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不要露出這麼可拍的表情啦。雖然wo醬她們是深海,但她們可是理智型的深海,所以他們是不會對鎮守府做出什麼壞事的,再說了wo醬她們可是很喜歡居住在鎮守府呢,如果不是因為深海的冬季攻勢,現在她們應該還在鎮守府呢。」

「所以說你們就不要擔心了。wo醬她們其實也和我簽訂了契約,成為我的艦娘,不,深海了。」宋傑接過了話茬「今天的活動就讓鶴醬陪我去吧,明天的決賽,我帶著長門姐一起去。」隨後就拉著翔鶴的芊芊玉手走下了樓梯……

戴上了戒指的逸仙像變了個人一樣,臉上的紅暈不翼而飛,只留下了淡淡的微笑,站在窗邊看著帶著翔鶴走出建築的宋傑的背影,小聲的說了一句「提督,路上小心。」隨後就開始幫助聲望收拾著餐桌上的餐具。

加加用自己的右手碰了一下自己的姐姐「姐姐,你看,我怎麼覺得逸仙好像變了個人一樣。就像,就像是什麼來著?」

「你是想說之前的逸仙完全是一個少女,但是現在戴上了戒指的她卻變成了一副人妻的樣子吧?」太太看向了自己的妹妹。

「嗯,就是這個意思,可是逸仙她的變化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大啊?」加加很是不能理解逸仙的變化。

走到了3個正在討論逸仙的美系小媽媽身邊的長門開口「這就是當時的東西文化的差距了。其實很簡單,無論是日系艦娘還是中華艦娘,當接受了提督的婚戒之後,我們就會根據新的的身份來進行生活……」

宋傑帶著翔鶴再次走進了會議堂,等待著建造的開始。這個空曠的會議堂中也只有前3排還有著提督了。當宋傑帶著翔鶴走進了這裡,找地方做好后,立即察覺到了來自提督們的目光。

「這是第三個了!該死的歐洲人,除了建造出的5個原型艦,這已經是他帶到這裡的第三個原型艦了!」一個隸屬於非洲的提督悄悄的從自己的提督服中取出了一根冰矛「作為非洲的希望之星,我一定要解決掉這個歐洲人!」

手中拿著冰矛的非洲少女悄悄的繞到了宋傑的身後,做出了擲矛的動作「你這個歐洲人吃我一矛!」

轉過頭的宋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這柄冰矛落在了自己身前不遠的地方。看著絲毫不為所動的宋傑。非洲少女撿起了地上的冰矛,嘀咕著「該死的歐洲人!」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什麼鬼?!」直到她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宋傑依舊沒有弄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放心吧,她不會再做出同樣的事情了。」白青拍著宋傑的肩膀「她是非洲元帥的孫女,她叫奧希金斯,是一個既是艦娘又是提督的少女。」

宋傑的臉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她是非洲元帥那位大酋長的孫女?!看來她並沒有想自己的爺爺那樣臉黑,至少她還通過了第二輪的比賽。」

「要不是將分值降低到了18分,恐怕不止是她,很多的提督都會因為分數不夠而沒有辦法進行今天的比賽。」白青看著宋傑「不過最厲害的還要數奧希金斯啊,她接連造出來了3個潛艇艦娘,讓她通過了第二輪的比賽。」

「好了,閑話不多說。今天的內容很簡單,兩建20分,能夠做到的人就會參與到明天的決賽,做不到的人就只能到此為止了。」宣布完了今天規則的白青看著議論紛紛的提督們「都安靜,也別說什麼要修改難度了,這是總督直接對我下的命令。」

聽到了這是總督府的命令,原本還想著通過人數和其他方法讓分值下降一些的提督們紛紛只能放棄自己的想法,老老實實的等待著最後的審判。奧希金斯看著自己身邊的秘書艦「看來我們今天就到此為止了呢,高雄。」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您已經做的很出色了,至少從來沒有非洲提督能夠像你一樣造出這麼多的高稀有度艦娘。」高雄安慰著奧希金斯。

