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冷歐尼,別說了。歐尼肯定是為了明天見面做練習呢!」韓荷娜給出了她猜想的答案,說實話感覺寒暖歐尼真單純,這反應分明就是情竇初開地少女的作風,至龍歐巴該不會是寒暖歐尼的初戀吧!

要知道,在韓國的男男女女都是很早戀的,貌似猜到這是寒暖到了24歲才姍姍來遲的初戀,韓荷娜突然有了一種過來人的感覺。好有成就感啊。

「怎麼辦,我剛剛在電話里告白了。」寒暖抖著腿,苦臉地回答。明天還要上班,還要見人的啊!

「可以啊,膽終於肥了?」錢泠泠想不到原本怯糯的寒暖居然發了這麼大招,刮目相看啊。

「我,我……」寒暖沒骨氣地坐在床上,她引以為傲的理智真的被狗吃了。看到權至龍來電,居然就這麼告白了?告白!

「好不容易硬氣一會,別又慫了啊。放心啦,明天的事就交給我們啦。」錢泠泠與韓荷娜眼神交流片刻,心領神會。為了拿下權至龍,也為了這個丟臉的閨蜜。打包送出去,這樣以後丟臉也丟權至龍的臉啦。

東勇裴趕完通告回宿舍的時候,看到生龍活虎的權至龍愉快地煮著泡麵,嘴裡還唱著輕快的調子,一看就是心情極好的樣子。輕聲問勝膩,「至龍他這是怎麼了?」前兩天還半死不活的忍受感冒的襲擊,轉變也太快了。

「情場得意唄。」勝膩吃著自家隊長友情提供的泡麵,味道還是不錯的,雖然和寒暖怒那做的中國菜沒法比。

「勇裴,你來了?我給你煮了面,你先吃著,吃完我有話和你說。」權至龍在回來的路上就已經想明白了,既然他和寒暖是情投意合,那就更不可能讓了。有些話,是兄弟就更要說清楚。

「哦。」勇裴看著電飯鍋,他其實更想吃米飯來著,不過至龍難得煮麵還是別駁他的面子了。

低頭吃面的時間,權至龍已經醞釀好了待會要說的話。兄弟倆再次聚到小陽台,這個交流兄弟情的地方,權至龍帶著歉意地說道:「勇裴啊,我喜歡寒暖。對不起。」

「恩,很好啊。」勇裴以為是多大的事,原來是至龍想通了,反正bigbang一致覺得寒暖和至龍蠻合適的。但是你喜歡寒暖和他說對不起做什麼?

「你肯原諒我了?」權至龍小心地詢問。

「原諒什麼?你喜歡寒暖是你們倆的事,和我什麼關係?」東勇裴直覺告訴他似乎有哪裡不對勁。

「謝謝你勇裴。」權至龍一把抱上東勇裴,「謝謝你成全。」

「不用謝,等等!權至龍,你給我說清楚,成全是什麼個意思!」東勇裴人生第一次囧了。 寒暖有些彆扭地拉扯著裙子,恨不得將它脫下來換上褲子,有誰大冬天的穿裙子的?雖然外面套上大衣也不是很冷,雖然地下穿著天鵝絨的還有絲襪,但是寒暖依舊不能適應。

而且——

「那個,我這樣是不是太明顯了?」寒暖糾結不已,她早上五點被兩個原本喜歡賴床的人拉起來,整這整那她容易么?「而且,裙子是不是顏色太亮了啊。」

「歐尼,不要懷疑我的專業水平,這可是我親自設計親手製作的裙子,全世界只次一條!」韓荷娜用蘿莉臉擺出女王般的表情,不容寒暖質疑。「再說了,有幾個人像你一樣大冬天的穿棉褲!」

「阿暖,你也不想你家雞涌看到你的時候是一副邋遢的樣子吧。」錢泠泠抓著寒暖的死穴,一擊命中。

感情她平時穿的很邋遢么?「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閉眼,眼妝我再給你修一下。」錢泠泠說罷取來新季的蒲公英單色眼影,用小拇指指腹沾染后在寒暖眼角淺淺的暈染上一抹點睛的色彩。真是太佩服自己了,都可以改行做彩妝師了。

「冷歐尼,這眼妝顏色搭配的好漂亮啊!」韓荷娜看著效果忍不住讚歎,她和錢泠泠在設計上有一個共同之處,便是用素色的底色搭配上一抹亮色,那種反差造成的驚艷感讓人眼前一亮。

