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古代巫文?」契約者的神色微微一動。他知道這古代巫文到底意味著什麼。這是古代巫術的根源。他沉吟了一會兒道,「能不能解開陣術,我想親自和他談談。」

范劍南平靜地將手放在了桌上畫了幾個卦符,遁甲陣術轟然而散。外面的陽光再度照射進來,空氣變得異常的新鮮。

契約者淡淡地道,「果然是相當厲害的術法。先知沒有看錯你,也許你真的會是一切的終結和開始。」

他轉向了坐在一旁的秦世節,平靜地道,「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秦世節有些畏懼地道。

「你大可不必如此害怕我,我從來不會害人。而且剛才我們的談話想必你已經完全聽到了。」契約者看著他道,「相比其他人你已經夠幸運了,你體驗到了一般人難以體驗的成功,和由此帶來的巨大財富和奢侈生活。當然,你付出的代價也足夠足夠珍貴。但是這又怎麼樣?你本想一死了之,但是卻活了下來,奮鬥過,也成功過。享樂過,也失落過。你的人生已經夠了。」

「也許是我要求得太多了。」秦世節緩緩地道,「但是我真的還想試一試。」

「那就試吧。不過,別再要求太多重生之醫路揚名全文閱讀reads;。」契約者淡淡地道,「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如同我這樣的善良和無所求。」說完他緩緩起身,周身是術力如同被他的身體所吸引一般,全部深藏在了身體內部。然後他看了范劍南一眼,大步離開了。

范劍南看著他離開,心中不知道在想什麼。

秦世節猶豫了一會兒道,「范大師,是不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范劍南點點頭道,「你的情況很棘手。」

范劍南不由再次把目光轉移到了自己的手上,他沉默了一會兒,從抽屜里拿出一張紙,在上面寫了幾個字。然後遞給秦世節道,「你幫我按照這上面的字抄寫一遍試試。」

秦世節不知道範劍南究竟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從他手中接過了那幾張紙。正打算要對著上面抄寫的時候,他突然瞪大了眼,低聲道,「這紙上,似乎……」

「似乎什麼?你看到了什麼?」范劍南沉聲道。

秦世節猶豫道,「這上面似乎什麼都沒有,但就在剛才,我還記得你在上面寫了幾個字的,怎麼會變成這樣?而且我感覺得出,上面有某些東西。但是我為什麼會什麼都看不到?」

范劍南苦笑著嘆了一口氣道,「沒什麼,這紙上的字元其實沒有有什麼大不了的。這只是一個命力的測試。」

「命力測試?」秦世節皺眉道,「那是什麼?」

「只是用來測算一個人的命力是否厚重,但是很遺憾,你失敗了。說句不好聽的話,你現在的命力真是其薄如紙了。」范劍南搖頭道。「這也證明了,契約者說的不假,他確實沒有辦法救你了。」

「那我……」秦世節臉色一變,冷汗瞬間就從額頭上冒出來了。

「別急,這只是一個測試罷了。」范劍南搖頭道,「即便是效果不盡人意,但是你也不是絕望到極點。」

「范大師不必安慰了。」秦世節擦了一下汗水,有些悲哀地道,「契約者說得每錯,我確實已經得到的夠多了。我確實是已經沒有資格再要求什麼了。」

… c_t;在香港的某處,契約者敲響了一扇『門』。[熱門remenxs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更多最新章節訪問:。複製網址訪問

「進來。」房間里的似乎是一個老人。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柔和,而且是標準的中音。只是他的聲音之中似乎蘊含著一絲茫然和失落。就在不久之前,他還是受人尊敬的先知,而現在他卻已經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甚至要被迫離開兄弟會,獨自流亡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

契約者推『門』進去,看著那個老人躬身上前,親『吻』著這老人手上的戒指,以一種謙卑的姿態站在老人的面前。

老人看了他一眼,緩緩地道,「怎麼是你?」

「我今天見到了一個人。」契約者平靜地道。

「哦?如果是他的話,你不用說了。我早已預見到了。」老人點頭道。

契約者微微一驚道,「您已經預見到了?」

「是的,你見到的人是范劍南,他想讓你收回一個契約破陣傳說最新章節reads;。」老人緩緩地道,「我說的對么?」

契約者低下頭,「先知睿智。」

「並不是我睿智,而是這個人非常特殊。」先知嘆了一口氣道,「他的存著是一個變數,實際上我所有的預知基本上都和這個人有關。即便是現在,我也經常能夠看到一些有關於他的幻象。我說不清理由,也不知道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似乎對於我們所有人都有著特殊的意義。」

