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你們兩個自裁吧!」厲鐸峰淡淡的說道,「你們的家人我會好好安置。」

兩人身子一顫,果然,厲家不想放過他們。他們看向右邊一排的人,那裡是厲家的外姓長老,和他們兩個一樣,都不是厲家的人,希望可以得到他們的支持。那些外姓長老目光閃爍,他們心裡也有些不忿,可是卻沒有人開口,避開了周刀求救的目光。

「不,我不想死,我為你們做牛做馬那麼多年,你們不能這樣對我!齊長老、柳長老,你們說一句話啊,今日我們的下場,可能就是你們的明天!」岳群雙目通紅,他不甘心,腳步後退。

「哼,不知好歹!」厲家六長老冷笑一聲,一拳打出,一個狼頭形狀的影子倏然到了岳群面前。

岳群虎咆掌連忙抵擋,可是那狼頭卻一下子穿過虎咆掌,砰的一聲擊在岳群胸口,在他身上出現了一個透明窟窿。岳群低頭,嘴裡吐出血沫,「我好恨」撲通,岳群死。

「呵呵,好,很好!」周刀慘笑一聲,他知道自己根本逃不了,厲家六長老已經達到了武師境界,而他不過是高級武士,相差一級實力卻差了十倍還多,何況這裡還有十幾個厲家長老,「只希望家主善待我的家人!」

周刀一掌震斷了自己的心脈,屍體被人拖了下去。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很快就沒有人再去注意,除了幾個目光閃爍的外姓長老。 「我們厲家的威嚴不容侵犯,必須儘早抓住兇犯,以正我們厲家的聲威。」大長老眯縫著眼睛說了一句,他眉毛鬍子多白了,衣服老態龍鐘的樣子,實力卻是這裡最高深的。

「嗯,即日起出動血刀衛,現在城門已封,那人必然依然在城內。只是另外兩家的地方不好搜查,大家看怎麼辦?」厲鐸峰敲了敲把手,皺眉說道。

「先找一個替罪羊殺了,外松內緊,就不信他能夠逃出天去!」厲家二長老出了一個主意。

其他人想了下,都點頭同意,只能先這樣了,厲家的聲譽不能被玷污。他們在乎的是厲家的名譽,至於厲成這個廢物,其實在各位長老的眼裡一點都不重要。

楚秋不知道厲家的決定,他躲在一個廢棄的坑洞裡面,這是他以前發現的,沒有人來這裡。手一翻,地上出現了一堆玉器,有手鐲、玉牌、玉佩,也有大件的的玉璧,這些就是這兩天他的成果了。

在這裡養好傷之後,雖然外面在追捕他,楚秋也沒有放棄行動,他將泰安城裡面的玉器店洗劫一空,特別是趙家所屬的,一根毛都沒有放過。

這一堆玉器大概有十幾公斤,看來足夠他進行突破了。

接下來楚秋閉關不出,靈火境又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的點燃靈火是基礎,分為一至九層,現在的楚秋剛剛達到第一層。他要先將第一層鞏固下來,然後再嘗試喚靈,如果喚靈成功,那麼就能夠正式成為靈師了。

盤膝而坐,楚秋運轉九生九死吞玉功,一手拿著一塊玉器,一晚上的功夫他徹底鞏固了第一層的境界,也消耗了好幾塊玉器。

「現在是時候了!」楚秋睜開眼來,點燃靈火第一層已經穩固,可以喚靈了。

楚秋繼承的是戰天狂的道統,自然使用的是戰天狂的喚靈咒。他咬破食指,拉開衣服,露出自己的胸膛,在胸膛之上畫下一個奇特的圖案,然後嘴裡開始念誦咒語。

在念誦咒語的時候,楚秋完全放開了自己的心靈,他將自己的意念通過咒語表他了出去,「吾願與汝平等相處,不離不棄,吾之榮耀即為汝之榮耀,吾之成就即為汝之成就,待吾成聖之時,共享長生妙趣」

等待了很長時間,楚秋簡直就要失去耐心了,難道他沒有被靈承認?如果沒有靈降臨的話,那麼他基本就廢了,後面的修行都需要靈的配合,沒有靈,基本難以進步,終生只能在靈火境徘徊,成為靈師眼中的螻蟻。他,豈能甘心?

