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他敢,我打他的時候弄髒的。別讓我再遇到他。」

「簡繁,你就是厲害。男朋友護著你,蔣帥圍著你轉,又出來一個瘋子讓你打。我現在連一個男人還搞不定呢。」

簡繁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蔣帥現在怎麼樣了,是否吃藥了,是否退燒了。

又想起遇到的那個莫名其妙的男人,清醒后囂張跋扈,之前的眼神卻楚楚可憐,不知道在他身上有什麼遭遇。

簡繁躺在床上聽見何艾依輾轉反側,自己也無睡意了。

韓聰和閆敏的關係看起來非同尋常,難道只是工作中的默契嗎?都說女人的第六感是最靈敏的,今天開會時,明明感到閆敏對自己的敵意。最後分手時閆敏說的話聽起來隨意,卻明顯劍露鋒芒,直指自己。

簡繁宿舍里,兩個人的上下鋪在各自的心事里咯咯吱吱的響。

蔣帥吃了幾片感冒藥,讓自己舒服一些。在床上只稍稍休息了一會兒,便起身趴在宿舍的計算機上完成自己承接的兼職工作,這台計算機配置雖然低了些,但是看看碟片,寫寫文檔還可以。

「蔣帥,身體要緊。」韓聰見蔣帥又爬起來幹活。

「哦,沒關係。我接了一個兼職的活,不能耽誤。」

「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你那邊夠頭疼的了。我每天少睡幾小時就差不多了。」

韓聰了解蔣帥,蔣帥看似散散漫漫,但是只要投入進去,就不會輕易罷手。

如果說韓聰的行事風格像風,像海浪,每次動作無論是否猛烈,是否激進,都令人不可忽視,那麼蔣帥則像溫度,像濕度,在不知不覺中改變著一切,發揮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蔣帥撐著抱恙的身體為心中的希冀努力著。 天空漸漸發白,萬物喘息之後重新煥發生機。簡繁從床上爬起來。

「這麼早?」何艾依將胳膊伸出被子伸了一個滿意的懶腰。

「蔣帥生病了,我有點擔心。」

「那你起這麼早也沒有用呀。你是去找他,還是呼他。這麼早,你不怕打擾人家呀。何況人家還在生病。」

「嗯。那我等一下再呼他吧。」簡繁坐在沙發上看著窗外發獃。腦細胞已經開始罷工了,主人,你晚上不睡,早晨還起這麼早,想累死我們呀。簡繁昏昏沉沉地歪在沙發上又睡著了。

何艾依感覺肺都氣炸了。簡繁你真是我的剋星呀,把我吵醒了,你卻又睡了,我還得給你找毯子蓋上。

何艾依從簡繁床上拿了條毯子給簡繁蓋上,看著睡熟的簡繁,暗自思量,長得這麼瘦,要肉沒肉,要風情沒風情,就像一顆沒長開的小白菜,有男人喜歡已經不容易了,喜歡她的男人還都長得那麼帥,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蔣帥熬了一夜,感覺身體真的有點吃不消。老姐昨晚夜班,應該還沒下班,去醫院找她輸點液吧,不要因為身體情況影響了項目進度和兼職的工作。

