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吼!!!!!」突然,在寂靜的山林中傳來一聲雷霆巨吼,伴隨著整座山嶺的一顫。緊隨而來的是「砰!砰!砰!」的巨響以及大地的搖擺。那種莫名的恐慌徹底粉碎了冷逸和飛雪的甜蜜。

「那……那是什麼聲音?」飛雪臉色瞬間鐵青,聲音顫抖地問道。光是聽其聲音就足以使人頭皮發麻,就算他們是修仙弟子,也絕不可能是這種怪物的對手!

「飛雪!快跑!」冷逸大吼一聲,然後抱著飛雪就向前猛地一躍。而與此同時,飛雪原本所處的地面被一隻巨大而且鋒利的爪子撕裂。


「那……那是什麼東西……」冷逸震驚地喃喃道,手緊緊地握著飛雪的手。如果那怪物的下一擊會要了飛雪的命,那他就擋在前面,看著心愛的人死去的痛苦,遠比自己的死亡更加得痛苦。飛雪也感受到了從冷逸手中傳來的那股力量,那種溫柔讓她在絕望中有了一絲安全感。

拂曉的光線亮麗中透著昏暗,冷逸和飛雪看不清眼前的怪物,只能看到前方那巨大的黑影,以及在昏暗中閃爍的巨大瞳孔,正用狩獵般的眼神盯著他們。

「冷逸,和那種怪物打,就算是有十條命也不夠,等下我用幻術困住它,然後我們就御劍逃跑。」飛雪提議道。話雖如此,但其實飛雪心裡也沒底,以她的幻術究竟能不能夠困住那怪物,如果能夠爭取三秒的時間的話就足夠了,因為以御劍的速度,三秒足以從那怪物的視線中消失。

「嗯!」冷逸應道。他能感受到從怪物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邪氣,那種氣和鎮長他們的妖氣相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別!如果真的交手,冷逸估計都撐不到一個回合,為今之計,只有飛雪說的著一條路可行!

飛雪接收到冷逸的認可后,兩人會意得看了一眼。緊接著,飛雪便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勢的速度向那怪物發動幻術,然後兩人同時將劍懸浮在空中。正欲御劍而逃,卻不料身後一聲巨吼,強大的音波將兩把劍震碎,緊接著一股強大的氣流席捲而來,四周的樹木被連根捲起,飛雪連忙用「風之結界」包裹住了兩人。曾經彈開雷電的「風之結界」,在此時此刻卻顯得如此得渺小。只見氣流吹響「風之結界」,地面上沙塵滾滾,空中泥石枝幹漫天飛舞,氣流將冷逸和飛雪連同「風之結界」一起卷飛拋向空中。接著徑直墜向山腳。


那一聲巨吼過後,山變成了光禿禿的山,沒了樹林的掩蓋,怪物漸漸地露出了廬山真面目。那是一隻巨大的妖怪。厚重的毛髮,鋒利的獠牙和爪子,全身黑乎乎的,身後一條長而粗壯的尾巴。它嗅了嗅鼻子,然後邁開四肢,向著冷逸和飛雪墜落的山腳走去。「砰!砰!砰!」每一步都地動山搖,光禿禿的山頂上留下了它的足印,每一個都比一個成人還要大……

「唔……」冷逸痛苦地呻吟了一聲,身子宛如散了架似的隱隱作痛。不過他全然不去理會這些,四下環顧。發現飛雪倒在了不遠處。冷逸心頭一陣絞痛,慌忙踉蹌著跑了過去,樓主飛雪,輕聲地喚道:「飛雪,飛雪。快醒醒,快醒醒……」

「嗯……」飛雪睜開疲憊的雙眼,問道:「這是哪?」

「這裡是山腳,我們被那怪物從山上打到了山腳下,不過,為什麼我們都沒有摔死呢?」冷逸奇怪道。當時,冷逸只記得和飛雪兩人在空中緊緊地依偎在了一起。鬼霧山雖然不是什麼高山。但也有幾十丈高,兩人都被重重得摔在了山坡上,然後跌落到了山腳。居然都沒有死,而且還只受了輕傷!

