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兄弟們,隨我進去,斬了這個狂徒」

隨著一聲大喝,三千多個內門弟子,魚貫而入,進入傳送陣后,他們出現在葉揚面前十幾里的地方,

一方面是三千弟子,氣勢衝天,一方面是一個孤零零的身影,給人一種極為不協調的感覺,

一個修為臻至仙啟境巔峰的強者,渾身仙力流轉,正是長風島的高陽,

羞辱寶兒逼迫葉揚出現,正是他夥同另外兩個勢力乾的,此人也是所有人中修為最高之人,

高陽家族也在三清府,跟弓家有一點交情,當弓天嘯提出讓他幫忙,為了巴結弓天嘯,他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下來,

畢竟能夠巴結弓家的機會不多,為了體現自己的號召力,才將江心閣、落雲峰兩個勢力,也拉了進來,就是為了讓弓天嘯看到自己的價值,否則對付一個小小的葉揚,怎麼會用這麼多人,

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葉揚居然如此瘋狂,敲響了決死鍾,並對他們三個勢力發起決死挑戰,

「葉揚,你想臨死前嘩眾取寵一次,不過我們偏偏不給你這個機會,誰想出手的,報名」高陽一聲冷笑,想臨死前賺取以一敵三千的名聲,性哦度別想,

「讓我來」

隨著一聲爆喝,一個身高將近一丈的大漢越眾而出,就像一個人形妖獸一般,手中提著一把開山大刀,氣勢駭人,

高陽看了那人一眼,雖然修為只有仙啟境中期,但是此人一身力量驚人,就算是遇到仙啟境後期,也有著一戰之力,

「好,記得做的乾淨點,外面所有人都在看著呢,這麼好的表演機會,你要是錯過了,你丟人就丟大了」高陽道,

「放心吧,我手中的大刀可不是吃素的」

那個大漢大吼一聲,提著手中長達九尺的大刀,對著葉揚衝去,十幾里的距離,不到一個呼吸衝到,長刀帶著呼嘯的勁風,對著葉揚頭頂斬去,

「居然是熊奇,傳聞此人很強大,同階之中很少有人是他對手,尤其他的力量之大,無與倫比」外界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嘿嘿,這樣才有點看頭,否則一上來,就被砍成肉醬,就太沒意思了」有人抱著看熱鬧的心,這樣才符合他們的意願,

大小姐看著面無表情的葉揚,心都要被揪起來了,一雙玉手握得緊緊的,

當雄奇的長刀,距離葉揚的頭不到一尺的距離,一隻金色的拳頭揮出,

「啪」

「噗」

葉揚的拳頭先是擊中的那把長刀,仙器級的長刀,直接被砸碎,余勢不衰砸在雄奇那強壯的身體上,

可是那看著如同鐵塔一般的身體,在葉揚金色的拳頭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般,直接炸成了碎末,

葉揚的拳頭停留在半空,臉色平淡,沒有一絲波動,那淡然的表情讓人骨子裡一陣發寒,

不管是決死谷內,還是內院上,所有人都靜寂無聲,有些人更是張大了嘴巴,一點聲音也發布出來,

「雄奇,就……這麼被殺了,」半晌后,有人終於打破了沉寂,不過聲音中透出了全是不敢置信,

「而且是徒手砸碎仙器,雖然是下品仙器,但這還是太嚇人了」

「他拳頭上浮現的那抹金色是什麼仙術,怎麼從來沒見過」

大小姐見葉揚一拳擊殺雄奇,玉手微微鬆了一松,不知不覺間,玉手上全是香汗,這個壞人,時刻讓人擔心,

弓天嘯眼睛微微一縮,雙拳微微攥起,心中那不妙的預感越來越強了,

高陽臉色微微一變,葉揚的強大確實出乎他的意料,不過看到身後這麼多強者,嘴角浮現一抹嘲諷,在強大又如何,

「小子,你有點實力,不過就憑這點實力,就妄圖跟我們三大勢力相抗,實與螳臂當車無疑,讓人嗤笑」

不過見葉揚像沒有聽到自己的話一般,淡淡的看著他們,那個目光就像看一群死人一樣,讓他怒火升騰,

「趙翔,聞啟你們帶十個得力兄弟,把他給我砍死」高陽怒道,他喊出了自己熟知的幾個高手,

這些高手都是出自他的陣營,他這麼做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盤,自己的手下擊殺了葉揚,弓天嘯必然承自己這個人情,

