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你小子可倒是捨得回來。」

隨著那有些洪亮的聲音響起,金奎緩緩的邁動虎步,在所有弟子那炙熱的神情中,對著武驚天緩緩半跪而下。

「不孝弟子,見過宗主。」

「哈哈,起來吧,只要安全回來就好。」

武驚天今天心情可是極好,看著金奎那壯碩的身形,眼神之中的滿意之意難以掩飾。

「既然都回來了,你們可都要做好準備,十天後親傳弟子的晉級賽準時開始。」

武驚天再次看了一眼戚風等人,滿意的點點頭后,對著人們宣布了這一讓人們期待已久的話題。

「嘩!」

隨著那震撼心神的話語落下,偌大的青石廣場之上瞬間爆發出了濃濃的掌聲和叫好聲,一個個都是神情亢奮,興奮不已。

「小子,我可是看好你,到時候千萬別讓我失望。」

就在戚風的心情也是極為澎湃的時候,武驚天那有些期待的話語在戚風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透過人群,戚風對著武驚天看了過去,當看到武驚天那滿是期待之色的神情后,戚風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暗自為自己加起油來。

戚風等人安全歸來,在武宗之內也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尤其是奎門的人這段時間更是連走路都是停止了腰板子,一切只因為他們的奎門創始人,金奎回來了。

而狼門的成員這幾天也是格外的高興,戚風的歸來,再加上實力大漲,以至於使得那些之前還抱有觀望態度的一些老牌散修弟子,都是打消了最後的遲疑,不斷的加入到了狼門之中。

而在這些弟子的加入,狼門的實力也是在急速的增長著,但是戚風對於這些新加入狼門的成員也是有著極為嚴格要求,那就是不能觸犯狼門規矩,一經發現有觸犯者,直接開除狼門。

自從回到狼門后,戚風在和何榮強以及閻羅的等人交談了一陣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後進入了修鍊之中。

雖然在這次的探險之中,戚風的收穫頗為豐厚,但是戚風知道,自己不能這樣而就變得輕浮起來,因為這只是向著強者之路邁出了一小步而已,而自己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所以對於修鍊,自己可是不能有絲毫的馬虎,或者是大意。

所以在經過短暫的調整后,戚風再次進入到了修鍊之中。

而時間也是緩緩流逝而過,當時間到了第十天的時候,偌大的武宗爆發出了比起平日都要火爆數倍的氣氛,那一個個滿臉興奮的人們都是對著演武場蜂擁而去。

「呼!」

盤坐在床榻之上,已經有著數天沒有動靜的身形微微一顫,那籠罩在單薄身形之上的濃烈龍力,此刻則是盡數的湧入到了身體之內。

而那緊閉的雙眼在此刻也是睜了開來。

「吼!」

陣陣低沉的龍吟聲在戚風的體內不斷的響徹著,那種渾厚的聲音比起以前顯然更加的圓融,厚重。

「到時間了嗎,真是有些期待呢。」

聽著房間外那不時傳來的火爆氣氛,戚風也是雙眼之中有著炙熱光芒浮現,那俊俏的臉龐之上露出了濃濃的笑意。

「親傳弟子,」

戚風同樣也是非常的期待,但是戚風有何嘗不知,想要在眾多的精英弟子中脫穎而出,一舉進入那區區有數的親傳弟子,那種艱難度也是可想而知。

「砰!砰!」

就在戚風神遊四海的時候,陣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戚風身形微晃來到門前,拉開房門。

只見何榮強此刻一臉興奮的站在門前,看著精神抖擻的戚風。

「我還以為你修鍊過頭了呢,別忘了今天可是一個大好日子。」

戚風看著何榮強那興奮的神情,淡然笑道。

「這種事情,怎麼能少的了我們兄弟呢。」

接下來戚風稍加洗漱,而後在眾多狼門成員的簇擁下,出了新生區,對著那演武場緩緩的走去。

現在的新生可不是剛剛進入武宗那時的模樣了,經過一系列的事情后,不管是那三大勢力的老生,還是那些沒有加入任何一方勢力的老生弟子,當看到狼門成員浩浩蕩蕩而來時,一個個眼神之中都是露出了絲絲忌憚之色,一切不為別的,那就是因為走在那狼門成員最前面的那道身影,在武宗帶來的轟動比起其他三大勢力的首領都要大。