「我想大概是『風之結界』保護了我們。」飛雪回答道,她注意到此刻正依偎在冷逸的懷裡,不由得羞紅了臉頰。不過冷逸的懷抱真的很溫暖,好好地安撫了她受驚的心靈。

原本茂密的樹叢因為妖怪的那一擊被係數破壞,光線沒有任何遮擋地直接射了進來。冷逸和飛雪這才看清了眼前的這隻巨大的妖怪,它正貪婪地望著他們,對於它來說。彷彿那是一頓美餐。

飛雪渾身顫抖著,雙腳發軟,兩隻纖纖玉手緊緊地拽著冷逸的衣角,臉色更是慘白得宛如一張白紙。

「沒事的,飛雪。我不會讓它傷害你一根寒毛!」冷逸堅定地說道,然後讓飛雪退到了自己的身後。在這一刻,飛雪感覺崑崙仙境的事又再度重演了,冷逸那無所畏懼與堅定不移的信念,總能讓她體會到絕處逢生。而飛雪不知道的是,這種信念的力量來源於愛。

冷逸將飛雪死死地守護在了身後,不想讓她受到一絲的傷害!「吼!!!」伴隨著一聲雷霆巨吼,那妖怪巨大而又鋒利的爪子猛地撕向冷逸和飛雪,時時遲那時快,冷逸和飛雪向後一躍躲開了妖怪的攻擊。

妖怪見攻擊落了空,便咆哮著抓狂般得攻擊,整座山嶺一顫一顫,被撕碎的岩石四處飛濺,宛如一隻只離弦的箭。冷逸和飛雪憑藉著敏銳的洞察力以及迅捷的身後,拚命地閃躲著妖怪的攻擊。儘管妖怪的力量巨大無比,不過好在它行動不是那麼迅捷,這才讓冷逸和飛雪有驚無險。

「這樣下去的話,我們的體力會支撐不住的,到底該怎麼辦?」飛雪穿著粗氣問道。

冷逸看了一眼飛雪,只見她正雙手撐著膝蓋,頭有點微微下低。之前的高強度閃躲顯然已經讓飛雪的體力透支了,若再這麼下去,恐怕會撐不了幾個回合。再看妖怪那厚重的毛髮,恐怕就算是冷逸全力一擊,也傷不了它一根寒毛。

「事到如今,也就只有一條路可走了。」冷逸輕嘆一聲,然後望了眼飛雪、望了眼天際,心中說道:「娘,孩兒不孝,未能替您手刃負心漢。今日,孩兒終於找到了生命中的女人,她跟您一樣,美若天仙。為了守護她,孩兒願意賭上自己的性命!」

接著默念起了低級炎咒術的口訣:天以氣而運轉,地以氣而發生,火以氣而焚燒;炎之歸處,草木成灰!只見幾個小型的火球擊在了妖怪的身上,妖怪扭頭望向冷逸,嘶吼一聲,將那幾個正在燃燒著的小型火球全部彈開,然後徑直地朝著冷逸衝去。

「冷逸……難不成他要……」飛雪已然猜出了冷逸的心思,他想以自己作為誘餌,好讓飛雪安全地離開。

「不!!!」飛雪猛地搖了搖頭,然後徑直地向著冷逸和妖怪衝去。 冷逸見狀,連忙在閃躲妖怪的攻擊之餘,一個小型的火球擊落在了飛雪的跟前,迸濺出無數的火花,點綴了黎明的天空。{首發}

「不……」飛雪停下了腳步喃喃道。她想起了就算是面臨無月的中級水咒術,冷逸也從未放棄過,還要保護她們三個。可是這一次,他卻放棄了!他竟然會選擇了捨棄自己的生命!

「飛雪,只要你能平安得活下去,我也就能含笑九泉了。」冷逸朝著飛雪微微一笑,他的體力也已經到達了極限,再也無力躲開妖怪接下來的攻擊了,不過他成功得保護好了飛雪,那個他最心愛的女人!

