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8 日

「你們這是怎麼了?」

「父王!」

龍景祗再也忍不住了,撲倒龍銘昊懷中哇哇大哭,他真的忍不住了,實在是太欺負人了,他們三個六七歲的人,愣是被四歲的小姑姑,虐的找不到路,太慘了!

「怎麼了,怎麼了?」

龍筱筱雙手叉腰,哈哈大笑,隨後又是一臉同情的看着太子,「太子哥哥,三個大侄子太笨了,他們三個跟我下五子棋,一個都沒有贏過,是不是隨你了?」

龍筱筱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不應該,太子哥哥看樣子,不像是笨蛋的樣子,還是挺精明的,怎麼就生了這麼三個笨蛋侄子?

龍銘昊嘴角一抽,這下是明白了,感情三個兒子是被妹妹給虐菜了,好像也不是很難理解,畢竟連父皇都下不贏她,兒子輸的這麼慘烈,好像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父王,我們是不是真的很笨?」

龍筱筱一咯噔,玩了玩過火了,大侄子不會以為自己是笨蛋吧,這要是真的認定自己是笨蛋了,罪過就大了,不待龍銘昊開口,龍筱筱趕緊解釋。

「沒有,沒有,你們可是本公主的親侄子,怎麼會是笨蛋,這五子棋是本公主想出來的,本公主肯定是最厲害的呀,你們不用跟本公主比,就連你們的皇爺爺都輸給了我,你們總不會認為,你們皇爺爺也是笨蛋吧!」

龍銘昊無奈笑,好吧,父皇這是躺着也中槍啊!這惡婆娘頓時氣死了,看向楊一斌的眼睛裏冒火,恨不得吃了他的感覺。

靠,這傢伙不是是打算今晚就拿菜刀把我幹掉吧?

楊一斌心中忐忑,感覺為了安全,應該攔住這惡婆娘入住。

不過來不及了,梁佳音掏出了自己的銀行卡。

她果然刷了自己應付的一半,一共入住兩天,每晚7.9

《我的財富聚寶盆》第一百二十四章、看房雖然木然在宮闕被困了將近一天,羅陽理應在這片地方行走了很遠。

但在木然全力加速追趕,並且持續了將近三個小時后仍然看不到羅陽的身影的情況下,這就顯得有些奇怪了。

木然在這些枯木組成的空隙大到兩米寬的「樹林」中以幾乎貼着地面的低空飛行的姿態趕路。

每當前進的沖勢減緩,身

《這個NPC明明很強卻過於謹慎》第一百五十二章羅陽之怒 「來來來,我們坐下吃個瓜,慢慢看!」這個時候,葉楓依舊是不緊不慢的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個冰涼的西瓜,手起刀落,分給了在場的眾人。

眾女紛紛是拿着瓜,一邊吃瓜,一邊看戲,不得不說女人打架就是好看,特別是沒有花里胡哨的魂技,那看着就更舒服了。

場外的人都是滿臉震驚的看着葉楓他們,好傢夥,有冠軍我就是不贏,就是想在上面吃瓜?

這種情況就連比比東都是無奈撫額,只能希望朱竹清她們早點結束戰鬥了!

而戰鬥中的二女則完全無視場外的因素,專心的和對手交手著。

砰砰砰

拳和手的不斷碰撞,一開始二女都是比較正常的對打,你給的一拳,我踢的一腳的,雖然刺激,但多少沒什麼看頭。

直到胡列娜的拳頭打在朱竹清的胸口被彈了回來后,一切都變了。

「你敢襲凶?」朱竹清一氣,直接上頭捉著胡列娜的頭髮,扒拉着她的衣服。

「哼,誰知道你這麼凶,是不是假的?」胡列娜也是不甘示弱,直接朝着朱竹清的胸口捉去。

二女完完全全變成了街頭無魂力的普通人在打着。

「卧槽,玩這麼大?」葉楓愣了愣,急忙用冰魂力和火魂力製造出一片煙霧,將二女包圍。

畢竟都是葉楓的女人,葉楓才不捨得她們不該看的地方被別人看見呢!

差不多過了半刻鐘的時間,煙霧消散,二女都是狼狽的躺在地上,葉楓急忙上前給她們被上衣服。

「呵呵,你很不錯嘛!」胡列娜混傷是傷,但依舊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誇讚了朱竹清。

朱竹清冷哼一聲,說道:「我自然不錯,你也還勉強,怎麼樣?以後要不要跟着我混?」

胡列娜笑笑不說穿,堅強著站起來,緩緩的下了場,於是這場比賽就這麼戲劇性的結束了。

絳珠急忙來給朱竹清治療,葉楓也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這兩個女生真是麻煩。

比賽結束,武魂殿敗了,然而比比東站了起來,臉上無一絲不開心,反倒是笑容滿面的說道:「這藍霸學院有葉楓這樣的天才,是他的榮幸!」

一旁的七寶琉璃宗的宗主寧風致也是開心一笑,向來和武魂殿不對付的他也是應和著說道:「教皇殿下說的對,葉楓實乃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比比東猶有深意的看了寧風致一眼,沒有回他的話,反而是莫名其妙的說道:「以葉楓的資質,想來斗羅大陸的留不住他的!」

寧風致愣了愣,心思百轉,思考着一切的利益得失,他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七寶琉璃宗永遠和大陸站一塊!」

他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誰一統了大陸,他七寶琉璃宗就支援誰。

哼!老狐狸!

