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都跟我來!」慕容紅玉一陣震怒,隨即便是帶領著眾人飛速的出了落星宮,向著地煞宮的宗門別派之中迅猛趕去!

就在李寒清他們幫助落星宮的眾人將這個宗門擊敗之後,這個宗門的領地歸屬自然也就是成為了落星宮的旗下!

可是,沒有想到他們剛剛將這些領地佔領之後,緊接著便就是被一行人佔領了?這真是玩笑至極。

泛海宗幾個人的腳程都不慢,隨即便是趕到了這個原來地煞宮的地方,而後便是緩緩的見到了此刻這裡正是陣陣的硝煙瀰漫,說是橫屍遍野也不為過分。

李寒清沒有想到,僅僅是這樣一會的時間,便是出現了這樣的危機情形。真是令人心中一陣不解。

「紫、龍、吟!」

李寒清腳下一劃,猛然之間便是驚殤步法滑到了一旁之處,隨即緊接著便是一陣陣的轟鳴之力。瞬間將這道荒雷電光的真氣向著大地之上舞動而出。

下一刻,便是見到了大地之上的一陣陣的人群小兵被瞬間轟擊而飛!

絲毫沒有留情面的李寒清,緩緩的注視著這些前來攻打落星宮新城池的這些人。發現他們都是身穿著一件件的赤炎紅色服飾,好像是無盡的來自熔岩岩漿之中的人物一般,並且更加令人驚奇的便是,這些普通的攻擊竟然對他們沒有絲毫的作用! 夜晚時分,戰火連天。

南蠻之地

就在李寒清獨自一人幫助落星宮將這個盤踞在南蠻之地的巨大毒瘤——地煞宮成功的剷除擊敗之後,原本以為這個領地就應該是落星宮的領屬了。可是沒有想到的卻是,就在眾人緩緩慶祝的時候,突然之間小廝來報。說是剛剛收穫的領地竟然被一群不知名的人所攻擊。

李寒清一行人急忙跟著慕容紅玉一同前去,查看情況。

可是到了那裡之後,這個地方真的是一片混亂之中。到處都是一片陣陣的烽火狼煙,陣陣的戰火摧殘著這片大地。

「嗡、嗡、嗡……」

眾人的陣陣攻擊,雖然也是犀利萬分,可是卻對這樣襲擊的人群傷害不大。說的簡單一點便是無人能夠將其對這些偷襲者造成巨大的傷害。

李寒清手中紫寒槍一陣舞動后,倒是對這些偷襲者的傷害有所增加。並且也是現在泛海宗一行人中,對這些偷襲者傷害最為強大的。現在眾人都不知道原因,而這件事情過後,李寒清他們便是知道了。因為現在眾人體內之中的璞術者真氣,儘是一些十分常見的真氣,屬性之上並不是具有很大的優勢!

而李寒清體內之中則是緩緩的存在著無盡的『天明真氣』!所以在這樣的一種程度之上,這種新屬性的璞術者真氣還是具有無盡的實力!

「大家試著將自己體內的真氣附著到璞器之上!」李寒清在解決了一個小廝之後,便是揚起手中的紫寒槍,隨即對著眾人接著說道,「這樣即使不能將他們擊殺,也能將其擊暈!」

其實,按照李寒清原本的性格,輕易是不殺人的。可是這些和自己對抗的人,則都不是一些常人,這些人全部都是身體隱藏在暗暗的黑暗之氣中,或者說他們這些生物早就不能稱之為是人類!

不知道他們是受到了什麼樣的傷害,或者還是服用了什麼異樣的藥物,所以導致了這些原本便是人類的男子現在全部成為了這樣一種的怪物。並且在交戰的過程之中,李寒清能夠明確的感受到,這些怪物的力量和速度都是要比常人的強上許多。這便是無盡的詭異之處。

阮老五全身都暗暗的籠罩在一層淡淡的赤炎之氣中,猛然之間便是將自己周圍的這些怪物全部摧毀。好像是無盡的風波一般,頓時也是犀利十分!接著便是一旁的慕容雙雙,一直靜靜的躲在暗處,手中的利箭陣陣作響,夾帶著無數的猛烈微風,頓時將這些大地之上的怪物吞噬盡數。並且一但有著危機的情況發生之後,便又是一陣強大的速度,將敵人近距離的擊殺!