蔣欣見到臉色異常難看憔悴至極的蔣帥,心疼不已。急忙找內科大夫看了看,索性只是感冒,將蔣帥按在辦公室的床上輸液。

簡繁和何艾依一到公司,簡繁立即呼蔣帥。

「艾依,我先在小會議室等一會兒,蔣帥來電話,幫我接進來。」

「放心吧。」何艾依從心裡希望簡繁和蔣帥能走在一起。

蔣帥呼機響,顯示的是簡繁公司的電話。蔣帥刻意掩藏興奮和幸福之情。

「姐,我去外面回個電話。」

「就用辦公室的電話吧,你輸著液怎麼出去?有小秘密吧。」蔣欣與蔣帥姐弟情深,如何看不出蔣帥的這點小心思。

「哪有什麼小秘密。」蔣帥起身抓過電話。

「喂,哦,我沒事了,在醫院輸點液,不用擔心。哦,我知道,哦,我會注意的。哦,好的。晚上見。」在姐姐面前,很多話不方便講,蔣帥匆匆將電話放下。

「誰呀,看你臉都紅了。」蔣欣有意逗蔣帥。

「姐,你別瞎猜,註定不會成為女朋友的。」蔣帥臉上被失意籠罩,一改剛才的興奮表情。

蔣欣覺察到這個一直不與女孩親近的弟弟一定是遇到了喜歡的女孩,同時也遇到了無法逾越的鴻溝。

簡繁與蔣帥通過電話后,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簡繁起身準備離開,發現何佳宇站在會議室門口。

「早。」簡繁禮貌地向何佳宇打招呼。

「簡繁,可以坐下來談談嗎?」何佳宇走進會議室。

「好的。」簡繁有些疑惑,談什麼呢?

「我很欣賞你,你很特別。所以我從心裡關心你。」何佳宇語重心長地說。

「嗯。」

「所以我不希望你走彎路,無論是感情方面,還是工作方面。」何佳宇繼續說。

初到公司工作很希望有人指點自己,簡繁一臉虔誠的看向何佳宇。

「你工作方面很出色,這些從你昨天給我演示的程序中可見一斑。像你這種把精力都集中在工作中的人,往往會忽略自己的感情生活。」何佳宇看著簡繁的眼睛,不放過簡繁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簡繁低下頭,若有所思。

「感情是不能馬虎的,我很推崇一心一意的愛情。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一定要多關心你的男朋友。」

「是的。」簡繁很感謝何佳宇跟自己說這麼中肯的話。

「我只是怕你跟我一樣受到傷害。」何佳宇傷感的閉上眼睛,彷彿置身於痛苦的深淵。

簡繁用疑問的目光望向何佳宇。

「跟你說說也無妨,我一直把你看成摯友,希望你能從中得到教訓。我原來的女朋友不是我現在的妻子。我原來的女朋友叫閆敏。」

『閆敏』,不會是同一個人吧。簡繁盯著何佳宇,思考著這個名字。

「我們本來青梅竹馬,可是,在我將所有精力投入工作的時候,無意中疏忽了她,她愛上了別人。在我最痛苦的時候,認識了我現在的妻子,雖然我不愛她,但是被她的真誠感動,最終我們結婚了。可是,我被很多人誤解,大家都以為我拋棄舊愛。」

簡繁彷彿感同身受,為何佳宇痛失初戀感到惋惜。

「被人誤會,我並不痛苦。我最痛苦的是當初知道閆敏與別人相愛時,我不甘心,我執意挽留她,結果深深地傷害了她。現在我和閆敏連普通朋友都作不成了,這才是最讓我痛苦的事。現在我明白了,既然愛她,就應該讓她去追求幸福。」

簡繁被何佳宇的一席話感動,感慨何佳宇竟然是這麼重感情的人。

「我現在對於閆敏只有愧疚,只有祝福。祝福她與她所愛的那個男人能夠幸福。那個男人很愛她,也很優秀,聽說是哪個學校的研究生,名叫韓聰。」

簡繁感覺自己掉進了一個泥潭,被緊緊地桎梏著,唯一與自己相伴的是冰冷和絕望,就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了。『閆敏』,『韓聰』,這兩個名字絕不是巧合。

何佳宇看著臉色蒼白的簡繁,壓抑著心中的得意。簡繁,你傷心了吧,就是要讓你傷心。你成為無辜的受害者,難道我不是嗎?要怪就怪你的男朋友韓聰吧,他才是始作俑者。

「簡繁,你沒事吧。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何佳宇惺惺作態。

「哦,沒事,回去工作吧。」簡繁的腦子裡一片空白,血液倒***神恍惚地走回工位。

袁濤看簡繁狀態不對,「簡繁,你是不是感冒了。最近感冒的人特別多,我這裡有葯。」

聽到袁濤的問話,簡繁元神歸位,清醒過來,「哦,昨天晚上沒睡好,我趴一會兒就好了。」

簡繁趴在桌子上。

我不想放棄,如果韓聰不愛我,我也要聽他親口告訴我。我不知道我是否會祝福他,但是只要他親口告訴我他不再愛我了,我想我會放手的。畢竟我們愛過,即使不再愛了,我也要給我們的愛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在這之前,我還是會義無反顧的愛著他,我絕不放棄。

