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不用說了,我崔建國行事,一貫如此,你沒有實力與我談判,我又何必和你浪費時間?」

崔建國大手一揮,毫不猶豫的說道。

這話一出,秦肅和秦朗的臉色都鐵青無比!

浪費時間!

原來在崔建國的眼裡,和秦家人說話都是在浪費時間。

這是極大的侮辱啊,秦朗和秦肅兩人又如何不生氣呢!

「等等……你們好像還忽略了我吧!」

葉風看著這三人說的一身是勁,笑了笑,站出來說道。

萬古狂尊 「你有什麼可說的?」

崔建國看著葉風,冷冷的問道,「一個死人又需要說什麼呢,反正死路一條!」

「誰死還不一定呢,你如果現在給我道歉,放了秦家人,並且停止秦雨和你們崔家的婚約,我可以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你們崔家一馬!」

葉風看著崔建國,淡淡的說道,語氣無比平淡,像是在說著一件極為正常的事情一樣。

放我崔家一馬?

崔建國聽的都笑了,滿臉都是笑意。

「暗衛……」

崔建國神色一變,嘴裡只是說了兩個字,在旁邊站立著的崔家暗衛陡然發難,明晃晃的刀劍齊刷刷的指向了葉風,一時之間,大廳里,劍氣縱橫,殺氣瀰漫,秦肅和秦朗等人更是汗毛豎起,秦雨嚇得直接衝進了葉風的懷抱里,瑟瑟發抖。

也只有葉風神色淡然,沒有任何的變化,如尋常般的看著崔建國,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你很有膽量!」

崔建國看著葉風,良久之後,說出了幾個字。

「我不光有膽量,我還有能讓崔家徹底覆滅的實力,你要不要試試?」

葉風微微一笑,淡淡的說道。

覆滅崔家?

「小夥子,口粗狂言,並不是什麼好習慣!」

崔建國冷哼了一聲,「現在只要我一聲令下,你的人頭便要落地,整個秦家的人,也要陪葬,到時候人頭滾滾,你可想清楚了!」

「不要……!」

「不要這樣!」

秦肅和秦朗兩個人神色一變,齊刷刷的大聲喊了出來,秦家可不能就這麼的沒了,這是他們無法接受的事情。

「我只知道,中海崔家,從今天之後,將會被徹底的除名!」

葉風毫不示弱,開口道:「崔家一家老小,都會因為你的狂妄而死無葬身之地,你到了九泉之下,我要看看你怎麼向你崔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哈哈哈……」

崔建國仰天一陣大笑,「到底誰給你的自信,能覆滅我崔家?崔家存在上百年,歷經這麼長時間的洗禮,怎麼會怕你?」

「那是你無知,永遠停留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根本不知道我的強大!」

葉風淡淡的說道,雙手已經輕輕捏緊,時刻都能發難。

「你的強大?真是笑死我了!」

崔建國饒有興趣的看著葉風,道:「這裡都是我崔家暗衛,你一個小蝦米,又能鬧出什麼大風浪來?崔家暗衛一出,誰能抵抗?」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真是可悲!」

葉風感嘆一聲,忽然一腳踏出,身上一股龐大的氣勢衝天而起,周圍站立著的那些暗衛像是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力,瞬間便被反震了出去,砸在旁邊的牆壁上,掉落在了地上!

「嘭……」

「嘭……」

「嘭……」

一道道急促的聲音響起,那是眾多暗衛掉在地上的聲音,看的崔建國張大著嘴巴,完全不能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

葉風一個人……單挑這麼多的暗衛?

怎麼做到的?

明明還沒有出手,就全都敗了?

「葉風,你……」

秦朗也是一樣,看著葉風那雄霸天下的氣勢,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他知道葉風很強,但到底強到了什麼程度,誰也不知道。

崔家暗衛名滿江南省,誰都知道崔家暗衛是一等一的護衛力量,實力深不可測,而在葉風面前,不堪一擊!