「那是。」錢泠泠滿意地點點頭,去了裸色唇蜜給寒暖上了一個嘟嘟唇妝,是個男人看到都忍不住想要聞上去的衝動,「完美,好了你就大大方方地去見你們家雞涌吧。」

「fighting!」韓荷娜拍拍寒暖的肩膀,她姐們可是要拿下至龍歐巴的女人,第一個讓至龍歐巴放棄原則和vip談戀愛的女人!如果讓其他孩子們知道,估計半夜躲被窩裡哭了要。

寒暖就這樣,披上駱駝色的大衣、穿上短靴、圍上圍巾,出門了。見面至龍歐巴她該怎麼說?早上好?你好么?你好……

「rning。」ketty遠遠就看到休假回來的寒暖,較小的身材,靚麗的裝扮,精緻的妝容,果然是放長假回來的人,和她們這種每天忙死累活地人不一樣,神采奕奕啊。

「早上好。」寒暖遇到熟人,稍稍靜下心。

「你可算回來了,想死我了。」ketty和寒暖聊了幾句就開始訴苦:「你都不知道,這幾天我們都忙死了。聖賢歐巴和勝膩他們每天關在錄音師一關就是十幾個小時,我們這些做助理的又是干苦力又是四處跑著做聯絡員……」

記得曾經在貼吧上得知,bigbang為了《alive》的專輯創作,忙了好幾個月。算算時間,二月份要發布,如今已經是十二月中旬,確實是最忙的時間。但是也不可否認,這樣的忙碌最終取得了驕人的成績,《alive》在bigbang的歷史上是具有石碑一樣的意義的。

「忙過這段時間就好了。」寒暖挽著ketty,出言安慰。只是這段時間的結束點,貌似還蠻遙遠。

「rning,聖賢歐巴、至龍歐巴。」ketty突然抬手同遠處的人招手。

等等,至龍歐巴?寒暖手一顫抖,身體僵直的轉身眼神卻怎麼都沒有勇氣和權至龍對上。他過來了,怎麼辦,要說什麼?求救啊!

權至龍聽到ketty的大嗓門已經見怪不怪了,反正他連帶著一起被morning了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y總有讓yg所有人停下手裡的夥計圍觀她的本事。默默地為聖賢哥默哀,碰到這麼個助理。

然而,今天卻是不同的,因為那個大嗓門邊上的女孩,可不就是他的小暖么?

她今天很漂亮,當然每天都很漂亮。權至龍心情up了不知道多少,然後邁開步子朝著寒暖走去。如果不是在公司,如果不是周邊有那麼多人,權至龍也許下一秒就將寒暖攬入懷中,這個面對他的告白居然逃跑的笨女人。

不過,是什麼給她勇氣對著手機那麼大聲的告白的呢?

權至龍忍住大笑,盡量表現的平常,「早。」

「早上好,至龍歐巴。」寒暖努力對上權至龍的眼神,然後又害羞地直接躲開,臉頰上分明得紅暈引得權至龍心裡一陣滿足。

「上樓吧。」他想旁若無人地拉起寒暖的手,可是不行。因為不能曝光,所以權至龍只能忍著。四人坐電梯到了工作室,因為還早的緣故其他工作人員還沒到。

寒暖有些拘謹地端坐在一旁,看著自己放在膝蓋上的手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

「對了,沒吃早飯吧,我去食堂買一些過來。」ketty並沒有察覺寒暖和權至龍之間不明的情愫,又或者是察覺到了可以躲開:「聖賢歐巴來幫忙。」說完,便拉著人離開。這樣,屋子裡就只剩下權至龍和寒暖二人。

門被關上的一瞬間,寒暖正想著如何解除這份尷尬,下一秒她就被一雙有力的手攬入懷中。

「至龍……」寒暖不禁喊出聲。

「我在啊。」柔軟帶著清香的身體,那麼小,她輕輕地靠在他的懷中,心裡痒痒地美美的,好滿足。「小暖難道沒什麼要說的么?」

「我,我……」寒暖無法適應這般自然親密的接觸,臉早就被燒的透紅,吱吱語語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可是怎麼辦,好喜歡這樣啊。

「你這麼容易害羞可怎麼好?」往後還要抱抱、親親、啪啪啪呢,權至龍寵溺地說道。


「我,歐巴……」寒暖已經處於死機狀態。

「別緊張,哥不好么?」權至龍無奈地安慰,但是他可不會傻到放開,笑話這可是他的福利啊!再說,這個樣子的小暖真的好可愛啊。

「沒有!」深怕引起誤解寒暖急忙解釋。

「乖。」

寒暖覺得自己像極了權至龍手裡的芭比娃娃,他的手順著髮絲划至發梢,然後指甲卷著發梢玩耍,就好像是一件好玩的事。但是這樣子的權至龍好溫柔,直叫人不得不沉溺。耳闊上依稀感覺到他呼出來的氣息,酥□□癢的還帶著溫熱。空蕩的屋子裡,一對壁人就這樣安靜地享受彼此的存在。

