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別動手,我沒有惡意!」看見葉凡又要動手,胖子竟然連連擺手稱自己並沒有惡意。

我看著頭昏了,沒有惡意你上個毛胖子的身呀。

葉凡也是一臉的不相信,不過並沒有衝上前去,靜靜的等待著胖子的下文,而我則是一直在邊上看著,一動沒動,我就算想動也幫不上忙,這個也不能怪我。

「這小孩,在前些天和他家裡人去祭祖的時候竟然沒大沒小的在我家的大門上撒尿!我很生氣,就一直跟著他,今天上了他的身準備和他家裡人要點東西,沒想到我一醒就很多人沖了上來要打我,還有警察來了,我沒辦法只能還手。」

我去,這叫什麼事,我仔細想想,好像前幾天確實請假和家裡人祭祖去了,不過他回來后我也沒聽他說這個事呀,雖然胖子脾氣不好,但是他很怕鬼的,怎麼可能敢在它家大門前尿尿(它家的大門肯定就是它的墓碑了,守靈人也是這樣稱呼它的墓碑的)。

「不可能,胖子本來就怕鬼,怎麼可能在你墓碑上撒尿!」見它不想動手,我也就壯壯膽子,走到了葉凡身邊,要是他敢動手,我肯定先將手上的符送給它!

「咦?哥們,你怎麼知道它說的大門就是墓碑呀!」天然呆就是天然呆,都這個時候了他還問我這樣無關緊要的問題,我也服了他。

我沒好氣的白了葉凡一眼,沒有說話。

「我家大門有點破,是在亂葬崗的。」胖子的語氣有點無奈,但是眼睛里已經確實看不到凶光了。

原來是這樣,昨天晚上我去亂葬崗的時候確實沒有注意到什麼墓碑,要不是踢了一腳根本就不會發現守靈人。

「既然這樣那你要什麼快說,說完了馬上離開胖子的身體。」見他說的有道理,大概是胖子想上廁所又不敢在墓園裡上,亂跑跑到了亂葬崗解決生理問題的,結果誰知道他運氣這麼背。不過還好,那鬼沒有什麼害人的意思,只是要點東西。

「嘿嘿!」聽完我的話,胖子竟然**的笑了起來,聽起來格外的刺耳,就好像是吊上了凱子一樣:「好的,我要的也不多,一棟別墅,兩個傭人,還有錢,至於多少嘛,就看你們的誠意了!」

打劫呢這是,這麼多東西,我才十八歲,就算把我賣了也不一定買的起呀,還有兩個人,我上哪整去:「給你點臉你別不要臉,你認為這些東西我們能搞到嗎?」

「嘿嘿,這些對我們很值錢,對你們不值一提,準備好東西,今天晚上十二點準時去亂葬崗送給我,不然我就害死這個小孩!」

哎呀,這不是找抽嗎?它一說完我就上火了,剛準備上去扔符的時候,只看見胖子直挺挺的往下一倒,暈了。

這是什麼情況,瞬間我有點蒙了:「葉凡,這是怎麼了?」我只能求救似的問問這方面的天然呆。

「上你兄弟身的鬼走了。」葉凡還算不錯的,剛剛那一下他應該跌的不清,但是他還是蹲下手扶起了還在昏迷的胖子。

我連忙上去搭把手:「這怎麼辦,它要的那些東西我們上哪去弄去,我又沒那麼多的錢。」

「嗨,這你就不懂了吧。」他這不是廢話嗎,我要是懂能問他嗎:「它要的不是真的東西,它是個鬼,就算你給它一棟真的別墅它怎麼住呀,還不是浪費空間,它要的是扎紙,專門燒給鬼用的東西。」

早說,原來是這樣,害我白上火了,看來不用那麼麻煩的去殺鬼了,能談妥的事就談妥,幹嘛非得動手?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完成了守靈人的考驗,他一直叫我殺了什麼惡靈,可是這鬼不像惡靈呀,不管了,反正胖子得救了,也沒有惡靈,等時間到了我去和守靈人評理去。

