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可以吃飯了嗎?」艾濃濃伸了個懶腰,高興地說道:「也不知道今天鄒媽做了什麼好吃的,我們趕緊下去吃吧!」

看著她那副迫不及待,吃貨的小模樣,孟星辰無奈地搖了搖頭。

吃完了飯,鄒媽又端出了一盤草莓來。

「哇,是草莓啊!」艾濃濃一看到草莓,頓時眼睛都笑得彎彎的了。

這個季節的草莓都是很貴的,要賣四五十塊錢一斤,艾濃濃根本就買不起。

現在卻可以吃到,她覺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孟星辰卻微微皺了皺眉,「你現在的身體情況可以吃這些冷的東西嗎?」

艾濃濃一邊拚命往嘴裡塞草莓,腮幫子咬得鼓鼓的,「可以吃啊,只是水果而已,多吃一點沒關係啦!」

鄒媽在旁邊看著,也忍不住地笑,「你慢點吃,又沒人和你搶。」

「嘿嘿!」艾濃濃嘿嘿地笑著,還不忘獻寶似地問孟星辰,「先生,你要不要吃?」

孟星辰:「你吃吧,這種東西小孩子才喜歡。」

艾濃濃開心地說道:「你不吃,那就全都是我的了!」

孟星辰笑了,「你要是晚上肚子疼,可別找我。」

艾濃濃完全不放在心上,「我的肚子好著呢,才不會疼!」

許清站在那裡,看著艾濃濃受寵的模樣,忍不住在心裡冷笑。

希望她最好永遠保持現在這副樣子,如果她真的在學校里跟別的男人有什麼。

別說是自家主子了,自己第一個就不會放過她!

許清真的很想不通,自家主子明明是那麼一個冷酷無情的人,從不近女色。

為什麼偏偏就著了一個小丫頭的道呢?

在艾濃濃的強烈要求下,孟星辰總算是同意了,不再讓許清去學校接送她。

艾濃濃一大早站在公交站等公車,忽然看到許清又開著車過來了。

她還以為許清又是來接自己的,正想上去說點什麼,就看到許清沉著臉打開門走出來,站到了她面前,「我有話跟你說。」 艾濃濃感覺到許清有點不對勁。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惹到許清不高興了。

可她好像也沒有做什麼吧?

許清看著艾濃濃的眼睛,「艾小姐,我希望你清楚你自己的身份。能留在先生的身邊,是你天大的福氣,你可要好好珍惜這份福氣!」

艾濃濃覺得許清今天說話陰陽怪氣的。

她試探著說:「許助理,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許清冷哼一聲,「你自己心裡知道!」

說完就上車走了。

艾濃濃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她到底做什麼了呀?

許清幹嘛這樣對她?

艾濃濃在學校門口遇見了鄧文林。

她翻了一個白眼,打算直接無視,走過去。

鄧文林卻向前一步攔住了她,「濃濃,我有話跟你說。」

艾濃濃板著臉說:「如果你還想教訓我的話,就不必了!」

鄧文林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柔和,「我今天不是來教訓你的,我為我昨天對你說的話道歉。」

艾濃濃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冷聲說道:「我接受你的道歉。」

但是她並不想原諒。

傷別人的自尊很好玩嗎?

鄧文林開口說:「我之前說想追你,其實並不是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艾濃濃看著他,「你已經有女朋友了,都帶去見家長了,你還跟我說這樣的話,鄧文林你是想當渣男嗎?」

鄧文林說:「是,我承認我當時因為臉皮薄,不好意思,所以當初說要追你的時候,用了開玩笑的語氣。」

他話鋒忽然一轉,甚至還有點憤怒,「可是你呢?你轉身就投入了別的男人的懷抱!難道還要我傻傻地等著你嗎?有那麼多的女生喜歡我,我找一個女朋友又怎麼了?」

艾濃濃說:「是沒什麼啊,既然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幹嘛還要來三番五次的纏著我?」

鄧文林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所以他才會覺得非常的惱怒。

他動了動嘴皮,說道:「其實我和艾小雪並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打住!」艾濃濃一臉冷漠,拒絕地說道:「你和艾小雪的事情,我一個字都不想聽。你要再這麼跟我說下去,那你就真的成渣男了!」

說完,她直接就走掉了。

艾濃濃不知道的是,這一幕都被艾小雪用手機給拍了下來。

艾小雪想也不想的就把照片發到了許清的手機上。

只發了照片,一個字都沒有說。

就是故意讓許清自己去想,去誤會。

艾小雪臉上全都是冷笑,艾濃濃你敢勾引我的男人,我絕對不會對你手下留情的!

