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冤冤相報何時了,冤冤相報何時了。」鄭三寶喃喃的念叨著這句話帶領他破敗的夕陽寶船離開楚烈等人的視線,段四海與鄭三寶的恩怨就以這樣的結果而告終。

「童霸天,我不殺你,我只問你想悲慘的活還是有點尊嚴的活?」楚烈這時問道被雷電牢籠所困的童霸天。

「你,你,悲慘的活是怎樣的活法?有尊嚴的活又是怎樣個活法?」童霸天動容道。

「要悲慘的活,我就把你魂神廢去,戰法廢除,我想這些年你在怒海也定惹怒了很多島主,我就把你扔到一個怒海海寇的島上任由他們奴役。」楚烈冷冷的道。

「楚烈你,你好卑鄙。」童霸天怒吼著。

「我又不是沒有給你另外一條出路。」楚烈對童霸天的咒罵不以為然。

「那有尊嚴的活,你還能放了我不成?」童霸天道。

「當然不會,想有些尊嚴的活,那就永遠服從與我一個人。」楚烈道。

「你難道會相信我會忠誠對你不會跑掉?」童霸天問道。

「我當然不會相信你,我要把你的魂神寄托在我身上,終生不敢違背我的意願,可如果你做到我的滿意,有一天我會釋放你的魂神還你自由,我給你一刻鐘的考慮時間。」楚烈道。

「魂神寄託?那樣我還有何尊嚴可言?」童霸天道。

「最低總比把你扔到仇家的島上,讓打掃垃圾的人都可以隨意奴役驅使你好得多,而我只是讓你在可以確保你生命安全的情況下來發揮你的作用,你還很有用,我不會輕視你的生命,服從了我,我可以答應你,在我這裡,除了我,你可以不接受任何人的命令指派。」楚烈道。

「那好吧!我歸順與你。」在未到一刻鐘的時候童霸天做出了他的選擇。(未完待續。。) 童霸天魂神就這樣被楚烈捆綁在他的魂神之上,因為李青蓮在場的原因並沒有把童霸天收入大禹界,童霸天自然也不知道大禹界的存在,這一切完畢,為楚烈又增加了一份不大不小的力量。有了童霸天竟然多了一道保障,魂神已經寄托在楚烈的身上,他非常老實,由於他有驅使海上凶獸和低階神獸的本領,通過這些生物可以在第一時間知道怒海即將要發生的大災大難,這讓楚烈省去了很多麻煩。

並且這童霸天還是出身自銀月大陸,對銀月大陸的情況了如指掌,在他的口中,楚烈對銀月大陸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銀月大陸與藍月大陸相比相對較小,大陸的氣候穩定,四季炎熱不降冰雪。大陸為建隆王朝獨自把權,建隆王朝又稱千湖之國。

建隆王朝的疆土形狀最為和彎月想象,又像面向大海的彎刀。王朝把大陸分為八部這是楚烈知曉的。可童霸天還說了幾個地方卻是楚烈不曾聽說的,那就是在銀月大陸的最南端還有一處險地,就是蠻荒濕地。有險也有金,蠻荒濕地裡面危險重重可卻有著萬金難求的各種靈藥。

既然是以千湖為名,那自然少不了湖泊,最美的為千島湖,名聲惡劣的為屍海湖。銀月大陸最長的湖泊為鐵葦盪,他橫穿建隆王朝殘陽、旭日、黑石三部,那裡還是建隆王朝土匪橫行最為頻繁的地方。

楚烈對銀月大陸有了更真切的了解,就想到了神農老人的一句話。那就是秀兒很可能就在童霸天所說的正東方的旭日部。

楚烈等人越來越靠近銀月大陸,雖為水下行駛,可也能觀察到他們所遇到的船隻也逐漸多了起來。

怒海海面。一艘華麗的大船行駛,大船上,從船頭到船尾,皆為三層船樓,在船尾的樓閣更為高聳,在三層船樓的基礎上有加築了四層,這樣大船上的甲板就變得面積狹小,不過在三層船樓的頂部卻是更好的觀景台。布局合理而平整。各種設施盡顯奢華享受。著眼一看這船樓的樣式也不是平常家族所能使用的,金黃的船樓顏色雕梁畫柱美輪美奐,頗有皇家之氣。它的兩邊側翼還各行駛三艘大型戰船,每艘的甲板上都站著整齊的兵將。高高的桅杆瞭望台上的士兵也是聚精會神沒有絲毫的怠慢。

