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十二尊主,這麼多年來守著通天塔,積累下來,實在真的深不可測!」在尊位席上,封神心中暗驚,十二通天塔雖然不是宗門,但其實也可以將其看成是一個特殊的聖地,而且通天塔相較其他聖地而言,擁有的資源要恐怖的多!

這根本就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林銘與黑暗尊主的這一戰,年齡、修為、武器、契約獸,沒有一項不是劣勢。

「這下林銘危險了,空間被封,只能正面作戰。」觀眾席上有不少妖精族的武者,很容易察覺到空間之力的改變。

使用不了空間之力的林銘,就如同飛鳥被折掉了一半的翅膀,還怎麼打?

擂台之上,黑暗尊主滿是黑色皺紋的臉上泛起一絲獰笑,「空間被我的契約獸封龍封住了,這下看你怎麼用你的空間意境,沒有那詭異的身法,你如何躲我這一劍!」

黑暗尊主說話之間,身影猛然消失,暗紅色的蛇劍在空中劃出一道裂痕,劍鋒走勢玄奧無比,根本無跡可尋。

在劍鋒呼嘯著接近林銘的時候,原本隱匿下來的魔元氣勁終於綻放開來,魔元凝聚無比,如同一道赤色極光。

面對這一劍,林銘面色平靜,既然躲不開,那麼不躲便是!

林銘腦海中陡然出現了當初八隕戰帝還是八重命隕境界時和一個巨魔族准帝交手的過程,那一劍,驚天動地!

深吸一口氣,林銘鎖骨之間的休門掀起一道天地元氣的漩渦風暴,從王者囚籠中歸來之後,林銘第一次動用了八門遁甲的力量!

「轟隆!」

浩瀚無匹的天地元氣灌注全身經脈,林銘在那一瞬間氣勢爆發到極致,甚至被黑蟒封鎖的空間都開始震顫起來,儼然要崩碎一般。

一槍刺出,捲起浩瀚無匹的真元,那一刻,時間都彷彿靜止了,槍芒與劍光擊撞在一起,彷彿琉璃破碎的聲音,沒有任何絢爛的爆炸光芒,黑暗尊主的劍光寸寸粉碎,而林銘的槍芒也在不斷的被消融!

「雷火意境,爆!」

在槍芒消散的一瞬間,林銘大喝一聲,蘊含在紫鉉槍上的雷火意境爆發開來,恐怖的真元肆虐,吞噬了聲音,整個擂台,全部被耀眼的光芒所覆蓋,在這樣的爆炸中,玄金地基完全被掀飛了,幾丈大小的金屬塊飛射出去,熔化的熔化,爆碎的爆碎。

氣勁四散飛射,林銘止不住身體,被震出了幾十丈遠。


而黑暗尊主同樣不好受,他幾乎是完全籠罩在了雷火意境爆炸的範圍之內,護體魔元爆碎,雷火之力湧入到黑暗尊主的體內肆虐!

他調用全身魔元才壓制下體內的雷火之力,一絲絲鮮血,從他的肩膀和胸口處流出。

什麼?

當光芒消散之後,看到擂台之上的情況之後,在場所有觀眾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兩人交手的玄金擂台已經消失了大半,而站在殘缺擂台之上的黑暗尊主……受傷了!

高高在上的尊主,通天塔的至強者,竟然被林銘擊傷了。


在場武者們已經不知道如何去表達心中的驚駭,原本以為,林銘的強大之處在於他神出鬼沒的空間意境,在於他的招式和作戰技巧。論正面作戰能力,他也不見得比鹽痴、摩訶強多少。

當初林銘贏開陽是靠的強大的靈魂防禦力,贏摩訶靠的空間意境的突襲,贏鹽痴是硬碰硬,但是林銘也受了一點輕傷。

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能想到,林銘體內會蘊含如此恐怖的力量,在八門遁甲開啟的那一刻,林銘身上爆發出的氣勢猶若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一般,讓人仰視都不能。

黑暗尊主面沉如水,他萬萬沒有想到,林銘竟能接下自己的全力一擊。

「這不可能,為何我之前一點也沒有察覺到他的隱藏實力,他全身上下灌注的真元到底是哪裡來的?」

握緊手中的深紅暗蛇,黑暗尊主眉梢皺起,聚元武者的修為一眼就能看出,至於真元的凝厚程度,雖然看不出來但也能大致感覺一些,可是現在面對林銘,對方的真元就彷彿憑空出現的,讓人始料未及。

而就在這時,林銘突然腳步一動,幾十丈距離一步跨過,雷火意境融入到紫鉉槍中,林銘對準虛空,一槍刺出!

這一槍,不是刺向黑暗尊主的,反而是刺向觀眾席的!

首當其衝的十幾個觀眾大驚失色,像林銘這種妖孽,他們根本半招都當不下來,被波及則重傷,被正面刺中,必死無疑!

