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出來了,出來了;是我們命硬。」我笑了笑說道。

「這輩子我們可能再也不會來這個地方了;不,是絕對不會再來這個地方了;雖然在這裡發生了那麼多的危險的事情,雖然我們差點丟了性命,但是不得不說真的很刺激,很過癮;既然是最後一次了,那我覺得我們應該在看一眼這座圓沙古城,讓我們永遠記住這段故事,這段不一樣的探險之旅。」李震風很有詩意的說道。倒好像是戀戀不捨了一樣。

「怎麼,你還戀戀不捨這個地方了?搞得詩意的不行了還。不過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讓你留在這裡;這樣你就可以天天見到這座神奇的圓沙古城了。」我笑了笑說道。

「我看還是算了吧,我還想回去好好享受生活呢。」李震風往後退了一步說道。

「不過你這說的也有道理,是最後一次了,在我們以後的有生之年,我們可能不會再來了,讓我們最後在看一眼圓沙古城吧。」我感慨道。

可是,就在我們六個人剛剛停下腳步轉過身的那一瞬間,一個奇怪的現象發生了,離我們不遠的那個地方突然塌陷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天坑,圓沙古城消失了,不見了。我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們剛從圓沙古城中逃出來,就在這麼一會兒的時間,這座古城就不見了,突然不見了,這實在是個天大的意外。

「星爺,這,這是怎麼回事啊?」李震風瞪著兩隻銅鈴般大的小的眼睛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看著不遠處的那個深深塌陷下去的天坑搖著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一切真的太突然了。」

真的太突然了,竟然連一點徵兆也沒有,連一點聲音也沒有,一座千年的古城就這麼消失了,消失在了茫茫的沙漠中。可能,它再也不會出現在世人面前了,也可能它就這麼永遠的不見了。

望著那個龐大的天坑,我的心裡頓時多了幾分惆悵和不快,我竟然沒有看見圓沙古城的最後一面,可惜、,可悲。

「這也許就是天意,古城不願意在受到別人的打擾了;其實,它永遠的埋在沙漠中也是一個好的歸宿,最起碼一切都在,而且也不會消失了。」雷雲望著那天坑低聲說道。

聽到雷雲說的話,我覺得他說的很對;這也許是就是圓沙古城的命運,這也許就是天意;至少,圓沙古城再也不會受到外人的打擾了,而那些屬於億萬人的文化結晶也算是永遠的保留了下來;雖然可能會被永遠的埋在沙漠中,埋在地下,但是總比落入賊人手裡強。

而且,圓沙古城的消失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這樣一來,也就不會再有人像何大拿一樣為了根本不存在的什麼長生不死神葯而迷失心智,迷失自己,最終······

「一切皆有因果,我們走吧。」我低聲說道。

我轉身朝著前面的沙丘繼續走去。

走了足足三天,我們彈盡糧絕;我們終於是走出了沙漠。

出了沙漠我們趕緊找了一個村莊,好好休整了一番,美美的吃了一頓飽飯,爽爽的洗了一個熱水澡;二十多天沒洗澡了,身上真的是藏透了,臭的不要不要的。

美美的睡了一覺,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只聽到有人在耳邊叫我起來吃飯,我努力了好久才起床,睜眼一看已經是下午了,太陽都已經落下去了;我整整睡了一天。 第四卷崑崙冰川第一百五十章一波又起

我們休息了兩天,一切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準備回家了。我問雷雲和那幾個兄弟,他們都說先跟我回西安;尤其是那幾個兄弟,非要跟著我,我也是推脫不開,就只能嘻嘻哈哈的答應他們了,可是那幾個兄弟非得讓我給他們一個明確的說法;沒辦法,我被脅迫了,所以只能答應他們。

路上我了李震風還有雷雲三個人開車,換人不換車的那種,兩天不到,我們就從新疆趕回了西安。

車子進了西安城,我看著那一排排斑駁的充滿歲月感的城牆,我的心裡頓時泛起了莫名的感覺,就好像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回來過了一樣,對這座城是那麼的陌生而又熟悉。我打開窗戶,腦袋一直在窗戶外探著,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看著什麼風景,只是覺得心裡頓時空蕩蕩的,很不適應,也很不舒服。

「星爺,你想什麼呢?」李震風一邊開著車一邊問道。

「沒想什麼,只是回到家了卻感覺心裡空蕩蕩的,有點不舒服而已。」我收回腦袋說道。

「你這是典型的回家焦慮症,要我說你就什麼都別想了,咱們今天晚上就去華山大酒店好好的改善他一頓,幾杯老西鳳下肚就什麼都解決了。」李震風咧著嘴說道。

這傢伙心裡嘚瑟的,是多久沒有去過華山酒店了;逼玩意兒,盡想著老子買單。

「我意思咱們去夜市吃個燒烤,擼個串,喝幾瓶啤酒就行了。」我故意說道。

「這怎麼行呢,你說咱們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歷經千辛萬苦活著回來了,這也算是一大西幸事,這在去夜市有點說不過去吧,那最起碼也得去一個上點檔次的酒店啊,你們說呢,兄弟們?」李震風逼逼道。這傢伙不僅自己這樣搞,還在想辦法拉動著車裡的這幾個兄弟,真他媽是不要臉。