而在一路走來之下,戚風也是驚訝的發現,與往日相比,今天武宗的內門弟子的數量比起往常要多太多。

看著戚風那有些疑惑的神情,何榮強在戚風身邊笑道。

「今天是精英弟子角逐親傳弟子的大賽,所以那些平日里只知道埋頭苦修的老生都是趕了來了。」

聽完何榮強的解釋,戚風心中也是明白,但是戚風心中也是極為的震撼。

「這就是超級大勢力的底蘊,平時不見山不顯水的,一旦有點什麼事,就能看的出一個超級宗門的實力有多麼的強橫了。」

「據說參加這次大賽的有幾個人實力特彆強勁,就是比起金柱他們幾人都要強很多,所以你要小心點。」

「哦」

戚風聞言微微一愣,有些好奇的看著何榮強。

「你自從進到武宗后,幾乎就沒有和外界有過太多的接觸,所以那些傢伙你自然不知道了。」

何榮強看著戚風那有些疑惑的神情,不由得苦笑道。

「也是啊」

戚風聽完何榮強的話語,心中也是一陣無語,貌似自己進入武宗后,真是與外界沒有太大的交集,在那寒潭之中修鍊了一個月後,就去了那上古遺迹。

「都是那幾個人需要注意,實力都如何。」

戚風看著何榮強,有些期待的問道。

「一個叫做王虎的,還有一個叫做韓超的,據說這兩人的實力就是比起金柱師兄都是要高出太多,但是這二人對於加入任何一方勢力都是沒有絲毫興趣,而是兩個修鍊狂人,我也是聽別人說,自從這二人加入武宗后,幾乎很少有人見過他們,但是這並不代表這二人的實力不行,聽說再一次比賽時,那王虎僅僅一招就把一個實力達到神嬰後期巔峰的高手擊敗了。」


「一招擊敗,王虎,韓超。」

戚風聽完何榮強的解釋,心中也是微微一驚,不過這並沒有使得戚風而望之卻步,反之則是激起了戚風心中那好戰的因子。

對於這次的親傳弟子晉級賽,戚風也是充滿了期待。

「轟!」

當戚風一眾人浩浩蕩蕩的來到演武場時,只見那足以能容納上萬人之多的演武場此刻依然是黑壓壓一片,徹底的被那無數的人群所佔據。

那震耳欲聾的聲浪在這片天地劇烈的回蕩著,震得戚風的耳朵都是有些發鳴。

此時戚風也是被如此之多的弟子所震驚。

「不愧是超級大勢力,這恐怖的弟子數量,隨便拉出去一些,恐怕就可以橫掃每一個王朝了,不管你是什麼特等王朝也好,高等王朝也罷。」

陣陣強橫的玄力波動不斷的在偌大的演武場之內瀰漫著,那聲浪形成的颶風直接是衝天而起,似乎就連那天際之上的朵朵白雲都是有著要被震散的跡象。

此刻人們也是發現了狼門成員的到來,一個個都是一臉好奇的打量著走在狼門成員最前面的那道身影,人們都是想一睹那個曾經在寒潭之中呆了一月之久的人物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

對於人們那好奇的眼神,戚風並沒有太多的理睬,而是眼眸微眯,雙眼之中寒光閃爍,在那黑壓壓的人群中掃視而過。

此刻金柱以及李浩和武龍等人也是早已率領著三大勢力的成員來到了演武場,幾人都是相互點點頭。

而當戚風的視線落在某一個角落時,看著那道身著灰色長袍,一臉冷漠,顯得很是不起眼的身形,戚風突然只覺得一股難以言明的氣息緩緩襲上心頭。< 演武場之內,十座不知由何物製造而成的擂台靜靜的矗立在那演武場之上,此刻所有人都是圍繞在擂台的邊緣,一個個神情顯得很是興奮的和身邊的人交談著,只是那充滿炙熱的眼神不時的看向北面那高台之上。

此刻那高台之上並沒有人出現,顯然武宗的高層還沒有到來。

此時依然還有著不少的弟子從遠處而來,最後都是湧入到了演武場之內,當那火爆的人氣達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時,一聲低沉而響亮的鐘聲在此刻也是響了起來。

「鐺!」

隨著那悠揚的鐘聲響徹而起之際,所有人在此刻都是變得安靜下來,一個個滿臉火熱的看向了那北面的高台。

「嗡!嗡!」

陣陣空間扭曲的嗡鳴聲在此時也是響了起來,只見那北面的高台之上,空間一陣蕩漾,數道身形緩緩的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中。

「吼!」

隨著那幾道身影的出現,整個演武場都是沸騰了,陣陣叫好聲以及那猶如雷鳴般的掌聲在演武場之上劇烈的回蕩著。

武驚天等人也是一臉笑意的看著眾多弟子,當那震耳欲聾的掌聲和叫好聲緩緩落下之際。

「經過大家的勤奮苦修,我想你們的實力肯定都是有著很大的提升,此刻我想已經有很多都有些等不及了,所以現在我宣布大賽就此開始。」

隨著武驚天那充滿鼓勵性的話語緩緩落下,演武場又是一陣火爆。

「大家安靜。」

這時站在一邊的劉暢邁出一步,而後那洪亮的聲音在演武場上空響了起來。

「大家安靜一下,現在我宣布一下比賽規則,參賽的弟子實力要求必須處於化嬰前期和神嬰後期巔峰之間,而比賽的方式則是以抽籤的方式來進行,只要想參加比賽的弟子,現在請到南面的抽籤處進行抽籤,以次決出第一輪的參賽人員名單。」