雲T公司大樓的最高層。總經理辦公室永遠大門緊閉,總經理林劍軒幾乎從不在這裡辦公。隔壁總經理助理辦公室裡面,穆森坐在正中間的桌案後面,眉頭緊鎖。

林劍軒,你是想把我逼瘋呀。昨晚瘋鬧后,今天早晨竟然還念念不忘讓我幫他找昨晚摔他的女人。說的輕鬆,是公司的員工。怎麼找?一點頭緒也沒有。最直接的辦法是去找人力資源部經理歐陽幫忙,可是怎麼說呢,就說林劍軒瘋了,非要找一個女人。哈哈,歐陽還不發狂。

看來只能靠林劍軒自己了,以他的技術侵入人力資源部的電腦不在話下。

穆森給林劍軒打電話,「劍軒,我實在找不到。除非,你讓歐陽幫你。」

「你是不是怕歐陽把我忘了?」

「要不然,你侵入人力資源部的電腦如何。」

「你認為我很閑嗎?再說看資料就能找到嗎?我希望你能一個工位一個工位的去找。」林劍軒沒有再給穆森講話的機會,直接掛斷電話。

林劍軒,我就是欠你的。 御用太子妃 一個工位一個工位的找,那我真是大傻瓜了。中午去食堂蹲守還比較合理。雖然也高明不到哪裡去,但是可以節省時間和我這兩條退。

穆森終於等到午餐時間,第一個站到食堂門口,像一個門神,迎接每一個來食堂吃飯的人。

長得很瘦,現在的女孩哪有不保持身材的,如果找長得胖的還容易些。自己倒是見過華寶佳幾次,模樣長得像華寶佳,會是哪個女孩呢?

何艾依拉著心情無比低落的簡繁向食堂走來,「到底是什麼傷心事呀,再傷心也要吃點東西吧。要不,你跟我說說。」

「艾依,說了也沒用。」

簡繁抬頭看見餐廳門口站著的穆森,記憶鏈條被拉到進入公司面試那天早晨。當時誤以為他是門童,當他伸手跟別人握手時還險些讓自己撞到。面試時才知道,是公司的總經理助理。難道他喜歡當門童?不知道又在這裡等著跟誰握手。

穆森突然看見簡繁,哦,對了,一定就是她。在她面試時,就覺得她似曾相識,簡直就是年輕時的華寶佳呀。這麼瘦弱的丫頭,怎麼能把林劍軒摔倒呢?得罪了林劍軒可不是鬧著玩的。

「你好。」穆森向前一步,伸手欲與簡繁握手。

簡繁見穆森又伸手,而且又是在自己即將走到的時候。本來心情就不好,無端又被干擾,不禁心生厭惡。總經理助理就了不起呀,上次連聲對不起都不說,我今天就要給他點教訓。

簡繁無視穆森的眼睛,直視前方。這次我才不躲呢,就要撞疼你的胳膊。簡繁將拳頭握緊放在胸前,接近穆森時猛地用拳頭撞向穆森的胳膊。

「哎呦。」穆森被撞得原地轉了半圈。

「對不起,只顧看前方了,不疼吧。」簡繁得逞,看著穆森痛的呲牙咧嘴,假意道歉。

「哦,不疼。」穆森甩著胳膊,有這麼走路的嗎?再直視前方,也不用拼力撞我吧。

「不疼就好。」簡繁徑直走進食堂。

何艾依瞠目結舌,「穆總助,你沒事吧。」

「沒事,我很高興。」穆森面露喜色,不管如何,這個丫頭終於讓我找到了,確實不好惹。

何艾依更驚訝了,真是奇怪,被撞了還很高興。

何艾依去追簡繁,簡繁你身上到底有什麼魔力。 穆森手舞足蹈竊喜之時,人力資源部經理歐陽紫嵐在下屬小柯的跟隨下走至餐廳入口,看著一臉怪相的穆森,心中納悶,這個妖孽從不在餐廳吃飯,今天怎麼有興緻來這裡?

