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不知道宋姑娘跟少將軍是如何認識的?」這位宋姑娘明眸皓齒,柳葉彎眉,膚如凝脂。少將軍就算是動心了也是情理之中。

宋離自然不知道沈安已經在心裡開始猜測她跟朱綬之間的關係了,不過要是宋離知道沈安誤會朱綬是因為看上她了所以才特意來為她出頭的,只怕當場就會大笑起來。

「不過是緣分罷了。」自己跟朱綬的關係是因為江大竹,要是跟朱綬之間有什麼關係,那還真沒有。不過宋離也知道沈安這知縣必定是個看人下菜的主兒,要是自己說跟朱綬之間不過就是萍水相逢。恐怕這沈安在處理自家店鋪這間事情上面難免就會有了別的心思。

緣分?沈安已經腦補出了朱綬為了宋離甘願耽誤軍機,也要來找自己的畫面。越發覺得自己之前就不應該收取溫逹的銀子去封了宋離的店鋪。

「不知道大人準備怎麼處理我家店鋪的事情?」宋離問道。

「等徐師爺把這件事情查清楚之後,我一定會給姑娘你一個交代的。」既然是做戲那這樣子就要做足了。

宋離點頭,「多謝大人了。」

徐師爺就跟個人精子一樣,眼下知道了這件事是沒法子糊弄過去的。就帶著人在外面轉了一圈然後就回來了。

「師爺,您這是?」陳仕賢見徐師爺帶著衙差進門,上前問道。

徐師爺眼前一亮,自己正愁找不到替罪羔羊,沒想到這人就送上門了。真是一打瞌睡就有人送枕頭。

「原來是陳先生,大人讓我去辦件事兒,不過這件事情有那麼幾分難辦。」徐師爺特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原來是知縣安排了事情給他,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難辦的事情,會讓這位足智多謀的師爺竟然也犯難了。

「不知道大人讓師爺辦的是什麼事,竟然讓師爺你這邊為難?」 前妻,求你別改嫁 陳仕賢試探。

徐師爺要的就是陳仕賢自己主動問起,當下就順水推舟。

「這件事情只怕得請陳先生你幫忙了。」

竟然是這麼難辦的事情?徐師爺自己還不行?還得要他也幫忙?

「我一直舔居在縣衙,可是卻從未大人做過任何事情,如今既然大人有用得著我陳仕賢的地方,我陳仕賢自然是赴湯蹈火萬死不辭。」陳仕賢知道徐師爺是知縣面前的紅人,只要自己在徐師爺面前表現好了,不怕自己將來不能得到重用。

「有陳先生這番話相信大人一定會很欣慰的。」徐師爺誇讚了陳仕賢幾句,隨後就把少將軍找上門的事情給說了。

「陳先生學富五車,認為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辦?」

陳仕賢話雖然說的漂亮,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宋離背後居然還有一個這麼大的靠山,怎麼辦?他怎麼知道應該怎麼辦?

「不知道大人是什麼意思?」這件事情就算是自己有多少辦法也是不行的,更何況陳仕賢也不是傻子,徐師爺的意思分明就是想推自己去做那替罪羔羊。 「大人自然是希望有人能站出來為他排憂解難。」徐師爺道。

陳仕賢臉色一變,「是嗎?」

「陳先生既然相幫大人,想必一定不會吝嗇的。」

陳仕賢乾笑了一聲,「師爺說的是。」

「那這件事情可就全都要仰仗陳先生了。」徐師爺道。

陳仕賢腦子不停的轉動,自己明知道徐師爺是要把自己推到前面去做替罪羔羊,可是自己卻偏偏不能拒絕。

「能為大人效力,是我的榮幸。」

徐師爺示意衙差把陳仕賢抓起來,「委屈陳先生了,大人那裡我一定會為陳先生你多說好話的。」

徐師爺押著陳仕賢來到沈安書房。

「大人。」

見徐師爺押著陳仕賢到來,沈安有些意外。

「徐師爺這是?」

「宋姑娘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這件事情還是讓陳先生自己跟大人說清楚吧!」徐師爺道。

陳仕賢跪在沈安面前,「大人,這件事情我也是被人誤導了,要不然我肯定不會在大人您面前說那些話的。都是我的錯,讓宋姑娘受了這樣的委屈。」

沈安一拍桌子,「陳仕賢沒想到你居然如此糊塗真是讓本官太失望了。」還說徐師爺找來了陳仕賢這個替罪羊,要不然這件事情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收場了。

「宋姑娘,您看這?要不是陳仕賢聽信他人的謠言也不會讓宋姑娘蒙受不白之冤。」沈安認定了宋離是朱綬喜歡的人,對待宋離的態度可以說是謹慎小心,深怕自己有一點做的不對的,得罪了宋離讓宋離在朱綬面前給自己穿小鞋。

「大人日理萬機,偶爾有點疏忽也是情理之後,只要大人能還民女一個公道,民女就感激不盡了。」

宋離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沈安怎麼可能還繼續無動於衷?