金色豪華大船之中傳出悠揚的琴聲。在船樓的中心區域建有一座寬廣的大廳。長十五丈寬六丈。三層船樓高有五丈,這大廳的高度卻有六丈之高。整座大廳由二十四根金黃的雕刻著祥雲的木柱支撐,大廳的最前面是一座表演的戲台。戲台之上正有十二位妙齡少女翩翩起舞,中間有一位絕色佳人,揮袖指撥之間一曲優美的琴曲悠揚傳送。戲台對面是上下三層的看台,看台大部分的坐席寬大而柔軟,每個坐席的間隔也很寬敞利於行走,只有一個坐席可以說它為軟榻,這軟榻的位置就在正中,論前後它是正中,論左右它是正中,論上下它還是正中,可見這個位置的人物不同尋常。在今天這個位置就的的確確有一個人,仔細看才能看出他是一個人的人,如果不仔細看就會認為那只是一堆肉攤放在軟榻之上,千層摺的上身,堆擠在一起的五官都很難讓人看出這是一個人。這「一堆肉」的兩側各有一位妖艷的美女相擁,美女在一堆肉的懷中嬌笑連連,獻媚於形不加掩飾。在他的身邊的坐席坐著一位老者。雜亂的鬍鬚到達衣襟,衣著陳舊還邋邋遢遢,與這華麗的大殿極為不配,可那「一堆肉」對他卻表現的極為敬重,身邊的很多軍將看到「一堆肉」對他有所奉承的時候都極力配合。

「張仙人,可否喜歡這隻曲子?」一堆肉對那邋遢的老者說道。

「很好,很好。」這位被稱為張仙人的老者平淡的說道。

「如果張仙人不喜歡我可以再換一曲。」一堆肉對張仙人的態度不以為然,依舊微笑著說道。

「本身我也對這些沒有什麼興趣,是建隆上皇要我陪你出行,我也無事就陪你走一遭,親王盡可盡情的欣賞你的樂曲,不用顧及我的感受。」張仙人道。

「都是皇兄不放心我這無能的人,再者這次我們前往鳳凰島也是屬於皇差,每十年一選美是我建隆王朝的慣例了。」一堆肉道。

「這是上皇對你的信任,在這臨近我銀月大陸的海域,誰敢造次,對於我的存在其實是可有可無。具體事情還是賈丞相要多費些心思。」張仙人自謙的道。

「這次我只不過是為上皇挑選一些有旺國之相的美女而已。」這時在一堆肉的親王的另一邊有個身穿官服,約有四旬的男人說道。

「親王,賈丞相,你們盡情欣賞,我去船外走走。」張仙人起身說道。

「張仙人乃是清修之人,請隨意。」那親王道。

「這張三瘋太過清高,親王不必太過遷就與他。」張仙人走後,那位賈丞相道。

「賈悅生,張仙人有日行千里,耳聽數城的神通,就是我皇兄都要讓他三分,你可要注意一點。」親王道。

「是,是。」賈悅生急忙點頭應道。

賈悅生的話自然已經被張仙人張三瘋所聽到,不過他只是微微一笑不以為然,走向船樓的最高觀景台,獨自欣賞海上景色。

「咦!」不消一刻張三瘋突然眉頭一皺。

「三位為何不上來坐坐呢?」張三瘋的魂神喊道。此話正是他對海下剛剛與他擦肩而過的海王之劍之中的楚烈,李青蓮和童霸天所說。

「好強大的魂神,我們在這樣的深海之下也被你發覺,那我們還拘泥什麼呢?」李青蓮魂神應道。楚烈知道對方既然已經發覺,那就耽誤一時也無妨,就命令段四海提升海王之劍回到海面。