「恭喜你們獲得了最後的勝利,那麼,請上前接受武魂殿的受禮吧!」比比東一臉善意的說着,目光不由的看向了小舞。

小舞也是注意到了比比東,眼神中有點害怕,藍霸學院眾人也是停下了慶祝勝利,看向了比比東。

「沒事的!」葉楓上前,牽住了小舞的手,看着比比東一臉笑意的說道:「老師,我們贏了!」

比比東點了點頭,看着小舞說道:「等會私下來找我。」

一旁的劍斗羅不由的看了小舞一眼,總覺得她有點魂獸的樣子。

塵心嘴唇嗡動,向寧風致說了幾句什麼,寧風致臉色頓時一變,目光也立刻落在了處於藍霸學院眾人中地小舞身上。神色頓時變的怪異起來。

他剛想要上前試探一下小舞,這時候卻聽到外面一陣響動。

「不公平,有黑幕,這場比賽不算!」

「不算,不算,藍霸學院成員有問題!」

「對,我們要求查察…」

一大枇的魂師從外面沖了出來,完全無視了教皇的威望,直視着藍霸學院眾人。

比比東皺了皺眉,說道:「爾等何人?敢置疑藍霸學院成員有問題?可有證據?」

人群中擠出來一個黑衣人,指著場上的小舞,信誓旦旦的說道:「就是她,她是魂獸,不應該參加魂師的比賽!」

那人轉身看向了眾人,大喊:「朋友們,那個女人,她是一頭十萬年魂獸,她不該參加魂師比賽的,她的宿命應該是成為在位各位的魂環。不要忘了,魂獸和人類不共戴天。」

一聽到十萬年魂環,場下眾人眼睛都是一亮,透露出貪婪的眼光。

要是其他的時候,給他們幾十個膽子也不敢招惹十萬年魂獸,但是魂獸化形后實力大減,現在又有這麼多人,完全可以一爭。

「對,交出魂獸,還比賽一個公道!」

「交出魂獸,還比賽一個公道!」」

「交出魂獸,還比賽一個公道!」

那名黑袍人冷冷一笑,緩緩的退了到了人群中。

在眾人中間的小舞,臉色不由的一白,雙眼恐懼的看着那些魂師,那一個個貪婪的眼神,這如同黑洞一樣,欲要吞噬了她。

「沒事的,有我在!」葉楓急忙握住小舞的手,認真的說着。

小舞蒼白的臉色稍微有點回復,只能勉強的點了點頭。

葉楓又看向了比比東,比比東點了點頭,用權杖一碰地面,大聲說道:「安靜!」

頓時,周圍吵鬧的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比比東看向眾人,說道:「你們說小舞是魂獸,可有證據?」

「要什麼證據?直接殺了她看有沒有魂環就行了!」一名沒腦子的人直接大喊,比比東皺了皺眉,手一揮,直接斬了他。

眾人瞬間一嚇,都不敢亂說話。

這個時候,葉楓站了出來,說道:「你們想知道小舞是不是魂獸?那還不簡單,直接看她有沒有魂獸氣息就行了!」

葉楓看向了劍斗羅,說道:「這位是七寶琉璃宗的劍斗羅,他的信譽自不用我多說吧,今天就讓塵心斗羅來給我們驗證一下!」

「對,我相信劍斗羅!」

「劍斗羅永遠的神。」

「讓劍斗羅驗!」

周圍的人都是吵鬧着想讓劍斗羅驗,一開始衝起來的那些個魂師也不敢反對,只好讓劍斗羅上前驗證。

劍斗羅剛要上前,寧風致就一臉笑意的說道:「塵心呀,咱們魂師最重要的就是明辯是非,等會你可要放清楚點,不要驗錯了!」

他故意在驗錯二字上加重了語氣,想來劍斗羅會明白他的意思!!!。。 醫務室內

曲慫慫在一邊上藥疼的呲牙咧嘴,軟聲喊著南南。

南意在瘋狂吃瓜娛樂新聞,壓根沒空搭理他。偶爾他叫的慘了,她才會從手機屏幕前抬眼抽空瞧他:「小點聲,男子漢不準哭!」

「奧。」曲慫慫縮著肩膀,乖乖地不敢吭聲。

手指探索著去抓她的衣袖,攥在掌心小幅度晃了晃:「南南,我餓了。」

這個慫包是餓死鬼投胎吧。幹啥啥不行,能吃第一名。

不過經他提醒,南意也感覺胃裡空蕩蕩的。

女孩靠著椅背玩手機,日常犯困狀態:「一會請我和許爺吃飯啊。」

「奧。」

曲慫慫不想請討厭鬼,卻怕南南不開心,悶悶不樂地垂頭。

髮絲軟趴趴的落在額前。又乖又萌的。

南意抬手惡作劇般的把他頭髮揉亂:「今天為什麼挨打?」

臉上有一塊淤青,配上無辜單純的臉蛋,曲泊陽整個人顯得可憐兮兮的。

像是跟媽媽抱怨的崽子:「昨天籃球賽他們把我替換下來,我想了一夜還是不服氣。今天去找他們理論,結果….就挨打了。」

能讓他有點魄力的,估計也就只有籃球這件事了。

南意順著他的話隨口問:「為什麼換你?」

「因為穆淮安。」

提起他小慫包更是委屈極了:「他要上場,就把我換了。」

「他們說我好欺負,南南,是這樣嗎?」

黑黝黝的眼珠望著她,大男孩單純善良,眼裡乾淨的不染雜質,裡面藏匿著世間最純澈的光。

這個傻孩子….他當然好欺負了。

念頭閃現出來,南意卻沒回他,倒是對這個活在別人口中的穆淮安越來越感興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