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不妙啊,這四周連活物都沒有。不是說沙漠之中,有蠍子,蜥蜴,蛇存在么?」龍驕陽的面色也很難看。

「普通的沙漠上,這些東西能存活。在這破靈魔沙成片的沙漠上,這些毒物怎麼能生存?」空虛和尚道

「不要停留在這一個地段,我們繼續前行,或許就能找到綠洲與活物。」石皇提議道

接下來的三日,龍驕陽,石皇,空虛和尚前行了萬米。竟然都沒有找到出口,也沒有找到任何的活物。


因為身在破靈魔沙成片的沙漠中,一大遇到風沙暴,龍驕陽三人就會遭遇被風沙鞭撻。這讓三人降落在破靈魔沙的大沙漠上的喜悅感完全沒有。走不出這一片大沙漠,不要說什麼稀有的破靈沙漠,就算現在給他們一柄帝級法寶,他們都無法拿來跟人爭鋒。

「馬勒戈壁,空虛老弟,這就是你所說的佛祖護佑的結果?我們要被困死在這一片破靈魔沙成片的沙漠上了。」石皇罵咧道

石皇的胃口一直很好,被困大沙漠之中,無法得到食物的補充。這些時日,他吃的已經夠少了。可是還是讓他所帶的食物,消耗的差不多了。

「誰他媽知道這是一片天絕死地?」空虛和尚一樣異常惱火。

「本皇的食物已經沒有,你們還有多少存糧?」石皇鬱悶的問道

「你的食物沒了?石皇你開什麼玩笑?要進入隕落之界,你只帶三天的口糧?」空虛和尚尖聲道

「經驗害死人啊,以前帶很多食物都無用。誰知道這一次,會掉到這一片萬里無活物的沙漠上?」石皇也是異常的苦惱。

龍驕陽輕聲道「我帶來的食物也不是太多,最多夠我一個人吃一個月。」

空虛和尚聞言表情微好一些道「本僧比你們兩個可謹慎多了,我帶足了六個月的食物。」

「帶了就好,本皇可不想被餓死。」石皇鬆了一口氣道

「啊……不好,破靈魔沙能讓食物毀滅!」龍驕陽忽然驚呼,而後將乾坤戒之中的食物與破靈魔沙全部倒了出來。

龍驕陽所帶的骨肉,蔬菜全部被吞掉精華,枯萎的成了干土。

石皇猛然看向空虛和尚道「空虛老弟,以你謹慎的性格,不會犯了跟龍驕陽道友一樣的錯誤吧?」

空虛和尚不說話,從乾坤戒之中取出另外一個乾坤戒,他一下子將裡面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無數獸骨與蔬菜乾枯的混合在破靈魔沙中早已經成了不可食用的東西。 石皇,龍驕陽,空虛和尚三人的臉黑成了墨色。破靈魔沙竟然毀滅了他們所有人的食物,在這沒有活物的大沙漠上,他們將要面對只會是死亡。

