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可能是需要藍家的人才能打。」帝臨淵將盒子還給千瀾,接著剛才的道:「孫姓是當初主母的姓氏,根據族志記載,他們好像是在躲避什麼,也確實記載有一脈族人被下放到蒼鑾大陸,但是理由很詭異。」

下放的理由沒有多奇葩,只是背叛家族而已。

讓帝臨淵說詭異的原因是,在這個世界,背叛家族這種事那是死罪,根本不可能會有下放什麼的。

「你的意思是,他們這是為了保護那一脈?」千瀾怪異的看了他一眼。

「如果推算沒錯的話。我在族譜上看到了你說的藍洛,他就是當時那一脈的家主。」

「下放的時間是多久??」這件事越來越詭異了。

帝臨淵想了片刻才回答:「荒魂大陸時歷三千四百年,距離現在已經兩百年了。」

千瀾眉頭輕皺,「時間對不上,蒼鑾大陸上藍家存在的時間遠遠超過兩百年。」

而且藍洛好像並不知情的樣子,這完全說不通。

「也許,這是一場早就準備好的局。」 千瀾知道帝臨淵說的是什麼意思,荒魂大陸上的藍家在很多年前就預料到會有現在這樣的狀況。

所以在很早以前就布好了後路。

可是為什麼當時的藍洛會不知曉?

不,她並不知道藍洛知曉與否,只是憑著自己的感覺在猜。

也許藍洛是知道的,也許…

更有可能藍洛也早就知道她不是藍家人…

最後這個猜想,千瀾已經無法證實了。

如果藍洛當真知道她不是藍家人,那為什麼還要將這東西交給她?

「看來只有去了才知道了。」千瀾將盒子收好。

孫家防衛那是里三層外三層,連只蒼蠅都無法飛進去。


可是帝臨淵卻帶著她大搖大擺的進了孫家,好像那些人看不見他們一般。

這技能看來得找時間學學,尼瑪的殺人越貨必備啊!!

孫家並不是很大,帝臨淵直接帶著千瀾去了祠堂。

祠堂自是有人把守,待帝臨淵引開守衛后,千瀾才進了祠堂。

祠堂中供奉著不少牌位,但是上面的名字都不是孫,而是藍,和帝臨淵說的完全一樣。

牌位後面是個不大的房間,裡面放著一些書冊和一些盒子。


千瀾隨意的翻看了一些,上面記載的東西除了說孫家是本姓是藍后就在沒有其他有用的東西了。

沒有說他們是從哪裡遷到這裡,也沒說他們為什麼遷到這裡。

「荒魂大陸時歷三千四百二十七年,若本族覆滅,寄與藍洛一脈。」

千瀾反反覆復的念著這句話。

記錄這句話的時候,藍家應該做好了全族覆滅的準備。

只是不知道最後為什麼只是改姓遷到了瑞景城。

「娘子,快走。」帝臨淵從門外進來,語氣有些急切。

千瀾將書放回原位,一個字沒問,跟著帝臨淵出了祠堂。

剛出祠堂,還沒來得及離開,就被圍了起來,速度之快,他們連跑路的時間都沒有。

「你們是何人?為何擅闖我孫家!!」

千瀾將圍著他們的人打量了一番,除了剛才那個問話的,其餘的人都是靈尊級別的。

問話的是一個中年男人,一張國字臉,滿臉的嚴肅,手中拿著一把沒有劍鞘的黑色大劍,渾身都散發著肅殺的氣息。

千瀾盯了他片刻,沉聲道:「我想見你們家主。」

「家主豈是你們想見就能見的,你們到底是何人?」男人將大劍指向千瀾,視線卻是死死的盯著帝臨淵。

在他眼中帝臨淵才是最大的威脅,這個女子不過是靈者的實力,可是那個男子,他完全看不透。

「藍洛。」

中年男人手一抖,視線瞬間轉移到千瀾身上,看的眼神極其怪異,不可置信中帶著激動,眼眸深處隱晦浮動。

「跟我來。」將長劍一收,掃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帝臨淵,頓了片刻往外走。

千瀾沖帝臨淵使了個眼色,兩人同時跟上。

比起她自個漫無目的的去查,還不如直接問。

說不定雲玄溪和雲寧沁的消息也能問出來。

男人屏退了那些人,獨自一人帶著他們去了一處院子。

院子外無任何人把守,暗處也沒有隱藏的氣息,只院子裡面有一道似有似無的氣息。

可是那氣息很微弱,好似隨時都會斷掉一般。

「家主,孫傲有要事稟報。」孫傲沒有敲門,而是直接大聲的朝著裡面喊了一句。

院子里微弱的氣息消息了幾秒,然後就有微弱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進來吧!」

那聲音很年輕,卻有氣無力,好似瀕臨死亡的人。

孫傲推開院門,大步的走了進去,千瀾遲疑了下,眸光閃爍不定。

雖然這院子感受不到任何的氣息,但是這樣才更危險不是?

帝臨淵上前拉住千瀾的手,大手將她的手全部包裹了進去,「我在。」

千瀾心底一暖,嘴角不由自主的上翹了起來,腳下也不在遲疑,大步朝著院子里去。

院子里多的是花草,整齊的擺放在院子里,看得出來是被主人精心照料的。

他們遲疑這會兒,孫傲已經進了房間,正站在房間里看著他們。

「有什麼事?」房間門口又出現一道身影,水蒼色雲紋錦袍,二十齣頭的樣子,面容俊朗,卻透著無盡的蒼白。

他身上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走一步都要停上半秒才會繼續往前。

孫傲眉峰一動,想上前攙扶他,被他不著痕迹的避開了,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蒼白的笑,眼底卻是死一般的沉寂,「我沒事,有什麼事?」

孫傲眼中閃過一縷暗芒,湊近男子低語一番。

男子沉寂的眸子驟然一亮,連帶著蒼白的臉色都有了幾分紅暈。

他抓著孫傲,身子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你…說的都是真的?」

孫傲指了指站在院子里的千瀾和帝臨淵,嚴肅的點了點頭,「就是他們。」

男子順著看過來,眸子又是一亮。

帝臨淵拉著千瀾往後面退了幾步,戒備的看著男子。

千瀾偏頭看帝臨淵,有些不解他的用意,可是當她看到帝臨淵臉上的凝重,微微愣住。

這男子怎麼看都是一個沒有靈力的人,他怎麼好似如臨大敵一般?

