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

「怎麼?」

「沒什麼。」

孟清和單手撐頭,滿心憂傷,他以為自己陞官的速度已經夠逆天了,但和某人相比,也就是個渣。

人和人果真不能比,一比都是淚。

沈瑄放下茶杯,單手托起孟清和的下頜,啄了一下他的嘴唇。

憂傷頓時飛了。

「子玉?」

「該歇息了。」

俯身,一把將人撈起來,熄燈,有話床上談。

身為大明都督,就該武將作風,乾脆利落。

翌日,沈侯神清氣爽的換上朝服,孟清和打了個哈欠,捏捏額角,一臉的沉思。


他開始認真考慮,如果和這個美人搭夥過日子,自己究竟是吃虧還是佔便宜。從本質上看,吃虧的可能性明顯更高。

仰頭,嘆氣,就是看上了,還能怎麼辦?

正想著,沈瑄已轉身將他從塌上拉起,溫熱的巾帕覆上面頰。

孟清和長舒一口氣,看著眼前的男人,玉帶朝服,七梁朝冠,修眉烏眸,俊雅無雙。

又捏了捏額角,好吧,認真說來,他也不是那麼吃虧。

天未亮,各府門已開。

乘轎的文官,騎馬的武官,自城東南迤奉天門,排成了長列。

轎馬之前有親兵護衛提著燈籠,兩匹馬過時,隊列中有短暫的熙攘。武官紛紛抱拳,在馬上打著招呼,文官全部放下轎簾,有志一同的撇頭,擺出一副不屑與之為伍的姿態。

「定遠侯,興寧伯,有禮了。」

沈瑄和孟清和抱拳回禮,寒暄兩句不再多言。

天蒙蒙亮,奉天門大開。

文臣武將列班,登左右石陛入殿。

升了品級,孟清和的站位也發生了變化,站在他身前的不再是沈瑄,而是武陽侯,並列的則是信安伯張輔。

魏國公徐輝祖仍未出現在朝堂。

永樂帝明顯還沒消氣,放了大舅子出獄,卻革掉了他的官職和祿米,只保留一個魏國公的爵位,在家中閉門思過。

這種境遇同長興侯耿炳文十分類似。但滿朝文武都清楚,兩者有本質上的區別。

徐輝祖背靠魏國公府,又是皇帝的大舅子,三個皇子的親舅舅,朱棣無論如何都不會對他動真格的。說不定哪天想起來還會重新啟用。

革掉了祿米又如何?有個皇后妹妹,侯爺弟弟,加上兩代積累,餓死誰也餓不死徐輝祖。

耿炳文則不同,如果哪天皇帝想起了這位,啟用的可能性不大,送他去見先帝的可能性更高。

所以,自新皇登基之後,耿炳文更加深居簡出,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生怕哪天被皇帝想起來。

