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呼!」

雅落喘了口大氣,方才那驚險的一幕還在她腦海當中徘徊,諾阿因為慾望而猙獰的面目久久揮散不去,雅落沒想到他竟會變得這般癲狂,還好果果和許楓及時出現,否則的話,真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

「雅落姐姐!」

果果將角弓收了起來,她身影一閃便是來到雅落身旁,後者朝著她點頭:「果果,你的確厲害不少了,現在都能救雅落姐姐了,看來,許楓真的教了你不少東西!」

她看了一眼許楓:「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

「果果讓我帶她來這邊斬殺妖獸,哪裡知道妖獸沒有殺倒,卻是看見了一隻禽獸!」

許楓搖搖頭。

「哼,諾阿瘋了,他居然……他居然有那種想法,真是恐怖,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雅落姐姐,你這不是把大叔叔都罵了么,可是他感覺到你有危險,才讓我射箭的!」

「是你?」

雅落說道。

「嗯,剛剛聽到這邊有聲音,便是趕來了,怎麼,想要以身相許?要是不介意的話,今天晚上就可以!」

許楓眯笑道。

雅落白了許楓一眼:「沒點正經,我們先將其他人找到吧,暫且回去,將諾阿這件事情彙報給風長老!」

「彙報?雅落妹紙,難道你不怕族中精靈對你投以異樣目光?」

「有什麼怕的,雅落行事光明正大,不怕別人說閑話!」

她說道。

……

紫荊森林的一處邊界,諾阿很慶幸自己能夠逃得出來,他心想,許楓多半還是實力不行,否則的話,自己方才右臂受傷,他都無法攔下自己,哼哼,等我將傷勢養好,便要他好看!

然而他剛捂著右臂逃出來,卻是陷入了麻煩當中。

一隊飛虎騎兵顯然已經查探到了他,一隻只赤色黑虎將他圍在其中。

「飛虎騎兵,你們想幹什麼?這次又是想入侵我們精靈族么?」

「哼哼,我記得你這隻精靈戰士,看上去似乎在精靈族有著不錯的名望,將你帶回去,我們首領會得到不少情報的!」

「我呸,以為我諾阿會向你們屈服么?做夢,告訴你們我們精靈族的援軍馬上就來,識相的話,你們趕緊滾!」

諾阿以為可以嚇到眼前這支不多的飛虎騎兵,然而,他們卻是理都沒有理會諾阿,幾隻赤色黑虎將他擊倒,隨後便是帶走了。

……

許楓利用神識搜查,也是很快便是將其他四隻精靈戰士找到,雅落本來想詢問許楓為什麼知道他們在哪裡的,但是想想這許楓肯定什麼都不會告訴她的,這個故作神秘的傢伙。

他們回到族中,雅落將今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風長老,後者勃然大怒,當然,她並沒有將這件事情公開下去,擔心族中其他精靈戰士會受到影響,畢竟,也對雅落的名節會造成損傷,雖然,他們沒有發生什麼。

晚上訓練的時候,風長老便是稱諾阿還在紫荊森林外部歷練沒有回來,讓大家不要擔心。

大家還以為諾阿已經成為了精靈族的王牌,所以才有這等待遇,也就沒有多問,若是他們知道諾阿今天在紫荊森林當中想要對雅落做的事情,還不知道會是一副怎樣的表情。

……

精靈樹屋當中。

許楓盤膝而坐,今晚沒有人來打擾他,也是能夠讓他好好在屋內修鍊一番。

這些天以來,雖然他感覺到這地球上的靈氣不是很足,相對稀薄,然而,他也是沒有閑著,一邊在繼續恢復靈氣,一邊則是在繼續研究自我之道。

在異界的時候,他將自我之道修鍊到了一個瓶頸的階段,符篆力量也是厲害的駭然無比,本來他以為自己的道術無法精進,卻是沒有想到打通隧道回到地球之後,卻是愕然的發現,自己的實力雖然削弱了大半,但是自我之道卻是提升了一個境界!

而就是這個境界,也是讓許楓清楚,他的實力還能繼續提升,實力恢復,只是時間問題!

之前,許楓實力太弱,全部的精力都要放在恢復實力當中,而忽略了自我之道的研究,然而,現在許楓的實力已經恢復大半,也是能夠空出時間來研究這自我之道了!

「天道雖然厲害,但是和我的自我之道卻是互不影響,而且天道的力量已經固定,難以提升,但是自我之道卻是不同,它依然有著提升的空間,以前本以為在異界當中這自我之道無法提升,看來還是受到了空間的限制,一旦脫離異界,這自我之道的修鍊猶如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一般,像是永無止盡!」

許楓這些天雖然沒有將自我之道的境界再次提升,但是也是多少有些自己的領悟,而且他的眼界也是更加開闊,知道接下來的修鍊之路的應該往哪個方向!