慕容雙雙也是隱隱的有成為偵查類璞術者大宗師的風範。

慕容紅玉緩緩的看著自己女兒這樣大的成長,心中也是一陣欣慰之情。

最為奇特就是屬於,阮夢柔和許香兒。這兩個人本來就是懸壺璞術者和輔助璞術者。一般這樣的璞術者最大的實力,就是展現在兩個璞術者小隊對決之時,可是對於這樣的偷襲戰之中,她們的作用並不是這樣的明顯。

許香兒還好一點,將自己的全部輔助技能將眾人施加完畢之後,便是專心致志的對付著一個怪物偷襲者;可是身為懸壺璞術者的阮夢柔除了救助戰場之中的人外,便是和戰鬥沒有絲毫的關係了。

可是!這樣的一種情況是在一般的璞術者小隊之中。並不是包括在李寒清的小隊之中。

現在阮夢柔和許香兒兩個人都在奮力的擊退著這些前來轟擊的偷襲者。只不過兩個人都是使用著這樣一種十分強大的法術類的轟擊,和李寒清這種武力的拼殺有所不同。

「大家小心!」李寒清打出一記雷屬性精黛技能之後,將自己對面的這些一大部分怪物擊殺。隨即便是無極赤炎劍轟然出動,頓時之間便是一陣陣繚繞著的赤炎真氣轟擊而出。頓時欲要將這些困在荒雷真氣之中的眾位怪物焚燒!

可以這樣說, 我的極品仙子老婆

可是!情況陡變!


電光火石之間!就在這樣的一片轟擊之下,李寒清再次發力。腰間猛然將泛海流解下,隨即便是一陣舞動,泛海流舞動在天空之中,頓時一陣巨浪滔天的襲擊瞬間將這些已經苦不堪言的怪物轟擊而飛! 桃運小神醫

就是這樣的一個強大的璞術者宗師也是不能將其完全阻擋的。更何況說是這樣一些怪物呢!

「這就是李寒清的真正實力嗎?」站到一旁的慕容紅玉十分震驚的看著李寒清隨即心中接著想到,「真不愧是老狐狸的徒弟,真是令人驚訝,三道璞術者共同使用而出!令人不是一般的震驚!」

其實,慕容紅玉還是不了解李寒清。如果李寒清將身體之中的全部真氣舞動而出的話,那必定就是四道真氣共存的一個場景!這樣強大的地步更加是令人心中一陣慨嘆!

「嗷!」

就在李寒清這樣的轟擊之下,絕大多數的怪物都被轟擊而亡。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響起了一道哀嚎之音。緊接著便是無端的生出了一個身形十分巨大的怪物影子,這個怪物都是和其餘的別無他樣。單單的只是比其他的怪物體型大了很多!

並且這樣的一個場景之下。 盛唐小園丁 。好像是欲要把李寒清當成了他的晚餐!

「雙雙!」李寒清一聲低喝。欲要呼喚慕容雙雙,隨即緊接著便是說道,「看好了,這就是驚殤步法的最高境界!」

顯然李寒清也注意到了這樣的一個巨大怪物,並且欲要想著和這個大傢伙一動的戰鬥!可是,他想著要有一定的教學意義,所以便是讓慕容雙雙在一旁暗暗的學習著。

「好!哥哥加油!」慕容雙雙顯然明白了李寒清的意思,隨即站在一旁為李寒清加油!

「嗷……」

這個巨大的怪物張著大嘴,揮舞著雙手頓時之間朝著李寒清猛然襲擊而來。好像是無盡的風波一般;可是眾人眼中的李寒清還沒有行動,不僅如此,並且還將手中的紫寒槍和無極赤炎劍緩緩的放下。靜靜的閉起了自己的雙眼。體內之中的九印轉氣術瞬間緩緩的停止了下來。緊接著又是一道微風拂過!