穆森看到歐陽紫嵐,立即眉飛色舞,「歐陽,中午一起吃飯吧。」

「有什麼事有求於我嗎?」歐陽不屑的看著穆森。

「我在國內學到了很多東西,吃飯有助於相互理解,有助於更好的工作。而我認為和美女一起吃飯有助於身心健康。

穆森還在賣弄自己的口才,歐陽紫嵐已經從他身邊走過。穆森急忙跟上,隨歐陽進入一個單間,直接坐在歐陽對面。

「歐陽,你是我心所向。」

歐陽知道穆森對漢語文化一知半解,從不理會他的胡言亂語,吩咐小柯去點餐。

「穆總助,您想吃些什麼?」

「我不知道這裡有什麼,你幫我點吧。但是,我不能吃雞蛋,注意一下就好。」穆森帶著誇張的肢體語言向小柯表述著。

「你不能吃雞蛋嗎?」歐陽紫嵐疑惑的看著穆森。

「我吃雞蛋會過敏,一點雞蛋就能讓我肚子疼上幾天。」

歐陽紫嵐忽然想到劍軒在美國時有一次在Email中提到他吃雞蛋過敏鬧了幾天肚子。

「是不是我們華人在美國生活一段時間后,會因為水土不服等因素對雞蛋過敏。」歐陽紫嵐接著詢問。

「哦,這個我不清楚。」

歐陽紫嵐若有所思。

穆森和歐陽共進午餐后,心情無比愉快,歡歡喜喜回到辦公室向林劍軒彙報工作。發Email太麻煩了,直接給林劍軒打電話。

「劍軒,我不辱使命,找到摔你的女孩了。」

「快說,是誰。」

「簡繁,新進公司的員工,應該還在試用期。」

「哦,通知人力資源部,下周一通知她走人。」

「你確定?」

穆森還想說些什麼,林劍軒已經把電話掛上了。

穆森搖了搖頭,聳了聳肩,簡繁,誰讓你得罪了一個大魔頭呢。

重點客戶部工作間。

袁濤見簡繁一整天都很沉默,「簡繁,你是不是很緊張程序設計大賽。怎麼一天都悶悶不樂呢。明天提交程序,你做得已經很好了。」

「哦,沒有緊張。」

簡繁只是隨口回答,心裏面一直想著早晨何佳宇對自己說的那些事,那些關於韓聰和簡繁相愛的事。

終於挨到下班,簡繁不想耽誤一分鐘,直奔泰通力合公司。她要快些見到韓聰,哪怕僅僅能夠用目光去擁抱韓聰,也不想輕易放棄。

可是當簡繁到達泰通力合公司所在的寫字樓時卻猶豫了。我該如何去面對韓聰和閆敏。我是否還能保持微笑,我是否能夠當作這一切都沒有發生,為什麼不能選擇性的遺忘一些事情呢?

「簡繁。你先來了呀。」蔣帥習慣性從後面拍簡繁的肩膀。

「蔣帥。」簡繁盯著蔣帥的眼睛,許久許久。蔣帥的出現總是讓簡繁感到安心,特別是在自己慌亂的時候。

「簡繁,怎麼了,我病好得差不多了。不用擔心。」蔣帥以為簡繁是在擔心自己的身體,才會如此注視自己。

「蔣帥,沒什麼,我們上去吧。」

韓聰看到蔣帥和簡繁一起走進公司,心裡很不舒服。想起昨晚開會時,簡繁幾乎將所有心思都放在蔣帥身上。韓聰深吸一口氣,要對簡繁有信心,要對自己有信心,韓聰向自己一遍一遍地進行心理暗示。

