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歐陽冷煙搖頭,回想了一下,解釋道:「前些年我聽父親說過一些,也看過一些古籍。據說古神禁地是…古神的墓地,裡面有著無數古神的屍體,非常危險,有著無數的禁制。至尊天帝完全進不去,而天帝…進去絕對找死!所以那地方沒人敢進,當然也不知道在哪,或許迷神宮和滅魂殿知道入口!」

「呃…」

蕭浪臉色一沉,再次問道:「裡面能飛渡虛空嗎?」

「絕對不能!」

歐陽冷煙搖頭異常肯定的說道:「裡面的禁制那麼強大,別說那裡面,就說死亡深淵,我父親進去都不能撕裂空間,怎麼可能飛渡虛空?你問這個幹什麼?」 「這是哪裡?」


「你們看,哪裡有個人。」隨著話語的落下,九靈看了過去。

一個黑袍人緩緩地走了出來,盯著他們,嘴角一勾:「我的獵物,再把你們放野點,那個時候我就可以享用美食了。」

而擺脫傀儡娃娃的九靈人,站在一處水源邊上休息著,蘇陌靠著石頭,低著頭,左手搭載右手上,埋在手臂間的面上浮現了一條血痕,而下一刻,只看到九靈的眼睛變了一個顏色,輕閉眼,再睜開,這一次卻不是黑色,這讓紫靈的眼中閃過一抹懊惱。

「九靈,你沒事吧!幹嘛埋著頭。」蘇陌看著九靈的樣子,有些好奇的說道,好端端的怎麼這個樣子啊!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受傷了。

「我沒事,你想多了。」九靈冷冷的回復著,該如何是好,自己的眼睛變色了,這是後遺症發作的體現。

男子眉頭一皺,最後什麼也沒說,直接走了過去,一把抱起九靈轉身繞道石頭另一邊將人放下,看著她緊閉的雙眼。

「你想不睜開眼到什麼時候?」男子冷冷的問道,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個小盒子,看著自己眼前閉著眼睛的九靈。

「我只是想閉著眼睛想些事情,你太過敏感了。」九靈微微一勾唇,該死的,他是不是察覺了什麼?自己越接近地方,自己就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你當我是傻子么,是你太過敏感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的情況是什麼?越接近地方,你身體里的後遺症就越明顯。」男子冷冷的說道,不管怎麼樣,這都是不爭的事實,所以說,你的隱瞞對於我而言,等於零。

九靈聽到這句話后,臉上滿是震驚,卻依舊沒有睜開雙眼,而是要離開,卻被男子死死地握住了手,捏得生疼。

「不要以為你隱藏的很好,我一直都知道,所以不用遮蓋住你的眼睛。」男子冷冷的說道,手上的力道放鬆了下來,站起身來,背對著九靈。

「你不覺得我現在就是一個怪物么?這次是眼睛,下次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九靈睜開雙眼,看著男子,幽深的紫眸裡面滿是寒意。

「在我眼中,你本就不是什麼怪物,如果是,我也是怪物,所以,不用遮掩什麼,我什麼都懂。」男子盯著九靈眼中閃過一抹無奈,我們本就不是什麼尋常人,走過一個有一個死人墓穴,還期望著跟正常人一樣?那是不可能。

「那你可要記住你答應我的事,不可以反悔,不可以違背了。」九靈淡淡一笑,也許吧!但是我會努力讓你的生活回到正軌上面,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能在這裡頹廢了下去,因為事情遠沒我們想的那麼簡單。

「那是自然,走吧!」男子點點頭,這件事情那還不簡單,需要做些什麼?不需要,因為很多事情我們都明白。

九靈點點頭,什麼也沒多說,而是跟在慕子寒的身後走了出去,此時此刻,蘇陌從淺月口中也知道了為什麼,看向九靈的目光也變了,但是卻沒說什麼。

「我們繼續走吧!休息了一會喘了一口氣,但是前面的路好像不太好走。」蘇陌看著淺月說道,他的身體開始產生變化了,當到達那個地方,不知道會是好處還是壞處。

「前面的確有東西等待著我們,不是好的東西,而是傳說中吸食人血的吸血妖,大家小心點。」九靈淡淡的說道,自己之前沒有看錯的話,那個人是吸血妖人,不是人,而且他的肌膚白的透明,只有吸血妖人才能夠做到。

