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今天,當著所有人的面,我左丘騰也在這裡表個態:我此生只愛歐陽茜一個人,非卿不娶,至死不渝!就算你們都不接受她,我也不會放棄她!」

「還有你歐陽茜,你給我聽好了,我不管你心裡有沒有我,我左丘騰的心裡有你,五年前就有,已經等了五年了,我不介意再多等你幾年。」

左丘騰的一番話既表了決心,也是對歐陽茜的承諾。

歐陽茜不敢相信的看著左丘騰,雙頰微紅,目光迷茫,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這是怎麼了?竟然有些感動。

左丘儒已經坐不住了,揚長而去,林佩和杜雪雲也連忙跟了上去。

一屋子的人有些不知所措,左丘騰乾脆帶著歐陽茜先離開了。

車上,歐陽茜的腦海中還在回想左丘騰剛剛的話。

歐陽茜偷偷的瞟了一眼左丘騰,卻不想左丘騰也在看她,臉竄的一下就紅到了耳根。


「你……你真的這麼喜歡我嗎?」歐陽茜小聲問道。

「剛才的話句句真心,你要是不信,我還可以再說一遍!」左丘騰的目光堅定不移。

「不!不用了!我信!」歐陽茜的聲音極小,臉更紅了。

突然,車子一個急剎車,歐陽茜猝不及防之下就跌進了左丘騰的懷抱。

「那個!不好意思,剛剛有個車!」阿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讓自己鎮靜下來,然後對身後左丘騰和歐陽茜道。

「殺得好!」左丘騰邪魅一笑。


「啊?」阿楊差點沒跳車了,什麼情況?騰大大,你這不正常的有點猝不及防啊,小的我有點消化不良啊,下次能不能打個招呼啊?

阿楊這才從車後視鏡中看到歐陽茜被左丘騰擁入懷中,立馬閉嘴,專心開車。

這個時候要是敢打擾他老大的好事,那一定是不想活了。

左丘騰滿意的環保著歐陽茜,兩隻眼睛深情的盯著她的,然後深深的吻了上去。

歐陽茜反應過來,立馬推開了左丘騰:「你幹嘛?」

「那個,不好意思!我沒忍住!」左丘騰滿意的笑了笑,故作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歐陽茜嗔了左丘騰一眼,然後迅速的坐直了身子。

「那個!左丘騰!不好意思啊!今天好好的家宴被我搞成了這個樣子!」歐陽茜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愧疚的。

畢竟她跟左丘騰在一起是因為一份合約,而她自己也從未想過要進左丘家的門,只是以她的性格,是斷然不會讓別人這麼公然詆毀自己的。

脾氣一上來,該說的不該說的一下子都說出了口。

左丘騰似笑非笑的看著歐陽茜,心想這個女人真是奇怪,剛剛逞口舌之快的時候怎麼沒見你怕的,現在倒是過意不去了。

說出口的卻是:「對呀!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左丘騰好整以暇的看著歐陽茜,一副看你怎麼說的態度。

歐陽茜自然是一下子就看出了左丘騰的小心思,但是由於自己不佔理,故作委屈的道:「那個,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他們先攻擊我的!」

「哦?那看來你也不是很有悔意嘛?要不……」左丘騰故意拖長了腔調。

「左丘騰!你又打什麼餿主意!我警告你啊!雖然今天是我不對,擾了你的家宴!但是你也不能提無禮的要求!」歐陽茜義憤填膺的道。

左丘騰笑得邪魅:「我是說,要不我們打平了,畢竟是各有各的錯處!你想什麼呢?」

歐陽茜恨不得打個地洞鑽下去,這個時候,車子正好停在了別墅門口,歐陽茜飛快的拉開車門:「到了!我先進去了!」

然後就一溜煙兒的沒影了。

左丘騰笑了笑,然後進了別墅。

歐陽茜拘束了一晚上,想著泡個澡就去休息,正找睡衣,一個清脆的手機鈴聲傳來。

歐陽茜按下了接聽鍵:「喂!喬喬!」

歐陽茜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邊就傳來了唐落喬火急火燎的聲音:「茜茜,你怎麼樣了?聽說你今天去左丘騰他們家的城堡了,還聽說你去干架去了?你沒事兒吧?」