「行行行,那你既然你這堅決要去華山大酒店,那我也不能攔著你不是。那就這樣吧,既然震風同志執意要去,那咱們不去豈不是不給他面子,為了表示對李震風同志的尊重,我們還是去吧,大家覺得呢?」我笑著說道。

「好好····我們就聽星爺的;無論如何也要給我們風爺給足面子啊。」所有人都齊聲喊道。

「怎麼樣李震風2同志,給足你面子了吧;趕緊把錢準備好,晚上咱們華山大酒店見,不醉不歸。」我笑著說道。

這傢伙的計劃終於被我給粉碎了,準確的說應該是被扼殺在搖籃里了;還想著把老子繞進去,讓老子埋單;想多了,這次自己去買單吧,讓你一直嘚瑟。

終於我們到了,到了我的店鋪門口。可是讓我很納悶兒的是,我不在我這店鋪竟然是開著的,還他媽在正常營業,門外的一點也不髒亂,而且收拾的井井有條幹乾淨凈的,這可不是我一貫的風格。

「大家下車吧嗎,到了啊。」我喊了一句就下車了。

「嗯,不錯;看來這家裡有個女人就是不一樣啊。」李震風環視了一圈開口說道。

這時,陸小羽推開了門走出來了。

「哎呦,嫂子好;快,你們幾個趕緊問好啊。」李震風笑呵呵的喊道。

這傢伙簡直就是個二愣子,我真想過去揍他一頓。

「大呼小叫的幹什麼,二貨····」我瞪了他一眼罵道。

「嫂子好····」這時那幾個傻逼竟然?跟著喊道。

陸小羽突然臉蛋一紅,轉身就跑進去了。

「還不快去追····」李震風湊過來一臉壞笑的說道。

「你給老子等著,我遲早會收拾你的。」我指著李震風說道。

「那還是等你回來再說吧,我們幾個先撤了。」李震風說道。話音未落,這傢伙已經帶著雷雲還有他們幾個向斜對面的一家百年老茶館里走去。

我自嘲的笑了笑,然後就進屋了。陸小羽正拿著一塊抹布擦著桌子,我看著她的背影竟然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我們倆突然同時開口說道。

「你先說吧····」陸小羽低聲說道。

「還是你先說吧····」我說道。

「婆婆媽媽的,還是不是個男人了?」陸小羽突然轉過身說道。

「好,我先說。你怎麼到我店裡來了,你不是應該在研究所待著的嗎,你這研究生還有一年呢吧。」我問道。

「對啊,可是我這幾天放假休息啊,怎麼了?」陸小羽兩隻水靈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說道。

「沒怎麼,既然放假了那就好好休息,好好休息。」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道。

「哎,我說你這人會不會聊天啊,你都把天聊死了。」陸小羽有點生氣的說道。

「我知道,那你教教我該怎麼聊天。」我笑了笑說道。

確實我不怎麼會和女生聊天,總是感覺沒什麼聊得啊。

「對了,謝謝你把我這裡收拾的這面乾淨。」我低著頭說道。

「沒勁,你真的是個榆木腦袋啊。」陸小羽看著我說道。

「我不是榆木腦袋,只是····」我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一看見她我就說不出話來了,這心裡還不舒服,老是緊張的不行。

「只是怎麼了,你倒是說呀。」陸小羽盯著我笑著問道。

「只是有些事我不善於表達。」我說道。

「袁天星啊袁天星,我記得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可真的是厲害,把風水和考古講的那是頭頭是道,我還挺喜歡你,也挺崇拜你的;可是你現在怎麼話都不會說了,真的是讓我大跌眼鏡啊。」陸小羽看著我故意說道。

「要不咱們在聊聊風水玄學,我可是有說不盡的話。」我腦袋一抬說道。

「我真得是服了你了。「陸小羽無奈的白了我一眼說道。

我的心裡很糾結,似乎就像是在掙扎著一樣,我莫名其妙的有了一股子衝動。不錯,我確實是很擔心她,在沙漠里的時候也很想念她,我應該是喜歡上她了;可是我為什麼就說不出來、為什麼就不敢告訴她呢,真是太不像個男人了。

