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告訴那老頭幹什麼?!」宋康昊小心收起盒子,扭身從小冰箱里盒出了飲料罐,又找吸管。

徐智媛卻只是在按控制器,「啊,這個是什麼?死人啊!真是的,要轉到體育台的……」

接著宋康昊遞過來的飲料,她連轉頭看都沒看宋康昊。低下頭,看清飲料,立刻皺起了眉,這才轉頭去看宋康昊。

「這個是什麼?啤酒!阿爸,給未成年人喝啤酒——好嗎?!」徐智媛瞪著宋康昊,聲音提高了一階,甚至還衝著他抬了抬下巴。

「你都上初中了……」宋康昊揚揚眉,硬把插著吸管的啤酒塞到徐智媛手中。

皺著眉,徐智媛接過啤酒罐,喝了一口,立刻就苦起臉,「啊,好苦……」

把啤酒罐頓在地上,她並沒有像劇本里一樣扭頭去叫「爺爺」,而是瞪著宋康昊,大聲又傲嬌地叫:「我要喝汽水,喝汽水啦!」

這句台詞,根本就不是劇本里有的,可是宋康昊卻是接得很自然,「好,喝汽水,還是凍的……」居然真的轉身去開小冰箱。

就在他轉過身的瞬間,徐智媛拿起啤酒罐,又喝了一口,只是一口,她就吐起舌頭,皺著眉在宋康昊回頭之前把啤酒罐又放回原地,扭身叫:「爺爺……」

「卡……」

坐在監視器后的奉俊浩沉默了很久,才抬起頭來,沉聲叫道:「準備下一場!」

緊張到近乎屏息的徐智媛心頭一松,差點就叫出聲來。

她的演繹,遠比之前奉俊浩所提及的要激進很多,雖然她堅持,其實心裡還是很擔心奉俊浩不認可的。


但現在看,雖然沒有稱讚,卻也沒有卡她,讓她重拍一條,這是不是代表認可她的表演了!?

心頭狂喜,面上卻沒有表露,她站起身,轉到一旁,由化妝師幫她補妝。

接下來的幾天拍攝,並不完全是一帆風順,但比起第一天來說,還是順利了許多。雖然也常常NG,但她卻覺得越來越抓住賢秀的內心世界。

拍攝還沒有完成,已經入夏。首爾的天氣越來越熱,可是她們在下水道里進行拍攝時,卻仍覺得冷得要命。

那股陰冷,哪怕是拍攝完成後立刻裹上大衣,都會覺得骨頭疼。相比其他人,徐智媛大部分的鏡頭都是在這裡拍攝的,所以吃苦頭是難免的了。

不過最大的苦頭還不是這個,而是拍攝吊威亞的時候。

這是她第一次吊威亞,在這之前,她根本連看都沒看過。

拍攝是在室內進行,完全藍屏拍攝,方便之後與特效畫面剪輯。

雖然拍攝時很枯燥,就是她一個人被拉來拉去,可是在劇本里,這卻是賢秀被怪物捉走的那一瞬間。

這個鏡頭在與特效畫面相結合時,一定要讓觀眾看得驚心動魄,所以現在能否拍好被突然掠去的那一個動作就至關重要。

因為只是吊威亞這一個鏡頭,所以這一幕拍攝時,奉俊浩沒有親自主持拍攝,而是由副導李元主持。躍韓

第一次吊威亞,徐智媛很不習慣,總覺得腰上綁的鋼絲帶有些不對,就算是隔著衣服,仍然覺得刺痛。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總覺得腰上一定紅了一片。看她總是低頭去調整帶子,金大鐘轉去找特技,卻被一句話堵回來:「人還沒紅呢!挑剔什麼啊!」