你還不知道吧,你在學校里的醜事,全都被你的金主知道了呢!

艾濃濃走進學校班級里,裡面有幾個同學正在商量著什麼。

看到艾濃濃過來,班長問她:「艾濃濃,明天是班主任的生日,同學們計劃著要給班主任辦一個生日宴會,一個人交五十塊錢,你去不去?」

如果是換成以前的艾濃濃是肯定不去的,因為她沒有時間。

下午放了學就立刻要去打工,還要照顧奶奶,哪裡有時間出去玩?

更何況五十塊錢都夠她三天的生活費了!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大概是因為孟星辰的緣故,帶給了她很溫暖的感覺。

讓她也願意敞開心扉,去結交朋友。

班長說:「馬上就要高考了,這種相聚的機會真的是聚一次少一次了,有生之年系列你都不去嗎?」

「是啊,艾濃濃就一起去吧!人多才熱鬧嘛!」

有同學勸道:「去吧去吧,班主任平時對你那麼好,你連班主任的生日宴會都不去嗎?」

艾濃濃正想要開口,這時候有一個同學說道:「你們就不要叫艾濃濃了,每次這種集體活動她從來都不參加的。」

班長露出了遺憾的表情,「那就太可惜了。」

艾濃濃笑了笑,「誰說我不去了?我要參加了。」

她拿出手機,說:「一個人五十塊錢對嗎?我微信轉給你吧!」

班長微微愣了一下才說:「哦,好的,你轉給我吧,我給你登記。」

鄧文林在操場上站了一會兒才往教室走,這時候艾小雪從後面叫住他,「文林,等等我。」

「哦。」鄧文林非常不走心地應了一聲。

艾小雪問他:「明天是班主任的生日,同學們計劃給班主任辦一個生日宴,你要參加嗎?」

鄧文林現在的心情糟糕透頂,根本就不想去參加這種活動,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不去。」

艾小雪的眼睛轉了轉,試探著說道:「可是我剛剛好像聽說,艾濃濃會參加。」

鄧文林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立馬改口道:「既然同學們都要去,那我也就去吧。反正都高三了,就最後一年了,以後也沒機會給老師過生日了。」

艾小雪:……

什麼以後沒機會了,分明就是因為艾濃濃才去的!

艾小雪心裡氣得要命。

只要明天艾濃濃敢勾引鄧文林,她就一定會拍下來,發給艾濃濃的金主,到時候看艾濃濃到時候怎麼死!

許清收到了艾小雪發過來的照片,有些欲言又止地看著孟星辰。

「什麼事?」孟星辰微微掀了下眼皮,就看到了許清那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就是關於艾小姐的那個堂姐。」

「她又給你發消息了?」孟星辰語氣平靜地問。

許清不敢隱瞞,趕緊把手機屏幕舉到了孟星辰的面前,有些著急地說:「先生你看,難道艾小姐真的是那種吃著鍋里看著碗里的人?」

孟星辰那雙黑色的眸子里,忽然就多了幾分冷漠。

許清立刻就察覺到了他的不悅,趕緊解釋道:「先生,我有點擔心艾小姐。畢竟她只是個高三的女學生罷了!這個年紀的學生很容易被外界所誘惑,她根本就不知道,先生您才是最好的選擇。」

孟星辰淡淡地說道:「別人說的話,你就那麼相信?你就不怕被人當槍使?」

許清心頭一跳,連忙低下了頭,「對不起,主子。」 許清只是擔心自家主子不了解艾濃濃,就這麼寵她。

萬一艾濃濃在學校里跟別的男生真有什麼,那到時候傷心的還不是自家主子呀!

