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3 日

「不是中了劍傷,養幾天就好了嗎?怎麼病得如此之重?」馮昭扭頭盯著一旁的宮女,她的眼神,彷彿是一把利劍一把,落在了那宮女的身上,讓那宮女立馬打了一個哆嗦。

「回小姐,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昭儀的傷口總是反反覆復,怎麼也不見好,這幾天,這幾天便越發的嚴重了。」

馮昭前世就是在戰場上摸滾打爬的,什麼樣的傷口沒有見過,一般的刀傷養個幾天就會慢慢的結痂了,哪裡會什麼反反覆復?

除非——

除非是有人根本就不想她好!

想到這裡,馮昭一驚,上前去,飛快的扯開了梅昭儀的衣領,看向她的傷口。

只見那傷口上面,泛著不尋常的青黑,傷口已經是化膿了,哪裡還能癒合?

「傷口上面有毒!有人對你下毒!」馮昭面色真箇陰暗了下去,她按耐住驚愕道。

可是梅昭儀卻只是輕輕的笑了,朝著那宮女揮了揮手,那宮女見狀,便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梅昭儀微笑著,勾起了唇瓣,「蕭昭寧,我想回梁州了。」

馮昭的心,頓時便一點一點的冷了下去。

她鬆開梅昭儀的衣襟,一點一點的往後退,眼珠子裡面布滿了血絲,「是你自己給自己下的毒!」

梅昭儀的精神,已經完全的都沒有了,她淡淡的道:「如果不是這樣,皇上…….皇上不會下定決心的。這樣…….多好,既幫了你們,我也解脫了………」

「我說過,我會找到還你自由的辦法,你為什麼就不能再等等?」馮昭道。

馮昭萬萬沒有想到,梅昭儀居然會給自己下毒。當初那個為了保全自己,居然敢對端敏和華平下手的女子,如今竟然這樣孱弱的躺在了這裡。

「我等不到了,昭寧……沒有人能夠擺布我了!」梅昭儀的聲音越來越虛弱了,她死死地望著窗外,眼神裡面竟然泛出了點點的光亮,像是生命的最後的一絲光芒。

「昭寧,我等不到了。」

一陣風吹過,窗外的屋中的珠簾晃動,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半響。

馮昭看著梅昭儀這個樣子,即使是再不想承認,但是她也知道,梅昭儀的時間,不多了。

她上前去,抓住梅昭儀的手,道:「你再等等,我已經書信給驚嵐了,他很快就要到了,你等等。」

「他回來了嗎?他是不是就在窗外……我好像看到他了,你快讓他進來…….」

馮昭順著她的目光看向窗外,窗外哪裡有什麼驚嵐的影子,不過是一支蔥蘢的樹枝罷了。

但是她還是點了點頭,「對,他回來了,你再等等。」

梅昭儀虛弱的笑了,她用力的拽緊了馮昭的手,「那你快讓他進來…我……我等不到了……」

「不會的,不會的。」馮昭強忍住鼻子的酸意,安慰道。

「他來了嗎…….為什麼還沒來……我……我等不………」

那隻緊緊地拽住馮昭的手,就這樣陡然的一松,然後滑落了下去。

就像是少女當年在馬上搖曳的綠色的衣角一般,在風中飄搖,然後落下。

馮昭愣愣的看著床上的梅昭儀,她又想起了那個穿著一身綠衣裳,踏著白色短靴的女子,只是這一次,那個女子牽著自己的小馬越走越遠了。

。 「報告首長,此次我方出動四十架殲-20隱身戰機共殲敵二十架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我方損失十九架殲-20隱身戰機,剩下的殲-20隱身戰機稍作休整之後,會立馬返回龍國。」

龍國一號會議室當中,一號BOSS得到這樣消息之後,陷入了沉默當中。

殲-20隱身戰機和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都是當今最為先進的戰鬥機。

可是龍國這邊在佔有數量的優勢之下,戰損比依然達到了一比一。

從側面就可以反映出,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的作戰能力。

如果不是美麗國已經覆滅,恐怕就不是這樣的結果了。

想到這裡,一號BOSS微微嘆了一口氣,抬起頭說道:「你們是龍國的英雄,龍國人民會永遠銘記你們的,趕緊回來吧!」

通信掛斷,一號BOSS正準備說話,可是耳邊卻是響起了一個憤怒的聲音:「首長,如果這次不是蘇組長一意孤行,以天空之城為誘餌,我龍國絕對不會損失這麼大。」

一號BOSS順著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說話之人是龍國的資源部長李國銘,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只見一號BOSS緩緩的走到李國銘的跟前,面無表情的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李國銘絲毫沒有注意到一號BOSS表情變化,冷冷的說道:「儘管我龍國現在需要蘇寒,但是此次我龍國損失巨大,蘇寒必須為此事負責。」