臉漲得通紅,金大鐘還要去找李元,卻被徐智媛攔下了。

李元一直就在盯著她,這個時候去找他,只會落人話柄,就算李元真的讓特技重新來綁鋼帶,可「耍大牌」這樣的名聲,卻是甩不掉了。

腰痛,咬牙忍下,又不是沒忍受過……

調整好狀態,她站在藍屏前,等著後面的特技動手。

一聲「開麥拉」,徐智媛立刻進入狀態,茫然地望著前方,幾乎是毫無預兆的,突然身後傳來一股巨力,她甚至還沒有調整好動作,整個人就凌空飛了起來。

被迅猛地拉離地面,腰上、還有的還有胸口鋼絲帶,綳得緊緊的,她只覺得胸口發悶,想要嘔吐,等人一被放下來,就不由自主地趴在地上,乾嘔起來。

「真糟糕!」她聽到李元在報怨:「還要重拍一條,智媛xi,調整好狀態,不要動作那麼僵硬——可以嗎?」

「智媛啊,你怎麼樣?」還是金大鐘發覺她的異樣,撲過來跪在她的身邊。

因為金大鐘的叫聲,特技也走了過來,只瞄了一眼,就皺眉道:「第一次吊威亞,不習慣就是這樣的……」

「怎麼樣?要不要去醫院?!」李元用大喇叭問著,可是聲音里沒多少關切的意味,反倒帶著嘲弄的笑意。

擺了擺手,徐智媛吐了口氣,站起身來,「我沒事,還可以拍——大鐘哥,我現在是在享受啊!」

不管是什麼樣的拍攝,開心也好,辛苦也罷,都拍成是一種享受吧!

再困難、再艱苦,她都會繼續。

一次又一次的GN,不只是因為她,還因為吊威亞這樣的動作,本身就存在著不確定性。

一個普通的鏡頭,拍了二十幾次才算過了,足足一個小時,徐智媛就是一次又一次被拉起、放下。

等拍攝完成,特技過來解開她身上的鋼絲網時,才發覺她的腰上滲出血跡。

因為特技的馬虎大意,鋼絲網有一處破損都沒有留意到,徐智媛的腰上已經被磨破了一層皮。

「真是對不起啊,智媛xi……」原本還嘲諷徐智媛挑剔是未紅先驕的特技組組長也氣個半死,呵斥過那個特技,又來鄭重道歉。

金大鐘冷著臉,可是最後說出的話卻是溫和,「也是我們沒有講清楚,嗯,下次注意就好了……」等那個組長走開,他就心疼地拉著徐智媛要去看醫生。

「你別覺得哥沒幫你出氣!電影圈就這麼大,說不定下次還會合作呢!真的得罪了,到時候吃虧的還是你……」

徐智媛有些好笑,她看起來像是不能理解大鐘哥苦心的樣子嗎?心裡這樣想,卻仍是乖巧地點頭,不反駁一個字。

「智媛xi,」

回過頭,看著走近的李元,徐智媛點了下頭,沒主動說話。

李元摸了下下巴,不知怎麼的,忽然對著她伸出手,「嗯,一直忘了說一句話——智媛xi,和你一起工作,很開心。」

咦?!

不是來訓她的?!

巨大的反應讓徐智媛怔了半秒才反應過來,去握住李元的手。

這也算是認同了她吧?不過,好像也並沒有欣喜若狂的感覺。她只是微笑,「李導演,一起加油……」

這,只是剛剛開始,她要走的路還很長呢!

作者有話要說:一直說要存稿,卻一直沒存成,今天我一定會存稿,明天早八點半更新!我保證…… 徐智媛在《漢江怪物》里的戲分,在六月中時就拍攝完成了,不過她沒有離開劇組,在徵得金大鐘的同意之後,她一直蹲守在劇組裡。

