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你活著,那小點點也會活著。」莫東呼吸變化,盯著張遠的眼睛。

他昏迷前張遠也昏迷了,可他卻是眼睜睜的看到薛家高手一掌擊向小點點。

「小點點也活著,誰都沒有死。」張遠沉聲道,目光沒有一絲雜色。

那位救了他們的秦姓老者說過莫東肉身受的傷致命但是並不至於昏迷一個月,莫東昏迷的原因是心死、心境崩開。

顯然,莫東心思的緣故是目睹他張遠和小點點死去,所以莫東才不願意醒過來。

「活著……活著……好,好!」

莫東點頭,滿臉的喜色,喜色背後就是長長吐出一口氣,然後他歉疚望向張遠。

「我們之間沒有道歉。」張遠搖頭道,手拍著莫東的肩膀。

霍少的心尖寵 「是我的錯。」莫東嘿嘿一笑,誰都不能理解他剛才長吐和這一笑,心中有多大的石頭和多厚的陰霾散去,忽然聞到一縷淡淡香味,他自己就被一人抱住。

看這差不多與他齊高的身材,莫東就知道她是誰了。

「師弟……謝天謝地你活著,若不然我蒙倩倩也沒臉活下去了。」

蒙倩倩眼睛紅的像桃子般,抱著莫東緊緊不鬆開。

莫東沒有什麼旖旎,他能感受到蒙倩倩身上的歉意、愧疚、悲傷、甚至一絲絕望。

「沒事。」

莫東安慰兩聲,然後他看到了一道道驚喜目光朝他望來,在他走出通天門的時候便感受到這裡的異常。

此時不說林宏等人用驚喜的眼神盯著他,就說這人山人海,群情激奮的氛圍又是為何。

「莫東還活著,他還活著。」

在他略顯茫然的時候,一聲痛徹心扉般的吼叫響起,此人動用了修為去喊。

所以此聲不小,但一開始沒有得到該有反響,畢竟誰都不認為莫東能在那般力量下活命,都以為這肯定是哪位不甘心莫東死了的人胡亂喊的。

府天門弟子沒有理會,站在空中的玄長老聽到這聲喊叫,心裡一動,便朝下看去。

這一看,全身一震。

「他真的活著。」玄長老喃喃道。

「誰還活著啊。」被眼前亂象困擾的一位長老聽到了這聲喃喃自語。

他自己嘆了一口氣,無意的瞥過一處,沒有意識到什麼,但……等等。

陡然,他眼睛瞪大,緩緩轉過脖子。

玄長老等兩人的異樣,其他長老還沒有發覺,他們都在準備用武力鎮壓亂潮,地上的一些弟子卻看到了。

然後,他們也看到了活著的莫東。

就這樣一影響十,十影響百,喧囂激憤的聲音漸漸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活著的莫東。

「吼。」

「活著,真的還活著。」

「我的天……」

凝滯了差不多兩個呼吸,就彷彿時空靜止了般,而這個時間剛到,安靜下來的人群頓時沸騰起來,群湧向莫東這裡,簡直有種爭先恐後。

一道道宛如能吞下他的目光爆射過來,莫東就算聰明也不清楚,這些他不親不近,很不熟悉的師兄弟為何如狼似虎般盯著他。

那激動的眼神下似乎壓抑著某種衝動,若不是有所顧忌,可能都撲上來將他撕了,莫東心虛的回頭望了望,確定後面沒別人。

他沉默了,他能感受到這麼多道因為而活著驚喜的目光是真誠的乾淨的。

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他並不知曉。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樣子有些囧。

