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 日

「你先去吧,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顧忘連頭也沒抬,直接回答。

看著面前人如此認真的模樣,黛兒不自覺地笑了。她就喜歡顧忘的這種拼勁!

「大哥!」突然,山貓直接走進來,大聲喊道。

「怎麼了?」顧忘抬起頭,問道。

「林夫人來了。」山貓撓了撓後腦勺,回答。

顧忘立即站了起來,走出辦公室。

「夫人,你怎麼來了?」他一邊迎接著一邊低聲問道。

「我來看看你到底在忙些什麼。」林夫人邊回答邊往顧忘的辦公室走。

「喏,這是你的飯菜!」說著,林夫人便將手裡的便當直接放在了顧忘的辦公桌上。

「呦,還有個人呢,不好意思啊,我只做了一個人的份量。」林夫人故意說道,撇了一眼旁邊的黛兒。

「夫人好。」一旁的黛兒看到她的到來,趕忙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

「好什麼啊,最近老是腰酸背痛的。」林夫人故意回答。

看著面前的兩個女人,山貓瞬間有種不好的預感。

林夫人今天過來不會是砸場子的吧?山貓向後退了退,輕輕推了推顧忘的胳膊,示意他眼前的狀況有些棘手。

顧忘又怎麼會不知道林夫人的心思,只是他還沒有來的及向她解釋,這個女人就已經開始找茬了。

「夫人,其實你不用來為我送飯的,我可以……」

「可以什麼啊?這可是以諾親自做的飯菜!」林夫人直接打斷他的話說道。

都牽扯到趙以諾了,那他還能說什麼?顧忘立即低下了頭,沉默著。

「不知道我有沒有打擾到黛兒小姐和顧總啊?」林夫人繼續說道。

「夫人,您這是說的什麼話,這怎麼能是打擾呢……」

「我說的當然是人話!」

還沒等黛兒把話說完,林夫人就直接喊道。

看來,今天運氣不佳啊!黛兒撇了一眼旁邊的顧忘,聳了聳肩,有些無奈。

「黛兒小姐不出去吃飯么?」

「哦,對,我得出去吃飯了。」說著,黛兒便直接逃離了辦公室。

此時此刻,原地只剩下三個人。

林夫人看了看旁邊的山貓,又看了看顧忘,表情很是懷疑。

要說顧忘和黛兒之間沒有點什麼小動作,打死林夫人都不會相信。

黛兒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之前她早就有所了解,自然不會對眼前的顧忘放心。

「夫人,你這是怎麼了?」顧忘輕聲問道。

「沒怎麼,就是想過來看看你,順便問你一句,什麼時候回家?」她直接說道。

這句話,倒是引起了顧忘的注意。

好像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回過家,沒看到趙以諾了。

「夫人,大哥最近比較忙,所以才……」

「你閉嘴。」林夫人轉過身子,沖著面前的山貓大聲喊道。

山貓立即低下了頭,臉上有些尷尬。

「夫人,我今天回家,好不好?」顧忘立馬哄著面前的長輩,說道。

「嗯,這才差不多,你好好吃飯,我走了。」說著,林夫人便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背後的兩個男人都以為她直接回了家,可是卻沒有想到,林夫人也是一個比較執著的女人,自然也會對一些事情,一些人窮追不捨。

「黛兒小姐!」

西餐廳里,林夫人一邊走過去一邊大聲喊道。

黛兒像是被嚇到一樣,手裡的刀叉直接滑落在桌子上。

「怎麼?緊張?」林夫人問道。

「夫人,一起來用餐吧!」黛兒對她笑了笑,回答。

誰要和她一起用餐!林夫人坐在黛兒的對面,眼睛卻撇向另一邊,一副無視面前人的模樣。

「你什麼時候離開?」夫人直接問道。

為了顧忘和趙以諾的感情,她也算是拼了自己的老命了!

