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只可惜如此天才卻只能死在這天劫之下,難有一線生機!」

····

遠離天劫百離之外,數百四族神通境強者觀看著遠處天劫,互相暗自討論著,而這時夏凡的第二道神通劫已經結束。

「嗯!劫雲竟然沒有消散?」

「那就是說這渡劫之人並沒有身死?」

「果然不愧是絕代之資!」

「看來是他事前所有準備,方才能在這二道劫雷下還得生命,不過接下來的第三道劫雷將更加強大,那可是相當於第一道劫雷的四倍攻擊,這人匆忙渡劫,十死無生!」

····

當第三道神通劫劫雷結束,而天空雷雲仍然密布時,之前下定定語的神通強者不由的有些啞口無聲了。

而當夏凡接連渡過第四道、第五道劫雷時,在場所有四族神通強者都已經無語,不個渡劫者太強悍了,已經不是他們可以猜度的。

在場的四族強者心中都非常清楚,這個渡劫者的神通劫是極為強大的,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他們當年神通劫的強度,第一、二、三道劫雷還好說,憑藉著專門的渡劫法器,他們還能渡過。

但是之後的第四道劫雷,他們就完全沒有把握了,更不用說還有著剩餘的五道劫雷,這種強度的神通劫在四族之中,那也是最為頂級的天才方才能引發的。

此時,四族強者都不再猜測這人能渡過幾道劫雷,能有此能力,即便最後未能成功渡劫,那也不是他們可以小視的。

現在,四族眾強者們關心的是這個人到底是誰,是四族中的哪個精英天才,若是本族中人,當是本族之福,將來必然成為本族中的中流渧柱,但若是其他三族中人,則必為本族之患,成為本族的大敵。

而這種心思也隨著神通劫一道道劫雷的過去而越來越重,那種患得患失的心情實在是讓人難受之極,比上場與人大戰一場還要累。

終於,四族眾神通強者在經過漫長而痛苦的等待之後,見到遠方天空中的雷雲消散,知道神通劫已經結束,四族數百神通強者紛紛向雷劫地趕去,速度之快如閃電一般。

這次的神通劫九道劫雷全部出齊,說明渡劫者有著極大可能渡過神通劫,而最後第九道劫雷的威力更是讓所有神通強者心中狠狠的一跳。

在這些神通強者看來,這第九道劫雷的威力已經不屬於神通劫所應有的力量了,幾個曾有幸見識過入道劫的神通強者清楚的知道,入道劫的第一道劫雷也不過與此相當罷了。

要知道入道劫可是由神通境入悟道境的天劫關卡,由此可見其厲害。

可也正是因為如此,四族強者更是急於見到此人,這是關係到自身種族強盛的關健。

百里之地的距離對於神通境強者來說是很短的,但是,當眾神通境強者趕到上古遺迹出口時,卻個個都有些疑或與惱怒。

首先,渡劫人消失不見了!

看來是渡劫失敗了,這是四族所有強者共同的想法,同時,他們心中也有著一絲慶幸與遺憾。

但接下來就是疑或與惱怒了,因為隨著渡劫人的消失,還有更多的人消失不見了。

在上古遺迹出口處也不是沒有人,地上有著二、三百位蛻凡境武修士昏厥在大地上,他們都是神通劫開始之時被劫雷震昏的四族精英武者。

但是,這人數不對,雖然當時四族眾神通強者沒有細數倒底有多少位蛻凡境武修從上古遺迹中出來,但絕對不止這上百位,至少還有近半數蛻凡境武修士消失了。

莫非這些武修士都被劫雷殃及,喪生在神通劫下了?

似乎有這個可能,但也不至於地上連殘灰都不剩吧,這讓四族的神通境強者很是不甘,這些可都是各族中的精英啊!

而且,現場之中也找不到那至寶所在,沒有任何一絲跡象顯示出至寶的去處。

而在弄醒地上昏睡的四族青年之後,四族強者方才知道上古遺迹中的混亂與恐怖,而這活著走出上古遺迹的四族青年武者這一年來並沒有見到過任何的至寶,他們在遺迹之中都是在戰鬥與躲避之中渡過。

最終,四族的神通強者只能帶著剩餘的本族青年精英回國,沒有至寶的存在,戰鬥在神通境強者之間是很難產生的。

····

夏凡真的死在第九道劫雷之下嗎?