「宋姑娘放心,這件事情本官一定會給宋姑娘你一個合理的交代。」

「陳仕賢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且說清楚。」

「那日有人來找學生,學生。。。。」陳仕賢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無非就是說自己也是被人騙了。才做下了對不起宋離的事情。

陳仕賢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大堆,卻根本就沒有把那人說出來。

「不知道那位與陳先生說我家店鋪有問題的人到底是誰?」宋離問道。

陳仕賢面露難色,「那人我也不認識,都怪我當時沒有多加考慮就跟大人稟告了這件事情。」

宋離早就料到了會是這樣的結果,只是她沒有想到沈安會跟自己這麼打太極,擺明了就是想將這件事情就這麼拖延下去。

「不知道大人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情?」那人是誰自己自然會查出來。

「是本官的錯,姑娘想要怎麼處理,但憑姑娘你的吩咐。」沈安把姿態放的很低。

「民女不過就是一個鄉野丫頭,家中唯一的收入也就是依靠著這家店鋪,如今店鋪被大人封了,我一家人也就沒有收入。」

「這件事情好辦,本立刻就讓人幫姑娘把店鋪的封條給揭了。」沈安道。

「當日看著我家被封的人可不在少數,只怕。。。」

沈安沒想到宋離居然會這麼的難纏,「本官會向百姓說明這件事情跟姑娘你沒有關係,一切都是因為本官識人不清才會造成這樣的問題。」

沈安能退讓到這一步宋離已經很是滿意了。

「有大人這句話民女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宋離滿意了,沈安才覺得自己鬆了口氣。

「師爺,乾淨去酒樓準備一桌酒席,本官要親自給宋離姑娘賠罪。」

知縣大人要給自己賠罪,宋離原本是不應該留下的。但是沈安會這麼做的原因宋離也是能猜到幾分的。

「那就多謝大人了。」

周安旭特意託了王智博的關係,在縣衙打探了一番。才知道原來阿離已經到了縣城,周安旭害怕宋離會在縣衙鬧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連忙租了馬車趕往縣衙。

徐師爺為沈安準備的賠罪的酒席是縣城最有名的天香樓的酒席。

當然這個天香樓自然也就是何淼家的天香樓了!

一桌子香氣四溢的飯菜恭恭敬敬的擺在梨花木打造的八仙桌上,周圍更是有三四個伺候人的丫鬟排排站著。

這樣的場景自然讓宋離想到沈安必然是一個貪贓枉法的官,要不然一個縣令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排場?

「多謝沈大人的招待,只是民女一向粗俗不堪只怕是上不了檯面。」宋離道。

「宋姑娘這話就錯了,宋姑娘能與少將軍結識又怎麼會是粗俗不堪之人?宋姑娘萬萬不可妄自菲薄。」

沈安在丫鬟的伺候下落座。

「還不伺候宋姑娘坐下。」沈安在這些丫鬟面前積威已久,僅一個眼神就能嚇得丫鬟們渾身發抖。

沈安雖然顧慮宋離跟朱綬之間的關係,但是卻也想在宋離面前立下自己的威嚴。當然也有討好宋離的意思。

「宋姑娘,這是本官特意讓師爺在天香樓為姑娘你準備的酒席,希望姑娘能喜歡。」

沈安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自己要是再矯情那就是不給沈安這個做知縣的面子。

「大人您這說的是什麼話,既然大人執意那民女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宋離也落了座。

嬌妻有毒 席間宋離想從沈安的口裡套出在背後陷害自己的人是誰,可是沈安根本就不上當,這讓宋離很是受挫。

「宋姑娘,這件事情都是因陳某而起,陳某在這裡以茶代酒向宋姑娘您賠禮道歉,還望宋姑娘您能原諒陳某的不是。」陳仕賢替沈安背了黑鍋,沈安對陳仕賢的印象自然是好了幾分,幫著陳仕賢向宋離打圓場。

