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你要是擁有比起神通還要恐怖的秘法,報廢數把聖器,耗費無數資源,也能短期內達到那種境界的。」許楓信口胡扯,他自然不能說是華夏血脈的緣故。

那麼就只能胡說八道了,說謊話自然要誇張,越誇張他們就越容易相信。比如超越神通的秘法,誰知道有沒有?而且,這是世俗能有的東西?

起碼,許楓這個謊言把火雲尊者給震撼了。超越神通的秘法,這是他無法想象的。他還從來沒有聽說過誰擁有這樣的秘法。至於聖器,也不是他能妄想的。達到傳奇,他耗費無數力量,也才得到一件道器而已。聖器那不是是誰都能得到的!可是,幾把聖器就是因為這秘法毀掉了?那秘法要多強?

至於第三個條件說的無數資源,火雲尊者都不用想,肯定是極其珍貴的東西。

「域外許家還真是財大氣粗。」

火雲尊者感嘆了一聲,心想這麼多至寶,居然只是讓他們少主在短期內達到帝境,要說是敗家子也不過如此吧。

輕呼了一口氣,平息了一下心情,火雲尊者忍不住問道:「你此時全部的實力爆發出來,可以媲美什麼強者?能戰傳奇嗎?」

這一句話,讓許楓險些沒有摔倒在地。

靠!要是能戰傳奇,自己還會為這些陰蟻頭疼嗎?

「媲美五元境而已。」許楓此時倒是沒有掩飾,畢竟馬上要去封住陰氣泉源。不能過高估計自己實力。

「不錯了!以你三元境的實力,能爆發媲美五元境的力量,這已經算的上妖孽了。當初我在大能的時候,甚至比起同級得玄者都差一些。大能的每一元,都是一個極大的跳躍。要是沒有特殊絕技的話,根本就別妄想越級挑戰。何況是兩元境的差距!」

許楓笑了笑,也不說話。自己從一開始就修鍊道玄經,再配合紫雷吞噬雷電的效果,能和一般的玄者比擬嗎?

金偉明聽著許楓的話,倒是目光灼灼的看著許楓,心中懷疑那一晚就是許楓了。只不過,心中的怨念都消失了。對方連古族都能滅殺,在他們面前殺幾個人,也不算太丟臉。

……

第三更會晚一些,去親王家吃飯。距離我三十公里…… 眾人從知道許楓身份之後,眾人看著他的眼神就更加恭敬了。當然,跟隨著術士公會而來的一些玄者,心中也打起了歪主意,心想要不要把這個消息賣給和域外許家有仇的古族。這消息應該值不低的價格吧。

許楓當然知道會有人打他的主意,但心中卻不是太過在意。心想只要火雲尊者不對他出手,這裡的任何一個人他都能應對。至於這個消息會被傳出去,許楓更是沒有放在心上。此時在古墓中,他們往哪裡傳?

在火雲尊者的帶領下,眾人到達了一處地方。這一處地勢很高,無數的白骨堆積如山,而在白骨的中心位置,卻有著如同水井一般的泉源,泉源處不斷噴湧出來陰氣,陰氣如同實質般的泉水一般,濃厚的讓人駭然,跟隨著許楓一眾人前來的幾個修鍊陰氣的術士和玄者,看著這如同泉水般的陰氣,他們興奮不已。

看著噴涌如同泉源的陰氣,許楓看向火雲尊者,對著他說道:「尊者安心封印陰氣泉源就是,陰魔我們會想辦法擋住。」

火雲尊者點頭,身影閃動,落在了噴涌的泉源之上。

似乎感覺到異物的侵入,陰氣猛的爆發出來,爆發的陰氣如同火山噴發,滔天的陰氣衝擊而出,整個空間全部瀰漫,空間扭曲,一塊塊瘋狂的碎裂。

噴涌的力量能鎮壓天地,一切都要被這陰氣腐蝕,滔天的力量讓人駭然不已。一眾人瘋狂的後退,其中包括許楓和紫嫣。身為大能的他們,在這噴涌數百丈的巨大陰氣面前,宛如螻蟻一般脆弱。

滔天的力量搖晃的天崩地裂,在激射出極遠的距離后,一眾大能各自爆湧出天地元氣,為眾人防禦陰氣的餘波衝擊。

可是,許楓等人還是小看了這些餘波衝擊,餘波衝擊到眾人湧出的天地元氣防禦罩上,生生的把眾人的防禦擊的粉碎。讓一眾大能面色大變,各自再次爆湧出股股力量,和陰氣餘波交鋒在一起。