「這樣就好辦了,不過為什麼非得去那個亂葬崗燒給他呀!我們又不知道是那個?難道在家裡燒不一樣嗎?」我以為葉凡能給我解釋疑問,看來我又想錯了,好像我遇見葉凡后就沒有什麼事是我能猜中的。



「我上哪知道去,反正晚上去燒給它不就完了,害我白白跌了一跤。」說著,我們將葉凡扶著靠在牆上。由於鬼走了,房間里的陰氣也就慢慢的散去了,沒有那麼惡冷了。

「我先在這看著胖子,你下去把警察叫來幫個忙。」我們兩個人不可能一直在這看著胖著,肯定要喊人來幫忙,於是我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剛來的時候遇見的張隊長,想一想這前後相隔的時間也不長,大概十多分鐘左右吧。而且他們還有三個同事在外面曬太陽。

「成,那你在這等一下,我下去喊人。」說著葉凡就慢慢的向門外走去。

看著葉凡走了出去,我輕輕的拍了拍胖子被葉凡揍的有些發腫的臉:「胖子,醒醒,沒事了,下午還要上學?」


可是胖子還是一點動靜都沒,看來胖子還在昏迷,肯定要一段時間才能醒來,看了這麼多的鬼片子我也知道,被鬼上過身的人都很虛弱。

突然想到了手上還有兩張符咒,於是我想學著電影里拿樣弄個符水什麼的噴在胖子臉上看他能不能醒,黑符我自然是不會燒了,不過好在還有一張是葉凡剛剛給我,讓我貼鬼的,不過後來談妥了,也就沒有用了。

怎麼想就怎麼做,抱著一絲希望,我站起身來。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吧,找了半天,也沒發現有碗,悲哀。

正當我頭疼沒有碗的時候,我身後竟然有傳了一個聲音。

「瞭然,你在幹嘛,帶我回家呀。」

絕對沒錯,這個是胖子的聲音。我猛的一回頭,發現胖子正站在我的身後,可憐兮兮的看著我。正當我想回話的時候我竟然發現,有兩個胖子!

一個正是剛剛被鬼上身的,現在還在剛剛那個被我和葉凡扶著靠牆的位置。還有一個竟然是站在我身後。還是穿著睡衣。

剛剛太緊張一直沒發現,被鬼上身的胖子身上穿的是醫院的衣服,可是兩次出來和我說話的胖子竟然是穿著睡衣,我感覺到一絲不對勁,而說話的胖子好像沒有看到自己就在那靠強躺著。

正當我準備問話的時候,葉凡推門進來了。

「葉凡你看,胖子在。。。」看見葉凡來了,我連忙想讓他看。結果發現,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穿著睡衣的胖子不見了。

「看什麼,警察來了,我們先出去,等會你兄弟的家裡人要過來。」葉凡好像什麼都沒發現,他向我打著招呼。似乎警察一在他就變得高深莫測,連說話的方式都變的不是那麼的天然呆了。

既然胖子的家人要來,那我也就不好繼續在這,弄符水的事也就沒有做成。不過想到剛剛看到的胖子,我眉頭皺了起來:「葉凡,剛剛我又看到胖子了!」 「當然看到他呀,不就在那躺著嘛。」葉凡說著,指了指還在昏迷的胖子。

我連忙搖搖頭:「不是,就是還有一個胖子,剛剛你一走我又看到了,還是讓我帶他回家。」

葉凡聽著又點不理解:「你是剛剛被嚇的出現幻覺了吧。」

算了跟他說也說不明白,看來只能等晚上去問問那個敲詐我們的鬼了。

正在這是那個警察隊長帶著人走了進來,一進門,就滿臉歡笑的握住了葉凡的手:「哎呀,這個,這次真得謝謝小神仙了呀,要不是你,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還好事情沒有鬧大。」看得出來警察隊長是真心感謝葉凡的,想想也是,剛剛那個情況也不是一般人能處理的,就連葉凡剛剛來的時候都被鬼抓著往門上撞。