喚靈的儀式十分嚴格,如果這一次失敗了,只能等一年之後再次進行,三次之後如果還是失敗,就終生無望。默默回憶了一下剛才的步驟,沒有任何錯誤,楚秋按捺下來,耐心等待。

突然楚秋覺察到了一點什麼,他迅速抬頭,在虛空之中出現一點綠光,然後那綠光迅速鋪開,以鋪天蓋地之勢向著四方蔓延,整個泰安城都成為翠綠之色。所有的人都抬頭觀望,人們俱都驚訝莫名,甚至許多人都跪拜下來,以為這是神跡。

城主府之中,趙澤剛雙目透露出激動神色,「靈,這是有人在喚靈,居然如此大動靜,這一定是了不得的靈!查,看是哪一位英傑喚靈成功,將他請到城主府來,一定要客氣知道了嗎?」

泰安城三大家的厲家和歐陽家也同樣被驚動,他們也發出了相似的命令,對於喚靈成功的靈師,沒有人不想拉攏!

喚靈的時候一般會有異常現象,但是大多數喚靈成功的時候只會出現很小的動靜,比如滿室清香或者一個虛影,但凡出現異象的靈都是中品靈,而像楚秋這個這樣的,至少也是上品靈,也有可能是超品。

那翠綠的光芒出現的驚天動地,可是持續的時間只有一瞬,而且光芒太過強烈,沒有人看清楚具體的位置,再看的時候卻消失的無影無蹤。那綠光進入了楚秋的丹田,紮根在丹田之中,靈火就飄飛在綠光上面。

仔細看來,那綠光是一棵樹,準確的說是一棵半截的樹,只有下半段,上面沒有了,斷面一片焦黑,還帶著絲絲紫色電光,像是被雷電劈斷的那樣。這一棵樹碧綠如翠,枝幹挺拔,上面帶著莫名的花紋,大約有五六米高,可是上半截沒有了,而且葉子也稀稀拉拉,那絲絲雷電之力還在綠樹上面纏繞,讓靈樹劇烈抖動,似乎在和那雷電爭鬥,攪得楚秋丹田風起雲湧,上面的靈火飄搖不定,似乎隨時就會熄滅。

楚秋喚靈成功,這個靈樹雖然有殘缺,可是那出場的威勢表明了它的不凡,有可能是傳說中的超品靈,他自然十分興奮。但是緊接著就從丹田裡面傳來一股鑽心裂肺的疼痛,他的身上出現了絲絲電光,那是從靈樹上面散逸出來的一點點。就是那一點點雷電就讓楚秋難以承受,渾身冒出紫色的電光,竟然還有絲絲香味,他就要被烤焦了! 「出師未捷身先死,一枝紅杏出牆來!難道我楚秋就要這麼掛了?」楚秋滿腹悲憤,「師尊,弟子要追隨您去了,沒有人給您報仇了啊!」

這時候似乎楚秋的呼喚起了作用,那識海之中的寶塔突然動了一下,無邊的吸力突然傳來,那在楚秋身上遊走的紫色雷電倏忽之間被吸到了寶塔之中。不僅如此,那靈樹上纏繞的雷電也被吸了出來,形成一條十幾米長的紫色雷龍,那睥睨天下的眼神,那閃閃發光的龍鱗,還有那五隻散發著濃鬱金光的爪子,都表明了這是一條五爪紫龍。五爪為皇,這竟然是一條紫龍皇族!

這條紫色雷龍仰天長嘯,傲視八方睥睨天下,就要滅殺膽敢打擾的一切,可是突然那紫龍眼珠子瞪的滾圓,就像是發現了難以置信的東西,扭頭就要逃離這裡。可是戰靈塔一震,那紫龍倒飛過去,只餘下一聲悠長的龍吟,紫龍消失了

楚秋對這一切都無知無覺,他正痛苦的翻滾,可是突然間疼痛沒有了,反而在身上出現一股綠芒,他那即將成為焦炭的身體迅速恢復,從經脈到骨骼,從內腑到表皮全部被修復了一遍。然後綠芒隱去,楚秋感覺整個人散發出勃勃生機,如同獲得了新生!