「嗯,看來異界的巔峰狀態也不過如此,怪不得德魯伊那傢伙期待我進入那屬於他們的世界,不過,本帝現在只希望恢復異界巔峰的實力,將結界破開,帶著我的女人回到異界,和葉思她們團聚!」

「然而,武道上的修鍊,本帝也是不會停息,遲早都要進入那個世界,和絕世強者較量一番!」

許楓暗想。

砰!

敲門聲傳來。

「族長一般會推門而入,而果果就更是隨便了,看來是那小妞!」

許楓閉著眸子,沒有使用神識查探,卻也是清楚門外是誰,他沒有回應那敲門聲。

砰!

敲門聲加重,似乎擔心許楓沒有聽見。

然而許楓卻是理都沒理。

咔!

「許楓,你這是什麼意思?明明聽見了敲門聲,卻是不開門?」

雅落氣憤道。

「噗!」

雅落看見許楓坐在木床之上嘴裡噴出殷紅的血來,她嚇了一跳,趕緊大步上前,臉上的憤怒轉化為了緊張,她扶著許楓:「你怎麼了?你受傷了么?」

「冷!」

她感覺到許楓的身體在劇烈顫抖,冷的打著哆嗦:「我被自身神力反噬,體內兩股神力在激斗,走火入魔!」

「神力反噬?」

怪不得!

雅落扶著許楓的手臂都能明顯感覺到這傢伙身體冰的就像是一塊冰塊一般,臉色蒼白,雙唇發紫,的確是走火入魔的狀態。

「好冷!」

許楓猛地一個機靈朝著邊上雅落的懷中撲去,若是有人在邊上看著,定然能看見這傢伙嘴上還噙著一抹邪笑,顯然哪裡是走火入魔,不就是想要佔占雅落的便宜。

雅落見到許楓這般情況,就算是心如冰霜,也定然化去,她心道:這傢伙總算是救過我,而我又正好在邊上,若是見死不救,那就太不厚道了!最多等他情況好了之後,我在獨自離開便行,況且這傢伙已經走火入魔,神志不清,哪裡記得那麼多呢!

雅落原本對許楓的『行為』還略有反抗,這樣一想,倒是也是緊緊抱住許楓,她體內也是聚集火元素,想要讓許楓舒服一些。

「你這傢伙,走火入魔了,還亂動,真是活該!」

雅落罵道。

因為許楓根本就不安分。

她臉上微紅,就好像是喝了葡萄酒一般,看上去可愛的很,她看著懷中許楓就如同一個受傷的孩子一般,也是升起一絲憐愛之心,她用手在許楓的臉上不斷撫摸著,女人的母性,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溫暖至極的手掌在許楓臉上反覆,雖然明知道雅落現在是母性泛濫,但是——但是許楓好歹也是個正常男人啊,怎能經得住這般,這在許楓的自我意識當中,自動歸化進了挑逗的範疇!

他嘴角微微一笑。

隨後,雅落便是聽見許楓呼喊一聲:「熱,好熱!」

「你怎麼了?」

若是說剛剛許楓在他懷中像是一塊冰鐵,那麼現在,就是一座火爐!

她顯然覺得許楓現在面臨著巨大的困境!

當然,她並不知道的是什麼走火入魔,冰火兩重天,全是許楓玩出來的把戲,而接下來的許楓干出來的事情,更是讓雅落意外。

「熱,太熱了,我受不了了!」

許楓的眼睛始終沒有睜開,就好像是沒有任何意識的行為一般,隨後,又再次撲向雅落。 許楓的整套動作自然而連貫,面部表情以及情緒的發泄恰到好處,根本讓人看不出有半點的作假成分在其中。

雅落本能的有所抗拒,然而還是抗拒不了許楓的力量,被他緊緊抱在懷中,猶如籠中驚鳥。

「你,許楓,快醒醒!」

雅落想要讓許楓清醒過來,然而她無法掙開許楓的懷抱,許楓的懷抱當中甚至像是有著一股異樣的魔力,使得雅落最終放棄抵抗,許楓嘴角露出一絲不為人知的邪笑。

高床暖枕,美人在懷,許楓又怎會輕易讓雅落逃出去?