一號BOSS沒有去看李國銘,目光一一從在場的眾人臉上閃過,眯著眼睛問道:「你們都是這個意思?」

「首長,雖然我們都知道蘇組長出發點都是好的,不過此舉實在是太過冒險,必須給予警告。」

「天空之城乃是我龍國生存之根本,絕對不容有失,可是蘇組長卻用天空之城為誘餌,導致我龍國此次損失慘重,必須給予重處。」

隨著會議室當中的眾人發表出自己的意見,一號BOSS的目光冰冷到了極點。

一號BOSS知道,自己將重權交予蘇寒,已經引起了大部分人的不滿。

只是蘇寒屢建奇功,這些傢伙不好發作而已。

眼下,好不容易逮住這麼一個機會,肯定會好好將蘇寒一軍。

想到這裡,一號BOSS眼中閃過一絲無奈之色。

每個國家的政權交替,都牽扯了太多的利益。

哪怕龍國也不例外!

如果蘇寒真的上位,定然影響到現場一部分人的利益。

儘管一號BOSS知道這些情況,可是還是覺得有些痛心。

人啊!

無論什麼時候,總是會有自己的私心。

一號BOSS輕嘆一聲:「這件事暫且擱下,等蘇組長回國之後,再進行定奪。」

蘇寒並不知道,他的某些行為已經觸及到龍國某些人的利益,而某些人也趁機發難。

此時,蘇寒正指揮著天空之城,快速的接近澳大利居住的那塊大陸。

雖然這次沒有徹底消滅美麗國的餘孽。

可是經過這一戰之後,剩下的美麗國自由戰士根本不可能對龍國再構成什麼威脅。

當然,蘇寒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們。

蘇寒決定,等到回國之後,會動用一切資源,將剩下的美麗國自由戰士尋找出來,將其徹底剿滅。

因為這些美麗國自由戰士的存在就等同於一枚定時炸單,隨時有可能爆炸。

就這樣,天空之城在大西洋上足足航行了一天一夜。

直到第二天天明之際,天空之城終於接近澳大利國民生存的那塊陸地。

嗡!

隨著天空之城傳出一陣長鳴之聲,澳大利所有的高層都激動起來。

盼了這麼久,可算是把龍國的天空之城盼來了。

港口之上,米歇爾親率澳大利所有高層在這裡等著。

當米歇爾見到逐漸出現在視線當中的天空之城時,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澳大利這次總算是得救了。

隨手,米歇爾轉身,對著身邊的外交部長說道:「趕緊通知下去,讓咱們的國民迅速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

澳大利的外交部長聞言,當即離開了港口。

因為天空之城實在是太過於巨大,根本無法像正常船隻一樣進入澳大利的港口。

所以,只能在距離幾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很快,蘇寒出現在米歇爾的視線當中。

儘管相隔甚遠,依然不能阻隔米歇爾的『熱情』。

「蘇組長,真是太感謝你們龍國了,竟然不辭萬里的來護送我們澳大利國民,這份恩情,我澳大利一定會銘記在心。」

聽著這樣的寒暄,站在天空之城夾板上的蘇寒暗中撇了撇嘴。

自己『坑』了澳大利百萬牛羊外加三百噸的金屬礦物,肯定澳大利的高層早已經在心中問候自己的祖宗十八代了。

不管該走的過場還是得走。

蘇寒大聲回應道:「米歇爾閣下真是太客氣了,你我同為藍星的一份子,現在澳大利有難,我龍國自然不能坐視不管。」

澳大利高層一聽,嘴角狠狠的抽搐起來。

媽的!

如果不是我澳大利出百萬牛羊外加三百噸金屬礦物,恐怕你龍國還真的會坐視不管。

蘇寒並不想跟澳大利的高層在這裡浪費時間,直接擺著手回應道:「鑒於時間緊急,速請澳大利國民登船,稍後我會將澳大利國民送到一塊安全的陸地。」

聽到蘇寒這麼一說,澳大利這邊也不含糊,直接夾起了救生橋,幫助澳大利國民登上天空之城。

儘管澳大利前後兩次經歷過大災難,可是畢竟是一大國,剩下的人口也有千萬之多。

所幸的是,天空之城經過後期改良之後,足夠承載這麼多的人。

在澳大利官方的協助之下,花費了將近一天一夜的時間,總算是將這千萬人送上了天空之城。

不過蘇寒並沒有立即下令返航,畢竟澳大利答應的百萬牛羊和三百噸金屬礦物還沒有到手。

澳大利官方見到蘇寒遲遲沒有下令返航,立馬反應過來,開始命人收集百萬牛羊和三百噸金屬礦物。

就這樣,天空之城足足在港口上停留了三天,才讓澳大利千萬民眾和百萬牛羊登上天空之城。昏暗的天空中並沒有看到任何星辰或者雲朵的樣子,那火紅的一片之下,400多人的營地就扎在空曠的田野上。

