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哥哥,你說奇怪不奇怪,東方世家為什麼只派出了一名代表,難道放棄了這場比賽?」南宮燕對她的哥哥詢問道。

南宮齊此時也正在思索這個問題,如果東方世家真的放棄了,大可不派代表參加,在他看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玄機。

很快,因為又一波東方世家代表的出現,讓他猜出了其中的玄機,至少他自己認為如此!

「想不到『東方世家』如此殲詐,竟然派族內子弟代表不同的帝國,以為這樣就可以有更多獲勝的機會么?」

南宮齊已經決定,不管其他三大家族耍什麼花招,他都會以實力將其粉碎。

再說離去的東方修哲一行人,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他們參賽期間的臨時住所,是一處比較精緻的高層旅館,他們的房間位於第七層。

巧的是,與他們在同一層的選手,竟然是「爭風帝國」。

那位手臂發腫的谷陸,在醫療人員的救治下,手臂已經恢復如初,只是心中的那份恐懼,卻不是那麼容易恢復的。

他的同伴見他有些精神恍惚,便約他出去逛逛,剛從房間里出來,便是看到了正在分配房間的東方修哲幾人。

再次見到東方修哲,谷陸著實被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地跑回了房間,並且嚷嚷著換住處。

「學院爭霸賽」的正式開賽還有五天的時間,在這幾天里,東方修哲一行人,可以好好體會一下這個帝國的風土人情。


只是,東方修哲的心裡一直惦記著雷牙,不知道這會不會影響到他放鬆的心情。

。。。。。。

「嗖嗖嗖!」

四個人影,在一處氣派的莊園山角下停住。

雷麗深吸了一口氣,有些懷念地道:「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還是家鄉的空氣新鮮啊!」

雷麗確實好久沒有回族裡了,這一次難得最近一段時間無事可做,她便帶著安香妍、楊然、朱寧三人回族裡做客。

本來那三人是不想來的,不過架不住她的軟磨硬泡。

「咦,怎麼好像有熱鬧?」聽到有嘈雜的聲響傳來,雷麗好奇地抬起頭。

終於遇到了一位族人,雷麗趕忙問發生了什麼事?

別看雷麗年輕,然而在族內的身份極高。

「雷執事,你回來啦,實在是太好了!」被問之人見到雷麗很激動。

「好了,快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回執事,抓到了一位擅闖『雷雲嶺』的入侵者……」(未完待續。) 「竟然有人闖入了『雷雲嶺』?」

雷麗大驚失色,她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回來竟然就碰到了這種事。.

沒過多少時間,這位族人口中所說的闖入者,在數十人的壓送下緩緩走來。

那是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年,身上被特製的鎖鏈牢牢鎖住,從兩名男子凌空架著。

「不會吧,竟然連『雷雲鎖』都用上了,對付一個少年,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么?」

雷麗更加驚訝了,不禁對那個少年多看了幾眼。

可以看出,少年身受重傷,氣若遊絲,鮮血幾乎將整個身子染紅。

「是雷執事,雷執事回來了!」

「參見雷執事!」

「雷執事你可算回來了!」

壓送闖入者的這支小隊在雷麗的面前停了下來,紛紛行禮。

可以看得出來,雷麗在整個族中,地位不是一般的高,而她更是年輕一輩中的偶像。

雷麗點點頭,然後問道:「這個少年是什麼來歷?為什麼會闖入『雷雲嶺』?」

「暫時還不清楚,需要嚴刑審問之後才能知道。」一個族人回答。

「對付一個少年,你們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雷麗皺了一下眉,她看得出來,少年身上的傷並不是「雷雲嶺」內的陣法所傷,而是被族人的鬥技所傷。


少年的多處要害有被攻擊的痕迹,很明顯在戰鬥的過程中,族人想制這少年於死地。

她現在甚至有些佩服這個少年的生命力,如此重的傷,竟然還能夠保存一口氣發,如果換成旁人,估計此刻早就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雷執事你有所不知,別看這個少年年紀輕輕,可是實力非常強悍,族內的近百名精英,被他重傷!我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將他抓捕回來……」那族人回答道。

「他有這麼厲害?」雷麗不禁再次打量一眼這位重任昏迷的少年。

「雷執事,說來也奇怪,這個少年使用的鬥技也是雷電屬姓,與著家族內的『雷雲鬥氣』很相似,但又有著不同……」那族人在停頓了片刻之後,又補充道。

「還有這種事,難道他會是……」

雷麗若有所思地沉默起來。

「雷執事,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們先將他帶回去關押起來,這少年身上邪門的很,多次以詭異的方式從我們的包圍網中突圍。」


「好,你們先忙去吧!」

雷麗沒有再做挽留,也沒有再盤問,她難得回趟家,可不是來辦案的,族內自會有人處理好這件事!

