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4 日

「你放心的去搞,不要怕被搞砸。」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寧初雪臉上帶著迷人的淺笑。

她曾經管理過一家公司,可是公司的規模有限,現在她創造的是一個真正跨國際的大公司。

這家公司將涉及到各方面的領域。

只要是有充足的資金,她相信,她會把天太集團管理好。

很快就來到了醉仙樓。

下車之後,林軒主動去挽著寧初雪。

在公司的時候,寧初雪本能的迴避,但現在她卻沒拒絕。

寧初雪本身就比較高,加上穿了高跟鞋,比林軒還要高一點點。

她身材修長,呈現出S形,身上氣質獨特,女神味十足。

林軒跟她走在一起,瞬間就被比下去了。

在外人眼中,兩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情侶,可是卻又如此的親密。

醉仙樓是江華市最豪華的飯店,來這裡吃飯的都是大人物,因此飯店門口經查有記者等候。

冥之帝后逆襲 記者等在醉仙樓門口,就是為了尋找新聞材料。

寧初雪在江華市絕對是一個風雲人物。

曾經是寧家的天之嬌女,是江華市最年輕的美女總裁,加上她之前未婚夫是鶴家的大少爺。

前妻求放過 前段時間兩人的婚禮鬧得沸沸揚揚。

她再次成為了風雲人物。

緊接著寧初雪全身毀容,這引起了喧嘩。

相當一段時間,她都是新聞頭條。

這段時間,寧初雪又成為了新聞頭條,一是全身毀容的她好了,二是她成為了一家超級集團的老總。

現在眾人還不知道天太集團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集團。

可是能把二十八層的跨時代買下來作為公司總部,足以說明天太集團的可怕。

而寧初雪,正是天太的老總。

她挽著林軒走來,瞬間就就引起了不少記者的注意,還沒進入醉仙樓,十幾個記者就湧來。

照相機,攝像機不斷的對著她。

寧初雪鬆開了林軒。

一個美女記者走向前。

「寧總,我能採訪一下你嗎?」

寧初雪知道今天不說點什麼,這群記者不會罷休的,她笑著點頭:「可以。」

美女記者激動的問道:

「寧總,前段時間你全身毀容,怎麼現在全好了呢,難道是做了植皮手術嗎?」

面對記者的提問,寧初雪笑著說道:

「這多虧了天太集團的一種新型藥膏,天太集團旗下天太醫藥研究的藥膏,能治療任何傷疤。」

面對記者的採訪,寧初雪沒有忘記跟公司即將問世的產品打廣告。

「寧總,你能說說天太集團嗎,這集團的創始人到底是誰,這到底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現在外界對天太集團的傳言很多,可是寧初雪沒有召開過記者發布會,所以外界對天太集團都不是很了解。

寧初雪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天太集團。

「天太集團斥資數百億,這將是一家跨國際的公司,涉及的領域很廣泛,餐飲,旅遊,建築,醫藥,科技等。」 ?身為一家公司的老總,寧初雪知道,應該適當的在媒體記者面前露面,這樣有助於公司的發展。

面對媒體,她說起了天太集團。

而林軒,則沒冷落了。

寧初雪沒理會他,記者也沒詢問他。

和記者說了一會兒之後,她就避開了記者,拉著林軒,朝醉仙樓走去。

「那個就是林軒。」

「對,就是他,我記得當初在寧初雪婚禮上,就是他站出來,說寧初雪在外面找的男人就是他。」

隨著寧初雪挽著林軒走進了醉仙樓,不少記者小聲議論。

剛才他們只注意到了寧初雪,忘記了林軒的存在,現在他們只拍攝到了林軒的背影。

「林總好。」

走進醉仙樓,整齊宏亮的聲音傳來。

當下就有一個服務員迅速的走來,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說道:

「林總,吃飯是吧,樓上包房請。」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林軒來到了樓上一間不對外開放的包房,包房很豪華大氣。

林軒將菜單遞給寧初雪。

「隨便點,今天我請客。」

寧初雪翻白眼。

服務員都叫他林總了,醉仙樓就是他的,吃多少都不用付錢。

她知道林軒不缺錢,也沒客氣,點了幾道比較貴的菜,甚至還要了一瓶紅酒。

然後將菜單遞給林軒。

「你要吃什麼?」

林軒隨手將菜單遞給一旁的服務員,說道:「貴的都給我來一份。」

「好的,林總。」

服務員笑著離去。

寧初雪嗔罵:「敗家子。」

林軒淡淡一笑:「這不叫敗家,我那麼多錢,不知道哪輩子才能花完,有錢就應該享受,還有你也別太累了,多招聘點人,有事交給手下去做就行了,把你累壞了,我會心疼的。」

寧初雪心中美滋滋的,美艷的臉蛋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雖然林軒小她很多歲,但隨著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依賴林軒了。

