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你看這城裡的姑娘,哪有像她這樣子沒家教的,你呀,也是年輕就看上人家長得好看,」

「這女人嘛,最主要還是要會過日子,就算再好看的女人以後還是會老的,本分賢惠才是最重要的……」

孔秀英只顧自己說的痛快,看到郭劍鋒臉上越來越冰冷的表情,還以為是她說到了對方的心眼兒里,

心裏面還幸災樂禍的想,這下林小嬌該栽了吧,

她果然沒有想錯,不管一個男人多麼喜歡一個女人,那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女人什麼也不會,那會讓他們丟盡面子的。

這些可都是她這些年從自己大嫂身上,還有大姑子和自己跟衛成平的婚姻中所獲得的經驗。

別看平時衛成平好像在外面挺尊重她的,其實這個男人的心裏面想什麼,她可比他自己還要清楚,

要不是因為她長得比他大嫂石英看起來年輕多了,當他們兄弟兩個一起出去的時候,別人總是誇獎自己,為他爭得了不少面子。

不然的話,就衛成平那個花花腸子,早不知道想什麼去了,別以為她整天在家就不知道。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剛才說的那人可是人家的心頭肉呢,疼都來不及了給她這樣嫌棄,人家心裡還能舒服了?

不過馬上就輪到她自己不舒服了

郭劍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想再跟她繼續耗下去。

「你別說這些有的沒的,我自己的媳婦兒,我自己知道,還輪不到你來管,既然你這麼愛管閑事兒,就回你自己家管管衛兵家的吧。」

花都開好了 「你就直接說你今天來找我媽到底有什麼事? 中國靈異協會檔案 是不是你兒子又捅了什麼簍子,需要我們家給他擦屁股了?」

寵婚難逃:總裁的祕密情人 他不冷不熱的說,直接給她戳破偽裝,沒給她留一分情面,因為他看見自己媳婦兒出來了,所以得趕緊表忠心才是啊。

他的話讓孔秀英一張臉瞬間漲得通紅,想要生氣,可是又不敢,怕兒子的事情給耽誤了,畢竟她面對的這人可不是衛淑蘭,能夠讓她隨意拿捏。

好,為了兒子我忍,看你能囂張到幾時?到時候讓那兩個老東西到你們家來住幾天,我看你還有這麼得意,哼。

雖然心裡恨得牙痒痒,但是面上還是裝出一副笑容來,只是不像開始笑的那麼燦爛了,那笑中摻雜了一絲絲淡淡的苦澀。

這抹苦澀是來於剛才郭劍鋒所說的那個女人,這也就是她為什麼這次要來求他們家的原因,可是她現在還得強撐起笑容,裝作若無其事。

其實孔雀魚這次是為了他兒子衛兵而來的,衛兵跟他爸在一個地方上班,都是在國營的皮鞋廠裡面。

衛成平的工作是一個皮鞋廠的部門小科長,這是當初他姐衛淑蘭和他姐夫郭德民託人找了關係,好不容易才把他給弄進去的。

雖然說這個工作是郭德民他們給找的,可這衛成平也確實是一個比較有本事的男人。

為人能說會道,油嘴滑舌的很是得上頭的喜歡,漸漸的就從一個小小的幹事員慢慢升級到現在的科長位置,不得不說,人家還是有些本事的。

老天爺是公平的,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兩口子因為太精於算計,太狡猾了,

生了一個兒子吧,卻是整天不務正業,好吃懶做一事無成,還成天闖禍,

兩口子看著這樣也不行吶,衛兵這麼一天一天年齡大了,在這麼一時無成可不行,這樣子誰家的姑娘願意嫁給他?

他爸衛成平好不容易找關係給他弄進廠裡邊,找了一個最輕省的活,讓他把別人做出來的活檢查一下質量就可以了,

那工作跟現在的質檢差不多,可是這個不務正業的傢伙,卻就只顧著跟那種一看就是故意來接近他的女孩子聊天去了,完全不顧車間送來的樣品。

絕戀情遊 後來導致有一批貨全部發出去以後,又被供銷社給退了回來,引起廠里都很大的損失。

但還是被他能幹的爹衛成平給抹平了,當時這衛成平可又是檢討又是賠償的,搞得自己好像已經傾家蕩產一樣,

然後還當著全廠的人做報告,做檢討,這才把他兒子又給留了下來,

後來這孔秀英兩口子想著她兒子吃了這麼大一個虧,以後肯定會長記性,好好工作,

而且看到他確實也吸取了教訓,慢慢的比以前好多了,也走上了正途,工作也完成的很認真,

後來他爹又給他弄到了到一個車間去幫忙看機器的錶盤,這個工作本來是很輕鬆的活,就只是每天記錄高低壓力和運轉效率。

可這時廠裡面就新來了一個女孩兒,這也是孔秀英這輩子最大的剋星,就是她後來的兒媳婦周文艷。

周文艷也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的,父母也都在廠裡面上班,她是因為輟學以後在家裡面實在沒事做。