「夫人好像很關心顧忘的事情。」黛兒笑著說道。

「趙以諾是我的女兒,顧忘就是我的女婿,我關心他是應該的。」林夫人解釋著。

「可是據我所知,趙以諾和顧忘離婚之後並沒有復婚。」

一番話,竟讓林夫人有些語塞了。

當初自己千方百計的讓那兩個人復婚,他們總是在拖,現在好了,人家黛兒直接就以這為借口,光明正大的追求顧忘了。

「其實,夫人,您不用擔心,如果顧忘和趙以諾是真心相愛的,任何人的出現都不會影響他們之間的婚姻,不是么?」黛兒又說道。

這個道理,林夫人自然是了解的,只是她實在想象不出來,面前的這個黛兒究竟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搶奪顧忘。

「黛兒,顧忘和趙以諾兩個人在一起走過了這麼多風雨,現在好不容易在一起可以平靜的生活,你就不要再插手他們的生活了,好么?」

終於,林夫人還是軟了下來。

她知道黛兒家世顯赫,不可得罪,自己自然也不會一直對她擺臉色。

可是黛兒又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棄顧忘?

「夫人,我愛顧忘,趙以諾也愛顧忘,我們兩個公平競爭,有什麼不妥么?」黛兒問道。

「可是你明明知道顧忘愛的人只有趙以諾,為什麼還要在這裡做無用功?」

是嘛?黛兒搖了搖頭,嘴角處揚起一抹微笑。

若是在以前,她確實相信這個事實,可是現在,她想爭取一下,因為她突然發現,在感情方面,顧忘是一個注重內心世界的人,這一點倒是和自己有些契合之處,而趙以諾的身邊,也不乏男人的追求,問題自然也會層出不窮。

「倘若顧忘最後選擇了趙以諾,那我沒什麼好說的。」黛兒淡淡的說道。

這個女人,真是無藥可救!

不就是一個男人嘛,像她這麼優秀的女人,怎麼就看上顧忘了!林夫人始終有些不理解。

「隨你便!」她大聲說道,而後離開。 那我想請問一下,你們這條規矩是誰制定的,衣衫不整我可以理解,是那種沒穿衣服沒提褲子的吧!而我這個哪裡衣衫不整了?」

「我叫你滾!我沒心情和你在這裡嘮叨,不然小心我手中的電棍可不認人。」

說著這個安保取出腰上的電棍,對著姜辰按得嘩啦直響的警告道!

「首先我認可你的辦公認真,但是你這滿口髒話狗眼看人低的語氣得改改,天辰集團是挺厲害不錯,我很欣慰,但是厲害不一定非得目中無人,萬一我是一個大客戶,你這樣不是就把大客戶給得罪了」

「呵呵!就你大客戶?我呸!哪個大客戶穿成你這個樣子?」

而就在這個時候樓下的大堂經理走了過來,簡單的詢問了一下什麼情況以後然後直接不耐煩的對安保揮著手道!

「拖出去!拖出去!別影響了我們天辰集團在蓉城的地位,如果在干鬧事兒直接就打一頓」

說著兩個安保立馬快速的朝著姜辰衝過來,根本不問所以然。

正當其中一個高個安保想要抓住姜辰的時候,姜辰直接反手一抓,一個過肩摔便摔到在了地上,看著眼前這個傢伙有兩把刷子,另一個安保直接摸出了電棍想來偷襲姜辰。

被姜辰轉身一腳踢飛,力度之大直接把後面好幾米高的玻璃門給撞得稀碎,這巨大的聲響立馬吸引了大廳裡面無數的工作人員和客戶。

「行啊!小B崽子居然敢跑來天辰集團鬧事兒,來人啊!給老子抓起來打!」

說著大堂經理拿出對講機喊道!很快十幾個安保從四面八方跑了過來。

而姜辰也無語了,這黎胖子這樣做不行啊!雖然說天辰集團表面上看著風光,但是內部卻很是腐朽啊!就跟被白蟻咬空了的傢具,外面看著是新的,但是裡面早已千瘡百孔稍微一遇到任何一點外部打擊就會散架。

