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南星,我們去一個地方吧。」權志龍忽然說道。

「不要,現在是休息時間,你休想使喚我干這干那的,尤其禁止你去c1ub泡妞的行為。」南星眼也不睜。

「我發誓,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權志龍說的信誓旦旦,「南星,就答應我這一次嘛~~~」

說到最後,無敵小奶音又重現江湖了。

吃軟不吃硬的南星同學血槽空了。

原本在她面前那個還算成熟穩重(?)的權志龍到哪裡去了?

這讓她如何招架? 半小時后,南星站在了一個陌生小區,一家陌生的住戶門前。

「這是誰家?這麼晚打擾不太好吧?」南星對權志龍這心血來潮一般的舉動很不解。

南星不禁開始浮想聯翩了,難道,是他哪個紅粉知己的香閨?金屋藏嬌神馬的不要太刺激……(作者君:權渣渣,為你默哀,自從經歷和某水的激吻后你在南星小妹妹眼裡的形象就已經跌到零點以下了。)

「這是我爸媽家,房門密碼是xxxxxx.」權志龍的話打斷了南星的遐想,「我已經很久沒回來了,今天中秋節,就想回來看看。」

他沒有說的是,他也看出了南星今天莫名的失落,也不知道為什麼,冥冥之中一種衝動促使他把南星帶來了這裡。

或許在這裡能讓她感到一些家的感覺吧,他這麼對自己解釋道。

南星聽了,沒再說什麼,只是默默地依言輸入了密碼。

門應聲而開,她有些不自然地推開門走了進去,然後轉身小心翼翼的掩上門。

畢竟不是自己家,感覺像是在做賊一般的即視感讓南星有些鬱悶。

然而,正當她在心裡默默糾結的時候,屋裡的一扇房門打開了。

「志龍?」略帶吃驚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南星轉過身,便見一位面相和善的中年女人穿著睡衣站在卧室門口,正看著她,眼中難掩驚訝之色。

「oma,我餓了~」熟悉的小奶音撒嬌般的說道,搭配上可憐兮兮的小眼神。

話音剛落,南星便震精了,她條件反射般的捂住了嘴,瞪圓了眼。

歐漏,誰來告訴她,剛剛那句話真的是她說的嗎?不會是被權某人上身了吧?

這不是真的!一定是她開口的方式不對!!!

又是二十分鐘后

南星坐在了權家客廳里的餐桌前,正對著面前的一碗面狼吞虎咽著。

方才還不覺得,現在看到了吃的,肚子里的饞蟲就都跑了出來,於是她這才想起今天忙著綵排,表演,就只吃了早餐,午餐也就匆匆啃了一塊麵包打發了。


雖然餓的時候吃什麼都香,但不知道為什麼,南星還是覺得這碗面格外美味。

或許是因為,媽媽做的東西,有家的感覺。

雖然是權志龍的媽媽,但天下母親對孩子的愛都是殊途同歸的不是嗎?

想到這裡,南星的心情不禁有些複雜。

「志龍,慢點吃,沒人和你搶。」坐在對面的權媽媽慈愛的笑著說道。

「嗯!」南星不由自主的笑著應道。

雖然她關心的是她的兒子權志龍,但對於一個溫柔慈愛的母親,南星還是無法不微笑以待。


很快,一碗面就吃的見底了。

權媽媽阻止了想要幫忙的南星,把空碗拿去廚房洗了。

「你難得回來,這種家務活還是媽媽來做吧,我們志龍的手可是拿來寫歌的。」她這麼說道,語氣之中透出濃濃的寵溺。

又是一個溺愛孩子的媽媽,想到家裡的母老虎,南星不禁有些傷感,有些懷念。

如果是南星的媽媽,她一定會說:「小孩子不要這麼嬌氣,家務活什麼的能讓孩子乾的就都讓孩子干。」

兩相對比,累感不愛。

於是,南星就站在一邊看著洗碗的權媽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她的身影好像和媽媽的身影重疊了……


不知道,現在媽媽又在做什麼呢?

是在醫院裡守著依然昏睡不醒的南星,在心裡默默祈禱嗎?