張遠和蒙倩倩都離開他些距離,看到他這個樣子,露出了好笑的容顏。

「東哥,我還以為你死了呢。」歷好飛撲過來,真的是驚喜交加。

「這是怎麼回事。」莫東正好低聲問道。

歷好獃了呆,「你不知道嗎,你現在是府天門最耀眼的人,無與倫比。」

這時候,張遠說道:「看來師弟不知道自己凝晶產生了多麼大的動靜。」

此言一出,林宏等人從知道莫東還活著的驚喜就轉為的複雜還有一些震撼。

顯然他們再次想到了莫東靈海十畝半的記錄。

「凝晶動靜。」對此,莫東還真是不懂,但也知道自己凝晶的時候肯定出現了震動宗門的動靜。

但還沒等他細問,玄長老從天而降,笑著打量了他好幾眼,莫東能從那一掌下活命,真的是奇迹。

「好,好,好。」

玄長老連說三個好字,略顯激動道:「我府天門終於有一個凝晶靈海十畝的天驕了。」

「凝晶十畝?」莫東疑惑,想來這可能就是他造出來的動靜,不過這時候他敏銳的感受到幾道不善的目光,這些目光來自玄長老身後的人。

看他們氣息沉淵,顯然是長老一級的人物,而他們似乎很不滿意自己還活著。

莫東目露一絲鋒芒,而幾位長老有所感覺,對著他深深一眼,其內的寒意令人恐懼。

這幾位長老的身份莫東也猜測到不少。

「莫東我相信你,肯定能超越楚軒轅,比肩陳若風的。」

「我也相信你。」

一道道聲音響起,莫東能從聲音中和他們的神色中看到寄託和期望。

這些人莫東並不能一一認識,但此刻他們流露的感情,讓莫東心中一暖。

玄長老目露精芒,正要開口說話,臉色忽然駭然大變,上前一步,將莫東擋在身後。 「大當家的,你這次回來是不會再走了嗎?」

有人這麼問她,現在她可以肯定「不會了,我會一直在寨裡帶著你們去搶鬼子的東西,把鬼子趕出我們的國土去,我會還著大家過上更好的日子。」

這是她一直的夢想,雖然想要把鬼子趕出自己的國土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是她要盡一分力保證梧桐城的人們不會被鬼子摧殘。

「大當家好樣的!我們要跟著大當家一起走向幸福的生活。」

有了蘇心優的保證大家都笑了,有人高喊,其他人也跟著高喊起來。

因為狍哥當家時,他只會中飽私囊,並不會為大家著想,蘇心優側是她有大家都有。

在外人看來土匪是極度兇殘的,可是在蘇心優眼裡他們不過是一群想要過上幸福生活的普通人,被生活所逼才去打別人財物的主意。

只要有人去帶領他們向善,絕不會再欺負任何一個善良的人,只會去對付那些惡人。

她回來了,兄弟們都熱情高漲哈,她拿起一壇酒高舉豪氣的對著大家說「好久沒陪大家一起喝酒了,來,我們今夜盡情的吃喝,不醉不歸!我先飲為敬!」

她先是拿起了酒住嘴裡猛灌,直到喝完一罈子的酒才放下來,把壇口向下以示她喝完了。

「好~」幺喝聲響起,大家都邊鼓掌邊叫好。

這一夜蘇心優喝得很開心,回到手下媳婦早為她打掃乾淨的房中。

這個房間是真正屬於她的地方,從小到大她都沒有自己的房間。

雖然這裡沒有電視,沒有電腦,沒有空調沒有現代高科技的東西,可是卻是她想要的房間。

她喜歡冷色藍紫色,讓人感覺到冷靜,高貴,自傲和神秘,喜歡房間里簡單整潔,她不喜歡複雜的東西,包括人際關係。

她的床是比較現代化的床,專門叫木匠打造出來,獨一無二的床。

躺在舒服的床上,真的醉了,今晚喝了太多的酒,一堆人向她敬酒再能喝的人都受不了。

望著天花板不知不覺閉上眼睛睡著了。

等她睡醒已是下午三點多,頭你要快炸了似的。

剛坐起身拍拍腦袋小香就過來了。她先是把一碗東西放床頭柜上,再來幫她放好靠背扶她半躺著,關切的問道「小姐,你還好吧?」

疼得她不想說話,只是頭放在額頭上閉著眼睛搖搖頭。

看她的樣子是真的難受,小香端上醒酒湯,盛起一勺放在嘴邊吹了吹送到她嘴邊像哄小孩子一樣哄到「來,喝點醒酒湯沒那麼難受。」

喝了一口,那東西有苦瓜的味道還夾著別的,那苦瓜絕對是鮮炸出來的沒煮過,超難喝,她推開小香再次送過的湯汁。

「小姐,你多少也喝點吧,這東西喝了你頭就不會那麼痛了。」雖然現在她已經不是蘇家的下人了,可是看著小姐那麼難受她也跟著難受。

不忍心拒絕小香的一片好心,她是死扛著把那東西給喝了下去,那滑溜溜還有青菜生腥味好噁心,最後一口差點沒吐了出來。

小香急忙拿出手絹為她擦去嘴角的醒酒湯,還不忘念叨她「小姐,你也真是的,那麼多人輪著灌你酒也喝,怎麼說你是個女人,怎麼能跟個男人似的呢?昨晚你真的是嚇到我了,如果夫人知道她不傷心死。」

「沒事,圖個大家高興嘛。」喝完醒酒湯她感覺胃在翻滾,想吐,不過她還是強壓著那噁心。

不出一會兒胃真的堅持不下去了「嘔~」一股東西從胃裡直衝出口腔。

小香像是知道會這樣早把盆給準備好給她吐了。

吐到胃都抽了才停下,媽吖這次喝多了簡直是要了她的命。

「吐出來就好了。」小香輕輕拍著她背讓她沒那麼辛苦。

吐完之後,發現剛才那些噁心的東西都被她吐了出來,她的頭不痛了,可是胃在抽。

…..