「吸血妖人?」蘇陌整個人瞪大了雙眼,震懾住了。

是傳說中的超自然生物,通過飲用人類或其它生物的血液,能夠令自身長久生存下去。

根據記載,早期吸血妖人的傳說流傳於古巴爾幹半島與東歐斯拉夫一帶,在這些傳說中,吸血妖人指從墳墓中爬起來吸食人血的亡者屍體。

吸血生物的傳說源頭可以追溯到數更遠的時代,在早期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古希伯來文明等的神話傳說中,都有吸食人類精氣的魔鬼。

而之後便被統稱為血族,血族是異於人類的生物,身體組織發生全然的變化。血族的牙齒可以任意抽長,雖然大部份的時候為了掩飾身份會隱藏起來。

當血族吸血之後,會用自己的辦法令傷口癒合以掩蓋痕迹。體內的血液以擴散的方式流動,由於微血管已不再飽含血液,因此血族的皮膚特別蒼白。

有時候,甚至會在哭泣時流出血淚。血族可利用體內的血來治癒自己,當受到傷害時,體內的血液會集中到傷處,傷口附近泛出紫紅色,很快即能痊癒。

血族不用進食,但需要不斷吸取鮮血。每當黑夜降臨時,會對鮮血產生強烈的渴望,這種慾望的強烈程度,要比人類的飢餓感還要難受,咽喉就像撕裂般疼痛,逼迫自己不得不去吸食人類的血液。

「也就是說我們還要面對來自吸血妖人的襲擊,可是,吸血妖人真的能活這麼長?」蘇陌回想起自己有段時間自己特別的迷戀吸血妖的存在,就覺得全身汗毛聳立。

「那就得看他是吸血妖人中的低等、貴族還是皇族了,好了,我們不多說,我們先走吧!遲早要遇上的。」九靈冷冷的說道,蘇陌的腦子裡面竟然裝了那麼多關於吸血妖人的東西。

「恩恩,走,我也想看看傳說中的吸血妖人是什麼樣子的。」蘇陌來了興趣了,可是他的興趣對於九靈來說就是一個麻煩。


四人緩慢的前行,路過淺水灘,最後來到了一個斷橋上面,上面躺著一具又一具乾枯的屍體,而看他們的樣子,是那群傀儡娃娃成型前的樣子。

「他們怎麼死的,還死的這麼難看?乾癟癟的。」蘇陌皺起眉頭,看著那些乾癟的屍體,明明進來還是活生生的人,現在就成了乾屍。

「他們的血液被吸食乾淨了,他們是死在了吸血妖人手中,也就是說,這四周有吸血妖人在盯著我們。」男子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這群普通人會出現在這裡,是他們故意的。

「嘶!這是要吸食多少血液?不怕被撐死么?」蘇陌倒吸一口氣,這太他么的過分了,將人吸幹了血液不說,還拋屍荒野。

「對於這麼久沒有血液的吸血妖人而言,這點血還不夠他們塞牙縫。」九靈淡淡的說道,慢慢的走上前,在距離乾癟屍體五米的地方停住了腳步。

「這這這是···」蘇陌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看著紫靈手上的銀色利劍,要不要這麼的霸氣,要不要這麼的厲害,我夢寐以求的東西啊!

「誠如你所想,早就想到了這裡不會那麼簡單,所以,再來的時候,就準備齊全了,怎麼,你這麼的了解吸血妖人,沒有準備么?」九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可是專門為你們所準備的。

「我哪有那個時間去準備,再說了,這東西又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你就讓我摸摸唄!」

「自己去弄,這東西你不能拿,這東西只有我能動,所以說,不管怎麼樣,你想用,就得自己去找。「九靈冷冷的說道,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說,你只能慢慢的等待,等待時機。

蘇陌聽到這句話后,只能一撇嘴,慢慢的走到一旁,輕吐一口氣,現在看來,這裡的一切都讓自己失去了從容。

「來了,吸血妖王,上位者。」男子冷冷的說道,看來這裡面吸血妖人還分等級的。

吸血妖人的世界裡面,備份代表了地位以及能力的高低,除去已經不存在的吸血始祖與第二代吸血妖神,吸血妖人一共分為七類。

一、上古者、第三代吸血妖他們是最古老的吸血鬼,共有十三位,並且非常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生物,有接近於神的力量。一般傳說他們是該隱的孫子,在千年爭戰時,由於把世界攪得天翻地覆而觸怒神之手,在毀滅世界的洪水中受了重傷,陷入休眠。