然後她爸聽說廠裡面要招人,就先找關係把周文艷給送進了廠裡面當女工,

皮鞋廠裡面的女工,在現代人林小嬌的眼中看來,並不是什麼特別好的工作,

可是對於當時的人們來講的話,在廠裡面上班,就意味著有一個鐵飯碗和經濟來源,是很多人羨慕的眼睛紅了都找不到的工作呢。

可是這周家父母並不知道周文艷從小就心高氣傲,一心只想攀高枝,根本看不上在皮鞋廠里做女工這份辛苦的工作,

可她又沒有辦法,只能先去皮鞋廠上班再說,她想著反正皮鞋廠裡面也有很多人嘛,

到時候說不定她運氣好,還能遇見一個有出息的呢,

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她處處留心的情況下,進去進廠后沒多久就遇見了那個有出息的人,

那個在她眼中有出息的人就是漸漸走上了正軌的衛兵,

本來兩人的工作是完全沒有什麼接觸的,可是因為在周文艷有意無意的多次巧遇下,終於引起了衛兵的注意。

兩人認識沒多久,廠裡面就開始有風言風語傳開了,只是瞞著衛成平而已,直到後來事情越鬧越大,紙包不住火,終於被人抖了出來。

衛成平這才知道自己兒子跟一個皮鞋女工談起了對象,別人知道兒子已經談了對象,他也沒有覺得多想。

可是畢竟他也是閱人無數了,也知道一些人想要攀高枝的想法,

他第一次看見周文艷,就知道這個女孩子的心思不單純,長成這樣子的女孩卻故意去接近他兒子,肯定是帶著目的的。 他第一次看見周文艷,就知道這個女孩子的心思不單純,長成這樣的女孩卻故意接近他兒子,肯定是帶著目的的。

自己的兒子什麼德行他自己知道,上次為什麼出事還不是因為女人的原因嗎,

不過上次那還只不過是一些心思簡單的,只想要套近乎混日子的罷了,

可是這個周文艷卻完全不同,看起來雖然年紀不大,可是那雙不安分的眼睛透露出太多的訊息了。

不甘心,不服輸,想要出人頭地,

甚至在廠裡面風言風語的情況下,還能夠泰然自諾的上下班,這些都在表明周文艷不是個普通的女孩兒。

可是在兒子衛明的面前卻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把他給吃的死死的,

一開始孔秀英不同意,因為她就想給自己兒子找一個品貌家世都好的,

她覺得自己兒子現在工作有了,人也開始上進踏實了,可以找個更好的。

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她想找一個好拿捏的兒媳婦兒,而不是像周文艷這種一看就一肚子小心思的女人。

可現在的情況是非常的棘手,衛明因為涉嫌耍流氓,已經被縣裡的派出所把人給帶走了。

孔秀英覺得兒子根本沒那個膽子耍流氓,就算是跟周文艷關係近一些,那也是那個女人處心積慮先來接近她兒子的。

而且她覺得這次兒子被人舉報作風問題,肯定是周文艷一家人乾的嘛,為的就是想要逼孔秀英兩口子答應她嫁進來。

而且自從被人給帶走之後,他們就沒有再見過兒子,現在他們兩口子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就想到了衛淑蘭他們,