就在冷逸安全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死亡的時候,突然一股狂風將自己卷飛了起來,然後送到了飛雪的身邊。而妖怪的那一擊也落了空。

「飛雪,為什麼?」冷逸不明所以地看著飛雪問道,明明她可以逃掉的,為什麼還要就他?這不是送死嗎?

「冷逸!你到底怎麼了?面對無月中級水咒術的時候,你沒有放棄過,而這次,你為什麼要選擇放棄?」飛雪咬牙切齒地問道。

「因為這次的對手不一樣,就算是我全力一擊,也傷不了它一根寒毛,所以,只要飛雪你能活下去,我也就死得安心了。」冷逸無比坦然地說道,現在,他們兩個人是真的必死無疑了。

「你以為……你以為你這樣做我就會很開心嗎?」飛雪含著淚說道。

而冷逸面對飛雪的這句話,竟無言以對!飛雪繼續說道:「你若死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飛雪的這句話深深地震撼著冷逸的心靈!那個吻……難不成……飛雪也喜歡自己?冷逸在腦海中飛速地轉動搜尋著……因為自己受傷。飛雪焦急的眼神;因為自己說是朋友,飛雪失落的神情;因為自己的放棄。飛雪的眼淚!

冷逸微微一笑道:「飛雪,你放心。我絕對會保護好你的!」接著轉頭望向那隻妖怪冷冷地說道:「給我哭泣吧!」

飛雪聞言破涕而笑,這才是她認識的冷逸!這才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冷逸!

冷逸全身燃燒起火焰,猛地沖向妖怪,對準妖怪的頭部便是重重得一拳。妖怪痛苦地嘶吼一聲,馬上張開鋒利的爪子還擊,冷逸連忙閃躲開來。而與此同時,妖怪那粗壯的尾巴一個橫掃,冷逸伸出雙手抵擋,卻仍然被擊飛了出去。重重得摔在了地上。

飛雪見狀連忙踉蹌著跑過去擔心道:「冷逸,你沒事吧?」

冷逸撐起身子說道:「幸好有火焰抵擋住了衝擊力,不然的話,恐怕我的手臂就廢了!」

冷逸話音剛落,便見妖怪的攻擊接踵而來,連忙拽著飛雪向後竄去。

「這是怎麼回事?」冷逸突然愣在了原地,驚愣道。火紅色的火焰正包裹住了冷逸的全身,而且仍有火焰正源源不斷的由冷逸的身子向外湧出。

「唔……好熱……」飛雪連忙稍稍遠離了些冷逸。

「為什麼會有源源不斷的力量湧出來?」冷逸不解道,不過這種充滿力量的感覺確實很棒!

「嘿嘿!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力量。不過我感覺似乎可以戰勝這隻妖怪。飛雪,你退遠一些。接下來,我要讓這隻妖怪百倍得償還!」冷逸說道,飛雪聞言乖乖地退到了一旁。

只見冷逸一躍而起。伴隨著一道火光掠過黎明的天空,接著便是一陣密如雨點般的重擊。妖怪「嗚嗚嗚」直叫著連連向後退去,而冷逸則是乘勝追擊。將火焰全部集中到了右拳,宛如一個小型的隕石滑落。頓時。轟鳴聲,炸裂聲。妖怪的哀嚎聲交織在了一起,演奏出一曲地獄的肖邦。

「砰!」地一聲巨響傳來,妖怪轟然倒地,而冷逸也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

「嘿嘿。總算是解決掉它了……」冷逸笑道。而他沒注意到的是,右手的手背上正有一朵火紅色的蓮花若隱若現。

「真的打敗它了,真是太好了!」飛雪欣喜地跑向冷逸,雙眼中閃爍著激動地淚花。而站在她前方的冷逸卻是一臉得驚恐,拚命地揮舞著手大喊道:「飛雪!快跑!!!」

飛雪以為冷逸是讓她快點跑到他那裡,於是加快了步伐徑直地向著冷逸跑去,卻沒發現在她的身後正有一隻巨大而鋒利的爪子正閃著致命的寒光!