「全體小心,注意戒備。」海王之劍翻起的巨大浪花令豪華大船一側的戰船發出戒備的訊號。

「噗!」海王之劍衝出海面,準確的在張三瘋所站的一側船舷出現。

「炮口右舷,準備發射。」戰船的軍將喊道。

「不必慌張,他們沒有敵意。」張三瘋的聲音在海面隆隆作響,戰船的軍將當然知道說話的是誰,雖然沒有發射炮火,可也沒有收起船炮,緊張的觀看形勢發展。

「在下藍月大陸藍熙人士李青蓮。」李青蓮道。這時李青蓮和楚烈,童霸天走出海王之劍。

「他是張邋……張仙人。」童霸天看到張三瘋驚道。

「你說的很對,我的確就是張邋遢張三瘋。」張三瘋笑道。

「你就是張三瘋!哈哈,哈哈,此行不虛,此行不虛。」李青蓮突然大聲笑道。

「同感,同感。」張三瘋也隨聲附和。(未完待續。。) 「好奇怪的戰船。張仙人,請問這幾位是?」一堆肉慢慢的走出船樓說道。這樣大的動靜當然驚動了在船中的親王和賈悅生丞相。王戰,神戰他見的多了,沒什麼驚訝,他的第一眼卻是被海王之劍所吸引,不僅驚呼出來。

「那小哥與他骨叉漢子我不知是誰,這李青蓮我可是久聞大名,號稱青蓮居士。他乃是藍月大陸的神戰之一,坐擁雷池,以詩酒為平生最愛,而且我們有個共同點,那就是都修鍊的風元能。」張三瘋道。

「坐擁雷池已經成為過去,我來銀月大陸就是想在這千湖之國找尋一處美景聖地為我靜修之地。對於我們同為修鍊風元能,我在藍月大陸也聽到了你的名聲就是因為此事,所以我一直在想,我們倆誰跑的最快。哈哈。」李青蓮笑道。

「那就是說一時你還不會離開。既然你來了銀月大陸,我們怎會錯過,不過比試不是在今日,來日方長,我定會給你這個機會。」張三瘋道。

「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身屬皇家,就沒有我的隨意洒脫了,哈哈。」李青蓮道。

「這兩位能與你齊肩,也定是不俗。」張三瘋道。

「在下楚烈,這是我的朋友童霸天。」這時楚烈已經卸去夢寒神冰甲,依舊一身白衣,抱拳說道。說道最後一句的時候,童霸天不自覺的看了楚烈一眼,是楚烈說的朋友二字而未說楚烈是他的主人,不由的心中一暖。

「親王。這童霸天,我知道他,他本是我建隆人士,有召喚獸類的神通,至於那楚烈,我就不得而知了。」賈悅生道。

「今日見到李兄真乃我幸,那就請不要客氣,上船來喝上幾杯。」張三瘋道。

「跨越怒海,就喝到楚烈小兄弟的冰州烈酒,還真有些喝夠了。既然你有這番盛情。那我可不客氣了。」李青蓮看了看楚烈笑道。

「傳令下去,擺上酒宴,本王此行不孤啊!哈哈,」那位親王道。

酒宴之上大部分為水產食材所烹制。鮮美而口感好。也許這和銀月大陸水源充足的地理環境有關係。酒自然是美酒。李青蓮這樣品酒大家都挑不出桌上的美酒的瑕疵,並且讚不絕口斟滿必干。

酒宴之中楚烈還了解到,這一堆肉的親王是建隆大帝趙胤的親弟弟。名為趙義。趙義也不避諱,說出了此行的目的,而李青蓮知道后突然變得極為興奮,他也說出了他的想法,他當然不會是為美色所動,只是聽說鳳凰島風景極佳,並且水土滋養肌膚,故那裡盛產美女,因此直言要求楚烈與他一同前往。楚烈雖然越是臨近銀月大陸越是焦急見到秀兒,可礙於李青蓮此行對他有恩,他也不好違逆了他這高漲的熱情,就答應了下來。