········

七:貴公子是還未被介紹給親王認可的吸血妖,他們也未被自己的尊長所釋放,不能算是吸血妖,被別的吸血妖看作是主人的所屬物。

果然,在思索著吸血妖分類的時候,一襲黑衣的吸血妖緩緩地走了出來,慢慢的走上了斷橋,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四人的眼中。

九靈抬頭看著走上了斷橋的人,眉間閃過一點紅,最後慢慢的走到了斷橋上,看著眼前的吸血妖。

「獵人?有意思?」吸血妖看著九靈手中的利刃,眉頭一挑,這是什麼鬼?為什麼在自己的眼中會是這樣的,這是不是讓自己····

「我不是你們血族的剋星,但是卻一點都不比你們的剋星差,吸血妖王玖。」九靈嘴角揚起一抹冷酷的笑,或許這就是一場無畏的對戰。

「東方的人,據說你們的血液很好喝,我有些迫不及待了。」玖伸出細長的舌頭一舔唇瓣,嘴角一揚,呵呵呵呵,我就要得到了。

「那就試試看。」九靈冷不丁的一笑,下一刻只看到九靈手一握,下一刻,只看到銀色的劍芒揮了出去。

玖快速的移動身體出現在九靈的身後,伸出手就要去禁錮九靈的肩膀,卻被男子的攻擊打斷,玖躲開之後,一把握住男子的腳,劍芒再一次突襲,迫使的玖放手,看著擦過自己手背的傷口,鮮血緩緩的流了出來。

「竟然讓我受傷了,而且還癒合不了,這讓我有些受驚了,卻也讓我更加的興奮。」玖伸出舌頭舔傷口,眼中的危險氣息悄然散發了出來。

「玖,吸血始祖正脈,屬於最高的的血族,而且血族全由玖一族統治,上到高等吸血妖人,下到低等吸血妖。」九靈手持銀槍,嘴角一勾,沒想到還能遇到吸血鬼高等皇族。

「看來你了解的很清楚嘛!難怪你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跟別人都不一樣,而且讓我覺得有些氣悶。」玖一個翻身,落在對面的橋上,半蹲著,緩緩站起身。

「吸血妖在幾百年前曾經出現過吸血始祖返生,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九靈看著玖,眼底閃過一抹一樣,他就是母親口中所說的那個人么?要我親手殺死對方。

「你身上擁有血族的氣息,你是她!」玖開始認真起來了,抬起頭來看著九靈,你的名字有個九,也就是說,你是他的孩子。

「我來這裡就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殺了你。」九靈看著玖,眼底逐漸泛出了紫色的眼眸,我會遵守對母親的承諾,同樣的,我也不會放過你。

「你母親?當年可是你母親親手將你父親送到這裡來的,小丫頭,你不知道你母親才是血族么?」玖割開自己的手掌心,猩紅的血液緩緩地滑落,最後滴落在木橋上。

九靈感覺到了自己身體有些不受控制了,那是血族的基因在作祟,九靈捏緊手中的利刃。

「你母親送你來,其實就是為了重返血族,因為這麼多年來,她的身體開始趨向於腐爛,而最好的返回,就是送至高無上的血液,而你,就是那個人。」玖抬起手掌,伸出舌頭輕輕的一舔傷口上的血跡,笑的很是邪魅。

「你····」

「要我說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跟惡道做交易,原來是血族,生活在陰暗之下的垃圾。」

就在玖說完那話之後,四周的景象開始改變,出現了墓穴通道石壁,巨大的石壁上爬滿了藤蔓。

而聲音卻是從濃密的藤蔓處傳來的,玖眉梢一挑,還活著?