「我們所有人是指……」契約者猶豫了一下,試探著問道,「所有兄弟會的人?」

「可能比這個範圍還要廣,也許是指所有的術者。」先知嘆了一口氣道。

「所有的術者?」契約者更為驚訝地道,「但是我並沒有發現他有什麼特殊,也許他是個很強大的術者,但是也並非是那種強大得過分的。我甚至發現他的身上有著某種很平和的氣質。並不像是那種極端危險的人物。」

「如果你都能發現他的特殊,那麼還要我們這些人做什麼?」先知微笑著搖頭道,「他是一個血裂者。」

「血裂?這麼說……」契約者臉『色』難看地道,「他和張堅一樣。難道他也是長生者?」

「當然不是。長生者是兄弟會的一個異數,自從張堅除掉了另外兩位長生者之後,這世界上的長生者就只有他一個人了。」先知搖頭道,「這個人的特殊之處在於,他是個觸發者。」

「觸發者?你是說,他是那種可以觸發重大事件的人?」契約者皺眉道。「真的有這種人存在么?」

「不必懷疑,正是無數像他這樣的人。才造就了我們的歷史。他們之中有的人因為著名的歷史事件而被人永遠記住,也有的人一輩子默默無聞。沒有人聽說過。但是他們卻在冥冥之中影響著人類歷史的進程。這就是他們被稱為觸發者的原因。」先知平靜地道,「就像是塞爾維亞族青年普林西普,槍擊了奧匈帝國的皇太子,引發了著名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棉花糖][t]有些看起來極為普通的人,往往也會成為某些特定事件的觸發者。只要恰當的時間,恰當的地點,再發生一些恰當的事情。」

「這個范劍南就是這樣一種人?」契約者皺眉道都市獵魔傳奇conad;

「比這更甚,他就像是一個磁場,有太多關於術界的事情reads;。都圍繞在他身邊展開。我不能解釋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沒有什麼合理的解釋,唯一能說的只是他命該如此。」先知搖頭道。

「您似乎很重視他?」契約者平靜地道。

「因為他值得我們重視。還記得那個在兄弟會流傳多年的禁忌預言么?」先知看了他一眼道。

契約者猶豫道,「您是說諾查丹瑪斯臨終時留下的那個不完整的預言?」

「是的。預言指出了兄弟會的分裂,並且提到過,一個來自東方的年輕人將舉起光明的火焰。但是即便是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也沒能看清後半部分。他究竟是縱火焚毀了術者的世界。還是用光明照亮了這個術者世界。我們不得而知。」先知苦笑道,「不但我重視他,就連張堅也對他極度重視。否則又怎麼會甘冒這麼大的風險,卻奪取聖杯。」


「張堅……」契約者有些意外地道,「你是說張堅掠奪聖杯的真正原因,也是因為他?」

「是的。聖杯的作用就是容納特殊的血。而張堅一度認為,范劍南的血是完成長生之秘的一個必要條件。」先知平靜地道。

契約者皺眉道,「就因為他是一個血裂者?這個原因會不會有些太牽強了?」

「張堅也讀過預言。」先知看了契約者一眼道,「而且他比大多數人都更聰明,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那,您堅持要來香港的原因,莫非……」

先知點點頭。平靜地道,「你猜的沒有錯,也是因為他。這個人在我們和張堅的戰爭之中,是最為特殊的關鍵人物。而我選擇到香港來,是因為張堅要不了多久也會來這裡。這裡將是新的應許之地,也將是我們和他的最終之戰。」

「應許之地,最終之戰?您是說我們……」契約者吃驚地道。

「我們都會死。我的孩子,我們最終都會死。但是我們會死的有價值。」先知病態的臉上浮起了一絲紅暈。

「是的,先知那些炮灰們最新章節reads;。」契約者低下了自己的頭。

先知頓了一頓,看著契約者道,「既然你已經明白了一切,那麼我要你現在開始就盯著這個人。」

「盯著他?」契約者皺眉道,「可這又是為什麼呢?」

「因為張堅會來找他,這是我們在這裡找到張堅行蹤的最好辦法。」先知平靜地道,「我們在這裡人地兩疏,但是卻更適合我隱藏。張堅無法從其他的任何渠道得知我們的消息。而我們卻可以通過范劍南來發現他。以便在未來我們和他的戰鬥之中爭取到主動。」