原來,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說也可以那麼美好。

門把被轉動的聲音異常響亮,寒暖驚嚇地一下起身,腦仁就這樣好巧不巧地嗑在權至龍的下巴上,只是寒暖來來不及轉身看看什麼情況,門就被打開了。寒暖一副面癱的表情,努力掩飾著自己的失態,應該沒有被發現吧。

「哥,你下巴怎麼了?」勝膩和大城一起來的,進屋就看到自家至龍哥捂著下巴!一副吃疼的樣子。發生什麼事是他不知道的么?

「沒事。」權至龍沒好氣地遷怒到勝膩的身上。然後毫不掩飾地拉住寒暖的手,將她拉回自己身邊坐下。寒暖坐下了,也依舊緊地抓著她的手不讓她有機可逃。

一大早就這麼被秀恩愛,弄啥哦哥。

勝膩苦逼地對著寒暖,恭敬地喊道:「嫂子。」看我多上道,至龍哥虐我千萬遍,我待哥哥你如初戀,說好做你一輩子的助攻就一輩子,絕不食言。

大城被勝膩一聲嫂子驚得已經說不出話,說他不知道至龍哥喜歡寒暖是不可能的,但是二人啥時候在一起的,為何勝膩知道他不知道啊!重點不是這個,被秀恩愛了還後知後覺,他真的只是反射弧長了一點而已。

「勝膩啊,哥沒白疼你。」權至龍笑得露出一口白牙。

相比較權至龍的坦然自若,寒暖的表現明顯有些差強人意了。她好像真成至龍媳婦了,沒有心理準備就被叫大嫂了怎麼辦?「好。」寒暖應了一聲,裝逼吧。

一家子裝逼,得了便宜還賣乖,單身汪怎麼活?

「怒……嫂子好。」大城也立馬改口。

「還是別改口了,讓公司其他人知道就不好了。」寒暖理智的提出來。雖然權至龍不同意,但是妥協了。畢竟,公司對他談戀愛,對方還是本公司內部的人是個什麼態度還不知道。但是權至龍責令,bigbang成員內部按照輩份喊,不能省。

接下去的一天,bigbang又在錄音棚關了一整天,因為權至龍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緣故,靈感猶如活圈源源不斷,這大半天的效率都快趕上前幾天的總量了。寒暖照常地著手自己的工作,只在固定的時間給錄音棚中的人送飯送水。其實她是熟知《alive》的每一首曲子的,《blue》也好《fantasticbaby》也好,都是上輩子膾炙人口的名曲,但是寒暖相信權至龍相信bigbang,也期待見證他們努力的過程。

「先吃飯吧。」寒暖端著晚飯,打斷一群大老爺們的思路,反正他們的思緒也堵著打不打斷一個效果。

「有中國菜,是嫂子親自做的么?」勝膩私下問寒暖,果然有嫂子疼就是不一樣。

「恩,上次你們不是說喜歡這兩菜么?」寒暖點點頭,不枉她特別去廚房。

「嫂子,你知道么?你是至龍哥第一個讓我們喊嫂子的人。」勝膩突然認真地對寒暖說道,寒暖怒那是第一個被至龍哥從心底里認可是他女朋友的女人。 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一個禮拜又過去的樣子。寒暖已經開始慢慢習慣權至龍是不是的抱抱,就是捏臉的行為,雖然還是會緊張但比起之前真的是好多了。想起自家歐巴專註地編曲的樣子,真是帥呆了。舞台上霸氣閃亮的他,還是平日里裝逼可愛的他,又或者是喜歡吃醋的他,工作時認真的他,這麼多的他她都喜歡。

戀愛,果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寒暖穿著居家服,她難得早早的起來。此時,寒暖正哼著曲調子,煲著摻放了強身中藥的海鮮湯,當日是拿給給至龍歐巴好好補一補。

寒暖在廚房裡忙進忙出,韓荷娜正當起床洗漱。這一周,她已經喜歡寒暖這般好精神的樣子,果然戀愛中的女人啊。

「歐尼,早。」韓荷娜打著哈欠,眼角微濕潤,又伸了伸懶腰好不暢快。

「早。」寒暖應了一聲,繼續哼著小調,拿勺子攪拌著煲里的湯:「冬天過去了,春天到來。我們之間的思念,內心都有了淤。imsingingmyblues,在藍色的眼淚中藍色的憂傷被發現,imsingingmyblues……」

