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去去去!趕緊去給小月子看看,你要是一會兒不能讓他恢復如初,你口中那個老頭子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是!」鳳妃湮朝著巫老行了一禮,「勞煩巫老替我護法。」


最開始鳳妃湮確實只是打算幫邵月拔除寒氣便了事,可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她卻發現邵月的體內似乎因為那殘存的一絲寒氣有了新的變化。

邵月本就是水屬性的幻靈師,擁有的更是極為純凈接近本源的水精靈作為召喚獸。一絲極致之冰寒氣進入他的體內,本就對他造不成什麼傷害,而眼下更是有著和他玄力融合的趨勢。

所以鳳妃湮臨時改變了主意,決定成全一番邵月。否則的話,她也不會獅子大開口,狠狠地訛了邵英五千積分。

而她的計劃如果成功,那麼之前所說邵英這五千積分並不虧,倒不是作假。即便她失敗了,對於邵月來說也沒什麼多大的損失。

巫老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打算做什麼,但卻相信鳳妃湮不會亂來。當下應允幫她護法,便安靜的走到了一旁。

「小冰!」鳳妃湮倒也乾脆,直接召喚出了小冰。寒風吹過,一名身穿藍色肚兜,膚白勝雪的漂亮女童出現在她身邊。

巫老見此「噌」的一下站了起來,臉上又驚又疑,「這……這是魔獸?」

她能感覺到小冰身上純粹的極冰之力,與她在邵月體內感應到的那絲力量極為相似。

小冰眨巴著一雙湛藍的大眼睛咕嚕嚕的直轉,好奇的偏頭看向巫老,卻被她醜陋蒼老的面容給嚇了一跳,飛快地躲到了鳳妃湮身後,「姐姐,有老妖婆!」

「小冰不許胡說!」鳳妃湮一把捂住小冰粉嫩的小嘴,滿臉訓斥,眼中卻含著無盡的寵溺,「巫老別介意,小冰靈智才開,與尋常孩童無異,她不是有心的。」

沒有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容貌,縱然巫老看上去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但當著人家的面這樣說,鳳妃湮還是覺得十分尷尬。

巫老不在意的揮揮手,一雙眼珠子幾乎就要黏在小冰身上,「她當真是你的召喚獸?」

鳳妃湮點點頭,「小冰就是霧冰花獸。」將小冰從自己身後拉了出來,她柔聲哄勸道:「小冰乖,這是巫婆婆,不是壞人。」

小冰粉嫩的小嘴微嘟,兩個腮幫子也鼓鼓的,眼中儘是不解,「姐姐,白哥哥說的,老妖婆和老巫婆是一樣的!」

小冰口中的白哥哥就是血玉,只因為它現在一身白毛未退,小冰順口就給它起了這麼一個稱呼,之後怎麼教她,她都不願意改口。

鳳妃湮此刻找塊豆腐撞死的心情都有了,她就不應該將小冰交給血玉帶,這都教了她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她尷尬的朝巫老笑了笑,訕訕的道:「巫老……」

「無妨,無妨。」巫老現在的注意力全在小冰身上,以她的修為自然能看出小冰絕非聖階魔獸,而不是聖階魔獸卻可以幻化人形,即便是她也從未見過。

她扯動了一下僵硬的面容,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溫柔一些,朝著小冰招了招手,「小不點,過來婆婆看看。」

「才不要!」小冰朝著她淘氣的吐了吐舌頭,做了一個鬼臉,然後轉身又躲到了鳳妃湮身後,只留下一雙大眼睛在外,好奇地朝巫老看去。

。 傅瀟曦回到大宅,直奔書房,開了電腦,看著數字一直漲紅,線條跳動的有點詭異,現在這個時候,K.T.遇到這樣事情,回國之前一跌再跌,怎麼回國第二天就開始回升了。不知道的人還會覺得風平浪靜,這是K.T.的實力,可是傅瀟曦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沒有那麼簡單。

「瀟曦姐,調查報告剛出來,現在是有幾個勢力在大量收購散股,看起來他們沒什麼聯繫,但是幾乎是同時出現收購的,反而很大可能背後是同一個金主」安妮門也不敲直接走進書房,把報告資料往桌子上一放,行李箱放在門口,氣喘吁吁地說。