「你怎麼知道啊?」歐陽茜狐疑的問道。

「陸錦輝告訴我的!」唐落喬一五一十的道。

「你最近跟他走的倒是挺近的嘛!」歐陽茜打趣道。

「這個不重要啦!你快告訴我,你怎麼樣了?」唐落喬的聲音看起來很焦急。

「陸錦輝到底跟你說了什麼啊?我很好啊!什麼事都沒有,不過就是吵了幾句而已!」歐陽茜說的輕描淡寫。

「那陸錦輝還跟我說你去城堡干架了?就會誇張!」唐落喬埋怨道。

「人家是找話題跟你聊天!你可真是缺心眼兒!」歐陽茜為唐落喬著急,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陸錦輝對唐落喬不一般,就這丫頭還不知道什麼情況。

「你才缺心眼兒呢!怎麼樣!我的大小姐,訂婚後的生活如何啊?」唐落喬不經意間轉換了話題,重新把話引到歐陽茜身上。

「就那樣吧!」歐陽茜有些敷衍。

「什麼叫就那樣啊?你們兩個有沒有那個啥?」唐落喬說話還真是口無遮攔,問的夠直接。

「唐落喬你大爺的!你每天腦袋裡都在想什麼呢?我們是契約訂婚!契約訂婚懂嗎?就是沒有感情的!被逼無奈的!OK?」歐陽茜直接開罵。

這時,歐陽茜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左丘騰走了進來,歐陽茜嚇得手機都掉在了地上。

唐落喬聽到聲音,喊了歐陽茜幾聲,見沒人作答,只好掛了電話,因為時間不早了,也就沒有再撥過來。

「沒有感情?被逼無奈?是這樣嗎?歐陽茜!我逼你了嗎?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你感受不到我的心嗎?」左丘騰步步逼近。

歐陽茜步步後退,一個踉蹌直接跌坐在了床上。

「我……」歐陽茜心想,怎麼這麼倒霉啊?每次講電話都被這個人聽到了。

最後乾脆,直接嘴硬的懟了回去:「本來就是你一廂情願啊!若不是因為你的那個不平等條約,我怎麼會跟你訂婚?」

「你就這麼不喜歡我嗎?」左丘騰有些失望。

原本在城堡,看著歐陽茜在眾人面前和自己逢場作戲,心情還挺好的。

再加上車上的事,他心情很好。

卻不想,剛一上來,就聽到歐陽茜的電話類容,瞬間所有的失落都慕名而來。

歐陽茜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是的我不喜歡你!我們在一起本來就是強扭的瓜不甜!所以,不如你放了我!從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休想!」左丘騰的這兩個字中有失落,也有憤怒。

「想讓我放了你!痴心妄想!我這輩子就算是綁也要把你綁在我的身邊!」左丘騰繼續說道,言辭懇切。

「你不可理喻!」歐陽茜無言以對。

左丘騰直接吻上了歐陽茜的唇,然後猛地放開她:「我就不可理喻了!」

說完,再次吻上歐陽茜的唇,加深了這個吻。

歐陽茜一點點的被融化,原本還在掙扎的她,一下子忘記了反抗。

原本今天在城堡,聽到左丘騰那樣的一番話,她就有所動容。

回想自己回國的這些日子,這個人無時無刻不在自己的身邊,不管自己是願意還是不願意,他都一如既往的對她。

就算這次訂婚不是心甘情願的,她就算說再過分的話,左丘騰也從未真的生過她的氣,就算是她的心是石頭做的,也應該有所動容吧!

歐陽茜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左丘騰,輕聲道:「左丘騰!我投降了!」

「你說什麼?」左丘騰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說!我可以嘗試著跟你在一起!」歐陽茜肯定的道。

「那個!你可以再說一遍嗎?」激動這個詞已經無法形容左丘騰的心情。

「我說,我可以從你的女朋友做起!」歐陽茜笑著道。

左丘騰開心的抱起歐陽茜,轉了個圈,然後將她放下,痴痴的道:「早知道跟你大吵一架,你就答應跟我在一起!那我早就跟你吵架了!」

「傻不傻啊你!」歐陽茜已經有些懷疑某些的情傷了,看著眼前這個人,人前是不可褻玩的霸道總裁,在她跟前,完全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丫頭!我認識你這麼久,你今天說話最動聽!」 歐陽茜的臉上泛著好看的紅霞,襯的她白皙的皮膚格外好看,像一支含苞待放的粉玫瑰。