想到這裡,南星眼神微暗,心裡不禁有些犯堵。

「志龍,你aba最近老毛病又犯了,總喊著頭疼,我就讓他吃了葯早點睡,今天臨睡前他還在看你的節目呢,要是知道你這會回家了,一定會很高興的!」權媽媽一邊洗碗一邊說道。

南星回過神來,說道:「既然aba不舒服,就別吵醒他吧,我今天回來的太突然了,打擾到你們了。」


「不會,你能回來我們就很開心了。」權媽媽轉過頭微笑著說。

「oma……」南星喃喃道,看著那抹暖心的笑容,有些失神。

視線忽然模糊了,看著眼前的那個身影,她有些分不清那究竟是權志龍的媽媽還是她自己的媽媽了。

行動快了思想一步,當她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她已經上前一步,從背後擁住了權媽媽。

是媽媽的感覺,一如想象中的溫暖。

她並不後悔這麼做。

「阿一古,我們志龍今天是怎麼了?怎麼變得像小時候一樣愛撒嬌了呢?」權媽媽微微側過頭,聲音中帶著一絲笑意。

「我只是……想oma了。」下巴輕輕的靠在對方的肩上,南星輕聲說道。

「好了,別膩歪了,時間不早了,快回房休息吧,明天你還要工作呢。」權媽媽也有些受不了兒子今晚異乎尋常的黏糊勁了,「你房間我每天都有打掃,放心睡吧。」

「好。」南星依依不捨的鬆開了手,「oma,晚安。」

「晚安,志龍。」

回到房間里,南星不禁好奇的打量起這個充滿了屬於權志龍的氣息的房間。

房間不算大,卻很整潔,東西放的一絲不亂,幾乎不像是一個男生的房間。

書桌旁有一架書櫃,書柜上有初高中時的教科書,不過看起來就像是新的一樣,由此推斷出書的主人不是個愛學習的孩子,也或許是因為漫長的練習生生涯侵佔了他太多的正常學習生活。

書櫃里除了教科書外,還有許多各色的本子,這些本子看起來到是新舊都有,只是舊的佔了大都數,可以看出使用的很頻繁。

關於這個,南星倒是知道,因為在權志龍宿舍的房間里也有很多這種本子,這是他用來記錄心情的筆記本,上面也有很多他靈感來了的時候寫的歌詞,有完整的,也有一些片段,bb的不少歌就是出自這裡。

視線移到了床頭柜上,南星便見上面擺放著一個相框,相框里裝著的照片上,一個小正太正齜著一口大白牙沖她笑得陽光燦爛。

「那是你嗎?」南星不禁感興趣的笑了。

原來現在的妖孽權志龍,小時候竟然長得這麼純良啊。

「不行嗎?」權志龍並不以為意。

就在南星伸出手準備拿起相框近距離瞻仰一下純良版小志龍之時,一陣熟悉的眩暈感襲來……

「已經十二點了嗎?」重新恢復意識的權志龍轉頭看向書桌上的小座鐘,發現時針與分針果然已在十二處重合。

「真可惜,本來還想仔細看看。」南星還對那張照片念念不忘。

「不就是一張照片嗎?我還有一本相冊,你要看嗎?」權志龍難得大方的說。

「什麼?你會有這麼好心?」南星懷疑他今天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你看不看?」要不是看她今天情緒不佳,他也不會這麼冒著自黑的風險來哄她開心了,不過他可是隨時會反悔的。

「看!」南星連忙說。

於是,權志龍便盤腿坐在床上,就著檯燈的亮度,將那本厚厚的相冊翻開了。

他指著相冊里的一張張照片,耐心的給南星講述著,屬於他的過去。

這本相冊似乎囊括了權志龍前二十年的人生,記錄了他成長的歷程。

其中參與的人南星大多不認識,但也有她見過的,比如永裴和勝賢哥,比如權媽媽.

「你的變化真大,老實說,是不是……嗯哼~~」南星不懷好意的說。

看過了他中學時期肉嘟嘟的臉蛋,以及那土斃了的髮型,再對比他如今雖然有點肉感但已經初具錐子臉模型的樣子,她真的不得不懷疑啊。

是化妝術太神奇以至於可以化腐朽為神奇,還是……呢

權志龍沒有回答南星的問題,不過他用行動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啪」的一聲合上了相冊。

「不看了,睡覺!」他哼了一聲,伸手準備關燈。

「哎,別啊!我錯了還不行嗎?」南星趕緊認錯,可憐兮兮的哀求道。

她還沒看夠呢!