心有餘悸的楚秋小心探查丹田,他立刻就愣了,原來丹田裡面雖然有藍色的靈火,但是只有中間那一小塊地方,但是現在他的丹田似乎一下子成了廣饒的原野,寬闊無比,一棵十幾米高的半截樹紮根在他的丹田裡面,樹葉如龍形,枝幹遒勁,如同蒼龍在搖擺,散發勃勃生機。

心神向著那綠樹靠近,他頓時和那綠樹有了心神相連的感覺,「龍神木,這就是龍神木靈,竟然真的是超品靈!」

楚秋一瞬間知道了這綠樹的由來,龍神木靈即將蛻變的時候遭到了天譴,正好楚秋喚靈,所以就躲避了過來,正好便宜了楚秋。當然,如果不是楚秋擁有戰靈塔,別人獲得了這個龍神木靈也只是死路一條,只會被紫龍給滅殺成灰。

現在的龍神木靈受到了不小的損傷,需要楚秋靈火的能量來療傷,不過龍神木靈作為超品靈,作用還是十分巨大的。首先就是療傷功能,前兩天楚秋所受內傷在神木照耀之下已經恢復如初,比起他自己療傷來說效果好了太多。其次就是神木每時每刻都在吸收靈氣,楚秋就是不運功,大量的靈氣也在向著他身體里鑽,儘管有大半都被神木吸走,也會留下來一部分給楚秋。

因為丹田的開拓,楚秋明顯感覺到了靈力的缺乏,丹田空蕩蕩的。他立刻開始運行九生九死吞玉功,瘋狂的吸收靈氣。

在這裡一坐就是七天七夜,楚秋伸手去拿玉器,卻發現已經一點不剩,全部消耗光了。他稍微感應,驚喜的發現他竟然到了燃靈第三層,丹田之中靈火如同火炬一樣蓬勃洶湧,靈力像是霧氣充滿了丹田空間,這時候的靈力比起以前壯大了何止百倍!

這就是喚靈和沒有喚靈的區別,一旦喚靈立刻會突飛猛進,成為人人羨慕的靈師,現在楚秋就可以驕傲的說一聲,他就是靈師!

感觀無比敏銳,他聽到了幾十米外老鼠在打洞,也感覺到了地面微微的顫動,有野狗從旁邊經過,野狗的呼吸清晰可聞,甚至地上螞蟻的每一個觸角都如此清晰,就像是使用顯微鏡觀察一樣。

「呼」,楚秋呼出一口濁氣,他現在已經是靈師了,可以修鍊烈陽飛環。

烈陽飛環只要達到靈火境燃靈階第二層就可以修習,現在楚秋已經是第三層了,自然不會放過。烈陽飛環要依靠靈力聚集成為環形,取烈陽之名因為它能夠吸收太陽的火焰,熾烈無比。

潛心研究之下,楚秋身後慢慢出現一輪虛幻的光環,只是現在這一輪光環還比較暗淡,朦朦朧朧,似真似幻,儘管如此已經讓楚秋十分滿意了。這可是靈術,悟性低的人很難掌握,他在一天之內就可以成功凝結飛環,說明他的悟性十分的好。

在這個破洞裡面,他已經待了八天,要不是成為靈師早就餓死了,現在嘴有點饞,楚秋決定出去。還有那厲家,跋扈無恥,這一次一定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楚秋伸手一揮,烈陽飛環瞬間飛出,洞口的雜物轟然四射,楚秋跟著飛環出了洞口,看著烈陽在天,他長長出了一口氣! 漫步在街道上,楚秋聞到了飯菜的香味,他去了一個酒樓,拾階而上,來到了二樓臨窗的雅座。這裡許多人都在邊吃邊談,楚秋慢慢喝著酒,聽著人們的談論。

「聽說了嗎,那殺了厲家二公子的人已經被抓住了!」

「什麼啊,我怎麼聽說不是那個人,而是他的同伴呢?」

這時候有人冷笑一聲,「哼,真是道聽途說,厲家抓住的是一個小女孩,還有她的母親,聽說她們和那兇手有關係。」

原來是這樣啊,人們都點頭,因為說話的人是南宮家的南宮智。

南宮智旁邊坐著一個身形嬌媚的女子,看到人們都仔細傾聽,那嬌媚的女子更是雙目泛采,南宮智搖了搖羽扇,喝了一口酒,竟然住口不言了。

「我當是誰,原來南宮兄,」從樓下上來一人,大概二十左右,一副高傲模樣,看了看南宮智身邊的女子,狠狠的盯了兩眼。此人身邊跟著兩個年輕人,也是一副驕狂模樣,看別人都用鼻孔的。