「是的,先知。我會盯著范劍南的。不過他也許會發現我。我對盯著他而不被發現沒有什麼信心。」契約者搖搖頭道。

「那就被他發現好了,他不會把你怎麼樣的。自始至終,他也不會是我們的敵人。好了,你出去吧,我有些累了。」先知擺了擺手,他這把年紀,又身患絕症。確實受不了太長時間的談話。他甚至已經開始喘息,無奈之下只能拿起放在身邊的氧氣面罩,按在自己的口鼻上。

契約者看了這個老人一眼,恭敬地行禮,然後走出了房間。先知吸了一會兒氧,才使自己的呼吸恢復正常。他喃喃地道,「這是我最後一件事了。希望還來得及。」

在天機館范劍南依然在為秦世節的事情而困『惑』,他依然在研究那些巫文。但是隨著他對巫文的研究越是深入。就越是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因為這些巫文無論從那一點都完全打破了常規。一些術法運行的最基本規律在這些巫文的面前顯得是如此的蒼白無力。

到了最後他的腦子裡突然傳來了一絲刺痛,一滴血從他的鼻子里落下,滴在了面前的白紙上。范劍南立刻推開椅子站起來,搖搖晃晃走到了陽台上,深深地呼吸了幾次,才把腦中的刺痛緩解下來。他臉『色』蒼白地扶著陽台的欄杆,沉重地呼了一口氣。

這幾天他太過痴『迷』於這些古代巫文,已經幾次出現了這種走火入魔的先兆了。不過,每一次他都在最關鍵的時候後撤了一步。避免了身體出現更大的傷害。但即便是這樣,他依然有些吃不消了。在陽台上他快速使自己平靜了下來,轉頭看著桌上那些巫文,他也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房間的『門』被輕聲地叩響了昏事最新章節。在這個時候來找他的,只能是馮瑗reads;。他立刻走到了房間里,把那張帶血的紙張『揉』成一團拋進了廢紙簍。「

進來吧,『門』沒鎖。」范劍南故作輕鬆地笑了笑。

馮瑗走了進來看著他。有些微微吃驚地道,「你沒事吧。我怎麼感覺你的臉『色』有些差。」


「我?」范劍南聳聳肩故作驚訝地道,「我能有什麼事情?對了,你最近那攤事情還順利么?」

「還好,你名下的那塊地已經開發完成,而且銷售情況良好。保守估計你也能賺到一倍的利潤。因為那塊地的價格。你真是佔了大便宜了。」馮瑗笑著道。「說吧,該怎麼感謝我?」

范劍南『摸』了『摸』鼻子故作猶豫地思考了一下道,「要不然,我明天請你吃飯?」


「就只是吃飯這麼簡單?」馮瑗愕然道。

「那就改成吃完飯。如果還不行的話,那麼我們就在吃完晚飯之後,加點其他的項目,比如看個電影。或者直接找個地方『浪』漫一下。」范劍南笑著道。

「我才不要。什麼『浪』漫一下,你肯定又想找借口去夜店鬼『混』。」馮瑗笑著道,「我還能不知道你?」

「這怎麼可能?我早就和祝青鋒那個『花』『花』公子劃清界限了。我現在有你就足夠了。」范劍南一本正經地道。

馮瑗笑著道,「少來了。還不是我一轉身,你又跑去『花』天酒地了?」

「這事其實有些誤會。這男人和『女』人啊,對待朋友的方式是不同的。」范劍南笑著道,「『女』人呢,即便是最好的同『性』朋友,也比不上男朋友。但是男人呢?即便他有了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友,但是有時候他還是會和同『性』朋友一起『花』天酒地一番。」

「呸,你這是什麼歪理?」馮瑗笑罵道。

「真的,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你是沒見到,我有個朋友結婚了之後,一遇到老婆回娘家,簡直就像是過節一樣,打電話把所有的哥們都約到家裡。通宵的打牌吹牛,看球賽。這充分證明了男人不能沒有『女』人,但是也不能沒有朋友。」范劍南振振有詞地道神遊仙劍奇俠傳最新章節reads;。

「行了行了,別貧嘴了。你的那個客戶又來了,在會客室等你呢。」馮瑗笑著道,「我看他的氣『色』好像很差的樣子。他不是那個很有名的投資天才么,怎麼也會來找你算卦?你不是一向都很討厭他們這類人么?」