下一刻只看到藤蔓開始枯萎,緩緩的緩緩地幹下去之後,瞬間起了大火,明亮炙熱的溫度讓玖皺起了眉梢。

下一刻,只看到一道影子閃現之後,在玖的身後,出現了一身是血,傷痕纍纍的姬無雪,手中纏繞著一根銀色的絲線,牢牢地掌控在手心裏面。


「你竟然還沒死,明明你的血液已經被·····」

「難道和你做交易的人沒有告訴你嗎?我的血液可都是毒!」 「沒什麼,只是聽迷神宮的人提了這地方,我還準備進去尋寶哩!」蕭浪連忙掩飾說道,歐陽冷煙這麼說了,他自然不會讓歐陽冷煙幫忙去送死了。

古神禁地看來只能自己達到天帝實力,有把握后再進去了。他隨即又疑惑問道:「古神屍體?這個世界真的有神?既然是神?為何全部死了?誰能將神殺死?」

歐陽冷煙沉默下來,片刻輕輕搖頭道:「據說上古時期,天州強者雲集,天帝強者遍地都是, 北歌 。半神半神也就等於半個神了!既然有半神想必會有真神吧?數十萬年前不知道什麼原因,天州劇變無數強者隕落,半神強者也成為了傳說,大帝也很多萬年才出一個。不過按我估計,迷神宮宮主和滅魂殿殿主應該達到了半神境!」

蕭浪也回想起在迷神宮和宮主會面的場景,他輕嘆起來:「我和迷神宮宮主聊過幾句,完全看不透他的實力,不過按我估計,他應該最少是大帝實力。因為…他說迷神宮最低都是至尊天帝實力!」

說完兩人都沉默起來,這個世界有太多的謎團,比如迷神宮和滅魂殿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他們如此低調意欲何為?比如他們是如何修鍊到如此強大的境界。一切的一切以兩人目前的實力和身份都根本沒有資格獲悉。

歐陽冷煙想了一陣,不再多想,她這輩子對於太高的境界並沒有太大的追求。女子對於實力和權勢也沒有太多的**,她能突破天帝完全是因為那幾年她男人的死去,讓她無意感悟了百花天道。

她仰面望著蕭浪,望著這張和她男人很相似,卻又很不相似的臉,內心掀起一陣漣漪。暗嘆一聲看來自己還是要走出來,從新接受新的生活,她是天帝她的生命還有很長,如果繼續沉湎於過去,這輩子會活著很累的。

她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一隻手掐了蕭浪的腰,有些嗔怒的問道:「蕭浪,你和小幼稚是什麼關係啊?」

蕭浪腰間陡然一痛,驚醒過來看著歐陽冷煙一臉的幽怨,頓時感覺好笑道:「怎麼?你還吃你外甥女的醋?對了…幼稚是你外甥女吧?」

「當然是!他是我哥哥的獨女,我哥哥嫂嫂生下幼稚一年後,被敵人追殺墜入十大生命禁地蠻荒山脈內,不幸被凶獸擊殺了!我父親暴怒的把蠻荒山脈強大的凶獸全部擊殺。小幼稚從小沒有了父母,又被我父親寵壞了,脾氣才變得這麼古怪起來。」

歐陽冷煙解釋了幾句,然後又惡狠狠的瞪了蕭浪一眼,嗔怒道:「蕭浪,我警告你,不可招惹幼稚。你,你都和我這樣了,再招惹幼稚,那豈不是…變成luanlun了?」

「母女花?luanlun?」

蕭浪一怔,下意思的說了一句,隨即看到歐陽冷煙又要發飆,連忙舉手投降道:「好了,我的姑奶奶,你就放心吧!幼稚才多大?十一?還是十二?你腦子內想些什麼啊!我思想會那麼齷齪?我和幼稚是兄妹之間的感情,我把她當小妹妹看的,嗯…現在更加不同了,我是她姑夫了!」

「呸,本夫人又不嫁你,你算什麼姑父啊,想得到美!」

歐陽冷煙飛了蕭浪一眼,不過卻很是滿意,嫵媚的眼神甩了蕭浪一眼,扭著翹臀朝裡屋走去。走到房門見蕭浪還沒動,轉身嗔怒道:「你還不進來?準備在天台過夜了?」

「少婦情懷總是濕啊!」

蕭浪摸了摸鼻子,欣然起身,朝裡屋走去。內心充滿了柔情和愛意,他也愈發的堅定絕不修鍊無情天道,因為他喜歡…有情的感覺。

……

第二日兩人早早的起來,纏綿一夜讓兩人並沒有萎靡不振,反而精神百倍。雪蓮島島主早早的在下面等候了,兩人卻不慌不忙,吃了一頓美美的早餐,這才悠然的下樓,在島主和兩名人皇強者的帶領下乘坐至尊戰車朝西南方飛去。