閆敏走過來,「辛苦了,走,我們到會議室工作。」

簡繁看了一眼閆敏,閆敏今日穿了一套低領鑲邊職業裝,合體而優雅。還是昨天那個人,可是今天看在眼裡卻再無好感。

簡繁微笑了一下,轉身走入會議室。真是可笑呀,我竟然淪落到如此地步,我竟然會去嫉妒一個女人。明明我才是韓聰的女朋友,現在卻感覺自己才是局外人,竟然被閆敏安排來安排去。

蔣帥很高興能夠和簡繁一起工作,一起討論程序。

閆敏作為主要溝通人員,在會議室和韓聰辦公室之間走來走去。簡繁的心如一潭被驚擾的湖水,隨著閆敏的走動而波動著,無法平靜。

簡繁記起背包裡面帶的蘋果一天都無暇吃,可以給韓聰送過去,藉此機會去看看韓聰。

簡繁起身拿著蘋果走進韓聰的辦公室,閆敏正在簡繁的辦公桌上給韓聰調咖啡。整個辦公室充滿咖啡的香氣,簡繁感覺這香氣中含著太多的曖昧。

「韓聰,休息一下,吃個蘋果吧。」簡繁走上前,將蘋果遞給韓聰。

「哦。放這吧。」韓聰只顧盯著屏幕。

「別打擾他了,走,我們出去吧。」閆敏接過蘋果,放在桌子上,拉著簡繁走出辦公室。

簡繁感到莫大的屈辱,我給韓聰遞蘋果也要你來管嗎?簡繁壓抑心中的刺痛,面帶微笑重新坐在自己的計算機前。想平靜下來,卻一圈圈的漣漪。簡繁站起來,走出會議室,走出泰通力合公司,走出寫字樓。看著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著已經亮起的路燈,不知道何去何從。是留下,還是走開。如果留下,自己實在堅持不下去了,想哭卻要忍者,微笑著,臉卻是僵的。如果走開,一定會令韓聰分心,一定會影響韓聰的項目的。

蔣帥發現簡繁不在座位上,整個公司里都沒有發現簡繁,不禁為簡繁擔心。簡繁為什麼如此心事重重呢?難道是因為還在想著昨天晚上閆敏說的話嗎?

在公司樓下,蔣帥終於看到簡繁。 重生之美人妖嬈笑 一個人站在路燈下面,髮絲和裙擺被已經漸有涼意的風吹拂著,落寞而孤寂。

「簡繁,有心事?」

「蔣帥,你覺得。」簡繁想問蔣帥,韓聰和閆敏到底什麼關係,可是最後還是沒有問。自己和韓聰的感情不想讓別人來評判和審視。

「簡繁,韓聰就是這樣的。他工作起來,是不會考慮到任何人的感受的。你和他從大學到現在相處這麼久,難道還不了解他嗎?他為了工作不在乎你,更不會在乎其他人的。」

「嗯,我知道。」

「我和韓聰是兄弟,他什麼事我不知道呀。就是她身邊的閆敏我也很清楚,應該就是他的臨時助理吧。這個項目結束了,他們之間的工作關係也會結束的。哈哈,你不會是擔心這個吧。」

蔣帥表面嘻嘻哈哈的,心裡卻細緻入微為簡繁著想,一點一滴地打消簡繁的疑慮。蔣帥覺得,簡繁開心快樂比什麼都重要。

簡繁,我會一直守護你的,即使你不能愛我。 簡繁默默地聽著蔣帥說的每一句話,蔣帥應該不會騙自己的。

「蔣帥,我相信你說的,可是我還是感到難過。」

「簡繁,閉上眼睛,我會施法術,你來試試。」

簡繁看著蔣帥,「真的,假的。又來哄我。」

「閉上眼睛就知道了。來,慢慢閉上眼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