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之前幾次鬧過也就算了,可這一次他們連我們都誣陷,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想要借著逃犯同黨的罪名冤枉了我們之後,再將屎盆子扣在您和計將軍的腦袋上。」

「你放肆!!」

閔長樂聽著周東風居然敢當眾污衊,頓時厲喝出聲,抬手拿著弩箭正想要教訓信口雌黃挑撥離間的周東風。 而後,才帶著顧念下車。

楚昭陽有意把顧念昭告天下,恨不能讓全世界都知道,顧念是他要娶的女人。

所以直接牽著顧念的手,從楚天的正門招搖而入。

只是現在午休時間都快要過去,大部分的員工都已經回到自己的崗位上,稍作調整休息之後,便打算投入到下午的工作當中償。

因此,一樓的大廳沒什麼人,只有前台在。

楚昭陽皺皺眉,那一會兒開完小會,順便開個大會,讓顧念正式露臉?

楚昭陽心裡琢磨著,一會兒讓何昊然安排一下。

見到楚昭陽,前台的兩名女員工立即站直了,以最好的態度,齊齊叫道:「總裁好。」

楚昭陽淡淡的點頭。

兩名員工卻沒想到,他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大步繼續走,反而直接走了過來,在兩人的面前站定。

這可把兩人緊張壞了。

公司上下都知道,總裁的心情很不好,並且持續了長達三年的時間。

到底是為什麼,沒人知道。

只有何昊然知道,可何昊然的嘴巴緊的一點兒縫隙都不露,從他那兒打聽不出任何的消息。

見楚昭陽站過來,兩人都緊張極了,想著自己是不是哪裡工作做得不到位?

總裁心情很不好,她們承受不來。

這三年來,公司上下所有的員工,簡直就跟在火坑裡工作似的。

誰能想到,總裁能三年間不間斷的,每天都心情不好!

太可怕了!

「總……總裁!」兩人緊張的叫道,都結巴了。

還好有一個人理智尚在,注意到楚昭陽身旁還站著個顧念。

而且,還手拉手!

天啦!

「總裁夫人好!」那小員工立即叫道。

說完,就恨不得哭出來。

她不是故意的啊!

都是因為總裁站在面前,他那張臉也太嚴肅了。

三年來害怕都成了習慣,一見楚昭陽,腦子就抽抽,舌頭打結。

也不知怎麼的,就脫口而出了。

小員工都後悔死了。

結果,她竟然看見三年來一直陰沉著臉,從沒高興過的總裁大人,現在竟然露出了笑容。

嘴角矜持的微微上翹,整個人都變得暖意融融。

經過三年的凜冽寒冬,頓時如春回大地。

兩名小員工吃驚壞了,但另一人也不傻,琢磨著同事是叫了一聲「總裁夫人」,總裁就心情好了,便立即也跟著叫:「總裁夫人好。」

果然,見楚昭陽滿意的點頭。

弄得顧念都沒辦法否認,她現在還不是總裁夫人呢。

楚昭陽都點了頭,她再否認,就顯得有點兒矯情了。

只好偷偷捏了捏楚昭陽的手,楚昭陽立即轉頭,柔聲問:「累了?」

顧念:「……」

兩名前台的小員工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受不老了。

她們從入職楚天,就沒見過總裁這麼溫柔的樣子!

果然,要討好總裁大人,不如討好總裁夫人啊!

這邊,楚昭陽已經一臉溫柔的牽著顧念的手往電梯那兒走。

兩名小員工的目光不自覺地就跟著追隨過去,見楚昭陽那麼溫柔又小心的護著顧念,眼裡就只有顧念在,驚奇的不行。

她們倒是不羨慕。

畢竟,這麼多年,沒聽過總裁那麼在乎誰。

現在見到了總裁這麼溫柔的模樣,驚奇早就大過了一切。

「哎呀,我們都還不知道總裁夫人叫什麼呢。」

「現在總裁都親自領著人過來了,回頭我們問何助理,他總會說的吧。」

「對對。」同事點頭,「對了,咱們說出去,要不要緊啊?」

她現在有一肚子的八卦想要分享,憋在心裡可別提多難受了。

「應該沒事吧,總裁都這樣光明正大的把人帶來了公司,就是不怕人知道,甚至是還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反正就算咱們不說,其他人也會看見的啊。」

兩人這麼一合計,紛紛打電話給自己關係比較好的同事,說起了這件驚奇的事情。

***

在八卦還在傳播的時候,楚昭陽和顧念正出電梯。

因兩名小員工傳播八卦順便聊天,八卦傳播的比較慢,現在知道的人也不算多。

當何昊然見到顧念,豁然而起,驚得連椅子都推倒了。

他都顧不得扶起來,就已經衝到了顧念的面前。

「顧念!你……你回來了!」何昊然激動地臉都發紅了。

冷帝的小寵妃 想抓顧念的手,但瞥見楚昭陽的表情,剛抬起一半的手又立馬收了回去。

楚昭陽帶著顧念回了辦公室,何昊然也跟著進去了。

「顧念,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何昊然搓搓手,興奮之情非但沒有退去,反而越來越高漲。

終於,他的好日子又要回來了!

