧了靜兒一會。

在兩人細心的照料之下,靜兒的氣色十分的好,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都這麼久的時間了,靜兒依舊是沒有醒來的跡象。

難道,非要像娜美一樣,沉睡幾個月的時間,靜兒才能醒來?

終於,在朱帥苦苦的煎熬之中,夜幕逐漸的降臨。

將月檬和娜美交代好之後,朱帥便找了個逛街的理由,一個人慢慢的溜達出了四聖城。

離開四聖城,朱帥很快便朝著最近的一處山脈掠去。

這裡緊鄰四聖城,就算是有任何,到了晚上,山脈之中的人也會回到四聖城中去居住,在這裡休息五行馭獸術,朱帥並不害怕被其他的人發現。

進入山脈,朱帥尋了一處比較寬闊的地方,心急如焚的將納戒之中的五隻玉瓶拿了出來,擺放在自己的面前。

之後,朱帥便在腦海之中,開始回憶起五行馭獸術的修習方法來。

五行馭獸術,凡階高級法術,但是法術的等級,會隨著使用的魔獸精血等級的提升而提升。

聚五行之力,浸五行之血,幻五行之獸,掃天下之敵!

之前在獸潮谷苦修的時候,朱帥就已經領悟到了五行馭獸術的一些方法,並且可以將之成功的施展出來。

只是那個時候,朱帥並沒有刻意的去收集魔獸的精血,所以這五行馭獸術的等級,就一直停留在了凡階高級的階段,朱帥一般也不會使用。

現在,五行之血已經齊備,是時候展示五行馭獸術真實的實力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朱帥的兩隻手掌,慢慢的揚了起來,而朱帥體內的元素之力,也在這一刻,開始快速的流轉起來。

五行馭獸術的元素運行軌跡,十分的怪異,並不像是平常那些的舒服,因為要用到一些平時極其少用的經脈,朱帥才剛剛運行起來,就感覺全身上下,都有一股脹痛感。

好在朱帥之前已經嘗試過了這種法術,現在也不至於被疼痛擊倒,強忍著身體上的劇痛,運行著體內的元素之力。

很快,在朱帥的不斷控制之下,那奔流的五行元素之力,已經按照五行馭獸術特定的經脈,在朱帥的身體之中,運行了兩個循環。

就是這個時候!

朱帥大喝一聲,體內的五行元素,馬上就順著朱帥的掌心,在朱帥身體的周圍凝聚了起來。

只是,朱帥釋放出來的這些元素之力,此時更像是無主之物一般,在朱帥的身體周圍,胡亂的瀰漫著。

小白兔與大BOSS 看著那些沒有目標的元素之力,朱帥的雙眼猛然間一縮,手掌一揮,早已準備好的五隻玉瓶,咻的一聲,就掠入到了那些元素之力中。 五種不同元素屬性魔獸的精血,在朱帥的控制下,十分準確的進入到了朱帥身體周圍的五星元素之中。

有了這些精血的牽引,那些元素團,很快開始變幻了起來。

只是幾秒鐘的時間,朱帥周圍的那團金系元素,就豁然凝聚成為了一直毒金獸的樣子,特別是嘴中的那兩雙獠牙,隱隱間泛著一點點的金光。

火系元素,則是凝聚成了一直渾身燃著熊熊烈火的紫炎鷹,那火紅之中夾雜這一些紫色氣息的紫炎鷹,看上去極為的神秘,嘴中發出一聲嘹亮的鷹嘯之後,那紫炎鷹便揮動著巨大的翅膀,在朱帥的身邊盤旋了起來。

水系元素,不斷的翻湧,最後,竟然形成了一條通體深藍的蟒蛇,扭動著身子,吞吐著蛇信,銳利的眼神,緊盯四周。

木系元素,幻化成為了熊狀,碩大的拳頭,似乎可以毀天滅地。

最後的土系元素,翻滾的最慢,成型的也最慢,但還是慢慢的成為了一頭雄獅,隨著一聲長嘯,整個山林,都隨之震顫了起來。

五獸成型,竟然不受朱帥的控制,在朱帥的身邊,開始警戒起來。

這五隻元素魔獸,雖然大小不一,但是波及的範圍卻極廣,朱帥身體周圍百米之內,都滿是這五隻魔獸的身影。

似乎所有進入朱帥百米之內的東西,都會瞬間被五獸侵滅。

更讓朱帥感到詫異的是,隨著這五獸陣的成型,自己體內的五行元素,彷彿受到了吸引一般,瞬間全部注入到了這五隻魔獸之中,一絲都不剩!

自己現在,已經突破到了七段法皇的級別,體內的元素之力,十分的充盈,可是只是施展了五行馭獸術,所有的元素之力,竟然全部消耗殆盡?

這五行馭獸術,現在才只是皇階中級法術啊!

自己的其他幾種皇階法術,雖然說也十分的耗費元素之力,但是每種法術,自己都能施展兩記!

這五行馭獸術,居然只能施展一次?