聽的林軒心疼自己,她心中不知道有多高興。

菜還沒上,酒就先端上來了。

寧初雪打開酒瓶,給林軒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點。

端起酒杯。

「預祝你打造一個顛覆世界的商業帝國。」

林軒端起酒杯,跟寧初雪碰了一下。

他一口氣將一杯酒喝下肚。

寧初雪只抿了一小口。

她穿著職業套裝,化了淡妝,五官精緻,紅唇性感、

「林軒,你能給我透透底,你的錢都是哪裡來的?」

寧初雪知道林軒是一個學生,還知道他是一個反恐特戰隊員,但她不知道,林軒到底從哪裡弄來這麼多錢。

光是天太集團,就已經投入了那麼多。

林軒淡淡一笑:

「秘密。」

錢的事情,林軒沒有告訴寧初雪,倒不是他不相信寧初雪,而是這些事情,女人還是少知道為好。

寧初雪是一個很知趣的女人,林軒沒說,她也沒繼續詢問。

在吃飯期間,她都在跟林軒討論公司的事情,將自己的一些想法如實的告訴林軒。

公司的事情,林軒雖然很想知道,但他不想在吃飯的時候聊這些。

「初雪,咱們今天不聊公司,聊點其它的。」

「嗯。」

寧初雪頷首輕點。

林軒笑問:「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我……」

寧初雪微微一愣,旋即撇了林軒一眼。

「上高中拿會兒我喜歡的是電視劇中的英雄,上大學的時候,我喜歡事業有成的男人。」

「現在呢?」

寧初雪看著林軒,端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然後微微搖頭。

「經歷的事多了,我現在都不相信愛情了,我現在覺得一個人挺好的,無拘無束,自由自在、」

「我救了你,難道你不應該以身相許嗎,你不知道,為了救你,我可是煞費苦心啊。」

「你怎麼不說,我是因為你才被抓的,才受傷的,如果不是你,我現在應該擁有一個完美的愛情。」

「完美嗎?」

林軒不以為然的說道:

「如果完美的話,你就不用跑去醉生夢死酒吧了,這樣我也沒機會啊。」

林軒說起這件事,寧初雪俏臉唰的一下就紅到了脖子根。

有時候她也會在想,如果自己那天晚上不去醉生夢死酒吧,沒有遇到林軒,她的人生會是怎麼樣的?

或許她會跟鶴游結婚,在家當一個全職太太。

當初她挺後悔的,認為是林軒毀了她一生。

現在她已經看開了。

因為林軒,她有了在商場大展拳腳的機會。

或許,這就是命運的奇妙,誰也無法猜測到明天會發生什麼。

「呵呵。」

寧初雪對林軒一笑。

她本身就極美,臉上霎那間綻放的笑意,就婉如一朵悄然盛開的鮮花,是那麼美妙,那麼動人,看的林軒發獃。

忍不住讚賞道:「初雪,你笑起來真美。」

寧初雪臉上的笑意瞬間消散。

板著臉,說道:「快吃吧,吃完了,我還要返回公司,很多事等著我處理呢。」

林軒想跟寧初雪多待一會兒。

雖然她身上女神味十足,有一股天生的高貴,讓人覺得難以相處。

可是林軒跟她在一起,他沒有感覺到難相處,反而有一種溫馨的感覺,他挺喜歡跟寧初雪在一起的。

「如果我跟你求婚,你會嫁給我嗎?」

林軒不知道寧初雪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有時候他覺得寧初雪已經是他的女人了,可是有時間他又感覺到兩人很陌生。

寧初雪微微愣了一下。

旋即笑道:「瞎說什麼呢,你小的那麼多歲,而且你有女朋友,這種話題,以後還是別聊了,對你,對我,對凌佳樂都不好。」

林軒算是知道了寧初雪心中的顧及。

她無非就是顧及凌佳樂。

他也沒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什麼了,而是轉移了話題。

一頓飯,吃的其樂融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