「馬勒戈壁,空虛和尚,這就是你的謹慎么?」石皇破口大罵道

「媽的,你罵誰呢?」空虛和尚從來都不是善茬,他也怒了。

「本皇罵的就是你。你這混蛋怎麼如此的貪婪,用你手上的乾坤戒收一小撮破靈魔沙不就行了。為什麼要用裝食物的乾坤戒來裝破靈魔沙?」石皇咆哮道

空虛和尚怒目圓睜,沖向石皇道「連食物都只帶了三天的傢伙,罵咧什麼?」

砰。

石皇與空虛和尚爆發內鬥,兩人拳腳相向,打的頭破血流。大有一番拚命死斗的架勢。

「別打了。在這一個沒有食物的天絕之地中,我們要團結在一起才能衝破重圍。」龍驕陽勸架道

「龍賢弟,你別勸了。在這裡大家都難逃一死,讓本皇先揍死這光頭和尚,本皇看他不爽很久了。」石皇面目猙獰,下手極狠,打的空虛和尚吐血數口。

空虛和尚吐血嚎叫道「龍賢弟,你在一旁看著,無論我們誰死了,你都不要難過。我們無法走出這一片天絕之地,早已經註定了必死的下場。我們會在地獄重逢的。」

啪啪啪。

空虛和尚連環三擊,打的石皇的一條胳膊都斷骨了。

「停下來!誰說我們到了絕境?石皇不是聖級境修者么?只要他吃下了玄火破靈丹,不就可以帶我們離開了么?」龍驕陽大聲阻止道

石皇與空虛和尚立刻停手,目光齊刷刷的盯著龍驕陽道「龍賢弟,你煉成了玄火破靈丹?」

「我手中本來就有玄火破靈丹,只是威力並不完整,才沒有拿出來給你們……」

龍驕陽取出了兩顆玄火破靈丹,不待他的話語說完,石皇與空虛和尚急忙伸手將這兩顆丹藥搶到手,而後直接吞下。

石皇吃下玄火破靈丹之後,當即盤膝調息。

空虛和尚吃下了玄火破靈丹,瞬間引發了一圈又一圈的古怪佛光之圈。

「這就是佛戒之力么?」空虛和尚暗道

玄火破靈丹的威力極強,能破人體之內的任何封印。不過並不完整的玄火破靈丹,就不一定能如此無敵了。


轟,轟,轟,轟……

佛光之圈,突然沖入空虛和尚體內,跟空虛和尚體內的三道玄火對上,引發了一場慘烈的內鬥。

空虛和尚痛苦跪地,雙臂都深深插入到了沙子之中。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色即是空……**你大爺,太***疼了。」

空虛和尚冷汗直流, 網游之血海霸主 『內鬥』,空虛和尚的佛語變成了破口大罵。

在空虛和尚慘烈無比的時候,石皇的身上玄火流竄,勢如破竹的將他體內存在的一些封印破掉。

半響后,空虛和尚口吐鮮血的攤在了地上。石皇睜開了雙目,如能放光一樣掃視四方!聖級境修者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外泄出來。

「龍賢弟,今日之恩,本皇日後必定報答。」石皇激動道謝,一飛衝天,如君臨天下一般,橫跨數萬里。

一會兒之後,石皇從天而降,落在了龍驕陽與空虛和尚之間,他興奮道「十萬里之外,有一處綠洲,那裡是出口。」

「橫跨數萬里……聖級境真是讓人嚮往啊。」龍驕陽羨慕道

「龍賢弟天資聰慧,遲早能達到聖級境的。」石皇勉勵道

空虛和尚這時卻破口大罵道「石皇,你個王八蛋!你讓本僧配合你演苦肉計,結果你成功破了封印,重新獲得了聖級境修為。而本僧卻被佛戒之力,折磨的差點死掉。你要補償本僧,要不然你就是個王八蛋。」

龍驕陽一愣,目光狐疑道「苦肉計?你們剛才在演戲么?」

「呵呵,也不是演戲,真打了。只是我們不會真的拚命,只是想要知道在這樣的絕境下,龍賢弟手上到底有沒有煉好的玄火破靈丹。」石皇厚臉皮的解釋道

龍驕陽一臉無語神情道「你們兩個可真是夠下本的。」

「龍驕陽將戰鬥傀儡還跟本僧,你煉的丹藥根本無法讓本僧解脫,本僧要你賠償。」空虛和尚凄聲道

「我早就說過,這不是最完善的玄火破靈丹。不能發揮出最強的威力,你自己不相信,還要用苦肉計來騙去服用,這個責任在你自己。我不需要任何的賠償。」龍驕陽淡定道

「龍驕陽,你可是浩氣天碑的傳人,你怎麼能這樣無恥?」空虛和尚怒道

龍驕陽眯眼一笑道「在無恥這件事情上,我可是跟你學的。」

石皇恢復了聖級境的修為,帶著龍驕陽與鼻青臉腫的空虛和尚飛離大沙漠,向綠洲進發。

在高空中, 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我寵你! ,他輕聲道「這真是文明毀滅的地方么?我怎麼覺得這裡生機無盡呢?」

「破靈魔沙大沙漠,大草原,我們發現了隕落之界,從未被別人發現過的區域。」石皇激動道

「怎麼能確信,別人沒有來過這裡?」龍驕陽不解道

「從隕落之界出去的人,都會共享在隕落之界發現的新地方,以此來讓後來者增加生存機會。在大家共享的地圖上,並沒有出現過沙漠與草原。」石皇解釋道

空虛和尚盯著大沙漠與大草原接連之地道「一邊是死亡沙漠,一邊是草原,是什麼力量讓它們相安無事,接連而存呢?」

龍驕陽聞言心靈大震,他注視著死亡沙漠與大草原毫無其它東西阻攔的地方,心中有種難言之感在湧現。

正與魔自古不兩立。正氣與魔氣的法術是絕對對沖,毫無緩解餘地的。這就好像生與死,絕對不會有折中的可能。可是這死亡沙漠與大草原卻相接在一起,彷彿自古一體,從未相害過。

