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你爺爺的,竟然踢我這裡。」蔣戰大口的吸著冷氣,這一腳真的不輕,要不是他練過的,兩個鳥蛋就被踢碎了。

「老爺子,你只說打中你就行,也沒說不許打你什麼地方,我就隨便打打了。」林天咧著嘴笑道,他現在已經用兩種辦法湊了蔣戰,但第三次真的很難,蔣戰決然不會再放鬆警惕的。

緩了好久,蔣戰才從地上爬了起來,紫紅的臉也恢復過來,憤怒的瞪著林天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這第三次絕對不會再被他給打中了。

唰!

蔣戰眉頭一挑,整個人已經閃了出去,既然林天喜歡耍損招,他來一次損的,直接來到林天的身後,照著林天的肩胛骨就是一拳。

哐!

林天被蔣戰突然加速加力的偷襲搞得猝不及防,身體連續向前跑了兩步,從嘴中吐出一大口鮮血。

葉霜猛地吃了一驚。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之前那些比試都可以當做玩笑一笑了之。可這一次蔣戰老頭真的是認真的。

「哼,你小子也只能耍些小手段,最後還不是被我打得吐血?」蔣戰冷哼一聲,全身散發出凜冽的殺氣,這第三下。林天休想打中他。

林天只覺得肩胛骨卡巴卡巴的作響,這一拳打得真的很痛,神識掃了一下,肩胛骨斷成了四瓣,不過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修復了,蔣戰也不會給他治療的時間。

林天稍微調息了一下-體內翻滾的血浪,忍著劇痛,步伐快速閃出。身體疾如閃電般的向蔣戰轟了過去,既然損招都用完了,也只有拚命的去打最後一下,就算受了重傷,只要打中他就贏了。

「哼,小樣,還敢和我硬拼?」

蔣戰話音剛落,他的拳頭再次揮動起來。身體快如靈蛇的避開了林天的拳頭,然後拳頭上一股更加龐大的內勁湧出,沖著林天的後背轟去。

哐!

林天的身體重重的砸在擂台的地面上。真箇場館都發出沉悶的回聲。

林天痛的齜牙咧嘴,後背火辣辣的疼痛,就差那麼一點點,他的脊椎骨就被轟斷了,或許是看來自家老爺子的面上,蔣戰算是手下留情了。

但強大的內勁還是震傷了林天的內臟。一口腥血順著喉嚨溢了出來,但林天還是強忍著把這口血給吞進了肚中,因為一旦噴血,便可能脫力,也就沒有繼續戰鬥的力量。

就算是這樣,林天的嘴角還是有一絲血絲流了出來。

全場的人都是唏噓不已,原來蔣戰之前真的只是在和林天玩玩,現在動真格的了,林天完全是在被虐,毫無招架之力。

葉霜看著林天那副完全被虐的慘樣,眼睛里閃動著晶瑩的淚水,她真的想衝上去讓比賽結束,可她看到林天的眼中依然閃著堅毅的神色,抿了抿紅顏的嘴唇,還是沒有衝上去。

錦鯉仙妻甜如蜜 ,難倒,最後一下真的打不中他?

「怎麼樣?還要打么?」蔣戰站在原地,笑眯眯的問道。

「還能打嗎?把那個『嗎』字去掉。」林天的嘴角噙著一絲邪魅而凶暴的笑意,老頭子竟然問他這麼愚蠢的問題。

以前在修真界,也有好多人問他,還能偷嗎?能偷到嗎?能逃掉嗎……這是對他的挑戰,越是挑戰性的東西,林天就愈發的興奮。

為了在強者如雲的修真界生存下去,林天一直培養著自己的逃生和反應能力,他甚至強迫自己進入滿是異獸的的叢林,每天都要計劃著如何從異獸的利爪下逃脫,體魄越來越強悍,力量愈來愈強大。

後來,他就去修真門派和豪門去偷丹藥和書籍,來增強自己的修為,還多人都覺得林天這時作死的行為,萬一被抓住了,就是一個死。

可林天卻不怕,偷完就逃,只要腿腳快,絕對不會被抓住,只要逃出去,他的實力就會越發的強悍。

在林天看來,逃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只有先學會逃,他才有機會把敵人敵於死地,逃的最後目的就是為了勝利,而不是苟延殘喘。