李寒清動了!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也在這一陣陣的微風之中。李寒清的身影動了!

「嗡!」

好像是一陣迅猛的爆裂颶風一般,李寒清將自己的身體在一個十分強大的轟擊之中,瞬間閃現了出來。下一刻的時候,便是將身體之中的全部速度之力頓時舞動出來。

「轟!」

李寒清好像是和這一陣颶風瞬間融為了一體,緊接著竟然在頃刻之間猛然的將這個巨大怪物的身體穿透了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瞬間動手,將自己的身體以及體內之中的真氣融為大自然之中的一體。瞬間將敵人擊殺!

這便是驚殤步法的最高境界!

……

「剛剛發生了什麼?」慕容雙雙緩緩的看著自己的母親,心中一陣疑惑之情。


「這小子,日後一定是一代璞術者宗師!」慕容紅玉緩緩的點點頭,也是十分震驚的說道。

李寒清而後重新將紫寒槍和無極赤炎劍拿起,而後緩緩的對著眾人說道:「飛快小心的檢查戰場,不要讓人再次偷襲,將這個得之不易的領地守好!」

「是!」落星宮的眾位弟子剛剛從李寒清那迅猛的身影速度之中清醒過來,隨即便是一陣驚訝的答應道。

「呼…」

這樣強大的消耗戰,也令李寒清的體內之中真氣也是需要陣陣的休息恢復的。緊接著他便是坐到了大地之上,雙眸之中緊緊的注視著這樣的戰爭情形。不禁緩緩的在心中意識到,這一定是一次有預謀的偷襲。

不然的話,這些偷襲者怎麼會有著這樣強大的攻擊實力,並且是這樣的具有素質的戰鬥呢?

「轟!」

就在李寒清心中暗暗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猛然之間竟然又是一陣強大的轟鳴之音響起,下一刻便是欲要將李寒清一行人瞬間吞噬一般!

下一刻,便是一隻全身血紅的巨大怪物降臨人間!

「寒清!是混沌!」阮老五十分急切的看著天空之中的那一片情景。接著說道,「慕容影這個小兔崽子又來了!」

「嗡!」

一陣強大的鳴響之後,李寒清也是發動著無數的天明真氣之力,先是和阮老五點點頭。緊接著便是十分強大殺氣的向著混沌衝擊而去……

「鏗、鏗、鏗!」

一陣陣的金屬撞擊之音響起,緊接著便是見到李寒清緩緩的從半空之中退了下來。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混沌巨獸的皮膚竟然是這樣的強大,真的是令人震驚。李寒清並不能攻擊其傷害,所以便是暫且退了下來,以觀后便…… 「嗡!」

一陣強大的聖潔之音響起,頓時只見到李寒清瞬間將天雷嘯盾舞動而出!令其緩緩的籠罩在自己的身體周圍。為什麼要這樣行事呢?因為他見到了這樣的一種強大箭矢衝擊的事物正在猛然之間向著自己而來!十分強大!

「李寒清,你找死我們就攔不住了!」天空之中一陣陣的男子冷冷聲音響起。

李寒清閉著眼睛也能聽到,這個聲音便是消失了不就的慕容影的聲音!

「李寒清,你還真是不怕死,竟敢追我追到南蠻之地!」慕容影緩緩的將自己的身形閃現了出來,而後接著說道,「難道你不知道南蠻之地是我的主場地嗎?!」說著說著,慕容影猛然身後瞬間陣陣的猛烈颶風轟擊而出。好像是無盡的風暴一般,不斷的陣陣衝擊著周圍的事情。

可是,令人驚奇的是,這一陣強大的猛烈颶風遇到了李寒清的時候,卻是一陣安息。緩緩的平靜了起來。似乎是不敢絲毫招惹這個殺神一般!