「他發什麼瘋!」

「小心!」

那十幾個武者紛紛將真元催動到極致,四散逃開,然而相對林銘來說,他們的速度實在太慢了。

「我命休矣!」

一個武者臉色煞白,心中絕望,而就在林銘槍芒刺到他面前二十丈遠的時刻,異變突生!

那槍芒彷彿撞擊到了什麼看不見的東西,轟然爆炸!

絢爛的光芒閃得人睜目如盲,隨之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驟然響起,那簡直不像是生物能發出來的聲音。

「不好!」

擂台之上,黑暗尊主面色大變。

在剛才那一刻,他的契約獸封龍被林銘一槍刺中了七寸!

這怎麼可能?他的封龍融入虛空縫隙,消失與無形,在這種情況下,怎麼會被林銘刺中?

「去死!」

黑暗尊主一劍刺向林銘,紅色蛇劍吞噬了光芒。

而林銘對此渾然不覺,他面無表情的吐出幾個冰冷的字,「雷火之力,爆!」

「轟隆!」


虛空之中,鮮血揮灑,契約獸的慘叫之聲響徹整個武鬥場,一條黑色的蟒蛇被硬生生的從空間縫隙中轟出,鮮血淋漓,幾乎斷成了兩截!

(未完待續) 不知是死是活的黑蟒倒飛而出,林銘目露殺機,手指一彈一百多道血飲之印如蝗蟲一般向重傷的黑蟒撲殺過去,斬盡殺絕!

武鬥場的觀眾完全驚呆,之前以為自己要死在林銘槍下的那十幾個武者都是傻眼了,而電光火石之間,他們根本來不及細想剛才發生了什麼,而就在這時,黑暗尊主已經殺到。

契約獸被重創,黑暗尊主雙目血紅,「死!」

刺碎虛空的一劍,攜帶著黑暗尊主的全身真元向林銘刺來!

這一劍的速度快到了極致,而此時的林銘,因為攻擊封龍,林銘背對黑暗尊主,後背空門大開!

黑暗尊主的一劍已經刺向了林銘的后心,劍氣撕破護體真元!

林銘嘴角泛起一個弧度,空間之力已經解封,他的腳下真元流轉,金鵬破虛!

嚓!

黑暗尊主一劍貫穿林銘的背脊,然而隨著,林銘的身影如輕煙一般消失,只是殘影而已。

與此同時,在十幾丈遠的半空中,黑蟒封龍被血飲之印絞殺得鮮血淋漓,而此時的封龍,連叫都叫不出來,離死不遠了!

看到空中拋飛灑血的黑蟒,周圍的武者都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們當中雖沒人領悟空間意境,但是基本的眼力還是有的。

林銘剛才一槍刺中躲在空間間隙中的封龍,以此破開了空間的禁錮。

「太強了,在那樣激烈的打鬥中,林銘竟然都能分出感知來找到黑色蟒蛇的藏身之處!」

「感知?別傻了,黑蟒封龍躲在空間間隙中,那幾乎是另一重空間,隔絕一切感知,怎麼可能感知的到。」

「那他怎麼發現黑蟒的?」

「我怎麼知道?我要是能找出方法來,我也懂空間意境了。」先前說話的武者不屑的撇撇嘴,不以為然的說道。

空間間隙確實能隔絕一切感知,即便林銘的感知也不例外,然而林銘卻通過空間之力的波動,尋找到了虛空之中一處不圓融的地方,如果將空間之力比作水波,那麼在黑蟒藏身的空間間隙中則有一處小小的渦流,就是這一處渦流暴露了黑蟒的位置。

林銘以他對空間之力的高度敏感,捕捉到了準確的位置,而後在槍招中融合空間意境,一槍刺破虛空,如此才將黑蟒轟殺出來。

如果不是進入王者囚籠,林銘對空間意境的領悟絕對達不到這種程度。

「咻!」

黑暗尊主伸手一招,只剩一口氣的黑蟒化成一道流光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檢查一下黑蟒的情況,黑暗尊主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這條黑蟒已經廢了,肉體的傷不算什麼,經絡的傷也能治好,然而黑蟒體內的晶核被擊碎,基本宣告這條黑蟒已經沒有價值了,晶核一碎,再也沒有成長空間。

林銘猜的沒錯,這條黑蟒確實是黑暗尊主從萬古魔坑中帶出來的上古蠻獸,天生能夠運用空間法則,然而飼養時間尚不足十年,實力有限,這次還是它首次出戰,黑暗尊主怎麼也沒想到,林銘竟然能在攻擊到躲在虛空之中的封龍,將其擊毀。

封龍是極為難得的契約凶獸,本身戰鬥力不強,但是輔助能力出色,養了十年,投入了不少資源,一朝被廢,黑暗尊主的心都在滴血,眼中殺機灼灼!

