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一個諾言!」

「諾言?」聽到這話,塵銳冰大大皺起了眉頭!

「沒錯,冀東天界,你與優謊稱為姐妹關係,你可曾忘記,當時,你答應她,先讓我解救她漸漸崩潰的家園—元泱神界,你當時答應了,可有此事!」

「是又怎樣?所以我並不想出手,只是前來撈點好處而已!」塵銳冰敷衍道!

「哼,你這樣做依然失信於人,試想,如果我被這莫魯斯抓回人界,他們會放過我嗎?就算放過我,沒有黑暗神劍,我依然無法幫助優,你明明有實力避免我被抓走這一切的發生,你卻為了你那什麼交易,這就是失信於人!」飛天羅果然聰明?ps:冀東天界,優識破了結伴一起而行的塵銳冰實力不菲,便私下進行了決鬥,優也知道塵銳冰的目的,當時塵銳冰見優為解救自己的家園與塵銳冰一戰打賭,不惜損傷身體,勝過了塵銳冰一招,這件事,還是之後飛天羅的逼問下,優向飛天羅坦白的,,沒想到現在派上用場,強者可能不在乎這些低階生命的死活,但在乎的是自己的臉面諾言!詳情請觀看第178章左右章節!

「沒錯,我是說過,你不就是想要我出手救你,何必說的這麼富麗堂皇!」塵銳冰臉色不佳,之前與莫魯斯嬉笑的笑容頓時悄然無蹤!這人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

莫魯斯微微一驚,他似乎很不想與這塵銳冰交戰,連忙咬牙道「好,拉斯烏德星域歸你了!讓我帶走飛天羅與黑暗神劍!」

飛天羅大叫!「哼,塵銳冰,你要明白,不是我叫你出手救我,而是你許下的諾言讓你不得不這麼做!」

「哼,要是你一輩子不幫那小姑娘解救家園,難道要我一輩子不抓你回去?」塵銳冰喝道!

飛天羅微微沉默!大叫道「我飛天羅對天起誓,一年,給我一年時間,我定會前往黑暗神界,攜帶黑暗神劍親自拜訪黑暗神!」

「要是你不幸死了呢?」塵銳冰喝道!

「為了我的愛人妻子,我定會努力活下去!」飛天羅之前的話氣勢磅礴,可這句,他真的沒有底氣,畢竟在這個滿是強者,滿是危機的世界,活下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塵銳冰,我已經答應給你拉斯烏德星域了!」莫魯斯喝道!

塵銳冰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現在改變心意了!」

聽到這話,飛天羅等人頓時展開笑容,他們的命暫時保住了!

塵銳冰伸出纖細手指,輕點虛空,抽出一把冰棱長劍,對著飛天羅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姑且相信你,為了你,我放棄了多了大的好處,你知道嗎?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哦,就算是為了數天前精元大陸再得一肥肥胖胖的公子!」

「什麼?你居然…」

「放心吧,母子平安!飛天羅,這是你欠我的第二個人情!」塵銳冰一臉嚴肅的說道!求支持一下正版,給我一點動力,有興趣的讀者大大可以加我qq813095525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塵銳冰終於決定為了自己的諾言!為飛天羅抵擋!

塵銳冰伸出纖細手指,輕點虛空,抽出一把冰棱長劍,對著飛天羅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姑且相信你,為了你,我放棄了多了大的好處,你知道嗎?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哦,就算是為了數天前精元大陸再得一肥肥胖胖的公子!」

「什麼?你居然…」飛天羅大驚,塵銳冰居然知道精元大陸,也就是說,自己的親人的生死早已經握在他們手中!自己最大的把柄就是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妻兒!

「放心吧,母子平安,他們過的快快樂樂的呢!飛天羅,這是你欠我的第二個人情!」塵銳冰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明白!希望你善待我的親人!」飛天羅說完,帶領眾人撤離!

「可惡!你真要擋我去路?」莫魯斯大喝!

「是又怎樣?早聽聞莫魯斯前輩的狂暴之力強橫無比,天下無敵,這等高手,我已經按耐不住心中的熱血了!」

「我會讓你後悔的!」

「轟!」巨大的氣勢威壓升起,疾馳的飛天羅等人看都不敢看,身後升起了巨大的蘑菇雲,這只是隨手一擊而已!

「你們還不給我追!記住抓活的!」莫魯斯對著身後的小弟大喝!

「你們給我擋住他們,多年的苦修,就待今朝!」塵銳冰也對著身後的護衛大喝!