李寒清微微一笑,猛然之間將紫寒槍霸氣的拔出,隨即接著說道:「你還真是高抬你自己了,來到南蠻並不是來追你的,你還沒有這種資格!」

「呵呵,你的言辭還是這樣的犀利。」慕容影微微一陣冷笑,隨即將自己懷中的一顆淡紅色藥丸吞下,而後接著說道,「可是!你不知道這樣是找死嗎!」

「嘭、嘭、嘭!」

就在慕容影的一陣言辭之後,隨即便是只聽到大地之上的陣陣轟擊之意響起,好像是無盡的風暴瞬間收縮爆裂一般。場面十分令人震撼……

「嗡!」

緊接著,電光火石之間。便是只見到了慕容影身形一閃,隨即便是好像一陣爆裂雷電一般的朝著李寒清襲擊而來。好像是無盡的殺神襲來。這一次,欲要將李寒清瞬間轟擊而死!

「天明真氣!」李寒清看著這個樣子,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單手微微一動,隨即便是只見到了一道聖潔白色的光暈霎時間籠罩在大地之上,緊接著又是化作了一道猛烈衝擊著的無端光暈。瞬間將慕容影可能襲來的三條道路瞬間封殺而至。並不打算給慕容影保留機會!

「鏗、鏗、鏗!」

霎時間,李寒清和慕容影的道道真氣相互撞擊在一起,兩者頓時之間便是一陣舞動的衝擊。只見到天空之中的一道赤炎紅色的真氣和一道十分聖潔潔白的光暈頓時升天。在大地之上形成一道無形的強大衝擊!

「喝!」慕容紅玉看到這樣的場景隨即便是下一刻猛然站在了慕容雙雙的前面,好像是一座高山一般,為自己的女兒保駕護航起來!

李寒清心中暗暗的思索著這樣的事情。根據他的觀察,慕容影每一次在戰鬥之前,都是先要吞下一顆紅色的小藥丸呢?為什麼在這樣的一個狀態之下。他的攻擊實力就大大的增加了呢?速度和力量全部都是這樣的強大呢?

「剛剛那些襲擊落星宮地界的人也是你們的?」李寒清雙眸微微上一動,便是將這些事情大概想清楚了。

那些人都是在這樣的一個狀態之下,緩緩的變化成為了這樣的一種類似怪物的形態。力量和速度都是這般大增。至於這樣的一個狀態之下,李寒清一下子便是聯想到了這樣的事情。緩緩的想到這一切就是慕容影所為。

「那是我們俊秀宮的最新藥物!怎麼樣,是不是很難對付?」慕容影十分子豪的對著李寒清說道。

原來,慕容影很早以前就應是打了這個地煞宮的主意。可是它並不能有很大的把握將這個地煞宮一口吞掉。所以一直就在暗中觀察著,可是令人沒有想到的卻是!

這一次,落星宮竟然將地煞宮一下子就給覆滅,真是令人開心。

慕容影根據調查,居然查到了這件事情之後竟然是李寒清所為。並且在落星宮的後面,竟然是有李寒清的幫助他們。這樣的消息真是令人心中一陣的激動啊,對於慕容影來說,這可是將李寒清打敗並且殺死的絕佳機會!

所以,出於這樣的種種原因,慕容影決定瞬間出兵!頓時將這個落星宮的地方佔領!

「先是利用這些怪物來消耗我的體力與真氣,而後便是再來出擊!」李寒清微微一動,而後接著對慕容影說,「你還真是成熟了不少,竟然知道使用計謀了!」

「哈哈哈!」慕容影顯得有些無端的激動,隨即便又是心中一陣陣的令人懼怕的猙獰之氣。隨即接著說道,「這一切都是你賜予我的!」


李寒清無奈的搖搖頭。他知道慕容影是為了自己的父親才成為這樣,可是慕容樓那真的是咎由自取而造成的這樣的慘劇。這一切和李寒清並無太大的關係。可是,他卻知道,即使是和這些事情給慕容影講清楚,他也是不能理解的。

出於對自己父親的感情。就是這樣的話語之後,慕容影也是會被親情扭曲了理性,一直相信這樣的情況是李寒清一手造成的!


