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哦,你們回來了,就說說西寒城城東和城北寺廟的情況吧。」江帆望著駱靈珊微笑道。

駱靈珊點了點頭,「我們已經打聽清楚了,西寒城的城東和城北一共有五做寺廟,分別是大名寺、海空寺、虛靜寺、西寒寺、月芒寺這五大寺廟,我們還打聽了你要找到的元空長老,元空長老曾經在西寒寺呆過,後來離開了西寒寺,不知所蹤。」駱靈珊訴說道。

江帆皺起眉頭,「哦,照你的打聽的消息,元空長老離開了西寒寺,那他去了那座寺廟呢?」江帆搖頭道。

「我們幾人分析過了,元空長老肯定不在西寒寺了,我想他也許去了其他寺廟,我們只要其他寺廟尋找,應該可以找到他的蹤跡。」駱靈珊微笑道。

「嗯,應該是這樣。」江帆點頭道。

「對了,江帆,你們城南和城西消息如何?」駱靈問道。

「哦,西寒城的城南和城西的寺廟不多,一共有三座寺廟,分別是元光寺、明心寺、一點寺,我們也打聽了元空長老的事情,他們都是這些寺廟之中沒有元空長老這個人,看來元空長老不在這三座寺廟之中了。」江帆對著駱靈珊等人道。


「哦,那太好了,我們尋找的範圍就更小了,那我們只要去大名寺、海空寺、虛靜寺、月芒寺去尋找元空長老就可以了,元空長老肯定就在這四座寺廟之中了。」駱靈珊喜悅道,她巴不得早點找到第六塊七彩符字,早點回到辰州城去呢。

江帆微笑搖頭道:「這可不一定,元空長老有可能不在這四座寺廟之中,他很可能去了西寒城郊區的寺廟呢!別忘記了,我們還沒有統計西寒城郊區的寺廟。」

駱靈珊呆了一下,「哦,這點我忘記了,元空倉長老離開西寒寺,很可能是去郊區的寺廟,可是西寒城郊區有多少寺廟呢?」駱靈珊皺眉道。

「靈珊,你們沒有打聽西寒城郊區有多少寺廟嗎?」江帆望著駱靈珊微笑道。

駱靈珊對著江帆吐了一下舌頭,「哦,我們忽略了郊區寺廟的事情呢。」

「嘿嘿,幸虧我想到了,我們已經打聽到西寒城郊區一共有三座寺廟,分貝是西山寺、北風寺、南元斯,如果我們去了那四座寺廟沒有找到元空長老,那我們就去這三座寺廟尋找。」江帆望著駱靈珊笑道。

駱靈珊瞪了江帆一眼,「哼,原來你已經打聽好了啊,還故意逗我呢!你真壞死了!」駱靈珊嘟著嘴道。

「嘿嘿,我們現在就去吃午飯,然後就去大名寺尋找元空長老。」江帆笑道。

一個小時后,江帆等人吃完午飯,他們就去大名寺尋找元空長老。大名寺在西寒城東,是一座古老的寺廟,大名寺香火很旺,進進出出的香客很多。

江帆等人到了大名寺門口,門口是兩座符獸石雕,兩名小和尚在門口招呼著來往的香客。他們看到江帆等人來了,立即面帶笑容,「施展,你們是來燒香的吧?」其中一名小和尚微笑道。

「哦,小和尚,我們想打聽一個人,請問你們大名寺有沒有一位叫元空長老的老和尚?」江帆望著小和尚微笑道。

兩名小和尚一起搖頭道:「哦,施主,我們寺里沒有元空和尚。」

江帆露出失望之色,「哦,那你們知道元空長老這個人嗎?」江帆微笑道。

兩名小和尚一齊搖頭道:「施主,我們未曾聽說過元空長老這個人。」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呃,元空長老這麼出名,你們都不知道嗎?」江帆疑惑地望著兩位小和尚。