「來吧!回到現代世界好久也沒活動筋骨了還有些懷念呢」

說著面對十幾個安保的圍攻,姜辰也絲毫不慌,能在神族大軍千軍萬馬取敵將首級的姜辰,豈能被這一群烏合之眾的看門狗所鎮壓。

很快十幾個安保全部被姜辰給打趴在了地上,而且姜辰還是赤手空拳,看著這架勢,大堂經理立馬感覺不妙,立馬用對講機通知了,高層的幹部,說樓下有人來鬧事兒,目前還不知道是誰派來的,而且只有一個人,是個年輕人。

而高層立馬把這個事情反映給了最頂樓的董事長辦公室,此刻黎胖子帶著金絲眼鏡兒頭髮梳成了倒奔頭正在和高娃兩人下象棋呢!這兩人現在的穿著打扮完全就成了成功的商界人士,全都西裝革履的,穿個襯衣外面必須套馬甲的。

「還有兩天就是辰娃子死去一周年的忌日了,你到時候安排一下,準備點煙酒我們也去拜祭他一下,這傢伙生前最愛的就是這兩樣東西,也不知道我之前跟他燒的洋妞和遊艇到了沒有,活著還沒怎麼享受過少爺命,結果卻英年早逝,真是老天不公啊」

「你放心!我會儘快安排的,只是他到輕鬆了,直接撒手人寰,而如今他的兩個哥哥,把矛頭對向了我們,要親手瓦解天辰集團,我真的不知道我們還能幫他抗多久」

唐迎發喝了旁邊的一口清茶淡淡的說道!

「管他的,能抗多久抗多久吧!至少我們問心無愧就是了,這麼多困難我們不是都堅持過來了嗎?」

而正當黎胖子話剛說完,一身職業黑絲的秘書踏著高跟鞋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

「董事長樓下大廳有人鬧事兒,打傷了我們十幾個安保了」

「什麼?居然敢跑來天辰集團總部鬧事兒了」

「就是!我倒要看看是誰不想活了!對了!對方有多少人」

說著高娃一米八幾的大高個直接抽出一把東洋武士刀詢問道!

「對方就一個人,是一個年輕小夥子」

「什麼一個人? 盲婚,權少的刁蠻小妻 就這麼大膽,莫非是散打格鬥高手?」

高娃有些驚訝道!

「不管怎麼說對面既然敢一個人來,說明是有兩把刷子的,你趕快通知葉師傅他們!」

黎胖子趕忙對高娃說道!而這個葉師傅也是黎胖子花重金請的高人,因為面對其他對手的打壓天辰集團沒有強有力的後手是不行的,所以黎胖子花重金請了蓉城的散打冠軍,跆拳道高手凡是有些本事兒的,都拉攏在了自己的手下畢竟自己是合法商人,不可能帶一群小混混,紋龍畫虎的在身邊,要帶肯定也是帶這種高人。

「小子!我告訴你!你別太狂!我知道你有兩把刷子,但是我們董事長馬上就來,你知道蓉城跆拳道冠軍,散打冠軍,拳擊冠軍這些都是我們董事長的朋友,隨便派出一個都能把你打得滿地找牙,我看你到時候還能神氣多久」

這個大堂經理躲在柱子後面還在對姜辰耍嘴炮。

「我去你妹的!這麼多人就屬你嘴巴最臭,你給我閉嘴吧!等你們董事長下來,老子讓他第一個就開除你」

說著姜辰飛起一腳直接朝著這大堂經理掃去,當然離這麼遠這一腳肯定是掃不到的,但是姜辰腳上的拖鞋直接飛了出去。

姜辰有著百步穿楊的神射手能力,所以飛出去的鞋子當然也有這種魔力,直接朝著這個大堂經理的臉飛去,雖說這個大堂經理的整個身體都藏在柱子後面但是臉卻漏了出來,這一張臉瞬間讓姜辰正中目標,直接給這張臉烙上了一個鞋底的印記。

「是誰在這兒鬧事兒啊?」

黎胖子下來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

「董事長你可來了,就是這個傢伙,他在這裡鬧事兒,打傷了我們好多的人」

大堂經理看著救世主來了,立馬可憐巴巴的上去告狀道!