「臭丫頭,門也不敲」

「怎麼啦,不行啊,難道你屋裡藏男人了」安妮說著往沙發上一坐,一點都不客氣地吃著桌子上的水果,「你今晚跟顧老爺子提了嗎?如果沒有顧家幫忙,這次可能真的要毀了,紀家是我的恩人,紀老爺子是你外公,千萬不要有那樣的一天」。

傅瀟曦沉默。

「你不會還沒說吧,今晚這麼精心打扮可真是浪費了,雖然說,現在財政大權在顧晟手上,你跟這個顧少爺一點交情都沒有,但是你只要跟顧老爺子提,他總要賣他爺爺的面子吧,你要是再不懸崖勒馬,K.T.可真的要跌落谷底了,這次對我們K.T.來說是個大劫,可是對顧家來說,那點小錢都不夠他們塞牙縫的,顧老爺子疼你我看也不是虛情假意……」

安妮啃著蘋果,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

「再約一次顧爺爺吧,就說我想看梅花,冬天一來正是梅花開始的時候。還有收購散股的人到底是誰,去查一下」傅瀟曦閉著眼睛,她知道K.T.真的是奄奄一息,除了拚命守護外公的心血之外,還有K.T.上萬名員工的生計,她可不能一夜之間,讓這麼多跟著她吃喝的人都失了業…….

「知道了,來的時候就已經交代了查清楚,估計明天後天會有結果。本來還以為,準備一塊玉,既能讓你去看望顧老爺子,還能讓你去請顧老爺子幫忙,沒想到理想這麼豐滿,現實這麼骨感,拜你所賜,又要浪費腦細胞準備禮物了」

傅瀟曦笑了笑,睜開眼,看到門口的行李箱,「你拉這麼大行李箱幹嘛,沒你的房間」。

「不是吧,我這麼兢兢業業,難道你要我…流落街頭,無家可歸嗎,你忍心嗎,你的良心過得去嗎,你捨得嗎,你……」

「後院有間雜物房,應該容得下你」傅瀟曦笑著打斷了安妮的話。

「懶得理你」安妮起身,拉著行李箱出了書房,整棟大宅上上下下被翻了個遍,二樓邊角有一間房,不起眼,房間也不大,但是這間房最好的是出了陽台就能看到前院,看到大門,安妮毫不猶豫住了進去。

或許傅瀟曦也只有在安妮面前才能做回自己,在這麼多人面前偽裝,真的很累,沒有人在的時候,她們倆才能像姐妹一樣。傅瀟曦這些年,也虧得安妮在身邊,否則也許在國外的時候就垮了。

玲瓏樓下。

「回玲瓏堡」。

司機啟動了車子,顧晟合下了筆記本。

「你還不出手?你可真是忍心,她不是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小寶貝嗎,你可真捨得讓她陷於如此水深火熱之中」。於駿坐在副駕上,玩弄著手裡的打火機,邊說還時不時回頭看看顧晟,「幾個大批量收購的位置坐標都是在林市,這也只可能出自同一個人之手,在林市能吃掉K.T.的除了你顧晟,還能是誰,除非這個人不是林市的……」

到底是誰在背後收購散股,雖然對於顧晟來說,K.T.就是個小塊頭,但是能吃下K.T.的人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

顧晟沉默不言。

於駿轉過身去看著顧晟,便不再開口,自從十歲那年,顧晟救了他一命,他就跟在顧晟身邊,顧晟在想什麼,只要他不說,永遠不會有人猜得透。只不過他明白,顧晟創立這個公司,完全不與顧氏掛鉤,他的公司叫「玲瓏」,他的家叫「玲瓏堡」,他的所有一切幾乎都與玲瓏有關,這些都是因為傅瀟曦,顧晟是不可能讓傅瀟曦繼續這樣,他肯定有他的打算。

回到玲瓏堡,一進大廳的門,管家蘭姨就迎上來說:「先生,顧園來了電話,說是傅家小姐要跟老爺子去看梅花,老爺子答應了,想讓你安排人去接他」。

「知道了,給顧園回個電話,就說隨時可以」顧晟撂下一句話直接上了二樓。

顧晟板著臉坐在電腦前,K.T.現在真的是苟延殘喘,傅瀟曦再沒有行動,反而不正常,只是,為什麼想方設法去接近老爺子,也不來跟他說,傅瀟曦不可能不知道現在的顧家真正的掌舵人是顧晟。