兩小和尚一齊搖頭道:「不知道啊!西寒城最出名的是無極長老和元靈長老,哪裡聽說過什麼元空長老呢!」

江帆剛想說話被駱靈珊打斷了,「江帆,既然元空長老不在這裡,那我們就去其他寺廟尋找吧。」駱靈珊拉著江帆的胳膊道。

「等等,他們只是小和尚,也許不知道元空長老,我想到寺廟裡去問問他們的主持或者長老,也許他們知道元空長老這個人。」江帆對著駱靈珊道。

駱靈珊點頭道:「好吧,我們去找大名寺的主持和長老吧。」

江帆等人進去大名寺,他們直接去了寺廟後院的禪房,那裡有兩名和尚守衛在後院門口,「站住,這裡是休息場所,香客不得入內!」其中一名和尚對著江帆等人道。

江帆望著守衛的和尚微笑道:「我們是來找你們大名寺住持的,麻煩你們去通報一聲,說我有重要事情找他。」

兩名和尚望著江帆,看到他氣質不凡,身後有一群美女,就猜測江帆應該不是一般人,於是一名和尚對著江帆微笑道:「好吧,請您稍等,我馬上去稟告住持。」

江帆微笑點頭道:「好的。」

片刻之後,那名和尚來了,面帶微笑道:「我們住持在三號禪房,你們請吧。」

後院很大,有幾顆參天大樹,樹身幾個人都抱不攏,枝葉茂盛,形成天然的遮陽傘。三號禪房就在大樹旁邊,江帆輕輕地敲門,屋裡傳來聲音:「請進!」


江帆推門進入禪房,只見一名白鬍子老和尚坐在榻上,老和尚臉頰消瘦,雙眼炯炯有神。江帆等人進入禪房之中,老和尚微笑地對著江帆道:「施主,請坐!」

江帆點了點頭,他就坐在老和尚對面坐下,老和尚打量江帆一番,「施主,你找老衲有什麼事情呢?」老和尚微笑地望著江帆道。

江帆露出微笑,「老和尚,向您打聽一個人,請問您知道元空長老嗎?」江帆微笑道。

老和尚微微吃了一驚,「呃,元空長老!恐怕有四五十年沒有見到他了,你找他有事嗎?」老和尚吃驚地望著江帆。

江帆點頭道:「是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如果您知道他下落,請告訴我。」

老和尚手捋著鬍子,目光如炬地望著江帆,「你就是元空長老要等的人吧?」老和尚猜測道。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我就是元空長老要等的人!」江帆點頭道。

「哎!」老和尚感嘆一聲,「很多年前我和元空長老聊過,他曾經告訴我,如果有人來找他,就讓他去西芒山,他在那裡等你。」

江帆露出喜悅之色,「哦,原來元空長老在西芒山啊!」江帆喜悅道。

老和尚點頭道:「是的,元空長老就在西芒山上,大名寺距離西芒山不是很遠,你們坐符馬車去只要一個小時就足夠了。」

江帆站了起來,「哦,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太重要了,謝謝您了!我們馬上就去西芒山。」江帆對著眾人一擺手,迅速出了禪房。


「江帆,這麼快就找到元空長老了?」駱靈珊驚訝地望著江帆,她感覺太容易了點。

「呵呵,我們就是運氣好,一問就打聽到了元空長老的下落了。」江帆笑道。

「是啊,這次也太順利!我簡直不敢相信了!」木香姑娘微笑道。

江帆等人出了大名寺后他們在寺門口乘坐符馬車去西芒山,一個小時后江帆等人達到西蠻山下,西芒山有一千多米高,山上光禿禿的,草木不生,都是石頭。

江帆抬頭望著西芒山,「呃,這西芒山好怪啊,竟然寸草不生!」江帆驚訝道。

「我就搞不明白了,元空長老到這西芒山來做什麼?這裡附近沒人,又沒吃喝的,他怎麼生活呢?」駱靈珊望著光禿禿的西芒山詫異道。

「是啊,我也舉得古怪的,這寸草不生地方,怎麼住人呢!」妙雅公主搖頭道。

江帆皺起眉頭望著西芒山,「呃,西芒山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元空長老住在山上嗎?」江帆有點不敢相信了。