石皇看出空虛和尚與龍驕陽都有所悟,他飛落在死亡沙漠與大草原接連而存的地方,讓龍驕陽與空虛和尚兩人近距離的去體會其中奧妙。

空虛和尚是佛道雙修之人,他所面臨的問題,雖然比龍驕陽簡單一些,但是如果他想要在未來成就超凡,必須要讓佛道雙修的力量,隨他掌控才行。 時間如水,流逝於無痕間。

龍驕陽與空虛和尚自從站到死亡沙漠與大草原之間,彷彿魔障一樣的在這裡苦思冥想。而這樣的狀態,一下持續了一個月之久。石皇成了龍驕陽與虛空和尚的食物供給人。

「佛修未來,道煉今生,佛修心,道修體……」

空虛和尚這一個月來,第一次開口說話,他的身上八卦方圓浮現,四大神獸的異象虛影轉動,一黑一白魚目眼在神獸異象之中浮動。

這些都不足以讓人驚奇,因為這是天級境大成期修者的異象體現。

讓人震驚的是,空虛和尚胸口盛開出一朵金色佛蓮,他的雙手之上也各自浮現出了兩朵金色佛蓮。

石皇望著空虛和尚有種目瞪口呆之感,這傢伙竟然真的悟通了佛道雙修的奧秘。石皇有一種感覺,未來他的這位空虛老弟,必然能雄霸一方。

「金剛伏魔,玄門千幻……」

空虛和尚的狀態玄妙,他的左手化成一道手持僧缽的金色佛影,而他的右手八卦方圓,四象神獸齊聚展露著一種道門之術。

「哈哈哈,本僧成功啦!」空虛和尚忍不住大笑道

「空虛老弟,保持安靜!」石皇走到空虛身邊提醒道

空虛和尚忍住長嘯的衝動,他拉著石皇飛遁千里,才興奮的縱聲長嘯,聲震四方。

龍驕陽的體悟也非常之深刻,因為在死亡沙漠與大草原之間,在不斷演繹著生與死。最靠近死亡沙漠的小草,會在很短的時間內長出,它們在世間只停留幾息時間,就會被死亡沙漠的破靈魔沙給吞噬精氣而亡,可是它們循環不斷,沒有讓破靈魔沙蔓延過來。

一株小草,自然無法對抗強大的破靈魔沙,它們能對抗破靈魔沙數息時間,是因為這裡有一股非常特別的力量,在不斷讓破靈魔沙吞噬的草木精華,再一次湧入地下,生出新的小草。

死之極為生,生之極則死。

龍驕陽心神觸動,生與死的存在是對立,可是就如陰陽一般,這樣的對立不可能獨立存在。


這個世間如果沒有生,自然不會有死。而如果沒有死亡,生也會失去意義。

生與死,正與魔永恆對立,而它們也可能會有相互依存的狀態,如果能夠把握到這一個狀況,正魔雙修就是完全有可能的。只是這樣的玄妙狀態,誰人能輕易掌控?

