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主人,你先別難過,」小黑的聲音在沐雲腦海里響起,「你不覺得羽皓軒有些反常么?」

「是啊主人,小黑老大說的對,」小三頭犬跟著附和起來,「我就覺得羽皓軒不是真的喜歡那兩個女孩的。」

「仔仔,你才第一次見他,怎麼知道的?」沐雲十分好奇。

「主人啊,你不知道我們狗狗的嗅覺是最靈敏的么?」仔仔解釋道。

「這跟嗅覺有什麼關係?」小黑和沐雲異口同聲地問道。

「你們就相信我嘛,」仔仔有些著急,「我們狗狗的直覺很准啦。」見她倆不太相信,仔仔又對血狼皇道:「喂,血狼,你別老睡覺,你也是犬科的,說句話啊!」


「呃,我哪懂這些,」血狼皇回道,「在我們狼族,我看上哪個姑娘,都是直接搶來做老婆的,主人,你喜歡誰直接搶了不就完了,哎呦!老大你幹嘛打我?」

「你妹!我們主人可是個美麗可愛的女生,」小黑罵道,「你以為都跟你一樣粗魯野蠻啊?盡出餿主意!」 「呵呵呵。」沐雲心中一陣發笑,被三個神寵活寶瞬間逗樂了,戰天看著她面上堆起的笑容,頓時大驚失色,便關心地道:「沐雲,你沒事吧,你可別嚇我啊!」

「我沒事,」沐雲回道,「戰天大哥,你不用擔心,我好得很。」

「你不會是傷心過度,有些,有些神志不清了吧?」戰天弱弱地問道。

「你才神志不清。。。。。。」沐雲被他的話弄得哭笑不得,她轉頭看向羽皓軒,見他跟兩個女孩不僅聊得火熱,而且動作也十分親昵,一股無名之火瞬間又在沐雲的胸膛中燃燒起來,她面色又漸漸變得陰冷,狠狠地瞪著羽皓軒。

羽皓軒忽然感覺背脊后一陣發寒,但他知曉是沐雲在看著他,便依然裝作不以為然的樣子繼續和兩個美女打情罵俏。

沐雲雙眸漸漸變得有些渾濁,渾身暗黑之力迅速膨脹,原本在體內互不侵犯的光明與黑暗兩種能量,此時已然失去了平衡。

「嘭嘭嘭嘭!」大廳頂部的水晶宮燈發出一連串的爆破之聲,那些拳頭大小的極品白曜石在一瞬之間全部炸成齏粉,大廳內頓時變得伸手不見五指。

「啊!!」學生們一片驚呼,

「暗黑之力!」不知是誰低聲喊了一句,隨後便聽見大廳門外響起一聲虎嘯:「嗷!!」聲音震耳欲聾,讓所有人都在心中微微一顫。

「神聖白光虎!」這個聲音是龍校長的,「它怎麼出來了,難道我們這裡出了暗黑系的歹人?」

釋放了體內多餘的暗黑能量,沐雲這才化險為夷,羽皓軒心中十分有數,他知道這是沐雲所為,便一直用自己的精神力鎖定著沐雲,生怕她出了什麼危險,此時的他已經有些後悔剛才自己的舉動,直到精神力感應到沐雲脫離了危機,他才鬆了口氣。

「嗷!!」虎嘯之聲由遠而近,「咚!咚!咚!」一陣緩慢而又沉重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嗷!!」虎嘯再次響起,這次離眾人更近了一些。

「來人,掌燈。」龍校長高聲喊了一句,片刻后,大廳側門裡走出十多個手持銀燈的侍女,銀燈燈架上同樣是極品白曜石,只不過比頂部吊燈上的小了很多。

此時大廳的光線雖然比不上剛才的明亮,但也足夠看清廳內的所有人與物,龍校長緩緩起身,走向大廳正門口,「虎兒,進來吧。」他沖著門外喊了聲。

「嗷!」這次虎嘯的聲音小了許多,彷彿是在和龍校長打招呼,「咚!咚!咚!」但那腳步聲卻比之剛才更加沉重了一些。

大廳門口光華一閃,一隻巨型白虎的巨大頭顱伸了進來,巨虎的脊背幾乎貼到那高大門頭上,乍一看還以為這個門就特意為它製作一般。


「嗚!」白虎低下腦袋,用額頭輕輕蹭著龍校長的手臂,龍校長微笑著摸了摸它的額頭,隨後轉頭對沐雲等人道:「諸位不必驚慌,這是本院的護院神獸,光明系的神聖白光虎,只要有邪惡之力出現,它就會立刻現身。」