當初他從南宮家逃出來,就是為了有朝一日把嫣然給救出來。

後來,隨著林天修為的提升,他的偷盜技術也神出鬼沒,『狂偷』的名號也在修真界打響,此時他的這種逃,卻不是逃命,而是一種囂張的玩弄,把那些失去寶物的人玩弄鼓掌之中。

「高手我見多了,你算老幾?」林天瞪了蔣戰一眼,不就是個鍊氣七層糟老頭么?老子在修真界見過無數的渡劫期、元嬰期的修真者,他們一根小手指就可以把你捏死。

「哼,你這小子還敢嘴硬?」蔣戰哼了一聲,看著對面搖搖晃晃的林天,連站都站不穩,還想打中他?

嗖!


林天的身影突然的消失,而且沒有任何身體啟動的前兆,人影就在蔣戰的視野中消失了。

蔣戰心裡一緊,又是『隱身術』?毫不猶豫,一個后甩腿向背後踢了過去。


果然,林天已經轉到了他的身後,兩人的腳正好撞了個正著。

兩人的雙腳相擊,產生極大的猶如爆破的響聲,林天感覺自己的腳就像撞在一座大山上一般,腿骨咯咯作響。

喝!

林天大喝一聲,想也不想,拳頭暴風驟雨般的向蔣戰的身上轟去。

蔣戰的腳和林天對擊后,也意識到林天的下一步動作,但由於是背對著林天,無法反擊,接著對腳的反推力,身體極速的向前衝去,跳出了林天的攻擊範圍。

再和林天拉開一段距離后,蔣戰才極速的轉身,又一次正面對面林天,然後一拳狠狠的轟了過去。

這一拳,蔣戰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林天的肚子上。

可突然感覺像是打在棉花堆上一般,林天的肚子軟綿綿的,肌肉和骨頭都不知道被抽離到哪了?

這是什麼功夫?

就在剎那間,林天使用了『縮骨術』,把蔣戰的拳頭給吸了進去,雖然會遭到蔣戰內勁的衝擊會造成重傷,但他還是把蔣戰的身體給拉近了,這樣他就可以擊中最後一下了。 蔣戰真沒想到,林天都受了那麼重的傷,還想耍這些小手段,可他的拳頭真的被林天的肚子給吸住了,若林天向他攻擊,或許真的能打中。

可林天真的是瘋了,竟然敢承受住自己那麼強的攻擊,就是為了打中他一下,而贏得這場比賽的勝利,難倒這個任務就如此的重要?

見蔣戰的身體被拉近,林天毫不猶豫的揮起拳頭,沖著蔣戰的腦袋轟去,只要打中,他就贏了。

蔣戰哪裡能讓林天得逞,腦袋微微一偏便躲過了林天的攻擊,而後氣沉丹田,下盤用力,手臂猛地向後拉,並且身體立即后傾,一聲暴喝,蔣戰便把林天給高高的舉起,直直的將林天摔在地上。

一個勢大力沉的過肩摔!

哐!

林天的身體砸在了擂台的地面上,震的場館又發出一陣壓抑沉悶的響聲。

蔣戰並沒有要停止的意思,又是一腳重重的跺了上去。

林天翻滾一下,剛想要起身的時候,一隻腳便踢中了他的胸口。

噗!

林天的嘴裡噴出一大口的鮮血,噴向半空,形成一幕血霧。

觀眾席上的觀眾們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明明知道自己不是老頭子的對手,可為什麼要拚命呢?可就算死拼也只是被狂虐的狀態,林天真的一拳也沒有打中蔣戰,獎金重要,還是命重要?

真是一個笨蛋!

葉霜站在場下,激動的淚水已經浸濕了她胸前的衣衫,心裡罵著林天這個笨蛋。為了任務的順利進行,連命都不要了。

葉霜現在好想衝上去。讓這場比賽結束,可看到林天那雙堅定執著的眼神時,她又有些不忍心,林天似乎在告訴她,都堅持這麼久了。只要打中蔣戰一下,我們就贏了。

抿了抿紅顏的嘴唇,葉霜還是沒有衝上去,只是雙手合十,祈禱林天平安無事的活下來。

吼!

