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

所有人都半睜著眼睛看著這一幕,沒有人知道這個時候該說什麼。

「你們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你丫的會讀心術嗎?混蛋!」

如果反抗父親的懦弱少年也是這副德行的話。那生化少女永遠都不會打開心扉了……(以上不列顛的台詞改編自《eva》——「我不知道這個時候該用什麼表情」林波麗,「你只要微笑就可以了」碇真嗣。)

真是讓人笑不出來的對話啊。

「他是誰?」

拉爾夫晃晃腦袋,像是要把被不列顛灌進腦袋裡的糨糊甩掉一樣,回頭馬上提出了關鍵問題。

「嘛~~不要在意,一隻傻鳥而已。」

「喂!當著當事人的面詆毀名譽是很失禮的事情你不知道嗎?」

「你看,這就是被人揭穿真面目的惡人垂死掙扎的樣子。」

「哦!」

「那邊那個小鬼!不要點頭認同啊!」

唰!

還沒等不列顛更加深入地表達自己的不滿,十幾把光劍便明晃晃地對準了他的腦袋……

「……什麼情況?」

「無禮之徒!這位是聖奧斯坦的第一王子殿下!」

「誒!」

不列顛被這誇張的架勢嚇了一跳,但那好像也只是因為拉爾夫的身份罷了。

「法斯特羅家的小鬼怎麼跑這兒來了?」

像是不知死活似的,不死鳥依然沒有表現出對於王家應有的敬意。


「找死!」

雖然還沒到「君辱臣死」的地步,不過在聖奧斯坦,法斯特羅王室是人人景仰的存在,特別是王室近衛隊的成員。他(她)們是絕對不允許有人冒犯法斯特羅王室尊嚴的。

「嘛嘛嘛~~~跟著傢伙比起來,所有人都是小鬼這點沒錯啦。」

不過馮侃立刻阻止了紫荊花近衛隊的姑娘們進一步的行動,倒不是說他護著不列顛這隻傻鳥,恰恰相反,如果真的起衝突的話,有危險反而是紫荊花近衛隊的這些女孩們。

即使是火精的第二人格分身,但是在這顆星球上能與他正面對抗的存在大概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吧。

「喲!這些美麗的小姐脾氣還真火爆呢。」

無視方才的危機,不列顛訕訕地笑著理了理頭髮。

「雖然這隻傻鳥的確非常脫線,不過他是曾經經歷過混沌之戰的傢伙,你們是絕對干不過他的。所以乾脆就睜眼閉眼算了吧。」

眼見著紫荊花近衛隊的女孩們一副依然不肯善罷甘休的表情。馮侃只好無奈地進一步解釋一句。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就這一句話便讓憤憤不平的女孩們全部傻眼了。


就算再沒常識的人,混沌之戰總會知道的,對於現代特蘭塔克人來說,出現在混沌之戰當中的人物都是傳說……

現在一個活生生的傳說就站在眼前……可是無論怎麼看都難以想象。這和想象當中的那些偉大的先輩相差也太大了吧?

「嘛~~在我的家鄉有句話。『生活遠比小說更加離奇』。」馮侃。

「……」

雖然說得沒錯。但這離奇也太過頭了吧?

「喲!我的心靈之友啊,不為我介紹一下這些可愛的小姐嗎?」

「我啥時候成了你的『心靈之友』了?你丫的是胖虎嗎?」(關於「胖虎」就不多做解釋了。)

不列顛的這種輕浮的態度很煩人啊!

「俗話說『昨日之敵,今日之友』。何況我們還不是敵人,我突然發現我們之間的友誼可以更進一步的發展啊。」

「你丫的友誼還真廉價呢!」


感覺就像是抓住一切機會想要結識女孩的長年單身的王老五。

雖然比不上那個幼兒體型,不過這隻傻鳥對於掉節操也很有一手的樣子。

不過掉節操歸掉節操,火精這個幼兒體型還有眼前的不列顛這隻傻鳥事實上應該也有自己的底線,最起碼現在的不列顛雖然擺出一副從來沒見過漂亮女孩的樣子,但無論語言還是行為上除了有點煩人其他的還是很紳士的。

雖然可能就另外一種意義上也很「紳士」罷了。(這個……我想大家都懂的,寫作「變︶態」,讀作「紳士」。)

因為不列顛這麼一折騰,山洞中的其他人也都被驚醒了,陸陸續續地有人從山洞的洞口向下探望,不一會所有人就都出來了。

或許是因為從來沒有在這麼近的距離接觸聖奧斯坦王國的王室近衛隊,少年龍騎士們聚成一團一邊偷偷觀察同樣聚成一團的紫荊花近衛隊,一邊小聲的互相談論著什麼……

其實紫荊花近衛隊也一樣。

「……馮侃爵士閣下,能為我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當看清其他人的樣子之後,索羅姆的臉色便開始變得難看起來了。

「解釋什麼?」

「你為何會跟這些『旅伴』在一起……」

龍騎士身上的穿著雖然跟普通的士兵不太一樣,但還是能讓人一眼就認出他們是屬於哪裡的軍隊的。

「啊,你說這個啊。」

為何會和敵軍一起行動這個問題——解釋起來還真麻煩呢。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所以我們便在一起行動了。」

「……我第一次見到有人會認為單單說『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便希望對方能夠完全理解他的意思的傢伙啊!」

「就是這樣,解釋起來太麻煩,想要知道詳細情況的話我們還是找個暖和點兒的地方坐下來談吧。」

…………………………………………………………………………………………………(未完待續。。) 應該說到底是年輕人,接受能力比較強嗎?