紫嫣和許楓離陰氣最近,衝擊而出的餘波直轟兩人而去。兩人的防禦被轟擊的粉碎,眼看陰氣就要衝擊到他們身上。

許楓抓過紫嫣的手,猛的拉著她後退,速度快到極致,陰氣轟擊在許楓和紫嫣原本站立的位置,那一處連帶空間都被腐蝕。

紫嫣看著這一幕,心中冒著寒意,身為大能並且身上擁有寶物。這一擊倒是不至於要她的命,可是卻足以讓她受到重創了。

「謝謝!」紫嫣對著還拉著她手的許楓說道,手掙扎了兩下沒有掙扎開。

「不用謝!」許楓搖頭說道,「只不過火雲尊者能封住泉源口嗎?」

許楓不得不懷疑,泉源之中爆發出來的陰氣太過恐怖了,這衝擊下,四周堆積如山的白骨都給腐蝕的乾乾淨淨,連帶空間都被扭曲腐蝕,陰風如同刀削般,不斷吹拂,肆虐虛空。

從戒指中取出一疊的符篆,遞給紫嫣說道:「金剛護神術符篆,你拿著防身用,能擋住大能一擊。」

這是許楓製作出來的最強防禦符篆,當然這也得感謝兩個古族的奉獻。要是沒有他們的資源,自己還真沒有煉製這些符篆的材料。

紫嫣接過,看著手中的符篆,心中驚訝這些符篆的珍貴,但是也沒有客氣的接下。

當然,給了紫嫣符篆之後,許楓也給了其他大能一些符篆。這些符篆對於別人來說珍貴,可是對於他來說,只要有足夠的材料,就不缺這東西。而兩個古族搜刮來的東西,足夠他煉製了。為了能讓這些人幫助他等等收拾陰魔,給他們這樣一些東西算什麼?

「尊者出手了!」

在眾人的盯視中,火雲尊者終於出手了,手指點動,體內的力量滂湃如同江河,奔涌而出化作巨大的符篆,符篆牽動天地,有著道的痕迹,神鬼莫測,神奇無比。

紫嫣被許楓握著手,努力的掙扎了一下,見還是掙扎不開,不由再次用力。

「怎麼了?」許楓轉頭看向紫嫣,眼中帶著疑惑,看著紫嫣說道,「手一直動來動去做什麼?」

「啊!」紫嫣沒有想到許楓居然還有臉皮說出來,你握著別人的手,還不準別人掙扎了?說的這麼理直氣壯,彷彿是自己錯似地。

「放開我!」紫嫣提醒許楓。

「放開你?我沒抓著你啊?」許楓看著紫嫣說道。

紫嫣終於忍不住了,那雙美眸盯著許楓,實在難以想象,這手還抓著她的手,他能裝出很無辜的眼神,理所當然的說沒有抓她,這完全是睜眼說瞎話。

天地靈氣湧入到她的手掌上,力量湧出震蕩許楓,哼了一聲說道:「你放開我把你手給震碎。」

「啊……」許楓趕緊把手鬆了開來,隨即才看向紫嫣,很是不滿的嘀咕道,「因為誰想拉著你似地,還不是怕你有危險。現在你求我我都不抓了?」

「……」紫嫣努力的呼吸,讓自己平息心情。心想,人怎麼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你當我會求你抓我不成?」紫嫣白了許楓一眼,覺得這混蛋比起以往更可惡了。

許楓聳聳肩道:「都說了你求我都不會抓了。不信你就試試,看我會不會抓了?」

「求你?」紫嫣哭笑不得,「你做夢?」

許楓聳聳肩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聰明,知道求沒用,就很識趣的不求。」

紫嫣聽不下去了,目光看向虛空上。火雲尊者已經爆發如同江河奔騰的力量,這股股力量化作巨大的符篆,向著泉源鎮壓而去。泉源中不斷的衝擊出滾滾陰氣,可是卻衝破不了這呆著道的氣息的符篆,這讓眾人面色一喜。心想傳奇強者真有著逆天力量,這樣的滔天力量都能鎮壓住。

而就在眾人震撼的時候,在泉源的旁邊,發出了尖銳難聽的聲音,這聲音響起來,從其中激射出一隻只黑色的陰魔,陰魔完全由最精純的陰氣凝聚而成,其中同樣吞噬無數人的靈魂,這才產生的一眾陰邪靈體生物。同時又有著魔的嗜殺和嗜血!