「歐尼,這是誰的歌,真好聽。」韓荷娜新奇的問道。

「當然是至龍歐巴的啦。」寒暖不假思索的回答,顯然忘記《blue》別說還沒發布,目前的進度連沒編曲結束,而她之所以完整的能唱出了是因為前世的記憶。

「哦。」要不要這樣,分分鐘秀恩愛的節奏么!韓荷娜羨慕嫉妒恨地應了一聲,晚上時不時電話騷擾也就算了,這大白天的又被秀恩愛了,讓她唯一的單身汪怎麼活!「不對啊,歐巴有出過這首歌?」


韓荷娜用自己的名字做保證,不管是bb的專輯還是至龍歐巴的solo歌曲中,絕對沒有這麼一首!

「啊?是《blue》啊,哦,我忘記了。這是bigbang明年年初才發的新專輯的主打曲。」寒暖反應過來,都怪她這今天每天聽著這歌的旋律,所以下意識就哼了這首。「還沒完成呢,娜娜要保密呦。」

「恩,會噠會噠。」韓荷娜點點頭,哇哦,原來有個bb家屬團的朋友不僅能拿到bb的第一首資料,還能提前聽到新專輯的demo啊!嗯嗯嗯嗯……..一聽就是棒棒噠的新曲,bigbang大發!

「好啦,早飯我放鍋里熱著,我出門了。」寒暖將煲好的湯滿滿的塞入保溫盒中,然後又將另一部分盛好斷至飯桌。

「歐尼灰灰。」韓荷娜從洗漱間伸出頭,對著寒暖揮手。

「等等等…..會~」錢泠泠裹著被子蹦蹦跳跳出來,披頭散髮的樣子也虧得她是短髮,不然活脫脫《殭屍記》。「阿暖,晚上記得早點回來。」

「有啥事?」寒暖一邊穿鞋,一邊問著。

「明天是聖誕節啊。不過看你的樣子,肯定是想和雞涌一起過的,所以作為姐們只能提前先給你過生日了,記得早點回來,我們出去浪一晚。」

錢泠泠不說,寒暖差點就忘了,又一年到了呢。

「歐尼的生日,不早說,我都沒準備。」韓荷娜漱了漱口,驚訝的插話,不過還有一天準備禮物的時間還是來得及的。

「沒關係啦,呀時間來不及了,我得走了。」寒暖瞄一眼手錶,趕忙開門關門離開。和至龍歐巴在一起之後的第一個生日呢,寒暖不由地期待起來。以前最怕的就是逢年過節的,人家成雙成對,她單身一個孤零零的,也又要這個時候寒暖才會覺得也許找一個能陪伴自己的人真的很重要。哪怕什麼都不做,這樣的日子裡身邊有個他,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不知不覺,人就到了公司,寒暖依舊沉迷在幻想當中絲毫沒有察覺身後的人。直到權至龍拍了拍她的肩,寒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她人已經到yg了。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以後走路別老神遊萬一撞到什麼怎麼辦?」權至龍語氣溫和地囑咐寒暖,當然如果他在身邊得時候走神就更不行了。

「歐巴,早上好。」寒暖撓撓臉頰,不好意思地笑笑,自己好像確實被抓包好幾次了。

「早。」公司還沒到上班時間,但是不乏勤奮早到的人。大廳三三兩兩的人流讓權至龍不得不和寒暖保持不要的疏遠,但是電梯門打開,二人進入電梯而電梯的門緩緩合上的一瞬間,權至龍就伸出手將寒暖拉近自己,然後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一個吻:「早,暖暖。」

「有攝像頭啊。」寒暖不好意思地用蚊子般大小得聲音提醒,每次面對他的奇襲自己總是沒辦法。臉上依舊殘留著他的唇帶給她的溫度,寒暖忍不住上揚唇角,害羞歸害羞,開心歸開心嘛。

「沒關係,反正沒人監視著。」權至龍樂得看著女友的反應,一如既往的可愛。伸出手捏捏她的臉袋,當然不會用力捏,「乖啦,還是說暖暖不喜歡哥這樣子?」敢說不喜歡你就死定了。

「沒……有啊。」寒暖依舊是低聲到不能低聲的回答,這樣子和她工作的時候反差實在是大的驚人,不過寒暖這般小女生的樣子也只有在權至龍面前才有。

「沒有是什麼意思,人家問的明明是喜不喜歡。」權至龍似乎不太滿足與這樣的回答,又或者他只是喜歡上逗逗自家女孩的感覺。擺出一副受傷地表情,「原來是不喜歡啊。」

「沒,喜歡。」說罷,寒暖抬頭看到卻是某人戲謔的眼神,氣的跺腳不已。她又被耍了!