顧晟回到書房就先給於駿打了個電話。

「安排一下,大量收購K.T.散股。」

於駿是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也不像是要打持久戰。

顧晟掛了電話之後就接了爺爺的電話,通知他明天就去鷺山。 最後在鳳妃湮連哄帶騙之下,小冰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跑到巫老身前轉了一圈,隨後又飛快的躲回了鳳妃湮身後。

「鳳丫頭,你運氣當真是好啊!」巫老現在都有些後悔自己發下了那個誓言了,怪不得鳳妃湮這麼緊張小冰,之前說什麼也不讓她現身。

能夠化形的九階魔獸,的確罕見。更何況小冰的本體還是霧冰花,那更是足以引起諸多水、冰雙系強者覬覦的仙草。


如果說之前巫老對驅除寒毒只有三分把,那麼在看到小冰之後,她卻又多了三分把握。

「巫老謬讚了,我們現在開始吧!」鳳妃湮說道。

「好,我替你護法。」巫老頷首道。

「小冰。」鳳妃湮一手招過小冰,輕聲跟她說了兩句話,小妮子湛藍的眸子瞬間就亮了起來。

小冰飛到邵月身邊,肉嘟嘟的小手在他僵硬的身體上戳了戳,滿臉好奇,「姐姐說的就是這個大哥哥嗎?」

「嗯,小冰一會兒聽姐姐的吩咐,然後就釋放出寒極精髓,知道了嗎?」鳳妃湮在她頭上揉了揉,小冰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知道了。」小腦袋用力的點了點,一臉認真的說道。

「那我開始了。」鳳妃湮深吸了一口氣,將邵月從床上扶起盤膝坐好,自己則是飛身坐到了他的身後,素手輕輕貼到了他的背上,一層冰藍色的霧氣瞬間從她的掌中發出。

巫老一言不發的站在一旁,淡淡的掃了一眼鳳妃湮便將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小冰身上。

只穿了一件肚兜的小女孩歡快的在屋子裡飛來飛去,不一會兒,原本溫暖如春的竹樓里便開始大雪紛飛。一層層的冰霜開始沿著竹樓四壁蔓延,而鳳妃湮和邵月身上更是覆蓋上了一層雪花。

巫老眉頭微蹙,這會兒即便是她,都有些看不懂鳳妃湮到底想要做什麼了。

照理來說她只需要將邵月體內的那一絲極冰之力引出,便能讓他醒過來了。可現在鳳妃湮卻根本是反其道而行,非但沒有將那絲極冰之力引出,反而還不斷的朝邵月體內灌輸著寒氣。

眨眼的功夫,小竹樓就變成了一間冰室。站在竹樓外的邵英頓時察覺到了不對勁,白蒙蒙的霧氣不斷從竹樓中溢出,還夾雜著絲絲寒氣。周圍的奇花異草更是因為這些寒氣的侵襲,收攏了枝葉,躲避著寒冷。


邵英發覺不對便想要進竹樓一探究竟,結果卻被巫老之前布置下的禁制阻擋在外。他頓時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在外來回踱步,隔一秒就朝著竹樓瞥上一眼,期間連同對藍迪也均是沒有一絲好臉色。

藍迪心裡也是納悶,搞不懂鳳妃湮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而對於邵英的疾言厲色,他也只能暫時忍氣吞聲了。

竹樓內,鳳妃湮與邵月所在的那張竹床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一張寒冰床。兩人身上均是發出一閃一閃的藍光,伴隨著兩人的呼吸,有節奏的閃爍著。

藍光每閃一次,巫老便發覺邵月身上的寒氣就強盛一分。直到藍光不再閃爍,邵月身上的寒氣也濃郁到了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

即便是巫老這樣的修為,也不敢貿然靠近。

「這小丫頭到底想要做什麼!」巫老眼底又驚又疑,她敢肯定,邵月現在體內的玄力恐怕已經完全被凍結住了。而從他蒼白的臉色,發青的唇瓣不難推測出,同時被凍結的,還有他的五臟六腑以及血液脈絡。

