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和之前六個人相比,你,很謹慎。」

「前六個?這麼說我是第七個來到這裡的人?」周啟平復著自己狂跳的心臟,沉默了片刻之後,出聲問道。

「謹慎,讓你避免危險,謹慎讓你缺乏野心。」

「野心?」

感覺到聲音的主人似乎對自己並無惡意。周啟漸漸回復了冷靜。再一次出聲詢問。

「野心是慾望的果實,對權利的渴求是其滋生的源泉。不願被支配的唯一選擇,就是成為支配者。你,可以做出選擇。」

周啟眉頭一緊。這蒼老的聲音所說的話語聽起來非常晦澀,卻不妨礙自己明白其中的含義。直覺告訴他,只要開口說出願意兩個字,或許自己的一切都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然而,收益越是巨大,付出也必然成正比!自己獲得所謂權利的同時,又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

「我需要做什麼?」

周啟沉吟了片刻,抬頭望向那彷彿延伸直虛空的頂棚。沉聲問道。

「使命。」蒼老的聲音沉默了良久,答案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

使命?周啟眉頭一挑。

如果這聲音背後便是夢魘空間的意識,使命是否意味著自己需要按照空間的意志執行特殊的任務?空間這麼做為的是什麼?還有,為什麼會是自己?

周啟想到這裡,不知如何,腦海中突然莫名地浮現出陳君卓的身影。

「第六個來到這裡的人是不是陳君卓?」心有所想,周啟開口試探性地問道。

沉默,長時間的沉默。

聲音似已遠離,空曠的大廳里彷彿又只剩下了他一人。

然而就在周啟以為談話就此結束的時候。

「給我你的回答,契約者。」

蒼老的聲音與先前相比,乍一聽沒有絲毫的變化,語氣上卻明顯的多出了幾分不容置疑。

與此同時,大廳里的空氣彷彿陷入凝滯,一股沛然無窮的龐大威壓彷彿一座無形的山嶽悄然自頭頂降臨!

莫名的恐懼和絕望霎時從周啟的心中湧起!

直覺再一次告訴他!一旦做出錯誤的回答,下一秒,等待自己的便是毀滅!

說好的選擇呢?

隨著迫人的威壓越來越明顯!危險的感覺越發強烈!

進入空間以來,這是他感到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我接受!」就在感到自己即將無法承受的時候,周啟張口大聲給出了答案!

「明智的選擇。」

聲音響起的霎那,壓抑,凝滯的空氣彷彿再次開始流動。

周啟只覺自己如同溺水之人再次呼吸到了空氣。渾身莫名一松!直到這時他才發現,後背不知何時早已被冷汗所浸透。

「使命的承載,緣於印記。聆聽,等待。」

「等等,最後一個問題?」周啟劇烈喘息著,在聲音完全消散前急忙大聲問道。

「為什麼進入紅門還要收費?」

似乎沒料到周啟會問出這麼奇葩的問題,沉默了良久,蒼老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奇迹和創造,永遠不乏內心的貪婪和好奇。」

周啟聽罷,嘴角不禁一抽。收取貢獻度,和血腥點,難道只是讓自己以為有利可圖。自願上鉤?如果真是這樣!還有比這更坑爹的嗎?

就在他心中腹誹之際,熟悉的失重感再次傳來。

眼底回復清明之際,周啟赫然發現已經回到了公寓的書房。桌案上,筆墨未乾。剛才經歷的種種,就彷彿一場夢,既真實,又無比的虛幻。

周啟急忙將神識往身上一掃,發現身體全無異狀。各項屬性也全然沒有變化。

然而當他的視線停留在紋章面板之上時,卻發現在編號的一旁悄然多了一個灰色的數字「7」!

就在他發現數字之時,空間的提示即時在腦海中響起。

「契約者編號5106獲得神選者候補資格,試練任務將在下一次任務世界結束后發布。任務完成,編號5106將自動晉陞為初級神選者。」

「警告!契約者編號5106不允以任何形式向其他契約者透露身份及紅門信息,後果,抹殺!」

默默注視著腦海中閃過的猩紅字眼。周啟從椅子上站起身,緩步走到窗前,注視著城市的街景,陷入了沉思。

空間挑選自己作為神選者應該絕非偶然!可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帶著心中的疑問,他不由回想起身在無雙世界中那座失落的神廟中的情景。

當時自己透過圖騰柱上的眼睛看到空中漂浮的巨大影像后,突然受到巨大的精神衝擊,受了重傷。能穿過任務世界,進行如此強大的精神干擾,除了空間意識,沒有其他可能。會不會從那時開始,自己就被空間給注意到了?