那十個內門弟子,修為都是強大的仙啟境後期的強者,聽到高陽一聲令下之後,沒有任何猶豫,紛紛對著葉揚出手,

外面的人睜大眼睛死死地看著,他們很想知道,葉揚挑戰三大勢力,到底處於什麼樣的自信,馬上就能得到答案了,

「一群跳樑小丑」

葉揚看著一群面色猙獰的內門弟子,心裡發出一聲不屑的嘲諷,人不心存敬畏,私慾就會無限的膨脹,今天就讓你們知道什麼叫敬畏吧,

一聲斷喝,渾身氣勢爆發,整個人變成了黃金色,氣動九霄,光耀萬里,白髮飛舞,如同不敗戰神,震懾萬古,

「噌」

「噌」

商弦月和唐空二人都不由自的站了起來,雙目之中,全是震驚夾雜著火熱,

「至尊級天才」兩人異口同聲驚叫,

葉揚一拳揮出,兩股不同的力量在手臂上交纏,拳頭上浮現一道虛影,連空間都微微顫慄,

那十人剛剛臨近,就被一股剛猛的拳風擊中,恐怖的力量,讓他們如同沙包一般,紛紛被震飛,五臟具碎,鮮血狂噴,

雖然沒死,不過已經受到了極為嚴重的內傷,十人顧不得驚駭,急忙取出療傷丹藥,剛要服下,忽然雙目之中一片絕望,

葉揚的第二拳沒有任何停頓,一下子將十人全部籠罩,

「轟」

一聲爆響開來,血肉橫飛,大地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飛沙走石肆虐開來,

「絕對沒有錯,葉揚絕對是一個至尊級天才,月兒,你的伴讀者竟然是一個至尊級天才」

商弦月此時早就沒有了往日的淡定,拉著大小姐的手,滿臉激動的道,

此時月池心中也是無盡的激動,她曾經就判斷過,葉揚曾經可能是一個至尊級天才,

不過那個時候,葉揚修為全失,月池怕他傷心,沒有刻意追問過,如今得到商弦月的肯定,那葉揚就一定是了,

「月兒,以後讓葉揚拜在我門下吧,成為你的師弟,如何,如果有一個至尊級天才弟子,我就算馬上死了也甘心了」商弦月激動的道,

月池有些為難,葉揚畢竟不是她的手下,而且更是她妹妹的救命恩人,而自己跟他更是有些夾雜不清,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好,

不過商弦月就像自言自語一般,根本沒等月池回答,眼睛死死地盯著場中的葉揚,

葉揚一拳擊殺那些人後,雙目一片冰冷「你們這群無知的蠢蛋,你們永遠都不知道戰爭都有多殘酷,今天就以你們的血,喚醒那些白痴吧」

說完話,葉揚足尖一點地,人如同離弦之箭,沖向了那些兀自發愣的人群, 「你們這群無知的蠢蛋,你們永遠都不知道戰爭都有多殘酷,今天就以你們的血,喚醒那些白痴吧」

說完話,葉揚足尖一點地,人如同離弦之箭,沖向了那些兀自發愣的人群,

葉揚這次真的憤怒了,他最恨那些用身邊的人打擊他的人,這比攻擊他更讓他惱恨,

所以這次葉揚再不隱藏自己的殺意,漫天的殺氣,宛如凝成了實質,就連場外觀戰的人,都感到骨子裡發寒,場內的人更是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如此強大的殺意,如此濃郁的殺氣,這個葉揚到底殺過多少人啊,」商弦月喃喃地道,

