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10 日

「你他媽的還敢躲!」

王通拿起一個酒瓶子,朝著鄭海青的腦袋上砸去,啪嗒,玻璃瓶子碎裂了一地,啤酒更是飛濺。

「你幹什麼?你個傻逼!」

「打我對象幹嘛?」

楊玉玉忍不住了,她直接拿著酒瓶子,朝著王通的頭上砸去。

「啪!」

碎片飛濺,脆響響起,王通蹬蹬的退後了幾步,額頭上一道鮮血流下來。

「媽的!」

「啪!」

王通一巴掌就是打在了楊玉玉的臉上,楊玉玉被打倒在地。

「老子跟你拼了!」

「山川,打他丫的!」

鄭海青直接朝著王通衝去,王山川也是隨著鄭海青朝著王通衝去。

此時王通身邊的小弟,一腳就是把二人踹到在地,那些小弟紛紛拿著啤酒瓶子,朝著他們的腦袋上啪啪的打著。

「不老實?還不老實?」

「傻逼!」

「明天我就開除你們!」

王通擦拭著臉上的血跡,惡狠狠的說著。

「開除就開除,反正你早就想開除我們了,傻逼!」

「你個鐵公雞,不是就覺得我業績比你高嗎?遮擋了你的威風,開除吧,老子不怕!」

二人紛紛罵著王通。

「哼哼!待會在收拾你們。」

王通嘴角揚起一抹邪異的笑容,他看向江月。

「走,跟我到車上說去。」

王通拉住了江月的手臂,拽著江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王通是幹嘛的。

「混蛋,別動她!」

「混賬!」

鄭海青和王山川再次衝來,但是卻被王通的小弟給死死的按在桌子上,楊玉玉和唐九也不例外,都是被制服。

「混賬,有種沖我來,別動她!」

四個人都是很憤怒,但是沒有辦法,對方人多。

「不要,不要,我男朋友是千鼑集團的老闆,你動了我我男朋友讓你做不了生意!」

「你男朋友是千鼑集團老闆?這年頭,誰都會嚇唬人了。」

王通絲毫不以為然,還是拉著江月朝著車上走去。

「嗚嗚嗚!」

就在此時,門外開來一輛車,頓時眾人都是沉默著,因為那輛車不是普通的車子,而是中海唯一限量版賓士s56車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嗖嗖!」

「嗖!」

「嗖!!」

……

一刀刀直取要害的刺殺!

一道道閃爍的寒光!

修羅護法出刀很快,刀刀致命!

一般人在他如同潮水般的攻勢之下,估計早就放棄抵抗了,但蕭寒卻顯得風輕雲淡,只見他左右側身,輕易避開修羅護法的刺殺。

剛剛開始,修羅護法還以為蕭寒抵抗不了多久,但是隨著時間的推進,他發現自己無論如何加速,蕭寒都能夠提前避開。

自己加快速度,蕭寒同樣加快!

幾十個回合下來,修羅護法體力消耗很大,只見他停下了快攻,整個人彎著身子,大口大口地呼吸著,額頭布滿著豆狀般的汗珠。

「不……不可能!!你小子居然能夠避開我所有的刺殺?」修羅護法滿臉驚駭的表情,甚至語氣有些警惕。

剛才幾十個回合下來,自己居然連蕭寒的身體都沒碰到一下。

如果之前他是瞧不起蕭寒,那現在的他,眼神除了是敬畏,還是敬畏。

他看得出蕭寒是在陪自己玩!!

他看得出蕭寒根本沒有出盡全力!

甚至,他腦海出現一個可怕的想法,那就是蕭寒要是出盡全力,自己能不抵擋得了?

這時,修羅護法滿臉凝重地盯著蕭寒,直咬牙根,冷冷地說道:「蕭寒,你小子真正的實力到底是什麼境界!」

「你想試試?」蕭寒冷冷一笑,問道。

「對!!」

修羅護法一臉認真地回應說道。

「我要是出盡全力,我怕你抵擋不住!!」蕭寒饒有興緻的冷嘲說道。

修羅護法嚴肅著表情,不服地開口挑釁說道:「蕭寒!!你少在我面前裝大尾巴狼,我雖然速度不如你快,但是論整體實力,我不遜色於你!!你小子儘管出招,出盡全力!」

「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你就試試我的實力如何吧。」

說完!

蕭寒眼神突然變得銳利,猶如一隻沉睡的獅子,突然蘇醒般霸氣外漏。

此時的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如同千軍萬馬,又如氣吞山河般恐怖嚇人,而在他如此恐怖的氣勢之下,修羅護法感覺自己像是海嘯里的孤舟,顯得那麼的渺小。

剎那間!

修羅護法整個人一下子驚呆了,他做夢都沒有想過蕭寒的氣勢如此的嚇人。

好……好可怕!!這就是他真正的實力嗎?

修羅護法內心無比地震驚。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黑影像是憑空般出現在他面前,隨即,一陣冷酷無情的聲音響起。

「修羅!!你在害怕什麼?」

這時,蕭寒像是魅影般站在修羅護法的面前,兩者的距離,不足一臂距離。

「好……好快!!太快了!你……你什麼時候衝上來的?」

剎那間,修羅護法嚇得失聲地驚呼出來,全身嚇得瑟瑟發抖,因為剛才蕭寒還離自己有5、6米的距離。

但一個呼吸之間!

蕭寒已經殺到自己眼前!!

速度太快了!!快得幾乎無法用肉眼看得清楚!

「就在剛才!!」

說完,蕭寒猛然出手,用力往修羅護法身上轟去一拳。

「噗——」

一拳打來,修羅護法的五臟六腑像是集體移位般痛苦,整個人當場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下一秒,他像是被一輛高速駕駛而來的汽車給撞倒般,身體如同斷線風箏,直接往後飛了出去,重重地摔了好幾米遠。

落地后!

他的身體在地上滑行了一大段距離,地上留下一條條血淋淋的痕迹,十分的觸目驚心。

「咳咳——」

「咳——」

「蕭……蕭寒!這……這就是你的全部功力嗎?」

……

修羅護法捂住傷口,艱難地咳嗽著,但咳嗽出來的都是血淋淋的鮮血!!

。 南意最後沒有聽從寧知許要她穿校服的建議,執意穿這條『太短』的長裙。

吃完早餐,寧知許又盯著她吃完葯才騎車載人去學校。

樓上陳安歌還在睡,兩人落了撞球廳捲簾門,順手把暫停營業的牌子掛上。

坐在自行車後座,南意整理此刻顯得不太方便的裙擺,一臉謹慎又擔憂望著人:「寧知許,你騎車小心點,別把我裙子卷進輪胎里。」

寧知許沉吟片刻:「要不然你載我……」

…….反正你力氣大。

這句他沒敢說。

因為南意為了警告他的狗言狗語抬腳輕輕踢在他的車子輪胎上,鐵圈變形了。

寧知許有好幾輛不同顏色的同款自行車。

重新選了個顏色,載著大力公主殿下出發了。

五月中旬的天氣很好,清晨的陽光暖洋洋的,又不會過分刺眼,很舒服的感覺。

坐在自行車後座的小姑娘一手揪著少年的衣角,一手攏著長裙擺,背著零食在後面唱歌給他聽。

南意的才藝天賦很出眾,更是擁有一把唱歌的好嗓子。算是老天爺賞飯吃那種。

小姑娘哼著調,嗓音清澈透亮。

前面騎車的少年無聲翹了翹唇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