「陰魔出現了,我們動手。」金偉明看著這些出現的陰魔,他趕緊說道。

許楓也二話不說,身影閃動,向著這些陰魔激射而去。

這些東西,他都要了,要把其練成陰魔種子!

「嘖嘖!有這東西,我就可以著手修鍊煉鬼術了……」

第三更,兩千三百字。 「金元老,穆長老,一起出手擋住這些陰魔,別讓他們干擾火雲尊者。」許楓對著眾人喊道,身影閃動,雷電之力爆涌而出,化作雷龍橫掃而出,盤旋在虛空,把陰魔隔絕在火雲尊者身體之外。

火雲尊者的滔天力量不斷的湧出,化作符篆鎮壓噴涌的陰氣泉源。金偉明等人見許楓出手,也沒有閑著,各自爆湧出股股力量,衝擊陰魔而去,把出現的十多隻陰魔擋了下來。

陰魔以最精純的陰氣凝聚而成,所以借著陰氣之威,比起同等級的大能強者,要強上不少。

出現在眾人眼中的第一批陰魔並不多,大概七八個。金偉明看著這些陰魔吐著猩紅的舌頭向著火雲尊者撲過去,他大聲喊道:「穆拉,許楓,我們一人對抗一直,其他的陰魔其他大能兩人對抗一隻。」

對於這樣的分配許楓自然沒有意見,身影一閃,向著陰魔就攻了過去,雷電狂暴,暴動之間撕裂空間,爆發的光芒驅散著這個空間陰沉沉的氣息。

陰魔長相醜陋,獠牙散發著心悸的寒光,毛茸茸的陰魔毛髮廢物,飛舞之間暴漲起來,凝聚成無數陰氣,比起鋼絲還要鋒利幾分,直射許楓而來。

雷電轟擊在這些陰氣上,陰氣化作的毛髮斷裂,許楓的雷電居然也被磨滅的消失。

「果然是至陰的力量。」許楓心中驚駭,沒有想到這些陰氣的純度達到這種地步,可以和至剛至陽的先天雷術抗衡,

但是在吃驚后,許楓就高興了起來,陰魔陰氣越濃厚,對於修鍊煉鬼術就越好。

「嗤嗤,終於有新鮮的肉體了,擁有它們,我們也能生活在陽光底下了。」陰魔看著許楓一眾人,興奮的大喊道,陰氣化作一條條鎖鏈,鎖鏈鎖動天地,扭轉春秋,鎖鏈幽黑,心悸的力量從其中震蕩而出。

眾人見狀,各自身影閃動,避開這些鎖鏈的纏繞,而唯獨許楓哈哈大笑,看著這些鎖鏈大喊道:「來的好!」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許楓落在鎖鏈纏繞的範圍內,伸手向著鎖鏈狠狠徒手抓了過去。

「許楓!你瘋了吧?」

紫嫣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喝聲道,這陰氣何等恐怖,要是侵入體內,是大麻煩。並且,這每一隻陰魔的實力都有大能,他們以純陰之氣凝聚的鎖鏈力量又何等恐怖?徒手去抓,這不是找死是幹什麼?

金偉明等人也嚇了一跳,沒有想到許楓做出這樣的舉動,他們還未來得及阻止,就見許楓的手掌生生的和鎖鏈交擊在一起,手緊緊的握著鎖鏈,許楓手臂上頓時抹上了一層墨水般的濃黑氣體。


「完了!」眾人看著這陰氣順著許楓的手臂蔓延到他整個身體中,一個個神色劇變。這樣的陰氣別說三元境玄者,就是八元境,真是就元境強者,被滲透進身體,都不能保證全身而退。

