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豐琰愣了一下,嘆了口氣,「果然……」

「呵呵。」信樂也收斂了臉上玩世不恭的表情,「放心,餘杭樂既然同意先分開靜一靜,就證明他心裡還是有我的。」

不然以餘杭樂的智商,不信編不出一套完美的說辭。他都能編出好幾份呢。現在這樣,若不是餘杭樂不想繼續他們的關係,不屑編下去。

就是餘杭樂不想編。

不用想,信樂就知道是哪個理由。齊段飛和餘杭樂有五年,他和餘杭樂這兩年多的點點滴滴也不是虛假的。感情或許不能用時間來推算,但是信樂並不相信每個人都會把「得不到」和「已失去」作為最珍貴的東西。

稍稍有些智商的人,都知道,最珍貴的,是「眼前的幸福」。

餘杭樂不是傻子,信樂相信他。

「既然你想的那麼透徹,怎麼早些不這麼做?」豐琰稍稍想了一下,就明白了信樂的意思。信樂並不是放棄了,而正是因為不想放棄,才這麼做。「若是感情淺些,若你真失望了,也不會受傷太深吧。」

信樂扯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因為離不開啊。」

是啊,離不開。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即使有系統,但是也不知道那個總是摸不清邏輯的系統是敵是友。沒有親人,沒有朋友,連過去都是「新手指導」空洞的描述。先前是一窮二白不得不接受餘杭樂的資助,後來賺了錢能還清所有關於物質上的債務,但是卻仍然不想離開。雛鳥情節也罷,愛上了也罷,總之一句話,信樂對這個世界不信任,為了融入這個世界,他必須有一個信任的陪在身邊。

離開了餘杭樂,他的文仍然會大紅,他在演藝圈的道路雖說會有波折,但是信樂相信自己,前途絕對還是美好的。餘杭樂也沒那麼小氣,會因為分手就專門折騰自己,特別還是好聚好散的情況下。

但是信樂身邊所有稍稍受他重視的人,都是和餘杭樂有千絲萬縷聯繫。穿越到一個陌生的世界,他不怕摸爬滾打再從最底層干起,但是他怕連個說真心話的人都沒有。餘杭樂會和他一起旅遊,會跟他一起在廚房裡做菜,會為了買什麼顏色的窗帘爭吵,會叫他起床叫他吃飯,會在他晚歸的時候打電話……而餘杭樂自己晚歸,也會打電話或者發消息給信樂。疲憊了家裡有個人等著,寂寞了家裡有個人陪著,就連碼字的時候都是面對面的,卡文了一抬頭,就可以看見餘杭樂面對文件冥思苦想的臉。有時候兩人會同時抬起頭,相視一笑,接著埋下頭繼續各自的工作,似乎剛才的疲憊也一掃而空了。

這種滋味令人沉迷。信樂離不開。

其實不說開也沒什麼不好,以信樂對餘杭樂的了解,兩人必定和和美美的繼續走下去,不會分離。或許心裡有著其他心思,但是互不干涉互相給予溫暖還是足夠了。


就像是他以前圈子裡那些同居的情人們一樣。

可是當信樂事業站穩腳了,朋友雖說和餘杭樂有關係但是確實是自己的了,家人雖然不準備上趕著去認親但是也找到了,連一直覺得是個隱形炸彈的系統也確定是站在自己這邊的了之後,他的心也野了。信樂現在有能力,也有足夠的心理承受力面對最壞的結局,即使沒了餘杭樂,他還是這個世界的信樂,活的有滋有味。

「還有一年多我就滿二十二歲了。」信樂突然說道,「我想到了法定結婚年齡就結婚。」

想和餘杭樂結婚,而不是找個完美的情人。

「面對余哥,你還能認真。」豐琰想了想,補充道,「不過余哥也是個認真的人,可惜你兩不是最先認識。」

「誰說的,我三歲就認識他了。」信樂調笑道。

「哦哦,好吧,可惜,你們兩不是最先相愛。」豐琰擺擺手,「放心,天涯何處無芳草,若是余哥那根草最後覺得不符合你胃口,我帶你去大草原逛逛。」


「噗,好意心領了。」信樂抓了抓頭髮,「不過我相信他。我們兩都太順暢了,一直住在一起,從來沒紅過臉吵過架,更別說分開的事。就算再大的不合拍,也在長期的朝夕相處中慢慢磨合。我們似乎從來沒考慮過對方會離開,也沒感受過對方離開是個什麼感覺。所以也不知道我們之間的感情到底是什麼。餘杭樂不清楚,我若不是因著齊段飛爆發了,或許我自己也不清楚……還以為只是覺得該找個人一起過而已。」