「飛雪……不……」冷逸整個人都驚愣在了原地,眼睜睜地看著飛雪如果一顆流星般滑落天際。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定格了,只留下了飛雪的微笑……

「飛雪!!!」冷逸像是發瘋似的拚命跑,眼見著飛雪即將摔落於地,冷逸凌空一躍,一個公主抱抱住了飛雪,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飛雪全身血流不止,血液將她青白色的道袍染紅,同時也濕潤了冷逸的心靈。

「飛雪,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我不能沒有你!」冷逸在飛雪的耳畔嘶吼著,此刻,他是多麼的無助,是多麼的撕心裂肺!

「冷逸,不要難過,我想在臨死前……再看你……笑……笑一個……」飛雪虛弱無比地說道,她瘦弱的身軀上幾道深深的爪痕,那是被妖怪撕裂開來的。

「不……飛雪,等你好了,我一直笑給你看,好嗎?好嗎?」冷逸早已泣不成聲,飛雪竟然在臨死前看到了冷逸流淚,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現在正為了她而流淚!只可惜他們在一起的時間真的太短太短了,如果,老天能再給她一次生命,她願意用生命去愛這個男人!因為他也是這麼愛著她!

「冷逸……別騙自己了……很遺憾……飛雪……不能陪你走完……這條復仇之路了……」飛雪說完雙手猛地下垂,冷逸的心也在同一時刻破碎……

為什麼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為什麼愛他的女人要一個接一個得死去?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老天!你為什麼要這麼捉弄我?為什麼不把飛雪還給我?啊!!!!!!」冷逸仰天一聲咆哮,全身的火焰驟然猛增。右手手背上的紅蓮正散發著刺眼的光芒。

「吼!!!!」妖怪發出一聲嘶吼的咆哮,頓時。強大的音波向著冷逸席捲而去,然而冷逸卻在原地憑空消失了!伴隨著一道火焰猛地向上竄去。冷逸對準妖怪的頭部便是一拳,而妖怪也毫不示弱,忍著疼痛,伸出巨大而又鋒利的爪子撕向冷逸。

冷逸在空中行動不便,見閃躲不開,便用雙手抵擋,卻還是被妖怪給擊飛了出去,狠狠地摔落於地。

「嗚!!!吼!!!」妖怪見冷逸倒在地上,發出一種毛骨悚然的叫聲。接著,他將全身的力量不斷地凝聚在口中。只見妖怪的口中有一團巨大的能量閃著強烈的光芒。

「喂,它該不會是要……」冷逸話還沒說完,便見一道強烈無比的光波自妖怪的口中射出,速度之快幾乎是瞬息而至。而就在這千軍一發之際,只見一個藍色的光圈包裹住了冷逸的全身,冷逸張來了「靈之結界」。

妖怪的那道光波粗壯無比,除了被冷逸的「靈之結界」擋下的那小部分,其餘絕大部分則是順著鬼霧山橫掃了過去。所到之處,岩石樹木俱毀,一下子就改變了地貌。

「嘿!還真是貨真價實的怪物。」冷逸喘著粗氣說道。剛才雖然張開「靈之結界」擋下了妖怪的光波,不過這也幾乎耗盡了冷逸僅剩下的一點靈力。

「嗚!!!吼!!!」妖怪不給冷逸任何喘息的機會。毛骨悚然的叫聲再次傳來!

「喂,這傢伙的力量是無限的嗎?」冷逸震驚道。若是讓妖怪的光波再次發射出來,那麼冷逸就必死無疑。

「我可不能死在這種地方。要死,也必須得等到替飛雪報了仇之後再死。拜託!請再給我最後一次力量。即便那是在燃燒我的生命!」冷逸喊道。紅蓮再次閃現出光芒,包裹住冷逸全身的火焰開始胡亂飛舞。將四周的岩石全部擊得粉碎。

「給我哭泣吧!」冷逸冷冷地說道。接著猛地一躍而起,頓時,腳下的地面在頃刻間裂碎。而冷逸就像是一顆隕石般撞在了妖怪的身上,頓時,火焰席捲了妖怪的全身。

「砰!」地一聲巨響,妖怪轟然倒地,而與此同時,妖怪口中的那道光波射向天際,宛如一條白練直衝雲霄。

冷逸在地上站了幾秒也旋即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冷逸望著倒在不遠處的飛雪,想要爬過去,卻發現自己竟然使不出一點力量!