「不用客氣,你們照顧好病人,估計他現在沒什麼事了,休息一下就能醒過來。還有那幾個昏迷的警察,最好給她們放幾天假。」葉凡雖然說話比較高深,但是他也緊緊的抓住了張隊長的手在握著,好像很享受一樣。


「一定一定!回去待我向老神仙問好呀!」張隊長笑容滿面。

「恩。」葉凡裝模做樣的環視著病房內一圈,對我說道:「我們走吧。」我也沒有多說什麼,跟著葉凡就走了,警察並不知道我是劉爽的朋友,以為我和葉凡是一樣的人,我清楚的看到,當張隊長的眼神看到我手上拿的符咒的時候,明顯大吃一驚,不過沒有聲張,只是滿臉笑容的目送著我和葉凡。

剛下樓,我就忍不住了,我相當的好奇那些警察對葉凡的態度:「哥們,你認識那些警察?」

葉凡並沒有馬上回答我,而是回頭看了一眼醫院的大樓,突然大喘一口氣:「哎呀媽呀累死我了,原來裝神仙這麼累。」

「啥?」我一個頭聽的兩個大。他在裝神仙?哪個神仙和他這樣呢?

「那個啥,剛剛我帥不帥。」葉凡臉又點微紅,有點不好意思的問著我。

這都啥跟啥,胖子還沒醒,晚上還要去亂葬崗燒紙,他怎麼還有心情關注他帥不帥:「你很帥,你怎麼認識警察?」為了從他嘴裡得到答案,我不惜欺騙了我自己。

「嘿嘿,以後那個張隊長找過我爺爺幫忙破案,那天我也去了,幫爺爺打下手的,然後他就認識我了呀。」葉凡有點自豪的解釋著。

聽他的話,他的爺爺應該也是個道士,而且還是個老道士。

「你爺爺很厲害呀!」雖然葉凡有點天然呆,但是他剛剛露的那幾手讓人看的出他確實有點本領,不過就是好像還有點不到家,那麼他爺爺既然能被警察請著破案,肯定會很厲害!

「那是當然,我爺爺也是我的師傅,我的一身本領都是他教的,你看我都這麼厲害了,他能不厲害嗎?」葉凡拍怕胸脯,相當的自信。

我也是不想打擊他那幼小的心靈:「那可以帶我去看看你爺爺嗎?順便我想問問這個黑色符咒的事。」

見我又掏出了黑符,葉凡也又點奇怪似乎他也想知道這個黑色的符咒到底事什麼傢伙:「也好,我是看不出來的,剛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啥,反正我們都要去我爺爺那,你就順便問問唄?」

聽葉凡的口氣,好像我們本來就要去他爺爺那:「為什麼呀?」

「這不簡單,我爺爺就是賣扎紙的呀!不然,我們吃什麼呀。」被葉凡鄙視是一件很不爽的事。

竟然被這個天然呆給鄙視了,我去:「我怎麼知道你爺爺是賣扎紙的呀。」

葉凡哈哈大笑,一路上都跟我說著剛剛揍了胖子的那一拳有多麼多麼的爽,說什麼打的那個結實的,說我也應該上去打一拳。還吵著說晚上又要見鬼太興奮了,一天見兩次,說是夠刺激。

好吧,我承認,葉凡的世界我們不懂,不過這樣也好,見他那興奮的樣子,似乎忘了在來之前叫我把我自己的經歷說給他聽的這回事,也倒是給我省了不少事。

由於一起面對過鬼怪,我和葉凡的關係似乎拉近了不少,話也越來越多,越到後來越發現他果真是個二貨,形容不出來。

但是關於我問到他爸爸媽媽的時候,他卻又是打了個哈哈。我也就沒再問了。

「到了,就是這,這就是我爺爺開的店。」說著,葉凡指著一間沒有招牌的小門面笑呵呵的說道。

「這裡就是?怎麼沒有招牌?」我好奇為什麼既然開店不打招牌的。

「你說打什麼招牌呀,這本來就是吃陰間飯的,具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都是爺爺告訴我的,我也問過他這樣的話。」說著,葉凡遍跑進了店裡。