荒島距離雪蓮島有段距離,不過眾人速度快,只是兩個時辰就抵達了。蕭浪讓至尊戰車停在半空中,朝旁邊的歐陽冷煙問道:「這赤鱬獸不會換洞穴嗎?」

「強大凶獸海獸都有自己的地盤,不輕易換地方的,下去吧!」歐陽冷煙搖了搖頭,蕭浪控制至尊戰車快速朝下方飆射而去,那島主猶豫了一下,咬牙帶著兩名人皇巔峰跟在後面。

一路破水而行,中途有很多小海獸,不過被島主和兩名人皇巔峰強者的氣勢直接嚇退了,眾人很快就抵達了十萬里水域之下。

果然!

遠遠的,蕭浪和歐陽冷煙就感覺到下方有一股強大的氣息,那氣息很是狂暴,似乎在隱隱警告蕭浪幾人,這裡是它的地盤。

蕭浪冷漠的朝身後的島主看了一眼,下令道:「你們去把那赤鱬獸引出來,然後你們就可以走了!」

島主和兩名人皇巔峰對視一眼,咬牙朝下方潛行而去,海底光線很暗,以眾人的眼力,也只能朦朧看到一個巨大的洞口。

「嗤嗤!」

三人靠近洞口萬米,那洞口內就傳來一陣怪異的聲音,聲音很恐怖讓三人身子都一顫,就連遠處的蕭浪和歐陽冷煙都感受到了。

「靈魂攻擊!果然是赤鱬獸!」

歐陽冷煙眸子一亮,交代起來:「等會你坐在戰車內,我主力攻擊,你看情況輔助攻擊,別太靠近了你靈魂太弱了,記住千萬不能被它擊中了!」

蕭浪點了點頭,不動用無情劍,他的攻擊力只有人皇巔峰,對於百萬年玄獸構不成太大威脅只能輔助攻擊。

「咻!」

那島主和兩名人皇巔峰動手了,三人射出一道魂力攻擊直接朝洞口砸去。一攻擊后立即惶恐的後撤,顯然很畏懼這赤鱬獸。

「轟轟!」

三道強大的魂力攻擊,把洞口轟的塌陷,整個荒島都一顫。

「嗤嗤!」

一道更加尖銳的怪叫聲響起,塌陷的洞口泥石翻飛,海水也變得渾濁起來,沒過多久一隻巨大的海獸從裡面飆射出來,那隴大氣息讓遠處的蕭浪都為之一凜。 「難道和你做交易的人沒有告訴你嗎?我的血液可都是毒!」姬無雪冷笑一聲,看著玖,順著自己傷口處留下的鮮血滴落在木橋上,頓時燃起了黑煙。

玖看著姬無雪,眼底閃過一抹厲光。

「你想表達什麼?」玖緩緩支撐起身軀,看著九靈,幾百年前有返祖現象么?為何我沒有絲毫的感覺。

「我想說的是,幾百年前能夠消滅返祖的吸血妖人,幾百年後,我們依舊可以消滅你。」九靈勾起嘴角,下一刻只看到流光四溢,銀色的劍芒快速的穿梭著。

玖快速的躲閃著,優雅的姿態看不出一絲的慌亂,可是隨後的流彈逐漸增加,迫使的玖不得不出手,但是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所有的退路都被攔截了。

最後,玖不得不落在橋中央,盯著即無需的目光變得幽深起來,下一刻直接沖向了姬無雪,姬無雪嘴角一勾,舉起銀色的手槍,在玖撲上去的那一刻,九靈手中的劍脫手,往前跨了一步,反手握著自己的劍,只看到鮮血四濺,血液落在橋上。

「你····」

「兵不厭詐,在我手中的武器上面,塗抹了你剋星的血液,之前你就受到了攻擊傷害,你沒放在心上,拿東西是一個引子,我手中的武器,才是要你命的東西。」九靈站好,轉過身看著背對著自己站著的玖。

幾百年前,你們血族返祖,最終是死在了你們瞧不起之人的手上,想到這裡,手中的劍慢慢的放下。

而就在這個時候,玖竟然敢突然動手,一把將九靈禁錮在懷中,一隻手掐著九靈的脖子,頭湊到九靈的脖頸間道:「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討厭。」

「我當然知道,但是你想吸我的血,還的看你有哪個命么。」九靈嘴角一勾,下一刻,緩緩閉上雙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