南宮智看到此人,抱拳一笑,「哦,趙飛雄趙兄,幸會幸會!」

趙飛雄哈哈一笑,徑直走到了南宮智那一桌,然後坐下說道,「南宮兄不介意吧?」

人都已經坐下了,還能夠怎麼樣?南宮智心裡腹誹,嘴裡卻說道,「哪裡會呢?小二,再來上兩個拿手菜,今天我和趙兄喝兩杯!」

「剛剛聽南宮兄說起厲家的事情,這件事實在是可笑啊!厲家真的成了笑柄了,他們沒有抓到正主,竟然抓了不相干的母女,哈哈!」趙飛雄十分不客氣的嘲笑起來。


趙飛雄是趙家的人,在泰安城裡面勢力最強,他可以嘲笑厲家,其他人卻不敢。

只有南宮智跟著笑了,「厲家那老二真是廢物,還有他們那什麼長老也徒有虛名,真是貽笑大方!」

楚秋坐在一邊,聽著他們的談話,淡淡的搖搖頭,厲家的確不怎麼樣,他們找不到楚秋竟然抓了那個小女孩母女,實在是卑鄙無恥!

「咔嚓」,樓梯扶手斷裂,人群立刻寂靜下來。

樓上走上來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他身後跟著兩個步伐沉穩的護衛,他們正怒目而視南宮智和趙飛雄,「背後說人是非,真是好本事!」

趙飛雄嘿嘿一笑,「喲,這不是厲默成厲公子嗎,還真是有閒情逸緻!我們可沒有背後議論,我們可是正大光明的議論,你說是吧南宮兄?」

南宮智羽扇輕顫,露出譏笑,配合著說道,「趙兄所說極是,現在大街小巷都在說,莫非厲家如此霸道,說話都不讓人說了?」

厲默成冷哼一聲,他厲家在泰安城還不能說一不二,特別是面對趙家和南宮家的時候,而現在這兩家都遇到了。本來還想要好好吃一頓,厲默成現在可不想在這裡受氣,轉身就要離開。

這時候他身後的一人停下腳步,拿出一張畫像看了看楚秋,「公子爺,您看這人是不是和畫像很像?」

厲默成轉頭,看到楚秋之後臉上露出喜色,倉郞一聲,抽出長劍,「原來你這個小賊在這裡,今天看你還往哪裡逃?」

楚秋被三人成品字形給圍住了,這裡的食客看到了刀兵,馬上倉皇逃離,很快就只剩下南宮智和趙飛雄他們那一桌了,他們幾人露出看戲的神色。趙飛雄還高興的端起酒杯,「哎呀,今天還真是來對了,沒有想到能夠看到這麼一出好戲,來來,我們干一杯!」

另一邊楚秋十分淡定,緩緩將酒杯裡面的酒喝乾,看著那三個人,就像是看空氣一樣,「哪裡來的蒼蠅,滾一邊去!」

南宮智和趙飛雄一愣,兩人都沒有想到楚秋竟然如此狂,眼裡露出興奮之色,他們倒是要看看厲家怎麼處理。

「哼,這次你插翅難逃!」厲默成手一揮,一道火光飛出窗外,這是他們厲家的訊號。

厲默成自然知道楚秋的厲害,不過他自認實力比長老也不差,那兩個血刀衛在他的命令下,悍然發動了攻擊。兩人都用大刀,刀乃霸道之兵,他們大刀一出,帶著一股血色的光芒,刀未到,煞氣已經降臨。血刀衛以血刀命名,一方面是因為他們修鍊的功夫,另一方面表明了他們殺人如麻,是真正的殺人機器。

兩刀速度極快,狠准穩,深得刀法三昧,一人攻擊楚秋胸口,一人攻擊下盤,想要讓楚秋上下不能兼顧。可惜,他們和楚秋的差距太大,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人,只見楚秋後發先至,一手以二指夾住了一把血刀,而另一腳也踩踏在一把血刀之上,牢牢踩住,讓對方難以撼動。

兩個血刀衛充滿了難以置信之色,厲默成的臉色也變了。

「哼,垃圾,滾!」楚秋冷哼一聲。

咔嚓,他的手指將血刀折斷,一腳迅速踢在刀尖之上,那血刀迅速飛回,撞在血刀衛胸口,那人整個飛了起來,撲的一聲撞在牆壁上,一口鮮血吐出。

帶著譏笑,楚秋看著厲默成,「你是厲家公子?」

「不錯,我是厲家排行老五的厲默成,你待如何?」厲默成總算知道了楚秋的厲害,樂得和他多說幾句,只要穩住他,等到家族支援到來,對方就插翅難逃了!