「你承認自己吃醋了?」豐琰把著信樂,好奇的問道。

信樂嘴角直抽:「吃醋了又怎麼了?」

「吃醋了才正常,以前你們兩太信任對方,反而不正常了。」豐琰一個勁兒的點頭,「就算信任,看到對方和其他人太親密,還是會難過吧。理智上知道沒什麼,感情上肯定接受不了。」

「說的你跟個過來人似的。」信樂鄙視,「怎麼,你也戀愛了。」

「沒,這是我哥讓我跟你說的。」豐琰眨眨眼睛,「他是老油條了。不過現在他得看著余哥,所以不方便過來勸你。」

「替我謝謝豐哥了。」信樂笑道,「他這麼一說,我終於明白我和餘杭樂之間相處的不和諧是從哪來的。我們太信任對方,反而覺得不在意對方了似的。」

快穿:她就是金手指 :「不知道我們會分開多久。」

「會好的……」豐琰跟信樂碰了一下拳頭。

「嗯……」

........................................

會分開多久?

信樂和餘杭樂分居之後沒過幾天,就是百酈新人獎的頒獎儀式。沒有任何意外,信樂捧走了早該屬於他的獎盃,算是實至名歸;信樂的「廠花」再次走紅,妖孽的呼聲越來越高,「小妖孽」取代「小樂子」成為樂粉們的新默認稱呼;馮導的影片也在黃金時間上映,在國內國外的票房成績都十分理想,馮導應該獲得卡思奧獎最佳導演的呼聲越來越高,已經有激進學術分子聲討m國電影學術界將政治立場帶進至高無上的精神文化事業,這是對人類精神的褻瀆,前幾次還能找出片子和馮導抗衡,在今年這個情況下,馮導恰巧沒有遭遇任何可以抗衡的影片,若他還不一舉奪魁,那麼卡思奧獎在電影界中的地位將搖搖欲墜。

馮導笑稱,他和卡思奧獎拗了十幾年的性,這次終於圓滿了。至於能不能獲獎他已經無所謂,反正世界上所有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已經具有問鼎卡思奧獎的實力就成了。

馮導霸氣,哪個導演在頒獎儀式正式宣布之前,不是謙虛的?就連崇尚自信的m國,在這方面也做得和其他人沒差。馮導大概是電影史上第一個在頒獎儀式,甚至提名都沒出來前,就如此高調的導演。而恰恰是他的高調,卻意外的沒有引起吹毛求疵的批評家們的砸磚。

馮導這些年的努力有目共睹,這部電影的水準和成績更是眾所周知。馮導是高調,人家的高調卻也不叫高調,叫說明事實。

甚至金爵獎和玉梅獎的委員會會長在一次會面中難得的面和心和一次,共同邀請馮導下次參加這兩個獎項的評選。

「我們是公平的。」

呵呵,我們是公平的,那誰是不公平的?

三足鼎立雖然穩固,但是誰不想獨霸天下?踩掉一個算一個。

在馮導如此高調的情況下,很容易被挑起愛國情緒的國人們當仁不讓的激動起來,紛紛表示支持。有好幾個富豪甚至聯合起來購買了許多票,贈送給希望小學的學生們,讓他們也感受一下最新四維電影的樂趣,培養他們對精神文明的熱愛。有不少知名的作者、演員、導演、編劇等都是從貧苦孩子中走出來的。

信樂借著這一股東風,才真正在演藝圈站穩了腳跟。甚至有評論家宣稱,他可能會成為第一個還沒有成為國內影帝,就問鼎國際影帝的人選。

「但是信樂卻不能稱為『幸運兒』,或許他的粉絲們的愛稱『妖孽』更適合他一些。『妖孽』的才華,『妖孽』的執著,『妖孽』的好人緣,從他還默默無聞開始,每一個和他合作的大牌明星導演們都對他讚不絕口,不是『妖孽』是什麼?從歌壇到影壇,哪怕是從來沒出演過主演的電視劇圈子裡,他飾演東方教主和雨化田的人氣居然也超過了老戲骨的主演們。一開始還有人羨慕他的『好運』,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好運』,他將成為『神話』。」

造星時代,要造一顆明星是多麼容易。信樂瞬間紅的發紫。

而後來的消息更是將信樂的人氣再次推上個高·潮,天朝人氣轉型新作,文學評論界中難得眾口一詞讚不絕口的佳作《無限》後台完結,居然不再拍攝電視劇,而是由最近風頭正盛的馮導和業內鬼才新銳豐導聯合拍攝電影。