「要嘗試才能有結果,即便是傷痕纍纍,我也不能退縮。」

龍驕陽在自語,在給自己打氣,他的體悟很深刻,而他想要進行的嘗試卻異常危險。他想要讓正魔靈力在氣海丹田與奇經八脈之中形成類似於死亡沙漠與大草原一樣的分割線。

這無疑是一個極為瘋狂的想法,想要驗證的可行性,龍驕陽很可能將自己折磨到半死不活,甚至是走火入魔。

在這種情況下,除了大勇氣之人,就只有意志極度堅定的人,才敢去做這樣的瘋狂驗證。

龍驕陽意念一動,他的氣海丹田之中,浩氣天碑開始不在收斂浩氣靈力。浩氣靈力一下子沖入大魔靈力之中,即刻引爆靈力衝突。


無法言說的疼痛,湧入龍驕陽的腦海,讓他的全身都在痙攣。他咬緊牙根,任由這樣的衝突瘋狂爆發。

因為這一次的正魔靈力的衝突,是龍驕陽有意為之,所以他沒有慌張。他在試圖用意念控制浩氣靈力與大魔靈力在一個氣海丹田相敬如賓。


可惜這樣的嘗試很失敗,浩氣天碑爆發的無盡浩氣衝破了大魔靈力,直接轟向了邪血魔基之中的小魔魂。

小魔魂面對危機,睜開紫色眼睛,有了一顆魔族皇族之後的魔心之血后,小魔魂的力量非常之強悍。浩氣天碑發出的力量,都無法正面將它擊潰。

巨大痛苦之下,龍驕陽無法繼續的收回了浩氣靈力,讓恐怖的靈力衝突消失。

而在接連的半個月之內,龍驕陽鑽入了牛角尖,他每天都要這般自虐,而自虐的此次還在一天一天增加。第一天,龍驕陽自虐一個次,就無法繼續了。三天之後,他已經能自虐式的嘗試五次,而如今龍驕陽每天要自虐十五次。

在這樣的過程中,龍驕陽又沒有能得到很好的補充,他整個人瘦了一圈,眼睛深奧,神情頗為恍惚。

「不能讓他繼續下去,他快要走火入魔了。」空虛和尚憂心道

「說了他也不聽,我們能怎麼辦?」石皇無奈道

「說了不聽,就用強的。」空虛和尚厲聲道

石皇本想要反對,可是看著龍驕陽咬牙切齒,自虐的瘋癲樣子,他點了點頭道「好,等到龍賢弟收功之時,本皇就出手將他打暈帶離這裡。」

「吼……」

正當石皇,空虛和尚決定不讓龍驕陽繼續嘗試這種自虐的修鍊之時,龍驕陽瘋狂長嘯,正在瘋狂擊打自己的頭顱,狂暴的大魔靈力與浩氣靈力衝出龍驕陽的體內,在瘋狂的對沖。

「不好,龍驕陽走火入魔了。」空虛和尚大喊道

石皇的身上聖級靈力浮現,他想要去替龍驕陽鎮壓走火入魔的靈力。

「不妙啊,龍驕陽身上的正魔靈力攪和在一起,如果本皇出手強行鎮壓,非常可能讓龍驕陽氣海丹田的根基不存,就此成為廢人。」石皇沒有馬上動手,龍驕陽正魔雙修的獨特性,讓他無從下手。

空虛和尚緊盯著龍驕陽道「我們不要動,讓龍驕陽自己來渡過危機。如果他真的無法渡過了,你就出手將他鎮壓,根基不存總比死了好。」

石皇點了點頭,如今之計也只能如此了。

龍驕陽真的陷入了走火入魔的困境,他嘗試用意念控制正魔靈力,想要讓其相敬如賓,可是卻引爆了炸藥桶,讓氣海丹田與經脈陷入混戰。異常痛苦之時,龍驕陽都沒有去收斂任何一種靈力。

其結果就是,小魔魂與浩氣天碑對峙大戰,龍驕陽的元神跟這兩種丹田根基都有關聯,為此龍驕陽的元神陷入迷茫,正魔混淆的讓他無法掌控體內的局勢,讓他陷入到了走火入魔的危機邊緣。

砰砰砰!

龍驕陽舉手揮拳,對著自己的腦袋,狠狠的來了幾拳,鮮血順著破了的頭皮流出。可是這時候龍驕陽已經感覺不到體外的疼痛,他的整個腦袋都開始變的不清晰。

「出手吧,龍驕陽已經走火入魔。」空虛和尚一聲嘆息道

石皇的修為境界比空虛和尚高,他比空虛和尚感應的更加清楚,龍驕陽的意識都在消失,他必須要當機立斷,鎮壓龍驕陽體內的正魔靈力,廢其丹田根基,讓龍驕陽成為一個普通人。

「唵、嘛、呢、叭、咪、吽……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

突然一陣梵音傳來,其聲清純而明亮,其佛念讓人醒悟,讓人心靜。

「梵音靜心經?」空虛和尚驚愕道

石皇驚疑停手,沒有去鎮壓龍驕陽體內的正魔靈力。

女聲梵念的靜心經,來自於龍驕陽手腕上系著的一串木頭雕刻的佛珠。它不華美,卻是一個女子用青絲長發所系,它與佛女一體,雖然脫離,依舊能讓佛女感知到。

冰玄草原上,五蓮證羅漢的天竺卓瑪,已經齋戒淋浴,走到了大雄寶殿之內,她雙手合十跪在蒲團上,垂下滿頭青絲準備要接受剃度,正式成為密宗的長老之一。

智明主持,手持戒刀莊嚴道「天竺卓瑪,你真的想好了么?要剃度受戒成為密宗長老?」

「阿彌陀佛,我已經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