大小姐也看著殺意漫天的身影,當初葉揚跟他講訴自己的經歷,所有戰鬥的場景都是一語帶過,連對手都沒怎麼提及,

可是如今她終於明白,葉揚經歷過的每一次戰鬥,必然是無盡的血雨腥風,

「大家不要怕,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蛻凡境而已,而外面這裡有三千仙啟境強者,用人堆也堆死他了,一起上啊,殺了這個目空一切的狂徒」

高陽也被葉揚的殺氣驚的一顫,不過還是強大精神,高聲給大家打氣,

經過高陽這麼一喊,他們心中的恐懼,減少了許多,紛紛出手對葉揚沖來,


「轟」

葉揚一拳揮出,諸神避易,如今的葉揚全身布滿了黃金色,如同黃金戰身,化作一道金色的光芒,一路疾沖,

凡是阻擋葉揚前方的人,無不被葉揚砸成碎肉,血霧漫天,一路上破碎的兵器發出爆響,

葉揚就像是一條疾馳而去的列車,從整個隊伍前端衝到後端,整個人群如同被一把利刃斬成了兩截,

看著血肉橫飛的場面,不論場內場外,所有人的眼睛都快突出來來了,這還是人嗎,

場內的所有強者,無不陷入極度的恐懼之中,這樣的對手如何戰勝,想著決死谷的規則,他們簡直絕望了,

場上的畫面彷彿停止了一般,密集的人群被衝出了一條通道,上面浮屍累累,通道的盡頭一個白髮背影,如同一把絕世凶兵出世,散發著無盡的恐怖的氣息,

葉揚這一衝殺,足有數百仙啟境強者喪命,葉揚的拳頭上布滿了鮮血,

這些鮮血有別人的,也有他自己的,他的身體雖然強悍,又黃金戰身加持,但是碰到重型的下品仙器,依舊會受傷,

與此同時,無數精純的能量沖向葉揚,葉揚的修為正快速的攀升,

暗暗地嘆了一口氣,葉揚不想殺人,畢竟那都是自己的同類,他就算想提升修為也會選擇暴虐的妖獸或者魔族,

可是這群白痴,你不殺他們,他們就會無休止的糾纏你,糾纏不了你,就去迫害你身邊的人,簡直無藥可救,

「哈哈,我九玄又回來啦,九天將因我而顫抖,萬族將向我朝拜」

一個極為熟悉的聲音,在葉揚的腦海中響起,葉揚身軀一震,不敢置信的道「九玄,」

「哈哈,除了我,還能有誰,」

九玄哈哈大笑,彷彿極為得意「小子,你太能幹了,不枉我栽培了你這麼久,這麼快就讓我復活了」

葉揚的識海之中,九玄斷裂的身體,已經合二為一,不過上邊還是布滿了一些裂痕,

「這次為了你的那些兄弟,我可是賠了老本兒,本源都虧空了,你的趕緊給我補補啦」九玄有些委屈的道,

「我的……那些……兄弟,」葉揚不由得聲音都顫抖了,想起九玄斷裂的身體,想到了一種可能,


「廢話,如果不是為了保住你幾個兄弟的靈魂,我九玄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九玄沒好氣的回應道,

葉揚忽然鼻子一酸,淚如泉湧,想到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哽咽道「九玄,謝謝你」

「別擺出那些煽情的場面,我只不過是一個器靈,不會感動的,你想謝我,就趕緊宰了眼前這些混蛋,我是虧空了好多,而且你的兄弟們,雖然在我體內,不過他們也需要靈力滋養,等我足夠強大了,才能給他們重鑄肉身」九玄道,