和他舉動類似的還有盛庸和平安。

盛庸被俘之後轉投燕軍,燕王登基之後奉命守淮安。他將大半軍權交給朱棣派遣的指揮和副將,無事絕不輕易開口。

平安交出帥印,還想辭去都督的軍職,被朱棣拒絕之後乾脆告病,在府內閉門不出。

曾在靖難中讓朱棣吃過大虧,又對朱棣做過深入研究的兩人都十分清楚,不想自掛東南枝,今後的生活必須低調再低調。

不過,這樣的低調也未必真能保住他們的性命。

朱棣是個性情中人,而性情中人最大的特點,就是有恩不躲,有仇必報。

如果沒有奇迹發生,在朱棣把朝中的文官按下,騰出手來之後,料理在他心頭扎刺的盛庸平安等人,不過是分分秒的事。

禮樂聲中,朱棣行皇道入奉天殿,登陛而上。

兩班文武齊拜。


鄭和身著新制的團領葵花衫,站在御階之上,禮樂聲停,宣事啟奏。

今日並非大朝,臨近年末,朝臣要奏請的公務並不多。

一年的稅收工作已經結束,銀鈔糧帛入庫,點收清楚,戶部官員錄冊歸檔,就算大功告成。

刑部和大理寺也逐漸變得空閑,雖然各地仍有治安案件發生,但殺人盜竊,砍頭判刑,都不會在這時遞送奏疏,多要等到正月過後。便是罪大惡極的死刑犯,也不會在正月里問斬。

吏部考核官員要放在明年,不會趕在這個時候鬧心。

兵部正在大換血,建文朝的尚書侍郎紛紛主動乞骸骨,甭管是而立之年還是年過半百,讓出位置就對了。自己沒有眼色,等著皇帝下令?那就不是讓位,而是摘腦袋了。

工部和禮部是唯二在忙的政府部門,工部尚書黃福和禮部尚書李至剛都有些消瘦,明顯累得不輕。

早朝之上,六部官員一一出列彙報工作,大理寺卿和都察院都御史做了補充。

大家一起表示,新皇登基以來,生產恢復,人民安居樂業,朝堂上掃除了奸臣,河清海晏。

至於法場上殘留的血跡,不久前被貶謫充軍的同僚,都被徹底忽略。

文官奏完,武官們也沒多少可以奏報的。

唯一值得提心的,是北元的內部戰爭似有緩和跡象,北部邊境又有了蒙古游騎出沒,應當加以防犯。

不過陛下已令高陽郡王守備開平,且在北疆布置重防,這些游騎當然討不到什麼便宜。

聽著朝臣們的奏報,朱棣偶爾點頭或反問一句,大部分時間都是保持沉默。

朝臣們已漸漸習慣了天子的這種沉默,不再輕易揣摩朱棣的心思。實在是皇帝的心思沒法猜,萬一猜錯了,後果可是相當嚴重。不如老老實實的辦事,先把這個年過去再說。

不過,永樂帝顯然不打算讓朝臣們如願,在早朝即將結束的時候,突然接連下了幾道旨意。

「命北平州縣,棄官避靖難兵者共二百一十九人入粟免死,戍興州。」

也就是在朱棣起兵時不願跟隨,卻也沒投向建文帝,自掛官印跑路的北平官員,可以交錢免死,充軍發配。

「定功臣死罪減祿例。」

此令一出,靖難功臣們眼睛亮了,左班文臣卻是面如土色。


聽著鄭和在御階上宣詔,孟清和暗地裡咂舌,這是明擺著支持武將飛揚跋扈?話說永樂帝到底對文官是有多不待見?發鐵券不算,還多加了一層防護罩。從今以後,再有哪個言官敢大義凜然的噴口水,武將們舉著鐵券衝上去敲破頭,也只能算對方倒霉。

「令鎮遠侯顧成鎮貴州,定遠侯沈瑄鎮北平,興寧伯孟清和鎮大寧。」

「蠲北平山東等被兵縣明年夏稅。」

詔令宣完,鄭和下台一鞠躬。

滿朝文武齊聲應諾。

剛剛被任命為遼東鎮守的孟清和,眼睛瞪得幾乎脫窗。

他,鎮守大寧?

瞅瞅一臉羨慕的張輔,再看看朝他眨眼的武陽侯,孟清和十分懷疑,永樂帝被天外飛石砸到了腦袋,不然,怎麼會讓他出任一方鎮守,還是在寧王原來的屬地?

大寧是好鎮的嗎?

緊靠遼東,鄰居都不怎麼和善,除了韃子就是女真。

在小冰河時期,一年有半年是冬天。

讓他這小身板瘦腰條和這群壯漢掰腕子?半個回合都撐不下來。

孟清和真心想哭。

忍了幾忍,到底沒忍住,當殿淚流滿面。

朱棣眼神很好,問了一句,「興寧伯這是何故?」

孟清和出列,哭道:「回陛下,臣感陛下隆恩,喜極而泣。又恐負陛下所託,故淚流不止。」

「興寧伯真乃國之忠臣!」

「謝陛下。」

孟清和抹抹眼淚,歸隊。

事情都這樣了,除了硬著頭皮上,真沒第二個辦法。

好在沈瑄在北平,高陽郡王在開平,怎麼說也能有個照應。鎮守遼東的都督劉真,他不熟。沒關係,感情可以培養,多走動走動,很快就熟悉了。

仔細想想,去大寧也沒什麼不好。

暫時躲開朝中的是非,時常還能回家探親,順便和沈侯爺做鄰居,說不得比在南京過得更自在。

至於會不會被人在朝堂上下黑手,孟清和不擔心。

有道衍在,又結了武陽侯這個善緣,遇事總能有個緩衝。

更何況,永樂帝七出邊塞,動不動就跑到北邊和韃靼瓦剌抄傢伙群毆,身為大寧鎮守,面聖的機會絕對不少。

只要取得皇帝的信任,任他風吹雨打,自能巋然不動。

孟清和想得很好,回府之後,還拉著沈瑄就未來的鄰居生活做了一番探討。

剛把心情調試過來,對未來的日子有了期待,不想現實又抄起板磚狠狠給了他一下,正好拍在後腦勺上。

看著坐在對面的高陽郡王,孟清和的腦袋嗡嗡作響。

「郡王,麻煩請再說一次,下官方才沒聽清楚。」孟清和表情嚴肅,聲音卻有些發抖,「你剛才說朵顏三衛怎麼著?」

「啊,」朱高煦兩口吃完一塊點心,咕咚咚灌下一杯茶水,「朵顏三衛正鬧著父皇兌現承諾,要北邊的草場,父皇很是頭疼。」

話說到後來,朱高煦有些不好意思,似乎也覺得自己老爹這事情做得不太地道。


「……」

「興寧伯?」

孟清和轉頭,捂臉,舉手,示意高陽郡王不必再說。

他就知道!

朱元璋能把官員的俸祿精算到每一個銅板,朱棣又會大方到哪裡去。

升一等伯,發免死鐵券。

升都督僉事,又給了百兩金子。

不只是因為他在朝堂上的表現,還有外援討薪這事等著他!

孟清和淚目。

自己果然是心還不夠黑,給老朱家打工果真時刻不能放鬆警惕!

這世道,想安生過幾天日子怎麼就那麼難吶!

「興寧伯?」

「下官沒事。」

孟清和一咬牙一跺腳,不就是草場和白條那點事嗎?


咱不懼!

不過,既然是給皇帝排憂解難,好處應該多給點吧?

擦乾眼淚,孟十二郎將目光轉向朱高煦,呲出一口白牙。

饒是自認悍將一枚的高陽郡王也是後背一冷。

搓搓胳膊,屋裡的火盆是不是該多加一個? 孟清和一腳踩進永樂帝挖的坑裡,滿腦門官司,覺得日子不好過。

有人比他更難過。

京城寧王府,寧王朱權負手在殿內踱步,眉頭深鎖,臉色十分難看。

自天子登基之後,他幾次上表請歸藩,都如石沉大海,沒得半點音訊。本以為到年後會有消息,不想皇帝給他玩了招釜底抽薪,派鎮守接管大寧!

朱權握緊了拳頭,狠狠捶在了桌案之上。

朱老四未免太不厚道!當初說什麼和他兩分天下,結果呢?登上皇位就翻臉,連藩國都不讓他回了。

難道就此困在南京?

朱權不甘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