「上!」

被葉風一個氣勁便打的砸在地上,這幫暗衛也覺得有點丟人,全都從地上爬了起來,再次朝著葉風殺了過來,想要找回場子。

「小心!」

秦雨看到這個架勢,小臉嚇得煞白煞白的,她就站在葉風的身後,也許一個不小心,也會被亂刀砍死。

「放心,有我呢!」

葉風轉過頭,微微一笑,伸手又將秦雨給拉了過來,緊緊的牽著她的手。

這人……怎麼一點都不怕!

秦雨心頭閃過無數個疑問,她不知道葉風為什麼不害怕,面對那麼多的刀槍,卻是渾然不懼!

「後面啊!」

明晃晃的刀槍轉瞬即至,眨眼間便已經到了葉風的後腦勺上面,可葉風像是直接無視了一樣,還在一個勁的朝著她笑。

「嘭……」

很快,其中一名暗衛的長刀已經砍在了葉風的腦袋上,秦雨嚇得已經閉上了眼睛,她根本無法想象,也沒辦法睜眼看著葉風人頭落地、鮮血飆射的場景。

「咔擦……」

誰知,那刀子在距離葉風只有幾厘米的時候,竟然再也沒辦法前進分毫,反而那刀子寸寸開裂了起來。

等到秦雨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那十幾把長刀幾乎是緊貼著葉風的腦袋,開裂掉了,掉在地上,而葉風,毫髮無損!

「宗師臨界!」

崔建國死死的盯著葉風,看著那一道微不可察的波紋,就跟一道結界一樣,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難以置信。

宗師,是一個武道境界,但在這個武道境界里,也分強弱!

普通的宗師能做到以一敵十,在和百人鬥爭中立於不敗之地,而頂級的宗師則能做到刀槍不入,甚至,自己一個人就是一個結界,普通的刀槍壓根對他不能造成任何的影響。

這結界,便被稱作『宗師臨界』!

「全都死吧!」

葉風緩緩轉身,只是走了一步,那幾十名暗衛的身體像是遭到了重擊一樣,轟然倒塌,鼻孔、眼睛、嘴巴等七竅全都開始流血了起來。

「這……」

崔建國看著自己身邊的這些暗衛,一眨眼的功夫全都死亡,心裡的震撼更加巨大! 第497章

「怎麼可能!」

看了半晌之後,崔建國也只冒出這四個字,因為他不知道怎麼來形容眼下的局面。

本以為暗衛來了是大殺四方,區區葉風也是刀下亡魂,但現在這個情況,卻是崔建國來的時候不曾想過的。

崔家經營多年的暗衛,竟然要被一個人給團滅!

這說出去,絕對能讓崔家成為所有人的笑柄啊。

暗衛不是一人之敵!

「沒有什麼可能不可能的,一切皆有可能,你覺得不可能,那是因為,你在坐井觀天!」

葉風看著崔建國,十分憐憫的說道:「我給過你機會,但你不知道珍惜,你自己說說吧,想怎麼死!」

想怎麼死!

這四個字傳入崔建國的大腦里,後者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入眼處都是這滿地的暗衛屍體,這短短的幾十秒鐘,他像是一下子變得蒼老了一樣。

「葉風,他是崔家家主,還是……不要殺了他吧!」

秦肅微微一猶豫,還是勸說了一句。

「對啊,要不然……讓他解除婚約,答應不找你的麻煩,道個歉,就這樣吧!」

秦朗猶豫了一下,也勸說了一句。

殺?

還是不殺?

葉風的心裡其實早就做出了決定,斬草要除根!

這是他的一貫做事風格!

如果說,崔建國一開始沒有讓暗衛對自己動手,兩方的關係還沒有惡化到這種地步,葉風也會得過且過,得饒人處且饒人,不至於要了崔建國的性命。

但現在他已經將暗衛覆滅,跟崔家也是不共戴天之仇,這個時候放了崔建國,以後有緩和的餘地嗎?

肯定沒有!

以後肯定也是不死不休的地步!