跟著白青走進建造室的宋傑一臉疑惑的問向了白青「說起來,為什麼又是我先進到建造室中建造艦娘啊?」

「你就別問了,趕緊建完趕緊走。」白青將宋傑推到看建造機器面前「快點兒吧。」

「說起來,昨天一定出了不少的潛艇艦娘吧?」宋傑問向了白青「白青,你又潛艇艦娘嗎?」

「潛艇艦娘啊,之前我在總督府的時候建出過兩個潛艇艦娘,是不是原型艦我忘記了,但是她們真的不怎麼厲害,碰到了輕巡驅逐輕母什麼都就一點優勢都沒有了,所以我選擇放棄這兩個艦娘。」

「總督府?!她們是不是叫大青花魚和射水魚?」宋傑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自己第一次遇到大青花魚和射水魚的時候「原來是你小子造的孽!你過來我要替大青花魚和射水魚打死你個龜孫!那可是兩個原型艦啊!」

「宋傑提督,你不是在騙我吧?」白青的臉上露出了欲哭無淚的表情。

「我騙你幹什麼,現在她們是我的艦娘了。」宋傑一臉好奇的看著白青「你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要拋棄她們啊?」

白青一副哭喪著臉的樣子「那應該是兩年前的事情了,造出了她們的我還是頭一次聽到潛艇的這種艦種,於是我就詢問著我在總督府認識的提督們,但是他們也說不知道,因為當時她們出征的時候總是受傷,所以我就解除了和她們的契約。」

「我他喵的現在才知道潛艇艦娘是多麼厲害啊,一發魚雷打過去,院長都能夠帶的走。可是我卻,唉,不說了。」白青一臉頹廢的搖著頭。

宋傑看著白青「既然做錯了,就給我向她們誠心誠意的道歉,因為你的原因,她們兩個可是受了很多苦。今天下午請務必來我這裡一趟。」

「我一定回去的。」白青一臉堅定的點頭「不過現在你還是趕緊開始建造吧。」

和翔鶴來了一次濕吻的宋傑按下了建造按鈕,又轉頭看著白青「說不定你只能造出小學生的原因就是因為你這麼敗人品。」說完這句話后宋傑就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煙霧中逐漸出現的艦娘身上。

隨著煙霧逐漸消失,一個有著白髮紅瞳的蘿莉出現在了大家面前,頭上的網紗小禮帽,手上的紅色手套,身上的白色西服襯衫,腿上的弔帶黑絲和穿著的紅色高跟鞋使得她透露出了一種不符合她身材的成熟感覺。

「buongiornosignorammiraglio,義大利海軍所屬,維托里奧維內托級戰列艦維內托。有幸與長官會面,接下來的軍務有勞您協助我一同處理。」看著宋傑的維內托走到了他的面前敬禮。

「大姐頭嗎?」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的宋傑也向著維內托回禮「維內托小姐,我是宋傑,以後就請你多多關照了。」

「沒問題,對於自己的火力,我還是很有信心的。和敵軍戰列艦對戰事情就交給我吧,無論是演戲還是深海,我都不會讓長官失望的。」維內托從自己的空間中取出了一個茶杯「長官,請問您能給我一些咖啡嗎?」

「咖啡,你等等。」打開了系統兌換列表的宋傑兌換出了道具列表中的藍山咖啡豆,並將這一盒咖啡豆交給了維內托「抱歉,維內托小姐,我這裡只有咖啡豆,沒有咖啡。」

看了兩眼宋傑手中的咖啡豆,又聞了一下咖啡豆的味道,維內托將這包咖啡豆裝進了自己的亞空間中「有咖啡豆就已經很滿意了,雖然我很喜歡喝咖啡,但是我也知道直接要咖啡也有些失禮了。本想著有速溶咖啡就不錯了,但是長官卻給了我一小袋藍山咖啡豆。真是意外之喜。」

