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你那是什麼東西,誰讓你送來的?」

「董家將,追殺令!」

凌風冷冷地一說完,接著手一揮,唰唰唰從他身後突然暴射而出數十道身影,鬼面也一併出現,並站在了凌風的身側,看到對方竟然還有同夥,青墨與李一衡兩人皆是一驚,青墨更是怒吼道。

「你們……是想要殺了我們?」

「還有什麼疑問的!」李一衡大怒,看著青墨大罵道,「你這個青老賊,被人家當槍使了,完了還要殺掉你!你現在開心了吧?」

看著二人又要吵起來,凌風眉頭又跟著皺了起來,這一路上兩人打打吵吵個沒完,他耳朵都快聽起繭子了,於是他一揮手,看著二人說道。



「兩位,我說一句啊……你們真的不要再吵了,吵也沒有用!」

「為什麼?」

「因為很快二位就得跟地上的死屍一樣了,要吵……還是下地獄去吵吧!」

凌風話音一落,鬼面直接暴射而起,手上飛刀唰唰而出,一瞬間青墨身後的數名保鏢眉心中刀,踉蹌退了三步之後,倒地暴亡!

「你們!!」

青墨與李一衡大驚,猛地一回首,就看到鬼面與凌風二人手提長劍向著二人襲來,看著對方那高昂的氣勢,二人第一次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 啪啪啪啪!!

聽著外間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正在打坐的董永無奈的皺上了眉頭,他在思考著,自己是不是得下個幫規,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準這樣吵吵雜雜的敲門……

「又什麼事啊?」

董永才把門一打開,外面的凌風一個趔趄就摔了進來,看著一臉平靜的董永,凌風一骨碌地爬起來,趕緊說道,「董老大,大事大事有大事了!」

董永根本不為所動,只是慢慢地將外套給套上,一邊整理著衣衫一邊想著,再大的事能大過昨晚的事?

昨晚對於臨陽城來說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不只是伏虎幫被滅,青雁會與血煞盟兩大幫派更是火拚一夜,最後被董家將給截了和,兩大幫派的大佬青墨與李一衡,被凌風與鬼面取下首級給送了回來。

這一戰,董家將大獲全勝,名號瞬間響透了整個臨陽城,現在臨陽城的所有幫派都一夜之間受到董家將的脅迫,被迫簽訂了受降書,同時整合了自己所有的弟兄,對原先的伏虎幫、青雁會還有血煞盟三大幫派的零散勢力進行全面的狂轟濫炸,董永的意思很明顯,絕對不給他們留任何喘息的時間。

整個臨陽城一夜血雨腥風,午夜時分里,街上的吶喊聲與廝殺聲響了一夜,驚得城裡的百姓硬是無一人入眠,而這一次的始作俑者正是董永奔狼等人。

「難道是那幾個幫派的餘孽跑出來鬧事了?」董永不以為意地問道,現在伏虎幫、青雁門與血煞盟已經完全成了過去時,自然不可能再出來鬧事,就算有幾個餘孽,以現在董家將的聲威,甚至不用他出面就可以解決了。

「不是不是!」凌風不停地搖頭擺手,最後上上下下打量了董永好幾眼,接著才開口說道,「董老大,是你的事!」

「我的事?」董永一挑眉,看了一眼眼神古怪的凌風,冷聲說道,「好好說話!」

「是……是嫂子上門來找你了!」凌風憋了半天,最後才說了出來,說完之後還看著董永說道,「董老大,嫂子脾氣好像不大好啊……」

一進門就說要見老大,他們說老大還在休息呢,對方一個鞭子就甩了過來,意思已經擺得很清楚了,見不到董老大,他們一個個的都得挨鞭子。

對方是個女人,還是他們嫂子,有誰敢動她一下?