林天發瘋似地力吼一聲,雙掌猛拍地面,身體向彈簧一樣的跳躍起來,雙目充血。猶如一隻受傷的野獸,瘋狂而殘暴。

身上的戰意越發的凜然,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蓄力蓄力,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在拳頭上,林天要做最後的雷霆一擊。


場館徹底的安靜了下來,靜靜的等待最後的結果。

蔣戰也是滿臉的震驚,真沒想到林聖還有如此有骨氣的小孫子。即使滿身是傷,還要力戰到底,真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

但他決然不能放水。這個世界可不會同情弱者,他要讓林天懂得這個人生道理。

吼!

林天再次大叫,以原來兩倍的速度向蔣戰沖了來過來。

而蔣戰也揮動拳頭,如猛虎下山般的向林天撲了過去,實力相差太大……

衝刺!

對撞!

轟!


兩人的拳頭重重的撞擊在一起,產生了巨大的轟鳴聲。震的耳朵一陣的嗡響。

林天漸漸的感覺自己拳頭變得軟弱無力,在蔣戰渾厚的內勁下,愈發的吃力。

蔣戰的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微笑,純實力的對拼,林天壓根不是他的對手,隨即拳頭上的內勁涌動,準備給林天最後一擊,結束這場戰鬥。

斯斯……

突然,小白從林天的袖口閃電般的飛出,血紅的小嘴兒猛地咬住了蔣戰的脖子,貪婪的吸食著蔣戰的內勁。

蔣戰眉頭一挑,臉上的肌肉更是跟著都動起來,體內的內勁竟然如江河入海般的快速流失,短短的幾秒,竟然流失了一大半,他的實力也從地階初期刷的一下,降到了黃階後期,直接掉了四級!

現在他的實力,比林天還要低一級!

林天也感覺到蔣戰的內勁突然減弱,猛地大吼一聲,拳頭再次揮動,砰的一下,直接擊中蔣戰的胸口。

噗!

蔣戰猛地吐出一口鮮血,重重的摔在擂台上,微微的閉上了眼睛,真沒想到,他會以這種方式輸掉比賽。

「還是我贏了。」林天開心的裂開嘴巴,露出八顆帶著血的牙齒,幸虧小白幫忙,不然他的手臂都要被廢了。

「我認輸了,你小子,有兩下子。」蔣戰滿臉的苦澀,睜開眼睛看著林天肩頭的那條小白蛇,雖然不認識為何物,但應該是一隻異獸,不然怎麼可能把他的內勁給吸食一大半呢?

坑爹了!這下要好好的會古武世家閉關修鍊了,一下子掉了四級,可不是三年五載就能修鍊出來的。

聽到蔣戰認輸,裁判立即鳴哨宣布林天獲勝,他剛才在一旁都看哭了,林天都被揍成一個血人了,可依然要戰鬥,真是個純爺們!

場下爆發雷鳴般的掌聲,這是他們看過的最激烈最慘烈也最意外的比賽,真的沒有想到,林天真的可以獲勝。

「林天,你沒事吧?」比賽剛宣布結束,葉霜也跑了上來,看著滿身是血林天,淚水又忍不住流了出來。

「你哭什麼,我不是好好的么?」林天伸手去擦拭葉霜眼角的淚水,卻發現他手上沾滿了血,結果葉霜的臉上沾上了他的血,變成了一個小花貓。

「你真的沒事?」葉霜很是擔心的問道,留了那麼多的血,怎麼可能好好的?

林天用神識掃了一下全身,說道:「應該沒有吧,也就肩胛骨碎成了四瓣,脊椎骨出現八道裂痕,胸骨斷了三根,還有好些內臟有大出血現象,有的都移位了……」

葉霜吃驚的張大小嘴兒,淚水再次流了下來,為了贏比賽,林天竟然受了如此重的傷。

可她又疑惑起來,問道:「你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看上去和沒事人似地?」

「我剛才封了自己的穴位,已經感覺不到痛了,現在只能站著和你說幾句話,連一步都走不動。」林天苦著臉說道:「你趕緊送我去醫院吧,我堅持不了多久了。」

「切,你小子真夠裝逼的,都傷成這樣了,還要在美女面前耍帥。」蔣戰從地上站起來,林天的最後一拳的確有力道,但他只是受了點輕傷,還是能自我恢復的。

「老爺子,您也不賴,十足的高手風範啊。」林天奉承的說了一句。 「得得得,別給我來拍馬屁那套。」蔣戰擺了擺手說道,但心裡還是蠻開心的,頓了一下,又道:「對了,年底五大古武世家有個盛會,你到時候可要來參加啊。」