與其讓一個潛在的死敵有東山再起的可能,不如現在斬草除根,徹底清除掉後患,崔家沒了這個老頭,絕對也會動亂一陣子。

每一個大家族都是這樣,當群龍無首的時候,首要目的肯定都是爭權奪利,只有殺了這崔建國,葉風的利益才能得到保證,讓利益最大化。

「是,是,你放我一馬,我保證以後不會再追究任何的問題,秦雨侄女的婚約也從此作廢,葉先生,您看可好,這次是我的糊塗導致的!」

崔建國不傻,相反很精明,畢竟也是有『小諸葛』之稱的,在生死關頭,第一個選擇自然就是要保證活下來,只有人還存在,就能東山再起!

這葉風在宗師里屬於翹楚,的確很強大,但只要還是人,就肯定還有弱點,等自己找到這人的弱點,肯定能把他致死!

活下來,是第一要務!

殊不知,他的這點算計,全都落入了葉風的眼睛里!

崔建國自以為很聰明,但卻不知道,比他聰明的也大有人在!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小聰明都是徒勞無功,崔建國眼神里閃爍的那幾下不同尋常的狠辣視線,根本就沒辦法逃脫掉葉風的法眼,全都看到了。

想脫身,尋求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

不可能!

葉風壓根不會把這個機會給他!

「晚了!」

葉風的嘴裡緩緩吐出兩個字,說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都是成年人了,要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崔老爺子,我希望你能堅持你之前的觀點,慫什麼?」

慫不慫?

開玩笑,在生死面前,不慫才是傻子!

「葉先生您說笑了,我是成年人了,但我也想活著啊,這件事……到此為止您看可好,我崔家在中海還有點實力,送您幾套天泉山的別墅,以後去旅遊的話,也好有個歇腳的地方,您看如何?」

崔建國肉痛的說道。

天泉山,全華夏知名的旅遊景點,山上還有溫泉,到了冬天,全中海的富豪都希望能上去泡溫泉,但苦於沒有門路。

因為天泉山的業務都被崔家給壟斷了,而現在居然要送幾套別墅給葉風,這樣的資產,在中海的富豪圈,都能引起轟動的。

糖衣炮彈!

可惜了,葉風並不吃這一套。

剛準備說話,外面的大門忽然被人撞開,荷槍實彈的突擊隊全都沖了進來,將屋子裡的人給團團包圍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秦朗看著這一幕,一陣不解,直到沈忠和從後面走過來,他才上前,詢問了一下。

「崔建國,你被捕了!」

沈忠和走到崔建國的面前,直接說道。

被捕?

堂堂崔家家主,竟然被捕?

「你是誰?有什麼資格跟我這麼說話!」

崔建國一陣皺眉,看著這滿院子的軍人,心頭有點不好的預感。

「我是沈忠和,天海軍區司令員,現在奉上級命令,將你逮捕,另外,中海軍區的人也將出動,前往崔家,徹底將崔家封禁!」

沈忠和開口說道,一字一頓,吐字清晰。

什麼?

將崔家封禁?

這是什麼情況?

「小沈,這是什麼意思?」

秦肅也認識沈忠和,便問了一句。

「秦老,這也是上級的命令,我也是奉命行事!」

沈忠和打了一聲招呼,說道:「崔家涉嫌同軍方高級將領接觸,老爺子十分震怒,加上又想對葉風動手,算是惹了眾怒吧!」

「不可能,我崔建國乃崔家家主,你們軍方我也認識人,總參里的楊參謀長,可是我的好朋友,你敢抓我,有沒有問過他!」

崔建國大聲的說道。

狂妄!

沈忠和一陣搖頭,看著崔建國說道:「你沒明白一點,軍隊,乃國家的根基,誰也不能打亂軍心,你可真是無知自大,越界了卻渾然不知!」

越界?

崔建國一愣,一時沒反應過來。

俗話說,槍杆子里出政權,軍隊是國家的根基,的確沒錯,他的本意也是想為崔家找一個靠山,一個牢固的靠山,加上跟那位楊姓參謀長有很深的交情,特地送了不少重禮!

殊不知,這個做法,徹底的將崔家送上了斷頭台!

超越了那個界限,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帶走!」

沈忠和大手一揮,幾個突擊隊隊員衝上來,將崔建國給帶了下去,看著這一地的屍體,不解的問道:「這些人……都是怎麼死的?」

秦朗也沒說話,只是將眼神看向了葉風,示意了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