在眾人的驚駭中,許楓用著手狠狠的一扯鎖鏈,鎖鏈被許楓扯的斷裂開來,斷裂成一節一節掉落虛空,連帶著陰魔也被拉了過去。

看著拉到身邊的陰魔,許楓手中金光閃閃,爆射而出,雷電覆蓋在他手上,衝擊到陰魔身上。

「嗷……」

陰魔發出尖銳的慘叫聲,陰魔被許楓先天雷電轟的重創,漆黑的血液從它的身體中流出來。

「帝品先天雷,束……」

在許楓的喝斥中,許楓身體中迸發出一股股先天雷,先天雷術化作一個巨大的牢籠,牢籠把陰魔困在雷電中,被重創的陰魔哪裡能擋得住,被雷電轟擊的慘叫連連。

看著被雷電困在其中的陰魔,許楓露出了一絲笑容,此時纏繞在他手臂的陰氣。已經蔓延到許楓的身體了,連原本白.皙的臉上,也抹上了一層漆黑。

眾人心驚許楓出手凌厲,短短時間就滅掉一個大能級別的陰魔。但是心中又忍不住擔心,如此精純的陰氣侵入體內,就算他是醫術士,怕也要受到重創,這樣兩敗俱傷的做法值得嗎?

嘆了一口氣,看著許楓的眼神也變得古怪了起來。

紫嫣在自己的空間器物中想要找出一些抗衡陰氣的丹藥,她還未找到,就聽到許楓喝道:「紫雷護體,萬法不侵。」

在許楓的喝聲下,許楓身體中突然爆射出股股紫光,紫光和漆黑的如同墨汁的陰氣交鋒在一起,陰氣如同老鼠碰到貓一樣,瘋狂的退避,讓人駭然的陰氣,就這樣被許楓驅散離開身體。

眾人看著恢復正常的許楓,一個個有些失神,無法想象許楓是如何做到的。不到傳奇,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就祛除已經侵入體內的陰氣。

「還愣著幹什麼?出手滅了這些陰魔啊,這還是第一批,不滅了他們,更沒有景林對付第二批了。」許楓對著一眾人急聲喊道。

這一句話,這才讓眾人反應過來,看著被許楓雷電束縛的陰魔,各自纏上一隻,施展力量撲了上去。

許楓看著被他困住並且重創的陰魔,手指也不斷的激射出一道道雷電,許楓並沒有把他滅殺,而是用雷電不斷的灼煉著陰魔。

先天雷宛如天雷,爆射而出轟擊在陰魔上,陰魔不斷的被淬鍊,原本就已經極其精純的陰氣,淬鍊的更加的精純。陰魔慘叫,到最後沒有聲息,一身滂湃的陰氣,被淬鍊的不斷縮小精純。

到最後,化作一顆種子大笑。

「陰魔種子!」

許楓看著這顆宛如種子的純凈力量,心中驚喜不已,目光灼灼的盯著在虛空閃動的漆黑種子。跳動之間,大片的虛空為之扭曲,四周的陰氣都被它吸引進去。

紫嫣此時也看到跳動在虛空的陰魔種子,她面色也跳了跳,瞪圓眼睛看著許楓。她想不到許楓居然把這東西淬鍊出來,陰魔種子的恐怖她聽她的那位師尊說過。

在這世上有著很多的生物。陰魔雖然非人非鬼,但也算萬族中的一種!當年的陰魔族在上古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出現過大神通者,威震一方,是大陸的頂尖存在。

陰魔吞人血,吃人魂,無人可擋!讓兒童聽之其名就止啼!這是遠古一霸!

但是,也正是陰魔足喜歡飲血噬魂,這惹得人神共怒,萬族中有著百族對其出手,滅了大半陰魔。只不過,他們有著頂尖強者,卻滅不了它們的族。

所以陰魔族雖然損失慘重,可依舊算的上上古一霸。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鬼術士的出現!