「你說什麼?」

凌風的話讓董永聲音都提高了八度,他們能叫嫂子的人只能是楚兒了,只是以楚兒的狀態,她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難道說……

是趙家把楚兒給救醒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董永再也無法淡定下去,根本沒有搭理凌風的意思,急急忙忙地就趕了出去,凌風只覺得面前一道清風吹過,再看的時候,房間里哪裡還有董永的身影,他早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嫂子的魅力……還當真是大呢……

董永一趕到前廳的時候,正好看到一抹纖細的身影背對著他站在前廳里,奔狼一大堆老爺們全站在一旁,瞪大眼睛看著面前的纖影,尷尬地陪著笑,全然沒有了平時那大老粗的模樣。

「嫂子,你要不坐會兒?」

「嫂子,你要不要喝杯茶啊?」

「嫂子,你打哪來的啊?」

……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但是堂上那道纖影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靜靜地站著,看著前廳里掛著那副青松猛虎圖,她始終背對著董永,董永看著那抹身影,當即皺起了眉頭,這似乎並不是……楚兒啊……

「董老大……」

眾人一看到董永出現,這才算是鬆了口氣,不是他們不會陪客,只是他們的嫂子似乎有點冷冰冰的,不大愛與人接觸啊……

「你們先下去吧……」迎上眾人疑惑的眼神,董永並沒有說什麼,而是開口讓眾人先行退下。

奔狼的眼裡明顯有著不甘心,他還想好好八卦一番呢,但是董永的話都已經落下來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在冥回等人的拉扯之下,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出去了。

「你是誰?」等到眾人退下之後,董永這才冷聲向那抹纖影問道,他已經看出來了,面前的女人壓根就不可能是楚兒,讓他疑惑的是,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女人,竟然敢冒充他的女人,當真是好大的膽子。

「董大幫主,當真是久仰久仰。」

聽到董永出聲相問,那女子這才轉過身來,董永這時候才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只見她柳眉纖纖,一雙杏眸流轉之間滿含深情,尤其是那櫻桃紅唇,不笑而彎,自帶幾分精彩。只不過……董永很確定,自己壓根就不認識面前的女人,想來也是,他在這個世界上,認識的人也壓根沒有幾個。

「我董永名聲乍起,又何來久仰一說。」董永大踏步走到主位上穩穩地一坐,看著那女子說道,「姑娘與我素未相識,又何敢以董永夫人自居,就這麼想當我董永的壓寨夫人?」

「董大幫主一介英雄,我若思慕於你也是常事。」看到董永坐下,那女人也微微一笑,坐到了下方首位上,「妄稱董大幫主夫人一事,還請董大幫主見諒,若非如此,我也見不著董大幫主一面,不是嗎?」

聽得她這般說辭,董永微微一笑,這個女人倒是有點意思。

「那你是誰?想要見我又是所為何事?」

「我是紅紗樓主事煙紅,紅紗樓……想必董大幫主應該有印象吧。」煙紅微微一笑,拿起一旁奔狼他們之前呈上的茶輕輕一飲。

看著她唇紅齒白的模樣,董永一笑而言,「煙波飄渺芳菲紅,煙紅姑娘倒也真襯得起這個名字。」

聽得董永這麼一說,煙紅目光微微一閃,看向董永的時候,杏眸里還流轉了幾分深意,不過很快也是輕紗捂面微微一笑說道,「董大幫主這般說,可是想要掩飾忘了紅紗樓的事實?」

煙紅倒也是精明得很,只看董永的神態便知他必然是將紅紗樓給忘了。被她戳破之後,董永不急也不惱,就這麼平靜地看著她,自己對於紅紗樓似乎確實在哪裡聽說過,不過……一時之間還當真是記不起來了。

「董大幫主貴人多忘事,不記得自然也是正常的。」煙紅自嘲著說道,「紅紗樓曾是黑風寨的產業,雖然是青樓的營生,但是做的卻是黑風寨情報機構的用途,而且東北三省的青樓生意,也是由我來主管……這樣的話,董大幫主可是想起來了?」


被煙紅這麼一提醒,董永這才算是真的想了起來,當初在黑風寨的時候,那黑風臨死之前的確有提到青樓的產業,紅紗樓當時他也曾提到過,只不過他來到臨陽城之後,一門心思想著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三大幫派給解決了,再加上也不缺錢的問題,自然就沒想過去紅紗樓,沒想到對方竟然找上門來了。