這自然是不可能的,第九道劫雷雖然強悍,遠超大部分神通境強者的承受範圍,但是夏凡的煉玉訣也不凡。

在連續八道劫雷的洗禮下,煉玉訣截取了大量的劫雷之力,對夏凡的肉身進行了八次強化。

這八次強化並不是量的積累,可以說,每一次強化都是一次新的蛻變,是邁上更強的層次,八次強化下來,夏凡的肉身強度已經可以與神通境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相抗衡。

神通境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是可以擊散入道劫第一道劫雷的強悍攻擊,所以,夏凡的第九道劫雷雖然強悍的可怕,但卻還要不了他的性命,甚至無法讓夏凡重傷垂死。

夏凡未死,煉玉訣瘋狂運轉,藉助第九道劫雷的雷霆之力快速的修復強化著他的肉身。

同時,夏凡大手下揮,在他身下上百位昏迷不醒的武者瞬間消失,他們是慕容小青以夏凡屬下戰兵,以及趙薪等數十人。

收了所有與他有關的人之後,夏凡身形一縮,全身氣息頓時一斂,竟將一身新時神通境氣息全部收斂於無形,然後淡然一笑,身形已經消失在這十萬原始大山之中。

沒有人會想到一個神通境強者會收斂全身氣息,有如竊賊一般,不聲不響的潛行離開十萬大山,所以,當夏凡回到邊軍軍營中時,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現在這十萬大山中聚集了數百位四族中的神通境強者,他們不可能是來歡迎他們這些剛剛從上古遺迹中出來的四族青年精英而來的,四族青年精英也沒有這個能量,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為至寶而來。

而剛出上古遺迹時,四族神通強者的行動已經表明了這一點,若不是那時夏凡的神通劫突然降臨,夏凡是否能保住幻武界還真難說。

即便夏凡落到自家人族神通境強者手中,這至寶只怕也要交出去,兩世為人的夏凡是很清楚人性的貪婪的。

而就算現在他渡過神通劫,成為名副其實神通境強者,夏凡也不趕停留在這裡,數百位神通境強者不是現在的他可以對付的。

回到軍營之後,軍中並沒有就夏凡消失一年時間追究他的責任,這是夏凡所在這隻游擊軍的特色,作為長年活動於敵後的軍隊,消失一年半載沒有任何信息是常事,有的潛伏了下來,而有的卻是永遠的消失了。

這時,夏凡方才放鬆精神,開始檢查自己的收穫來。

&nbs 這次探險上古遺迹夏凡可謂是收穫巨大,可以說,上古遺迹之中所有的收穫都讓他收入蘘中,而幻武界這顆珠子就是他最大的收穫。

通過幻武界傳來的海量信息,夏凡總算是了解到一些急需的信息。

首先幻武界這顆珠子的確是好寶貝,而且是先天至寶,這令夏凡有種做夢的感覺。

雖然夏凡現在從大漢學院中只接觸到法器一級,並不了解這個世界的至寶的詳細情形,但是,從前世網路小說中卻知道至寶的含義,更何況是先天至寶,那是世界上最為稀少的寶物,而且是獨一份的。

在幻武界共享給他的信息中,夏凡了解到,每一件至寶都有著自己的獨特的作用,有專物防護的,有專於攻伐的,或者輔助修行的。

幻武界這一先天至寶就是輔助修行中的頂級至寶,它可以讓武修士在珠內修行歷練,雖不能直接增加修為元力,但卻可以提升武者的境界與戰鬥經驗。

而且在幻武界內的時間是一比一的比例,當然,不是一天比一天,而是一天比一年。

也就是說,夏凡在幻武界內雖然經歷了數百年之久,但是,在九洲大陸只過去了一年的時間。

這一點對夏凡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本來在幻武界重歸混沌之後,夏凡還擔心九洲大陸物是人非,再也見不到母親等親人朋友,那他就是大大的不孝了。

而現在有了幻武界這一至寶,夏凡終於可以完成一直以來擱淺的計劃了。

幻武界是夏凡最大的收穫,不僅在於幻武界是先天至寶,還在於這次夏凡進階神通境,完全是因為幻武界的力量推動而成。

因為幻武界,夏凡的境界得到突破,在離開幻武界之前就已經達到神通境的境界,差的只是修為的提升。

不過,在離開幻武界之時,因為夏凡成功掌控幻武界,幻武界內的力量反哺主人,一舉將夏凡的修為提升至神通境,彌補了夏凡的短板,方才使夏凡一舉成功進階神通境。

而與其他武者不同的是,夏凡並沒有元丹,他修的是體丹,體內每一個細胞都蘊含著強大的力量,可以說,夏凡體內每一個細胞皆是一個微縮型的元丹。


因此,當夏凡進入神通境之時,密佈於其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之中,就都凝結出了一個戰之神通種子,而每個神通種子皆以一種神秘的氣機相連,組成一個密不可分的整體。