「昨天剛回來B市。」顧念笑著說道。

「你回來就太好了!」何昊然笑眯眯的看著楚昭陽和顧念仍牽著的手,看來,兩人是和好了。

他這才想起來,看了眼時間,說:「總裁,該去開會了。」

見楚昭陽看過來,顧念便說:「你去吧,我在這兒等著。」 「別……」

韓葉嚇得臉色一變,張嘴剛想攔時。

誰曾想那邊計敏德就直接厲喝出聲:「我看你才放肆!!」

他怒喝之時,直接一鞭子朝著這邊馬上打了過來。

「這裡是中州,還輪不到你在這裡放肆!!」

閔長樂根本沒想到計敏德會突然出手,察覺不對想要閃躲已然來不及,那一鞭子帶著雷霆之勢,以極快的速度便重重的抽在了他手腕之上。

閔長樂只來得急避開的手腕筋脈的地方,抬手用帶著弩箭的那邊去擋。

那鞭子瞬間直接抽在了那弩箭的上面,將其「啪」的一聲擊的粉碎。

而閔長樂雖然沒有被直接打在手上,那鞭子上所帶的力道卻依舊震傷了他。他整個如遭重擊,一陣刺疼之後,直接身子一歪連帶著朝著馬下跌去。

閔長樂連忙臨空在馬鐙上踩了一腳,才險之又險的穩住了身形,一個瑤子翻身落在了地上。

「計敏德,你敢出手傷我?!」

「傷你如何,你以為這裡是你皇城,再敢放肆,老子直接取了你的狗命?!」

「你!!」

閔長樂臉色一寒,戾氣橫生,而他身後跟著的那些血鷹軍見狀也是紛紛手握利器,直指向計敏德。

計敏德帶來的那些人見狀,厲斥了一聲「大膽」之後,也是紛紛抽出腰間長劍,直接指向韓葉和閔長樂等人。

場中氣氛瞬間凝滯起來,只聽得兵器出鞘時的刷刷聲后,兩邊便刀劍相向。

韓葉臉色瞬間大變,剛才閔長樂突然開口的時候他就已經暗道一聲不好,可還沒來得及說話那邊計敏德就已經動了手。

眼見著兩邊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刀劍相加大戰一場的架勢。

韓葉連忙一把抓住閔長樂的手腕,怒聲道:「夠了!」

閔長樂寒聲道:「這老匹夫欺人太甚……」

「閔長樂!」

韓葉聽到閔長樂嘴裡對計敏德的稱呼,眼見著他話音落下之後,計敏德帶來的那些駐軍紛紛滿臉怒色,甚至於緊緊握著劍柄隨時都要衝上來。

他用力抓著閔長樂的手,怒聲道:

「誰准你口出無狀這般稱呼計將軍的?!」

閔長樂怒目橫視,他帶領血鷹軍,跟韓葉同級,韓葉憑什麼教訓他。

閔長樂剛想反唇相譏,韓葉便看出了他的逆骨,壓低了聲音咬牙說道:「閔長樂,我知道你如今是血鷹軍統領,可是你別忘了陛下讓你來此是來幹什麼的。」

「陛下是什麼性子,你我鬥毆是清楚。」

「你要是真的因為逞一時意氣而壞了陛下的大事,甚至讓得陛下跟這邊境駐軍交惡,讓計敏德反了陛下,等到回去之後,陛下絕不會饒了你!!」

「到時候扒皮拆骨,你以為你還有命在?!」

閔長樂聽到韓葉的話,驀然想起了之前那個被扒皮拆骨的前血鷹軍統領,想起魏寰私下裡的那些手噸,頓時臉色大變。

他臉上的怒氣一遏,臉色瞬間微白,而原本握著武器,想要掙扎著上前的手也停了下來。 楚昭陽點點頭,說:「桌上的電腦你可以隨意用,不用擔心裏面的文件,我都有備份。所以,想玩遊戲,上網,做任何事都可以隨意。攖」

「好。」

「辦公室里的東西,你也隨便拿,隨便看,沒有關係。」他擔心顧念太規矩,對他辦公室內的東西都不敢隨意亂碰。「不用擔心弄亂。」

顧念笑這點頭:「好,不會跟你客氣。」

楚昭陽很滿意,他就是這麼個意思。

我的絕美前妻 「如果在辦公室呆著無聊,可以出去隨意逛一下,楚天上下你隨便哪兒都可以去。」而後,又吩咐何昊然,「你找個人給她介紹一下。償」

「不用的。」顧念趕緊拉住他,「都是工作的地方,沒什麼好看的,我就在這兒等著你。」

楚昭陽挺高興她在辦公室等著他,不是不喜歡她出去,而是想要一回來就見到她。

想到她就在自己的辦公室,好像工作都更有動力了。

情暖薔薇 「好。」楚昭陽笑容不大,卻異常開心,比窗外的暖陽還要暖。

看了看何昊然,何昊然立即知趣的先退了出去。

而後,楚昭陽便立即把顧念拉進了懷裡,吻了她一通:「我會很快開完會。」

等楚昭陽離開了,顧念的臉還是燙的不行。

她拚命地扇著臉頰,好不容易,臉上的熱意才退了一些。

顧念打量起了楚昭陽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很大,但裝潢的簡約,天花板又極高,便有種空曠的感覺。

冷淡的色調,可以想見,楚天的員工進來這裡,壓力會有多大。

靠著牆的書櫃里放著一些專業的書籍,包括金融,醫學方面,甚至有許多還是原文書。

並不只是英文,還有德文。

顧念隨手取出一本德文版的書籍,她不認得,但是看封面,是手術刀和藥片的照片,想來便是醫學方面的了。

書不新,有許多翻閱的痕迹。

打開來看,裡面更是密密麻麻的做著標記。

寒門鳳華 讓人眼花的德語,但標記卻是用的中文,並不是對單詞的註解,而是對文中那些理論的自我分析。

這些字跡明顯是屬於楚昭陽,沉穩內斂,蒼勁有力,十分漂亮。

字如其人。

她從不知道,楚昭陽竟還懂德文,且從他所做的標記看來,是十分精通。

顧念放回去,又看到旁邊的一排書櫃,裡面有序的擺著一些文件。

這些她沒興趣,只掃了一眼便不再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