剛走進店裡,就覺得有一絲涼意,這大夏天的,而且還是中午,很快我就釋然了,因為我看見一台空調正在不停的工作著。

鬱悶不知道是不是在這不到一天的時間裡見鬼見多了,搞的我自己都疑神疑鬼的了。

「爺爺,你看,這就是我剛跟你說特倒霉的傢伙。」正在我對著空調發獃時,葉凡和一位看上去大概有七十多歲的老頭一起走從小店後面走了出來。

看來這位老爺爺應該就是葉凡的爺爺了,不過我怎麼就成了倒霉的傢伙了呢:「爺爺好!」對於老人我還是很尊重的。

這一聲爺爺好讓葉老爺子很受用,笑眯眯的說道:「好,聽說你有問題要問我?」

想不到呀,在我們這個小城市還有這樣的高人!不為別的,聽他說話的聲音相當洪亮,而且他的眼睛也特別的有神,一點也不像尋常老人那樣老態龍鍾。

「是的,能不能幫我看看一樣東西?」我點點頭,很誠實的回答著葉老爺子的問題,當然就算他是個高人我也還是不能把守靈人的事說出來。

「不急不急,先吃飯,這都快一點了,剛聽小凡講了,你們都還沒吃飯吧,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個學生吧,等會還得上課,先吃飯了再說,我們都在這又跑不掉的!」葉老爺子到是相當的和藹可親,開始我還有點擔心,畢竟道聽途說那些高人脾氣都是非常古怪的,不過還好,這老爺爺不錯。

「哎呀,爺爺,你今天怎麼這麼好客呀,平時見你對我也沒有這麼熱情呀!」葉凡聽見他爺爺的話嚇了一跳,天然呆的眼睛瞪的老大的對著他爺爺望著。

「滾犢子!人家是客人,能和你比呀,你一天到晚除了想見鬼還能做什麼!」我去,看來這老爺子也相當猛,別看葉凡在警察面前裝的和什麼似得,在他爺爺面前就和個小貓一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呵呵。」沒辦法,爺爺罵孫子我又插不上嘴,只能尷尬的笑一笑。

「去去去,快去準備飯!」葉凡他爺一點也不給他面子,直接踹了他一腳打發他去做飯。

沒辦法,葉凡也覺得在我面前他爺爺這樣對他,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回頭對我尷尬的一笑,大概是空調的溫度太低了,他的鼻涕竟然不給力的自己出來了,弄的樣子非常的滑稽。

目送葉凡去做飯,剛想轉頭問問他爺爺關於符咒的事,誰知道一轉頭髮現葉老爺子十分嚴肅的對我看著,看的我渾身都不自在。

「爺爺?」我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生怕說了什麼讓他不高興的話,讓他就像對葉凡那樣對我。

「爺爺?」見他好一會都沒反應,只是盯著我看,搞的我有點怕,我又問了一句,我已經想好了,要是他要罵我什麼的我馬上就走,反正又不是我爺爺。

正當我打算走的時候,他老人家又突然變臉,剛剛還嚴肅的要命突然的哈哈大笑,嘴裡說著:「真像!」弄的我在一旁滿頭霧水。 「啥?爺爺?你說什麼真像?」雖然我的頭腦很好,但是我也不可能就通過他說的這麼兩個字就能猜出來他心裡在想啥呀。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想到我年輕時候的事,你和我以前的一位故人長的可真像!」葉老爺子擺擺手對我解釋道,但是現在的他絲毫沒有剛剛那種嚴肅的感覺,反而看他的眼睛都快笑的眯成一條線了。