「姑娘知道藍洛?」男子迫不及待的開口,視線灼熱的看著她。

千瀾剛想點頭,手腕忽然一緊,整個人就往後面倒去,緊接著帝臨淵清淺的聲音隨之而起,「我們並不知曉什麼藍洛,不過是在祠堂中看到的而已。」


男子剛有些起色的臉上『刷』的一下又白了下去,比之剛才更甚。

剛剛升起的光亮在眼中一寸寸的寂滅,歸於死寂。

藍傲皺著眉望過來,眼含殺機。

千瀾不知道帝臨淵為什麼要這麼說,但是她相信他不會無緣無故做一件事。

所以,她站在帝臨淵身後,抿著唇不說話。

只用眼神看著身形不住顫抖的男子,這個男子如此年輕,又沒有修為,卻能成為一家之主,如此看來就已經很怪異了。

男子止了顫抖,眼中透出一縷殺意,聲調驟然轉冷,「擅闖孫家者,殺!!」 幾乎是在男子的話音落下的瞬間,孫傲的身形就已經掠了過來。

黑色的大劍在空氣中帶起一陣波動,磅礴的危險氣息撲面而來。

帝臨淵將千瀾往旁邊一推,自己飛身迎上孫傲。

不知從哪兒摸出來的長劍『鏘』的一聲迎上了孫傲的黑色大劍,在空氣中撞起一連串的火光。

孫傲在厲害終究不是帝臨淵的對手,不過三招就被帝臨淵拍飛。

男子站在門內面色蒼白的看著,眼中沒有絲毫的變化,死寂一片。

在孫傲被拍飛的那一瞬間,院子突兀的多出幾個人,二話不說直接圍攻像帝臨淵。

那幾人實力並沒有孫傲高,但是配合度極好,擬補了實力的缺憾。

千瀾看著和帝臨淵交手幾人,心中一點點的冷下來,她並沒有看清這幾人是如何出現的,即便是此時,她都沒有感受到這幾人的氣息。

剛才這些人就在院子里了,只是她不知道。

千瀾眯了眯雙眸,果斷加入了戰局,紅色的靈力在空氣中閃現。

那些人大約是沒想到竟然會是個靈者,頓時起了輕視之心。

可是沒想到等靈力到跟前,他們才發覺這靈力裡面蘊含的力量可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

可惜,等他們發覺,已經來不及了。

紅色的靈力穿破其中一人的胸膛,鮮血從空中灑下,落在地上開出一朵朵血紅的花。

到死他都不明白,為什麼那紅色的靈力會有那麼大的威力。

男子死寂的眸子里閃過一縷暗沉,視線緊隨著千瀾移動。

這個女子…

「住手!」男子走出房門,站在門口,微微仰頭看著千瀾。

在他喊住手的時候,那些人就退到了一旁,看千瀾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怪物。

也難怪,若是誰看到紅色靈力都會覺得是靈者,可是當他們接觸到紅色靈力的時候卻發現那根本不是靈者該有的實力的時候,那種突來的緊張和震驚。

帝臨淵從空中落下,甩了甩長劍上沾染上的血跡,斜睨了男子一眼。

「娘子,沒事吧?」剛才還冷著一張臉的帝臨淵,在看到落在自己身側的千瀾時,立刻變得柔和起來。

千瀾搖了搖頭,將視線轉移到站在門口的男子身上。

「你們到我孫家所謂何事?」男子輕咳了幾聲。

「路過。」帝臨淵睜眼說瞎話一點也不含糊。

千瀾明顯看到那男子嘴角抽了抽,路過能路過到人家的祠堂,也是夠了!

男子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在下一秒抬頭去看天上,死寂的眸子波動了一下,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你們走吧,別在到孫家來了。」

天空陽光明媚,並沒有任何的不妥,千瀾眼中全是奇怪。

剛才這個男子想說的應該不是這個吧?

可是為什麼他一看天話就變了?

帝臨淵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男子,手掌握住千瀾的手腕,輕聲道:「娘子,走吧。」

千瀾皺了皺眉,心底全是疑惑,卻還是順著帝臨淵離開了孫家。

孫傲捂著胸口走到男子面前,神色有些莫名,「家主,就這麼放他們走了?」

「他們要來了,你去準備吧,別讓人發現有人來過。」男子並未回答孫傲的話,而是望著天蒼白的臉上滿是複雜。

孫傲臉色微變,視線往上面瞄了瞄,「是。」

出了孫家的千瀾和帝臨淵回了他們住的客棧。

一進房間千瀾就急急的開口,「你剛才為什麼攔著我?」

「你沒發現那男子不對勁嗎?」帝臨淵拿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千瀾,怎麼這女人越來越蠢了?

不過這樣更好,蠢點才好寵!!

被帝臨淵鄙視,千瀾腦門上滿是黑線,那男子當然不對勁,身為一家之主竟然沒有絲毫的靈力。

在那樣的家族中,這是絕對不容許出現的,一家之主如果連自身都無法保護,還怎麼護住家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