當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紫荊花近衛隊的女孩兒們很簡單的就降低了對那些少年龍騎士的警戒程度。

在這個地方拼個你死我活實在是沒什麼意義,雙方都只是在國家立場上面對立,而私人之間卻並沒有什麼怨恨。

不過……

「什麼?!要讓我們坐在他們後面?」索羅姆。

「什麼?!要讓她們坐在我們後面?」修塔納?哈迪。

「「……」」互瞪!

「喂!青春年少的美麗少女和你們共乘有什麼不滿嗎?」索羅姆。

「這才是我要說的!有強健可靠的男士在前面替你們擋風遮雨還有什麼可抱怨的嗎?」修塔納?哈迪。

「……喂!你們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要一起乘還是不要一起乘?」馮侃。

巨龍只有十二頭,要想全部人一起搭乘就只有增加一頭巨龍身上的搭乘人數了,因為巨龍和龍騎士一心同體的,所以每頭巨龍搭配一名龍騎士是估定班底無法更改,所以……

「所以說啊~~一點點小事就大吼大叫,缺鈣嗎你們?」

「「才不是小事!」」

這就是所謂的立場問題吧?

「讓這些小丫頭坐在我們後面,要是從背後給我們來上一刀怎麼辦?」

「不,我覺得情況還沒糟到要讓她們想要跟你們同歸於盡的地步……」

稍微動點腦子就該知道,在天空中將與巨龍心有靈犀的龍騎士幹掉后巨龍會有什麼反應了。

「哼!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們傑明斯那麼卑鄙嗎?要是我們坐在你們後面。你們幹些不知廉恥的事情怎麼辦?」

比如偽裝成意外的搖晃所以而頭枕在後面的人的胸脯上或者故意假裝顛簸而把頭枕在後面的人胸脯上以及故意突然加速於是把頭枕在對方胸脯上……之類的……

「……我警告你,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

沒想到哈迪還是個戀家的好男人呢?!

「……啊,不過那些孩子……」

「哇!哇!巨龍巨龍!可以乘巨龍了!我可是有生以來第一次乘坐巨龍哦!回去以後可以向可可麗姐姐和蜜蜜露好好炫耀一下了!喂!胡里奧!快上來啊!」

「拉爾夫殿下!!!」

這邊的分歧還沒有統合,那邊的小王子已經按奈不住心中想興奮想要乘「龍」飛行了。

應該說果然還沒長大嗎?

「誒~~~可是這樣的機會並不多啊,索羅姆太一本正經了,真沒意思。」

「我是個無聊的女人還真是抱歉了,但是保證拉爾夫殿下的安全才是我們的第一任務!」

「又沒有什麼關係,那讓侃哥也跟我坐一道好了。」

「哈啊?」

無聊地在一旁掏耳朵的馮侃聞言一愣。

「臭小鬼,我啥時候答應你了?」

說實話,他心裡其實是非常想跟那位安錫蘭牛族的謝麗蜜小姐搭乘同一頭巨龍的。

「誒~~侃哥。我好歹是你的小舅子。特別關照一下是應該的吧?」

「殿下!不可以太依賴其他人!」

「可是,既然有條件就要充分利用嘛!」

「我們不需要利用這種東西!」

「喂!這種東西是指什麼啊這種東西?」

看來指摘巨龍為「這種東西」的言論讓哈迪很是不爽。

「聖奧斯坦人只要用雙腳就可以走遍特蘭塔克!殿下你的雙腿只是裝飾嗎?」

「……上面的大人物是不會明白的……(小聲)」馮侃。

「你說什麼?」

「嘛~~你就當幻聽吧。」

這個捏他實在太合適了,馮侃實在是忍不住不去裝傻。

(《機動戰士高達0079》阿?巴瓦?庫攻防戰,赤色彗星夏亞被分配駕駛最新建造的nt專用實驗機「吉恩號」。在出擊前與整備班的士兵對話。「聽說完成度只有百分之八十」夏亞。「事實上它已經能發揮出百分百的能力了。ms的雙腿只是裝飾,上面的大人物是不會明白的……」)

「要不我們投票表決一下吧。同意大家一起趕路的舉手!」

不等索羅姆繼續追問,馮侃大聲地向著人群喊道。

刷!

只是這一嗓子。二十幾隻手齊刷刷地舉了起來……

「「……」」索羅姆與哈迪。

不只是小王子和馮侃他們,就連紫荊花近衛隊的姑娘們和龍騎士的少年們也都爭先恐後地把手高高地舉了起來,還有幾個龍騎士的小子似乎覺得舉一隻手不夠,還把另外一隻手也同時舉了起來,看起來就像是投降一樣……

「你們看,這就是民心了。」

馮侃笑眯眯地回過頭對著之前為這個問題爭執到現在的兩個人。

「「……你、你們這些傢伙!」」

…………………………………………………………………………………………………

撇開氣呼呼的索羅姆和哈迪不說,少年男女結伴旅行的確讓氣氛活躍不少,雖然說紫荊花近衛隊里有不少獸人女孩兒,但是少年龍騎士們似乎並不介意這一點,俗話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這話放在異世界也一樣正確呢。

「沒、沒有危機感的傢伙們……」

看著互相有說有笑的兩隊人馬,即使不滿也只能裝作沒看見,感覺自從陷入這樣的環境后的帶隊的龍騎士大人做人也變得圓滑些了。

「嘛~~在這種地方有什麼危機啊?」

不用負責指揮巨龍的行動,悠閑地觀賞風景的馮侃隨口說道。

「倒不如說。在這種與世隔絕的環境當中,人才能夠放棄原本那些複雜的立場和利益問題變得更加純粹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