「我沒想到黑風口中的老bao竟然如此年輕美麗,心思也如此玲瓏。」

好聽的話又有哪個女人不愛聽呢?聽得董永這麼誇自己,煙紅也是微微一笑,「董大幫主倒是過獎了。若不是昨晚董家將聲名一起,我還當真想找也找不到地方去尋董大幫主呢。」

「噢?是嗎?紅紗樓既然是黑風寨的地下情報機構,煙紅姑娘想要找人,可會有找不到的人?」

董永雖然沒有將話明面上給戳破,但是心裡卻已經是明了,這紅紗只怕早在他們進城的時候,就已經盯上了他們,她之所以遲遲未動,就是想要知道他們實力為何,究竟值不值得她效忠?

這個女人當真也是個人物,心思玲瓏不說,行事還極為大膽,他實在難以想像,這樣的人物,怎麼會甘心屈居於黑風那樣的人之下……

「這一點……確實是煙紅心思多了……」煙紅被點破,不急也不惱,反而大大方方的認了下來,「煙紅確實觀察過董大幫主一陣子,正是因為發現董大幫主實乃明主,所以今日才誠心前來投靠,還請董大幫主收留才是。」

煙紅想要加盟的態度很明顯,但是董永並沒有為其所動,眉頭微微一挑,看著她說道,「煙紅姑娘,在下有一事不明,望請賜教。」

「賜教不敢,董大幫主明說即可。」

「以你消息的靈通,想必已經知道黑風已死,以你的本事,完全可以自立門戶,又何需前來投誠於我,寄人籬下呢?」

煙紅顯然沒有想到董永會問這個問題,以現在董永的情況,有人願意投誠,不是應該大開方便之門全面接納才是嗎?不過煙紅微微慌亂之後,很快就鎮定下來接著說道。

「我紅紗樓本來就屬於黑風寨,現在黑風雖死,黑風寨猶存,而董老大您的聲威,我昨晚上也見識得清清楚楚,煙紅若是跟著您,將來的風光必然遠在今日之上!」

煙紅眼底的認真董永也看得真切,只是對於她表的忠心,他的心底依然有懷疑,「煙紅姑娘,我董家將從來不養閑人……」

「這個董老大您只管放心……」煙紅看出了董永的態度有所鬆動,於是進一步說道,「今天我前來當然不是空手而來!你看這個……」

煙紅從懷裡遞出了一封書信,交給了董永。董永將書信接了過來,將上面的內容大概一覽,接著眉頭就皺了起來。

「董老大,這封信是我的手下昨晚上攔下來的,是伏虎幫發出去的求救信。臨陽城裡,伏虎幫能坐大不是沒有原因的,在他們的背後還有一個嵐清宗,是他們的全力支持,伏虎幫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如今伏虎幫被滅,嵐清宗一定會不袖手旁觀的。」

「嵐清宗?」董永眉頭一揚,這個幫派他還當真沒有聽說過。

「東江省有三大涉黑城市,臨陽城只是其中一個,另外還有安陽城與武陽城,安陽城裡的嵐清宗與伏虎幫交情匪淺,更是一起組建了一條私鹽生意線,如今伏虎幫這裡一斷,私鹽的生意就沒有了產出線,嵐清宗必然會有所動作……」煙紅認真地解釋道,神情之中頗為嚴肅,「嵐清宗與伏虎幫不同,實力遠在伏虎幫之上……這求救信我只截下了一封,其他還有沒有信再發出去,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董大幫主還得細心思量一番才是……」

沒想到這伏虎幫背後還牽出了一個嵐清宗,董永只是冷冷一笑,本來臨陽城只是他的第一步計劃,佔據之後就會以此為大本營,全面發展自己的勢力,若是那嵐清宗要來,只管來便是,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只不過嘛……