見到眾人心情平復,龍校長又繼續道:「現在希望大家配合一下,讓虎兒查找出邪惡之力的根源,大家只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要動,放鬆精神就好。」 「嗷!!」白光虎低吼一聲,渾身上下忽然布滿了濃厚的紫色元力,它居然是天域的高階神獸!

巨虎一步一步向著餐桌前靠近,目標直接鎖定了沐雲這一桌,它一雙虎目炯炯有神,濃濃紫芒在身上光華流轉,強大的精神力如潮水般向著眾人身上涌去。

所有被精神力拂過的學生,身體都微微顫抖了一下,羽皓軒心中十分擔心沐雲的暗黑之力暴露,便用自己強大的精神力攔在了沐雲身前一尺處。

巨虎查探到沐雲身前之時,忽然虎目一瞪,隨後轉頭沖著羽皓軒怒吼起來:「嗷!!」吼聲震天,一股極強的氣浪沖得所有人的頭髮衣衫都向後飄灑。

龍校長驚訝地看著羽皓軒,心中十分納悶,羽皓軒是眾所周知的天都少主,怎麼可能跟邪惡之力扯上關係,以天都都主的為人,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更何況,天都都主也是龍校長相識多年的老友。

巨虎一步步向著羽皓軒靠近,雙目之中漸漸生出了殺意,沐雲心中擔心,急忙也驅動精神力查探著羽皓軒,卻不想,在半途中直接遇到了他的精神力,她心中暗暗思忖,只一瞬間她便明白了羽皓軒的用意,心中不禁升起一絲暖意。

「咚!咚!」巨虎再次邁出步伐,龐大的身軀已經離羽皓軒很近,所有女生都在為他的安危擔心,但同時內心裡也是與龍校長一樣的困惑。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巨虎要對羽皓軒不利之時,沐雲卻擋在了巨虎身前,「虎兒,你受傷了。」她緩緩走到巨虎身前,輕輕蹲下身子,用手撫摸了下巨虎的前爪,「還流了這麼多血,你疼不疼啊?」

所有人低首望去,只見白虎的前爪底部插著一塊白曜石的碎片,那碎片十分鋒利,深深刺入它的肉墊之中,一行血水順著碎片緩緩流淌了下來。

眾目睽睽之下,沐雲掌中忽然閃爍起刺目白芒,一團柔和的白色光球出現在了她的掌中,她小心翼翼地將白曜石碎片拔出,巨虎爪子微微顫抖了一下,隨後沐雲又將光球附在了虎爪受傷之處,只一瞬間,它的傷便痊癒了。

「嗚嗚。」巨虎彷彿很是喜歡沐雲,低下大腦袋開始輕輕蹭起她的手掌來,羽皓軒此時心中更加震驚,他深知沐雲體內擁有暗黑之力,怎的卻又施展了光明系的治癒術,這種情況是逆天的存在,簡直不可思議!一絲擔心在他心中悄然生起。

「天啊!那個火狼的帥哥還會光明系魔法呢!」

「好崇拜他哦!擁有光明系魔法的戰士,那未來得是多麼強大的存在啊!」

「他人長得又帥,又是魔武雙修的奇才,哦,神啊,世上怎麼有這樣逆天的人物!這該讓我們怎麼活啊?」

所有老師和學生們的目光此時都集中在了沐雲身上,女生們的是傾慕以及瘋狂的眼神,男生們的就複雜得多了,有羨慕,有妒忌,有恨,還有個別幾人是愛,當然他們的愛有的是正常的,有的卻是異常的。 「哼!有什麼了不起?」瓦特在那冷嘲熱諷起來,一旁雄獅的艾倫,見凱瑟琳此時看沐雲的眼神,比之剛才看羽皓軒時有過之而無不及,不禁也是滿臉的不爽,口中嘲笑道:「天底下難道就他是魔武雙修么?哼,大驚小怪!」