郭德民是部隊里的人,那些人就算好似再不講人情,也會看在他的面子上放了她兒子的。

郭劍鋒冷著一張臉聽完了孔秀英說的話,原本就沒什麼好臉色的臉變得跟掛了寒冰似的。

他目光如箭的看著孔秀英,這個女人根本沒有說實話,如果衛明真的沒有做什麼事,人家怎麼可能會直接就把他抓走。

估計是跟那女的有了不正常的來往關係之後,孔秀英不同意這才逼得對方出狠招了。

看見自己兒子被帶走了,屎都流到褲襠里了,她才著急上門來求的吧。

被他鋒利的眼神這麼一盯,孔秀英心虛的東張西望,她轉頭看見林小嬌她們都站在她身後,正一臉鄙夷的看著自己。

她心裡一陣火就上來了,你個土包子還敢瞧不上我,剛才跟郭劍鋒講了半天,

可是對方根本沒有表態到底是幫還是不幫,所以她此刻心裡也是火大的很,

看見林小嬌她們這麼盯著她看,孔秀英就什麼也顧不上了,

「看什麼看你個土包子,還能聽懂了咋的……」

「滾出去」

「聽到沒有,你男人喊你滾出呢,你是聾了還是啞了,」

孔秀英因為一直看著林小嬌,沒有瞧見郭劍鋒那殺人的表情,直到又是一句

「我說叫你滾出去,聽不懂嗎?還想不想要你兒子的命了?」

「誒,什麼?你居然喊我滾?」

孔秀英一臉震驚的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她不敢相信這話居然從郭劍鋒的嘴裡面說出來。

她覺得肯定是那個鄉下來的賤丫頭弄的鬼,以前就算她們來鬧了那麼多次,可從來沒看見過他這樣。

孔秀英瞪著林小嬌兄妹,就好像他們就是她的仇人一樣,把林小嬌看的心想,這個女人不會是被罵傻了吧。

可不關她的事啊,她可啥都沒幹呢,可是老被人這麼無緣無故的瞪著恨著也不是個事兒吧。

要不還是由她出馬?

「誒。那個舅媽呀,我覺得……」可是她話還沒有說上兩句,就被孔秀英又尖又細的聲音給打斷了。

「誰是你舅媽別亂喊,你個小狐狸精耍心眼兒,別以為老娘不知道,我呸!你個個騷……」

「咔嚓…哐當……」

一聲巨響讓孔秀英後面的話全都嚇得咽進了喉嚨里,那聲音是從她旁邊發出來的,

她渾身控制不住的顫抖著,慢慢回過頭去,誰知道一看就把她給嚇得大叫一聲「啊」。

林小嬌也是被嚇壞了,她跑到生氣的男人身邊看著他暴怒的樣子,接著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你以為自己是鋼鐵做的呀,還拿身體來撒氣,為了這些糊塗的無/恥之徒根本不值得你生氣」

看著他眼神中的光芒,她無奈的道歉:「好吧,我知道你是因為我才生氣的,可是你也不用把好好的桌子給砸爛了吧?」

「砸壞了還得自己掏錢買新的,這多劃不來啊,你說是不是啊?好啦,別生氣了嘛,我又沒有少一塊肉,」

林小嬌使出渾身的招數撒潑耍賴,終於看見他臉上的「寒冰」漸漸地開始融解。

將他剛才砸碎桌子的那隻手放在手心仔細的上下翻看,讓林小嬌不由嘖嘖稱奇,

這人難不成真是鐵打的嗎,那麼厚的桌子都被他一拳給打碎了,可是他的手卻絲毫無損。

倆人在這裡你儂我儂的旁若無人,旁邊的孔秀英卻被剛才發火的郭劍鋒嚇得夠嗆,半天才回過神來。

一回神看見林小嬌她們這麼親密的樣子,立馬就礙了她的眼,嘴裡就開始嘰嘰歪歪。

「果然是小門小戶里出來的人,真是沒有家教,竟然大白天的在外面就敢跟男人這麼親熱,也不怕被人看到了笑話」

本來林小嬌是不想摻和這家人的事兒的,可是這個女人幾次三番都想爬到她頭上,讓她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就算我大白天跟男人親熱又怎麼樣,這是我自己的丈夫我想怎麼親熱是我的事」

「看不下去就請你出去,我再沒有家教也沒有跟什麼野男人野女人苟合,不像有些人」

「你說什麼?你什麼意思?」

孔秀英瞪大眼睛看著林小嬌,她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她知道了什麼,不會,那怎麼可能呢。

武神至尊 「什麼意思還需要我說出來嗎?」林小嬌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瞪什麼瞪呀,你眼睛瞪得再大,倆個眼睛也沒我一個眼睛大呢。」

「噗嗤」

聽到她的形容,郭敏慧仔細看了一下,果然是真的,沒忍住就笑了出來。

她這一笑不打緊,可是捅了馬蜂窩了。

孔秀英最恨別人說她眼睛小,她對自己哪裡都很滿意,可就是這雙眼睛生的太小了,

就算她把眼睛都給撐開到了極限,也沒多大,

現在被林小嬌給當眾揭短,又被郭敏慧這麼嘲笑,

一張老臉便是掛不住了,頓時氣的一股熱氣直衝上頭頂,要不是因為一口氣撐著就快要撅過去了。 等稍微緩了一下后,她嗖一下站了起來,指著林小嬌說:「你個小妖精居然敢罵我,真是有娘生沒娘教,騷狐狸精投胎的小賤/人。」

