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呵呵呵,本聖子知道你是煉丹師,可是什麼丹藥能對抗天地石心?如今我們的消耗都已經非常巨大,沒有什麼丹藥可以比得過天地石心,現在本聖子就送你上路。」

蓋蒼生一閃而來,在天地石心的作用下,他能短暫的掌控時空秘術,能極速閃殺。

蓋蒼生將蘊含秩序神紋的一擊轟在了龍驕陽的身上,龍驕陽卻紋絲未動,隨後龍驕陽反手抓住蓋蒼生的一滴血色蟲帝口中的毒液,從龍驕陽手中的瓶中壓在蓋蒼生的身上。

死靈蟲之毒,連真陽神丹都無法破,這才是真正的無解之毒,而且這種毒素可以更快的毒死人。龍驕陽想要蓋蒼生身上的天地石心,所以他直接沒有用自己煉製的毒液,而是用了血色蟲帝的毒液。

血色蟲帝的毒液,比一般死靈蟲的更毒,一沾染就會迅速毒攻心臟,連帶元神一起滅絕。

「你……你怎麼……不……救我……」邪氣凜然的蓋蒼生毒素攻心,他坑求的看著龍驕陽,他不想死啊。

「你這樣的禍害,留在世間會害死更多人,還是安心下地獄吧。」龍驕陽一把將蓋蒼生甩開,不想沾染他身上的毒血。

「不……我不要死……父皇救我……」蓋蒼生整個身體都在發黑,七竅開始流血,他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將一道隱藏的氣息引發。

一個渾身深紫仙氣的中年人出現,他身上龍氣沸騰,散發著仙紋之威!

頃刻間,圍觀的人們,全部被仙紋之威給鎮壓的墜落向山峰下方。

「敢毒傷吾兒,你去死!」

山峰之上,傳來仙紋霸龍的怒吼,下一刻整個熊山都開始崩裂,壓垮了一些房屋活埋了許多被仙威鎮壓下來的修者們。

龍驕陽挨了仙紋強者這一道靈身的一掌,身體上的骨頭斷裂了幾根,五臟六腑受到極大衝擊讓他吐出了鮮血。不滅金丹可以讓他無視法術與靈力的力量,卻不能無視單純的力量。

仙紋霸龍的力量已經登峰造極,他比蓋蒼生恐怖太多。

「你竟然能硬抗本尊一擊?」仙紋霸龍很是吃驚。

龍驕陽取出毒液之瓶道「我不僅能挨你一掌,還有把握毒死你。」

靈身的主要力量來自於元神,死靈蟲的毒素可以直接滅元神,對靈身是有效果的。

仙紋霸龍在全力運轉仙紋力量,強行控制的蓋蒼生體內的毒素。這是最直接的滅除死靈蟲毒素的方法,所以毒液再強大,遇上真正強大的人,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

「我兒會退出這一次的帝山秘境之爭,跟你已經沒有衝突,為何要趕盡殺絕?你今日若是殺死我兒,本尊必然殺掉所有與你有關係的人。」

仙紋霸龍已經深知龍驕陽的不凡,他的一擊是能秒殺帝級境巔峰修者以下任何修者的,可是龍驕陽卻完全無礙。加上對方手中有可怕的毒液,他又不能停止替蓋蒼生療傷,他只能如此來威脅。

「你兒子想要擄走我的女人,這才是事情的根源!」龍驕陽目露凶色道

「年輕人,你今日阻止我救他,明日我就殺掉你的女人,還有你!」仙紋霸龍冷漠道

「哼,你以為我是被嚇大的嗎?」龍驕陽霸氣冷哼,向前走動,欲出手。

「年輕人,冤家宜解不宜結,今日你放我兒一條生路,算本尊欠你一個人情如何?」仙紋霸龍恨不得生撕了龍驕陽,可是現在他不能不顧兒子的安危,只能低聲下氣的求和。

「好,你可要記住這句話。」龍驕陽點了點頭,指著蓋蒼生的胸口道「除此之外,我還要他身上的天地石心。」 天地石心孕育祥和瑞光,在龍驕陽手掌心中浮浮沉沉,他手中的天地石心只剩下一次使用機會,這時候得到蓋蒼生手中的天地石心,是一個很大的補充。