只見那倆護衛頓時大喝,身體充滿暴戾之氣,如同野獸般的兇猛,居然以兩人之力抵擋住了四位主神的攻擊,看來這黑暗神界人才不少啊!

急速飛馳的數道虛影,正是飛天羅等一行人!

「沒想到,那塵銳冰居然會為了一個諾言,出手相救!」雪婷道!

「他不光為了那諾言,他還放棄了一個拉斯烏德星域!」飛天羅隨意說道!

「不就一個位面嗎?」星霖道!

「你懂個屁,你沒聽他們的談話嗎?拉斯烏德星域是連接黑暗神界與人界的要道,如果我是黑暗神界,我想侵佔人界的話,你就知道那拉斯烏德星域是多麼重要了!」飛天羅說道!

「什麼?難道黑暗神界……」

「這四聖山都一山難容四虎,更何況宇宙神界上的一山怎能容得下五虎!勢力間彼此的大戰遲早要開戰的!整個宇宙神界,至高神強者也就那麼幾個,更何況黑暗神界就有塵銳冰與黑暗神兩位傳說中的強者,他們有統一宇宙神界的野心,也不是沒理由!」

「他居然為了一個諾言,放棄了這麼大好的交易?」

「是啊!」飛天羅淡淡點頭「塵銳冰,漸漸的,我開始對你刮目相看了!」

「為什麼各方勢力之間不能和平相處呢?大戰總會有無辜的生命死去!」優有些憂傷,便利紙寫道!

飛天羅轉頭,看到了優的憂傷,自然明白了優心中所想,道「優,這些勢力之間的和平絕對不會是永恆的,總有一天,大戰就將來臨,那時候免不了傷亡,反而,如果有一方勢力能夠將宇宙神界統一為一方勢力的話,那還有什麼戰亂呢?當然死傷是再所難免的,但這些死傷將換來宇宙神界永久的和平生活!」

「一方統一,萬世和平!」優嘴角喃喃自語!氣勢也隨著她的聲音為戒指釋放開來!

「優,冷靜些!」飛天羅大驚!急忙叫道!

「怎麼?飛天羅,難道危險期還沒度過嗎?」雪婷喝道!

「當然,忘記之前和你們說的嗎?有三股窒息的氣息,也就是說還有個傢伙正躲在陰暗處玩陰的!」飛天羅大喝!

「哈哈,那神器真是厲害,我用了三套方案躲避它的探測,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一聲突兀的聲音從密林傳出!

「這聲音好熟悉!」飛天羅喝道「明人不做暗事,更何況你還是高高在上的至高神!」

被飛天羅如此激將,黑影不得不露面,黑色衣袍,滿身戾氣,此人就是馬二,出賣了自己的大人奧里斯,搶奪了他的神格,從而繼承了如此勢力的馬二!「飛天羅別來無恙啊,不錯,實力又精進了!」

「馬二?」飛天羅大驚道「原來如此,你搶奪了那位強者的神格,難怪剛開始沒有認出你的氣息,早知道你會成為我的絆腳石,在冀東天界的西方禁地世界的時候,我就不應該饒你一命!」

「呵呵,那還多謝你那天沒有殺死我,作為回報,我也不會殺死你的,我很欣賞你,給你個機會,臣服於我,你也知道我現在實力……我們可以一起組建宇宙神界的第六方勢力……」

馬二還沒說完,只見飛天羅大喝道「哼,我也給你個機會,臣服與我,老子帶你裝逼帶你飛!否則……」

「怎樣?就憑你這點實力,你能動我……」

「好啊!」飛天羅說完,反而後退一步,一身藍衣擋在飛天羅身前!是優庫里伍德!

「優,麻煩你了!」飛天羅有些歉意的說道!

「嗯!」優微微點頭!

這小丫頭!馬二微微皺眉,雖然看上去只是神王實力,但給馬二一種危機四伏的感覺!


「小黑,你的黑暗之力能破開虛空嗎?」飛天羅意念問道!

「當然沒問題,不過,你們現在的實力穿梭虛空,太過危險!你確定這麼做嗎?穿梭虛空是無比危險的,有時候近在咫尺,卻是遠在天邊,虛空中可沒有能量給你補充實力哦!」

「呵呵,我自有妙計!」飛天羅暗道!

「喂,馬二,這位優小姐的實力甚至壓過塵銳冰一頭!識趣的話,你滾吧,老子心情好,既往不咎!」飛天羅大喝道!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昔日的我早已不一樣了!」

「你會後悔的!」

「廢話少說!」馬二氣勢迸發,強大的氣浪席捲天地,飛天羅再一次大大皺眉!