「主人,小的沒有聞到山頂上有人的氣味呢,那個老和尚是不是騙我們吧!」納甲土屍鼻子嗅著空氣,除了自己這邊幾個人外,沒有陌生人的氣味。

「啊!山頂上沒有人的氣味,難道元空長老不在西芒山上了?」木香姑娘驚訝道。

「那個老和尚是大名寺住持,應該不會欺騙我們,也許元空長老很多年就離開西芒山了,既然來了,我們還是上山去看看,也許會有所發現。」皇甫如美對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我們上西芒山去看看。」

一千多米高的西芒山在符元界算是小山了,西芒山腳下有一條很窄的山道直通往西芒山頂,攀登這種小山對於江帆這些人來說,太容易了,十多分鐘后他們就到達了西芒山頂。

西芒山頂上怪石林立,一眼望去如同一片石林,江帆望著四周,這裡沒有木頭,元空長老要住在這裡,只能住在這石林之中。

「傻蛋,這石林附近,你沒有聞到元空長老的氣味嗎?」江帆望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鼻子嗅著空氣,搖頭道:「怪事,這裡根本沒有陌生人的氣味,看樣子元空長老很早就離開這裡了。」

因為納甲土屍可以聞到一個月以前的氣味,如果超過一個月,那氣味就消散了,他就無法聞到了,因此納甲土屍猜測元空長老很早就離開西芒山了。

「既然元空長老讓我們到西芒山找他,可是他為何不在西芒山呢?」駱靈珊驚訝道。

「也許元空長老有什麼事情離開西芒山了,如果是有事情離開西芒山,那他肯定會留下什麼線索給我們的。」皇甫如美分析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有道理,那我們就分開在這山頂四周尋找,看看有沒有元空長老留下線索。」江帆對著眾人擺手道。

於是眾人散開,在山頂石林之中搜尋元空長老留下的線索,大約十多分鐘之後,突然聽到了上官小易的驚呼聲:「哦!這石洞里有人居住過!」

眾人立即跑向上官小易那裡,江帆看到那地方有座石洞,石洞裡面有雜草,還有一塊石頭被磨得光溜溜,這一切都說明有人在這裡居住過。

江帆伸手摸著光溜溜的石頭,「呃,這明顯是人坐在這裡修鍊的,石頭都被磨光了,這人在這裡最少坐了幾十年呢。」江帆分析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哦,竟然在這石頭上坐了幾十年,那這個人肯定是元空長老了!」皇甫如美望著石洞的洞壁,突然她看到石洞壁上有個小洞,小洞裡面有塊白色玉石。

「哦,這裡有塊玉石呢!一定是元空長老留下的信息。」皇甫如美驚喜道,她快步走了過去,拿出那塊玉石。

「哦,如美,給我看看!」江帆伸手從皇甫如美手裡奪過了玉石。

這是一塊記載聲音的玉石,可以留話給人但是看不到影像,隨著一道光一閃,玉石裡面傳來女人聲音:「哼,我知道你是七彩符字有緣人,元空是七彩符字的化身,你只要找到了元空,他就要會消失!我喜歡元空,我不會讓你把元空從我身邊奪走的!」

江帆頓時吃了一驚,「呃,元空這麼一個老頭還有女人喜歡!」江帆驚訝道。

接著玉石上又傳來女人聲音:「哼,我可告訴你,你小子別想找到我和元空!我是不會給你留下任何蛛絲馬跡的!」

隨著女人聲音消失,白色玉石恢復原樣,「哦,原來元空老和尚被女人綁架了!」駱靈珊驚呼道。

「是啊,真沒想到,這麼大年齡的一個老頭還有女人喜歡,這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呢?」皇甫如美驚訝道。