「維內托小姐滿意就好,我們等下就回鎮守府,到是就會有很多的咖啡喝了。」宋傑再次按下了建造器的建造按鈕,等待著新的艦娘。

「該死的歐洲人!」看著宋傑和維內托的白青一臉的憤懣「你這個傢伙趕緊完事滾蛋,不要在這裡礙眼!」隨後就用自己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維內托。

皺著眉頭的維內托用自己艦裝上的主炮瞄準了白青「你這個傢伙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不然我就不保證我到底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艦裝了!」

聽到維內托的聲音,宋傑也顧不得等待新的艦娘到底是誰了,而是趕緊走到了維內托的身邊「維內托,怎麼了?」

「長官,這個傢伙用好噁心的目光看著我,我能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算了,維內托。畢竟是他為我們提供的資源和圖紙進行建造的。」宋傑安撫著維內托,還把自己的手放到了維內托的腦袋上「所以維內托你就不要和這個變態一般見識了。」

在宋傑的安撫下,維內托收起了自己的艦裝「既然長官都這麼說了,那我這次就放過你。」隨後維內托再次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宋傑「希望長官以後不要摸我的頭了,雖然的確很舒服,但是我並不是驅逐艦娘,所以請您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來對待。」

「沒事,又不是沒有其他人喜歡這種行為,不管是鎮守府中的愛麗,還是其他的大姐姐小媽媽們也很喜歡被摸頭的感覺呢。」宋傑又補充道「對了,說愛麗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安德烈亞·多利亞你應該知道是誰了吧。」

「安德烈也在長官的鎮守府嗎?」維內托的臉上露出了意外的神色「看來我在鎮守府中還不是孤單一人。」

「當然不是了,而且以後同伴只會越來越多。」宋傑的目光隨即就落在了建造器上,一個手中拿著鞭子,戴著黑色軍帽,穿著黑色外套和白色背心還有黑色包臀裙加上黑絲的白髮紅瞳艦娘。

看著出現在自己剛剛建造出的艦娘,宋傑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齊柏林伯爵?!」

「啊啦,沒想到我的提督居然認出我了。」走到宋傑面前的齊柏林伯爵摘掉了自己的帽子「德國海軍Z計劃,齊柏林伯爵號航空母艦接受您的檢閱。戰爭可不是兒戲哦~」

「歡迎齊柏林加入鎮守府。」宋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下再也不用聽夏露的絮叨了,除了她和西爾維之外,我們的鎮守府終於有了第三個貴族了。」

「既然已經結束了建造,那我就和往常一樣了。不過別忘了你今天要做什麼事情。」宋傑轉頭看向了白青。

白青點頭「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去你哪裡的,為我之前的行為向大青花魚和射水魚道歉。該死的歐洲人趕緊給我離開這裡!」……

————————————————–(分割線喵)——————————————————-

「大姐頭?!」看到了跟著宋傑走向自己的維內托,愛麗的臉上露出了高興的笑容「沒想到大姐頭也來到了我們的鎮守府。愛麗真的很高興呢。」

另一邊,在外面玩耍的Z1和Z16則是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齊柏林伯爵的身上。兩個小學生在猶豫了半天之後,終於鼓足勇氣走到了齊柏林伯爵的面前,向她敬禮「長官好,我是驅逐艦Z1Z16。」

「Z驅嗎,你們好。」臉上露出了迷人微笑的齊柏林也向兩個和自己同國籍的小學生回禮「提督的鎮守府中還有別人嗎?」

Z16點頭「有的,還有波斯貓姐姐,北宅姐姐和歐根親王姐姐。」

齊柏林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歐根親王我知道,可是波斯貓和北宅又是誰啊?我們德國真的有這樣代號的艦娘嗎?」