怪不得鳳妃湮不讓邵英待在竹樓里,如果那個莽夫在這見到現在這副情景,說不定早就衝上去將鳳妃湮一掌拍死了。

就在巫老琢磨著鳳妃湮到底作何打算之時,只見她一直緊閉著的雙眼忽然睜開,口中發出一聲長嘯,高聲呼喊道:「小冰!」

一直在竹樓內到處飄蕩的小冰聽見她的呼喊立即一個漂亮的乳燕還巢,朝著鳳妃湮飛撲而去。

頓時,一襲銀白如雪的長裙出現在鳳妃湮身上,額頭上更是點綴著一顆璀璨的水滴形冰晶。冰藍色的魔紋從冰晶上蔓延而出,轉眼間便覆蓋住了鳳妃湮大半張臉頰。

一股古老的洪荒氣息從她身上升起,冰晶鏤空面具上無數的藍色液體流動著,一道道的魔紋開始在鳳妃湮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遊走,順著她緊貼著邵月的雙手,融入他的體內!

「這……這是……」巫老此刻已經驚訝得合不攏嘴了,這些冰藍色的魔紋她並不陌生,正是寒極精髓!

當鳳妃湮將寒極精髓融入邵月體內之時,他亦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悶哼。屋內明明寒氣逼人,猶如處身於冰天雪地之中,可邵月的額頭卻還是滲出了細密的汗珠,順著他蒼白的肌膚蜿蜒而下,片刻功夫便浸濕了他身上的院袍。

「這丫頭……邵英當真說的沒錯,這丫頭就是一個瘋丫頭!」巫老這會兒終於明白鳳妃湮到底在幹嘛了,她竟然妄圖以寒極精髓的力量強行提升邵月的屬性!

霧冰花入葯原本就能煉就冰靈丹,可以起到洗髓伐毛的效果,讓水屬性的玄者有一定幾率領悟出冰屬性。鳳妃湮的做法卻更加直接,以霧冰花獸為媒介,直接利用寒極精髓的力量替邵月洗髓伐毛,使他的屬性全面提升!

「可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雖然接觸不多,但巫老卻早已看穿鳳妃湮那不見兔子不撒鷹,一毛不拔的性格。如果僅僅只是為了五千積分,她可犯不著對邵月如此之好。

「怪不得,怪不得她之前會說這五千積分邵英花得並不虧。」巫老喃喃自語道:「如果真的被她成功了,這何止是不虧,邵月簡直是撿了一個大便宜!」

這樣的機遇可遇不可求,霧冰花早已在大陸絕跡多年,除了少數大家族內恐怕還存有幾顆冰靈丹之外,就連她這個丹堂的堂主,都未曾見過這種丹藥。

如果不是有鳳妃湮相助,邵月終其一生,恐怕都不一定能夠獲得如此的機緣!

。 第二天早上車子就停在了顧園門口,等著顧老爺子。

「你怎麼也來了,我以為你跟平時一樣,只是派了司機過來接我而已。」剛開了車門,顧爺爺就看到後座上的顧晟。

「我也很久沒去鷺山了,就想去看看,最近公司也沒有什麼事,難得有時間陪你,我也可以放鬆放鬆」。

顧老爺子坐上車后,車子就往鷺山駛去

還沒到就看到傅瀟曦在那裡等著了。

傅瀟曦看著一輛黑色勞斯萊斯,這是在墓園山路上遇到的那輛車,果然是顧家的人。

「丫頭,在這裡等很久了嗎?外面太冷了,你先進別院待著,站在這裡要凍壞了」。顧老爺子剛下車就看著傅瀟曦說。

「沒事的,鷺山這麼大,小的時候也就來過一次而已,我都忘了怎麼走了,要是我自己進去,肯定要迷路的」傅瀟曦看到顧爺爺就迎了上去,只是沒想到,隨後車上還下來一個顧晟。

顧晟一句話也沒說,跟著他們進了鷺山。只不過,顧晟進了鷺山之後並沒有跟他們一起走。

鷺山在林市的郊區,其實也就是好幾座丘陵,是以顧奶奶的名字命名的,當年的顧爺爺送給顧奶奶鷺山,裡面所有的裝潢,花草樹木,每一個細節,都是按照當年顧奶奶的喜好去安排的,後來有翻修,但是風格絲毫沒變,也難怪世人都說顧家都是情種,起碼到現在,不管是顧爺爺,還是顧晟過世的父親,二叔,三叔,他們的家庭婚姻關係在林市的口碑極佳,顧爺爺當年和顧奶奶,估計也會一段濃烈的愛情故事。