孟星辰說:「我會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這麼多年,他見過太多的人。

自私自利的人、貪婪的人、愛財的人、想要往上爬的人……

他見過那麼多的人,沒有一個人能有像艾濃濃那樣清澈的眼睛。

至於艾濃濃是什麼樣的人,他會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清楚。

而絕對不會因為別人隨便說幾句話,就輕易的懷疑她。

第二天是周末,班上的同學約好了今天要給班主任過生日。

艾濃濃跟孟星辰說了,她要去參加班主任生日宴會的事情。

孟星辰同意了,還特地讓許清去幫她置辦了一身行頭。

那是一件非常漂亮的鑲著水鑽的星空連衣裙,一雙高跟鞋,一個包包,連頭上的發卡都準備好了,全都是同系列的。

並不會太過成熟,是適合她這個年紀的,帶著青春可愛。

收到這套行頭的時候,艾濃濃非常驚訝。

她說:「先生已經給我買了很多衣服了,我就穿那些衣服去就可以了,不用特地再買了。」

許清沒好氣地說:「去什麼場合就得穿什麼衣服。你平時在學校,就穿偏休閑風格的衣服就行。去參加宴會當然得穿參加宴會的衣服才行!」

艾濃濃現在有點搞不清楚,許清對自己到底為什麼意見這麼大。

她去換好衣服之後,將頭髮梳整齊,別上亮晶晶的發卡,最後提起小包包準備出發。

孟星辰在外面站著,也不知是否是特意為了搭配艾濃濃今天的穿著,孟星辰今天穿了一套剪裁精良的黑色西服,襯得身形修長挺拔,氣質高貴。

艾濃濃的小心臟怦怦亂跳。

好帥!

孟星辰朝她伸出手,俊美的容顏令人怦然心動。

艾濃濃不知不覺地放緩了腳步,害羞地走過去,將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手心裡。

孟星辰把她拉到身前,端詳她的臉,「沒有化妝?」

艾濃濃「嗯」了一聲。

「去參加聚會,怎麼能不化妝呢?」孟星辰說。

艾濃濃訕訕地道:「不用那麼正式吧?」

「塗點口紅,看著氣色好點。你有口紅嗎?」

艾濃濃搖頭,老實回答:「沒有。」

她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我有一個潤唇膏!」

她打開了包包,從裡面拿出了一隻潤唇膏。

最近冬天天氣太乾燥了,她的嘴巴老是乾裂起皮,所以才買了這支潤唇膏。

這隻潤唇膏帶著一點粉粉的顏色,很可愛。

艾濃濃剛剛把潤唇膏拿出來,就被孟星辰給拿走了。

他一隻手拿著潤唇膏,另一隻手輕輕地將艾濃濃的下巴微微抬起。

不等艾濃濃反應過來,孟星辰就將潤唇膏輕輕地塗抹在了她的唇瓣上。

細膩潤滑的潤唇膏劃過嘴唇,帶著清新的甜甜的水果味道。

艾濃濃屏住呼吸,她能感覺到孟星辰捏住她下巴的手指指腹細緻溫柔。

天哪!

先生居然親手幫她塗潤唇膏!

塗著塗著,孟星辰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焦躁。

大拇指忽然抬起,動作粗魯的在艾濃濃已經塗潤唇膏的唇瓣上狠狠擦了幾下,抹掉了剛剛才塗好的潤唇膏。

艾濃濃被他粗魯的動作弄得有點疼,一雙清澈的眼睛無辜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剛剛不是說讓她塗的嗎?

為什麼又給抹掉了?

孟星辰冷著臉,「你還是個高中生,小小年紀不要化妝!」

艾濃濃:……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被塞回到自己手裡的潤唇膏。

這只是一支潤唇膏啊,連口紅都算不上!

顏色是那種很淺很淺的粉色,粉嘟嘟的可好看了,才不是化妝呢!

孟星辰的態度突然變得很差,艾濃濃也不敢招惹他,只能默默地把潤唇膏給收了起來。

「走吧!」孟星辰徑直走出去。

在艾濃濃看不見的地方,無聲地舒了一口氣。

他明明對女人是沒有反應的,為什麼剛剛竟然又想吻她了?

看到孟星辰往外走,艾濃濃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跟上去問道:「先生你也去嗎?」

孟星辰面無表情,「你們的聚會可以帶家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