為什麼自己提起陳君卓的名字,空間意志會陷入沉默?難不成自己蒙對了,陳君卓真是一名神選者? 回歸后第六日。

往常到了這個時候,墮落之淵寬闊的大街上早已門可羅雀,人影寥寥。

透過潔凈的軒窗,周啟注意到,街上依舊有為數不少的契約者走動。

彷彿山雨欲來,他隱隱從空氣中嗅到了一絲異樣。

「今天的訓練計劃取消,吃完早餐都回公寓休息。」周啟略一沉吟低聲說道。

「嗯?」正努力消滅早餐的五人聞聲抬起頭,目光齊刷刷望了過來。

「我說,頭兒你沒拿我們開涮吧?」趙大明大口嚼著湯包,嘴裡嘟嘟囔囔,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你要不樂意,自個兒去訓練場啊。」張定軍沖胖子扔過去半根油條。照國際慣例懟了他一句。

付雲生放下筷子,點了支煙深深吸了一口。

「是不是有什麼不對?」

「嗯。」周啟伸手接過付雲生遞過來的煙放在鼻前聞了聞,點了點頭。

「就算是戰場任務,你丫也不用這麼緊張吧?」夏若冰抬手扇了扇飄過來煙味,狠狠瞪了周啟一眼。那日黃昏一番溫情過後,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她同周啟之間的關係回暖了不少。

周啟沖著她勉強一笑。若是尋常戰場任務,以先行小隊如今的實力而言,他自然不會太過擔心。

可萬一真是黃金主線。誰能保證最後所有人都能活下來?弦綳得太緊會斷,不如把剩餘的兩天時間留給他們。享受戰前為數不多的輕鬆。

經過前五天的等待,他心中有種強烈的預感,陳君卓絕不會等到空間停留時限結束后才施行他的計劃。 壞壞老公好難纏 最遲明天必然見分曉。

如果他真是自己猜測的那樣是第六名神選者,那麼極有可能會是今天!

早餐之後,一行人回到公寓在周啟的客廳中聚齊。

「付哥,東西準備好了嗎?」周啟接過夏若冰遞給他的咖啡啜了一口,偏頭望向付雲生。

「嗯。」付雲生眼睛一亮,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興奮的神色。翻手從紋章里取出幾張捲軸放到了茶几上。

「遠程武器專精捲軸3張,機械操控專精捲軸6張。這玩意兒市場上都搶瘋了,我昨晚好不容易才搞到手。」

說道這兒,付雲生微微一頓。緊接著變魔術般取出一支支槍械。其中赫然包括兩門被稱作火神炮的M134加特林機槍。

「無限彈匣已經配好,都升過了等級,用的穿甲燃燒彈。」

「辛苦了付哥。」周啟微笑著點了點頭。目光一掃眾人,臉色隨即一正。伸手拿起遠程武器專精捲軸分別交給了黃月英,趙大明和張定軍。

嬌寵人生,閃婚二手鮮妻 「機械操控一人一張,學習后立刻提升到滿級。血腥點萬一不夠,先從我這裡支取。」

趙大明嘴動了動。剛想說什麼,被夏若冰雙眼一瞪,臉上肥肉一陣哆嗦又縮了回去。

周啟微微一笑,給自己點了支煙。

「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會一直贏下去。任何短板,都有可能是失敗的隱患。」說著,他信手拿起一支電磁步槍,手法熟練地一拉槍栓,做了一個標準的瞄準動作后,單手把搶往肩膀上一抗。

「我要的不單是贏,而是希望你們所有人都能活下去!」

「嘿嘿,還是頭兒想的周到。」張定軍咧嘴一笑,伸手抓過一門火神炮。撫摸著冰冷的槍身,就像熊孩子得到新玩具,頓時有些愛不釋手的感覺。

「剩下的我預定了。」夏若冰站起身,將捲軸和另一門火神炮往紋章里一收。

「姐姐我去補個覺,沒事兒別來吵我。」說話時,她明媚的雙眼似有意又無意地沖著周啟一瞟。在鞋跟摩擦地板發出的咔咔聲里,開門走了出去。

「我去強化中心,還有誰來。」付雲生伸手一拍周啟的肩膀。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

「我也一同前往。」

「都去,呵呵都去。」趙大明一把拉起張定軍屁顛屁顛地跟在黃月英身後,隨付雲生走出了大門。屋中頓時又只剩下了周啟一人。

「這些傢伙。」周啟微笑著搖了搖頭。從沙發上站起身,開門走了出去。腦海中想起夏若冰臨行前的那一眼,心中不禁一片火熱。

十八摟。

門鈴響起的那一刻,周啟的心中莫名地一陣緊張。

「吱呀」一聲,隨著大門打開。

門廳里,夏若冰上身罩著一件寬鬆的短袖T恤,衣服下擺露出一雙筆直而修長的腿。 裂婚 一頭馬尾長發早已解開,流雲般披散在雙肩。雪白的雙臂交叉在胸前,正歪著頭斜瞅著他。