雖然沒有人嫌她礙事,但她仍是主動負擔了場記、劇務的一部分工作,拍攝後期,儼然就是一個雜務兵。

裴斗娜笑她太殷勤了,「算了,你不要管了,讓我的助理幫忙就好了,你啊,要偷學就多盯著康昊哥好了,我說真的哦!」

和裴斗娜相處得時間長,徐智媛也知道她遠比外表要親切許多。不過,這種親切只限於熟人,再加上說話太過直白,才會讓外人覺得不好相處。

聽到她這麼說,也不覺得是在故意嘲笑她,雖然劇組裡的確是有人在嘲笑她。

就算是被人笑,她也不在乎,她喜歡看著這些前輩們演戲,也喜歡看奉俊浩拍戲,她喜歡那幾台攝像機,在休息的時候,就喜歡去偷偷擺弄,從監視器里,看到的是不同的風景。

「智媛啊,好好學,不僅從實踐中,還要從書本里,我覺得你可以學習得更多……」撞見徐智媛擺弄攝像機,奉俊浩也不生氣,只是笑著拍拍她。


整整三個月,她都耗在了劇組裡。等到拍攝終於結束時,她都不敢相信就這樣結束了。

恍惚里,有種感覺,似乎這部電影該天荒地老地拍下去。而那些前輩,也該是一直陪在她身邊的家人。

殺青宴時,她紅了眼圈,和裴斗娜抱在一起,依依不捨。

「丫頭啊,要不然,跟姐一起去旅遊吧!去英國,嗯,姐帶著你去散心……」

拍完一部戲,就會出去旅行,是裴斗娜的習慣。除了演戲,她最喜歡的就是攝影,每次都會拍很多好看的照片,還會寫旅行心得。

其實,不只是裴斗娜,很多演員都有各式各樣讓心情放鬆的法寶。

演戲這份工作,每一次,最辛苦的不是身體,而是心靈。在或長或短的時間裡,扮演著別一個人,感覺著另一個人的悲歡離合,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了的。

這樣的提議,讓徐智媛很心動,可是到底還是拒絕了。

現在的她,還沒有資格去那樣的奢侈,不只是錢,還有時間,都容不得她這樣揮霍。

離開劇組頭一個星期,她都處於一種恍恍惚惚的狀態,不用急著趕場,不用熬夜,可是出奇的,居然反倒睡不了懶睡了,每天總是準時睜開雙眼,盯著天花板瞪眼。

還好,就是這個時候,她的片酬終於打了過來。

出乎意料的,崔容培這一次居然很大方,按照合同,只需付七成,其餘的待影片上映,完成宣傳活動后再付。可是崔容培卻一次性把全款打了過來,只是在電話里和金大鐘笑著誇了徐智媛的表現,說以後有機會希望能再次合作。

「智媛啊,看到了嗎?」掛斷電話,金大鐘似乎是想說什麼,卻最終扭過頭去,抹著眼角什麼都沒說。

這個圈子裡,有時候就是這樣簡單,實力就代表了一切。強者,才會被人尊重。

拋開還沒有完全齣戲的悵然,徐智媛又一次活潑起來。

熬了大半年,她終於口袋裡有了些錢,第一件事,就是租房。

想租年租房,是不大可能了,只能租月租。和金大鐘轉了好天,終於在離大學路不遠的地方租了一間小公寓。

不過十坪左右(30平米),一室一衛的單身公寓,五十萬的月租,六百萬的保證金。

房子一租下來,徐智媛的錢就沒了一半,可是就是這樣,她仍然覺得很開心。什麼豪華別墅,什麼神秘古堡,都抵不過這小小的一間公寓。

哪怕煮個拉麵也會滿面子都是拉麵味,哪怕衛生間里連個浴缸都放不下,她都這麼喜歡她這間小小公寓。


租下房子,她只用了一天來打掃,第二天就直接搬了新居。也沒有什麼傢具或行李,一隻小小背包,簡簡單單地就離開了公司。

金大鐘一直送她,居然還直抹眼淚,倒好像這是真的要告別了似的。

看得徐智媛直掀眉,「大鐘哥,要不然我不搬了,還是你在外頭找住的地方好了……」

這話一說,金大鐘立刻收斂了愁容,「嗯,大鐘哥就算再捨不得,也不能讓你總是睡在哥這豬窩裡啊!」說完,他自己都樂了,「不過,豬窩狗窩都比在外流浪到處蹭睡好得多……」

「大鐘哥,謝謝你。」眼角有些濕,徐智媛謝得很是誠懇。再回首,已荒蕪

雖然金大鐘當成笑話,可是她卻知道這大半年來他晚晚睡不同的地方有多辛苦。

「真是的,有什麼好謝的!?啊,對了,智媛啊,一會去溫居,你可得準備好吃的哦!你知道,朱萬那小子,很能吃的……」

能吃的那個是大鐘哥你吧?