劉暢看著神情振奮的弟子們,緩緩的宣布著比賽的規則,而演武場之上那些想參加比賽的弟子則是快速的對著南面的抽籤處而去。

戚風也是夾雜在人群中,對著抽籤處靠了去,經過排隊,終於是抽著了一個名額。

劉暢看著所有人已經是抽完簽后,那滿含笑意的雙眼在人群中一掃而過,而後朗聲道。

「現在你們看看你們手中的名簽,去找你們的對手。」

戚風有些好奇的打開自己手中的小紙條,只見上面寫著一組數字。

「十六號,對手二十六號。」

看著紙條上的兩組數字,戚風也是微微一愣。

對於這種有些奇葩的比賽方式,戚風也是有些好奇,但是想想戚風也就釋然了,這種比賽也是最為公平的,因為在抽籤之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號碼是多少,更不會知道你面對的對手又是誰。

此刻所有人都是打開了自己手中的紙條,看著手中的數字,一個個都是時而笑,時而有滿臉的凝重。

「既然都知道你們手中的號碼是多少了,那現在就準備進入擂台吧。」

隨著劉暢的聲音落下,只見十道身形此刻猛然從人群中爆掠而出,而後都是穩穩的落在了那擂台之上。

當哪十道身影落在擂台之上后,又是有著十道身影從人群中激射而出,再次落在了擂台之上。

「既然已經做好準備,比賽現在開始」劉暢看著在擂台之上站定的二十人,而後微微一笑,一聲令下,一場讓人們期待已久的晉級親傳弟子大賽就此開始。

瞬間那十座擂台之上爆發出了猛烈的碰撞,經過如此之久的修鍊,所有人都是卯足了勁的想要晉陞為那名額有限的親傳弟子。

戚風站在擂台下面,一臉平靜的在擂台之上緩緩掃視著。

而當看到第五座擂台時,戚風突然眼眸一眯,眼神之中露出了絲絲驚訝之意。

因為此刻那站在擂台之上的那道身影,就是自己剛才看見的那道身著灰色長袍的青年,此刻只見灰衣青年靜靜的站在擂台之上,一臉平靜的看著眼前臉色極為難看的比賽弟子。

「你是自己下去呢,還是要等我把你送下去。」

雖然那道聲音聽起來極為的狂傲,但是在在場的可是沒有一個人敢小覷此人。

站在灰衣青年對面的參賽弟子臉色很是不自然,停了一會似乎做出了艱難的選擇。

「我認輸。」

隨著此人放棄了比賽,圍繞在第五座擂台的弟子都是一陣唏噓。

灰衣青年看著那選擇認輸的對手,冷靜的臉龐之上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意。

而隨著這座擂台之上那戲劇性的一幕開始,其餘九座擂台之上的戰鬥也是緩緩的見了分曉,那取得勝利者的人們一個個滿臉的興奮,而失敗者則是臉色有些難看的對著擂台走了下來。

隨著第一輪的比賽結束,劉暢接著宣布第二波比賽開始。

戚風看了一眼手中的紙條,而後身形猛然爆射而出,穩穩的落在了那第六座擂台之上。

「咻!」

隨著陣陣破風聲響起,戚風的對手,也就是二十六號的參賽人員也是落在了擂台之上。

看著眼前的青年,戚風微微一笑。

「戚風,請賜教。」

戚風對著對面的青年微微一抱拳,朗聲道。


「慕辰,還望戚風師兄手下留情。」


站在戚風對面的是一名老生,此刻慕辰的臉龐之上也是閃現著陣陣狂熱之色,能和在武宗之內名氣大漲的戚風比賽,對於後者來說,似乎也是一件極為拉風之事。

隨著慕辰那有些火熱的聲音落下,只見慕辰的雙眼在此刻也是變得銳利起來,而後雙腳在擂台之上重重踏下,身形爆掠間,那閃爍著陣陣冰冷氣息的大手猛然激探而出,對著戚風當頭籠罩而下,那種猶如奔雷般的攻擊也是極為的乾淨利索。

看著慕辰那乾淨利索的攻擊,戚風心中微微一動,而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體內的龍力在此刻也是緩緩的運轉而起。

當那散發著凌厲氣息的大手剛剛要轟在戚風的身體之上時,只見戚風那低垂的大手快如閃電般猛然激探而出,和慕辰那當面怒轟而下的對手狠狠的悍在了一起。

「砰!」


隨著一聲劇烈的暴擊聲響起,只見慕辰那急速奔來的身形猛然一顫,而後直接原路返回,差點被戚風一拳給轟出了擂台。

「嘩!」

那圍繞在擂台下面看熱鬧的人群一陣喧嘩,一個個眼中都是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以神嬰前期的實力硬悍神嬰後期的強者,不但沒有被擊退,反之把對方倒是給轟退了出去。

雖然對於戚風,人們有著眾多的版本傳說,但是當真正清眼見識到戚風的恐怖之處后,那種震撼也是不言而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