夏凡體內細胞中的神通種子就單個力量而言,自然比不上其他的神通強者,細胞的空間自然比不上一個丹田的空間,而空間的大小決定了力量的大小。

不過,夏凡也不需要他的神通種子達到正常神通強者的程度,只需要這細胞內的每個神通種子擁有萬分之一,甚至百萬分之一力量就可以了。


因為每個人體內都擁有著數百萬億的細胞,那就標誌著夏凡擁有著數百萬億的神通種子,這是何等強大的力量。

當然,什麼樣的境界使用什麼樣的力量,以夏凡現在的境界,其所能發揮出來的最強力量也只有神通境。

但是,夏凡這個神通境戰力是比擬神通境巔峰來說的,夏凡相信,即便是半步悟道境,在力量上也未必比的上此時的他。

而這只是就力量而言,成就神通境,自然就擁有了神通,夏凡的第一個神通為『戰』。

戰之神通並不是攻擊性的神通,而是一種輔助性的神通,按理說,輔助性的神通一般都是比較弱的,但是,戰之神通卻讓夏凡非常之滿意。

當夏凡與他人戰鬥之時,戰之神通即時發動,形成戰之領域。

戰之領域之中,夏凡是主場,將得到五成的加成,而作為他的對手,將隨著敵人的強弱,被壓制三到九成的實力,實力越弱,壓制越大。

而戰之領域融入了夏凡的無上戰意,直接作用於敵我雙方,可令我方戰士精神振奮,勇敢無畏,可令敵方心驚膽寒,再無戰意。

肉身與神通上的力量增長並沒有令夏凡太過於驚訝與興奮,這些強大的變化早已經在夏凡的意料之中。

真正令夏凡驚喜的是體內另一個變化,血脈之力的變化在這次進階之中終於有了再一次的突變。

如果現在以神魂之力微觀夏凡的全身,將發現夏凡全身血脈及肉身在青銅光芒中流轉著一絲絲銀色的光芒——白銀血脈之力。

血脈之力,在夏凡前世自古流傳於中外,擁有著神秘莫測之偉力,白銀血脈在西方自古稱之為英雄血脈。

在夏凡前世西方自古就有黃金半神、白銀英雄的說法。

黃金半神仍是神靈傳世的遠古時代,大地上活躍著眾神的後裔,他們是當時僅次於神靈的半神強者,擁有著黃金血脈之力,具有著翻江倒海,移星拿月的莫測神力。

而黃金時代結束之後遠古大地之上怪獸橫行,這些怪獸兇悍強大,遠非常人可抗衡,致使生靈塗炭,直到眾多英雄出世,展現出強大偉力,斬殺怪獸,安定世間。

因為這些英雄皆擁有白銀血脈之力,世人將這個時期稱之為白銀時代。

在擁有黑鐵、青銅血脈之力時,夏凡只感覺到自身的力量更為強大,肉身更為強韌,並沒有顯現出其他的特徵。

當然,這並不是黑鐵、青銅血脈之力不強,而是因為黑鐵、青銅兩種血脈之力只是強大肉身與力量,而煉玉訣對肉身強化太多,至使無法突顯出兩種血脈之力的強大。

但是,現在進化出白銀血脈之後,即便是剛剛顯現出很少的一部分血脈,夏凡就從中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偉力,這是不同其他力量的偉力,是純粹的血脈之力。

夏凡相信,當他體內的血脈完全轉化為白銀血脈之時,這股力量將全部顯現出來,那將是毫不遜色於神通之力、**力量的另一股力量。

當檢查清楚自己所有的收穫之後,夏凡不由的滿意一笑,以他現在的力量,在九洲大陸上總算是有一席之地。

在此之前,夏凡一直都因為沒有背景靠山而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與囂張。

通過前世與現世兩世經歷,夏凡深深的體會到強者為尊方才是所有世界真正的規則,即便是在規則森嚴的大漢學院,那也是因為強者制定的規則所定。

現在,悟道境這等至強者不出,神通境為九洲大陸上的頂級存在。

作為一個神通境強者,一個擁有神通境巔峰戰力的強者,在九洲大陸上,不管是在人族,還是在其他三大異族之中,夏凡現在都是最為頂級的存在。

作為頂級的存在,夏凡就算不能制定規則,卻也有了按已經有的規則下棋的資格,於是,夏凡決定回歸學院。 夏凡進入軍中已經三年的時間,時間早已經超過了他的任務時間,是該回歸學院的時候了。