「蔣爺爺,這盛會不是只有古武世家的人才能參加的么?」葉霜疑惑的問道,這可是古武世家最大的盛會,就算她在軍隊里,也要請假回去參加,任何人不能缺席,否則就以背叛家族處理。

蔣戰的嘴巴一列,笑著說道:「這小子做了我的徒弟不就是古武世家的人了?」

葉霜吃了一驚,一向喜歡雲遊西海、從不收徒的蔣戰,竟然要收林天做徒弟,林天還真是走狗屎運了?

「切,沒興趣。」林天輕啐一聲,說道:「你現在才黃階後期,實力比我還低一級,你憑什麼做我的師傅?還是等你恢復到原來的實力再說吧。」

地球靈氣稀缺,古武者一旦消耗大量的內勁,要再想恢復可就難了,就算蔣家有大量的丹藥和靈石做輔助,估計蔣戰這老頭也要花上一兩年的時間,才能夠恢復到地階初期的實力。

可一兩年的時間,林天早就突破練氣期,還需要拜他為師么?

「你這小子,太囂張了,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讓你做我徒弟。」蔣戰氣沖沖的離開了會場,還不時的回頭說道:「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回大山裡修鍊……」

林天無所謂的撇了撇嘴,別說是做徒弟了,他連那個古武世家的什麼盛會都沒啥興趣。一群連練氣九層都沒有的人,開啥盛會?他去了都覺得跌身份!

觀眾席上又爆發出熱烈的掌聲。且持續不散。

這是他們對林天的致敬,感謝林天為他們獻上一場精彩絕倫甚至永生難忘的比賽。

好多漂亮的女人都給林天獻上了鮮花,有的還想擁抱林天,卻被葉霜給趕了回去,這讓林天很是失望。那些妹紙可都沒穿多少的衣服,抱著一定很舒服的。

葉霜可不敢讓那些瘋女人擁抱林天,剛才林天也說了,體內受了很重的傷,不能在經受一點的外力,萬一有個意外可就不得了了。


隨後,林天被送到了客什的市醫院,進行搶救!

……

西.南軍區

貝悠然和齊仁傑被叫到了總司令的辦公室。今天是他們被任命為『獵鷹』特種隊隊長和副隊長的日子。

來到軍區,他們才發現,『獵鷹』特種隊真的是名存實亡,經過兩次和『銀魂』雇傭軍團的較量,原來的隊員基本上都犧牲了,也只剩下幾個人而已。

本來軍區還想讓方龍擔任隊長的,但他受的傷依然不見好轉,只要放棄這個打算。而原來的副隊長經過上次失利后,也自動宣布退出特種隊。

最後經過軍區領導慎重的考慮,決定大膽的使用新人為新任隊長。反正『獵鷹』特種隊也是重新建立,隊員也是下面重新挑選的,而方龍以前的部下全部被調離出特種隊。

自此,『獵鷹』特種隊進行了一次大換血,軍區領導也希望新的特種隊能煥發出新生,不要再給華夏第一特種隊的名號上抹黑。

接受委任令后。兩人便從司令辦公司出來,齊仁傑立馬笑著說道:「恭喜貝少成為『獵鷹』特種隊的隊長啊,以後可要在你的麾下做事了。」

「齊少哪裡的話,大家都是第一次從軍,只不過我的運氣好一點才坐上隊長的,齊少也是博學多才,聰慧過人,做副隊長似乎有些屈才啊。」貝少淡淡的笑道。

貝悠然哪裡不知齊仁傑的野心,這個隊長的位置,他也想要,而且非常的渴求,若不是二叔貝虎關照過,說不準就被齊仁傑給奪去了。

這對貝悠然是個不好的消息,隊伍還沒有出發,內部就開始爭權奪勢,這樣的隊伍如何能打贏『銀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