「青蓮居士,本王對你那艘奇怪的戰船很是感興趣,那戰船竟然是沒有船帆沒有船槳,卻可在海下行駛,這是如何做到的?」趙義親王談論了這個話題。


「那戰船名為海王之劍,可它卻不是屬於我,它的主人是楚烈公子。」李青蓮道。

「哦!原來是楚烈公子的,不簡單啊!海王之劍,好名字。」趙義親王道。說到此處,大家把目光聚集在楚烈的身上,不僅又高看楚烈一眼。

在酒席馬上就要結束的時候,楚烈說了一句話,語驚四座,再一次的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

「請問親王,趙常山可是在建隆王朝?」楚烈道。

「趙護國?」趙義驚道。旁邊的人也都死盯著楚烈,就是張三瘋都被楚烈的這句話弄的不知所措。

「楚烈公子,趙護國的名諱可不是隨意叫的。」賈悅生小聲說道。

「護國?是他的職位嗎?」楚烈問道。

「不錯,趙護國是我建隆王朝的護國神將,不要說你這一個年輕人,就是我皇兄都不能直呼他的名諱。」趙義道。趙義的話讓楚烈的心中一寒,從中明白了他此行的棘手,看到大家的反應更不敢提及秀兒的事情,怕多生事端,只能留得自己暗中查訪。

「你認識趙護國?」趙義問道。

「不認識,只是有所耳聞。」楚烈道。

「以趙護國的威名,他作為小輩有所崇敬還是正常的。」李青蓮為楚烈解圍道。楚烈頓時更加明白了一件事,李青蓮也為神戰,可他也未直呼趙常山的名字,看來神戰之中的高低尊卑之分也很明確,就像項龍羽不敢直呼神農老人一般。

「是啊!是啊!楚烈公子,待登岸可要謹記此點。」賈悅生道。

「多謝指點。」楚烈道。酒宴也因此結束,趙義親王邀請李青蓮等三人留住在這艘大船之上,李青蓮也未拒絕,這樣就形成親王的艦隊與海王之劍共同向鳳凰島挺進。

在華麗大船之中,楚烈從張三瘋的口中得知,在他們相遇的地方距離銀月大陸還有一天的路程,而距離鳳凰島也是一天的路程。

第二日,太陽升起,艦隊的前面就出現了一片很長的海岸線,這就是以美女著稱的鳳凰島。趙義親王的皇家船隊繼續向岸邊靠近,由於臨近海岸海王之劍只能停留在深海區域等待。

「咦!今日的鳳凰島好生安靜。我這也不是第一次來這鳳凰島,每十年的一選的美女入宮鳳凰島是知道的,並且我們已經做到了提前通知讓他們有所準備了,這岸邊為何沒有一人?」賈悅生看著鳳凰島奇怪的說道。

「賈丞相說的極是,我們這就先派人登島去傳達親王的指令,讓他們準備迎接親王。」賈悅生身邊的一位軍將說道。

「也好,傳令下去,侍監傳旨,所有船隻拋錨待命。」賈悅生道。

在大船放下一艘快艇,一位老侍監帶領數名軍將先行登島。這一快艇去的快,回來的也快。

「不好了,不好了。」那老侍監上氣不接下氣的喊道。



「袁侍監,休得慌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賈悅生問道。

「鳳凰島的岸邊叢林之內到處都是屍體,我們因此未敢再行深入,趕緊回來讓丞相定奪。」袁侍監道。

「此話當真?」賈悅生明知這袁侍監不敢撒謊,可還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千真萬確。」袁侍監道。

「速速請張仙人。」賈悅生道。

很快這件事情就讓整個艦隊所知曉,都覺得很是蹊蹺。這鳳凰島雖然不在銀月大陸的版圖,可已經是眾所周知的建隆王朝的皇家佳麗的搖籃,竟然就在今日這個每十年一選秀的日子裡發生這樣的大事,大家豈會不奇怪,不震驚。