第二天,夏凡與慕容小青離開了軍營,慕容小青是來找夏凡的,現在夏凡離開,她自然要跟隨了。

而作為戰兵的屬下們,本身就是軍隊所屬,有軍籍在身,是無法隨意離開的,而且,在軍隊中發展,對他們對夏凡都是最好的選擇,這一點,在幻武界中已經得到證明。

夏凡所要做的就是為他們鋪好路,讓他們的第一步走好,而這一點對於現在的夏凡來說卻不是問題。

為一個新晉神通境強者安排百餘親信,而且是個個擁有蛻凡境大成戰力的百戰精兵,對於一個邊軍將領來說,絕對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因此,當夏凡同慕容小青兩人離開游擊軍營時,整個西南邊軍,就多了百個百人戰隊,而這並沒有驚動大漢帝部高層,常規邊軍的戰隕率是非常高的,百個百人戰隊只是一個根本就激不起一點浪花。

在回到學院之前,夏凡將趙薪等數十人從炎桑傳承大殿內放了出來。

此前,神通劫來臨,趙薪等人功力不濟,被劫雷震昏過去,夏凡在離開之際,將他們與慕容小青及手下戰兵們一齊收入傳承大殿內,帶回了大漢帝國。

現在要回學院了,自然不能讓他們再待在傳承大殿內,因此,夏凡將他們全都放了出來。

「嗯!夏凡學弟?」趙薪等人被放出來,空間轉換之間只覺一陣頭暈目眩,好一陣方才適應過來,就看到夏凡兩人當面。


之前昏迷的情景他們並不清楚,在傳承大殿內清醒來之後更是不知道身處何方,但是從上古遺迹中出來時的情景卻是歷歷在目。

那撲天蓋地般的強者氣勢,無可阻擋,但在雷霆之威下也快速退去,之後,他們就昏迷了過去,而現在醒來卻在這樣一座走不出去的大殿內。

一切的未知都是令人恐慌的,趙薪可以肯定他們被一個實力強大的存在所俘虜,一天一夜過去,這個存在卻並沒有理會他們。

當眾人意志快要失守時,他們卻離開了大殿,眼前沒有強者,只有兩個他們非常熟悉的同學。

「趙薪學長,還請諒解,昨天一時危急,將你們收入大殿,現在我們已經回到大漢帝國,我們一起回去吧!」夏凡微笑著說道。

「大殿?」眾人自然明白夏凡所說的大殿是什麼,他們已經在大殿內呆了足有一天一夜,卻沒有想到真的夏凡所有。

「學弟真是客氣,我等還未曾謝過學弟救我等之恩,又怎會怪罪學弟!」趙薪笑著說道。

這個大殿明顯是一個奇寶,不同於幻武界只能收納神魂意識,這個大殿連生靈的肉身都能收納,其神奇珍稀之處不再幻武界之下。

但是,趙薪等人都是極為聰慧之人,對夏凡那神秘的大殿並沒有起任何的貪念,或者即便有貪念也不敢表露出來一絲一毫。

夏凡的強大他們早在幻武界內就領教過了,而夏凡那一直沒有收斂的強大氣息也說明了他現在比之幻武界內更為強大。

趙薪等人猜測夏凡已經進階神通境,這決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層次,他們更不會有任何的異動。

夏凡微微一笑,眾人的態度正是他所要的,以他現在的力量自然不懼任何的威脅,不管對方是何等的世家,即便是王候公爵,他也不懼。

但是,夏凡討厭麻煩,如果能借趙薪等人之口將他的力量與意志傳達出去,他會非常願意。

夏凡可不想做一個隱世埋名之人,他始終未曾忘記他自小發下的願望。

····

大漢學院,仍然如同初次見到時那樣,於古樸之中透著威嚴,令人心生嚮往。

但是,現在的夏凡卻不同於當初,以他現在的境界,夏凡已經可以從整座學院之中看出許多的東西,那是規則的痕迹,是大道的印記。

夏凡等人的回歸令整個大漢學院震驚,夏凡與慕容小青不去說,兩人都出自南荒試練島,沒有背景靠山,這兩年裡又在軍營中試練殺敵,學院之中根本就沒有幾個人熟知他們。

但是,趙薪等人卻不同,他們都是九洲大陸本土中人,個個天才了得,背景夠硬,是學院之中的頂級精英,這次在上古遺迹中近一年時間失去音訊,不知生死,自然吸引了無數人的注目。

而更為引人的是,一年前與趙薪同時進入上古遺迹的還有夏候鷹等數百人之多,但是,現在這些人都沒有出現,只有趙薪數十人出現,這其中顯然有著很多令人猜測的故事。

很快,趙薪等人就被學院的高層召見,進行仔細詢問,作為大漢學院的高層,所知道的自然要比學院其他人多,他們非常清楚,幾天之前,從上古遺迹中回歸的人族精英並沒有趙薪等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