「其實是俾斯麥和提爾比茨,不過大家一般都喜歡稱呼兩人的外號,而不是稱呼兩人的真實姓名。」宋傑在齊柏林的身邊做出了解釋「而且,她們兩人的表現的確符合她們的外號。」

「雖然我知道有這兩個艦娘,但是一輩子都沒有出過港的我還是從來沒有見過她們的,那就讓我看看德意志的榮耀艦娘吧。」將手中的鞭子夾在了腰間的紅色皮帶上后,拽著宋傑走了進去。

「她們真的是我德意志的榮耀艦娘嗎?!」齊柏林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同為德系的戰列大姐姐,臉上露出了被玩壞的表情。

我們的波斯貓大人正坐在沙發上盯著魚缸中的魚兒,目光還隨著小魚的遊動而移動。白色頭髮上的『貓耳』還隨著腦袋的移動不時的抖動一下。活脫脫一副等待著吃魚的貓咪一樣。

北宅則是躺在了自己姐姐的大腿上,臉上露出了幸福表情的她不斷的看著自己手機中的漫畫。不時的還發出諸如「這裡應該改動一下。」、「那裡的顏色應該換一下……」一副剛完成了新作品的模樣。

「這只是她們休息時的狀態,戰鬥的時候她們兩人還是很可靠的。」宋傑安慰著已經被玩壞了的齊柏林伯爵。

終於從魚兒的誘惑中恢復了正常的波斯貓轉頭看向了已經站在自己身後好一會兒的宋傑和齊柏林伯爵,將自己妹妹從懷中推開之後,波斯貓就站起來向齊柏林敬禮「我是戰列艦俾斯麥,你就是齊柏林伯爵吧,歡迎你加入我們的鎮守府。」

「我是提爾比茨,叫我北宅就可以了。」波斯貓身邊的北宅也站了起來。

「好了,你們德系的大姐姐們就好好的敘敘舊吧,我要去找一下大青花魚和射水魚。」看著逐漸開始聊到一起的3個德系艦娘,又掃了一眼不知何時空無一人的身後,宋傑決定前去尋找兩個潛艇蘿莉,並將今天和白青的談話告訴兩人。

「說起來,愛麗和維維不會現在在和小學生們一起玩吧?」來到二樓小學生遊戲室前的宋傑敲響了房門「大青花魚,射水魚,你們在裡面嗎?我有事要找你們。」

躲在床下的大青花魚拉住哦了自己的妹妹,小聲的在她的耳邊開口「不能動,雖然提督哥哥一定不會害我們,但是會不會有其他人藏在附近等待著我們出去就不一定了,我們就在這裡好好的待著,直到遊戲結束。」

「好的,姐姐。這次我們一定能夠贏得捉迷藏的勝利。」射水魚聽著自己姐姐的話,也老實的趴在了床底,不在移動。

沒有聽到回應的宋傑打開了遊戲室的房門,卻反現遊戲室中空無一人,小學生們都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奇怪了,人呢?」 「那提督,您打算給鎮守府起什麼名字呢?要知道自從你您成為提督開始,您就一直沒有為鎮守府命名呢,還有我們鎮守府所在的島嶼的名字,您也沒有說過。」長門詢問向了宋傑「現在您可以把它們的名字告訴我了嗎?」

宋傑點頭「當然可以,我們的艦隊叫曙光,我們的島嶼就叫做阿瓦隆吧,意思是遠離塵世的理想鄉。至於鎮守府的名字,還是等我能夠配的上這個名字的時候再揭曉真正的答案吧。」

就在好奇的太太還要打算追問的時候,建築的門鈴響了起來。「看來他來了。」將加加懷中大青花魚和射水魚抱了過來的宋傑看著少女和艦娘們「大家就不要下去了,我不希望還有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了,畢竟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蘭利走到了樓梯口,對著大家而站「既然小傑都這麼說了,那就希望大家真的不要下去看這個人到底是誰了。」