巨虎查探完所有人後,見沒有什麼異常,便收回了精神力,「虎兒,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你就回去吧。」龍校長吩咐道。

巨虎白了龍校長一眼,隨後又對沐雲做了一個滑稽的笑臉,用巨大的虎爪與沐雲握了個『手』,隨後轉身悠哉悠哉地走掉了。

龍校長搖頭笑罵道:「這傢伙,越來越沒規矩了,好了,大家用餐吧。」說著,他又看向沐雲八人,和聲道:「餐後會有人帶你們到各自的住處,今晚好好休息,明日正式上課。」

「請問龍校長,明日我們去哪個班上課?」雷涵問道。

「我早已根據你們的情況安排好了班級,明日自有人帶你們去各自的班上。」龍校長回道,八人滿意地點了點頭。

晚宴過後,許多女生圍著羽皓軒與沐雲兩人表達自己的好感,但由於羽皓軒是老師身份,所以女生們就沒好太過糾纏,而沐雲不同,那些女生都瘋狂地圍在她的左右,有的還豪放地對她獻吻,把沐雲一張小臉親的到處是唇彩,沐雲心中糾結,卻又甩不開這些熱情的女生,不禁面露痛苦之色。

「副團長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這一幕被黑狼瞧在眼中,心中可妒忌得要死,「這要是換我,我可爽死了。」要帶他二人去住處的侍女卻一直在掩嘴偷笑,她對這樣的事情早就見怪不怪了。

「哈哈哈,主人,誰叫你生得如此俊俏呢?」小黑開始調侃起沐雲來,仔仔倒是給她出了一個主意:「我親愛的主人,您乾脆直接告訴她們你不喜歡女生不就行了?」

沐雲想想,仔仔說得很有道理啊,便沖著眾女生大聲吼道:「諸位小姐,諸位大小姐,本人對女生沒有興趣,請你們不要再騷擾我了好么?」

「什麼?你不喜歡女生?」

「好可惜啊,這麼帥的一個男生居然是gay!」

「嗚嗚,蒼天無眼啊!」

「。。。。。。」女生們大嘆可惜,沐雲深感無語。

趁著女生們感慨之時,沐雲急忙鑽出人群快步走到侍女身旁,倉促道:「這位姐姐,麻煩你趕緊帶我們去住的地方。」見黑狼還在看著那些美女發獃,沐雲一腳便踹向他的屁股,罵道:「你妹的!趕緊給我走!」

「哈哈哈,主人爆粗口了也!」小黑和仔仔兩個活寶開心地大喊起來。

「你踹我有什麼用啊?」黑狼抱怨道,「你躲得了今晚,那明天上課呢?」

「你廢話真多!」沐雲罵道,「能躲一時是一時!」說著,她拉著侍女一溜煙地跑向前方。

沐雲好不容易避開眾人,跟著侍女來到了自己房間的門口,「沐團長,這是您的房間,」說著,她又對黑狼道,「黑狼先生,隔壁這間是您的。」

侍女將兩個房門打開,轉身又對兩人道:「兩位如果有什麼需要,直接按房間里的那個光明白曜石,幾分鐘后就會有人前來為兩位服務。」

「那你們這有陪睡服務嗎?」黑狼眉飛色舞地沖侍女笑道。

「黑狼!」沐雲雙目一瞪,面色「唰」的一下便寒了下來,黑狼嚇得急忙解釋道:「我,我開玩笑的!」說完,一頭便鑽進了自己的房間,侍女面色羞紅,但卻又被黑狼的反應逗得咯咯直笑。

