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6 日

「剛好我也餓了,就陪你吃點吧!」

王昊才不會說他懶起來只就酸菜都能湊合好幾頓飯。

哪怕姬若水做飯再難吃,但好在省事啊!

王昊對於白嫖還是喜聞樂見的。

吃飯時,王昊注意到姬若水的舉止非常優雅。

小口小口地吃着飯,吐骨頭還用衣袖擋着,比炎無月的吃相好多了。

這才是大家閨秀啊!

「話說,師妹…為何非要到恆水仙宗來修鍊?」

「皇家的修鍊法訣也不差吧?」

「而且皇家供奉那麼多,也不缺乏名師!」

王昊有點同情姬若水,堂堂仙朝嫡公主,萬里迢迢從京城趕來恆水仙宗做雜役弟子?

這不是腦子犯傻嘛!

「這個……」

姬若水露出為難之色。

「我就是隨口問問,不方便說就別說。」

王昊沒有勉強。

姬若水搖頭:

「師兄別誤會,我只是沒想好該怎麼開口……」

「正如師兄所說,在京城時,除了雕婆婆以外,還有不少供奉指導我修鍊。」

「但他們都說,如果我留在京城修鍊,成就必然有限,可能連金丹境界都突破不了……」

「如果想要更進一步,必須要拜入十大仙宗之一才行。」

留在京城修鍊就不能突破金丹期?

王昊聽到這話,心念微動。

這話,聽起來不像是姬若水一個人的問題!

而是一種無形的限制……

所謂大隱隱於市,沒聽說修仙者住在鬧市就不能晉階了。

說不定這是仙盟為了防止大周皇族產生異心,故意設下的限制!

王昊之所以這麼猜測,完全是他從周恆聽說過,大周仙朝皇帝跟仙盟是有矛盾的!

想到這裏,王昊便不深入探究,而是順着姬若水話頭問道:

「那師妹為什麼會選擇恆水仙宗?」

姬若水聞言一笑:

「當然是因為恆水仙宗有老師啊!」

王昊瞭然,原來姬若水本來就是炎無月的迷妹,怪不得能如此放下姿態來拜師了。

簡單的一頓飯吃完,姬若水不等王昊發話,就主動收拾碗筷拿去清洗,好像已經完全代入雜役弟子的角色。

王昊越發佩服姬若水,這丫頭是個做大事的人。

「師妹,這棟小樓上下兩層各有兩個房間。」

「二樓東間是我的,其他房間你可以隨便選一個暫住。」

「如果你想要住得更加舒服,可以自己挑選地方,動手搭建房子。」

王昊給姬若水簡單介紹了在天劍峰上生活的規則。

簡單來說,就是四個字,自力更生。

「我隨意有個棲身之地就可以了。」

「多謝師兄。」

姬若水沒說要選哪個房間,可能還沒想好。

「那你先忙,我先失陪了。」

王昊安排完姬若水的事情,準備去練騰空術了。

姬若水微微點頭,目送王昊走向不遠處的懸崖絕壁。

……

懸崖絕壁上方,有一個十米見方的整齊石台。

石台東西均無阻隔,可見朝陽夕照,是一個很好的修鍊之地。

尤其適合修鍊採氣類的功法。

王昊走到石台,剛開始回憶騰空術的修鍊法訣,忽然感覺到有誰在呼喚自己!

這種感覺很是玄妙!

王昊明明沒有聽到聲音,卻好像有念頭從腦海傳出……

【主人、主人……】

「奇怪,是誰在喊我主人?」

「聲音還有氣無力的樣子?」

王昊想了想,忽然一愣。

他想起來這聲音屬於誰的了!

玄鐵棍器靈!

王昊下意識從儲物袋裏掏出重達一萬五千斤的黝黑棒子。

果然……

玄鐵棍上手,王昊腦海中的呼喚聲變得越發清晰了:

【主人,我要死了,我要吃法寶……】

王昊看着手裏的黑棍子,臉上露出一絲尷尬。

他早上出門時,確實想要給玄鐵棍搞點「口糧」來着。

畢竟玄鐵棍傳授了他神階武技開天闢地的第一層功法。

王昊也是個知恩圖報的真君子,何況他還想從玄鐵棍里薅出更高級的功法。

只是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太多,王昊忘了玄鐵棍要吞法寶這事了。

「我也想給你法寶啊,但現在不是沒有嘛!」

「明天,明天絕對滿足你!」

王昊安撫著玄鐵棍器靈。

玄鐵棍器靈覺得這是敷衍,但它又能說什麼呢?

它已經虛弱到快要徹底消亡了。

誰能想到,它已經貢獻出神階武技了,王昊還是這麼不上心呢?

玄鐵棍器靈,深深感覺到自己是投錯主人了。

……

安撫完玄鐵棍器靈,這下沒有任何人干擾王昊了。

因為創造出《騰空術》的那位前人,是恆水仙宗的鍊氣期弟子,所以功法並不複雜,大部分運功方式,還是取材於恆水仙宗通用功法《仙元訣》。

王昊修鍊起來並沒有什麼壓力。

王昊首先運轉着恆水仙宗通用功法《仙元訣》,催動體內各個穴竅儲藏的天量靈氣。

一般人修鍊騰空術,可能會擔心穴竅靈力不足,導致上天時飛到一半墜機。

但王昊不會有這種煩惱,他反而很煩另一件事。

穴竅內的靈氣太多,以他現在掌握的功法,哪怕全力出手一整天,也消耗不掉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的靈氣。

王昊就像一個擁有幾千億靈石身家的大富豪,每天的消費被限制成只能吃快餐。

就很草蛋……

不過,相比於王昊掌握的其他基礎五行法術,這騰空術要動用的靈氣已經非常大量了。

這麼說吧,普通鍊氣後期弟子,全力施展騰空術,估計十秒就得清空全身靈氣,如果只是用法術戰鬥,說不定能堅持一兩個小時。

可想而知,這騰空術有多離譜,又有多雞肋!

好在這種缺陷,王昊可以完全無視!

終於到了正式運轉功法的時刻!

王昊深吸一口氣,壓制住腦海躁動的思緒,全力運功。

「騰空!起!」

王昊只感覺兩腳足底湧泉穴突然有大量靈氣噴涌而出,隨即,整個人直接騰空飛起,速度極快。

嘭!

王昊感覺自己就是一個點燃的竄天猴,沒等反應過來,已經飛出了幾百米高了。

「我終於也可以飛了!」

王昊很是激動,隨即他忽然感覺到兩腳涼涼的,低頭一看,發現兩腳的靴子都不知道飛哪去了。

我去!

王昊震驚。

騰空術還有這種副作用? 是的,沒錯,她直接坐到了賢寶的大腿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