龍驕陽是有機會斬掉蓋蒼生的,但是如此一來必然牽連到寧倩與寧孀等人,所以龍驕陽最終同意蓋蒼生之父蓋九天的提議,放走了中毒至深的蓋蒼生。

這樣龍驕陽無疑是放虎歸山,替自己樹立了一個大敵,但是龍驕陽無所畏懼,他能在未曾修成道種之前戰勝修成龍魄的蓋蒼生,在未來就無懼他。

蓋九天帶走蓋蒼生之後,熊山之地的仙威壓迫瞬間解除,沒有受傷,沒有被活埋的人們,爭先恐後的御劍飛行衝到熊山之巔,他們迫切的希望知道這一戰的結果,龍驕陽是否已經死在了蓋蒼生身體之中衝出的仙紋強者的靈身手中?

不過結果顯然是出乎意料的,眾人看著在熊山之巔療傷的龍驕陽,都如同見到鬼一樣。

豬天王,吳通,寧孀迅速飛落到山頭,警惕的鎮守四方,替龍驕陽護法。


「這是怎麼回事?仙紋強者的靈身都被龍驕陽殺了嗎?」有人震驚道

「這不可能吧?」

「蓋蒼生的屍體並不在這裡,他可能被仙紋強者的靈身救走了。」

「仙紋強者的靈身救走蓋蒼生,為何沒有殺死龍驕陽?我看龍驕陽並沒有受到重創一樣?」

「……」

圍觀的人們議論紛紛,感覺非常驚訝與不解。

豬天王,吳通,寧孀三人與眾人一樣,被這樣的結果震驚,寧孀先前真以為龍驕陽必死無疑,心中有複雜的感覺。

一會兒后,龍驕陽睜開眼睛,他的傷勢已經恢復七成左右,他需要換一個隱秘的地方繼續療傷,而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這些人之中難保有人出手偷襲。

「龍老弟,到底怎麼回事?你打敗了仙紋強者的靈身嗎?」豬天王見龍驕陽睜開眼睛,他急不可耐的問道

豬天王的這一問,是所有人都心中的疑惑,他們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龍驕陽,希望得到確切的答案。

「我自然不是仙紋強者靈身的對手,但是他如果要殺我,就無法救他的兒子,所以我們達成了協議,他以後會幫我一次,我則放走了他與蓋蒼生。」龍驕陽輕描淡寫的說道

豬天王等人自然不會相信這個答案,仙紋強者的靈身也是極強的,按理說要滅殺龍驕陽應該是易如反掌的。

「走吧,我們該繼續前進了。」龍驕陽道

吳通點頭道「我們馬上走。」

「龍驕陽大師,您先別走,我是乾坤門的慧智長老,我是代表乾坤門的門主來恭迎你的。本來我們門主想要請您去做副門主,可是你現在已經是寧蒼國的駙馬爺。老朽只能退而求次,希望能從龍驕陽大師手中購買一些丹藥,不知道龍驕陽大師能不能答應?」

乾坤門的慧智長老急忙越過人群,開口求丹道

「你想要什麼丹藥?」龍驕陽輕笑道

「老朽不奢求丹王級丹藥,只求能增強實力的戰鬥丹藥。老朽已經從寧蒼國打聽到消息,龍驕陽大師的丹藥只能用神曦靈石購買,我隨身帶來了三萬斤神曦靈石,龍驕陽大師看能賣點什麼戰鬥丹藥給我?」慧智長老見有戲,急忙問道


「三萬斤神曦靈石給我,我可以幫你們出手煉丹一次。這點神曦靈石,還不足以從我手中購買到戰鬥丹藥。」龍驕陽微微搖頭道

圍觀的眾人皆是一怔,三萬斤神曦靈石只能讓龍驕陽幫忙出手煉丹一次,這價格比仙魔界的幾位丹王的還要貴啊。神曦靈石又不是大白菜,誰能一下子拿出非常多?