看著儘管無比好奇,但是因為宋傑的命令,艦娘和少女們都老老實實的待在座位上。抱著大青花魚和射水魚的宋傑這才走到了一樓。將兩個小蘿莉放到地上后,宋傑這才打開了大門。

「是你?!」出現在宋傑面前的卻並不是白青,而是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許上尉,看著大包小卷的許上尉,宋傑一臉懵逼「許上尉,你這是?」

「以後我就和您住在一起了,我未來的夫婿大人。」眨了一下自己左眼的許上尉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雖說如此,但我可是隨時都有可能悔婚的。」

「夫婿大人?悔婚?」宋傑一頭霧水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少女「你到底再說什麼啊?」

「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吧,我們兩人的父親早在我們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就定下了我們兩個人的婚事,自從你父親在戰爭中犧牲后,我父親就在也沒有得到太平洋方面的聯絡。所以認為你早已不在人世了。」

「可是沒想到的是,你不僅還活著而且也成為了一個提督,這就讓我的父親有了履行婚約的打算。」許上尉看著宋傑「我的全名叫做許艷嬌。以後就要擺脫宋傑多多關照咯。」摘下了帽子的許艷嬌露出自己黑色短髮。

「好吧,隨你便。」宋傑從許艷嬌的手中結果了她的行李箱「我先幫你把東西搬到樓上,其他的事情等我辦完事再說,房間可以去找聲望姐選擇,暫時你就不要下來了。」

「好的,夫婿大人~」許艷嬌點頭,跟著宋傑來到了建築的二樓。

「提督,她是誰啊?」長門看著許艷嬌,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許艷嬌臉上浮現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大家好,我以後就是宋傑的妻子了嗎,請大家多多關照。」

「妻子?!」坐在座位上的少女們的臉上紛紛露出了驚訝的神色。miku更是走到了宋傑的身邊,詢問著宋傑「她是你的妻子,那我們算什麼?」

瞬間覺得自己的頭變成了兩個的宋傑看向了許艷嬌「我的小姑奶奶,你還是趕緊從哪來回哪去吧,你不是說你隨時都有可能悔婚嗎。你現在就悔婚吧,你也看到了我可是很花心的。」

「不,我以後就待在這裡了。」許艷嬌的臉上卻露出了滿意的神色「雖然你很花心,但是相比我家的老頭子已經強太多了,也比那些海軍名門中的『年輕才俊』強太多了,所以本姑娘不走了!」

「好吧,隨你便吧,聲望姐,你給她安排一個房間,等會兒我在上來解釋這件事情,我先下樓了。」宋傑隨後就急三火四的離開了隨時都有可能爆發『戰爭』的二樓。

少女們在聽到宋傑對許艷嬌的稱呼后,便心中鬆了一口氣,隨後便圍住了許艷嬌開始問東問西……

————————————————–(分割線喵)——————————————————-

另一邊,宋傑終於等到了他要等的人。

「大青花魚、射水魚,對不起。」看到兩個潛艇的白青恭敬的向兩個坐在沙發上抱作一團,看著白青瑟瑟發抖的蘿莉鞠躬。

站在一邊的宋傑看到了兩個蘿莉驚慌的樣子,趕緊將她們抱在了自己的懷中,一邊用摸頭安慰著她們,一邊充滿怒火的目光看著白青「你看看,她們兩個被你嚇成什麼樣了!」

「我,真的對不起。」抬頭看了一眼兩個蘿莉的樣子,白青的心中立即泛起了悔意「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要不是因為我當時的決定太草率了,她們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我會辭職的,以後我就不再是一名提督了。」

安撫好兩個蘿莉的宋傑站了起來,絲毫沒有留情的踹了白青一腳「你混蛋!你這個逃兵!既然知道自己錯了,那你就不要逃避,只有這樣你們3個才能夠真正的擺脫這件事情的困擾。」

坐在地上的白青艱難的起身,向宋傑敬禮「宋傑提督,請問我該怎麼做?」

「怎麼做,這還不簡單嗎?帶著她們兩個好好的在你的鎮守府中玩到她們看到你的時候,目光中不在有恐懼感不久行了?」宋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到那時候,她們才會放下這件事情,你也就能夠放下了。」