「林銘!本尊必殺你!」

「多說無益,還有什麼招式儘管使出來,我接著便是。」面對黑暗尊主的殺氣,林銘根本不以為意。

事實上到目前為止,他都還未徹底爆發出來自休門的力量,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八門遁甲,他的身體有一個適應的過程。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銘自認為即便現在爆發出全部力量也無法擊殺黑暗尊主,頂多勉強將他擊敗,要擊殺黑暗尊主需要創造出一個契機。

……「嗖!」

黑暗尊主的身影瞬間消失,出現在林銘的身側!「不要以為只有你的速度快,本尊對速度同樣也有自信!本想儘快結束戰鬥,既然你要比速度,那麼來吧!」

「嚓!」

黑暗尊主一劍刺出!

林銘的身影再次如輕煙一般向黑暗尊主籠罩下來!

「打消耗戰么?看誰耗得起!」

黑暗尊主一聲獰笑,手中深紅暗蛇刺出,直接將槍芒撕裂。

魔元和真元的激烈對撞,他們腳下原本殘破的擂台早已經不復存在了。

「轟轟轟!」

兩人以快打快,見招拆招,或閃避,或硬碰硬,肆意而出的能量掀起了洶湧的浪濤,逼的看台上的武者再次後退!

「太厲害了,跟黑暗尊主打得平分秋色!」

「不過這麼打下去的話……林銘怕是無法堅持到最後,他畢竟修為不足,而且之前的三場戰鬥已經消耗了他不少真元了。」

在人們看來,林銘的真元凝厚程度雖然遠超其他同級武者,但是比起黑暗尊主還是差了一些,林銘能跟黑暗尊主打得平分秋色,靠的是他對意境的領悟,犀利的招式,詭異的功法。

支撐不到最後的話,還是要輸!

各方面的戰力都毫不遜色於黑暗尊主,只是真元總量礙於修為稍有不足,這樣的林銘已經難以用常理去衡量了。

「再給林銘一年時間,不,只要半年,他怕是就能戰勝黑暗尊主!」有武者感慨的說道,林銘的崛起已經勢不可擋了。

擂台之上,黑暗尊主和林銘已經足足打了小半柱香的功夫,交手接近百招!

「風卷魔雲!」

黑暗尊主算準了林銘的落點,一劍刺出,魔元如滾滾紅雲。

「血印旋殺!」

林銘出招迎擊,用的是的招式,以血飲之印出擊,能最大程度上節省真元,而雷火意境太消耗體力了。

林銘的真元總量確實不如黑暗尊主,但是憑藉休門他的耐力絕對要遠遠超過黑暗尊主!

不過堅持到最後的勝利不是林銘想要的,他要的是——擊殺!

最大程度的節省真元,配合休門的恐怖恢復力,保持自己的巔峰狀態。

「呯!」

槍劍相交,真元爆炸,林銘的身體倒飛出去,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而黑暗尊主也不好受,林銘的槍芒破開他的劍光之後,終於是剩下了一縷,刺入了他的胸口,破開護體真元,飆射出一股血箭。

兩人的交戰已經到了慘烈的程度。

林銘身受幾處傷,有輕有重,受傷林銘根本不怕,他拼著受傷也要在黑暗尊主身上留下傷痕。

到這個時候,漸漸的有些人覺得不對勁了,林銘的真元總量明明不如黑暗尊主,但是不知為何,他始終能保持極速和招式威力!

反而是黑暗尊主有些不支了。

「天,兩百招了,雖然都是小招,但也經不起這樣的消耗啊!他是機械傀儡嗎?」

「別忘了他之前還進行了三場激戰,連敗開陽、摩訶、鹽痴,可是他現在還能跟黑暗尊主打到這種程度!」

「黑暗尊主的氣息已經在減弱了,這到底怎麼回事!林銘真的是先天武者么?」

觀眾席上的武者都發現了這等情況,不可理解的一幕。

黑暗尊主自然也發現了,他不再與林銘對攻,一劍劈出之後,身體暴退出幾十丈後站定。

「你……」黑暗尊主臉色陰沉,目光驚疑不定,他已經消耗了近半的魔元,而林銘消耗得卻並不多,他身上的真元依舊凝厚無比!

怎麼會這樣,這小子是怎樣的怪胎,真元恢復能力這麼強?

「不能這樣拖下去了,必須儘快結束戰鬥,否則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我會輸!」

輸給一個至多二十多歲的人類小子,黑暗尊主從來沒想過有這樣一天。

「林銘,我萬萬沒有想到你能逼我到這一步,我不知道你修鍊了什麼功法,耐力強到如此程度,不過我不會再給你消耗我體力的機會了!」

黑暗尊主說到這裡大喝一聲,猛咬舌尖,一口精血噴在劍鋒之上,原本就如同一條彎曲紅色毒蛇的短劍頓時紅得更加妖艷。隨之黑暗尊主的臉上閃過一分不正常的殷紅,他透支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來施展最強的一擊。

「血染青天!」

一劍刺出,虛空震顫!整片空間似乎都被鮮血染紅,所有人的視野之中都充斥著刺目的猩紅,這是一種極度壓抑的感覺,彷彿瞬間置身於血池地獄,面對死神的一擊!

只是看著這一劍,都有一種彷彿被劈開了心臟的錯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