「龍驕陽大師,你手中的戰鬥丹藥都是什麼品級的,三萬斤神曦靈石都無法購買到一顆嗎?」慧智長老忍不住質問道

「我手中只有丹王級戰鬥丹藥,想要購買的話,十萬斤神曦靈石一顆。」龍驕陽看了圍觀眾人一眼,最後伸出一根手指頭道

眾人倒吸涼氣,十萬斤神曦靈石一顆戰鬥丹藥?就算這是丹王級戰鬥丹藥,也太貴了。

「龍驕陽大師,你的戰鬥丹藥有什麼特別之處呢?竟然如此之貴?」有人忍不住質問道

「特別之處,就是你還有一口氣在,它就能讓你半個時辰之內處於聖級境的戰鬥力之內。」龍驕陽簡單解釋道

眾人自然不信有戰鬥丹藥可以如此神奇,只是他們在繼續詢問,龍驕陽都沒有理會。

吳通最希望看到龍驕陽這樣的態度,他急忙站出來道「諸位道友,我們駙馬爺剛與霸龍一族的聖子大戰受了傷,需要離開這裡去靜養療傷,諸位有任何煉丹的需求,都可以對我說,或是派使者去往寧蒼國。」

慧智長老不甘心的問道「龍驕陽大師,老朽的三萬斤神曦靈石,能購買到一些毒藥嗎?」

龍驕陽點頭笑道「可以直接毒死帝紋強者的毒液,你可以得到三瓶。」

「那好,我買這種毒液。」慧智長老咬了咬牙道

「先拿神曦靈石來。」龍驕陽伸手道

慧智長老飛落到龍驕陽的身邊,緊張的看了看四周,而後拿出一個乾坤戒遞給龍驕陽道「龍驕陽大師,這裡面有三萬斤神曦靈石。」


龍驕陽感應一下之後,將三瓶毒液給慧智長老,同時他還給了一盒真陽神丹給慧智長老道「送你六顆解藥,只要毒素不超過我這毒液,任何毒都能解開。」

「多謝龍驕陽大師。」


慧智長老如獲至寶的,將香木丹盒抱在懷中,這可是意外之喜。

「嘖嘖,毒死帝紋強者的毒液,彷彿可解除所有毒的解藥?我怎麼就太信呢?」有人陰陽怪氣道

龍驕陽戰勝了霸龍一族的聖子蓋蒼生,還有人跳出來找茬,這絕對是來者不善。

龍驕陽與眾人一樣,都看向了發聲之人,這人一身暗血之色古怪裝扮,頭髮彎曲如蛇,五官陰鷙慘白,好像一個半死不活的人。

龍驕陽修鍊浩然正氣,他感應到此人極度陰邪,而且他的身上流露著一種蠱毒纏身的氣息。

「這……這是萬毒門的毒聖子!」有人認出了此子的身份驚叫飛退,彷彿在避閻王一樣。

毒聖子身邊的眾多修者,無不色變的逃離他周圍,一瞬間毒聖子的十米之內無一人存在,眾人避他如避蛇蠍。 毒聖子的威名早已經是聲名遠播,比霸龍一族的蓋蒼生還要惡名昭彰,因為他最喜歡毒死一片人,而不是幾個人。萬毒門所在的大梁國的無數小門派,都被他一人毒滅,由此可見其兇殘成性,殺戮成了魔。

吳通老護衛的神色異常難看與緊張道「龍大師,毒聖子比蓋蒼生還要難纏,你千萬要小心,今天不要與他對決。」

豬天王聞言很是惱火道「你們這是想要車輪戰嗎?這什麼狗屁毒聖子,你來跟我比一比怎麼樣?」豬天王手指毒聖子主動挑釁道

寧孀無法淡定道「龍驕陽,你不要逞強,這人的蠱毒之術異常厲害,而且嗜殺成性。」

龍驕陽霸氣自通道「沒事兒,一個小小的毒人上不了檯面,蓋蒼生都要比他強。」

眾人嘩然,龍驕陽竟然敢主動挑釁毒聖子,這是不想要命了!