鷺山有一片梅花林,置於鷺山的最裡面,鷺山阡陌交通都是人行路,只有一條路電頻車可以通行,翻修的時候改了這麼一條可以通行電頻車的路,其實也還是方便這裡的人照顧鷺山。

顧老爺子堅持不坐車,走著到處看看。

從門口到梅花林,走最近的一條路,也要從早上走到下午。

中午在鷺山別院吃飯。

吃飯的時候顧晟出現了,但是卻異常安靜,氣氛深沉又壓抑,別人都說飯桌上談事情成功率高,但是顧晟自帶的氣壓讓傅瀟曦一句話都不敢說。

剛好過了中午,下了幾天的毛毛雪也已經停了,天微晴。

傍晚時分,他們走到了梅花林,太陽像伸了懶腰似的,從雲層中慢慢透出夕陽的微光,稱的梅花極美。

飯後傅瀟曦陪著顧老爺子繼續走,走過一片沉香林,遠遠的就看到了梅花,

「丫頭,你顧奶奶當年,也跟這梅花一樣美,要不是你們陪著我過來,我可不敢一個人來,我總能在花海里看到你顧奶奶的影子。」顧爺爺頓了頓,「老了老了,人就不中用了,眼睛還一直看錯」顧爺爺笑著說,傅瀟曦看著顧爺爺眼睛里微微濕潤,默不作聲。

就這樣,傅瀟曦陪著顧爺爺一步一步走到梅花林,找了一張石椅坐下。

「丫頭,你離開之後,把傅氏和紀氏合併了,現在公司還好嗎?」

傅瀟曦顫了一下,今天過來就是有目的的,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開口,她在這裡陪著顧老爺子,她都很意外自己這麼沉得住氣,顧爺爺這麼問,難道是知道了什麼嗎?

「顧爺爺,我確實有點事情想請您幫幫忙」顧曉曦順勢就話給說了,「K.T.在一個項目上出了意外,如果沒有資金,估計公司活不下去了」。傅瀟曦咬了咬嘴唇,頓了頓,看著顧爺爺感覺是過去了好久,「如果顧爺爺沒辦法的話,也沒有關係,我會另外想辦法解決」。

話沒有挑明,但是意思卻非常明確。


「沒關係,我會跟顧晟談談的」,顧老爺子說完,拄著拐杖自己往梅花林里走去。

顧老爺子的思念,也許只有他自己能體會,傅瀟曦沒有跟上去。

也希望顧爺爺是真的能幫忙才好。 鳳妃湮真的是好心泛濫平白無故幫了邵月一個大忙嗎?

當然不是!

她雖然欣賞邵月的為人,但還不至於到消耗小冰的本源幫他提升屬性的地步。之所以這樣做,鳳妃湮看上的是邵月的召喚獸——水精靈!

水精靈雖然也可以歸屬到魔獸一類,但卻並不是純粹的生命體,至少它並不具備什麼靈智,有的只是本能的反應以及對屬性力量的絕佳駕馭能力。

鳳妃湮將極致之冰融入邵月體內之後,也同時將潛伏在他體內的水精靈一併凍結住了。

邵月之前在擂台上被永凍之域封印的時候,水精靈並沒能及時回到召喚空間,而是跟著邵月的身體一起被冰凍住了。

屬性上的壓制讓鳳妃湮控制起水精靈來絲毫不費吹灰之力,再加上邵月現在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根本無法做出反抗,讓她的掠奪更加輕鬆。

小冰的一絲靈識隨著寒極精髓一同進入了邵月體內,粉雕玉琢的小奶娃此刻縮小了無數倍,身體呈現則透明之色,看上去就如同一個小精靈般,分外可愛。

此刻小精靈正揮舞著她肥嘟嘟的小手,整個人趴在一條「冰龍」身上,嘴裡不停的發出「咔嗞」「咔嗞」的聲音。

這「冰龍」正是被凍結住的水精靈本體,小冰將它吞下肚子之後,四仰八叉的癱倒在邵月體內,舒舒服服的打了一個飽嗝。

鳳妃湮與她心意相通,見她吞掉水精靈之後,當下立即催促小冰做正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