「錯哪兒了?」他挑了挑眉,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gd是天生麗質,我不該口出狂言污衊他的。」南星只能在心裡默默感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我怎麼就聽著那麼彆扭呢?」他仍然不滿意。

「喂,你可別得寸進尺啊!」南星要揭竿而反了。

「那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們還是睡覺吧。」他掀開被子鑽了進去。

「gd最帥氣了,不愧是風靡萬千少女的少女總統,好崇拜他~~o(>_&1t;)o~~」南星在心裡默默牛內。

這次,他沒再說什麼了,不過,他靠在床頭重又打開了相冊。

隨著一頁頁的翻過,夜,也漸漸深了。

不知何時,他靠著床頭睡著了。

檯燈發出柔和的暖黃色光芒,照在未翻完的相冊上,正停在那一頁,是出道初期的權志龍。

青澀的笑容,並不算很帥氣,卻足夠耀眼,而且有種暖入心扉的力量,令人不由自主的露出由衷的微笑。

你的過去,沒有我的參與,彼此的人生卻會在未來的日子裡逐漸交匯…… 韓國三大電視台之一的sbs近期製作了一檔新的綜藝節目《強心臟》,形式類似美國的脫口秀,由國民mc姜虎東和當紅偶像李勝基擔任主持人。

第一期強心臟為博一個收視開門紅,不惜斥重金邀請眾多大牌藝人前來坐鎮。

bigbang的gdragon和勝利便赫然在列,除此之外,邀請名單上還有少女時代的允兒,g.o.d的金泰宇,epikhigh的tab1o,f1ytothesky的brain,mc夢,白智英等,當天的演播室可謂是群星璀璨。

1o月6日下午,南星便和勝利一起趕到了sbs大樓進行第一期強心臟的錄製。

兩人先在休息室化妝換衣服,待一切收拾妥當后他們便一起去別的休息室挨個拜訪前輩,因為今天來的大前輩很多,等一圈拜訪下來已經花了不少時間。

拜訪完回到休息室,南星坐在一旁玩手機,勝利偷偷瞄了瞄他志龍哥的眼色,便自以為不動聲色的溜去和cody姐姐們聊天去了,他幽默風趣的語言不時逗得姐姐們笑的花枝亂顫。

一邊正打得火熱,一邊正玩的悠閑自在,相安無事了一會,敲門聲突兀的響起,大家於是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請進。」作為代表的南星率先說道。

門應聲而開,進來的是當紅女子組合少女時代的允兒。

「gd前輩,勝利前輩,你們好,我是少女時代的允兒。」她禮貌的鞠了個躬說道,不算美艷卻足夠清純的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令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允兒xi你好。」南星站起身笑著說,「不用這麼多禮,bigbang說起來和少女時代也算是同期出道的呢,今天我們都是後輩,理應互相關照才是。」

「喂,作為前輩的架子呢?這也太熱情了吧?身為前輩應該和女後輩保持距離,你這麼說人家會誤會我對她有意思的。」權志龍突然出聲糾正道。(畫外音:最愛和女後輩玩曖昧的款爺你確定你有資格這麼說嗎?)

唯一能聽到他聲音的南星表情幾不可見的僵了一瞬,臉上的笑容也不知是該繼續掛著還是該冷下臉做一貫的屎面狀,一時間要笑不笑的很是尷尬。

她只是單純的覺得這個姐姐長得很面善很親切而已,南星在心裡鬱悶的想。

「gd前輩……」允兒也被這位據說脾氣不太好的前輩的熱情嚇到了,有點受寵若驚。

一邊默默觀望著情勢發展的膩膩在心裡暗暗捉急,他龍哥今天是怎麼了?身為隊長一向引以為傲的表情管理是死了嗎?

而且就算是對人家女孩感興趣也不該這麼不矜持啊,看剛剛那燦爛的笑容,作為可愛的忙內他都很少看到。

小熊貓不禁默默吃醋了。

「啊,允兒xi,的確不用太客氣的,好歹我們也是一起參加過《萬元的幸福》,一起挨過餓的關係,應該變親才是嘛。」勝利看不下去這越來越尷尬的氛圍終於出來救場了,只是救場的同時仍不忘他的勾搭大計。

「呵呵,是啊。」允兒的表情有些堂皇,但還是勉強笑著應道。

「時間不早了,節目也要開始準備錄製了,允兒xi還是快回去準備吧。」南星終於恢復了正常,帶著疏離卻不顯失禮的笑容下了逐客令。

「是,前輩,那我就先告辭了。」允兒如獲大赦,她差點沒被這冰火兩重天的態度逼瘋了,現在只覺得能離開實在是件幸福的事。

告別了允兒,勝利轉身看向他志龍哥,臉上帶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看我幹嘛?」南星被他那油膩的目光看的有些發毛。

「志龍哥,有情況啊有情況~~」勝利同學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熊貓。

「什麼情況?」南星翻了個白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