聽見孔秀英越罵越難聽,郭敏慧氣的要上前找她理論,可是林小嬌卻給了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她神情舒展的坐在沙發上,看著被她氣的猶如潑婦罵街的孔秀英,漂亮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冷冽。

「呵呵,小賤/人罵誰呢?」

孔秀英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張口就說:「小賤/人那你…啊,你這個土包子,居然敢罵我,老娘要撕了你的嘴」

說完,就要朝著林小嬌撲上去,可是卻被郭敏慧在後邊一把拉住了,一時間她自己也沒有站穩,便摔了個狗吃屎。

「啊」大叫一聲,孔秀英以五體投地的姿勢摔倒在林小嬌身前,而她的頭頂距離林小嬌的鞋子只不過就兩公分。

當她哎哎大叫著抬起頭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面前是一雙女士的拖鞋,她唰一下便爬了起來。

林小嬌誇張的大喊著然後伸手虛扶了一下,「哎呀,舅媽,你怎麼這麼客氣呀,咱們都是一家人,怎麼能讓你給我行這麼大的禮呢」

「雖然說剛剛你講話是對我不太尊重啦,但是也不用行這麼大的禮啊,讓我怪不好意思的。」

講完話她還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可是大眼睛禮確實裝滿了笑意。

她得意的小模樣讓身邊的男人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就她這囂張的樣子還叫不好意思?

不過她想要玩,就讓她繼續發揮好了,這個女人不會是她的對手。

林小嬌的話讓孔秀英整個氣的都快要要爆血管了,她從來沒有遇見像林小嬌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臉皮不但厚而且還牙尖嘴利的,又不知羞恥,竟然讓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看了看屋裡的其他人,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她暗暗罵自己也是大意了,人家才是一家人。

她又酸溜溜的看了一眼林小嬌,那水靈靈的模樣,膚白貌美的,看的她心裏面其實嫉妒的要命。

這女人不管是多大年紀,都是渴望著被寵愛的,特別是像孔秀英這種愛打扮的女人。

衛成平雖然對她還算不錯,但跟他侄子這麼一比可是差遠了。

這裡林小嬌果然是妖精,年紀輕輕的就這麼會勾引男人了,瞧把男人勾引成什麼樣了,

她不過就是說了她幾句不好聽的話而已,那男人就把林小嬌護著了,真是寶貝到家了。

算了,既然鬥不過那就攤牌吧,她收起妒忌的眼神,整了整有些凌亂的衣服。

然後看著已經恢復神色的郭劍鋒說:「咱們名人不說暗話,你表弟這事兒你到底幫不幫忙,你就給句準話就行。」

這話說的那叫一個乾脆呀,林小嬌都想要給她喝彩了,這演技真是炸裂啊,收放自如。

就彷彿剛才那個在這裡大喊大叫的是另外一個人似的,

不過往往就是這種人才是最厲害的,換成是別人,在已經鬧得這麼僵的情況下,肯定已經怒氣沖沖的走了。

可是孔秀英卻還能夠不忘記自己的目的,讓林小嬌也是對她刮目相看了,怪不得這個女人能將衛成平那種男人收服。

據她從郭敏慧那兒了解到,衛成平現在也算是他們家的頂樑柱了,一家人的開銷生活來源都是他掙的。

可是孔秀英卻有辦法讓他不能小看,這說明這個女人還是很有手段的,

今天若不是因為她小看了林小嬌,也不可能中了她的套路。

看著這個所謂的舅媽,郭劍鋒對這些親戚是沒有半點好感的,當年的事情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

雖然當時他跟敏慧還小,但是眼前這個女人醜惡的嘴臉他可是看清了的。

因為當時事發突然,那群人直接就來到家裡將父親帶走,而且還把家裡值錢的東西全都一一拿的拿砸的砸。

母親得知父親被下放到鄉下去放牛,毅然決然的辭掉了工作決定跟隨父親一起去。

可是因為當時他和敏慧還小,母親擔心他們吃不得苦,便想將他們兄妹寄養在兩個舅舅家裡面。

而且當時母親還承諾了會每月給錢的,可是他們那些所謂的親人卻關門不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