「眾多形形□的世界,眾多形象飽滿的人物,沒有絕對善惡的世界觀,這是個挑戰。」馮導如是說。

「我要憑藉這部電影擺脫『新』,只成為『銳』。」豐導如是說。

《無限》這本書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銷售,並登頂各大暢銷書排行榜榜首,這部電影又是由近期話題最盛的新老兩代導演聯合拍攝,不可謂不引人注目。

《無限》這本書有三百多萬字,電影自然也不可能一部拍完。「至少得弄個好幾部出來,你們等著吧。」

觀眾們一臉血,抓心撓肝好想看啊,不帶這麼吊胃口的。

「對了,信樂會飾演男主鄭吒,敬請期待。」

觀眾們血已經噴完,你坑爹啊,更想看了腫么辦,能不能集體拿板磚砸導演窗戶去__。

果然人以類聚物以群分,有什麼樣的作者,就有什麼樣的基友們。

而《無限》的網路版還沒完結,紙質版也才跟上網路更新,結局自然還沒出來。

所以無限的粉絲們並沒有像導演和編劇那樣滿目猙獰。

「我嘞個去,結局……死這麼多人,雖然有個復活的念想,但是就這麼完結了?」若不是要隱瞞信樂的作者身份,豐仕杉已經要打電話罵人了。

「這結局……真是……發人深省。」馮導說的很委婉,很委婉。

「比起大團圓,這種既有遺憾,又有希望的結局,才符合天朝的作風。」編劇顯然是天朝的腦殘粉,「主角收拾起傷痛,再次踏上征途什麼的,太美妙了。」

小樂就是被你們這群M腦殘粉給慣壞的!豐仕杉都想咆哮了!

「我越來越佩服天朝了,真想見一見本人啊。」編劇像是捧著什麼神聖的寶物一樣,捧著第一本《無限》全集,只限於內部工作人員觀看。

你還有完沒完啊!你還是獲得了好幾次金爵玉梅最佳編劇大獎的純金打造的編劇好吧!你這是被人穿了吧穿了吧!豐仕杉都要無力跪趴了。

「淡定。」馮導顯然早就習慣了,「對了,小樂從餘杭樂那搬出來了?住的習不習慣?生活的好不好?還在難過嗎?要不要給他再介紹幾個換換心情?」

「馮老您就別擔這些心了,他們兩心裡門兒清著呢。」豐仕杉已經知道了馮導和信樂的關係,無力的擺擺手。他還知道這部片子是馮導為了捧信樂才特意問自己要了一半版權,不過最後也被迷住了倒是另一件事。

越是接觸這位導演界的傳奇人物,豐仕杉就越覺得這和信樂是兩父子。要是馮導知道信樂就是「天朝」,估計得興奮的半夜起來跑圈。而他如此關心信樂,卻不在信樂面前,也不許別人在信樂面前說他們兩的關係,即使他兩都知道,對方心知肚明。

寵妻成癮:冷麪前夫太難纏 ,這樣明顯的一位好父親,怎麼會把孩子扔垃圾堆里。不過這個不是他能詢問的,大概也只有等信樂心結解了,自己問吧。

「信樂這麼好的一個孩子,有的是人珍惜。」馮導氣呼呼拍了拍桌子。


「是是,那是當然。」豐仕杉這句話是實話,他其實很不能理解信樂居然真的想和餘杭樂過一輩子的心思。和餘杭樂這麼腹黑的人住一起,不胃疼嗎?連和餘杭樂一起打拚的齊段飛都受不了他了。雖然他已經從餘杭樂的朋友升級為哥們,也不再只把餘杭樂當BOSS,但是感情方面,他還是更傾向於單純的信樂些。