「沒辦法,客戶就是客戶。」范劍南聳聳肩道,「我們開『門』做生意的,可不能太挑客戶了。」說完他笑著抱了一下馮瑗,轉身下樓去了會客室。

在會客室里,范劍南見到了秦世節,這個英俊的年輕人幾乎在幾天之內蒼老憔悴了很多。

范劍南皺眉道,「秦先生,你的臉『色』不太好,有沒有去找醫生看看?」

「去醫院檢查過了,沒有什麼病,但是我能感覺得出來,我正在越來越虛弱。」秦世節平靜地道,「我知道,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也許幾個月,也許只有幾周。我今天這次來,只是順便路過來看看你。真的很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別這麼說,我可沒能幫上你什麼忙。」范劍南搖頭道。

「有些時候,人主宰不了命運,這一點我是理解的。」秦世節苦笑道,「但是我也知道範大師為了我,可以說沒有少努力。所以即便不能改變什麼,我也很想再過了看看你。說一聲謝謝。」

范劍南看到他的表情,說實話心裡也不是很好受。畢竟秦世節是慕名而來的,而自己對他的情況根本就沒有什麼太好的對策。就連契約者也說沒有辦法,他范劍南又能怎麼樣?

所以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范劍南嘆息道,「實不相瞞,秦先生,這幾天我一直在思考你的問題。現在多少也算是有了一點頭緒。這個時候你卻似乎要主動放棄,這讓我感到有些困『惑』了。」

秦世節搖頭道,「我仔細想過了那個契約者的話,我覺得他說沒錯。當初確實是我主動簽下那份合同,如果我這幾年所獲得的一切,真是用我的命數換來的。那麼我覺得我在這個時候要求毀掉契約,也顯得有些過於理想化了。所以我決定就這樣算了。」

「就這樣算了?」范劍南皺眉道,「雖然說機會真的不大了,可是我覺得,還有一個辦法值得嘗試一下。」

… c_t;「還有辦法?」秦世節驚訝地道reads;。[棉花糖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我以為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了。」

「你的問題在於運勢全部被轉移到了財運上,這就導致了你本身命力薄弱。舉個例子說,就像是一枚電池,本身的電量就有限,又經過了超出本身負荷的快速放電。導致了電池之中的存電嚴重不足,提前報廢了。」范劍南緩緩地道,「但是萬事也都不是絕對的,能量總是在相互轉化,這就給了你一個機會。」

「是什麼樣的機會?」秦世節緊張地道。

「每一個人因為生辰八字的不同,導致了一些先天的情況不同。也就是像中醫的理論,說氣血的運行和時間有關。其實仔細分析的話,每一個人的生辰八字也確定了他身體內的某種氣機變化。」范劍南緩緩地道。

「我不是太明白。」秦世節皺眉道。

「就像有的人,早上精神很好,而晚上就會犯困。而有的人卻是典型的夜貓子,到了晚上才精神好,根本不想睡覺。這就是由於個人體質的不同,而這種體質的不同和一個人的命理八字也有一定的關係。因為一個人的命理八字往往確定他的先天體質。」范劍南想了想道,如果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對你的命力進行補充的話,或許能夠延長你的壽命。不過這只是理論上的可能,我也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補充命力?」秦世節想了想道,「好像是這樣,不過范大師,這真的能行么?而且具體應該怎麼做呢?」

范劍南想了想道,「你有沒有聽說過諸葛借壽的故事?」

「諸葛借壽?」秦世節想了想道,「聽說過一些。據說三國時蜀漢的天才軍師諸葛亮,因為壽命將盡,曾經祈天借壽。不過當時他也沒能成功,而且那都只是傳說。」

范劍南微笑道,「傳說未必無因。諸葛亮是道教的信奉者,自然在病危之時,就用道教的穰災方法達到延緩命終向天借壽的目的。道術和玄術,同源同宗,都是中國本土生土長的術法冷酷校草的極品未婚妻conad;

。而且在歷史的長河中,曾經接納融匯了許多的相通之處。再者,宇宙的真理只有一個,金字塔的基礎層面森羅萬象,而隨著境界的不斷升高,逐漸達到了殊途同歸的結果,到了塔尖,就歸入一真實相。所以說借壽之法是值得借鑒的。」