我沉默了一會兒,可是我再也沉默不下去了;我看著陸小羽,我內心的衝動更加劇烈了。我慢慢的走上前去,慢慢向她靠近,她兩個眼睛一眨3一眨的看著我,我走了過去伸開雙臂將她輕輕的攬入我的懷中。

「我是不是愛上你了?」我輕撫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

「可能···可能是吧。」她細聲說道。

這一刻我感受到了他的心臟在砰砰的跳動著,跳的很快,非常快。

我抱著她,感覺很幸福,很溫暖,我在問自己這是不是就是戀愛的感覺,這是不是就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我的心在慢慢告訴我,這就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這種感覺是最美好的。

就在這時,我還有很多的話想要告訴她的時候,我突然聽到門外一陣急剎車的聲音,我的預感有些不對。

「怎麼又是這幾個人?」陸小羽有點擔心的說道。

「怎麼了,他們幾個已經來過了嗎?」我放開她看著正在向我店裡走來的幾個人說道。

「嗯,他們前天已經來過了,說是看上你店裡的一件東西了,要帶走;我又做不了主,就讓他們回去了;可是看他們的架勢好像不是什麼善茬。」陸小羽緊緊的住著我的胳膊說道。

「是不是善茬一會兒就知道了。」我低聲說道。此時我已經將消息發給了李震風。

「呦···袁老闆您可算是回來了,幸會幸會。」一個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傢伙笑眯眯的看著我說道。

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四個身穿黑色長袖t恤的壯年,看樣子應該都是練家子。

「這位兄台光臨小店有何貴幹,如果是看貨的話那就請坐,如果不是那就自便。」我點了點頭說道。

「呦···瞧您說的,這再怎麼說我們進了店那就是你的客人啊,您這態度不太好吧。」那傢伙坐抬了抬眼睛說道。一副囂張的不可一世的樣子,看著真叫人噁心。

「哼···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豺狼來了有獵槍,這首歌你不會沒聽過吧。」我坐在藤椅上喝著茶說道。

「哈哈哈哈·····好,那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要你店裡的一件東西。」那傢伙說道。

「什麼東西?」我問道。

「崑崙神玉····」那傢伙笑了笑說道。

「那你還真的是找錯了,我這裡沒有這個東西。」我說道。

「這些人怎麼會知道崑崙神玉,這東西是我祖上傳下來的,不會有別人知道的;難道說這些人的背後應該還有其他的人,他們充其量只是個馬前卒而已?」我心裡猜測道。

「不會的,我們既然能找到這裡,那自然有我們的依據;所以你還是別······你開個價吧。」那傢伙看著我說道。

我已經從那傢伙以及他身後的那幾個人的眼中察覺到了殺氣,看樣子還真的是來者不善。

「我說過了,我這裡沒有你們說的什麼神玉,請你們離開。」我起身說道。

「既然袁老闆不好好配合我們,那我們只有自己拿了。」那傢伙笑了笑說道。

「哼····你盡可以試一試。」我沉聲說道。 第一百五十一章神玉傳說

「哈哈哈哈······試一試?是袁老闆你自己敬酒不吃吃罰酒,所以這可怪不得我了。」那中年人笑了笑摘下墨鏡低聲說道。

話音未落,那傢伙便向後退了兩步;而他身後的那四個壯漢快速的一起圍了上來,個個滿臉橫肉,氣勢洶洶的看著我,看樣子是有一口咬死我的節奏。

「怎麼,你們想以多欺少啊?」我笑了笑淡淡的說道。

「就算是以多欺少哪有怎麼樣?只要你識趣兒一點,把我們要的東西交出來,那咱們家就是夥伴就是朋友,你也用不著受皮肉之苦。我這個人比較慈悲,我可以再給你三十秒考慮的時間,你想好了回答我;現在開始計時。」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那個人笑嘻嘻的朝著我說道。

他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真的很讓我噁心,我真想現在就衝上去給他的臉一拳,打得他滿地找牙。

「不用了,我已經說過了我這裡沒有你們要的東西。」我淡定的回答道。

「好,這可是你自找的。給我上,先把這小子的胳膊卸下來。」那人嘴一橫喊道。

突然,他的那四個手下一個個的抱著拳向我砸了過來;這時,陸小羽嚇得緊緊地抓著我的胳膊,我趕緊將她拉到了一邊。

可還沒等我轉過身來,一個沙包大的拳頭已經砸了過來,直直朝著我的腦門兒;我趕緊側身一閃,只聽見咔嚓一聲,像是骨頭斷裂了一樣,緊接著便是一聲慘痛的嚎叫。

我轉身一看,是雷雲;那隻沙包大的1拳頭已經被他抓在去了手裡,而那個拳頭的主人已經跪在了地上,他一臉痛苦的表情,很明顯那條胳膊已經斷了。

「呦····誰這麼大膽,敢在我們星爺店裡撒野,你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這裡·1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嗎;那既然今天來了,就別想豎著出去了,風爺我今天必須給你們一個滿意的交代。」李震風手裡玩弄著他的那把九星劍笑眯眯的說道。