「哈哈哈,暖暖還是這麼可愛。」

電梯的門被打開,權至龍精神抖擻,心情愉悅地徑自出去,留下寒暖及其不甘心地瞪著他不知道該怎麼反擊才好。反擊,必須要反擊。

「至龍哥,嫂子你們來了。」李勝膩啃著包子,用帶著油的爪子同進來的二人招手。


「勝膩啊,我給你煲了湯,你正在長身體要多吃些有營養的東西。」寒暖彎著月牙眼,越過權至龍上前。手中的保溫盒被旋轉打開,一陣濃濃的菜香參雜這淡淡的中藥香飄溢了出來,令人聞了都胃口大好。

「嫂子,這給我的?」勝膩咽咽口水,不知道是饞於湯的香,還是懼於wili隊長的報復。

「恩,還熱著趕緊吃。」寒暖舀了一碗遞給勝膩。卻不想,碗還沒到勝膩接手就被身後的人搶走了。

笑話,這可是他的,誰敢搶!

「哥,我的……湯。」勝膩為自己的口腹做最後的掙扎。

「什麼你的?這是你嫂子做給我的,要湯找你女朋友去。」權至龍毫不客氣地瞪了瞪勝膩,然後喝了一口湯,暖暖地味道真不錯。

「勝膩啊,別和至龍歐巴計較,我再給你盛一碗。」寒暖當然知道某個愛吃醋的男人肯定會搶湯,故而一痛不癢地忽略后,繼續給了勝膩一碗。

結果,權至龍看著分明和他對上的小女人,呀!有這麼對我的么!囫圇吞棗地喝完手裡的那一碗,權至龍再次搶走了還沒進勝膩嘴裡的那碗,哼,都是我的我的,誰都不準強。

勝膩眼巴巴地瞧著寒暖,還有木,他真的好可憐一滴都沒喝到。

寒暖本來是和權至龍生氣的,雖然他總是耍她,可是看到權至龍一副孩子氣的搶她做的湯,那份淡淡的氣早就消了。至龍歐巴就是霸道的要命,寒暖無奈地搖搖頭,又給勝膩盛了一碗。這一次,權至龍來搶卻被寒暖制止了。

「歐巴,你不能再喝了,會把胃撐壞的。」寒暖搶回權至龍的湯遞給勝膩,本來她就做了好幾人個人的量,要都讓權至龍一個人喝完,他還不補過頭了?

「謝謝嫂子。」勝膩輾轉幾次終於算是喝到了他的那一份湯,要說至龍哥什麼都好,就是太小氣了,哼。

「我還沒飽呢。」權至龍撅著嘴,不滿的說的。

「湯里放了中藥,過量了對身體反而不好,我還做了蛋餅歐巴趁熱吃。」寒暖從袋子里取出溫熱的蛋餅,送到權至龍手上。某人這才忍住不去同勝膩計較。

好吧,他在自家暖暖心裡果然是第一位的,勝膩什麼的都只是順帶。

好羨慕至龍哥啊,有女朋友就是好!勝膩心塞地躲開身邊的人散發出來的滿滿地粉紅色氣氛。

鑒於寒暖提前給權至龍順了毛,剩下的湯在依次分給東勇裴、姜大城和崔聖賢的時候,權至龍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有個女的助理在果然待遇就不一樣!寒暖,打個商量,以後這湯也給哥整一份唄?」teddy嘲笑bigbang的吃相又,同寒暖套套近乎,別以為他眼瞎看不出來,他可是好心幫忙一起瞞著社長的,所以快拿好吃的來堵住他的嘴吧。

「哥想喝湯哪裡需要我們小暖啊。」地下黨的又不是他一個人,權至龍抬抬下巴,說的好像哥你不是一樣。(︶^︶) 難得的偷閑,寒暖錄音棚內里距離設備最遠的長椅上,手裡捧著熱茶隨口喝上一口。比起權至龍他們,助理和經紀人這幾日已經算得上閑了。當然,這也僅限於一年到頭好不容易稍微鬆口氣的bigbang的team,yg的其他團隊都已經開始著手準備年會的演出。

金南國和幾位經紀人難得聚首,團在一起拿著筆和本本排著下一年的行程,時不時還相互交流一下看看如何恰接,12年公司給bigbang的安排主要都是以一個組合合體的形式進行,最作要的便是即將到來的全球巡演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