侍女離去后,沐雲便推開了自己的房門,剛想邁步,卻聽見身後傳來一個清朗的男聲:「沐團長是么?」

沐雲聞聲轉過身子,只見來人是個十六七歲的英俊少年,看他穿著氣度,彷彿是權貴子弟,「是我,請問,閣下是?」沐雲有些疑惑。

「我是天龍國馮宰相之子馮玉郎,」少年回道,隨後他面色漸漸變得有些羞紅,又問道:「聽說沐團長不喜歡女生,這是不是真的?」

「呃,沒錯!」沐雲下意識地感覺事情有些不太對勁。

「那太好了!」馮玉郎立刻變得十分開心,隨即換回靦腆模樣,口中柔聲道:「我今天第一眼見到您時,就被您瀟洒的氣度所折服,不知,不知在下可否成為沐團長的入幕之賓?」

沐雲聞言,渾身雞皮疙瘩頓時掉了一地,不自禁地打了個冷顫,口中大聲道:「我,我也不喜歡男人!」說完,她一頭衝進房間,「啪!」的一聲將房門狠狠地關上,只留下一頭霧水的馮玉郎獨自在風中凌亂。 「噗!哈哈哈!」小黑和仔仔兩個活寶樂瘋了,這會連一向沉默寡言的血狼皇也都大笑起來。

「你們三個再笑,我就罰你們互打屁股五百下!」沐雲羞得面紅耳赤,沒想到在這聞名聖洛大陸的天龍學院里,居然有那麼多奇葩的人物,這可真是讓她長見識了。

「我的美女主人,你可不能怪我們啊!」小黑笑道,「不過話又說回來,您還真是人見人愛呢!連宰相的公子都看上您了也。」

「我去!我才不要這樣畸形的愛呢!還入幕之賓,我長得很像小受么?」沐雲一顆心嘭嘭直跳,對剛才的那一幕,她現在仍然心有餘悸。

一夜無事,沐雲雖說晚上受了些精神上的刺激,但對她超強的精神力來說,這點玩意根本不能算回事,所以她睡得十分香甜。

第二天,沐雲起了個大早,梳洗完畢,去餐廳用過早餐,一個侍女引著她和黑狼走向前排教學樓。

「依龍校長吩咐,沐團長和黑狼先生被分在本校最優秀的精英班之一,兩位請隨我來。」侍女走在前面,步履十分輕盈。

一路上,不少女學生見到沐雲,紛紛想要湊近,若非有侍女開道,恐怕他們又要被圍堵一會,雖說學院里也不乏帥哥,但比沐雲出色的卻著實不多。

精英班的學生個個實力強勁,導師也都是大陸赫赫有名的高手,沐雲兩人一進教室大門,便看到一群男生以不太友好的目光看向自己,其中烈焰少主和瓦特也在其中,而為首之人正是太子龍毅。

這是間非常寬敞的階梯式教室,圓形的講台在教室的最低處,教室內所有的桌凳都是上好的白玉石所制,精英班人數不多,只有一百多個學生,但從他們的眼神來看,卻個個都是天賦極佳的人。

「正式認識一下吧,」此時烈焰少主主動走上前來,伸出右手,「我叫西澤。」


「狼群沐雲。」沐雲也不失禮數,同樣伸出了右手輕輕握上對方的手掌,西澤雙目微眯,眼角忽然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隨後他手掌猛然發力向內握去,緊緊地箍住了沐雲纖細的手掌。

「啊!」一些女生情不自禁地驚呼出聲,她們可不想自己傾慕之人的右手就這麼廢掉了,太子龍毅轉頭狠厲地看了那些女生一眼,太子淫威之下,她們立刻用手掩住嘴巴,低下頭去,雙目之中充滿了恐懼之色。

沐雲只覺手掌中一陣劇痛,急忙運起戰氣相抗,但卻發覺對方的力量十分巨大,遠超過自己的實力,她低首看去,只見西澤手掌上泛著濃重的金芒,沒想到他居然是地域巔峰高手,擁有高階黃金戰士的實力。

巨大的力量緩緩擠壓著沐雲的手掌,黑狼在一旁看見沐雲的臉色蒼白,不由地擔心起來,他想伸手援助,卻被沐雲用眼神阻止了。

這西澤當真是無恥至極,實力本就強過沐雲,卻還出手偷襲,他想狠狠打壓沐雲,一是為報狼群搶奪傭兵團名次之仇,二是想給沐雲一個下馬威。

沐雲屏住呼吸,極力對抗,渾身白銀戰氣開至頂峰,但她戰士實力不過是地域初級水平,哪裡能夠與西澤匹敵,沐雲強忍掌中傳來的劇痛,集中全部精神力,沖著西澤的面部便狠狠攻了過去。