「看來煙紅姑娘的情報機構倒真是靈通得很,比起我董家將的鷹目也不惶多讓啊!」董永再看向煙紅的時候,神情也有了明顯的變化,若真說起本事來,龍昭不見得就會比這煙紅差,但是她多年來深根此道,再加上情報機構的龐大,收集起信息來,自然是要比他們方便得多……

不過他的心裡自然是更相信龍昭,他需要的無非是時間成長而已,煙紅這個女人,竟然連他都有些看不透,這個女人身上的謎太多,可以用,但不可以重用……

「不過是些收集小道消息的本事,奴家更厲害的本事,董大幫主還不曾知曉呢……」被董永這麼一誇,煙紅當即站了起來,婀娜的身姿搖曳著朝著董永走去,輕輕走到他的身邊,細若無骨的小手撫上了董永的胸口,媚眼如絲地說道,「董大幫主……剛剛你說的壓寨夫人的事,奴家身份卑賤不敢高攀,做個侍妾的話,倒是可以……」

說到這裡,煙紅就沒有再說下去了,只是小手撫過董永的胸口,接著就往下方不停地移去,眼看著就要被她移到關鍵地帶的時候,董永一伸手,一把將煙紅的手給扣住,感受著一團芬香將自己給牢牢鎖住,董永眼神清明地說道。

「煙紅姑娘,我一生一世一雙人,我已經有夫人了,也不能委屈煙紅姑娘為妾……」

他話里拒絕的意思很明顯,煙紅看到他將自己給攔了下來,眼神里的拒絕也不似有假,她的目光微微一閃,接著紅唇再一轉,露出一抹迷人的弧度,她轉而輕輕拍了拍董永的肩膀,接著抽身而去。

「董大幫主當真是正人君子,煙紅佩服,佩服!」

「今日煙紅姑娘前來投誠,我自然是歡迎之至,以後若有什麼消息,還請煙紅姑娘多多告知才是。至於紅紗樓的事,你就按照以往的規矩,與黑風寨聯繫就是,現在黑風寨由黑揚作主,你凡事大可以與他相商。」

董永目光一閃,現在董家將在情報方面確實還有所欠缺,既然能多一道助力,他又何必將人拒之千里之外?只不過看來龍昭的任務很快就要多上一條了,那就是查清這個叫煙紅的女人的底細,剛剛她身上的濃香,可不是一般的香味,而是明顯的迷情香!

這個女人是向來就有用迷情香的習慣,還是特地塗了這迷情香想來迷惑他呢?不管是哪個可能性,他都很想知道知道。

「只要董大幫主看得起我,煙紅必然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煙紅無比認真地說道,餘光卻不由得多打量了董永幾分,能在她的迷情香下逃過的男人,從來沒有過,看不出來這個董永年紀不大,但是心性倒是極穩,倒真能讓她多看幾分。

「那是自然……」

董永客氣地說道,煙紅也客套一番之後,沒多久就告辭離去了,直到煙紅走遠了,奔狼一行人這才鬼頭鬼腦的從門外探頭進來,一進來奔狼就來到董永身邊,還伸著鼻子好生嗅了一番才說道。

「董老大,你身上可真香啊!剛剛與嫂子纏綿得高興啊?」

「是啊,董老大,嫂子長得還當真是美艷無比啊!怎麼你之前就是要藏著揶著的不讓我們看?不厚道啊董老大!」

「不對啊,董老大,嫂子好不容易來這麼一趟,你怎麼不把她留下來呢?這麼快就走了……」

眾人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就是想從董永嘴裡套出話來,董永看著眾人八卦的模樣,不由得搖了搖頭,沒想到男人八卦起來的時候,也當真是挺恐怖的。

「她不是你們嫂子!」

說到這裡董永目光微微一黯,他又想到了冷冷地躺在水晶棺里的趙楚兒,對於楚兒他從來不提也不敢想,只要一想到她冰冷的躺在水晶棺里,他心裡的殺氣就忍不住想要冒出來,偏偏導致如今這一切的就是他自己,他再多的怒氣,又能沖著誰發呢?