自從出現了那個可怕大妖魔之後,大家的情緒就在緊張之中,畢竟只有吳洛能看得出來那個大妖魔的真正實力,而其他的人的眼中那個大妖魔可是非常神秘而且實力恐怖的。

即便是吳洛想要將那

《我老婆是紙片人》第五十三章桃木林 靳子桐上下左右打量了喬思語一番后,酸溜溜地開口,「紀梵希最新款套裝,全球限量發售一百件,我都沒搶到,子塵啊,你對你媳婦兒可真好……」

喬思語一愣,她不認識什麼名牌,對名牌之類的東西也不感冒,只是覺得這套衣服穿在身上很舒服,沒想到卻是限量版的,那……應該很貴吧?

「你想有人對你好,就趕緊找一個嫁了。」

老爺子發話,終止了話題。

靳子桐冷哼一聲,掠過喬思語走向了餐桌,卻在經過她的時候,「不經意」地撞上了她的肩膀,之後給了她一個「你最好牢牢的抓住靳子塵,否則我會像條狗一樣把你趕出靳家」的眼神。

喬思語皺著眉微微嘆了一口氣,卻看到了靳子塵複雜的目光!

在靳家吃飯,喬思語總結了八個字。

食不知味,如坐針氈。

餐桌上,看起來其樂融融,可喬思語卻怎麼也融入不進去,只是低著頭味同爵蠟般吃著米飯。

中途,一家之主靳元東才回來,喬思語站起來禮貌的招呼過後,又開始扒米飯,只求著這頓飯趕緊結束,她好早點離開這個令人窒息的地方。

將喬思語的不安和動作全收入眼中,靳子塵皺著眉夾了一塊排骨放在了喬思語碗里,「別光顧著吃飯,多吃點菜。」

喬思語猛地抬頭看向靳子塵,漂亮的水眸里滿是感動和欣喜,這是兩人自那晚不歡而散后,靳子塵第一次和顏悅色地跟她說話。

可當看到他眼裡的淡漠時,心又微微一疼,不過總歸是感激他的,沒有在他家人面前為難她!

「思語,多吃點養好身體,再給我們靳家添一個大胖小子……」

靳老爺子的話讓喬思語和靳子塵臉色均是一變!

尤其是靳子塵,臉色很黑很冷,轉頭看到喬思語一臉慘白又心虛的某樣時,更是怒火中燒,他的妻子連碰都不讓他碰,怎麼添孩子!

「是啊,子塵,一年多了,思語的肚子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王湘玲儘管不喜歡喬思語,可她卻很想要一個孫子,尤其是看到牌友們在朋友圈裡曬萌娃,帶孩子去遊樂場的圖片時,心裡更是痒痒……

看出靳子塵和喬思語之間不似以往的恩愛,靳子桐眼珠一轉,輕笑道:「媽,爺爺,你們就別擔心了,子塵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只要不刻意,孩子肯定會有的……」

說著,靳子桐淡淡地瞥了喬思語一眼,「說不定弟妹的肚子里已經有了呢……是吧弟妹?」

因為靳子桐的話,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喬思語身上,喬思語一緊張,手心裡就開始冒汗,以往出現這種問題,都是靳子塵出面化解,可今天靳子塵只是冷冷地看著她,完全就沒有幫她的意思……

硬著頭皮,喬思語乾笑道:「沒……還沒有。」

一直沒開口的靳元東此刻才出了聲,「你們兩個也不小了,是時候考慮生孩子的事兒了……」

靳元東的話音剛落,靳子塵嚴肅又認真的聲音響了起來,「爸媽,爺爺,今天來,我還有件很重要的事兒要告訴你們……」說著,意味不明地看了喬思語一眼。

被靳子塵那麼一看,喬思語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該死,該來的果然要來了嗎?

靳子塵要跟他家人說要跟她離婚的事兒!?

來不及多想,喬思語從桌子底下緊緊地抓住了靳子塵的胳膊,抬眸看向靳子塵時,黑亮的雙眸里滿是乞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