「等等,慕容影剛剛說他們的『俊秀宮』?這是一個什麼宗門?難道他又加入了一個新的宗門嗎?」李寒清心中暗暗的想到。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要說是為什麼慕容影會這樣的短暫頓時強大起來呢?原來是加入了一個新的宗門。

慕容影緩緩的注視著李寒清,見到他竟然沒有半絲半毫的動靜,隨即好像是猜到了李寒清的想法,而後接著微微一陣冷笑道:「實話告訴你吧。俊秀宮是我建立的。目的就是為了將你和你的泛海宗一舉殲滅!」

「喲呵?長本事了,還能自己建立一個宗門?真是讓人對你刮目相看。」李寒清緩緩的一笑說道。可是話雖是這樣說。李寒清心中還真是有些震撼。

他自己也是泛海宗的宗主,自然知道宗主一人要將這些宗門之中的事情全部處理好是多麼的難。更別說是重新建立一個全新的門派了。

可是,千不該萬不該,慕容影不該將自己的作為宗主的目標踩在這樣多百姓的性命腳下。這便是有悖天道,是要遭天譴的。

……

慕容影自從在上次的冉星大會,自己的父親死亡之後。便是一度的一蹶不振,幾經輾轉才緩緩的漂泊到了南蠻之地這片土地之上。無意之中獲得了一種神秘的花朵植物,自此之後便是一發不可收拾,一直以來便是將自己的實力大增!並且一手創建了這樣的一個巨大宗門——俊秀宮!

也算是自從自己的父親走後,重新的出人頭地的一次。但可惜的就是,慕容影一開始的道路就是這樣錯誤的方向。

既然選擇了這樣一條走到天黑的道路,便就是一條道走下去了!

「娘?您聽說這個俊秀宮嗎?」慕容雙雙緩緩問著自己的母親。

慕容紅玉點點頭,若有所思的接著說道:「倒是聽說過,可是據說是一個南蠻的小宗門呀。但是今日一見,他們的戰鬥力還真是不弱。令人不容小視!」

……

「李寒清!來吧!」慕容影一陣暴怒的怒喝道,隨即便是緊接著手中的一顆黑色藥丸瞬間吞下。下一刻的時間之中便是化作了一道爆裂的迅猛之風,欲要將李寒清瞬間吞噬!

「嘿嘿,有意思!」

這樣的情況之下,李寒清體內的陣陣滾滾熱血也是被無限的激發出來。隨即便是化作了一道強大的聖潔白光閃現了出去!

阮老五眯起了雙眼,冷冷的注視著俊秀宮之中的其他人。一但他們要是有什麼舉動的話,阮老五便是打算第一時間的衝擊出去,為李寒清的這場單打獨鬥保駕護航!

「精黛之力!」

攻擊之時,慕容影猛然轟擊技能,竟然一下子就將自己最為強大的精黛技能瞬間爆發出來!

頓時之間,只見到在李寒清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轟鳴之力。緊接著便是見到了一個氤氳在赤紅之色之中的巨大怪蟒,好像是來自九幽地獄之中一般,猛然之間將大地之中轟擊出了一個巨大的破-洞,擁有著無盡的吞噬之力似得!

「嗷!」

又是一陣強大的轟鳴之氣,隨即便是見到了這樣的一陣強大殺氣異動,瞬間將李寒清的身形籠罩吞噬!

可是,就在這樣的一個場地情景之中。李寒清難以反應過來,他根本就是沒有想到慕容影竟然會在第一時間將自己最強大的精黛等級技能綻放出來。猛然之間,李寒清難以反應,再加之這些日子之中的接連征戰,導致李寒清現在連同天雷嘯盾都沒有開啟。

直接以一副血肉之軀迎接著這樣強大的轟擊之動!

「轟隆隆……」

一陣滅天一般的強大轟擊,李寒清身形瞬間被這樣巨大的怪蟒吞噬……

「寒清!」阮夢柔看著這樣的場景,失聲大喊道。隨即就要衝擊而去。

泛海宗的眾人也是全部跑了上去。他們根本不相信,李寒清就會這樣的被擊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