「哼····別說是你們這麼一個破店了,就是省博物館我都不放在眼裡。告訴你,這年頭兒有錢就是爺,你們還是被那麼天真了。」那傢伙還在死硬的嗶嗶道。

天價小嬌妻:總裁的33日索情 我實在是太討厭那個傢伙了,我向李震風使了一個顏色,示意他替我教訓一下那個傢伙。

「呦····這腳氣可他媽真大,唉呀媽呀真是臭死了;真的是大言不慚,有錢了不起啊,一股子銅臭味;告訴你,老子這個拳頭比錢值錢多了,你要不要試試?」李震風走到那個傢伙面前挑釁道。

「你···我一定會讓你爬在這裡向我磕頭認錯。」那傢伙竟然嗶嗶道。

「你吧,就是嘴巴太硬,見過茅坑裡的石頭沒有,就跟你這張嘴一模一樣,又臭又硬。」李震風指著那傢伙的腦袋說道。

「你···你放屁;你們幾個還站這幹什麼,給我削他。」那傢伙氣急敗壞的吼道。

頓時,他的另外三個手下已經向李震風沖了過去,可是別忘了,我們也還有三個壯漢,那三個兄弟一個個的撩起袖子閃了過去,攔住了那傢伙的三個手下。

「沒事,你們三個是客人,怎麼能讓你們出手呢,還是交給我吧。」李震風笑了笑說道。

他話音未落,側身就是一記飛腳踹了過去,那個人根本就沒有感覺到,也·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李震風踹飛出去了兩米遠。

另外兩個人·一看這情況,兩人互相對視了一下然後一左一右共同向李震風沖了過去。

李震風看著那兩個向他衝過來的人動都沒都沒動一下,他嘴角微微上揚,倒是挺開心;可是就在那兩個傢伙剛舉起拳頭準備砸向李震風的那一刻,這時李震風微微挪動了一下步伐,而手中的九星劍突然出鞘,之間一道寒光閃過,嘩嘩嘩的幾下全是劍影,僅僅十幾秒的時間,劍已經回到了劍鞘中,可是那兩個人全身的衣服已經被削爛成片,一片一片的,看上去就像是打了一種特殊的馬賽克一樣。李震風又是兩腳過去,那兩個人雙雙倒地不起。

這時,就只剩下哪一個傢伙了,那個令我非常噁心的傢伙。

我順手從桌上摸過一把尼泊爾軍刀,那還是之前的一個朋友去尼泊爾旅遊特意給我帶回來的,我一直都沒用過。

「你是什麼人,崑崙神玉和你們又有什麼關係?」我看著那傢伙沉聲問道,這時手裡的軍刀已經擱在了他的脖子上。

「殺了我,你們不敢;無非就是臭揍一頓,我挨得住,所以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那傢伙白了我一眼低聲說道。

「嗯···說的有道理,我們是不敢殺了你,因為我們不想成為殺人犯;但是你私闖民宅,還帶著刀,如果把你送給警察,可能至少也得三四年吧,我覺得讓法律懲罰你比較好,你覺得呢?」我點點頭笑著說道。

「李震風,報警。」我淡淡的說說道。

「得嘞,警察馬上就到。」李震風拿著手機撥打著報警電話。

這一刻,那傢伙的臉色變了,他的眼神中也透露出几絲絲忌憚和恐懼。他知道,一旦警察來了,他就會被帶走,按照持刀私闖民宅,絕對可以判他個四五年;所以他必須得掂量著來。

那傢伙的心裡在針扎著,在糾結著;他突然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你別看我,你已經沒有機會了,警察馬上就來了。」我沉聲說道。

「能不能別把我交給警察?」那傢伙終於嘴皮子鬆鬆的說道。

「怎麼,你想通了?」我笑了笑說道。

「我說,我全說。我姓解,是南派的;我太爺爺解元生和你們袁家祖上曾有過淵源。四十二年前,他老人家和我們南派的蔣明旗前輩和你們祖上的袁北和陳道前輩一起去苗疆探過一個兩千多年前的春秋大墓,可是最後我太爺爺卻和蔣老前輩兩個人永遠的留在了那裡。」那那傢伙說道。

「這件事兒我知道,我曾經聽陳道老前輩說過。也正如你所說的那是南北兩派之間的事情,而並不是袁解兩家的事情。四十二年前,你的太爺爺也就是解元生,他和蔣明旗兩人是因為不聽勸告,擅自做主下到了那個春秋墓葬中,結果永遠的留在了墓葬中。這個怨不得任何人,這應該就是他們的命數。」我解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