「說了別來吵我,丫還有什麼事兒?」

眼望她難得一見的嬌俏模樣,周啟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幾分。聽她兇巴巴的口氣,當下腳步一頓。

「嗯,就是來看看你睡了沒有。」說著沖夏若冰微微一笑,轉身欲走。

「魂淡,你丫敢再走一步試試?」

周啟剛一回頭,下一秒,他的呼吸已被熟悉的發香充滿。

激情若野火,一經點燃,就已燎原!

對於彼此相愛的人而言,沒有突然和必然,一切的一切都似水到渠成般自然。

無形的手操控著命運,誰也無法確定下一次任務之後,是否還能活著。

無需留下遺憾,只因這一刻他們彼此擁有了對方。

低語和深吻已無法承受壓抑已久的愛戀。

唯有靈魂和肉體的交融,才能驅散心中的忐忑和不安。

沒有甜言蜜語,只因所有華麗的語言,在心靈的觸碰下都顯得那樣蒼白。

風浪來臨前,有的只有綻放的激情,還有愛人心中那永不熄滅的火焰!

良久,風消雨歇。歡愉過後,一波波狂野的風暴隨之悄然散去。

夏若冰貓兒一般蜷縮在周啟的懷裡。一縷縷散亂的髮絲自額頭垂落在白皙的俏臉上。狂野的女戰士,此刻溫柔如水。

「丫醒著沒有?」夏若冰長長的睫毛微微動了動,語氣中帶著濃濃的鼻音。

「嗯」周啟柔聲應了一句。伸手撫摸著她光滑的後背,低頭在她額頭輕輕一吻。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會不會想我。」

「不會。」

「你敢!」夏若冰猛一下抬起頭,點漆般的眸子兇巴巴地注視著周啟,宛如一隻炸刺兒的貓咪。

「我永遠都不會讓你離開。」周啟伸手捏了捏她挺翹的瑤鼻。

「嘻嘻,這還差不多。」夏若冰臉上頓時多雲轉晴,重新低下了頭。似乎覺得猶未解恨,張開嘴在周啟胸口上狠狠咬了一口才罷休。

「如果,我是說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會不會一直想著我。」

「不會。只要我還活著,永遠不會有那麼一天,永遠不會。」周啟語氣輕柔,目光落在她精緻如刻的側臉,眉頭微微一蹙,內心中波瀾頓生。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他會怎樣自處?他要怎樣才能夠接受那樣的結果。答案是他不知道,並且他永遠也不願想去知道。

「就會說好聽的。魂淡,我又想了。」夏若冰在他臉上輕輕一吻,呢聲說道。明媚的雙眼如欲滴水。

一吻過後,新一輪的風暴再臨。

直到……

「警告!戰場任務開啟!所有契約者立刻前往傳送廣場集合!1小時后將開始任務傳送!」

「警告!戰場任務開啟!所有契約者立刻前往傳送廣場集合!……」

聲聲提示在耳畔急促重複。猩紅的字眼不斷在腦海中閃現!

周啟翻身從床上坐起,目光微冷。自己的推測沒錯!陳君卓果然開始動手了!

「你丫是不是早就知道的?」夏若冰梳理著散亂的長發,輕聲問道。

周啟偏過頭,目光流連地在她無暇的身軀上掃過。展顏一笑,點了點頭。

「還沒看夠?色胚!起來啦,趕緊的!」夏若冰好看地白了他一眼。伸腿輕輕踹了他一腳。轉身自顧自向浴室走去。

周啟目送她姣好的背影離去。起身拉開了窗帘。街道上一團團白光閃現,那是從現實世界返回的契約者們。

「但願不要是最壞的結果。」周啟口中喃喃自語,輕輕合上了窗帘。

半小時后。

強化中心門口,先行者小隊六人再度聚首。包括周啟在內,新學習的技能都已強化到了滿級。甚至包括他抽獎而來的那捲機械修理異能捲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