「桀桀桀桀……」

毒聖子咧嘴發出古怪聲音,先前靠近在他身邊的十幾個修者痛苦無比的慘叫起來,接著瞬間七竅流血,向山峰下墜去,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中了蠱毒,如今轉瞬就死,絲毫抵抗能力都沒有。

四周之人,都覺得一股寒意從尾骨直衝腦門,眾人再次後退靠邊。毒聖子的百米之內,已經空無一人。

「多少年了,在蒼州無人敢這樣對我說話。」毒聖子陰鷙的目光掃向龍驕陽,話語如冰,殺意盡顯。

龍驕陽劍眉微挑,不屑道「是嗎?那是因為我沒有來。」

「你很看不起用毒的人是嗎?你自己也用毒,如果不是用毒,你怎麼勝得了蓋蒼生?」毒聖子眼神如刀,極度不滿道

龍驕陽聳肩道「我已經戰勝蓋蒼生,他要用自身能力之外的天地異寶與我對決,我自然要動用手段。毒並非我對敵的平常手段,而你卻只有這樣的本事,所以我說你上不來檯面。」

「桀桀桀……是嗎?你信不信我可以毒死你?」毒聖子整個臉上浮現古怪笑容,如惡魔收割人命之前的笑容。

「是嗎?你覺得可以毒死我。我也覺得毒死你易如反掌,不然我們對毒一下,看誰得毒更厲害如何?」龍驕陽目光犀利,逼視毒聖子,自信十足的要與毒聖子賭命。

毒聖子陰鷙的笑容都已經凝固,他是第一次遇上要用毒跟他搏命的人,這一瞬他有些恍惚與膽怯。因為他看不透龍驕陽,因為他看到了先前蓋蒼生被瞬間毒的閃失戰力的場景。

四周的人,也都在用看怪物的眼神,注視著龍驕陽,要與毒聖子來比誰的毒更厲害,這不是在找死嗎?

這一個念頭升起之後,許多人不由想到了蓋蒼生最後被龍驕陽毒敗的場景,他們一下子也不清楚,龍驕陽與毒聖子之間誰的毒更厲害。

「我就說你上不來檯面吧!只有一點欺軟怕硬的本事罷了,我在你最擅長的領域跟你對賭你都不敢答應,你也配『聖子』這個稱呼嗎?」龍驕陽用極為鄙視的目光看著毒聖子,挑釁之極。

毒聖子是一個陰鷙的人,他非常惜命,他看不透龍驕陽,面對龍驕陽這樣的挑釁,他都還非常冷靜。

「你不要拿話語激我,這對我無用。我只是看不慣你說你是手中的毒液能毒死帝紋強者,更加不相信你手中的解藥,可以解除萬毒。如同你要比,我們就抓幾人上來,我在他們身上下毒,你來解毒怎樣?」毒聖子如此說之時,目光陰鷙的掃向眾人。