看來,這五行馭獸術,不是一般的耗費元素之力啊!就是不知道,這五行馭獸術的威力,到底怎麼樣!

懷著這種想法,朱帥的心念一動,控制著身邊的五獸陣,朝著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下達了攻擊命令!

之間那紫炎鷹的鷹喙微微的一張,一顆微小的火球,瞬間從它的嘴中掠出。

轟!

那火球,看起來極其的微小,根本不起眼,可就是這一顆小小的火球,一下子就將那塊足有三米之高的巨石,轟成了粉末!

好強!好厲害!好霸道的法術!

朱帥這才意識到,這五行馭獸術,威力是多麼的強大。

施展這五行馭獸術,雖然會瞬間將自己體內的元素之力消耗一空,但是施展成功之後,那元素魔獸,可以按照自己的控制,自行發起攻擊。

在它們攻擊的過程之中,自己無需再耗費元素之力!

這麼說來,如果在戰鬥之中,自己施展了五行馭獸術之後,再使用湮滅之塵快速的恢復元素之力,然後,自己還可以施展其他的法術!

這兩者,不會有絲毫的影響,也就是說,自己在今後的戰鬥之中,根本不怕自己周圍百米範圍內的敵人!

而且,這五行馭獸術的威力,也十分的強悍,剛剛只是火系魔獸稍微的釋放了一點法術,就取得了這樣的效果。

那若是五種魔獸一起攻擊呢?那又會是什麼樣的場面?

朱帥只是想想,就忍不住想要大笑出來了,這五行馭獸術,不愧是極為適合自己的一種法術,有了這五行馭獸術,自己足以以一敵百!

從今往後,五行馭獸術,絕對會成為自己的又一大底牌!

心中興奮的想著,朱帥很想再試一試這五行馭獸術的威力,可是這裡距離四聖城,實在是太近了,如果動靜太大的話,很可能會引起城中人的注意。

朱帥站在原地,又欣賞了一會這五獸陣的奇妙之後,這才將法術撤去。

而撤去法術的一瞬間,朱帥體內的元素之力,開始快速的恢復。

到了最後,五行元素,基本每種,都恢復了有一半左右。

這些施放出去的元素之力,竟然還可以回收利用?朱帥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法術。

現在,五行馭獸術,帶給朱帥的驚喜,真的是越來越多了!

自己現在還只是一名七段法皇,受於體內元素之力的限制,五行馭獸術的真正威力,還不能完全的施展出來。

不知道,等自己到了法宗級別,甚至是法聖級別之後,這五行馭獸術,又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朱帥現在,心中無比的期待。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朱帥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這才從密林之中鑽了出來,朝著城內行去。

現在,五行馭獸術已經開啟完畢,接下來,只要等靜兒醒來,並且回復記憶,自己就可以帶著她,去水雲閣,問清楚靜兒的身份了!

接下來的幾天,朱帥過的,十分的清閑。

每天白天,朱帥都和月檬娜美,一起照顧著靜兒,在三人的細心照顧之下,靜兒的狀態,越來越好。

從靜兒那不斷跳動著的雙眼來看,應該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就可以醒來。

到了晚上的時候,朱帥則是堅持不懈的修鍊著。

雖然經過佛光普照之後,朱帥的實力,從五段法皇,躍升到了七段法皇的級別,但是朱帥明白,自己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內陸,是光明大陸強者雲集的地方,這裡法聖強者,都數不勝數,法宗強者,只是算是水平一般。

而自己現在法皇的實力,就更是不值一提了,就連水雲閣的古雲,他只是比自己大一歲,現在都修鍊到了法宗的級別。

所以,自己絕對不能有絲毫的懶惰之心,要抓好任何的機會,儘力的提升著自己的實力,這樣才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度過,這天,朱帥已就像是往常一樣,在房間之中喝月檬她們聊著天,凝夢小姐,卻突然來訪。

「凝夢小姐,幾日不見,不知今日有何吩咐啊!」

將凝夢請在一旁坐下,月檬很快為凝夢沏茶倒水,朱帥則是微笑的問道。

「哦,沒什麼,這不是好幾天沒來么,剛好路過這裡,就來看看靜兒的情況,順便也和你們聊聊天。」

凝夢的嘴唇一抿,微笑著說道。

「靜兒這幾天的狀態不錯,應該用不了幾天就會醒來,這些天,給你們四聖府添了不少的麻煩,真是太感謝你們了!」

你把愛情給了誰 朱帥由衷的說道。

說實話,初來這內陸,自己並不是很了解內陸上的事情,如果不是四聖府的話,自己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風餐露宿呢。

對與四聖府,朱帥心中,還是十分感激的。

「瞧你說的什麼話,你對我們四聖府的幫助,不也很大么,現在的這些,都是我們四聖府應該做的,就算這樣,我們還覺得虧欠你呢!」

天價妻約:總裁老公太撩人 凝夢急忙擺著手說道。

「哈哈,凝夢小姐,你這樣說,讓我很不好意思啊,放心吧,不管怎麼說,四聖府的這份恩情,我朱帥,永遠都會記在心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