楚秋突然變臉,「跪下!這裡哪裡有你站著的份!」 厲默成臉色鐵青,太侮辱人了,竟然讓他堂堂厲家五少爺跪下,他手掌隱隱震動,已經將真力提升起來,「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你難道是白痴嗎?當日是誰在大街上縱馬行兇,是誰要教訓我這一個平民百姓?當時你們怎麼不說欺人太甚?今天我就欺你太甚了,你又如何?」楚秋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淡淡的說道,那種漠視的態度,讓旁觀的南宮智他們兩個目瞪口呆。

這個人太牛了,在泰安城裡面竟敢如此看不起厲家。同時他們心裡也有了別樣的心思,因為楚秋敢這麼說,想必有著一些手段,否則那不是找死嗎?楚秋和厲家為難,對他們兩家來說是好事,樂見其成。

厲默成再也難以忍受,如果沒有南宮家和趙家的人,他還可以忍一忍,現在看那兩人戲謔的目光,他不能給家族丟臉。

「殺!」厲默成大喝一聲,右手一掌打出,一股墨色向著楚秋撲出。

那股墨色帶著腥臭的氣味,楚秋只是聞到了一點就感覺有些頭暈,他心裡一凜,「有毒!」

那厲默成修鍊的是毒掌,如果不知道他的底細的話,很可能會中招。不過楚秋已經是靈師了,體內靈力自動流轉,那些毒氣立刻被靈力分解,難以傷害他分毫。

厲默成臉上露出得意神色,依靠毒掌他殺了不少比他厲害的高手,看楚秋毫無防備的樣子,他已經有了勝利的感覺。然而這時候,他突然看見楚秋拿起來一根筷子,然後手指一彈,那筷子迅若奔雷,瞬間到了他的右手前面。想要躲避卻來不及了,厲默成慘叫一聲,右手之上插著一根筷子,那筷子已經成了漆黑顏色,受到了毒功的腐蝕。

刷刷,又是兩隻筷子,這一次攻擊的是厲默成的雙腿。撲通一聲,厲默成跪下,看著大腿上插著的兩根筷子,他心裡後悔起來,早知道這樣,應該等到高手過來之後再和楚秋算賬。他掙扎著要站起來,卻聽到了楚秋的話。

「想要活著就給我跪下,否則,就去死吧!」

厲默成的動作停止了,他內心掙扎著,捨生取義說起來容易,可是他還不想死,還有榮華富貴等著他去享受呢厲默成低下頭,眼睛里冒出野獸一樣的凶光,他發誓,一定要千百倍的回報楚秋!

南宮智和趙飛雄本來想要看好戲,卻根本沒有想到事情會到了這一步,他們儘管想要看厲家笑話,現在卻不適合繼續觀看了。趙家厲家和南宮家是泰安城三大家族,平時摩擦不斷表面上卻維持著和平友好,他們見死不救可以,但是坐在一邊喝酒看笑話就有些過了。

所以兩人站起來,對著楚秋抱拳說道,「我們吃飽了,就不耽誤兄台的正事,有時間我請兄台喝酒,告辭!」

楚秋眼睛微微眯起,他早就知道了兩人的背景,現在看來他們的確和厲家不是很對付。已經得罪了三大家族的之一的厲家,楚秋自然不想無端得罪其他兩家,也客氣的抱拳說道,「呵呵,打擾了兩位的雅興,改日楚秋自當請酒!」

「好,一言為定!」趙飛雄點點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厲默成,嘴角露出笑容,心裡想到,「該,看你們還囂張不?」

這裡只剩下楚秋和厲默成,楚秋對著樓下喊了一聲,「小二,快點上好菜,想要老子拆了你的破樓不成?」

掌柜的滿臉冷汗,趕忙命人上菜,擺了滿滿一大桌子。

楚秋大快朵頤,似乎根本就沒有將即將到來的厲家放在眼裡。酒樓外面站著許多人,他們都仰著頭看著二樓,議論紛紛。

「聽說厲家厲默成被殺了!」

「什麼啊,沒有被殺,只是在上面跪地求饒呢!這下子厲家碰到了狠茬子」

「怎麼看身影很像是前幾日在街上那個年輕人啊!」有人感覺楚秋窗口的身影有些熟悉。

「莫非是同一人?在泰安城敢惹厲家的人還真不多,他真的敢如此大膽嗎?」

就在這時候,人群紛紛散開,都閉上了嘴。因為一隊玄衣刀客走了過來,最前面的是厲家的三個長老,赫然是厲家第十五長老帶著兩個外姓長老。因為楚秋一個人,竟然出動了三個長老還有幾十個血刀衛,足見厲家對於楚秋的重視了。