兩人最終還是雅落鬥不過許楓,躺在許楓懷中直接睡著了。

一覺醒來,雅落髮現自己和許楓都躺在床上,而她看了看自己的衣物,完好無損,這才喘了口氣:「昨晚這傢伙力氣太大,我都沒法掙脫,現在看上去卻睡得和死豬一般,我要趕緊走,否則的話,這傢伙醒來那還了得?」

她摸了摸許楓的額頭,溫度已經和正常人的差不多,沒有半點變化,她這才釋然一般的起身。

「啊!」

雅落驚異一聲,因為她正要起身,許楓卻是一個在正常不過的翻身,直接撲向邊上的她。

因為她的驚叫聲,許楓也是醒了過來,他迷迷糊糊般的將眼睛睜開,隨後看到的卻是雅落金剛怒目似得恐怖眼神,他故作茫然。

雅落推開許楓,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樣就要離開,她心道:早知道昨晚就不大發慈悲救這傢伙了,現在居然被他,哼!

「你去哪裡?睡過了我之後,就要離開么?你們這些精靈,怎麼都這般不負責任!」

雅落剛想走,卻是聽到許楓這慵懶的聲音,她恨得想要立刻回頭扇這傢伙幾個耳光:「你說什麼?我睡了你?我告訴你,我和你昨晚可是什麼都沒有做,你自己好好清醒吧!」

「怎麼會,要是什麼都沒做的話,誰知道你昨晚對我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許楓喝道。


「你,你真的不記得自己昨晚怎麼了?」

「我當然不想記住昨晚在床上是怎樣被你……,你們這些開放的精靈!」

雅落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你,明明是你修鍊走火入魔,遭到自身能量反噬,要不是我在一旁守候,你恐怕都要死了!」

「走火入魔?」

許楓若有其事的想了想:「好像昨晚我真的是在修鍊,然後,然而醒來就發現你睡了我!」

「誰睡了你啊,我都還沒說你睡了我!」

雅落喝道:「算了,不和你爭了,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先出去了!」

她覺得若是再在許楓屋子裡待上些許時間,她恐怕都要發瘋了,這傢伙居然對昨晚自己乾的事情一點都不清楚,不過,走火入魔的人一般大腦都會受到阻礙,他不記得也好,否則的話,我還怎麼見人呢?

她剛走出許楓的精靈屋,正在整理頭髮,誰知道,一道聲音傳來:「雅落姐姐,你怎麼在這裡呢!」

雅落一看,果果正用一臉驚異的表情看向她,顯然是在胡思亂想:「我,我來找許楓問點事情的!」


「可是,你昨晚一晚上都不在自己的精靈屋中呢,果果可是很早就到了你那裡,看見你沒在,還以為你在林中刻苦修鍊,哪想到,你在大叔叔家中呢!」

「不過,你一晚上都在大叔叔家中,難道你們已經戀愛了么?」

果果說道。

「果果別亂說,我和許楓之間可是沒什麼的!」

雅落搖搖頭,心想現在的精靈戰士怎麼早熟的這麼快,然而她便是將這一切的責任都推脫在了許楓身上,肯定是因為果果這些天一直跟著那許楓被帶壞了。

「真的沒什麼么?果果可不信!」

果果看著雅落走向自己,她則是摸了摸她的腦袋:「胡思亂想什麼呢,走,先去林中訓練!」

……

而因為一晚上和許楓獨處一室的事情,雅落心裡的變化也是頗大,訓練的時候,因為腦海中那個可惡的身影始終揮之不去,她也是靜不下心來,風長老見到她這番狀態,也是好心安慰:「怎麼。雅落,還在為了諾阿那件事情而靜不下心來么?他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沒有想到竟然會變得這般地步,他對你造成的傷害的確難以預估,不過,你也不能因為這樣而懈怠修鍊,你的人生道路還很漫長,你應該將這件事情儘快忘掉!」

「風長老,你誤會了,這件事情我早已釋懷,也不是因為這件事情而分心的!」

「哦?那是因為什麼事情?」

風長老不由疑惑起來,隨後便是說道:「快快告訴風長老,你是喜歡誰了?」

「沒有!」

雅落搖頭,她怎麼可能會喜歡那個無賴呢,他雖然救過自己,可是也不能因為報恩就將自己的一生奉送出去啊。

「別想瞞著風長老,你肯定是有情況了,要不然也不會這樣,是獸人小王子許楓吧,他雖然看上去挺散漫的,但絲毫不能掩飾他的靠譜,你若是嫁給他,不會虧待你的!」

「我可不想因為他是獸人王子的身份而嫁給他!」

雅落搖頭,便是回到原位訓練去了,身後的風長老則是笑道:「還說不喜歡那小子,不過,有我們族中雅落喜歡,也是那小子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了!」


……

許楓這幾天倒是要在精靈屋中專研自我之道,就連果果和族長想要進來討教都被他謝絕了,而雅落自然也是不敢再去許楓的精靈屋中,天知道還會發生什麼奇思妙想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