「可惡!」冷逸狠狠地罵道。而在不遠處的另一邊,那隻倒在地上的妖怪卻又再度睜開了眼睛,瞳孔中閃爍的彷彿是來自地獄的光芒……

深夜,溧陽鎮鎮長的家中……

冷逸睜開疲憊的雙眼,引入眼帘的是一個身穿青白色相間道袍的人,再仔細一看,那人竟然是慕容宇!

「慕容宇?你怎麼會在這?這是哪?」冷逸震驚地問道。

慕容宇聞言轉過身看著冷逸道:「你醒了,這裡是溧陽鎮的鎮長家。」

「飛雪呢?」冷逸話才出口,卻才發現飛雪早已不在了。

「慕容宇!你為什麼要救我?我連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飛雪她不在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冷逸早已心如死灰。當時在鬼霧山上,冷逸在暈倒前看到那隻妖怪不僅沒死反而伸出巨大而又鋒利的爪子撕向冷逸。在臨死前的那一刻,冷逸沒有感覺到一絲的害怕,他想到的只是馬上又能見到飛雪了。

「我以前太任性了,總是惹飛雪生氣。我一直都以為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讓我慢慢地去愛,卻沒想到這一次竟然成了永別。我太弱了,沒能保護好飛雪!我太膽小了,竟然在她臨死前都沒能說出『我愛你』三個字。像這樣的我,還有什麼資格活在這個世上!」冷逸自責道。他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會原諒自己!

「冷逸……」恍惚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了冷逸的耳中。冷逸抬起頭,門口的那位女子是如此得如塵若仙。而她的雙眼早已噙滿了淚水。

「飛……雪……」半響,冷逸才喃喃道。自己這是在做夢嗎?飛雪不是已經死了嗎?

「冷逸!」飛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淚,決堤般得湧出,冷逸剛才的那一段話,她全部都聽到了。

飛雪撲倒在了冷逸的懷裡,哭的梨花帶雨。冷逸緊緊地抱著飛雪,生怕她會就這麼不翼而飛。而這個熟悉又柔軟的身子一次又一次得告訴冷逸,飛雪真的還活著!

「對了,飛雪,你怎麼……還活著?」兩人擁抱了好一會。這才戀戀不捨地分開,冷逸開口問道。

飛雪聞言連忙用袖子擦了擦眼淚轉頭望向慕容宇回答道:「是慕容宇救了我。」

「慕容宇?你還會使人起死回生?」冷逸不可置通道。

「哪裡,我才不懂什麼起死回生之術。恰好我此次下山,天宗長老賜予了我一顆九轉回神丹,於是我便給飛雪姑娘服下了。」慕容宇回答道。

「無論如何,你都是我么的救命恩人。今後,若是有用得著我冷逸的地方,只需說一聲,冷逸定當粉身碎骨義不容辭!」冷逸說道。

「如此說來。眼前還真有一事,需要你們助我一臂之力。」慕容宇說道。

「哦,什麼事竟然難住了你慕容宇?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玄武殿的那場戰鬥你並沒有使出全部的實力。為什麼?」冷逸問道。就算是他的實力增強了幾倍,也沒能戰勝那隻妖怪。由此可見,慕容宇的實力深不可測。不過冷逸早已在心裡暗暗下定了決心。總有一天,他要超越慕容宇!