華夏聖族當時並沒有對陰魔出手,但華夏古族卻傳承了鬼族不少道術,默默無聞的鬼族,一時間也成為上古赫赫有名的存在,鬼術士震驚天下。

而鬼術法中,其中最強的術法之一就是華夏族傳承給他們的煉鬼術。鬼術法的修鍊,必須要的就是陰魔種子。也正是因為這,鬼族殺了不知道多少的陰魔。

鬼族的殺戮,激怒了陰魔之主,就是那位實力達到大神通的陰魔。

鬼族的最強者和陰魔之主交戰在域外,兩人打了十天十夜!域外都被他們打的將要塌陷!兩個頂峰的強者交手,震驚整個大陸,無數的強者為之心寒,大神通的強悍讓人想象不到。

十天十夜的戰鬥,讓眾人見識到大神通那種無與倫比,震懾天下的力量之外。也讓人明白當年他們能隨意欺辱的鬼族強大了起來。

而最讓他們震撼的是,十天十夜的戰鬥,讓陰魔之主敗在了鬼族至強者的手中,而以一招之差戰勝它的手段就是煉鬼術。


一招敗,陰魔之主再無翻身之力。鬼族至強者生生的把他鎮壓,用了三十年的時間,把陰魔之主練成了至高無上的陰魔種子。

這一刻陰魔種子出現,天地有感,降下了無量雷劫,那次的雷劫如同世界末日一般,把一切都給吞噬,無數過見證那一幕的上古強者,都為之心寒。陰魔種子大成的那一刻,鬼術士生生的把他融入到體內,實力猛的暴漲起來,暴漲到一種讓人無法想象的地步,甚至華夏族中,都鮮少有人能比得上他。

這位鬼術士,被封聖!成為傲視天下的聖尊!

也正是因為這,讓所有人都關注陰魔種子!雖然大神通的陰魔種子他們沒有見識過,但是鬼族其他人的陰魔種子,卻有不少人碰到過。從和鬼族其他人交手中知道,陰魔種子是陰魔的精華所化,陰魔種子用來對敵的話,能比的上大能的自爆。

當然,這樣的寶物,沒有人願意用它來自爆。而是擁有這東西,就可以修鍊絲毫不下於神通的煉鬼術。這項至邪至強的術法。當然,擁有陰魔種子的修鍊鬼術法也會事半功倍。

這引得無數的術士前去捕殺陰魔,沒有至強者守護,陰魔一族也漸漸的變成了萬族的奴僕。但是,讓術士無法理解的是,任由他們的手段如何逆天,擁有任何寶物淬鍊陰魔,都淬鍊不出陰魔種子。陰魔種子彷彿只有鬼族人能淬鍊出來,是鬼族人的專利。

有人不信邪,甚至有大帝級別的人物出手淬鍊,但結果都一樣。到最後,眾人只能放棄,接受這個事實。

但紫嫣沒有想到的是,許楓居然煉製出來了。難道說,許楓是鬼族的人?但這怎麼可能?域外許家的人,怎麼可能突然變成古族的人,這明顯是兩個極端,一個是至邪至陰的古族,一個是大氣陽剛的古族。而且從許楓修鍊的先天雷看,他也屬於後者。

「真是見鬼了!他怎麼可能淬鍊的出來?」紫嫣低聲罵了一句,手中卻力量湧出,幫助火鴉收拾陰魔。

…… 「陰魔王!」

金偉明等人面色慘白,一個個使勁的吞著唾沫,眼中滿是駭然之色。原本還以為只是一隻陰魔,許楓能輕易收拾,他們能鬆一口氣。可是這出現的陰魔王,集合他們眾人之力,都不見得能對付的了。

陰魔有著一個很顯著的特點,額頭的印記色彩越濃,就實力越強。而面前這一隻,都黑中帶紫了。我陰魔族中封王的存在。這種陰魔,實力最低也有七元境。

七元境是什麼概念?眾人都很清楚!別看金偉明達到了五元境,距離七元境相差兩元境。可是,七元境要是對付他的話,三招都不要,就能輕易把他解決掉。


如此恐怖的陰魔出現,如何能讓他們不心驚膽顫。

其中一個玄者,都繃緊身體準備逃了。面對這樣的存在,別說他們十二個大能,就算再多幾個都不見得能奈何的人家。

紫嫣那張絕美的臉蛋也一變再變,看著遠處的火雲尊者爆發的符篆要把泉源口給封住,她咬牙說道:「馬上要成功了,不能功虧一簣。不管怎麼樣?都要堅持到尊者封住泉源口。要不然,依舊只有死路一條。只要尊者封住了泉源口,翻手之間就能滅了陰魔。」

聽到紫嫣的話,眾人並沒有因此而增加信心。反而各自退後了一步!

對面是一個最低也有七元境的存在,恐怖至極!火雲尊者封住泉源口還不知道要多久,要他們堅持到火雲尊者出手,他們根本做不到。七元境的存在,殺他們廢不了多少力氣。

「許楓!」紫嫣見眾人退縮,忍不住把目光看向許楓。

許楓看向火雲尊者方向,此時火雲尊者的符篆封住了大半泉源口,只差一步就能成功了,但是這一步所需的時間也不會少!所以,許楓見到陰魔的第一反應也是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