十五長老他們在樓下站定,一人對著上面喊道,「小畜生,滾出來受死!」

突然一道白光閃過,喊話那人慘叫一聲,牙齒掉了好幾個,再看地上有著一塊骨頭。十五長老冷哼一聲,知道對方不可能下來了,「上!」

兩個外姓長老午泊和劉生水帶著血刀衛小心上去了,他們到了二樓,看見厲默成居然躺在那裡,而楚秋正在喝酒。

十五長老上來一看,立刻大怒,「好膽,給我殺了這個狂徒!」

十名血刀衛應和一聲,同時拔刀上前,濃濃血煞之氣撲出,空間一片血色光華。十五長老微微點頭,血刀衛是他們厲家精心培養的殺伐之師,十人同時攻擊就是長老也要小心應付,這一擊應該就能夠解決吧!

咔嚓咔嚓,那桌子立刻四分五裂,被刀氣給劈成了粉碎,但是楚秋卻沒有在那裡。 「你們在劈柴嗎?」楚秋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另外一桌,手裡還拿著酒壺,譏諷那些血刀衛。

「殺!」十個血刀衛同時大喝一聲,再次攻擊過來。

楚秋冷哼一聲,突然動了,雙手快速擊出,一團團藍色能量從他手上發出,瞬間那些血刀衛都倒飛出去,慘叫聲一片。

現在的楚秋靈力充足,儘管不會什麼靈術,只是隨意揮灑靈力就足夠了。

「倒是忘了你點燃了靈火,不過不成靈師終究成就有限!午泊,你去會會他。」十五長老向著午泊示意。外姓長老在厲家的地位和真正的長老比起來差了許多,當然實力上也差許多。

午泊面無表情的上前,「你自縛雙手,我可以不殺你。」

「傻叉!」楚秋白了這傢伙一眼,莫非厲家出來的人都是如此N不成?現在你死我活的時候,就是傻瓜也不會自縛雙手吧?


「哼,看鏢!」午泊手裡出現一點寒光,閃爍之間就到了楚秋心口。



千鈞一髮的時候,楚秋的手指夾住了那飛鏢,它只有三寸長,成柳葉形,刀刃薄而窄。就在楚秋接住的時候,那刀身上傳來一股勁力,他心裡一驚,趕緊調動靈力,胸口微微一痛,那刀尖竟然刺破了皮膚,還好關鍵時刻他終於穩住了飛刀,只是表皮傷。

心裡吃驚,楚秋看著那飛刀,暗道大意了,武者修鍊到了極致實力並不輸給靈師,他才剛剛成為靈師而已,實在是小看了天下人。

「你很厲害,但是還不夠!」楚秋提起靈力,手上藍色火焰燃燒,將那飛刀融化,鐵汁掉落在地板上,冒出裊裊青煙。

飛刀午泊眼神一凝,隨即冷笑一聲,「癩蛤蟆打噴嚏,口氣不小!看飛刀!」

兩點寒光沖著楚秋額頭和小腹飛去,接著又三點寒光呈品字形飛向楚秋胸口,另外還有一點寒光很隱秘的一閃而逝,根本難以發現方向。發出這幾柄飛刀之後,午泊臉上露出有些倨傲的笑意,他相信,楚秋在他的飛刀絕技之下,絕難活命。

旁邊的十五長老暗暗點頭,午泊此人雖然比他低了兩個層次,可是一手飛刀絕技卻讓他也有些忌憚,現在看來午泊的飛刀竟然比以前更加厲害了!

然而楚秋就像是嚇傻了一樣,站在那裡沒有動作,只是他們都沒有看到,楚秋身上一股隱隱的藍色光華。當那些飛刀臨近到了楚秋身體上的時候,那藍色光華猛然洶湧起來,楚秋身體一震,他的靈力將飛刀擋住,彈飛。

叮叮叮,飛刀落地,最後一柄飛刀也露了出來,它竟然是在上空,由上至下迅速對著楚秋的腦袋飛下來。原來前面幾柄飛刀只是掩護,而頭上的那一柄飛刀才是絕殺!

如果是一般武者的話,這一刀絕難躲過,可惜楚秋是靈師,全身都被靈力保護。他只感覺腦袋上面砰的一聲,差點摔倒,趔趄了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