「我隱藏實力自由我隱藏實力的理由。在我說明事情之前。我先有一事想問,冷逸。飛雪,你們為什麼會到這裡來?」慕容宇問道。

「來執行除妖的任務啊,怎麼了?」飛雪奇怪道。

「誰讓你們來的?」慕容宇突然加大了聲音追問道。

慕容宇的反常引起了冷逸的警覺,看樣子,這件事情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那隻妖怪並不屬於鬼霧山,它的出現未免也太過巧合了吧?於是冷逸問道:「怎麼了?」

「那個人想要至你們於死地!」慕容宇說道。慕容宇的話讓冷逸和飛雪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慕容宇接著說道:「那隻妖怪被什麼術給控制住了。」

「什麼?!那豈不是……這一切都是人為的?先前,我還奇怪它似乎出現得太過巧合了。不過,究竟誰能有這麼大的能耐操控那麼大的一隻妖怪?」冷逸問道。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這種仙術絕對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術,應該是某種禁術。」慕容宇說道。

「難道……是風舒長老想害我們?」冷逸大膽揣測道。

「怎麼可能?風舒長老人那麼好,絕對不可能!」飛雪反對道。

「人好不好表面又看不出來,這次下山除妖就是她的主意,不是她還能是誰?」冷逸說道。

「這件事不是還有雲師叔知道嗎?難道是雲師叔?」飛雪猜測道。

「目前我們還沒有一點證據,還是不要妄加猜測的好。再說主謀也可能是隱匿在某個角落,恰好窺視到了你們下山的那一幕。總之,你們要小心為上。」慕容宇說道。

「對了,慕容宇,你怎麼會恰好出現呢?」飛雪突然問道,屋內的氣氛像是突然間凝固了一樣,冷逸和飛雪都不由得離慕容宇遠了些。

「我在調查一件事情,正好路過此地。再說如果是我,又怎會出手相救呢?」慕容宇反問道。

「呵呵……也是……看來我是緊張過頭了……」飛雪傻笑道,自己怎麼竟然懷疑起救命恩人了?

「你在調查什麼事情?」冷逸問道。

慕容宇望著冷逸,沉思了半響然後說道:「我聽天宗長老說過,你身上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因此我才希望你能夠助我一臂之力,況且這件事。僅憑我一己之力,恐怕是無法查個水落石出的。」

「原來如此。這也是你隱藏實力,故意與我打成平手的原因。對吧?」冷逸問道。

「既然你已經猜到了,那我也就如實說了。其實這是天宗長老拜託我調查的事情,若是由長老親自出面,很容易打草驚蛇。我若是不隱藏實力,便會太過招搖,這也不利於調查。」慕容宇說道。

「究竟是什麼事情?竟然連天宗長老都如此得重視?」飛雪問道,看樣子,崑崙仙山上是出了一件大事了。

「你們難道不覺得奇怪嗎?無月他們,還有被逐出師門的那四名弟子。還有隱藏得比較深的天獄他們,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子?」慕容宇問道。


「難道不是他們本性如此嗎?」冷逸反問道,對於無月他們,冷逸向來是沒有什麼好印象的。

「當然不是,如果是的話,怎麼可能能通過試煉呢?這一切,應該都跟崑崙仙山有關。」慕容宇說道。

慕容宇的話讓冷逸聯想到了今日之事,不由得問道:「難道這和有人要害我們有著什麼關聯嗎?」

「這要下結論還太早,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崑崙仙山的某處,存在著某種邪惡的力量!」慕容宇說道。

「邪惡的東西?我曾聽雲師叔說過,在崑崙仙山的後山上有一處禁地,誰都不許進入。否則將被逐出師門!」飛雪說道。

「關於後山的禁地,我也曾問過天宗長老,不過天宗長老始終不肯透露什麼。只是告訴我這件事跟後山的禁地無關。這讓我反而覺得天宗長老像是在可以隱瞞著什麼……」慕容宇說道。

「哎。這一切變得越來越複雜了,不過要說簡單也簡單。只要我們去一趟後山的禁地,不就什麼都清楚了嗎?」冷逸說道。

「冷逸!你胡說什麼!萬一被發現。那可是會被逐出師門的啊!」飛雪驚叫道。

「我也覺得我們有必要去一趟後山禁地!」慕容宇贊同道。

「喂!慕容宇,冷逸做事不顧後果,你怎麼也跟他一樣啊!」飛雪急道。

「此時非同小可,關乎到眾多弟子的性命,與此相比,我們個人的前景又算得了什麼呢?」慕容宇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