「董老大,你說啥?她不是我們嫂子?!」

奔狼一聽得董永這麼說,當下就急了,捲起袖子就要往外沖,「娘的,不是我們嫂子還敢跟狼爺我擺譜?我現在就把她給滅了!」


「去吧,去滅吧,她就在紅紗樓……」

!! 「什麼?紅紗樓?」一聽到這名字,奔狼的腳步一下就停了下來,「董老大,你沒說錯,我也沒聽錯吧?她是紅紗樓的人?」

一聽到董永這麼說,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紅紗樓他們自然是清楚得很的,那可是臨陽城數一數二的青樓。

「奇怪……怎麼我沒有在紅紗樓見到過她,你見到過沒有?」奔狼一戳旁邊的凌風。

凌風搖了搖頭,皺著眉頭也是奇怪地說道,「從來沒有見到過。奇怪得很……冥回你見到過沒有?」

被凌風這麼一問,冥回則是臉色有些不自在地瞪了凌風一眼,不停地對著搖頭再搖頭,還擠眉弄眼的,想要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了。

這時候龍斐又接了一句,「搞不好是哪個頭牌,我們玩的姑娘沒有頭牌上的那幾個啊……你說是不?」

看著眾人那熟門熟路的模樣,董永臉上瞬間起了一層的黑線,聽這哥幾個的意思,他們早就把紅紗樓給逛了個遍了,偏偏他還不知道。

「你們……看起來對紅紗樓很熟悉啊?」

直到聽到董永的冰冷的聲音響起,眾人這才意識到自己說漏了什麼,全都閉上嘴半句話也不敢說,最後還是奔狼厚著臉皮說道,「嘿嘿!董老大……你知道的嘛,哥幾個在囚死牢里憋了那麼久,總得釋放一下嘛……不過你放心,我們都有付錢的,沒有白逛青樓。」

「是啊!黑揚那傢伙送了那麼多錢過來,你看我們還是很節約的,都沒有點頭牌,你們說是吧?」龍斐還跟著補了一句。

看著眾人那一副心虛的模樣,董永好笑地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我也不是說不允許你們去……」

他自己不逛青樓,自然也不可能不允許他們去逛,畢竟男人有需求也是很正常的事,「你們當真沒有在紅紗樓里見過她?她叫煙紅,是紅紗樓的老bao。」

「煙紅?紅紗樓老bao?」

眾人全都瞪大了眼睛,最後才說道,「原來她就是傳說里紅紗樓老bao啊,我們還以為是那種肥得不能見人的大肥婆呢,沒想到長得這般美,哪裡是老bao啊,當頭牌那都是措措有餘的啊!」

「可不是!」凌風也點了點頭說道,「竟然美成這個樣子,瑤瑤跟她比,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嘖嘖嘖……不過董老大,她來找你做什麼?該不會……」

眾人都不懷好意地看著董永,笑得那叫一個曖昧。

「你們不要想多了,她是來跟龍昭搶飯碗的。」

董永簡單的一句話,龍昭一下就跳了出來,不滿地說道,「董老大你說啥?她竟然想跟我搶飯碗?長得再美我也不放過她!」

「你們忘了黑風說過,紅紗樓是黑風寨的產業了嗎?其實紅紗樓是地下情報機構,而煙紅就是紅紗樓的頭頭……」

聽到董永的介紹,眾人這才明白過來,「難道她是想要來投誠的了?」

「倒是有這麼點意思。」

「那你就收了她唄!」奔狼壞笑著看董永說道,「多個美嬌娘在身邊,多好啊,你說是不董老大?」

「就是!」凌風也跟著說道,「經過昨晚一戰之後,臨陽城也基本算是完全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了,想要一統整個東江省,似乎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難嘛。」

「那可不一定。」冥回的表情倒沒有其他人那麼輕鬆,「你們不要忘了,我們的對手,除了我們要收服的那些個黑幫,還有三十六個隱藏的神秘組織,他們的實力可都不會比我們差!這一次我們的行動之所以如此順利,就是在於出其不意,再加上對方大意輕敵,之後的任務只怕遠比我們想像中的要艱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