宋傑看著一左一右抱住了自己的胳膊,不斷的沖自己搖頭的大青花魚和射水魚,知道她們想法的宋傑在兩個蘿莉的耳邊耳語「我知道你們害怕,我會一直在你們後面跟著的,只要他圖謀不軌,我就出來揍他!」

聽到了宋傑承諾的蘿莉鬆開了自己的手,走向了一臉愧疚的白青。在白青走出去不一會兒,宋傑的身影就出現了在了不斷向身後看的大青花魚和射水魚的視野中……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好了,現在就應該解決一下樓上的那個小姑奶奶的事情了。」在用分身術放出一個分身跟著白青她們后,宋傑再次走到了二樓。

看著走上來的宋傑,長門趕緊走了過來「提督,許小姐已經把前因後果告訴我們了。她會在我們的鎮守府帶一段時間,然後再回到自己的鎮守府,以此來避免她父親給她安排的相親。」

「拿我當擋箭牌嗎,這倒也不是不行。」宋傑隨後就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許艷嬌的身上「但是你總不可能總是把我當成你的擋箭牌,還是趕緊找個喜歡的人嫁了吧。」

「我已經找到了。」許艷嬌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宋傑。

被看的有些發毛的宋傑用手指著自己「你說的該不會是我吧?」從許艷嬌的點頭的動作中得到肯定的宋傑趕緊搖頭「你可算了吧,你還是換一顆樹弔死吧,我這都掛滿了。」

「好你個小傑,居然變相的說我們都弔死在了你這棵樹上!」臉上露出了分憤怒之色的亞絲娜率先對宋傑發動了攻擊。狠狠的在宋傑的腰間來了一次360°掐。

頗為贊同亞絲娜的桐子也用自己的的手撫上了宋傑另一側腰間的軟肉「雖然小傑說的的意思沒錯,但是這種形容方式真的非常讓人火大呢!」

「好啦,你們就不要這麼欺負小傑了。」miku卻像個保護雞仔的母雞一樣,從亞絲娜和桐子的手下『搶過』宋傑並將他保護在自己的身後。

「你們就不要再鬧了,趕緊回去收拾東西吧。明天我們就要回到鎮守府了。」看了一會兒大家的笑鬧之後,蘭利敲了敲桌子,阻止了少女們的笑鬧。

這才想起明天就要返回鎮守府的少女們急急忙忙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開始收拾著自己房間中這幾天採購的漂亮衣服、化妝品、首飾等,而許艷嬌也前往了3樓……

隨著少女們的離去,蘭利看向了宋傑「小傑,你就真的對她一點兒想法都沒有嗎?」

「真的沒有。」疼的呲牙咧嘴的宋傑揉著自己的腰「我真是服了,到底是誰發明了掐這種動作啊!真是疼死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什麼都不說了,接下來就讓我們說說正事吧,鎮守府中的小學生們越來越多了,我一個人真的忙活不過來了,所以我需要找一個人來幫我。」蘭利看著坐在身邊的大姐姐和小媽媽們。

齊柏林伯爵看著蘭利「那就讓我來幫蘭利姐吧。」隨後齊柏林伯爵看著宋傑舔了一下自己的紅唇「要是提督有什麼不懂的一定要來找我,我一定會讓提督牢牢的記住那些提督記不住的知識的,而且還可以給提督進行特殊的私人教學哦~」

看著手中拿著教鞭,臉上還泛著詭異紅暈的齊柏林伯爵,宋傑趕緊搖頭「那啥,我的學習還是不錯的,所以這種東西就真的不需要了。」

「噗哈哈哈。」看著宋傑的樣子,聲望臉上露出笑容「齊柏林,你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看管主人學習,不然還不知道我們的提督又會鬧出什麼笑話呢。」隨後就把之前發生的幾件事情,諸如弄哭黎塞留神馬的告訴了齊柏林伯爵。