「親王在船上即可,我登島打探一下。勞煩李兄在船上幫忙照應,我去去就來。」張三瘋對趙義親王和李青蓮道。

「船上有楚烈公子也可應對突變,我隨你去吧!」李青蓮道。

「也好!我們走吧!」張三瘋看了一眼楚烈道。心中想到這楚烈竟然可以讓李青蓮如此信任,定有不凡之處。(未完待續。。) 李青蓮與張三瘋,一起騰身而起,向鳳凰島的方向撲去。~頂~點~小!~說~楚烈在大船上看兩人的速度不相上下,電火石光之間兩人就消失在鳳凰島海岸的叢林之中。

「這就是風元能的魅力,風元能的特種防禦—御空之術。」楚烈心道。

李青蓮與張三瘋經過乾淨的海岸未見任何異常,待踏入叢林的時候,一股強烈的血腥之氣撲面而來。這叢林已經變成了血紅的顏色,殘肢斷臂隨處可見。由於在船上張三瘋曾向李青蓮與楚烈談及鳳凰島,鳳凰島穿著自己獨特的裝束,現在李青蓮也能明顯的由裝束可以看見其中大部分已經身亡的人本屬鳳凰島的島民。另小部分也好辨認,一看就是屬於怒海的海寇。

再看叢林樹木上的血液呈現暗紅色,還未徹底凝固變黑,由此可見這場戰爭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刻鐘。

「時間不長,也許襲擊鳳凰島的海寇還未離開,我們速速前進。」張三瘋道。說完李青蓮與張三瘋繼續向內行走,一路上都是這樣的景象。穿出叢林,就是進入了鳳凰島的中心地帶。

「真是暴殄天物,如此的美景竟然被糟蹋的如此破敗,真是可恨,可殺。」李青蓮看到眼前的一幕怒道。

鳳凰島的中心是一片寬廣的開闊地,可說是三面環山,一面是李青蓮和張三瘋剛剛穿過的叢林。三面翠綠的大山的中間大山有一條瀑布傾瀉而下如同把大山劈成兩半一般,瀑布的水源湧入。形成一條條小溪縱橫交錯的在中間的開闊地流淌。島嶼中心的房舍已經不見一間,全部化為焦炭,不僅這些,還留下了很多未燃燒徹底的植被只剩下根部在那裡冒著淡淡的的煙。本來曲折蜿蜒的小溪已經變為鮮艷的紅色,開闊地到處都是島民的屍體,不僅讓李張二人唏噓不已。

「這裡原本不是一片開闊地的,這中心地帶方圓二十里,有低矮秀麗的山丘,鳳凰島特有的美麗房屋,還有不下十五種的只有在鳳凰島可以見到的壯觀茂密的植被。可現在唯獨那三面的山峰沒有變化。其它的全部化為虛無。」張三瘋道。

「張兄,好生奇怪。從剛剛我們在叢林之中看到的血跡來判斷,廝殺的時間絕對不會超過三刻鐘,可再看這裡。分明就是已經被焚燒了很久。最低已經焚燒了一天一夜。如此大的舉動定是海寇大舉前來。可在我們來時卻未見到一艘戰船前往這裡啊!」李青蓮奇道。

「李兄說的有理,而且在這裡沒有一具海寇的屍體,而在叢林之中海寇的屍體卻未能有時間收勢。可見他們走時的匆忙。也看得出他們登島另有途徑,我們越過對面的山峰看看。」張三瘋對這件事情做了進一步的分析。

「好。」李青蓮應道。說完兩人又一頓足,御風而行,急速飛過對面的山峰。身在高空,向遠眺望。只見遠方有著數艘戰船向遠方駛去,以二人的神通還可聽見船上海寇放肆的狂笑和女人撕心裂肺的哭聲。


「我們追過去。」張三瘋道。

「好。」李青蓮沒有二話,隨即二人又向遠方海寇的船隊飛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