優也氣勢迸發,深藍色的魔力死死抑制住馬二的狂暴氣勢!緊接著,一把巨大厚實的金色鐮刀出現在優的手中!

「蛇姬梵心,金色甲蟲,你們聽我口令,偷襲這丫的,說不定能讓他受傷,我們就突圍了!」

「那我呢?」雪婷大叫!

「你,躲在後面!」

「不行,我也要戰鬥!」雪婷一臉倔強!

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飛天羅也不想浪費寶貴的時間,道「隨你便,盡量保護自己!」

「翁」優臉色繃緊,用力揮舞金色鐮刀,天空無數藍色劍芒擊出!漫天飛舞,藍色劍芒如同擁有生命一般,看似天空雜亂無章,但它們都有一個目標,那就是馬二!

見如此氣勢,馬二也不禁一臉嚴肅!心中無比納悶,「一個區區神王強者,為什麼能使出至高強者的力量氣勢,這完全沒有道理,不對,甚至比自己的實力還要強,這到底怎麼回事?」

「轟隆,轟隆」天空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如同悶雷作響,空中劇烈的爆炸,撕開了一片片的空間裂縫!

森林遠處,塵銳冰正與那莫魯斯激戰,他們的每一次碰撞,都猶如雷電轟鳴,反而沒有劍芒的攻擊,兩大高手的對決都是實力力量上的比拼,劍芒的攻擊,可能只會浪費神力而已,兩道金光完全屬於硬碰硬,你死我活的那種決鬥!

這時,強大的威壓如同藍色海浪席捲而來,氣勢洶洶,就連莫魯斯都微微變色,塵銳冰更是驚訝無比了,嘴角居然喃喃自語道「優你究竟是何方神聖,體內魔力再一次提升,照著這樣發展的話,日後恐怕黑暗神大人都難以招架,嗯,是個棘手的傢伙!」

「塵銳冰,跟我殊死決鬥居然敢分心?這是對我的羞辱!」莫魯斯大喝一聲,五道銀光撕破天際,塵銳冰的胸口留下了五條金色血液溢出的抓痕!

「可惡!」塵銳冰也一揮重拳,莫魯斯著著實實的中了一拳,沉重的悶響聲,口吐鮮血,半響,捂著胸口,看來那一拳的力量足以毀天滅地了!塵銳冰傷勢不大,但莫魯斯的爪子上似乎動過手腳,讓塵銳冰一臉嘬舌,而,莫魯斯也是一臉難受,看來那一拳讓他氣血翻湧,險些震碎了筋脈!

就一頓的功夫,兩人再次恢復的臉部表情!

塵銳冰微微一笑,嚴肅道「抱歉了,莫魯斯前輩,剛才是我的失誤,我保證,從這一刻起,我會拿出百分百的實力與認真,與你進行實力上的較量!」對於他們這種級別的傢伙,有個實力相當的對手,是多麼求之不得,也是多麼的危機四伏,一不小心億萬年的努力就此隕落,強者是孤獨的,所以雙方都尊重對方!也許只有飛天羅了解吧!

「那是我的榮幸,三萬年了,除了那黑暗神之外,你是第二個讓我感到如此『難纏』的對手,好久沒有這麼舒舒服服的幹上一架了,來吧!」

「好啊!」塵銳冰鬥志高昂,滿臉的戰意,他終於要認真起來了!

……

塵銳冰與莫魯斯的大戰非常激烈,看上去非常『文雅』的對決,馬二與優也是如此,不過,整片祥和美麗的自然生態就遭殃了,森林處於崩潰的邊緣,飛天羅等眾人歲馬二與優漂浮空中,但離得非常遠,要是一個不小心被波及的話,碰到就會是滅頂之災!再說,森林的地面已經極其不穩定,根本沒有一絲立足之地!

飛天羅與蛇姬梵心,金色甲蟲,雪婷擋在眾人身前!

「飛天羅,我們到底在這幹什麼?打醬油嗎?走也不是(逃走,就拋棄同伴優,加入戰場,九死一生!)」

「等…」飛天羅依然無比的冷靜,這就是怪盜,擁有一顆泰山崩於前依然面不改色的冷靜!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 隨著時間的推移,優與馬二的戰鬥均有損傷,不過,看起來,優佔了上風!

因為馬二的招式已經重複,且步伐有些紊亂!

「太好了,沒想到優小姐的實力如此強大!」蛇姬梵心道!