想到敖無名、羅雪峰、夜雨寒、孟飛、熊開山他還可以復活,葉揚心中無比的歡喜,

他們的死亡,如同毒蛇一般,日日夜夜的無時無刻的啃噬著他的心,讓他有種生不如死感覺,

如今九玄居然能夠保住了他們的靈魂,對他來說,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

那捆綁在葉揚身上的舒服一下被解開,葉揚彷彿獲得了新生一般,整個人精神換髮,

「大哥哥,加油」一個清脆的聲音在葉揚腦海中響起,

葉揚欣喜若狂看著識海內,原本如同一團霧狀的小天,此時以及恢復到了八-九歲小姑娘的模樣,

「小天」

葉揚出現在識海內,一把抱住小天,激動的道「小天,你能恢復過來真是太好了」

當初小天不顧生死,拚命阻擋冥卓的攻擊,差點煙消雲散,今天小天也恢復了,真是驚喜連連,

「大哥哥,不哭,大哥哥是頂天立地的英雄,英雄是不能哭的」小天一邊說,一般為葉揚擦拭眼角不知不覺前留下的淚水,茫不知自己的眼淚已經流淌不停,

「嗯,小天大哥哥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了,誰都可以傷害到小天」

葉揚溫柔地撫摸著小天的頭髮,這是一種宣誓,更是一種承諾,

「笨蛋,別發獃啦,有人要陰你了」九玄的聲音傳來,

葉揚將神識退了出來,剛剛退出來,就覺得一陣頭皮發麻,一道凌厲的氣機鎖定了自己,

沒有半點猶豫,急忙向旁邊一閃,不過一道烏光速度極快,還是撞到了葉揚的肩膀,

「噗」

血花飛濺,那股力量極為強橫,蘊含著仙道法則,葉揚堅韌的身體也擋不住,肩膀炸開,鮮血淋漓,

「葉揚」

大小姐見葉揚負傷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其他人也是如此,眼見葉揚如此強大,哪知道形勢急轉而下,差點被一擊秒殺,

那道攻擊無聲無息,沒有半點波動,等察覺的時候,已經到了身邊,根本防不勝防,

當大小姐看到人群中的高陽,手持一張黑色的長弓時,怒氣升騰,指著遠處的弓天嘯道「弓天嘯,你這個無恥的混蛋」

眾人看看高陽手中的長弓,再看看弓天嘯,頓時心中瞭然,不由得一陣嘩然,

弓天嘯冷冷的道「決死谷的規矩,又沒有像別人借武器這一條,我又怎麼卑鄙了」

弓家,原本並不姓弓,不過祖上曾經得到了一本上古秘典,學得了一套神弓秘技,可以鍛造神弓,並有著獨特的技法,射出的箭矢威力無邊,

所有弓家的祖上,乾脆將自己的姓氏改成了弓姓,長弓就成了弓家的獨門武器,

「你的落日,是你的心愛武器,從不離身,你怎麼可能隨意借給外人,這一切都是你親手布置的吧」大小姐聲音極為寒冷,

「月池小姐,沒有證據的事,不要亂說,我借給別人落日,那是因為我看某些人不順眼,你能耐我何,」此時弓天嘯已經撕破臉皮,說話也不在估計了,

他心中暗恨,把這一切都怪在葉揚頭上,尤其他聽到大小姐,在葉揚進入決死谷前說的那一段話,就算是聾子都聽出來,其中的神情,

在弓天嘯的眼中,葉揚不過是一個奴僕而已,大小姐居然會對這樣卑賤的人動情,而自己身為弓家的蓋代天才,跟大小姐門當戶對,她卻連正眼都不看他一下,這讓他怒氣衝天,

「月兒,回來」商弦月將月池喊到身邊,輕聲道「他確實沒有破壞規矩,不過你放心吧,哼,他太小看至尊級天才了,光憑一把武器,就能讓至尊級天才隕落,這就是一個笑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