「那還用說,那個女人肯定是老太婆啦!」駱靈珊笑道。

「哦,喜歡元空的老太婆估計有七八十歲了吧!她會把元空藏到什麼地方了呢?」皇甫如美皺眉道。

江帆望著眾女人,要找到元空就必須找到那個女人,要找到那個女人,就必須知道那個女人是什麼人?可是目前誰也不知道那個女人的一點點信息。

「現在我們的重點是要知道那個女人是什麼人?然後找到她,就找到元空長老了!可是我們目前沒有任何線索知道這女人的來歷!」江帆眉頭緊皺道。

駱靈珊握著拳頭,揮了一下,「這就比較麻煩了,我們根本沒有看到這個女人長什麼樣子的,只是聽到她的聲音,我們僅憑聲音根本無法找到她的!」駱靈珊搖頭道。

「嗯,僅憑聲音是找不到人的,但是我們可以去打聽這個和元空長老在一起的女人,她肯定去找過元空長老的。元空長老最開始不是呆在西寒寺嗎?那個女人也許去過西寒寺,我們去西寒寺打聽一下,也許可以得到這女人的信息呢!」皇甫如美微笑道。

江帆讚許地望著皇甫如美,「嗯,如美這主意不錯,我們馬上就去西寒寺去。」江帆微笑點頭道。

西寒寺位於西寒城北面,是西寒城最大的寺廟,這裡的香火很旺,每天到西寒寺來上香的人絡繹不絕。此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鐘,來西寒寺上香的人仍然是很多。

江帆等人到了西寒寺門口,西寒寺門口站沒有和尚守護,進出的都是香客。江帆等人跟著那些香客一起進入了西寒寺,「你們就在這西寒寺四周轉轉,順帶打聽一下那個女人的信息,我去找住持。」江帆對著眾人道。

眾人一起點頭,江帆帶著納甲土屍去西寒寺的後院,西寒寺的後院可比大名寺後院大多了,一排排的禪房,有一百多間。

許多禪房門前排起長隊,「呃,主人,這些人排隊買什麼東西嗎?」納甲土屍驚訝道。

一旁的和尚搖頭笑道:「這些人可不是買東西的,他們是來求福的,乞求上蒼保佑的。」

「哦,請問你們住持在哪間禪房?」江帆微笑道。

其中一名和尚手指著不遠處的一間禪房道:「那間最大的禪房就是我們住持的禪房,門口有人守衛,您要見住持必須通報才行,如果住持願意見您,您才可以進入禪房。」

江帆點頭微笑道:「好的!」他對著納甲土屍一擺手,兩人朝著住持的禪房走了過去。

到了住持禪房門口,兩名守衛對著江帆和納甲土屍喊道:「施主請留步,這裡是住持禪房,請回!」

江帆面帶微笑,「我們是求見住持的,麻煩你們進去通報一下,就說元空長老的朋友來了!」江帆望著兩名和尚微笑道。

聽到元空長老的名字,兩名和尚頓時吃了一驚,「哦,我馬上進去稟報住持!」一名和尚迅速進入禪房之中。

片刻之後,那和尚出來了,「施主,住持請你們進去。」那和尚對著江帆微笑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推門進入禪房之中,在禪房的椅子上坐著一位老者,眉毛很長,拖到了臉頰旁邊,面色紅潤,雙目炯炯有神。

老和尚打量著江帆,露出驚訝之色,「你是元空的朋友嗎?」老和尚驚訝道,因為他知道元空是一個比他都大很多的老頭,怎麼會有這麼年青的朋友呢。

江帆微笑點頭道:「是的,我是元空的朋友,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

老和尚點了點頭,「施主,元空長老早就離開西寒寺,老夫也不知道他去什麼地方呢。」老和尚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頭微笑道:「我知道元空長老很多年前就離開了你們西寒寺,我只想打聽,他當年是為何離開這西寒寺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