「還有這種事情?!」蘭利看著宋傑「我記得小傑你學習的時候一直都很認真啊,為什麼會犯這種錯誤?」

「那只是個意外而已。就不要再提了,現在我們還是說說其他的事情吧。」宋傑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除了才加入鎮守府的大家,其他人應該都知道我們鎮守府和其他鎮守府的區別。我們的鎮守府中可是有深海存在的。」

「新加入鎮守府的艦娘們也好說,現在我們面臨的最大的問題就是馬上就要和我們一起前往鎮守府的許上尉和她的艦娘。雖說她們只會在我們的鎮守府中住一段時間,但是這可不能讓同樣不知道歸期的wo醬她們和她們絕對碰不到一起。」

「要不像之前一樣?讓wo醬她們都住在之前的那個島嶼中,再讓wo醬她們盡量不要外出,以免和許上尉和她的艦娘遇上。」長門將最早的處置深海的方法說了出來。

宋傑再三思考後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了。這樣,每天都派小學生們在海域上巡邏,讓她們在發現wo醬她們的第一時間將這個消息告訴她們。」

「回去之後再和莎娜和璐璐商量一下,讓一部分的妖精在那裡建造一下,說不定以後還能夠用的上呢。還可以再那座島嶼上再建立一個資源倉庫和資源收集系統,不過都要建在地下才行。其他人現在有問題可以提,要是沒有我們就散會。」

「提督,那些深海真的值得信任嗎?」企業詢問宋傑,目光中充滿了擔憂「要是她們利用我們的信任,反而吧其他的深海逮到了我們的鎮守府附近怎麼辦?要知道深海的冬季攻勢可是在11月末,我們最多就只剩下四十幾天的時間了。」

「這點不用擔心,wo醬他們的人品絕對值得信任,倒是大家一定要在深海到來之前多多的進行幾次磨合訓練,讓我們這次的冬季攻勢能夠輕鬆擋住。」

「長官請放心,我一定會和同僚們一起打退深海的攻擊的。」站起來的維維向宋傑敬禮。

「好了,正事也說完了,現在大家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好好休息吧,明天要做的事情可就不是一點兒了。」催促了一句艦娘們的宋傑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聲望的身上「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希望聲望姐明天能夠幫助我出幾個好的艦娘。」

「我會儘力的,提督,我們還需要其他的東西嗎?如果有,請您提前告訴我,比如說服裝又或是其他的什麼東西。」從女僕服側面取出了筆和紙的聲望一臉嚴肅的看著宋傑。

「什麼東西都不用準備,只要到時候聲望姐陪我去就夠了,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聲望姐提前準備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想必在坐的各位都知道今天就是我們這次秋季活動的最後一天了。」站在講台上的白青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5個提督「今天的決賽將不再在這裡進行,今天的冠軍將會在我們鎮守府的大競技場誕生,屆時總督和太平洋戰線元帥會為本次活動的冠軍頒發屬於他的獎勵。」

「所以,大家帶著自己的艦娘跟著我前往大競技場,在廣大提督艦娘的注視下決出本次活動的勝負吧!」白青說著就帶著提督和艦娘們走出了會議堂。

從會議堂到大競技場的沿途均站滿了鎮守府中的居民和其他的提督和艦娘們,所有的人都在看著白青身後的提督和他們的艦娘,宋傑甚至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艦娘。

「誒,奧班農,還有空想?!」看著坐在太太和黎姐肩膀上向著自己不斷揮手的兩個小學生也向著她們揮手。宋傑的目光又落在了將兩個小學生放在了自己肩膀上的太太和黎姐「真是辛苦太太和黎姐了。」宋傑也向兩位大姐姐點頭示意。

看到了向自己點頭的宋傑,太太和黎姐也向著宋傑甜甜的一笑,在對視一眼后,向著宋傑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宋傑,你在看什麼?」雖然自己的爺爺是非洲酋長,但是卻進入了決賽的奧希金斯看向了宋傑。