左丘騰緩緩的將她帶入懷中,頭枕在她的脖子上,在她的耳邊輕聲道:「丫頭,你知道嗎?我等這個回答等了好久!」

「需要開瓶紅酒慶祝一下嗎?左先生!」歐陽茜俏皮的從左丘騰的懷裡抬起頭來沖左丘騰眨了眨眼。

「我姓左丘,不姓左,歐陽小姐!」左丘騰一本正經的道。

說著兩個人相視一笑。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應景,格外的亮。

快要入秋了,風吹在身上有些涼,左丘騰和歐陽茜背靠背坐在陽台的地毯上,一人一杯紅酒,詳談甚歡。

整個別墅只有歐陽茜的這個房間的陽台上還亮著燈。

「丫頭,你這五年是怎麼過來的?」左丘騰突然一臉嚴肅的問道。

歐陽茜噗嗤一笑:「你這個樣子有些老氣橫秋!」

「說說車辰希吧!我想知道你們之間的所有事!」左丘騰又道。

「我說,左先生,你想知道不是可以查嗎?何必讓我在這裡跟你費口舌呢!」歐陽茜笑道。

「我想聽你親口說!」左丘騰道。

最後,歐陽茜還是把她和車辰希的所有事都跟左丘騰講了一遍。

「大師兄,是我見過的最溫文爾雅的人,其實你無需介懷!他對我有恩,我跟他就跟親人一樣!這五年要是沒有他,我還真的無法想象我要怎麼過!」歐陽茜有些傷感。

「以後不需要他了,我願為你傾盡所有!」左丘騰的話很是懇切。

「那麼你呢?我可以知道你的故事嗎?」歐陽茜試探性的問道。

「你想知道什麼?」左丘騰反問道。

「你的生活、感情、工作,身邊的人,我都想知道!」歐陽茜道。

「我只愛過你一個人!至於陸錦妍,我只把她當做妹妹!你還想知道什麼?」左丘騰說的簡單明了。

「那伯父呢?」歐陽茜再次試探性的問道。

左丘騰抿了一口紅酒,深吸了一口氣,才開口道:「我父親在我幾歲的時候就失蹤了,至今還下落不明,這些年我一直在查,但是一直都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這是左丘騰心裡的一根刺,平時很少願意去觸碰。

「對不起!」歐陽茜有些抱歉。

左丘騰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其實,歐陽茜沒有想到,左丘騰的生活這麼簡單,自從五年前遇到自己,他便再也沒有愛過其他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永遠是這個唯一。

至少,現在應該是吧!

夜漸漸深了,兩個人就這麼背靠背坐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第二天,兩個人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兩個人就這麼靠在陽台的牆壁上睡著了。

左丘騰為了慶祝自己和歐陽茜修成正果,決定要請陸錦輝和唐落喬陪他們一起出海去玩兒,最後陸錦妍也跟著來了,歐陽茜怕陸錦妍一個人太尷尬,便也叫了安晴。

這個地方是左丘家的私人別墅,建在海中間一個小島上,幾個人坐船過去的。

好在島上的別墅很大,房間很多,不用考慮合住的問題,可以一人一間。

「時間這麼早,要不我們燒烤吧!」唐落喬天生就是不安分的。

「知道你好這口,我早就安排好了!」歐陽茜笑道。

「咦?陸錦妍和安晴呢?怎麼沒看到?」自從在陸錦輝那裡聽說,安晴在城堡幫過歐陽茜,唐落喬對安晴的印象很好,本來拉她一起玩兒,回頭一看才知道少了兩個人。


「興許在房間吧!喬喬,你和陸少先燒烤,我去看看!」歐陽茜道。

「我陪你一起去!」左丘騰連忙跟了上去。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過去,敲了敲兩個人房間的門,發現門都沒有所,裡面都沒有人。

「奇怪!這兩個人去哪兒了?不會有什麼事兒吧?他們兩個熟嗎?」歐陽茜有些不知所措,問向左丘騰。

左丘騰搖了搖頭道:「他們兩個很少見面,應該不熟!你先別急!我們先出去看看!說不定,兩個人在外面呢!」

「好!」

說著,兩個人又一前一後的出了房間,把別墅前前後後都找了一遍。

最後在別墅後面的一個小花園裡找到了兩個人。

遠遠的就看到了兩個人在談話,看不見表情,也聽不見兩個人在說什麼。

兩個人慢慢的靠近才聽到兩個人的對話。

安晴:「你條件這麼好?為什麼一定要追著左丘少爺不放呢?他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你應該知難而退才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