而這時候,單純的信樂,正在和單純的齊段飛在一起喝茶。

「沒想到這才是你的真實性格。」齊段飛眼光複雜,「喂喂,我都懷疑到底有沒有認識過你。」

「認識過,最開始的相處大概也許應該是真實的,這只是我底氣足了之後的表現。」信樂大大咧咧的灌了口茶。

「我的水晶一樣剔透的人兒啊,你就這麼沒了。」齊段飛哭喪。

「喂喂,別噁心人好不好,你說的那種人存在嗎?」信樂皺著眉,摸了一下胳膊上的雞皮疙瘩。

「不存在,才想尋找嘛。」齊段飛壞笑,「怎麼,和餘杭樂分手了?還是那句話,要不要再和我考慮下?」

「不要。」信樂仍然是斬釘截鐵。

「傷心啊,我到底是哪裡不如餘杭樂了。」齊段飛繼續裝哭。

「你會做飯嗎?」

「有傭人……」

「你會洗衣服嗎?」

「有洗衣機……」

「你會搶打折菜嗎?」

「哈?!……」

「你會把家裡打掃的乾乾淨淨然後任我弄得一團糟嗎?」

「……喂喂……」齊段飛黑線。

「其實我才不能理解,餘杭樂有什麼不好,讓你放棄五年的感情。」信樂很嚴肅,「便宜我了。」

「……」齊段飛默然,「有些事……你不明白。你現在和他不是一個領域,所以不會遇到和我當初一樣的事。我們最大的錯誤,就是一起創業吧。」

心高氣傲,卻老是被讓,什麼都比不上,最後連心都扭曲了。

「一起創業大概也不會怎樣。」信樂眨眨眼睛,「我是個懶散的人,你性子太強了,適合找個像我一樣軟糯的人。」

「噗……所以讓你考慮一下我。」齊段飛樂了,「我覺得我們兩肯定很合得來。」

「我這麼優秀的人,才不和腳踏兩條船的渣渣在一起呢。」信樂端起茶杯,「喝完這杯茶就回你的M國去,別來打擾我了,我是連朋友都不想和你做的。」

「真是絕情。」齊段飛碰了一下杯,將茶水一飲而盡。

信樂放下茶杯,看著齊段飛遠去的背影,吶吶道:「這下子我和齊段飛的故事是徹底結束了……咦,我好像忘記了什麼……我想想……擦!!!!!這個混賬沒給茶錢,說好AA制的!!!!」

混賬啊!!!!!!!

「咳。」餘杭樂慢慢從樹蔭中走出來,「一杯茶錢,你至於嗎?」

信樂瞪:「至於!這是原則問題!」

「你可以給他發郵件,讓他把錢打到你賬戶里。」餘杭樂很認真的建議。

「好主意。」信樂非常贊同的點頭。

「小樂。」餘杭樂把手放在信樂肩膀上,「回家?」

「不。」信樂撇頭。

「我已經想好了,你該回來了吧。」餘杭樂彎下腰,將下巴擱在信樂頭頂。

「你想好了,但是我還在生氣呢!」信樂哼哼,「所以我決定,離家出走!」

「……」餘杭樂默然,「你夠了。」

「你不懂。」信樂神神秘秘的說道。

「嗯?」

「這是情·趣!」

「……」餘杭樂咬牙,他一點也不想要這種情·趣!

........................................

有些習慣就像空氣,擁有的時候沒覺得什麼,失去了,哪怕一分鐘這麼短的時間,都窒息的瀕臨崩潰。餘杭樂還沒想好怎麼理清思緒,就被家裡只有一個人的感覺給差點逼瘋了。早上叫信樂起床的時候寢室里空蕩蕩的,買了一大堆東西回家做飯發現沒人吃,打開冰箱想偷嘴信樂做的甜點早已經吃光,工作的時候抬頭也沒人同樣一臉苦逼的看向自己。

這種日子沒法過了!得快點把人綁回來才成!餘杭樂咬牙!什麼分開好好思考簡直就是廢話,這都不是愛哪還有什麼是愛?果然他最開始以為是借口的理由才是最真實的理由!他就是看不慣齊段飛對信樂一二三再而三的糾纏才不顧信樂的話非得把人拎到齊段飛面前秀恩愛。這個人是他的!每一個細小的部位,從靈魂到**都是他的!窺伺他的小樂的人都睜大眼睛看了,你們是沒有一丁點可趁之機的!有多遠滾多遠!

餘杭樂也想學信樂趴地毯上打滾了。

在一起生活的太習慣了,兩人一些行為背後的意思,連本人都看不清了。

咳咳,分開也好,這下子兩人都有安全感了。

信樂眯著眼睛把塞滿了消息的手機扔起來又接住,他現在心情非常好,果然以前就是沒事找事。哇哈哈哈,心情好了就來報復社會吧,宋末不用寫了,咱快點開清朝三部曲吧,寫好大綱之後第一個傳給大樂!

於是大樂滿懷希望點開郵箱,一臉狐疑的打開文檔,然後一臉血的「啪嗒」一下關掉了電腦。

過了一會兒,餘杭樂重新打開電腦,用他的固定馬甲在信樂文下發帖。

「天朝的新存稿看了,就是那個清朝三部曲。本人表示,心情很沉重。」

讀者甲:……兄弟姐妹們快出來看報社!

讀者乙:otz我都給您跪了成不,天朝大大的基友們都和天朝大大一樣喜歡報復社會么!

讀者丙:我現在心情也很沉重,我有強烈的預感,如此正經的歷史題材名字,但是內容一定會很……

讀者丁:又怕被報社又想要劇透腫么破//~~這日子沒法過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