「陳先生是讀書人,識人不清也是常事,宋姑娘大人大量又怎麼可能會跟陳先生計較,宋姑娘你說本官說的是不是?」

宋離輕笑,「大人說的聽上去倒是真的有幾分道理,不過就是不知道陳先生連識人都不清,又怎麼能理解書中所講?」

沈安臉色難看,宋離這麼說根本就是故意要給自己難堪的。

「宋姑娘說的是,在下學識淺薄自然比不得其他人。今後我一定會潛心學習,再不過問世事。」 葉天猛地拍了一把自己的腦門,深吸了一口氣,頗為有些難以接受這巨大的跨度……

種感覺這一覺睡出事情來了呀……

「你要這麼說的話其實也沒錯了,這些東西現在你都有了,至於這一覺睡得值不值當,那就要看你去想了。」

蕭伯風也是被葉天這反應給逗樂了,當即便是走上前來,將那瀟湘千音拍在了葉天的手中,「好好收著,這是瀟湘閣無條件支持你的證明,也是你在瀟湘閣贏得的尊重,閣主十分看好你,今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葉天小心翼翼的握著那瀟湘千音,有些尷尬的撓著頭笑了笑,這幸福來得有些太突然,讓他一時間也是有些分不清楚這該算是驚喜還是驚嚇了……

「另外,閣主在你的體內留下了一道特殊的靈魂能量法門,要不要試試看?」錄波峰忽然神神秘秘的努了努下巴笑道。

「呃……」

聞言,葉天略微遲疑了一下,微微點頭,旋即雙眸閉上,凝定心神,立刻便是找到了那一道刻印在腦海之中的靈魂法門。

葉天深吸了一口氣,試著按照那法門開始調動靈魂能量,就在這一瞬之間,葉天立刻感受到了道道靈魂能量朝著他的雙眼之中聚集而去,當得他再度睜開眼目之時,雙眼赫然便是變成了華麗的紫金之色,靈魂能量如同熒光碎屑一般的布滿了他的眼底,那紫金色的光華閃爍之間,葉天可燃便是感受到方圓百米之內,所有的東西都在一瞬間變得清晰可見,小到屋內桌上的灰塵,都是能夠看得清晰無比!

而與此同時,他的目光居然是投過了牆面,瞧見了隔壁無力休息著的粱笙!

只是這詭異的眼功第一次用,好像尺度沒怎麼把握好,這一眼看過去……粱笙身上的被子和衣服……

突然就沒了……

「噗……咳咳!」

這般突然的香艷一幕,讓得葉天陡然嗆了一下,粱笙的身子他雖是已經不知看過多少遍了,但這般突然一下子光溜溜的出現在眼前,難免還是會有點……有點……

讓人把持不住的味道……

「哈哈……粱笙姑娘在隔壁安睡著呢,葉天閣下,是不是一不小心,把人家看了個精光啊?」

瞧得葉天這般反應,蕭伯風當即也是朗笑了起來,「無須擔心,你只是還不太熟悉使用方法罷了,練熟悉了,就不會看穿了姑娘的衣服了,當然,你喜歡看穿,也無妨,年輕人嘛,很正常。」

蕭伯風拍了拍葉天的肩膀朗笑道,也是惹得葉天一陣尷尬……

什麼叫他喜歡也無妨……老不正經的……

葉天心中暗自有些無奈,但不得不說,終究是沒忍住多瞟了兩眼他家粱笙大寶貝兒那一身……嗯……美輪美奐的誘人模樣,方才收回了目光。

「三長老,這又是什麼門道?」

收回目光之後,葉天方才是開口追問道。

如果光是能夠看透牆面……和姑娘的衣服的話,這眼功到算不上十分的玄妙神奇,但方才開眼的瞬間,葉天便是立刻發現了,這神奇的眼功,居然是能夠清晰的看到一切能量的流動!

靈氣能量,靈魂能量,空間能量,生命能量!

所有的能量流動,都被他清晰無比的收入了眼中,一絲一毫都逃不過他的視線!

這樣的手段,可是恐怖的有些異常了,試想,若是有此眼功在手,即便是遇上能夠使用元素熔身的對手,對方都是無所遁形!