時間一晃過去了三天。

由於「雷雲門」想要盤問雷牙,在他們的一番特殊救治下,雷牙的生命暫時保住了,但實力卻不可能恢復。

「老實交待,你是什麼人,為什麼闖入我們『雷雲門』重地?」

監牢內,一位長相兇猛的男子正在拷問著勉強能夠保持頭腦清醒的雷牙。

雷牙卻是閉口不言,完全沒有要配合的意思。

「勸你不要考驗我的耐心,如果不想吃苦頭的話,最後乖乖配合!」

男子一甩手中的鋼鞭,擊在地面之上,竟是將石磚擊碎,可見這鞭子的威力。

然而他的這個舉動,卻並沒有讓雷牙產生畏懼,反而將視線轉移到了別處,思緒似乎都已經不在這裡。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那男子冷哼一聲,手中的鋼鞭猶如出擊的毒蛇,猛然向著被吊在半空中的少年抽去。

「咔」

隨著一聲脆響,可以清晰地聽到少年被擊中的部位傳來骨骼碎裂的聲響。

然而這一擊,除了讓少年的額頭上多冒出幾滴汗外,甚至都沒有讓少年叫一聲。

「我看你能夠嘴硬到什麼時候!」

那男子手中的鋼鞭狂舞,每一鞭都結實地打在少年的身上,雖然不是致命處,但每一擊都一定會骨斷肉綻。

直到雷牙再一次暈過去,也沒有發出一聲。

「可惡的小鬼,他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毅力,竟然可以完全無視鞭打!」

揮鞭的男子不得不停止攻擊,因為如果他再繼續下去,這個少年鐵定會斷氣。

宗主有命,在沒有查清楚之前,絕不能讓這個少年輕易死去。

「交給你們了,我過一會兒再來!」

男子扔下手中的鞭子,對著牢房外守候的醫師擺了擺手。

。。。。。。

雷麗與安香妍四人,剛從後山打獵回來,她們的收穫很多,交到廚衛,一定會美餐好幾頓。

「雷執事!」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族人匆匆跑來,傳話說家主要見雷麗。

家主邀見,雷麗不敢怠慢。

「雷雲門」的家主,是一位年過古稀的老者,在能力上,他將整個家族打理得井井有條;在實力上,他還要高過雷麗一些。

「參見家主!」

走入房間,雷麗對著正在背著手皺眉思索的家主施了一禮。

「雷麗,本來是不想打攪你與你的朋友,可是這件事事關重大,你又是族內的執事,有必要讓你知道!」老者轉過身,沒有過多的廢話。

「不知是什麼事?」

看著家主那愁眉不展的神情,雷麗心中猜出,事情絕對不是小事。

「想必你應該知曉咱們『雷雲門』的歷史,在八百年前,『雷雲門』分為兩大堂,分別為『左』、『右』。」

家主突然提出族內歷史,讓雷麗覺得一定還有下文,所以她只是靜靜地聽著,並沒有插嘴。

果然,在短暫的沉默后,老者接著道:「可是在五百年前,這兩大堂發生了衝突,刀兵相見,以至於族內血流成河,死傷無數!」

「那一仗,右堂之人,幾乎被全部誅殺,雖然結果是我們左堂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可是也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因為那一場洗劫,我們『雷雲門』原本可以傲視斗戰大陸的勢力,結果卻元氣大傷,以至於被後來崛起的四大家族超過。」

「更為惋惜的是,『雷雲門』的鬥技近一半失傳,使得現如今,無人再能夠**到『九龍雷霆』之境……」

說到這裡,這位老者一陣唉聲嘆氣。

「家主,你也不必如此難過,事情畢竟已經過去了,而且當初是右堂挑起的事端……」雷麗想要安慰兩句,結果卻並沒有收到效果。

「話不能這麼說,當年之事,又有誰能夠說得清。如果『雷雲門』不是將鬥氣與鬥技各分為兩部,也就不會有左堂與右堂的一較長短……」

說到這裡,老者突然打住,可能是意識到自己將話題扯得太遠了,也可能是不想再議論先輩們的過失。

「雷麗,想必你已經知曉,前幾天我族內抓到了一位闖入『雷雲嶺』的入侵者!」

「是的,我回來的時候,正巧碰到!」雷麗心中一動,忙點頭應道。

「雖然這些天我們未能從那少年口中了解到任何信息,但是,從受傷族人對他施展鬥技的描述推斷,他很有可能就是『右堂』之人的子孫!」

這真是一語驚人。

雷麗整個身體都為之一震。

右堂的人竟然還存在,那豈不是說,家族內的鬥氣與鬥技,終於可以實現圓滿?

要知道,雷麗如今的實力,基本上已經到了一個瓶頸,想要再精進一步,很難很難。

但如果能夠找回到那丟失的鬥技與鬥氣**,她有信心可以讓自己的實力在短時間內來一次翻天覆地的改變。

甚至,她還有可能衝擊斗戰大陸守護者的身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