秦世節愣愣地道,「這世上真的有這麼玄妙奇幻的事情嗎?」

「你所經歷的這些,因為一直文書而改變了整個命運的事情,難道還不夠玄妙奇幻么?」范劍南微微一笑道,「況且一切玄妙奇幻的都只是表象,而內在蘊含的則是道理。」

「道理。」秦世節喃喃地道。

「無權不可為之勢,而不循道理之數,雖神聖人不能以成功。()」范劍南嚴肅地道,「所謂道理,就是規律。[八零電子書]人的行事,則為人道。而天體運行之規律,則為天道。最新章節全文閱讀涵蓋一切的總體規律,就是大道。你既然求上了我,我就不能袖手旁觀。這不符合我的做人原則。不過,我也必須告訴你,借壽的方法成功率極低。一方面,是因為我具體操作的緣故。而另一方面,也有你本身體質的緣故。並不能保證成功。」

「這麼說,還是有機會的?范大師,無論是多麼困難,我都願意嘗試,哪怕是一線生機,我都不想放棄。」秦世節連忙道,「具體該怎麼做?」

「諸葛借壽所用的是七星燈法。十二方蓮花怒放圖,退去色彩,把四圈的交結點做上紅色的標記,每圈十二個紅點,四圈共計四十八,加上中間的一個紅點,正好四十九個,這就是諸葛亮的祭燈的布局。」范劍南緩緩地道,「這是一種奇門遁甲和天文術數的結合方式。因為傳統認為,北斗主死,南斗主生。諸葛亮當時用的是北斗和南斗的相生演化局。」

「這個,我真是不太懂。」秦世節苦笑道。

「你不懂也沒有關係,反正我會幫你操作。這樣吧,你先回去等著。我做好準備之後挑一個合適的日子再通知你。」范劍南想了想道。「最近,你最好不要出門。就在家裡等著。而我準備妥當之後會提前通知你。」

「那就多謝了。」秦世節連忙道,「我這就回去等著,這幾天我什麼都不做,哪裡都不去,專心恭候范大師。」

范劍南點點頭道,「好了,你先回吧。為了確保能夠成功,有些東西我還得再仔細推敲斟酌九州·結海樓conad;

。」秦世節這才滿是感激地走了。

在聽到范劍南要為他的一個客戶借壽的時候,蒼雲嘯第一個起身反對,他神情嚴肅地道,「劍南,我知道你這人心善。不過,這件事你最好還是要再斟酌考慮。借壽之法,自古以來就是一種禁術。老輩人認為借壽的法子有違天和,甚至比逆天改命都要嚴重。這也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這涉及到術法之中最為高深的部分。且不論施術操作者是否會受到術法反傷,即便對於你的那位客戶也未見得是一件好事。」

馮瑗有些好奇地道,「老蒼,你也知道借壽?」


「我當然知道,在古茅山術之中就有類似的術法。不過即便是術法高手也鮮有成功的例子。我說句不好聽的,就連諸葛武侯這樣精通天文地理,對奇門遁甲研究很深的天縱奇才,也沒能借壽成功。劍南,你又憑什麼認為你可以?」蒼雲嘯滿是憂慮地道,「我的意見是推了這份委託。因為這遠遠超過了卦術的範疇,而已經是禁術了。一旦施術出現問題,術力就會反噬,而首當其衝的就是你這個施術者。你真的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外人冒這樣的風險。」

范劍南點點頭道,「你說的這些我也都曾經考慮過。但其實如果小心謹慎的話,施術的風險是可以被控制在一個極為小的範疇之內的。所謂的有違天和,施術者易遭天譴的傳說,也只是為了警示後人,這種術法的危險性。其實根本就沒有天譴之說。至於說我為什麼要幫助一個並不相干的人,其實是因為我想這麼做。說真的,我很不想看到一個年輕的人就這樣死去。」

「劍南,我看這事也夠玄的。再說,就連你說的那個契約者都沒有辦法。你又能怎麼樣?而且你那個客戶為了錢和成功,可以不惜一切。想必也不是什麼好人。他利用那個契約混得風生水起,突然又不想承擔這種後果了,跑來找你幫忙。我覺得就不該管這樣的人,讓他自生自滅去。」馮瑗搖頭道。

「你們怎麼都像是商量好的一樣,統一口徑反對啊?」范劍南輕笑道,「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的。當年秦世節也不過是一時糊塗,他應該有第二次選擇的機會。而且,我也有把握。」

蒼雲嘯皺眉道,「你確定么?」

范劍南點點頭道,「我確定,不過蒼雲嘯,這件事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

「我的幫助?」蒼雲嘯皺眉道。

「是的,你對古茅山術和相關的術法了解得比較全面拽小姐只屬於我一人最新章節reads;。所以我想請教你一些問題。」范劍南嘆息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