宋傑指向了自己的艦娘「我的艦娘也在圍觀人群中,就是把奧班農和空想放在了自己肩膀上的列剋星敦和黎塞留。」

「我看到了,說起來我還見過那個列剋星敦,她應該就是你之前作為秘書艦的艦娘吧?」

宋傑搖頭「我的秘書艦一直都是星醬,長門是鎮守府中的代理提督,鶴醬是我的婚艦之一,聲望姐則是把我養大的姐姐,她們每一個人都在我的心中有著無人能夠替代的位置。」

「真是歐氣滿滿的發言,要是你這樣的人生活在非洲,我敢保證,你早就被其他人用冰矛捅死了!」奧希金斯看著宋傑的目光中露出了非洲人對歐洲人滿滿的仇視。

宋傑沖著奧希金斯擺手「你就不要說了,你不也是和我一樣嗎,不,應該是我們剩下的5個提督都是這樣,要不然我們也不可能參加這次的決賽了。」

「算了吧,在你這個次次都能夠造出原型艦的外星人面前,我們這群歐洲亞洲非洲人算什麼啊。」一名來自於歐洲戰線的叫做雅科夫的提督加入了兩人的對話「你這個已經預定了比賽冠軍的傢伙就不要講話了。」

「就是就是,外星人沒有講話的資格!」來自美洲的福特也點頭同意了雅科夫的話「所以傑你就不要再說話了,今天我就等著看你的表演了,看看你這幾次建造到底能夠造出什麼。」

最後一個提督也望向了宋傑,一頭銀色長發的瑪麗開口「你們說傑他會不會造出獅或者大和呢?」

「有可能,畢竟小傑他可是什麼都能夠建造出來的。」雅科夫、奧希金斯和福特都點頭認同了瑪麗的想法。

站在前面的白青回頭提醒著自己身後的一邊討論一邊『閑逛』的提督們「等到了正式比賽的時候不就知道了嘛。你們就不要聊天了,再過一會兒就趕不上時間了。」……

————————————————–(分割線喵)——————————————————-

「今天就是本次秋季活動的總決賽了,成功晉級總決賽的提督一共有5人。」拿起了一個話筒的白青站在整個競技場中臨時搭建的高台中,向著圍坐在競技場觀看決賽的觀眾們開始了介紹「現在就讓我們介紹一下最後進入決賽的提督們吧。」

「雅科夫,出生於沙俄地區,現在是亞洲戰線的一名上尉,由於在和深海的戰鬥中經常做到身先士卒,甚至會親自登上自己艦娘的艦體作戰,因此被他的朋友和同僚稱為『西伯利亞瘋狗』。」身高一米九,體型也跟個狗熊一樣的雅科夫隨著介紹向競技場的觀眾們敬禮。

「福特,他是純粹的美洲提督。在他的認知中,戰術就是依靠著他手下極為強大的戰列艦娘們對深海進行毫不顧忌彈藥的地毯式炮擊,利用數量龐大的戰列、戰巡和重巡艦娘的炮擊擊沉深海。被美洲提督們稱為『無盡彈藥』,更是沒有一個人敢和他演習。」

伴隨著介紹做了一個帥氣的巴頓式軍禮的福特立即引起了坐在競技場觀眾席上少女們的尖叫。

「瑪麗,來自於不列顛的貴族少女,現在已經是少校的她在同僚的口中有個『銀色魅影』的稱呼,這是因為她在對深海的戰鬥中,永遠是最快解決戰鬥的那一個,雖然她也有別的艦娘,但是她對於驅逐和輕巡艦娘的偏愛使得她成為了為數不多的不被非洲人仇視的歐洲提督。」

臉上有著燦爛笑容的瑪麗向著競技場的觀眾們行淑女禮示意,她身後穿著女僕裝的艦娘也跟著自己的提督一起向著觀眾們行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