西澤感覺到對方強大的精神攻擊,也急忙提起精神力來反抗,兩人的精神力猛然撞擊在一起,有如實質般將兩人之間的空氣都扭曲了,太子龍毅與那些學生見狀,不禁都驚得張目結舌。

「唧!」一聲輕鳴,沐雲的精神力輕而易舉地攻破了對方的防線,西澤頓時便覺得頭暈眼花,眼前一黑就要昏倒在地,他體內戰氣也在同一時間散亂不堪,壓力一松,沐雲急忙抽回右手,「喂,你沒事吧?」她一伸手扶住了西澤,眼角上浮現的笑容,比之剛才西澤還要得意。 「我沒事!」西澤心中怒火飆升,但一時之間失去了戰鬥力,只得用力甩開沐雲的手掌,滿臉怨毒之色地看著沐雲。

女生們懸著的心終於落地,太子龍毅氣的一甩衣袖,低聲罵道:「蠢材!」

烈焰的瓦特也是一臉的失望之色,西澤心中十分後悔,他萬萬沒想到沐雲的精神力會如此之強,早知如此,他就不該如此託大,應當直接一步到位廢了沐雲的右手。

這番較量,西澤又吃了一次悶虧,這新仇舊恨一起積壓在他心中,讓他著實不好過,他暗暗發誓,一定要給沐雲一個慘痛的教訓。


「既然你們都到齊了,就到座位上坐好吧。」此時,從教室門外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沐雲轉頭望去,只見一個英俊高大,滿面絡腮鬍子的中年男子走進了教室,這男子一頭金髮微微捲起,有些不羈地披散在身後,給人看了有一種天然的野性之感。

男子的聲音不大,卻極具震懾力,那些學生,包括太子龍毅都急忙規規矩矩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瓦特十分有眼色,急忙小聲催促著西澤:「少主,趕快過來!」

西澤看了一眼那些學生,又看了看龍毅,龍毅沖他甩了甩頭,他這才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而此時沐雲卻是背對著那些學生的,根本不知道他們惶恐的表現,她獃獃地看著眼前這個男子,一時之間竟忘了該做什麼,中年男子也十分好奇地凝視著沐雲,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在他心中升起。

「少主,這下沐雲要倒霉了!」瓦特沖剛回座位的西澤小聲道,「這個男人名叫路西法,是天龍學院出了名的魔鬼導師,學生們稍有遲鈍或者不聽話,就會被他打成殘廢。」

「這麼狠?」西澤有些疑惑,「這裡的學生可大多是皇室貴族,他下手這麼重,那些學生的父母能饒過他么?」

瓦特又繼續道:「在這裡,只要人不死,龍校長都能讓他恢復原樣,昨晚餐廳里那隻光明系的白光虎,就是龍校長的式神,那白光虎隨便施展個高級治癒術,再重的傷都能痊癒。」

西澤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道:「所以這路西法便有恃無恐了,他對學生們下重手,就是要讓他們受到嚴厲的懲罰。」

瓦特重重地點了點頭,道:「少主英明,嘿嘿,您就等著看好戲吧,沐雲在他發話之後還在那發獃,這一頓揍是免不了的了。」

一些女生也都在心裡為沐雲捏了把汗,她們生怕路西法傷害了自己心中傾慕之人。

「你叫沐雲?」路西法邁著沉重的腳步向沐雲走去,他面色肅然,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一旁黑狼見狀,雙腿居然有些微微發顫,即便在死靈峽谷面對那些強大魔獸時,他也是極為驍勇,怎的面對眼前這個男人,心中卻產生了恐懼?黑狼心中不解,直暗罵自己沒出息。

「是的,老師。」沐雲回道。

「沐天風是你什麼人?」路西法的聲音忽然直接在沐雲的腦海里響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