徐智媛勾了勾嘴角,還是沒戳破。

雖然手藝並不算好,可是徐智媛還是準備了不少好吃的。放在行李,略作收拾,就直奔附近的超市。

才近超市,遠遠的,就看到有眼熟的人影。

「啊……」捂住嘴,她沒有叫人,推著購物車偷溜過去,就那麼悄無聲息地跟在那人身後。

穿著一身校服的少年正停在腳步,拿起貨架上的杯子看,根本就沒有留意到身後有人逼近。

探頭看了眼金秀賢手中的馬克杯,徐智媛挑起眉,眼睛一轉,已經有了主意。

捂著嘴,她踮著腳尖湊近,手一伸,直接拍在了金秀賢的左肩上。

條件反射地扭頭,沒看到人,金秀賢還在奇怪,就覺右邊肩頭又是一沉。

一回頭,還沒看清來人,臉頰上已經戳上一根手指,「嘟——」

翻了個白眼,金秀賢推開她的手,「小心被記者拍到,看你怎麼辦!」

「啊,記者要拍我嗎?」轉過身去,徐智媛舉手,「嗨,記者先生,我在這裡哦!」

自然是沒人應聲,倒是遠處有客人奇怪地往身後看去,大概是以為徐智媛是不是在和她打招呼。

忍著笑,徐智媛回過頭,盯著金秀賢,「你看,根本就沒有記者來拍我!呵呵,你小子真當我是大明星了啊?還記者來拍我……」

「神經……」金秀賢嘀咕了聲,故意不去看她。

徐智媛也不生氣,只是伸手拿起貨架上的另一隻馬克杯,「我喜歡這隻!嗯,就這隻……」

「你喜歡什麼,關我什麼事啊!」

金秀賢撇嘴,徐智媛卻一本正經地道:「難道不是給我買溫居禮物嗎?如果要買杯子的話,我就要這隻哦!」

圓柱形的馬克杯,造型很簡單,可是白瓷的杯麵上纏繞的紅色薔薇花卻很是耀眼。

「比起玫瑰,我更喜歡薔薇,很多、很多的刺……」捧著杯子,徐智媛笑得燦爛。

看著她的笑臉,金秀賢的嘴角不自覺地勾起,在察覺后,立刻就斂了去,嘴裡只是咕喃:「還有主動要禮物的!臉皮真厚……」話雖那樣說,卻仍然蹲□,在下面另取了帶包裝盒的馬克杯。

「怎麼拿兩隻啊?一隻就夠了……」

手一鄶,金秀賢沒回頭,「我放在劇團的杯子爛掉了——既然你開口了,順便幫你買一個好了……」

「沒誠意,」徐智媛嘀咕著,卻仍熱心地幫她挑了個,「這個怎麼樣?格子的,很紳士,你應該喜歡……」

「不用了,懶得選了……」

隨手拿了兩隻馬克杯,放在一旁的購物車裡,他也不去看別的,很自然地推著車,直接就招呼徐智媛走人。

「真的不再選選,別人會笑你的太花了……」徐智媛跟上幾步,一手扶著車,「常來這裡?食物區在哪邊?喜歡吃什麼,我買了做給你吃啊!」

還沒等金秀賢回答,她已經又問:「朱萬哥呢?嗯,大鐘哥倒是好辦,也不挑食——啊,美姬姐也會來的是吧?她怕胖,不大吃肉的,得買點蔬菜……」


翻了個白眼,金秀賢根本不答話,就只埋頭推著車往前走。

「啊……」

穿過生活用品區時,不知從哪個貨架后,就衝出來一個小傢伙,橫衝直撞直接就撞在了徐智媛身上,腳一歪,徐智媛撲在金秀賢身上,要不是金秀賢及時摟住她的腰,就要撞上購物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