「這是瀟湘閣秘傳之法中的一門,也是曾經只傳蕭家直系的一門,名叫『紫霞心眼』,是一種能夠將靈魂能量使用到極致的法門,施展之後,靈魂能量將會聚集在眼部,從而呈現出一種眼功的狀態,具體的效果,你方才也敢感受到了吧?」

蕭伯風努了努下巴笑道,笑容之中或多或少的有著幾分……猥瑣……

「看來我得在瀟湘閣好好獃上一段時間,多請教一下這些手段了。」

葉天點頭笑了笑,欣然的接受了這些東西。

瀟湘斷魂劍,瀟湘千音,還有著紫霞心眼,從瀟湘閣繼承到手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多到葉天自己都是有些驚訝,怕是不好好花點時間在瀟湘閣學習一下,這些東西都要給荒廢了去了。

葉天雖是想來喜歡簡單,但這些精妙的東西既然是繼承到了手上,他也自然不會讓這些寶物蒙塵,該學的,總歸是要好好學。

「呵呵,那自然是歡迎,閣主已經吩咐了,澗雲少主也會在瀟湘閣學習一段時間,閣下可以喝澗雲少主同步學習,少主能學的,你就都能學,沒有任何的機會,今後瀟湘閣就像是自己家一樣,無需有任何的客氣,你要是喜歡,就在瀟湘閣住下都不是問題!」

蕭伯風撫著鬍鬚笑道。

聞言,葉天確實苦笑著搖了搖頭。

「哪有那麼多時間歇息啊,學通了這些東西之後,怕是立刻就要有所動靜才行了。」

聞言,蕭伯風也是跟著長嘆了一聲:「是啊,哪裡能夠空閑得住啊,沒成想萬法北派和鬼宗居然有了聯繫,這事情,可不容小覷了……」

此番出現的叛亂之人,蕭伯陽和蕭伯應,這二人分別是跟那萬法仙門的北派,以及鬼宗有著聯繫,這兩方,恐怕是已經暗中有所關聯,當真是如此的話,今後可就是個極大的麻煩了,不將至處理妥善,恐怕對抗鬼宗,只能是一場空談了……

……

再度休息了幾天之後,葉天便是徹底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上,當得四天的清晨時分,蕭澗雲便是與葉天一起,在一眾瀟湘閣老輩高手們的護送下去往了瀟湘閣的傳承之地中。

一路上葉天等人並未做什麼停留,短短十來分鐘時間,便是來到了瀟湘秘境之中,一處戒備森嚴的巨大洞府前。

洞府前立著一扇巨大的石門,大量複雜的法陣紋路被雕刻在了門上,就連葉天都是看得眼暈,而這大門,赫然便是靠著瀟湘閣中的各大長老們齊齊聯手,方才是將之開啟。

「轟……」

低沉的轟響傳來,那巨大的石門便是徐徐開啟,其中便可見得一座祭壇,以及那祭壇中央,傲立著的一座約莫百丈龐大的通天石碑,一股曠古悠久的氣息,赫然便是那石碑上不斷傳來!

「這便是瀟湘閣傳承下來的秘法石碑了,澗雲父親的那本畫冊,就是從上面拓印下來的一些法門,不過那些都是比較入門的了,真正強悍的秘法,皆在這石碑之上,需要你們學會了紫霞心眼之後,方才能夠學習,現如今你們二人都已經掌握了紫霞心眼的門道,便進入其中,挑選適合自己的手段學習吧。」

二長老蕭伯岳在前解釋道,此刻她也是滿眼的肅穆之色,望著那座高聳的石碑,面上彷彿是有著一股難掩的自豪之色。

葉天抬頭望著那巨大的石碑,在石碑之上,銘刻著諸多奇異的符文,這些,可就都是瀟湘閣蕭家的秘傳之法了,外界之人別說是學習了,就是想見,恐怕都沒地方見去,但此刻,這傳承之地的大門卻是向他敞開,也是讓得葉天頗為的有些興奮。

「走吧葉天大哥,我們進去!我定要把這上面的法門全都學會,繼承了瀟湘閣全部的傳承!」

蕭澗雲此刻也是興奮,一把托著葉天便是朝著那傳承之地中沖了進去,儼然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撒了歡似的,滿面的激昂之色。 宋離這番咄咄逼人的自然雖然有逼迫陳仕賢的意思,但是她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如今沈安會這麼大張旗鼓的給賠禮道歉也不過是看在朱綬的面子上罷了,而朱綬之所以會幫自己也是因為江大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