而黎胖子隨著大堂經理手指的方向看去,一瞬間整個人愣在原地動彈不得,手裡捏著的手機也緊隨其後「咣當」一聲落在了地上。 對於黛兒的心思,趙以諾目前並不知曉,而林夫人也沒有要告訴她的打算。不過,周陽倒是提前給她做了一些思想工作。

「嫂子,你說你這樣天天忙來忙去的,就不怕大哥身邊的那些小姑娘跟著他啊?」辦公室里,周陽試探性的問道。

「不會。」趙以諾頭也沒抬,直接回答。

她怎麼就這麼篤定?周陽好奇的看著面前的大嫂,有些狐疑。

「你說,如果有一天,大哥要是遇到了一個更適合他的女人,你該怎麼辦?」周陽繼續問道。

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問題?趙以諾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周陽,表情有些不悅。

「顧忘不會拋棄我的,倘若他真的拋棄我的話,我會尊重他的一切選擇。」趙以諾回答。

她可真是一個心大的女人!一句尊重,倒是體現了她的寬廣胸襟。不過,只怕到時候她會過不去那個坎兒!周陽別過臉去,不再看她。

趙以諾是一個相對比較單純的人,在為人處事方面,她一直都很謙卑,而且也很低調,從來都不會耍什麼心眼,也不會玩什麼套路,但正是這種純真的性格,讓她在「宮斗」方面並不佔什麼優勢,甚至還會被人家欺負。

「嫂子,你可真厲害!」周陽一邊說著一邊向趙以諾豎起了大拇指。

但是,她怎麼突然會問起這種問題?趙以諾看著沙發上的人,腦袋正飛速運轉著。

難道和顧忘有關係?

那個臭傢伙該不會又和別的女人鬧出什麼緋聞了吧?

「周陽,你說實話,顧忘是不是招惹到誰了?」她立馬跑到周陽面前,大聲問道。

「嫂子,你別緊張!大哥怎麼可能會招惹別的女人?放心吧,大哥的心裡永遠只有你一個。」周陽趕忙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慰著。

情緒竟然突然變得這麼激動,看來,趙以諾真的很在意顧忘!

兩個女人簡單了聊了幾句,周陽便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對於顧忘和黛兒之間的關係,在顧忘看來,他們只是普通朋友,或者說是合作夥伴,可是周圍的人都明白,黛兒可不會單純的幫助顧忘度過難關。

生意人就是這樣,無利不起早!再說了,黛兒是真心喜歡顧忘的!

「大哥,我覺得吧,你還是和黛兒小姐提前說清楚比較好。」山貓一邊在他後邊跟著一邊嘀咕著。

「說什麼?」顧忘低聲問道。

「就是澄清你們之間的關係啊!不然到時候被嫂子知道了,她又要吃醋了。」山貓提醒著回答。

突然,顧忘立即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子,看著面前的山貓,表情有些凜冽。

「我告訴你,我和黛兒只是合作夥伴,沒有其他!」顧忘堅定的說道,而後離去。

這種事情,究竟要他說多少遍,他們才可以停止那些八卦緋聞!顧忘瞬間覺得有些煩躁。

「怎麼了?不開心?」黛兒一邊走過來一邊問道。

「沒有。」 鳳花錦 顧忘立馬否認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么?」黛兒繼續問道。

「黛兒,以後你還是少來我這裡吧。」顧忘直接說道。

「我們還要商談項目啊,我們是合作夥伴,不是么?」黛兒直接問道。

「就因為我們是合作夥伴,所以我們更應該避嫌,不是么?」顧忘直接反問道。

這麼一番話,讓黛兒徹底了解了眼前人的心思。

「好,我答應你!」黛兒低聲回答。

這麼爽快?顧忘抬起頭,懷疑的看著面前的黛兒,心中有些驚訝。

其實,黛兒也不過只是想暫時讓顧忘安下心來……

「你的衣服髒了!」突然,黛兒拿起濕巾走了過來。

「別動,我幫你擦擦。」 穹頂之上 說著,她便認真的為顧忘輕輕擦拭著,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

而這一幕,恰巧被剛從顧忘辦公室門口經過的周陽看的一清二楚。

「啪!」

顧忘的辦公室門被狠狠的推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