「是啊,相處了這麼久,早知道優小姐這麼厲害,我就跟她混了!」

「用不了多久勝負即將分曉!看來不需要我們出馬了!」雪婷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我看未必!」唯獨飛天羅的看法不一樣,臉色嚴峻無比!

「此話怎講?」雪婷還未說完!

戰場局勢發生變化!

優的金色鐮刀光芒大放,如山嶽般狠狠擊下!擊碎馬二的金色保護結界,一擊重創馬二!

「可惡,看你是女人,又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一開始居然放水了,讓你有機可乘,可惡!」馬二大吼,黑色大砍刀揮出一道上千公里的無比巨大劍芒!這是馬二憤怒的全力一擊,他本想擊敗這優,讓優成為他那方面的『奴隸』,所以一開始就手下留情,沒想到被壓制是小事,現在反而先受了傷,怎能因為一個女人,讓自己的精密計劃失敗呢?

「呃!」優一驚,她沒想到,馬二居然還有如此強悍實力,疾馳而來的危機,讓她容不得思考,只能將巨大鐮刀擋在身前!

「轟隆隆!」劇烈的爆炸,四聖山為此震動了!優被無情的爆炸蘑菇雲吞噬了!

……

「怎麼回事?」華麗聖殿中的一位中年男子大驚!

「回聖王,是北方極地之海的森林。經過探測,發現前方超高能!」一名護衛跪伏道!

「混賬,難道是那些傢伙們開始蠢蠢欲動了,居然踏上了我的領地,快去查探,究竟是那方勢力?是土曠靈王的實力,還是火聖靈王的勢力,快去查探!」

「大人,我們早已派人查探,可是極北的森林充裕無比暴戾的能量,我們派去的探子已經全部死亡!」


「什麼?全部死亡!是誰殺死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中年人無比生氣!

「不,他們靠近森林的能量磁場,就被衝擊波轟擊的連神格都破碎了!」探子一臉驚恐,跪伏的身軀不斷下沉,頭也低的快埋進土裡了,他知道這個打擊對聖王太大了,他的怒火……


半響,那中年人確實驚恐!「那些可都是神王級別的強者,居然連靠近都無法辦到,難道是那傳說中的強者出現了,不對,一定是兩位傳說中的強者在激戰,所以才會產生如此暴戾的能量磁場!」

「那個,大人……」

「奏!」青年快吼起來了!

「暴戾能量磁場的中心有兩個!」

「什麼?」青年再次大喝,一臉驚恐的無比可怕的臉,那護衛發誓,這是聖王來最可怕不過的一張臉「這麼說,傳說中的強者,一下子就有四個?」

青年半張著嘴巴!突然想到什麼似得,大叫道「快,送我的親筆密函給各大聖王!」

「連我們的仇敵勢力,土曠靈王領地也……」

「混賬,現在不是仇敵不仇敵,四位傳說中的強者,甚至能夠毀掉整個四聖山,說不定,四聖山的危機即將降臨,我想其他三位靈王也有所察覺,祖訓有云:在遇到巨大災難降臨的時候,唯獨四大勢力的四大元素力量結合,才能應對!我們必須團結對外!快去!」

「是!是!」護衛立馬起身連滾帶爬的跑出大殿,他從未見過聖王如此心急!

……

硝煙散去!馬二披頭散髮,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胸口的猙獰刀痕如同泉水一般噴出金色血液!但馬二絲毫沒有在意,他在意的是硝煙中的藍色身影,雙眼死死盯著,生怕自己因為治療傷口,被優一擊得手,隕落於此了!微風輕撫,藍色的身影慢慢出現空中,她那光亮的藍色小鞋子上沾染了不少污漬,臉色衣裙下擺有不少刀痕似得,爆炸還傷及了優的左肩,左肩的衣物早已化為粉碎,潔白如玉的左肩,一滴滴鮮紅色鮮血滴落!

也就在同時,兩人的氣勢同時降級,急速的下降,馬二的氣勢降低為主神巔峰,優受的傷害似乎更重,氣勢直接掉到主神中期,而且還在急速下降當中!她顫抖的左手已經無法握緊巨大厚重的金色鐮刀,鮮紅的鮮血,睡著手柄滑落刀尖!

「怎麼會這樣?」雪婷不敢相信的大喝!

「你忘記了嗎?優的力量雖然說源自於體內的無盡魔力,調用可以轉換神力,甚至用語言為介質傳播,但調用的條件,會讓優頭疼不止,記得上次她為了就我們,頭痛的甚至暈厥!」飛天羅似乎也為優心頭滴血一般「優,失去了聲音與情感表達的你,已經很可憐了,而現在,你究竟承受著怎樣的痛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