我心中狂汗,沒想到孫子是天然呆,連爺爺也是個讓人捉摸不透的人。

「對了,您為什麼不讓葉凡去上學呀。」他一直看著我,搞的我真的不好意思的,只能沒話找話的隨便問問,關於鬼怪的事,我想還是等葉凡來了再問吧,畢竟他是專業的,我連業餘的都算不上。

沒想到我這麼樣隨便問問的一句話,竟然又讓我看到了葉老爺子的一種變化,只見他露出一臉痞樣,一聽到上學他的眼神里好像還帶著一點鄙視:「上學?上學頂個屁用,我才不想讓我的孫子變成一個書獃子,還不如在家幫我做做事,給人算算命。」

這是我長這麼大聽到最牛逼的解釋,而且還是從一個老人嘴巴里說出來的,要不是當面說的,我真的會以為說這話的人是社會上的混混,你想呀,現在這個社會,誰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好好讀書上大學,哪個願意讓孩子去給人算命捉鬼的!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這不,先是遇見天然呆的孫子,然後又遇見一個變化多端,不著調的爺爺。

「那他算一輩子命會有出息嗎,能掙到錢嗎?」我問的也是大老實話,現在這個社會不管幹什麼都是為了掙錢,有錢了也自然就有出息了,好像什麼都是定位在錢這個字身上。

「哈哈!」似乎我說了什麼好笑的話,葉大爺一直在笑:「以前照顧我的人跟我說過,有沒有錢,不重要,重要的是開心不開心,其實這個問題一直都不好回答,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心裡的答案,只要個人的心裡開心了,那就好,就好像我一直在守著這個扎紙店,重要的是我很開心,特別是在今天。」說著葉大爺竟然走上前摸了摸我的頭。

有種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我自己也都不記得有多久沒有被人這樣子摸過頭了:「想當年我還和你一樣大的時候,那個人也是這樣摸著我的頭的,那時候的我不懂事,討厭別人摸自己的頭,結果還和他打了一架,可惜呀,被他按在地上好半天,哈哈哈!」說著說著,葉老爺子又笑了,但是不難看出,他的眼睛里閃出了一絲淚光,好像他說的這些都是他最寶貴的回憶。

也許人老了話也都會變多了吧,我以後老了會不會變成這樣?

正在我幻想自己老了以後的時候,葉凡端著三碗雞蛋炒飯出來了:「爺爺,哥們,快來吃,我炒的一身汗!珍惜我的勞動成果呀!」

開始我還擔心葉凡弄的東西能不能吃,但是事實證明我小看了這個天然呆,沒想到呀,他手上端的雞蛋炒飯,光是散發出來的香味就讓我的肚子叫個不停了。

「給。」剛接過葉凡遞過來的飯,我也不管別人看了,就悶頭吃,吃的那叫一個痛快。

「哈哈!」我都已經不記得是葉老爺子第幾次這麼呆笑了,聽見了他的笑聲,我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他,發現他還是在對我望著,也不吃飯,這下我是真的不好意思吃了:「爺爺,你也吃呀,別光看著我吃,這樣我會不好意思的。」

這下葉老爺子點了點頭,沒有再繼續看我了,自己也吃起飯來。

倒是葉凡,一張嘴一直說個不停,飯都堵不住他的嘴,一直對著他爺爺說著剛剛在醫院發生的事,說自己多厲害,多帥呀什麼的,還不時的對我望著讓我配合他。

誰知道葉老爺子根本就不弔他:「別在這瞎噴,吃你的飯,有沒有給張隊長惹麻煩?」

葉老爺子的一句話,嚇葉凡一跳,連忙搖搖頭:「沒有沒有,他還非常的感謝我幫他處理好了這件事,還讓我幫他向您問聲好!」

「呵呵。」葉老爺子神秘的一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