眾人驚恐無比,再度飛退,這毒聖子真是缺德的很。

龍驕陽不屑一顧道「那就不要浪費時間,我與你對決牽扯到別人身上算什麼?你要是怕了,馬上從我眼前消失,別在這裡礙眼。」

豬天王附和道「就是,一出來囂張的如天仙存在一樣,現在呢?慫蛋之極,我要是你,就馬上撞死在這山峰上,哪裡還有顏面活下去。」

「毒聖子大哥,讓我來。」

一個打扮與毒聖子相差不多,一樣的面色慘白,神色陰森的少年走了出來,要替毒聖子與龍驕陽對賭。

「這是蠱聖子,萬毒門的雙聖子的另外一個,沒有想到他也在這裡。」有人驚呼,非常害怕的檢查己身,生怕在不知不覺中著了道。

蠱聖子飛出來的人群方向的修者們,無不臉色坐蠟,驚恐無比。

「龍驕陽道友,救命啊……」

有一個修者的心理防線崩潰,他御空飛行沖向龍驕陽所在的山峰上。

毒聖子眼睛一亮,雙手快速飛射出幾道黑暗之物,迅速的沖入這修者的體內。

這修者飛落到龍驕陽的身邊之時,蠱毒爆發,嘴目歪斜口吐白沫與鮮血,眼看就要不行了。

龍驕陽一顆真陽神丹射入這修者的口中,這修者的整個身體痙攣起來,整張臉都扭曲了,他異常的痛苦。數息之後,數只飛蛾一樣的小蠱蟲從修者體內飛衝出來,攻殺向龍驕陽。

龍驕陽身上火紅戰甲猛然散發正魔道紋,以太極圖鎖住這些小蠱蟲,龍驕陽毫無懼意的一手捏了上去,盯著毒聖子與蠱聖子道「你們要是就這點本事,就別浪費時間了,滾吧。」

圍觀的人們,看得眼睛都發直了,龍驕陽煉製的丹藥,竟然對蠱毒都有效果,而且龍驕陽敢直接用手捏碎蠱蟲,毫不懼怕蠱靈報復,這讓眾人都驚呆。

毒聖子身體顫動幾下,這些蠱蟲從他體內出去跟他是有關聯的,它們的死對毒聖子有衝擊。

「你敢弒殺蠱蟲,遲早死在蠱靈手上。」蠱聖子冷聲道

「嘖嘖,蠱靈真的存在嗎?就算存在它是無敵的嗎?說不定那個時候,我捏死它跟捏死這些小蟲子一樣的簡單。」龍驕陽霸氣道

「龍老弟所說不錯,幾隻毒蟲而已,說的如此玄乎幹啥?我不僅殺過,我還吃過呢,那味道跟雞肉一樣,咬起來嘠嘣脆,很不錯美食。」豬天王附聲,而它的話比龍驕陽的話還要驚人。

蠱毒之蟲,何其可怕,一個直接用手捏死,一個還吃過,這二個還是正常人嗎?

「老豬,早知道你有這愛好,這些小蟲子該跟你留著。」龍驕陽回頭看向豬天王,他想起龍血神豬是一個吃貨種族,說不定它還真吃過蠱毒之蟲。 (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

豬天王笑了笑,手指毒聖子與蠱聖子道「龍老弟,你手中的小蟲子不好吃,他們體內的本命蠱蟲才好吃,待會你弄死一個,我弄死一個,然後燉在龍肉裡面,肯定是味道鮮美之極。」

吳通與寧孀看豬天王的眼神都變了,這真是一個他們難以揣度的人,聽它說的這樣仔細,似乎真的吃過本命蠱蟲。

龍驕陽笑著搖頭道「怕是沒有機會,這二人都是無膽的小人,平時躲在暗處跟人下蠱毒還行,真正的面對面毫無膽氣可言。」

毒聖子把自己的牙齒都快要咬碎,他出來挑釁龍驕陽,是想要削一削龍驕陽的風頭,他不相信有解毒之葯,能對付蠱毒。可是現在他才發現自己是坐井觀天,小瞧了人。此時毒聖子真是沒有把握跟龍驕陽以毒搏命,他怕死。

蠱聖子冷哼道「誰說我們不敢跟你正面對抗,我來與你以毒賭命!」

毒聖子急忙傳言給蠱聖子阻止道「蠱小弟,你別亂來,此人非比尋常,他手中的毒液非常驚人。」

「毒聖子哥哥,你放心吧,我出來之前,師傅將一條混沌蠱蟲交給了我,這東西絕對可以先毒死龍驕陽。」蠱聖子自信滿滿的傳言道

「師傅將混沌蠱蟲給了你?」

毒聖子無比吃驚,眼睛深處閃過嫉妒之意。混沌蠱蟲,可是萬毒門的底蘊神蠱,被它入體之人必死無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