之前喝多了,一覺醒來痛一下就過了,這次有小香在真的太痛苦了。

整個人都軟了癱在那不想動,有氣無力的問那個正在擔心她的人「我說小香,你不是來幫我,是來害我的吧?」

知道小姐在跟她開玩笑,拿熱毛巾幫她擦臉和額頭「小姐,小香怎麼會害你呢?我是為你好,你如果不把胃裡沒消人的隔夜酒吐出來,它不僅讓你頭疼還會讓你胃疼。」

真心沒力氣回她話了。

「小姐你看你好好的一個千金小姐不做,跑上山當什麼土匪,身邊連個伺候的人都沒有,你看你都醒半天了也沒人來看一下你,沒什麼事還好,要出事了,可怎麼辦?」小香有種恨鐵不成鋼的語氣。

「沒事,你別把我想得那麼脆弱」推開她手上的熱毛巾,那東西有點燙。

「怎麼會沒事呢?喝那麼多酒,小姐,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好不好?你不心疼你自己的身體我都替你心疼了,要被夫人知道她是有多傷心。」

她有不心疼自己的身體嗎?

好像是有那麼點,上次被藤野櫻子打了那個破葯,她本來是可以硬扛的,可是她卻是找了何弘翰幫她解決。

當時真的是有那點不是自己的東西不心疼的想法,只想著讓自己好受些。

怎麼突然又想到他了?而且還想到他們在地窖的第一次,那種又痛又讓人期待的感覺….

竹書謠之阿拾 猛地打住不去想,這身體剛好受些就開始想那男人,真是受不了。

為了不讓自己想他,蘇心優在身體好了些后,起身上準備去訓練場上檢閱那些小崽子有沒有好好做體能訓練。

她要起身出去,小香肯定不肯的想要拉住她可沒拉住只好跟她一起出去「小姐,你這是要幹嘛去,你身體還沒完全好呢。」

想到自己還是穿著睡衣,於是她又返了回房間去換衣服,小香一直跟著不停的勸她快躺下不要這麼急著幹什麼去。

「…..」

小香跟蘇夫人是一個性質的,之前她怎麼沒看出來的把她介紹給蕭陋呢?

實在是受不了有個人跟在屁股後面當她孩童一樣叮囑念叨著。

停了下來雙手握住她的肩膀說「小香,你二爺找你呢!」

「小姐,我一直跟你在一起,你知道二爺找我,我怎麼沒聽說?」這會小香並不糊塗的感到有疑問。

這小香還真不好忽悠哈,蘇心優篤定的說「真的,不信你去問問。」

畢竟老公比較大小香匆匆離開。 第一百八十章在上府天台

如果說玄長老是第一個發現有人要襲擊莫東的話,那麼莫東就是第二個發現的。

天地彷彿變色,上方似乎有滾滾不可擋力量要襲擊過來,下一刻,所有人都感覺頭頂有山嶽砸落的壓制恐怖感。

「還來。」

「該死,到底是誰。」

「要違背所有人的意志嗎。」

一聲聲怒吼,發出怒吼的有普通弟子,也有內府天才弟子,他們的修為和那人相比就是螻蟻,換做平時他們絕對不敢這樣忤逆吼叫,但此時他們都沒有想太多。

親眼目睹莫東被大手抹殺,驚喜的是莫東轉危為安,卻沒有想到襲擊者還要再來一次。

他們已經憤怒到了極致,但是怒吼並無法改變這股力量能再次抹滅莫東的事實。

而且,這股力量比上次更強,似乎襲擊者也發怒了,因莫東生還而發怒。

「這是怎麼回事,老祖怎麼又出手了。」

山上,薛萬澈大感疑惑,向旁邊望去,薛萬山也是一臉茫然。

不過薛萬山到底是三族高層人物,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可能,他猛地站起來。

駭然驚呼:「只有一個可能,那少年還活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